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84 不能像对待猎物一样对待她

    本是无心告诉他,不过既然说漏嘴了,也就没必要再隐瞒。

    更何况,她也没想过要瞒着他,只是这段时间,他工作忙,两人见面的次数寥寥无几,自然也就没机会说。

    “嗯,我今天相亲了。”

    挺起胸,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放在以前,她一定会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但是现在,她很想告诉全世界,她被人压迫被人威胁被人虐待!!

    “给我一个理由。”

    慕煜城眸光冷冽,与外面温暖的阳光形成了鲜明对比。

    “问你大姐去。”

    “我大姐?”

    “对啊,不然你以为我吃饱了撑的跑到这里跟一群臭男人强颜欢笑啊。”

    慕煜城眉一蹩,连声音都冷了:“她让你干吗你就干吗,你就这么听她话?”

    “我不就想弄清楚她葫芦里卖什么药嘛,让我离你远点就算了,竟然还让我相亲,这事也太玄乎了……”

    “那你弄清楚什么了吗?”

    她鼓起腮帮:“目前还没有,不过,我会继续观察。”

    “你没机会观察了。”

    “为什么?”

    高宇杰发动引擎,朝着慕府的方向行驶。

    “我不会让这件事继续下去。”

    无比肯定的语气,慕煜城俊美的脸庞,罩着淡淡的怒容。

    “你该不是要找你大姐兴师问罪吧?”

    沈瑾萱压根不想管人家的家事,可是,别牵扯到她才好啊。

    “以后遇到这种事,第一时间通知我。”

    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而是以一种命令的口气命令她。

    不愧都是慕家的人,都这么喜欢命令人。

    “哦。”

    车子停在慕府门前,沈瑾萱疑惑的问:“为什么把我带到你家?”

    “待会就知道了。”

    慕煜城用眼神示意她下车,尽管心里一百个不情愿,最后却还是乖乖的下了去。

    进了慕家富丽堂皇的客厅,屏住呼吸坐到沙发上,女管家端了杯水给她,她感激双手接过:“谢谢。”

    “打电话给大小姐,二小姐,三小姐,让她们立刻回家。”

    慕煜城言简意赅的命令,女管家毕恭毕敬的点头:“好的,少爷。”

    沈瑾萱放下水杯,一个健步冲过去:“慕煜城,你要开家庭会议吗?那我还是先走吧,我一个外人在这里不方便。”

    他一把拉住她:“我从来没把你当外人。”

    有些小感动,但是这算什么嘛,她本来就是外人啊。

    “别开玩笑了,我真的不想待在这里,也不适合待在这里。”

    一想到慕岚那双如狼似虎,恨不得把她活吞的眼,她就觉得心里拨凉拨凉的。

    “好吧,如果你不想待在客厅,那到楼上去,在我房间里等我。”

    “等你干吗?”

    “有事跟你说。”

    “改天说不行吗?”

    “不行!”

    “……”

    趁着慕家三千金没来之前,沈瑾萱躲进慕煜城的房间。

    她左瞧瞧,右瞅瞅,看到慕煜城小时候的照片,竟拿出手机咔嚓一声拍了下来。

    虽然手机拍出来的效果没有照片上那么清楚,但留着作纪念,还是蛮不错的。

    想到照片,她蓦然想到上次去上海拍了一张她和慕煜城的合影,于是赶紧从背包里拿出皮夹,里面复印了两张,其中一张,就是准备给他的。

    回来后一直没机会给,这会既然在他房中,那就干脆找个地方放起来,让他意外发现吧。

    环顾一圈,她径直走到床前,把枕头一掀,压在了枕下。

    也不知道慕煜城的三个姐姐来了没有,她突然有些好奇慕煜城叫她们来的目的是什么,眼珠骨碌一转,按捺不住好奇,便悄悄拉开房门,鬼使神差的躲到了楼梯口。

    砰一声巨响,吓得她捂住嘴,差点惊叫出声。

    什么状况?话还没听到半句,就听到摔东西的声音,这形势会不会太严峻了?

