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86 第一个留宿他家的女人

    慕煜城将她送回了学校,分手的时候,她拉住他的胳膊欲言又止。

    “怎么了?”

    他柔声询问。

    “我们能不能暂且不要公布关系?”

    “为什么?”

    “因为,我们都需要各自理清,我和徐子耀的问题还没有解决,你和江珊也是,我不想让别人指着我的脊梁骨骂我脚踩两只船,去介入别人的幸福……”

    她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慕煜城点头:“好,依你。”

    回了宿舍,张美丽双手环胸打量她,一脸戏谑。

    不自觉的脸红,轻声问:“怎么还没睡?”

    “老实交代,你是不是跟慕煜城好上了?”

    她诧异的睁大眼,只差问出你怎么知道。

    “别想瞒着我,我都看到了。”

    “看到什么了?”

    “刚刚在校门口,他吻了你。”

    沈瑾萱头皮一麻,疑惑的上前:“我怎么没看见你?”

    “呵,你眼中只有他,当然看不到我了。”

    尴尬的低下头:“别调侃我了……”

    “那你是承认了?”

    事已到此,只好坦白:“恩,我接受他了。”

    张美丽兴奋的伸展双臂:“耶,太好了。”

    她没好气的笑笑:“好什么?”

    “你能找到真爱我当然觉得好啦,别忘了,我们可是最好的姐妹哦。”

    黯然的叹口气:“现在高兴还为之尚早,我父母那边还不知道能不能过关呢……”

    “没那么严重吧,谁家父母不盼着女儿有个好归宿?像我爸妈,做梦都希望我嫁到豪门呢。”

    沈瑾萱摇头:“我家的情况你不了解,我爸妈就我一个女儿,他们不会让我留在异国的。”

    “那还不简单,你把他们接过来不就行了?”

    “没那么容易,他们不会来的。”

    张美丽纠结了:“那你打算怎么办?”

    “暂时还没有想到好的办法,但是,我会努力的。”

    只要有爱的能力,就会有一万种幸福的可能

    第二天,沈瑾萱悄悄的拟了一份硕博连读的申请书交给了校方,接下来,便是耐心等候结果。

    中午,徐子耀打电话给她,她犹豫了下,按下接听:“萱萱,你能出来下吗?我在你学校门口。”

    她怔了怔:“好。”

    出了校门,远远看到徐子耀站在梧桐树下,径直走过去,语气平淡的问:“干吗?”

    “昨晚的事对不起。”

    徐子耀开门见山就道歉,表情看起来十分疲惫,想必是一夜未睡好。

    沈瑾萱盯着鞋尖,片刻后,抬头说:“子耀,我跟你说分手,不是意气用事,我们不合适。”

    “我们怎么不合适了?难道我们不合适,你跟慕煜城才合适吗?”

    他冷笑一声:“你别做梦了,更别重蹈了你外婆的覆辙。”

    心咯噔一声,这是第二次有人在她面前提及外婆。

    似乎每个人都以为她该引以为戒,她却唯独只记得某人说过的:“相同的遭遇,不代表会有相同的命运。”

    “跟他无关,你想多了。”

    “那是为什么?就因为昨晚我差点收了慕煜城的支票?”

    “我说了,我们不合适。”

    “不合适我们怎么开始的?我真后悔当初让你出国留学!”

    说到留学,沈瑾萱是该感激徐子耀的,当初要不是他替她担保,沈父是怎么也不愿意让女儿来到这异国求学。

    只是那时候,他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会亲手把女友推到别人的身旁。

    “就算没来苏黎世,也不代表我们一定会走到一起。”

    “但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分道扬镳!”

    徐子耀的情绪很激动,他拿出手机:“你铁了心要分手是吧?好,那我打电话跟你爸说,你信不信,他明天就飞过来?!”

    沈瑾萱忙制止:“你给我冷静一点,我爸心脏不好,不能做飞机你不知道啊!”

    “我答应了伯父,一定会把你带回去,既然我无法兑现承诺,就只能跟他老人家如实说。”

    意识到问题比较严重,她缓了语气:“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谈谈吧。”

    找了家咖啡厅,面对面谈判,其实进门前,沈瑾萱已经做好了缓兵之计。

    只要等硕博连读的申请批下来,她就可以回国跟父母摊牌,到时候,不管徐子耀怎么威胁她,都可以置之不理。

    “萱萱,你摸良心想想,你不在这几年,是谁在替你尽子女的孝道?是谁照顾你父母的生意?是谁让你无后顾之忧的在此安心读书?”

