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83 冲破世俗在一起

    缱绻温柔的吻持续了不知多长时间,沈瑾萱被吻的几乎喘不了气,她忘记了推开禁锢她的男人,任由他予取予求。

    血液沸腾着,不知不觉手臂攀上他的劲项,闻着他口齿间淡淡的薄荷香,她竟是贪恋起这种近乎掠夺的热吻。

    心里极度的矛盾和挣扎,耳边回荡着两种声音,一种声音说:“沈瑾萱,你不可以这样,你不可以放纵自己的感情,不可以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另一种声音则说:“跟着心走吧,爱情本来就是自私的,只要相爱,没有什么不可以。”

    有时候,她真的很想让自己放纵一次,就比如现在,她真的不想去考虑任何人,只跟着自己的感觉走,可是可以吗?放纵之后呢?等待她的是什么?

    或许,等待她的,只会是无尽的痛苦和谴责。

    慕煜城松开了她,没有再像之前那一晚,不顾一切的想占有她,黑暗中,两人对视,一段漫长的沉默,慕煜城伸手将她揽进怀里,柔声呢喃:“萱萱,不能给你一个安心的未来,我绝不冒犯你。”

    她或许该感激他的负责,可是为什么,心里好难过好难过。

    “慕煜城,你每次都说不冒犯我,可你每次都冒犯我。”

    沈瑾萱嘟起唇,故作生气的推了他一把。

    他将她圈的更紧:“有时候,情不自禁。”

    “可是这算什么?你未婚妻就住在隔壁,要是被她知道,我情何以堪?”

    “早晚会被她知道,我已经做好打算。”

    “什么打算?”

    “解除婚约。”

    倒抽一口冷气,她慌忙说:“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这是我的事,你好像没有立场说不可以。”

    沈瑾萱征了征,有些窘迫,吞吞吐吐的解释:“我的意思,凡事需三思而后行,别太冲动了。”

    “你希望我和她结婚吗?”

    慕煜城严肃的问,语气透着淡淡的落寞。

    她的心忽尔软下来:“我只希望你开心。”

    第一次,她开始正视和慕煜城之间的感情问题:“我知道你娶江珊可能不是因为喜欢,但是一定是有别的原因,不管这个原因是什么,我都不希望因我而改变。”

    “你怎么知道我就一定是因为你?也有可能,我是想对自己的人生负责。”

    “若是这样,那我无话可说。”

    他笑笑:“若不是这样,那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希望你好好的。”

    “怎么个好法?跟一个不喜欢的人生活在一起,你认为能好吗?”

    她总是轻而易举的被他逼到角落,面对他深情的目光,想逃避,没地方;想堕落,没胆子。

    “我很同情你的无奈,但是很抱歉,我也无能为力。”

    “你同情我?我都还没同情你,你倒同情我了?”

    沈瑾萱脸一红,语结的说:“我……我有什么好被你同情的。”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感情一塌糊涂。”

    不肯承认被他说中,她没好气的哼一声:“不要你自己不幸福,就觉得别人也一定不幸福。”

    “强词夺理。”

    慕煜城手指轻掸她的额头:“知道我为何这么晚到你房里来吗?”

    “不知道。”

    “我很不高兴。”

    “为什么?”蛮想加一句,谁惹你不高兴了,想想算了,反正不会是她。

    “高宇杰为什么可以去你家?”

    短暂的错愕,她扑哧一笑:“你该不是吃醋吧?”

    温文儒雅,风度极佳的慕煜城,吃起醋来是什么样子呢?还真令人好奇啊。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我只想知道,为什么我不可以去?”

    “你看起来太高贵了,我没办法给你套个身份。”

    “高宇杰是以什么身份去的你家?”

    “老板司机呗。”

    慕煜城若有所思:“那我怎么就不可以冒充老板的司机了?”

    沈瑾萱作吐血状:“得了吧,这你这一身贵气,往我家那小庙里一站,跟如来佛似的,说你是老板司机,打死我爸都不会信!”

    想想不对劲:“不过,你干吗要去我家啊?”

    “去看看不行吗?”