    “要我说多少遍?我的私生活,我跟什么样的人接触,用不着你来干涉!”

    看来是慕煜城摔的东西,摔的应该是她刚才喝水的杯子吧。

    “四弟,你怎么可以这样跟我说话?我是你大姐,爸妈不在了,我做为大姐关心你的感情问题,难道不应该吗?”

    “关心?如果不经我同意,就私自去找人家女孩子的麻烦,我觉得这种关心已经过了头,并且完全没必要!”

    一直以来,他给她的印象,都是温文而雅,这还是头一次,沈瑾萱看到了慕煜城发火的样子。

    慕雅姿听两人吵了半天,却是听得一头雾水,忍不住插一句:“等等,等等,可不可以麻烦二位说一下事情的原委,我和天晴听得很糊涂耶。”

    沈瑾萱偷偷瞄了眼坐在沙发上淡然喝茶的女人,那位应该就是慕煜城的三姐了吧?只是她背对着楼梯口,很遗憾看不清她的长相。

    “我不就去苏黎世大学找了他的相好,然后警告了她几句,又没有做什么别的过分的事,至于这么跟我动怒吗?!”

    慕煜城冷笑:“没做别的过分的事?你逼着人家去相亲不过分吗?我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慕家竟然也有人开始学会仗势欺人了。”

    “你们说的不会是沈瑾萱吧?”

    慕雅姿联想到下午在咖啡厅瞧见的那一幕,顿时有些恍然了。

    两人没否认,那便是她猜中了。

    “大姐,那就不怪我帮着四弟说话了,其实那姑娘我见过,挺好的呀,人长得又漂亮,脾气又……”

    “够了!”慕岚恼怒的打断:“你们一个两个都是好了自己的伤疤就忘了别人的疼是不是?不要忘记了,江珊才是四弟你应该娶的人,你们几年前就有婚约,做人应该讲诚信,因为我们是慕家的人,所以我们才更应该履行承诺不是吗?”

    铿锵有力的几句话,震得慕雅姿哑口无言,可是,却未必震得住慕煜城。

    “既然是我要娶的人,那就要看我愿不愿意,我若不愿意,谁也勉强不了。”

    “你说的什么话?你们都订婚五年了,你现在才说看你愿不愿意!这要是被九泉下的父母知道了,他们该多寒心!”

    慕煜城愤怒的转身:“我知道我和她有婚约,不需要你每时每刻的提醒我!还有,不要拿父母来压我,否则,只会加速我解除婚约的步伐!”

    这是第一次,慕煜城态度如此的坚决,意是因为沈瑾萱。

    慕岚气的肺都要砸了,脚一跺:“好,你最大,慕家你说了算,我不管了!”

    老大前脚一走,老二老三后脚跟着闪人,因为她们都清楚四弟的脾气,轻易不发火,一旦发了火,留在家里,就等于是自取灭亡……

    慕煜城伫在原地,待情绪渐渐平复,转身向楼梯的方向。

    沈瑾萱赶在被发现之前,已经乖乖等在他房间。

    房门被推开,他走进来,脸色不太好。

    “她们都走了吗?”明知故问啊。

    “恩。”

    “吵的挺厉害吧?”

    慕煜城没好气的哼一声:“你躲在楼梯口,听的还不够清楚吗?”

    “呃,被你发现了啊……”沈瑾萱尴尬的挠挠头。

    “你忘记了这是我家,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我的眼睛。”

    有点无地自容了,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不好意思,我就是忍不住,有一点点,一点点好奇。”

    “好奇就光明正大的下楼,不需要藏着掖着的!”