    “是,我知道你对我父母很好,这一点我很感激你。”

    “我不需要你感激,你是我爱的人,我心甘情愿做这些,但是,我做这些,不是为了让你跟我分手。”

    她咬咬牙:“好,我可以不提分手,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徐子耀大喜,只要不分手,别说一件,就是十件,一百件,他也答应。

    “没问题,你说吧!”

    “你先回国。”

    脸上的笑容忽尔冷却,蹩起眉,态度强硬的说:“要回一起回,要留一起留。”

    “我还要再等等,毕业证书还没颁发呢。”

    “那我就陪你等,既然已经等了,不在乎多等这几天。”

    徐子耀铁了心不走,为了稳住他,沈瑾萱再度退步:“那好吧,但是你得答应我,别给我家里打电话乱嚼舌根。”

    “好……”

    晚上,几个同学聚会,一直折腾到凌晨才散场。

    沈瑾萱与张美丽出了KTV,正愁着半夜三更打不到出租车,一抹熟悉的身影印入了眼帘。

    她惊喜的喊声:“高特助!!”

    高宇杰正欲坐进车里,蓦然听到有人喊他,疑惑的转身:“沈小姐?”

    拉着张美丽兴奋的奔过去:“这么巧,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替慕少过来陪两个客户应酬,你们呢?”

    “我们同学聚会呀,对了,能不能麻烦你捎我们回学校,这里不好打车。”

    “行啊,上车。”

    高宇杰拉开车门,两人迅速钻进去。

    车子徐徐前进,沈瑾萱故作漫不经心的问:“慕少这两天很忙吗?”

    “有点。”

    “忙什么呀?”

    “你应该很清楚才对吧?”

    高宇杰戏谑反问,沈瑾萱不好意思的把视线睨向窗外:“我怎么会清楚。”

    “别跟我打马虎眼了,我可是慕少的心腹,他什么事我会不知道。”

    言外之意,对两人的关系,了然于心。

    “你们没联系吗?”

    见她不说话,他主动问。

    “没有,我这两天也挺忙。”

    “忙什么?”

    “申请硕博连读。”

    高宇杰诧异的转过头:“真的?慕少知道吗?”

    “还不知道,没来得及跟他说。”

    “他若知道,必然会很高兴。”

    张美丽装了半天淑女,这会终于忍不住插一句:“别高兴早了。”

    “这位是?”

    昏倒……

    难道一个活生生的美女坐在后面,不说话就没人注意吗?

    “她是我好朋友,张美丽。”

    高宇杰微微从反光镜里睨她一眼:“张小姐何出此言?”

    “问当事人吧。”她慵懒回答。

    沈瑾萱用胳膊拱拱她:“没什么,别听她瞎掰。”

    “我哪瞎掰了?”

    张美丽眉一挑,一股脑儿把徐子耀的事全盘托出。

    高宇杰听完,若有所思。

    “我看你不如先把你那男朋友弄回去,申请的事就交给慕煜城得了,他不是咱们学校的投资人吗?批不批准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儿。”

    张美丽自认为建议的很好。

    “这个事说难不难,说简单却也不简单。”

    高宇杰模棱两可的应一句。

    “什么意思?”

    “慕少这两天正在加紧解决他与江珊之间的关系,这个事影响比较大,已经惊动了他的几个叔父,局面很是僵硬,慕岚大小姐也是苏黎世大学的投资人之一,若慕少出面替沈小姐解决申请的事,势必会被大小姐知道,到时候,她没办法阻止,自然会找几个叔父出来阻止,结果就可想而知了。”

    沈瑾萱默不作声,张美丽不解的问:“结果会怎样?”

    “慕少必须会为了沈小姐,与叔父们翻脸。”

    “这么严重啊?”

    的确,这个结果连沈瑾萱都颇为意外,幸好,她从未想过靠慕煜城走后门。

    “这件事别跟他说。”

    她认真提醒,高宇杰应声点头。

    早就想过,两个人走到一起,必然是不容易的。

    “嗳,这个江珊什么来头啊?竟然能让慕煜城的叔父们都替她撑腰?”

    张美丽扯了扯沈瑾萱的衣袖。

    她摇摇头,作个噤声的动作:“别问了,我也不知道。”

    突然有股很想见慕煜城的冲动,稍作挣扎,轻声道:“他现在在哪里?”