    “有什么好看的,以后……”

    “不要跟我说以后你结婚的时候寄张喜帖给我,到时候随便看。”

    “呃,我就是这个意思耶。”

    慕煜城无语的瞪她一眼,摇头:“早晚被你气死。”

    “不会的。”

    沈瑾萱敛起笑容,换了副正经的表情:“对了,我有话想跟你说。”

    “好。”

    “今天高特助跟我说了一些你的事,包括花生炒肉丝……”警惕的撇他一眼,确定他不介意,诺诺的继继:“我没有想到,原来你也会有不开心的时候……”

    “停。”

    慕煜城没好气的打断:“是个人,都会有不开心的时候,没必要用这么悲天悯人的眼神看着我吧?”

    “你不要误会,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简单的表达我的心意。”

    “哦,什么心意?”

    他饶有兴趣的挑眉。

    “相识一场,也算有缘,距离我毕业的日子近在咫尺,再我走之前,我希望你可以答应我,好好的保护自己,不要再像二年前那样被人追杀,更不要让自己陷入四面皆敌的处境,不管你的敌人有多少,你都要坚信,需要你的人远比希望你消失的人多的多。”

    “你是需要我,还是希望我消失?”

    “你明知故问!”

    “哎……”无奈的叹息:“这个高宇杰总喜欢把我形容的四面楚歌,孤苦伶仃,你可千万别被他忽悠了,他跟你说的话不知道跟多少女孩子说过,要是碰到心软的,一时把持不住泪流满面,他就觉得他成功了。”

    沈瑾萱才不信高宇杰忽悠她,相反的,她觉得慕煜城只是不习惯有人为他担心。

    “别开玩笑了,严肃点,答应我好吗?”

    一个人总要有信念的活着,只要他答应了,那么,就一定会遵守。

    慕煜城思忖了很长时间,再沈瑾萱耐心尽失的最后一秒,来一句:“既然这么担心我,那就留在我身边吧?”

    沈瑾萱鼓起腮帮,含糊不清的嘟嚷:“明知道我不会答应,你还要说。”

    “说了还有一线希望,不说,是一点希望也没有。”

    一个有魄力的男人,不怕赌,更不怕输。

    电话忽尔响起,慕煜城撇了眼号码,竟是毫不犹豫的切断。

    这边挂,那边继续打,直到接通方才罢休:“这么晚有事吗?”

    一贯温润的声音,却是有些疏离。

    “睡了吗?”

    江珊冷声质问,似乎已经猜到他不在房中。

    因为距离近,沈瑾萱想假装听不见都难,她的心有些不踏实,总觉得像是偷了属于别人的东西。

    尽管,她没有做出任何逾越,或是对不起别人的事。

    慕煜城向来不撒谎,尤其对江珊,正要如实回答,却被面前站着的人自责的眼神震慑住了,话峰一转:“睡了。”

    “好,晚安。”

    带着浓浓的怨气,对方挂了电话。

    “你回去睡吧。”

    沈瑾萱替他开了门,探头张望走廊里空无一人,松口气,转身之迹,竟被他用力抵在墙壁上:“我可以向你保证,尊重你的选择,不勉强你和我在一起,但是,你也要向我保证,回了苏黎世,不可以躲着我。”

    她惊诧的张大嘴,慌乱的撇了眼敞开的门,急急说:“放开我,会被人看见的!”

    “看见就看见,我不在乎。”

    慕煜城向来桀骜不驯,自是不喜欢偷偷摸摸,若不是顾虑她的感受,刚才在电话里都会坦诚说。

    “你不在乎,我在乎。”

    沈瑾萱声音有些哽咽,她从来没有被任何人伤害过,所以,也不想伤害别人。

    说她胆小也好,懦弱也好,善良也好,没有那么大的头,就无所谓戴那么大的帽子。

    对江珊的承诺,不曾遗忘,到现在,她都坚持着心中的底线,从不曾动摇。

    “答应我,我就放开你。”

    不管是好男人或是坏男人,都有腹黑的一面,慕煜城就是吃定了她,所以才这么步步紧逼。

    “好,我答应你!”

