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85 她中了一种,名叫慕煜城的毒

    人潮涌动的机场大厅内,徐子耀望穿秋水的等候着。

    沈瑾萱第一时间赶过来,环顾一圈,大喊一声:“徐子耀——”

    蓦然听到喊声,他惊喜的转身,夸张的伸出双臂:“瑾萱,想死我了!!”

    沈瑾萱还没得及反应,迎面扑来的人已将她抱了起来。

    一圈又一圈的转,人是飞起来了,心,却怎么也飞不起来。

    “放我下来,赶紧放我下来,人家都看着呢。”

    她羞得满脸透红,使劲挣扎着要站到地上。

    徐子耀松开双臂,兴奋的喘气:“见到你真好,太好了!”

    “你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就跑来了?”

    她不满的瞪着他,很不喜欢他这样先斩后奏。

    “我怎么没跟你说了?我一个月前不就跟你说过了。”

    “可是我没有同意啊。”

    “同不同意我也来了,你还要把我赶回去不成?”

    徐子耀把行李往肩上一搭,没个正经的笑着。

    两人找了半天,才找到一家相对比较便宜的旅馆,尽管如此,一个晚上还是需要200瑞士法郎,折合人民币一千三百多元。

    交钱的时候,徐子耀那个心疼呀,一千多块在国内不说住星级酒店,普通的酒店那是绰绰有余了,可是在这里呢,放眼一瞧,跟上海的贫民区石库门没啥区别。

    进了房间,他忍不住埋怨:“什么破地方,一个晚上要一千多块,抢钱啊。”

    沈瑾萱没好气的嘲讽:“谁让你来的?你不是有钱么,谈钱多俗。”

    他嘿嘿一笑:“我不是心疼钱,我是心疼你,住个破旅馆一个晚上都这么贵,可想而知你留学这几年,过的多不容易。”

    “算了吧,我容不容易也撑到毕业了。”她耸耸肩:“你就在这住这着吧,我还有一个多星期才能回国。”

    “什么??”

    徐子耀大吃一惊:“为什么还要一个星期,咱们明天就回去不行吗?”

    “毕业论文还没交,毕业典礼还没有参加,毕业证书还没有拿到。”

    “不是吧……”

    这么说来,他光住旅客就要花掉一万多块,别说其它开支了。

    吃晚饭的时候,徐子耀盯着沈瑾萱看,看得眼都不带眨一下的。

    “饭在你碗里,不在我脸上。”

    “我知道饭在哪,我就是想多看看你。”

    “有什么好看的。”

    “当然好看,萱萱你知道吗?古人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是一日不见如隔三十秋,距离上次见你,差不多有一年多了,这么算来,我似乎有几辈子没见过你了,这心里啊,那是想的紧了一回又一回,在机场你喊我的那一瞬间,我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还是那么漂亮,不对,是比以前更漂亮,我……”

    “行了,行了。”沈瑾萱忙打断:“别肉麻了,赶紧吃饭,我等会还要回学校呢。”

    “哦。”

    徐子耀埋头吃了几口米饭,忽尔又抬起头:“对了,你上次回家跟你们老板一起回去的是吗?”

    她征了征,点头:“嗯,怎么了?”

    “那你们老板应该人还不错吧?”

    “你到底想说什么?”

    抬眸,一本正经的问。

    “我是想说,你能不能跟你们老板说说,找个地方给我住,员工宿舍也可以,条件无所谓,省下这旅馆的钱,我全都交给你。”

    “不用了,我辞职了。”

    沈瑾萱怎么也没想到,徐子耀会突然提出这么荒唐的要求。

    吃了闭门羹,徐子耀并不死心:“辞职了,人情总还在吧?”

    “什么人情?人家又不欠我的!”