    哎,明显没地儿撒气,找她撒气来着。

    “嗯,知道了。”

    “以后不要再跟那些不入流的男人相亲,你没必要委屈自己。”

    “好。”

    “我大姐要是再找你麻烦,记得第一时间通知我,我会帮你解决。”

    “好。”

    “不要跟任何陌生的男人接触,尤其自称什么校友,同乡的,因为你不清楚他

    们的目的,坏人的脸上是不会写坏人两个字,防人之心不可无。”

    “好。”

    无论慕煜城说什么,沈瑾萱都乖巧的点头说好。

    停顿了一下,他继续说,语气轻了些:“过几天,我会正式跟江珊解除婚约。”

    猛的抬起头,她惊得目瞪口呆,这件事,可不能再说好。

    “你……”

    “你要是敢劝我半句,我要你好看。”

    慕煜城冷声打断,犀利的双眸透露出危险的气息,她皮笑肉不笑的摇头:“我没有要劝你,就是想提个建议。”

    “哦,什么建议?”

    “几年前你决定订婚一定是有你的原因,既然有原因就一定要三思而后行,我觉得这个事你还是考虑的久一点比较好。”

    “你觉得考虑多久才算好?”

    他问出这句话,其实心里已然有答案。

    “最少也要一个月吧,婚姻毕竟不是儿戏,考虑的时间越久才越不容易出乱子。”

    没好气的冷笑一声:“刚好那时候你也毕业了,我的任何决定都跟你没关系了,是不是?”

    窘迫的低下头,她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便算作是默认了。

    “我可以坦白告诉你,我偏不如你所愿!”

    慕煜城丢下这么一句话,徒步走向了窗前。

    沈瑾萱凝望着他欣长的身形,无奈的叹息,缓缓上前说:“你心情不好哦?”

    他不理睬她,浓黑的双眉拧的紧紧。

    “心情不好就要说出来,这么憋着,会憋坏身体的。”

    他还是不理睬她,面对他的冰山脸,沈瑾萱有些束手无策,却也不甘心放弃:“要不,我说个笑话给你听听?”

    也不管他想不想听,眸光一转,顾盼生辉。

    “一只北极熊孤单的呆在冰上发呆,实在无聊就开始拔自己的毛玩,一根,两根,三根,最后拔的一根不剩,然后他就冷不死了。”

    说完,她哈哈大笑,笑的极是夸张,发现面前的人不为气动,敛起笑容:“不好笑吗?那我再说一个。”

    “蜘蛛爱上了蝴蝶,蝴蝶却拒绝了它,蜘蛛问:为什么?这是为什么!蝴蝶说:我妈说了,整天在网上混的都不是好人!”

    这次,慕煜城总算被她逗笑了,却是没好气的笑。

    他转过身,修长的手指扯着胸前衬衫的钮扣,沈瑾萱心一惊,警惕的问:“你要干吗?”

    “换衣服。”

    她捂住眼:“为什么要在我面前换衣服?”

    “因为你的笑话太冷了,我要穿得暖一点,免得像那只笨熊一样被冻死!”

    “……”

    过了一小会,她探究的问:“我可以走了吧?”

    “吃了晚饭再走。”

    悠然睁开眼:“在你家?”

    “恩。”

    “一定要在你家吃晚饭吗?”她心里是一百个不情愿,却又怕说出会让他的心情更不好。

    “委屈你了?”

    “不是。”慌忙解释:“今晚有选修课,我怕去晚了抢不到位子。”

    慕煜城一边打领带,一边淡然说:“抢不到位子,那就不去了,你告诉我是哪个教授的课,改天我请他到家里来,单独给你讲。”

    “算了,反正是选修课,也不是必修课,去不去无所谓。”

    心知他有这个能耐,沈瑾萱只好忍痛撒谎,抢不到位子肯定是重要的课,可是她却不想有什么特殊的待遇,更不想成为校内各大论坛的风云人物。

    不过,慕煜城一身笔挺的西装,倒是令她不安起来:“你不会要外出吧?”

    “恩。”

    “你的意思,你让我一个人留在这里吃饭,然后你要外出?”