    情急之下,已然顾不了太多,她只能向他屈服。

    慕煜城走了,屋里瞬间静下来,空气中残留着他的气息。

    沈瑾萱颓废的靠在门边,原本就不平静的心被搅的乱七八糟,她开始有些担心,担心和慕煜城走的越近,和徐子耀就会越远……

    向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优秀的男人,女人又怎么可能不心动。

    面对慕煜城强势的掠爱,她努力的坚守着心中苟延残喘的原则,不过就是怕别人说她是个贪慕虚荣的女人,倘若她跟别人说,之所以移情别恋,是因为遇见真爱,那别人一定会问,爱值多少钱?

    是啊,在世俗面前,爱情毫无份量。

    不是每个灰姑娘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鞋。

    如果你认为你一定能找到,那么找之前,一定要做好,被唾沫星子淹死的准备。

    残留的气息散去,空气中,找不出半点他来过的痕迹。

    沈瑾萱起身,恍若梦一场。

    慕煜城回到房间,灯亮的刹那,坐在沙发上的人向他投来一道失望的眼神。

    “你为了她,跟我撒谎。”

    江珊咬牙切齿,身体微微颤抖。

    她的心,真的很痛,多少年,两人认识多少年,他从未跟她说过一次谎,现在,竟然为了一个无足轻重的女人,第一次跟她撒谎。

    呵,无足轻重,或许只是她以为吧。

    若是无足轻重,他不会连一贯的原则都不顾。

    “抱歉。”

    慕煜城平静的走到她面前:“我们谈谈吧。”

    有些事,注定要面对,有些人,也注定要被伤害。

    尽管,于心不忍。

    “没什么好谈的,你记住你的承诺就行。”

    起身要走,被他拦住:“听我说完再走。”

    江珊捂住耳朵:“我不要听,也不要跟你谈,你说了抱歉,我就原谅你。”

    明知道一切都变了,却还是自欺欺人的不肯面对。

    “珊珊,不要这样,你听我说。”慕煜城按住她的肩膀:“我对你的亏欠,是永远没有办法弥补的遗憾,没错,曾经我是想用婚姻来弥补你,因为那是你需要的,可是现在……”

    “我不要听,我不要听,我不要听!!”

    猛得扑到他怀里,抑制不住的嚎啕大哭,她用拳头捶打着他的胸:“城,你知道,我什么都没有了,你是我这个世上唯一的依靠,如果连你也不要我,谁还能给我,继续活下去的勇气……”

    江珊的情绪很激动,慕煜城担心她胸闷的毛病发作,只得把到嘴的话咽下去。

    “我真的很讨厌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面对我时,却还是坦然处之的态度,你可以为了她撒谎,难道就不能为我也撒谎吗?我质问你的时候,你可以撒谎骗我,你骗我你在高特助的房里,或是去吃宵夜,或是睡不着出去透透气,不管怎样都可以,就是不要用那么诚实的眼神看着我,可以吗?”

    一个男人愿意为一个女人改变,是因为那个女人在他心中有足够的份量,可是这一点,江珊到底是不知道。

    “很晚了,你身体不好,去睡吧。”

    他回避了她的问题,同时,也看到了她眼中的落寞。

    不是慕煜城冷血,而是一个人的心只有那么多,有的人进来,有的人,就不得不离开,更何况,他的心,江珊从未走进过。

    “吻我好吗?”

    突然间的要求,让他始料不及。

    “不要拒绝我,我会很难过。”

    江珊卑微的眼神触动了他心底的不忍,于情于理,都是慕家欠她的。

    上前一步,拦住她的腰,他吻了下去,冰冷的唇,一如他的吻,没有任何温度。

    清晨,几乎是不约而同,相邻的几间套房门同时打开。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江珊竟然从慕煜城的房间里走出来。

    “嗨,沈小姐,早上好。”

    高宇杰忙打招呼,试图转移沈瑾萱的注意力。

    “早上好。”

    她颔首,白皙的脸庞挂着淡淡的笑。

    “你们都起的这么早啊。”

    江珊打个哈欠,故意伸了伸懒腰。

    慕煜城随后走出来,他的表情有些错愕,但只是瞬间,很快,便恢复了以往的镇定。

    “吃早饭,然后去机场。”

    丰盛的早餐摆在眼前,却是没一点吸引力,可是为了不引人怀疑,沈瑾萱还是勉强吃了些。

    对于这场不期而遇她看似表现的不以为然,实则,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如果慕煜城昨晚没半夜到她房中还好,既然去过,又说了些暧昧的话,那今早再让她看见这一慕,就有种被戏弄了的感觉。