    “谁?慕少吗?”

    “恩……”

    高宇杰看了看腕上的表:“这个时候,他应该回家了。”

    仿佛看出了她的心思,探究的问:“要不要送你过去?”

    “不用了,半夜三更的……。”

    她话没说完,高宇杰的电话响了,带着耳边:“喂?慕总。”

    “我已经回来了,正在路上。”

    “好。”

    沈瑾萱心轻颤了下,听到慕总两个字。

    “对了,沈小姐在我车里。”

    高宇杰不怀好意的笑着汇报。

    “恩好的。”

    挂了电话,转头说:“慕总让我把你带过去。”

    “带哪去?”

    她疑惑的问。

    “公司。”

    张美丽咋呼一声:“不是吧,这都几点了啊?工作狂啊他!”

    笑笑,并不多作解释。

    车子调个头,开到了慕氏大厦,整幢大厦里只有一处灯亮着,便是慕煜城的办公室。

    “我先送张小姐回学校,待会过来接你。”

    “好的。”

    下了车,沈瑾萱仰起下巴,凝视上空那一片灯光,作个深呼吸,迈步走进去。

    大厅很黑,她摸索着往电梯的方向移动,没走几步,突然撞到一个不明物体,心一惊,差点没尖叫出声,正欲拿手机照明,胳膊被人用力一拉,圈进了怀中。

    闻到熟悉的香水味,她的心踏实了,嗔怒道:“干吗不出声?吓死我了。”

    慕煜城笑笑:“在我的地盘上被吓死,我全权负责。”

    “死都死了,还怎么负责?”

    “也对,看来只有活着的时候负责了。”

    他牵起她的手,进了电梯,门一关,密密麻麻的吻悉数落了下来,灼热滚烫的气息喷在她的耳根、颈侧,有丝丝酥麻的感觉。

    他偏过头来,找到她的唇,温柔而极尽缠绵地吻她。

    似乎他是接吻高手的缘故,她竟深深沉溺在这个吻里。有一瞬间甚至幻想,这个吻倘若能够持续到地老天荒该有多好。

    绵长炽热的深吻过后,慕煜城的激情已经被调动起来,他正想要有进一步的动作,却被沈瑾萱伸手制止了:“我……还没有做好准备。”

    虽然嘴上已经答应为了他勇敢赌一次,可身体上却还没有做到同步的勇敢,迈出了那一步,便意味着,再也回不了头。

    他怔了怔,替她整理好衣服:“好,我不勉强你。”

    这就是他最绅士的地方,也是最令沈瑾萱感动的地方,更是与徐子耀截然不同的地方。

    “你怎么这么晚还不回家?”

    她靠在他胸前,轻声询问。

    慕煜城叹口气,倒也不瞒她:“江珊在慕府等着。”

    讶异的抬眸:“为什么?”

    “我执意要解除婚约,她企图改变我的决定。”

    进了他的办公室,她有些难过:“那你总不能一直待在这里吧?”

    “怎么会,我住处多的是,今晚是有些事要处理,所以弄的晚了点。”

    慕煜城将她拉到沙发上坐下:“你呢?怎么会跟高宇杰遇上?”

    “哦,我跟同学们聚餐,刚好与高特助同一家KTV。”

    “呵,早知道我亲自去应酬了。”

    他揽住她的肩膀:“这家伙有时候运气好的过分,你家的水饺他都吃过,我却连你家的门都没踏进过。”

    沈瑾萱苦涩的笑笑,想到高宇杰晚上说过的话,内疚的问:“很辛苦是不是?”

    “恩?什么意思?”

    “我都听说了,为了解除婚约,你的几个叔父都指责你。”

    他摇头,一本正经的回答:“不辛苦,因为有你,很开心,真的。”

    她撅起唇:“我才不信。”

    不是不信他的说因为有她而开心,而是不信他不辛苦。

    慕煜城抚额叹息:“太失败了,怎么每次我什么你都不信,高宇杰那小子说什么你都信呢?”

    窗外的星星镶满了整片天空,像孩童清澈的眼睛,一闪一闪亮晶晶。

    “徐子耀那边怎样了?”

    “还能怎样,等着带我回去呗。”

    慕煜城眉一拧:“这家伙,看来我得想办法让他死心。”

    “千万别啊,我的事情我自己解决。”

    言外之意,你解决好你的江珊就行了。

    “你自己怎么解决?”