    沈瑾萱不敢置信的瞪大眼,这偌大的俨然宫殿般的房子,除了他再无熟悉的人,让她留在这里,面对那个冷若冰霜,跟黑白无常索命鬼似的女管家,会不会太残忍了一点……

    “不是,我只是出去一会。”他看看腕上的表:“一个小时我便回来。”

    沈瑾萱还想说什么,慕煜城的手机响了,他一边接电话一边往外走,走到门边,回头叮嘱一句:“要是无聊的话,可以随便转转,但是我回来之前你必须还在这里!”

    高贵奢华的房间里只剩下她一个人,推开房门走出去,这慕府虽然来过几回,却还从未仔细的瞧过。

    沿着兀长的走廊一直往前走,像是迷宫一样走不到尽头,不时出现的分叉口绕的她七荤八素,停下脚步,忍不住感概:“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难道都不觉得冷清吗?”

    视线被一扇白色的房门吸引,当然吸引她的不是门,而是门上挂着的警示牌:“闲人勿入。”

    疑惑的走过去,好奇心作崇,她很想推开房门一探究竟,可是瞅着门上的警示牌,又有些顾虑,闲人?闲人是指什么样的人?她应该不算闲人吧?慕煜城走的时候说的很清楚,随便转,既然让她随便转,那应该就表示不受任何的限制喽?

    这么一想,她心里踏实了,也理直气壮了。

    徒步入内,映入眼帘的是一间宽敞的卧室,从装修的精巧程度上来,应该不是客房,而是主卧,只是屋里太过冷清,像是很久没有人住过。

    沈瑾萱撩起窗帘,让久违的阳光直射进来,她环顾四周,很快在床头柜边发现了一个竖起的相框,相框里有一张合影,一男一女,男的成熟稳重,气质非凡,女的则慈眉善目,端庄美丽。

    几乎不用猜测,她便认定这是慕煜城已逝的父母。

    仔细的端详了一会,正纠结着是像爸爸多一点,还是像妈妈多一点时,身后突然传来冰冷的质问声:“沈小姐没看到门上挂着的警示牌吗?”

    慌忙把相框放回原来的位置,她转过身尴尬的解释:“不好意思,我看到了,就是有些好奇,所以就……”

    “慕府可不是随便让人好奇的地方,而且,我们少爷也不喜欢目空一切的女人!”

    头皮一阵发麻,她耸耸肩:“知道了,抱歉,我这就出去。”

    慕煜城说话算话,说好一个小时回来,便真的回来了。

    慕家的餐厅空间大的让人觉得过分,两人相视而坐,却仅仅只能看见彼此的脸,说话若不用喊的那是根本听不见。

    沈瑾萱起身走到对面,望着慕煜城说:“我可以坐你右边吗?”

    “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你家的餐桌设计让我觉得很有距离感。”

    他征了征,随即扑哧一笑:“好,那你随便坐,当成自己家就行,不必拘束。”

    慕煜城眼中的宠溺令女管家十分不安,她在慕府待了二十几年,几乎是看着少爷长大的,何曾见过他对一个人有如此温柔的眼神,还有他纵容的态度,发自内心的笑容,这些,都是自几年前,老爷夫人去世后,极为罕见的。

    下人们开始上菜,她面无表情的上前汇报:“少爷,下午沈小姐进了您下令禁止踏入的地方。”

    沈瑾萱正在品尝法国著名的红酒,蓦然闻声,差点没被一口酒呛死,有没有搞错,这么快就告状了??

    她转过头,丢出去一道杀人的目光,奈何女管家根本无视她的存在,似乎只要主人一声令下,便将她这个知法犯法的罪人拉出去就地正法!

    懊恼的收回视线,她把目光睨向慕煜城,发现他正用复杂的眼神望着自己,顿时心一颤,开始有些后悔不该留下来吃这顿晚饭。

    女管家等了好一会不见动静,忍不住出声提醒:“少爷……”

    “没关系,是我让我她随便转的,进了就进了吧。”

    沈瑾萱松口气,先前眸中的委屈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感激,慕煜城啊慕煜城,还好你丫有良心!