    去机场的路上,她缄口不语,心里捉摸着,上了飞机能离这两人多远就多远。

    到了候机大厅,过了安检,高宇杰凑过来说:“待会咱俩坐一块。”

    她没好气的哼一声:“再说吧。”

    上次来的时候,她要跟他坐一起,结果被他出卖,这一次,鬼知道他又想玩什么花样。

    故意磨磨蹭蹭,走在人群最后,按着手里的票号找座位,竟是个靠窗的位置,蓦然心情好了许多。

    只要不跟慕煜城坐一起,这一路对她来说,就不算漫长。

    手肘抵着下颚,她茫然的盯着窗外,全然不知一抹俏丽的身影正向她走来。

    听到声音,她本能的撇一眼,顿时,惊诧的瞪大眼:“江小姐,你……你怎么坐这里?”

    江珊扬了扬手中的票:“对号入座呗。”

    脑中轰一声,好心情荡然无存,虽然不想和慕煜城坐一起,可是有没有人知道,她更不想跟江珊坐一起!

    高宇杰坐到慕煜城身旁,他蹩眉问:“你跟江珊怎么换位置了?”

    “哎,我是迫于无奈,她说跟你吵架了,不想跟你坐一起,我能怎么办……”

    “这话你也信?”

    慕煜城冷声质问,江珊的目的他太清楚不过了。

    “我是不信,可是她若想找沈小姐麻烦,那多的是机会,换不换票其实没所谓。”

    脸一沉:“给你十分钟时间,换回来。”

    不管江珊以后有没有机会找沈瑾萱麻烦,但是眼下,他绝不允许,她在他眼前受委屈。

    飞机起飞,沈瑾萱的心也跟着悬在了半空中。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跟煜城一起来上海?”

    “因为我是上海人。”

    江珊讽刺的笑笑:“这也能算理由?苏黎世有成千上万人来自上海,为什么别人没跟来,偏偏就你跟过来了?”

    “这个问题你可以问你的未婚夫。”

    “未婚夫?你还知道慕煜城是我未婚夫?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勾引我的男人?”

    “我没有!”

    “半夜三更把我男人引到你房中,你还好意思说没有?哪个正经的女孩子会有这样的行为?你听过掩耳盗铃的故事没有?如果听过,那就该知道,你骗的不过是你自己而已。”

    沈瑾萱突然有种,吃进嘴里的食物,全都变成了苍蝇般的恶心。

    “随便你怎么想,我唯一能说的,就是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做到,慕煜城,他只会是你的未婚夫。”

    “别以为我还会再相信你,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事是绝对的,你凭什么笃定的他只会是我的未婚夫?!”

    真是有点不可理喻了,沈瑾萱叹口气:“倒也是,就江小姐这沉不住的气性子,早晚有一天会把你爱的人推到别人身旁,当然,我指的别人不是我。”

    “你……”

    江珊气结,幸好高宇杰及时赶过来,压低嗓音耳语几句,她便寒着脸换回了位子。

    “她跟你说什么了?”

    “你以为呢?”

    若不是因为心情太糟糕,她其实向来说话都很注意语气。

    “我先不猜她说了什么,慕总让我捎话给你。”高宇杰俯耳过来:“他说,昨晚江珊身体有恙,他只是照顾了她一夜,其它什么也没有。”

    事实上,慕煜城没有说谎,江珊知道他不是真心的吻她,一时怒气攻心,胸闷的老毛病就发作了,吃了药虽有好转,但是为了防止夜里复发,他只得将她留在房中观察。

    沈瑾萱头一撇:“管我什么事。”

    “瞧你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明明从吃早饭的时候就气不打一处来,还嘴硬不承认。”

    “才没有。”

    “怎么可能。”

    “我说了没有就没有!”

    “好吧,没有就没有,不过慕总给了我一个任务,要让你心情愉快的下飞机,说吧,我要怎么做才能顺利完成任务?”

    她想了想:“其实我一直很好奇,慕煜城为什么不爱江珊,却一定要和她结婚?”

    高宇杰摇头:“这是个秘密,没有他的允许,我不可以告诉任何人。”

    “那你告诉我二年前他为什么会被人追杀?我要听实话,不要忽悠我!”