    “他现在不同意分手,我暂时就先不提,挨到毕业再说。”

    “会留下来的对吗?”

    “谁啊。”

    “你。”

    她抿嘴轻笑:“看情况喽。”

    没有把申请硕博连读的事告诉他,是想等批准下来,给他一个惊喜。

    慕煜城稍有不悦:“那你的意思,情况不好,就跟他回去了?”

    “对……”

    “你敢。”

    “我怎么不敢。”

    “你再说一次?”

    “唔……”

    她被他压在沙发上,吻的几乎喘不过气了,身体一阵阵颤栗,心里的防线也寸寸失守,偏巧这时桌上的手机响了,忙推开他,挣扎着说:“电话,电话。”

    慕煜城懊恼的起身:“谁这么不长眼?早不打晚不打!”

    她没好气的笑笑:“人家又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电话是高宇杰打的,说他已经在公司门外。

    沈瑾萱起身说:“我先走了,高特助等着送我回去。”

    慕煜城抓着她的胳膊不松,目光很是留恋:“这段时间我很忙,没有太多时间去找你,若你想见我,随时到公司里来。”

    她点点头:“嗯,好。”

    隔天,沈瑾萱再次接到校主任的通知,有人要见她。

    第二次前往贵宾接待室,几乎用脚趾头都想得到,除了慕煜城大姐慕岚,就没人这么喜欢大张旗鼓了。

    事实上,她没有猜错。

    “沈瑾萱,这是什么意思?”

    慕岚把一份她前天才交上去的申请书摔在了桌上。

    目光微闪,她平静回答:“我的意思,上面写的很清楚。”

    “呵,你这是公然向我挑衅,你不会离开苏黎世,执意要缠着我四弟了?”

    沈瑾萱不卑不亢的回答:“请注意您的用词,我没有缠着任何人,两人若是相爱,谁也分不开,若不相爱,缠也缠不到一起。”

    “你以为我会让你的申请批下来吗?”

    慕岚嘲讽的勾了勾嘴角。

    她嫣然一笑:“在您面前,我从来不敢以为,但是,我却是不会再妥协。”

    “什么意思?”

    “你有能力让我的申请批不下来,也有能力让我在这苏黎世无立足之地,这些我都相信,但我更相信,您能够做到的慕煜城他同样能够做到,我想,你也不希望您四弟为了我与他的几位伯父们针锋相对吧?”

    慕岚眼底一闪而过的诧异,或许是没想到她竟然会对慕氏家族内部的事如此清楚。

    “看不出来你的城府倒是挺深,难怪把我四弟迷得神魂颠倒,我就知道他铁了心与江珊解除婚约,肯定与你脱不了关系,哼,没想到还真被我说中了!”

    “慕煜城要解除婚约,那您就去找他,而不是找我,您找我,对整件事没有任何帮助,反而会适得其反,我若是有任何闪失,依照您四弟的脾气,您觉得他会置之不理吗?”

    “威胁我?”

    慕岚眉一挑。

    “不敢。”

    “呵,别说我没提醒你,我四弟是绝不可能与江珊脱的了关系,还有,你也别做白梦,以为他们完了,你就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我只问你一句,你对他了解多少?”

    沈瑾萱底气有些不足,却仍旧保持着淡定:“这个我不需要告诉你。”

    “是不需要,还是根本不了解?”

    慕岚看出了她的软肋,开始步步紧逼:“你知道江珊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你知道有多少人想要他的命吗?”

    “你知道他心里最想实现的是什么吗?”

    “你知道他最在乎的又是什么吗?”

    ……

    一堆的问题,她没有一条能答得上来。

    “怎么不说话了?语结了?”

    慕岚讽刺的大笑:“你什么都不了解,竟然还敢口气那么狂妄,仗着年轻就不知天高地厚,总有一天让你追悔莫及。”

    说完,她大踏步的往外走,沈瑾萱蓦然喊住她:“等一下。”

    “你的婚姻一定不幸福吧?”

    愤怒的转身,杏眼圆瞪:“闭嘴,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评头论足!”