    “少爷,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您是一家之主,您的规矩不该被随便破坏。”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难道因为一条死规定,还要将活人判了死罪不成?”

    慕煜城挑眉,言语间尽显包庇。

    “可是这样一来,以后这规定便没人当回事了。”

    “谁敢?”

    “您的未婚妻,江珊。”

    女管家有意所指,这几年,慕府上下江珊来去自如,却偏偏,老爷夫人的房间不许她踏入,当然也不是针对她一个人,而是针对家里的每一个人,包括三个小姐。

    “张妈,你今天话有些多了。”

    慕煜城已然不悦,这个家里,也只有她敢这么跟他说话。

    “那我退下了。”

    即使是管家,有些事也要适可而止,主人敬你,那是你的荣幸,主人若不敬你,你便要认清你自己的身份。

    女管家一走,沈瑾萱赶紧道歉:“慕煜城,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想让你在下人面前难做。”

    “不是说了没关系。”

    “怎么能没关系,刚才管家说的对,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规矩若因人而异,会很难服众的。”

    “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她轻声细语:“骂我两句也行,把我轰出去也行啊。”

    “你不会生气?”

    “应该不会生气的。”

    呵,应该……

    “刚才就那么望你一眼,你就一脸的委屈,要真是骂了你再轰你走,你还不得恨我一辈子。”

    “咦……我才没你说的那么小气。”

    她没好气的吁唏,可心咋这么虚咧,就算不小气,也不会太大度吧……

    “好了,不说这个了,吃饭。”

    慕煜城端起红酒:“cheers”

    她碰了杯,脖子一仰,一口气喝掉半杯红酒,借着酒劲,胆子便大了:“我很想知道,你干吗不让人家进你父母的房间啊?”

    其实蛮想加一句,里面是不是藏了什么宝藏?想想没必要,这慕家遍地是黄金,哪需要藏着掖着的。

    “没什么,我父母生前就喜欢安静,所以现在,更不想让他们被打扰。”

    不是吧,一个房间而已,要不要说得那么惊悚……

    “真这么单纯?“

    “不然你要多复杂?”

    “哦,好吧,信你便是。”

    兜里的手机先是一阵震动,接着铃声奏起,在偌大的餐厅里格外响亮。

    她低头一看,有些诧异:“我出去接个电话。”

    未等到他回应,便匆匆奔了出去……

    慕煜城抚额叹息,通常,只有接她男朋友的电话,她才会这样回避。

    事实上,慕煜城没有猜错,电话确实是徐子耀打的。

    沈瑾萱会觉得诧异,是因为徐子耀若没有重要的事不会贸然打电话,他可是比谁都要崇尚节约是美德。

    找了处僻静的地儿,按下接听:“喂?”

    “瑾萱,你在哪呢?”徐子耀急急的问。

    “什么我在哪?”

    “我刚打电话到你宿舍,你舍友说你不在啊。”

    “哦……我在外面吃饭,怎么了?”

    “想你了呗。”

    她没好气的笑笑:“得了吧徐子耀,我还不了解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嘿嘿,那我直说了啊。”

    呵,果然是有事,她就知道他言不由衷,什么想不想的,用他的话说,想一个人只要在心里想就好,不需要拿钱来挥霍。

    所以,她和他交往这么久,几乎没有收过他的礼物。

    无论是生日,还是情人节圣诞节,这些具有纪念意义的日子。

    “做好准备了吗?”

    “什么准备?”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心理准备呀,因为接下来我要告诉你一个令你振奋的消息!

    “哦,啥消息?”

    “你先猜猜。”

    “我哪猜的到,别卖关子了,快说!”

    徐子耀沉吟片刻,郑重宣布:“一个月后,我要去苏黎世接你回国!”

    “什么??”