    短暂的沉默,他再次摇头:“这也是秘密,我……”

    “算了算了,我不问了。”

    还心情愉快呢,被他这么一搅和,心情比之前更郁闷!

    重新返回苏黎世,返回原本生活的轨道,沈瑾萱唯一的心愿,便是可以顺利毕业,远离这个不属于她的地方。

    可是,常常都是事于违愿。

    回校的第五天,她接到校主任的通知,有人要见她。

    前往贵宾接待室的路上,她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要见她的人是谁,她在苏黎世除了慕煜城和高宇杰,几乎没有相识的人。

    可是,他们是不会用这样的方式来找她,那么,又会是谁呢?

    步伐停在一扇金黄色大门前,推开门,落地窗前站着一个人,确切的说,是女人。

    从背影上来看,沈瑾萱对她毫无印象。

    “你好,请问是你要找我吗?”

    她不确定的询问,双眸直直盯着前方。

    女人没有立即转身,高贵的服侍难掩其身上散发出的冷漠。

    “你好,请问……”

    “我听见了,不必浪费时间重复。”

    如此傲气,可见,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女人双手环胸走到她面前,上下左右打量她,一双犀利的丹凤眼,满是不屑。

    “你就是沈瑾萱?”

    深吸一口气,她微笑颔首:“是的。”

    “认识我吗?”

    摇头:“不认识。”

    “仔细看看,到底认不认识?”

    女王一样的命令,令沈瑾萱十分不爽,她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用命令的口气跟她说话。

    “抱歉,我真的不认识。”

    其实,女人的眉眼和某个人很相识,但潜意识里,她不愿把两人联想到一起。

    “呵,那我就告诉你我是谁,听清楚了,我叫慕岚,慕煜城的大姐!”

    最后一句,她尤为强调。

    沈瑾萱闭上眼,心里最不愿面对的事实被验证了。

    “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

    “不知道。”

    慕岚冷笑一声:“不知道?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大姐,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好了。”

    她叹口气,实在疲于应付这些人。

    “大姐是你叫的吗?”停顿一下:“别以为长了对翅膀,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

    “我没有这样以为过。”

    沈瑾萱觉得不可思议,她见过慕煜城的二姐,多好的一个人,心直口快,平易近人,没有一点富家千金的架子,可是眼前这位大姐……

    呵,真是令人不敢恭维了。

    “没有这样以为最好,既然能留学到苏黎世,那也算有点脑子,但光有脑子不行,得有自知之明,我四弟年轻有为,相貌英俊,这些年围在他身边的女人自是不少,但是最后哪个不是落得个被抛弃的下场?别说我没提醒你,即便你有几分姿色,也不会比那些女人下场好到哪里。”

    慕岚同情的眼神刺痛了沈瑾萱的心,她仰起下巴,倔强的说:“谢谢你的提醒,不过你多虑了,我不是你弟弟的女人,自然也不会有任何下场。”

    “不承认?呵,我既然能找到这里来,你认为不了解我会来吗?我慕岚从不做没把握的事。”

    “那你想怎样?”

    她已经懒得解释什么了,反正横竖还有一个月就毕业,到时候,一切都会结束。

    “很简单,远离我四弟,并且相亲。”

    “我凭什么听你的?”

    “你可以不听我的,除非,你做好了毕不了业的准备。”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竟然用这个威胁她。

    “怎么?你以为我没这个能耐吗?”

    慕岚眉一挑,不信你试试看。

    “我知道你有这个能耐,不过……”

    灵动的眸光一转,沈瑾萱邪恶的挑衅:“我偏不答应!你让我毕不了业,那我就继续留在这里缠着你弟,继续成为你的眼中钉,肉中刺,看看谁得不偿失!”

    “你……”

    慕岚气结,没想到她先前还一副诺诺的样子,一眨眼功夫,就变得牙尖嘴利。

    “你就不怕落个被抛弃的下场?”

    “无所谓啊,反正你让我不好过,那我就让你们所有人都不好过,那个你未来的四弟媳,之前我还跟她保证绝不抢她的男人,现在看来,她的男人我抢定了!”

    “你敢!”