    “因为你得不到真心,所以,才会把别人的真心都踩在脚下。”

    沈瑾萱挺直腰杆:“姑且不论我会和谁在一起,但只要我选择了那个人,我便有一辈子的时间去了解他!我不需要从别人的口中,了解我想知道的任何信息。”

    那一整个下午,她浑浑噩噩的度过,慕煜城深情的目光,温柔而霸道的吻,一幕一幕在脑中重现。

    慕煜城,我爱你,但我不想了解你。了解你越多,我会离你越远。

    夜慕降临,一辆火红的车停在慕府门前。

    江珊从车里走下来,径直敲门,女管家开了门,很亲和的态度:“江小姐来了。”

    “恩。”

    “少爷在楼上洗澡。”

    “好。”

    一连在此守了几天,慕煜城却存心躲着不见她,到公司去找他,保全也拦着不让进,这会撞个正着,还是张妈悄悄给她打电话通的风报的信。

    咚咚的跑上楼,推开他房间的门,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

    坐在床沿等他出来,瞧见桌上放着他的皮夹,随手拿来翻了翻,一张照片赫然印入眼帘,顿时,气得伸手捂住胸口,趴在了桌上。

    慕煜城洗了澡出来,撇见床上躺着的人,诧异的问:“你怎么来了?”

    江珊背对着他,他自是看不清她的表情。

    见她不作声,他往前走两步:“我的决定不会改变,你能不能不要再执迷不悟?”

    她还是默不作声,慕煜城这才觉得不对劲,扳过她的肩膀一看,竟是脸色苍白,冷汗淋漓,他眉头一蹩,赶紧从抽屉里拿出一盒白色的药,倒出几粒放进她口中,然后揉着她的胸口,长长的叹口气。

    她这胸闷的毛病不分场合不分时间的发作,连他的家里,都备着她的药。

    江珊吃了药终于缓过了气,虚弱的望着面前的男人,哽咽道:“不是说毁婚不是因为她吗?”

    举起手中的照片,她的目光充满了怨恨。

    慕煜城平静的瞄一眼:“一张照片不能代表什么。”

    “怕我找她麻烦,所以不敢承认吗?”

    “承认了,你便满意了?”

    她绝望的冷笑一声:“你这是把我往死里逼你知道吗?”

    “珊珊,不要再折腾了行不行?”

    慕煜城的眼底流露出疲惫之意,没有两全齐美的办法,否则,他最是不愿伤害她。

    “你以为我想折腾吗?你是男人,你没有办法理解一个女人的心情,当我怀揣着一份美好的念想苦苦等了数年,最后不是披上洁白的婚纱,却是等到一句解除婚约,那种生不如死的心情你明白吗?”

    她闭上眼,两行清泪缓缓落下:“你不会明白的,这些年,我无数次的问自己,你对我到底是爱还是责任,尽管我心中早有答案,却还是不肯面对,我想,没关系,没有爱没关系,只要能在一起,怎样都是好的。”

    “就算我娶了你,这个婚姻也有可能维持不了多久,长痛不如短痛,我希望你可以现在放手。”

    江珊愤怒的推了他一把:“你以为现在放手是短痛吗?早在十年前,你牵着我的手说,这一生你都会照顾我的时候,我就回不去了!”

    十年前,十年前对别人来说,或许只是一段走过的岁月,对慕煜城来说,却是一一道永远跨不去的心坎。

    心情蓦然变得很不好,江珊走后,他拿出手机,拨个号码,只说一句:“到我家来。”

    沈瑾萱回到宿舍,张美丽说:“你手机刚才来电话,我帮你接了。”

    “谁啊?”

    “慕煜城。”

    她怔了怔:“有什么事吗?”

    “让你到他家去!”

    “干吗?”

    “我哪知道!”张美丽眼一翻:“就说这么一句话就把电话给挂了,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

    沈瑾萱也未多想,换了件衣服就奔了出去。

    匆匆赶到慕府,女管家一瞧见她,脸色陡然拉下来。

    前脚才走了一哭哭啼啼的,后脚就又来一个笑眯眯的,果然是只闻新人笑,无视旧人哭。

    “沈小姐来干什么?”

    “我找慕煜城。”

    “找人也要瞅准时间,现在几点了知道吗?”

    女管家从来对她就没什么好脸色,她从不习惯到习惯,也无需多少时间去适应。

    “其实是你家少爷让我来的。”笃定的望着她:“不信你上去问问。”

    “他不在。”

    “不可能,真是他让我来的!”

    沈瑾萱作势要上楼,却却她拦住:“我说你一姑娘家就不能矜持一点吗?我们少爷还有未婚妻,你好歹也避避嫌。”

    她懒得跟她废话,脖子一伸,大声喊:“慕煜城,慕煜城——”

    “喊什么喊?这里是你大喊大叫的地方吗?”