    沈瑾萱倒抽口冷气,苍天可鉴,这绝对不是令她振奋的消息,而是令她震惊的消息!

    “我说我要去接你回国!!!”

    生怕她听不见,徐子耀在电话里大声的重复。

    “不用,不用,我自己可以回去……”

    慌忙拒绝,这是搭错哪根筋了是不是?

    “没事儿,我知道你心疼我没钱,但谁让你是我爱的人呢?为我爱的人破费,我愿意!我高兴!”

    沈瑾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觉得徐子耀今天怪怪的。

    “你听我说,这真的没必要,往返一趟苏黎世少说也要浪费掉你三个月的工资,我又不是小孩子,不需要你发这样的冤枉钱。”

    以前,总是他跟她算计这些,如今,竟是反过来了。

    “别再提钱了行不?咱俩可是男女朋友,提钱多俗啊!好了,就这么决定了,这个月我勒紧裤腰带过,省着钱去接你哈,拜拜!”

    徐子耀率先挂断电话,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嗳,你等等……”

    耳边只剩下嘟嘟声,沈瑾萱诚惶诚恐,她实在搞不懂这个徐子耀抽了什么风,平时连个越洋电话都舍不得打,如今竟是要大出血的跑到苏黎世来接她?

    是喝酒了说醉话呢,还是梦游了再讲梦话?

    应该不是讲梦话,他把钱看得比命还重,别的不敢说,关于钱方面,可是睡着都比人家没睡的人要清醒的多。

    那难道是喝醉了?也不会啊,他那酒量向来不都是所向披靡的。

    想不通,实在匪夷所思!

    长长的吁了口气,把手机扔回兜里,重新回到了慕家的餐厅。

    慕煜城见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故意问:“谁的电话?”

    “我男朋友。”

    她黯然坐下,面对一桌美食,胃口尽失。

    “吵架了?”

    “没有。”

    “那为什么看起来不太高兴?”

    “不是不高兴,是有些突然。”

    沈瑾萱抿了抿嘴,不知该如何对他说起这件事。

    “怎么了?”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男朋友,说他要来接我回国。”

    很简单的一句话,她却说的有些吃力,孰不知,听的人,同样吃力。

    慕煜城眸光微变,意味深长的睨向她,问:“你答应了?”

    “不管我答不答应,总是要回去的。”

    “你确定你的男朋友是个可以值得你托付终身的人?”

    她当然不确定,可是,面前的这个男人,她同样不确定。

    “这个谁也不无法预知,不过我这几年受了些西式教育,对爱情和婚姻看得也是比较淡然,合着聚,不合则散,可以委屈一时,但不会委屈一世。”

    慕煜城修长的手指摆弄着面前的餐具,片刻的沉默,突然说一句:“真的不愿意留下来吗?”

    “恩。”

    她轻轻点头。

    “如果我想留你下来,自是有办法。”

    “但是,你不会勉强我的。”

    沈瑾萱无比的自信,他若是那种不顾虑她感受的人,他便不会再她心里掀起任何的波澜。

    落寞的笑笑,他承认:“你说的对,我不会勉强你。”

    结束晚餐,他送她回去,一路上,两人相对无言,离学校还有一段路程的时候,她提议:“就在这里停吧,我今晚吃的有些多,想走回去消化消化。”

    他没有阻止,停了车:“你男朋友什么时候来,记得通知我,我请他吃饭。”

    她努力笑得灿烂:“好啊。”

    两人告别,待慕煜城的车消失成一块黑点,她才转身,敛起唇边僵硬的笑。

    每一个错过爱情的人,都会遗憾,爱情的无奈,是在对的时间里遇见错的人,抑或在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可是在沈瑾萱看来,爱情的无奈,却是在不对的地方遇见不对的人,而偏偏,你爱那个人。

    慕煜城没去别的地方,直接回了慕宅,洗了澡,发现手机有条新短信。

    “我在你的床上藏了东西。”