    “你敢我就敢。”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愈演愈烈,局面一时僵持不下。

    半响,耳畔传来冷笑:“行啊,我还真是低估你了,你不在乎能不能毕业是吧?那不知道你的好朋友是不是也和你一样不在乎呢?”

    沈瑾萱秀眉一憋:“你什么意思?”

    “那个叫什么美丽的,等会我让校方问问,看她是不是和你一样,无所谓能不能毕业。”

    还真是有备而来,连她身边交什么朋友都调查的一清二楚。

    “好吧,我答应你,远离慕煜城。”

    若只是她一个人,她不会向任何势力低头,可是牵扯到朋友,那就另当别论,张美丽和她一样家境不是很好,父母省吃俭用供她出国读书,就指盼着将来有一天学成归国可以有所作为。人家父母的希望,怎可被她拖累。

    “相亲也要答应。”

    “为什么?”她很不满的抗议:“我都答应远离你弟了,干吗还要让我相亲?这也太过分了吧!”

    “因为只有解决了你的感情问题,我才能放心。”

    “我有男朋友的啊。”

    她说的极是认真,慕岚却丝毫不信:“别找理由,自己有男朋友还会抢别人的男朋友吗?”

    “……”真是彻底无语了。

    “你让我相亲,我跟谁相去?我在苏黎世根本就没什么认识的人。”更何况,还是男人。

    “这个你放心,我会帮你安排。”

    “……没必要吧?就算你让我相,我要是不配合,你也没办法啊?”

    “没关系,一个不成,再介绍一个,介绍到你满意为止。”

    沈瑾萱彻底败给她了,拿出手机:“我给你弟打电话。”

    “不许打。”

    慕岚厉声喝道:“你敢把我找你的事告诉我四弟,我有的是办法对付你,还有,你的朋友!”

    忍无可忍,继续再忍。

    “好吧,相就相,时间地点对象你安排,安排好了通知我。”

    她懊恼的转身离开,什么都豁出去了,好歹就这一个月,随她们折腾吧。

    有钱人办事效率就是高,才过了二天,沈瑾萱就接到了慕岚的电话。

    按着她给的地址,她找到了一家爱尔兰咖啡厅。

    清静幽雅的环境,搭配悠扬的乐曲,的确挺似乎相亲。

    找了个位子坐下来,目不转睛的盯着旋转门方向,倒是蛮好奇,会给她介绍个什么样的对象呢。

    大约过了五六分钟,一个体型矮胖的男人走进来,她心一惊,赶紧低下头,默默祈祷,最好别是这个人……

    “你好,请问你是沈小姐吗?”

    沈瑾萱顿时心凉半截,缓缓抬头,皮笑肉不笑的点头:“是的,您是?”

    “哦,我介绍一下,我姓马,马达。”

    胖男人坐到她对面:“听慕小姐说你还是留学生?”

    “恩。”

    “那以后毕业会留在这里吗?我要事先声明,我在这个苏黎世生意做的特别大,所以你如果嫁给我的话,就必须要夫唱妇随。”

    头皮一麻,用力吸口果汁:“马达先生的生意做的特别大,那一定很有钱喽?”

    他得意的扬眉:“当然,你看看那边。”手指向窗外一辆黑色的轿车:“看到没有?最新款奥迪A8,价值二百六十万,一般普通的商人那是买不起滴!”

    “哦……”沈瑾萱意味深长的点头:“是蛮有钱,不过……”

    见她欲言又止,胖男人大度的笑笑:“沈小姐有什么话尽管直说,我不会介意的。”

    她莞尔一笑:“那我就冒昧的问一下,您看起来年纪也不小了,又这么有钱,怎么会到现在还没有老婆呢?该不是有什么问题吧?”

    噗……

    身后突然传来压抑的笑声,她疑惑的回头,是一个陌生的男人,似乎也在相亲,男人的对面坐着一个羞涩的德国女孩。

    显然,因为距离近,他们的谈话被他听的清清楚楚。

    胖男人脸色很难看,起身说:“我要去机场接个人,咱们改天再聊,改天再聊。”

    看着他逃也似的离开,沈瑾萱自己也笑了。

    拿出手机,拨通慕岚的电话,跟她汇报相亲失败,那端很是淡定的说:“别急着走,还有三个后备。”

    三个后备?脑袋钝了钝,第二个男人出现了……

    沈瑾萱没想到一个上午她相了四个男人,并且一个比一个极品。

    最后一个男人离开后,她抚额叹息,桌面被轻轻的叩响。

    无力的抬眸,是之前取笑她的那个男人,原来,他也一直还在。

    “我可以坐下吗?”