    见她有些不高兴,他叹口气:“哎,算了,当我没说吧,我知道你脸皮薄,懒得求人。”

    “这不是脸皮薄不薄的问题,我早跟你说过,叫你不要来,结果你招呼不打一声的跑来了,既然来了,就别嫌这嫌那的,咱人穷志不能穷,不能让别人看低了咱们。”

    沈瑾萱说完,从包里拿出皮夹:“我这里还有点钱,你先拿着用吧。”

    “不要,不要。”

    徐子耀忙拒绝:“我钱够用,刚跟你开玩笑的,就是睡大街儿,我一个大男人也不能花你的钱啊。”

    呵,还真长志气了。

    她点头:“那行,你不够的时候记得跟我说。”

    替他把床褥整理了一下,看着时间不早了,转身说:“我先回学校了,明天中午再过来。”

    徐子耀向她走近两步,一把抱住她:“萱萱,一定要回学校吗……”

    本能性的将他推开,目光闪烁的回答:“是的,晚上有论文要写。”

    声音很低,心也很虚,没有要写什么论文,也没有必须回去的原因,唯一的理由,就是不想留下来。

    因为,她知道徐子耀想要什么。

    “可是我不想让你走。”

    再度抱住她,想要亲吻她的唇,不料她头一偏,让他落了个空。

    顿时,徐子耀满心不悦:“干吗要躲?”

    “我赶时间回去。”

    “我们这么久没见面,你就这么急着走?”

    “来日方长,你何必急这一时……”

    呵,他没好气的笑一声:“来日方长,这话我听的耳朵都起茧了,我就想不明白了,这年头,怎么还有你这种保守的女人。”

    “徐子耀你咋现在说话这样的?什么叫我这种保守的女人?难道一见面就迫不及待与男人上床的女人才叫不保守吗?”

    “那也没你这样的,上床我可想都不敢想,但我亲一下怎么了?我是你男朋友,我亲一下我怎么了我?!”

    沈瑾萱有些理亏,她知道以她和徐子耀名义上的关系,别说亲一下,就是真的上床,也是理所当然的,可是,当他靠近她的时候,她的脑海里就会自然浮出慕煜城的身影,于是便想都不想就拒绝了面前的人。

    局面一时间僵持不下,幸好手机忽尔响了,也不管是谁打来的,她迅速按下接听:“喂,你好,哪位?”

    “是我,慕煜城。”

    手不自觉的抖一下,尽量保持语气平静:“有什么事吗?”

    “我大姐最近有没有找你麻烦?”

    “没有。”

    他沉默了下:“快毕业了,很忙吧?”

    “嗯……”

    “你男朋友什么时候过来?”

    沈瑾萱撇了眼徐子耀,他正用探究的目光盯着她,于是答非所问的来一句:“好,那待会校门口见。”

    兀自挂断电话,笑笑:“我同学,找我商量点儿事,我先走了啊。”

    出了旅馆,长长的舒了口气,就最后几天了,希望不要再有节外生枝的事情发生。

    不想让慕煜城知道徐子耀来了苏黎世,也不想让徐子耀知道有慕煜城这号人,一切就停在这里,各自回到最初的轨道,便是最好的结局。

    没有乘公车,直接步行半小时回了学校,经过一大片梧桐树旁,远远的,她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再往前走几步,那个人倚在车旁,双手插在裤兜里,地上扔了几根烟头,显然已等了很久,却是没一点不耐烦的样子。

    “慕煜城。”她轻唤一声,走向他:“你怎么来了?”

    男人视线睨她,温和的笑笑:“不是你说校门口见的吗?”

    “啊……”

    她尴尬极了,刚才是随口敷衍而已,哪曾想,说者无意,听者倒是有心了。

    “你去哪了?”

    “我……去买东西了。”

    “东西呢?”

    他盯着她只空空的手,戏谑的问。

    “没有合适的,所以就没买。”

    “哦。”

    慕煜城意味深长的点头,从车里拿出几包精美的纸袋。

    “什么呀?”

    “前天去出差,给你带了几盒巧克力。”

    她伸手接过去,轻道一声:“谢谢。”

    不是第一次收到他送的零食,却是第一次,收到了巧克力,巧克力象征着爱情,有时候会苦,有时候会甜,只是沈瑾萱,并未想那么多。

    回了宿舍,张美丽见她手里拿着的纸袋,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暧昧的问:“慕煜城又送礼物给你啦?”

    “巧克力,你要吃么?”