    女管家厉声阻止,慕煜城闻声从房间里出来,言简意赅的说一句:“张妈,不许对沈小姐无理,是我请她过来的。”

    得瑟的吐吐舌头,沈瑾萱昂首挺胸的沿着雕花扶手上了楼。

    “找我干吗呀?”

    “进屋再说。”他牵她进房间,关了门,一把将她拉进怀里。

    “心里很闷,想找个人说话。”

    她听出了他声音有些落寞,顿时心一揪,柔声说:“那我就做你的垃圾筒,你有什么不愉快,统统对我吐槽吧。”

    “不。”

    慕煜城捧起她的脸:“我不会把我的烦心事丢给你,就这样陪我一会静静的待一会就好。”

    沈瑾萱点头,也不问他为什么不愉快,不是不关心,而是不想刻意进入他的世界。

    两人站在窗前一起赏月,为了营造气氛,她戏谑说:“要是能划几颗流星就好了。”

    “干吗?”

    “浪漫呀。”

    他扑哧一笑:“你是嫌我不够浪漫是不是?”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讲个笑话来听听。”

    她一愣:“什么笑话?”

    “能让我心情好的笑话。”

    “哦,这简单。”

    沈瑾萱作思考状,让她干别的不行,讲笑话那是小菜一碟。

    “一个神父在打高尔夫球,一个修女在旁边观看,第一杆打偏了,神父骂道:“TMD,打偏了!”又打,神父又骂:“TMD,又打偏了!”修女说:“你做为神父说脏话上帝要惩罚的。”话音刚落,只听一个霹雷把修女给劈死了。神父纳闷了:为什么骂人的是我,为什么会劈死修女呢?这时只听天空传来上帝的声音:“TMD,我也打偏了!”

    呵呵……慕煜城发出爽朗的笑,俊朗的五官舒展开来,沈瑾萱有一丝恍惚,这一刻,她觉得他的眼睛分外清亮,幽深的眼眸中似乎有光华流转,在这漆黑的夜里,也是如此的璀璨。

    慕煜城伸手抚摸她前额垂下的刘海,指尖细腻温柔,沈瑾萱终于回过了神,不再是一副傻愣愣看着他的表情。

    “心情好点没?”

    他点头:“好多了。”

    “那以后只要你心情不好,我就给你讲笑话听好不好?”

    “好。”

    这会是真的好,因为,他们还有以后。

    倾身毫不迟疑地吻住了那如樱桃一般的唇,密密麻麻的吻软化了她的意识,她仰着头,非常热烈地回应着他。

    “今晚留下来好吗?”

    沙哑中夹杂着满满的期待,和徐子耀那晚同样的期待。

    “留下来可以,但是不能……”

    她话未说完,便被他抱到了身后的床上,伴随着“嗤啦”的声响,她身上的淡粉色衬衣被他沿着领口撕开两半。

    “不可以……”

    慕煜城诧异的直起身,眉头微蹙:“为什么不可以?到现在你还要拒绝我吗?”

    “不是,我那个来了……”

    他怔了怔,半响才反应过来:“生理期?”

    “恩。”

    娇羞的点头,两个脸颊红润的可人。

    砰一声,慕煜城懊恼的倒在了一边,重重的喘着气.

    “我去洗个澡。”

    他并非初经情事的少年,也经历过不少女人,可还是头一回yu望如此膨胀。

    明明始作俑者就躺在他身边,他却碰不得她,那种难受的感觉就像是被无数只蚂蚁附了身。

    进了浴室,拧开水龙头,任冷水从头淋到脚,直到浇灭他身上所有的火。

    沈瑾萱整理好衣服,捂着滚烫滚烫的脸颊,有些不知所措,是继续留下,还是识趣的闪人呢?

    正纠结着,慕煜城出来了。

    “差点被你害死。”

    他走到她面前,宠溺的掐着她的鼻子。

    “我老早就想跟你说的,是你没给我机会说。”

    她无辜的解释。

    “老早?”

    慕煜城戏谑的调侃:“这么说,你老早就想……”

    “没有啦。”

    脸一红,舌头就跟打了结似的,不知道怎么说才好,索性挥手:“我回学校了。”

    刚没转身,被他一把拽回来,华丽跌进他胸膛,脸贴着他结实的肌肉,那个心跳的厉害啊,砰砰砰……

    “不是说好留下来了?”