    “随便。”她没好气的回答。

    “你相了四个男人了,后面还有吗?”

    男人长的不错,俊眉星目,一头卷发不像是中国人,却是说得一口京腔。

    “管你什么事?”

    “我就问问,如果你没有的话,不如咱俩凑成对吧,我比你更惨,我从昨天到今天相了十来个。”

    “你以为相亲是闹着玩的啊?大街上随便拉一个,都能跟人家配成对吗?”

    男人浅浅一笑,竟也有两个酒窝:“你不就是闹着玩的吗?有哪个真心实意来相亲,会毫不忌讳问人家是不是有问题的……”

    沈瑾萱征了征,打量他说:“你什么来头?”

    心想,该不是慕家大小姐派来的间谍。

    “我没什么来头,不过就是和你一样,被逼着来相亲的苦命人罢了。”

    世上会有这么巧的事?她才不信。

    “你为什么要相亲?长的又不是娶不到老婆的样子。”

    男人叹口气:“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相信我,比起你们女人,我们男人一半的时间,不是在相亲,就是在奔赴相亲的路上。”

    沈瑾萱被他滑稽的语言逗的哈哈大笑,顿时,对他印象好了许多。

    两人聊的极是开心,她知道了他的名字,林川,北京人,令她惊喜的是,林川也曾在苏黎世大学留过学,比她高两届,毕业后被当地一家大公司高薪聘走,目前任职公司研发部经理。

    之于他相亲的原因,则是因为二年前认了一位干妈,这位干妈太过热心肠,总觉得他老大不小,想替他介绍个对象,他盛情难却,便硬着头皮相了一场又一场。

    午后的阳光明媚柔和,照在人身上,令人心情十分的好。

    慕雅姿携着一个男人走进咖啡厅,沈瑾萱聊的尽兴,自是没注意到。

    然而,人家可是一眼便瞥见了她,还以为是看错了,张大嘴半天没反应过来

    “怎么了?”

    身旁的男人疑惑询问,她尴尬的笑笑:“没事,看到了一位熟人。”

    找了处位置坐下,慕雅姿立马借去洗手间的机会,拨通了慕煜城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她急急的问:“四弟,你又换女人了?”

    慕煜城没好气的回答:“什么又换女人了,你说话就不能正常一点?”

    “不是,我的意思,你是不是和那个叫瑾萱的姑娘分手了?”

    “从来没在一起过,何谈分手?”

    她叹口气:“哎,难怪……”

    “出什么事了?”

    “也没什么事,就我刚看到她和一个男人在一起,聊的那叫一个热火朝天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恋人呢。”

    电话里一阵沉默,过了好一会,他淡淡的问:“在哪看到的?”

    “爱尔兰咖啡厅。”

    啪,电话挂断了,慕雅姿郁闷的嘟嚷:“再见都不说一声啊?没礼貌的家伙!”

    半个钟头后,一辆世爵停在爱尔兰门口,从车里下来一个男人,径直走进咖啡厅,

    环顾四周,一眼便锁定目标。

    “沈小姐。”男人轻唤一声。

    沈瑾萱诧异的抬起头:“高特助?你也来喝咖啡?”

    “不是,慕总在外面,让你出去一下。”

    她征了征,微笑着对林川说:“林学长,那咱们改天再约,我把我的联系方式给你。”

    互换了手机号,她挥手告别,起身离开。

    出了咖啡厅,外面的阳光有些刺眼,缓缓走到世爵旁,拉开车门坐进去。

    “找我干吗?”

    一想到他大姐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她便有些想找他撒气的冲动。

    “那个男人是谁?”

    慕煜城指了指二楼左侧靠窗的位置,顺着他的视线,竟是可以看到刚才她坐过的地方。

    “哦,我相亲认识的。”

    “相亲??”

    慕煜城以为是他听错了,剑眉挑的老高。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