    “好啊。”

    丫一边拆包装,一边感叹:“看来你男朋友要出局了,人家慕大少开始送巧克力了。”

    “胡说什么。”

    她没好气的嗔一眼。

    “我是说真的,男人送女人巧克力,那寓意多明显啊,慕少的打算,肯定是要用糖衣炮弹攻陷你!”

    “再说就不给你吃了。”

    “好,不说不说。”

    张美丽拆完包装纸,定眼一看:“哇,问世间情为何物,真叫人用心良苦啊。”

    “又怎么了?”

    沈瑾萱快被她折腾死了,本来心里就乱得跟锅粥似的,她还没完没了了。

    “瞧瞧,瞧瞧,德芙呀。”

    “有什么问题吗?”不过就是个品牌而已。

    “哎,要我怎么说你才好,世界排名第一的瑞士莲巧克力起源与苏黎世,慕煜城不送你瑞士莲,也不送其它牌子的,偏偏送德芙,你觉得他真没有含沙射影的想要向你表达什么吗?”

    沈瑾萱愣了愣,平静回答:“你想象力够丰富的,慕煜城不是含沙射影的人,自是不会有什么含沙射影的举动。”

    张美丽作吐血状:“拜托,自己孤陋寡闻,就不要说人家想象力丰富好不好?”她翻翻白眼:“你听过德芙的故事吗?”

    摇摇头:“没有。”

    “那就让我来说给你听。”

    沈瑾萱表面上佯装不在意,耳朵,却竖的高高的。

    “德芙(DOVE)的英文注释是“DOYOULOVEME”,它的背后有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相传卢森堡王室后厨莱昂爱上了芭莎公主,不过,在那个保守年代,相爱的两个人都没有说出心里的爱意,只是默默地将感情埋在心底。为了卢森堡和比利时之间关系的巩固,联姻是最好的办法,芭莎公主远嫁比利时,莱昂在准备甜点的时候,在芭莎的冰淇淋上用热巧克力写了几个英文字母“DOVE”,即“DOYOULOVEME”的英文缩写,但芭莎没有及时看到已经融化掉的“DOVE”。深受相思之苦,莱昂离开了王室,带着心中的隐痛,悄然来到了美国。如果当初那些字不会融化,他就不会失去最后的机会。后来,每一块德芙巧克力上都被牢牢地刻上“DOVE”,以此来纪念莱昂和芭莎那错过的爱情,苦涩而甜蜜,如同德芙的味道。当情人们送出了德芙,就意味着送出了那轻声的爱情之问:DOYOULOVEME。那是创始人在提醒天下有情人:如果爱他(她),请及时让爱人知道,深深地爱,不要放弃。”

    如果命运注定某些人,某些事,必须要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相交的话,那么,不是你想避,便能避得了。

    第二天中午,沈瑾萱与徐子耀走在大街上,竟然与慕煜城不期而遇。

    事实上,是她和徐子耀在等出租车,高宇杰开车从旁边经过,不知是谁先发现,车子后退几步,退在了他们面前。

    看到熟悉的车尾号,沈瑾萱倒抽口冷气。

    车门打开,慕煜城优雅的下了车,幽深的目光任谁也不出波澜,却唯有沈瑾萱能看出淡淡的诧异。

    “瑾萱,他谁啊?”

    徐子耀压低嗓音问身边的女友。

    “他……就是我之前的老板。”

    “老板?”徐子耀诧异的张大嘴,征征的望着面前高贵男子。

    “沈小姐,这位是?”

    慕煜城礼貌询问,即使第一眼便了然于心。

    “他是我男朋友,徐子耀。”

    沈瑾萱吃力介绍:“这位是慕煜城先生。”

    徐子耀忙伸出手:“您好,您好,久仰大名。”

    “久仰?”

    慕煜城微微挑眉,看向沈瑾萱的目光意味深长。

    “对啊,我女朋友经常提起您,说她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全仰仗你照顾呢。”

    徐子耀撒谎不打草稿,完全没注意到身旁的人儿脸色愠怒。

    “哪里。”慕煜城极有涵养的笑笑:“能偶遇也算缘分,今晚不知徐先生有没有空,一起吃顿饭怎么样?”