    短信是沈瑾萱发的,原本,她是不想告诉他的,可是转念一想,有钱人睡觉根本不用自己整理床,要是被别人发现,那多尴尬啊。

    慕煜城饶有兴趣的放下手机,伸手抖了抖被,又翻了翻枕,一张男女合影的照片便印入他眼帘。

    这虽不是他第一次拍照,却是第一次,和一个女人一起合影。

    照片中她的笑容就像是五月里的春风,令人陶醉,他从来没有告诉过她,二年前第一次邂逅,那个深夜,她全神贯注替他包扎伤口的时候,他便已对她怦然心动。

    想到此,心口隐隐作痛,他是谁,他是慕氏家族无所不能的慕煜城,这个世上没什么他得不到,可偏偏就是这照片中的女人,让他左右为难。

    因为她是沈瑾萱,所以即便他是秃鹰,也不能像对待猎物一样对待她。

    时间犹如指间沙,无论你握的多紧,最后还是会一点点流失。

    转眼间,一个月过去了,苏黎世大学内,每一位留学生都开始变得忙碌,为各自的前程,做着冲刺的准备。

    当然,沈瑾萱也不例外。

    因为太忙,她几乎忘记了徐子耀一个月前的那通电话,偶尔想起,也认定他只是随口说说,不会真的跑过来。

    直到某天傍晚,她登录MSN,看到徐子耀给她留言,说两天内启程来苏黎世,这才惊觉,丫真脱俗了。

    忙打电话回家,电话是父亲沈一天接的:“喂?哪位?”

    “爸是我,徐子耀要来苏黎世你知道吗?”

    开门见山就直奔主题,想着无论如何要阻止这一决定。

    “啊?哦,知道啊,怎么了?”

    “知道?知道你怎么不拦着他?”

    “我拦着他干吗?难得我女婿对我女儿有这份心,我高兴还来不及,吃饱了撑的我去拦啊。”

    “什么女婿女婿的,我们还没结婚呢!”

    沈瑾萱蹩起眉:“我不管,你得帮我阻止他。”

    “就算没结婚,人家也是你男朋友,男朋友去接女朋友回国有什么不对吗?”沈一天沉默了下:“你老实给我说,你是不是在苏黎世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爸!你说的什么话?我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我就不想他浪费钱嘛,出国你以为是上个街那么容易啊。”

    “钱的事人子耀他妈都不心疼,你心疼个啥?俗不俗啊你。”

    呵,一个两个都脱俗了,就她一个是俗人。

    原本还指望着父母能帮她劝劝徐子耀,看来是没希望了,早应该想到,他们才是一国的。

    郁闷的挂了电话,傻傻的坐在床沿发呆,张美丽走进来,见她那傻样,调侃说:“咋啦,要毕业了,舍不得某人啊?”

    “去去去,我烦着呢。”

    她没好气的瞪一眼。

    “烦什么?来,说给知心姐姐听一听,让知心姐姐帮你排忧解难。”

    沈瑾萱没理睬她,丫不死心:“说嘛,说嘛,到底烦什么?”

    “我男朋友要来苏黎世,你说你怎么帮我?”

    张美丽作思考状:“你是不想让他来是不是?”

    “是。”

    “那还不简单,你就跟他说你移情别恋了,让他别来不就行了。”

    “……”

    果然话不投机半句都多。

    再次接到徐子耀的电话,是隔天上午。

    沈瑾萱接通前,想着无论如何,一定要说服他不要来苏黎世。

    “喂,徐子耀,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

    “是嘛?这么说咱俩挺默契呀,啥事?”

    “你还是不要来接我了,省点钱给我买个大点的戒子吧?”

    那端叹口气:“你不早说。”

    她心一惊:“什么意思?”

    “我已经到了啊,你快来机场接我吧!”

    一阵目眩,沈瑾萱差点没一头扎在地上,缓了半天,才艰难的吐出二个字:“等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