    “可是我不方便呀。”

    噗。

    他忍俊不住笑道:“两个人在一起,除了那件事,还有很多事可以做。”

    “……”

    慕煜城走到床边躺下,勾勾手:“过来。”

    她乖乖过去,乖乖躺下。

    这一晚,两人相拥而眠,睡的无比香甜。

    一早醒来,沈瑾萱有些心慌慌,第一次留宿一个男人的家里,与一个男人同床共枕了一夜,这是不是预示着,她就是他的女人了?

    趁着慕煜城没醒,她悄悄的离开了他的房间。

    下了楼,迎上女管家复杂而又鄙夷的目光,她仰天长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早上好。”

    尽管如此,还是礼貌的打招呼。

    “恭喜你,终于得逞了。”

    “得逞了?”她眉一挑:“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你是第一个留宿我家少爷房间的女人,这下你满意了吧?”

    这样啊……这样啊……

    她尴尬的笑笑:“您言重了,两个人在一起,除了那件事,还有很多事可以做。”

    好吧,她承认,她很厚颜无耻的借用了慕煜城的话。

    “欲盖弥彰!”

    女管家讽刺的冷哼,高喊一声:“老张,送客!”

    赶她走?这慕家都什么人呢?爱管闲事的大姐,倚老卖老的管家,个个整得跟慕煜城妈似的!

    沈瑾萱长叹一口气,头也不回的走了。

    傍晚,她接到徐子耀的电话:“你出来,我有事跟你说。”

    冷冰冰的声音,让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忐忑的出了校门,徐子耀就站在不远处,她气喘吁吁的跑过去:“什么事?”

    “找个地方说。”

    果然不对劲,他不仅语气冰冷,一张脸更是臭得像大便。

    徒步走了二十来分钟,步伐停在了公园的某处角落。

    这一路上,两人未说一句话。

    “沈瑾萱,你和慕煜城是怎么认识的?”

    徐子耀转过身,目光犀利的质问。

    “好端端的问这个干吗?”

    “我好奇。”

    “不是说了,他是我在这边兼职的老板。”

    极力压抑着心中的不安,她已经意识到,徐子耀肯定是知道了什么。

    “那你昨晚在哪里?”

    猛的抬眸,心仿佛漏了一拍,压根没想到他会这样问。

    “在学校,怎么了?”

    因为心虚,底气自是不足。

    “到现在你还骗我?你和慕煜城真打算把我徐子耀当傻子了是不是?!”

    他突然咆哮起来,把沈瑾萱吓了一跳。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什么都知道了,二年前,为了帮他躲开一帮人的追杀,你连贞洁都不要了,他压根就不是你的什么老板,而你们俩也早就好上了,昨晚,昨晚你在他那里过的夜是不是?你压根就没想过跟我回国,你只是为了拖延时间,想等着硕博连读的申请批准下来,你爸拿你没辙了,你就一脚把我踹开是不是?!”

    徐子耀越说越激动,两个眼圈血红的像是要杀人,沈瑾萱呆立当场,不明白他怎么会什么都知道,就连昨晚的事,都这么快就知道了……

    “谁告诉你的这些?”

    “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怎么?你承认我说的都是事实了?!”

    事已至此,没必要再隐瞒,她只是淡淡点头:“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没什么好说。”

    徐子耀没想到她连解释都不解释一句,顿时情绪彻底失控:“你这个女人还有没有一点廉耻心?我连你一根手指都舍不得碰你,你竟然跟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就上了床?可笑,太可笑了,说什么你不会为了钱放弃所爱之人,说什么你跟别的女人不一样,真是天大的笑话,你才是那个天底下最贪慕虚荣的女人,虚伪,自私,彻头彻尾的大骗子!”

    “不是这样的!”

    沈瑾萱声嘶力竭的吼一声,脸色霎时惨白……

    最怕的,莫过于别人说:你是个贪慕虚荣的女人。

    最怕的,莫过于别人说:为了荣华富贵,你移情别恋,喜新厌旧。

    最最怕的,也莫过于别人说,为了攀附有钱人,可以连身体都出卖。

    没有人知道,她选择和慕煜城在一起,到底需要多少的勇气?也没有人知道,为了忠于自己的心,她抛弃了多少顾虑,又承受着怎样的压力和委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