    “吃饭可以,但是请客还是我来请,权当我替我女友感谢你。”

    呵,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假若慕煜城真答应,马上就该肉疼了,沈瑾萱没好气的在心里想,死要面子活受罪……

    高宇杰走过来,实时建议:“徐先生,你千里迢迢的来到苏黎世,当然是由我家少爷尽这个地主之宜。”

    瞅准台阶,他便下:“哎,那好吧……”

    “好,那就这么说完了。”慕煜城侧目:“宇杰,晚上你安排一下,安排好了就去接沈小姐和徐先生。”

    沈瑾萱一直缄口不语,到了这时才插一句:“不用麻烦,到时电话告知我地址,我们自己过去就是了。”

    “也可以,那晚上见。”

    待世爵扬长而去,徐子耀感叹一声:“原来你们老板这么年轻啊。”

    那语气明显是阴阳怪调,沈瑾萱当然听得出来。

    “谁规定当老板的不能年轻,若都是年纪大的人,就不会有年轻有为这个词。”

    他不再说话,表情很是失落。

    回了旅馆,沈瑾萱忍不住问:“你怎么了?闷闷不乐的。”

    “没什么,就是有些恨自己不争气。”

    “为什么这样想?”

    “今天遇到那个叫慕煜城的男人,让我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如果我能像他那么有钱,就可以让你过上好日子……”

    徐子耀黯然的低下头:“萱萱,你知道吗?我最大的心愿,就是给你所有女人都仰望的幸福。”

    沈瑾萱有些小感动,她安慰说:“永远不要跟任何人比,你羡慕别人,别人同样也羡慕你,就像你虽然没有慕煜城有钱,可是你有一个爱你的妈妈,而他的母亲却已经过世了,这个世上最珍贵的,莫过于亲情,钱财乃身外之物,若是想要,完全可以靠后天的努力去创造!”

    “话虽这样说,可我若是女人,也一定会选择他那样的男人。”

    “你错了,真正的爱情,不是建立在金钱的基础上,一个女人若是爱一个男人,她首先爱的肯定是他这个人,而不是他这个人有多少身价。”

    徐子耀一把握住她的手:“那你呢?如果是你,你会怎样选择?”

    沈瑾萱有些尴尬,她缩回手:“没有如果,我是我,我与别人是不一样的。”

    下午四点半,她接到高宇杰的电话。

    “喂?沈小姐,酒店我已经预订好,需要我过去接你们吗?”

    “哦,不用,在哪里?”

    “Leoneck。”

    “好的……”

    她欲言又止:“那个,慕少在吗?”

    “在的,需要他接听吗?”

    “恩。”

    等了数秒,电话里传来慕煜城磁性的嗓音:“喂?”

    “是我”

    他笑笑:“我知道。”

    “你想请我男朋友吃饭,我也阻止不了,只是能不能提个小小的请求?”

    “当然可以,你说。”

    “别把我们二年前相识的过程告诉他可以吗?”

    那端顿了顿:“好,我答应你。”

    “谢谢。”

    她长舒口气,只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五点整,与徐子耀赶到了位于市中心的里昂那克酒店,站在酒店门前,徐子耀无限感概:“真气派啊,这酒店住一个晚上不知道要多少钱呢。”

    沈瑾萱觉得有必要提醒他两句,语重心长的交代:“子耀,你待会有骨气一点,不要什么都好奇,免得被人家瞧不起。”

    “恩,好咧。”

    他满口答应,小心翼翼的走进去,步子不敢迈得重,生怕踩脏了光洁的地面。

    慕煜城与高宇杰已经订好了房间,四人见了面,徐子耀抱歉的说:“慕先生,让您破费了,请我到这么好的地方吃饭。”

    “客气了。”

    入了座,服务员开始上菜,盯着那一道道色泽鲜艳的精美菜肴,徐子耀垂涎欲滴,这两天为了省钱,三餐并两餐,两餐还有一餐是泡面,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沈先生吃吧,不用客气。”

    慕煜城一开口,他还真不客气,拿起筷子就狼吞虎咽起来,全然忘记了进门前沈瑾萱的叮嘱,不仅骨气荡然无存,连吃相都不堪入目……

    沈瑾萱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徐子耀粗俗的表现,让她在慕煜城面前不仅丢脸,还很难堪,她觉得他一定在心里嘲笑她:沈瑾萱,你不愿和我好,执意要嫁的,竟是这么一个男人。

    然而,这还不算丢脸,更丢脸还在后头。

    徐子耀自顾吃的香,也不管身边的女友吃不吃的下去。

    倒是慕煜城,不时的夹菜给沈瑾萱,她就坐在两人中间,左边是慕煜城,右边是徐子耀。

    慕煜城除了喝点酒,吃的也很少。

    “萱萱,你怎么不吃?”

    徐子耀终于想到她了,一边啃着鲍鱼,一边随口问。

    沈瑾萱摇头:“我不饿。”心里补充一句:“已经被你倒尽了胃口。”

    酒足饭饱,闲谈了几句,慕煜城使个眼色,高宇杰立马拿出一张事先准备好的支票:“徐先生,这是我家少爷的一番心意,请接受。”

    徐子耀眼一愣,被上面的数字吓了一跳,忙摆手:“使不得,使不得,让你们请我吃饭已经很不好意思,怎么好意思再收你们的钱。”

    沈瑾萱松口气,还好他保留着最后的尊严,否则,她真的会失望透顶。

    “没关系,拿着吧,苏黎世虽然不是什么发达城市,但消费也不低,吃住总是要钱的。”

    慕煜城含笑示意。

    “可是我没有理由接受你的钱啊?”

    “我们是同胞,就这个理由还不够吗?”

    徐子耀明显心动,压在桌上的手蠢蠢欲动。

    沈瑾萱生怕他抛弃仅有的尊严,狠狠的在桌底踩了一下他的脚。

    “这个,要不问问我女朋友的意见。”

    嘴上说问女朋友的意见,视线,却紧盯着那张触手可及的支票。

    “谢谢两位的好意,心意我们领了,但是钱,我们决不会接受。”

    徐子耀就知道她会这么说,忍不住脱口而出:“要不慕先生给你安排个住处,这样我也可以节省不少开支。”

    慕煜城一愣,点头:“这个没问题,但是钱你还是拿着,就当是我送给你们将来结婚的礼钱。”

    没有比这理由更充足的了,至少,徐子耀是这么认为的。

    他欣喜的伸出双手:“那好吧,我替瑾萱谢谢你了。”

    实在是忍无可忍,沈瑾萱一巴掌拍在桌上,恼怒的起身说:“徐子耀,你敢收了这支票,我们就玩完!”

    说完,她疾步奔出了酒店。

    徐子耀追出来,一把拉住她:“我不收还不行吗?你跑什么跑!”

    “非要逼得我说出狠话你才不收!保留一点自尊会死吗?!”

    “自尊值多少钱?现成的钱不要白不要,我看你是读书读傻了吧?”

    他毫不知悔意,沈瑾萱气的眼圈都红了:“是,我是读书读傻了,那你就回去接受那张支票吧,不要为了我这傻子委屈了你自己!”

    她继续往前跑,徐子耀倒没有真的为了支票放弃她,紧跟在她后面,开始对她进行洗脑:“萱萱,人活着要现实,没有钱什么都是扯蛋,刚你注意到没有,那支票是六位数,六位数啊,够咱们奋斗几年的了!”

    沈瑾萱赫然停下脚步,嘲讽的笑笑:“是吗?人活着要现实,那好,我就去接近慕煜城,反正他比你有钱,我跟了他,岂止是少奋斗几年,我是几辈子都不用奋斗了!”

    徐子耀没想到她会突然这么将他一军,顿时脸色一变:“好啊,你去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俩什么关系,我只是不想拆穿而已。”

    “我俩什么关系?我俩什么关系了?!”

    两人这几年虽小吵不断,但这样激烈的大吵,却还是头一回。

    “什么关系还要我挑明了吗?若没有关系,人家能大方的一掷千金?什么狗屁同胞,这大街上中国人多了去了,别以为我睁只眼闭只眼,你们就当我是傻子!”

    沈瑾萱的心渐渐失望,她开始有些不确定,即便是凑合,就能凑合得了?

    “你这是再羞辱我知道吗?”

    “身正不怕影子歪。”

    啪……一记重重的耳光甩在了徐子耀脸上。

    “那好,我们分手吧!”

    不是吓唬他,是真的受够了,都说男人婚前婚后打五折,婚前已经是这副德性,婚后再打五折就不成样子了。

    “你是说真的?”

    “我不可能说假的!”

    “我不同意!”徐子耀捏住她的手腕:“分手是你说分就分的吗?”

    “在一起是要两个人一起点头答应,可是分手,只要一个人决定就好。”

    用力挣脱他的钳制,沈瑾萱头也不回的奔向茫茫夜色中。

    身后,徐子耀痛心的呐喊:“瑾萱,站住,你给我站住!”

    ……

    不知跑了多久,她停下脚步,伸手擦拭眼角的泪,却是越擦越多。

    即便没有爱,心里也会很难过,有一种说不出的委屈和心酸,那么强烈的感觉。

    前方是一家电影院,排队购票的人多是情侣。

    她加入排队的行列,想要证明,电影不是只有情侣才可以看。

    口袋里的手机铃声几乎就没停过,待心情平静了些,她拿出来一看,还以为是徐子耀,结果竟是慕煜城。

    “喂?”

    “你还好吗?”

    慕煜城关切的询问,想必知道她从酒店跑出来后状况不佳。

    “很好。”

    “现在在哪?”

    “11号电影院。”

    “两个人?”

    “一个人。”

    嘟嘟……

    电话莫名切断,她不甚在意,随手扔回口袋,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想好好的看一场电影。

    排到她的时候,售票员礼貌询问:“Wouldyoulikesometickets?(请问要几张票?)”

    “Apieceof,thankyou(一张,谢谢)

    正准备付钱,耳边突然传来:“Plusone(再加一张)

    赫然转头,慕煜城已经把钱递进了窗口。

    手里握着两张电影票,她征了半天没反应过来。

    “再发呆,电影都要谢幕了。”

    浑浑噩噩的被他牵着走,没走几步,他松开手:“等我一下,站这里不要动。”

    片刻后,他拎着一大桶爆米花回来了。

    “你怎么知道我看电影的时候喜欢吃这个?”

    她鼻音重重的问。

    “女孩子都喜欢。”

    头一撇,倔强的说:“虽然我现在很落魄,但是你也别想趁虚而入,不要以为一桶爆米花就把我收买了。”

    他没好气的笑笑:“不要我就送给别人吃。”

    作势真的要送人,她赶紧一把夺过来,紧紧抱在怀中,用力吸了吸红透透的鼻子。

    电影开幕,灯火熄灭,屏幕中央中英文混合的影片名称《滑稽时代》以淡入淡出的幻灯片形式印入众人眼帘,可以容纳几百人的偌大空间突然就寂静无声。

    然而,这种寂静没持续多长时间,全场便爆发出抑制不住的狂笑声。

    随着一波又一波的笑声,沈瑾萱的眼泪夺眶而出,她一边不停的往嘴里塞爆米花,一边不停的流眼泪,即使周遭一片黑暗,也可以借助电影屏幕发出的弱光,看清她一张白皙的脸庞布满泪痕。

    慕煜城没好气的扳过她的头,按在他肩上:“明明是部喜剧,要不要哭的这么伤心?”

    她不理睬他,继续往嘴里塞爆米花,继续流眼泪,从最初的无声,到轻声,再到哽咽,直到最后嚎啕。

    为什么哭这么伤心,只因为,她觉得自己就像影片中的小丑,滑稽的令人可笑。

    周围一双双诧异的目光凝向她,夹杂指指点点的议论声,慕煜城抚额叹息,僵硬的说:“别哭了行吗?别人都以为是我欺负了你。”

    “我控制不住,要不是太伤心,眼泪怎么会自己掉下来……”

    等不到影片结束,她便被他匆匆拉出了影院。

    站在暖黄色路灯下,慕煜城盯着她两只肿起的眼睑,哭笑不得。

    “说吧,到底心伤在哪了?”

    “你明知故问,你为什么要摆鸿门宴让我难堪?”

    “我哪里让你难堪了?我不就给你男朋友一点钱,难道因为爱而帮助自己所爱的人也有错吗?”

    她泪眼汪汪的哼一声:“徐子耀是你所爱的人吗?”

    “我爱的是你。”他按住她的肩膀:“别曲解我的意思。”

    “可你帮的是他,我不需要你的钱。”

    慕煜城无奈的摇头:“我爱乌及乌行不行?”

    “不行,就因为你好端端的送支票,才惹得徐子耀误会我和你有关系,他要是打电话去我家,我爸他们又该跟我急了!”

    “那正好啊,你就干脆跟他分了算了。”

    她一怔:“所以你今晚是故意的对不对?”

    慕煜城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向她走近,悄声说:“有人跟踪我,先找个地方躲一下。”

    沈瑾萱心一惊,手被一只大掌紧紧握住,两人奔跑在了苏黎世的暗夜街头。

    他们一跑,后面还真传来了追赶的脚步声,她这才相信,原来他不是开玩笑。

    “不行,我跑不动了。”

    女人的力气没法跟男人比,慕煜城只是轻微喘息,她却已是上气不接下气。

    左右环顾一圈,“到这边来。”

    他将她拉进一条小胡同,说是胡同,却仅只能容下两个人。

    两人面对面,胡同里一片漆黑,几乎看不清对方的脸,却能清晰的感受到彼此的气息。

    感受到气息,便能感受到存在,心,也随之安然。

    几个黑影从他们右边一闪而过,沈瑾萱屏住呼吸,心跳的厉害,如果没有记错,这是第三次与慕煜城“同生共死”了。

    “都走了吗?”她压低嗓音问。

    “差不多,等会再出去,免得没走彻底。”

    “好……”

    微微仰起下巴,她借助惨淡的星光凝视着面前的男人,人和人果然是没法比的,就像徐子耀没法和慕煜城比,抛开两人的身家地位,还是差那么一大截。

    一阵风扬起,今晚的天气很不好,有下雨的征兆。

    忍不住哆嗦了下,慕煜城立马伸手将她圈进怀里。

    “还生我的气吗?”

    “恩。”

    “那我跟你道歉。”

    “为什么要道歉?”她停顿了下:“承认今晚你是故意的了吗?”

    “我不是故意的,但也不认为有错,最起码,那张支票证明了你男朋友品性不算好。”

    “他是什么样的人,即使你不用钱去验证,我也很清楚。”

    重重的叹息,命运最残忍的,莫过于你有一个差劲的男朋友,上帝却还安排一个优秀的男人在你身边时时诱惑你。

    “既然知道就不要委屈自己了好吗?想到你要留在那样的男人身边,我就接受不了。”

    慕煜城加重拥抱她的力道,原本,他想,只要她幸福就好,可是今晚看到徐子耀贪婪的一面,令他改变了主意,无论如何,都不能将她拱手让人。

    “那我留在谁身边,你才能接受的了?”

    “你以为呢?”

    她心知肚明,却只能说:“现在,我没有办法明确什么,我父母是我心中最大的牵挂,只有征得他们同意,我才能选择自己想要走的路。”

    慕煜城有些失落,却又意外听到:“但是为了你,我愿意赌一次,用我一生的幸福。”

    沈瑾萱话刚落音,便被他倾下身吻住了唇。她显然未料到他会如此急切,下意识地有些抗拒,双手护在胸前,同时使了点力气推他。他却纹丝不动,依然忘情地吻她,先是蜻蜓点水地在她的唇边流连,继而灵活的舌尖滑进她的口中,勾引她的丁香与他纠缠。这个绵延缠绵的吻仿佛持续了很久,就在她觉得自己窒息得缺氧的时候,他终于松开她。

    “如果,你觉得爱我是一场赌注,那么,我绝对不会让你输。”

    这是沈瑾萱唯一听到的誓言,最美的誓言。

    一次次想逃离,却又一次次的走近,直到这一刻,她才明白,她中了一种,名叫慕煜城的毒。

    黑暗中,两人紧紧相拥,世上最保暖的,便是这情人的体温。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