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87 不是每个女人都值得我花心思

    从来,她都知道,爱,不是简简单单的在一起。

    “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吗?你不都承认了吗?是我瞎了眼,你跟我等着,我这就给你爸打电话,我让他知道,他乖巧懂事的女儿都干了什么丢脸的事!”

    “不许打——”

    眼泪终于控制不住夺眶而出,她按住他的手机:“不管你信不信,二年前,我只是救了他,并没有做任何逾越的事。”

    “你觉得现在说这个我还会信吗?!”

    “我没有要你信,我只是要你知道,我沈瑾萱不是你说的那种人,是,我是爱上了慕煜城,这是事实,但我爱他,仅仅只是爱他的人,而不是因为他是谁!”

    “什么都别说了,我徐子耀要是再信你半句话,我他妈就是狗娘养的!”

    说完,他恼怒的转身离去,没走几步,回头恨恨的强调:“等着吧,我倒要看看,在你父母面前,你如何解释这一切!”

    徐子耀的身影渐行渐远,沈瑾萱终于抑制不住,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不知哭了多久,她的脑海里浮出慕煜城之前说过的一句话:要让徐子耀趁早死心。

    擦干眼泪,莫非,这一切都是他告诉徐子耀的?

    二年前船上发生的那件事,除了高宇杰,没有第四个人知道,还有昨晚留宿他家的事,也不可能这么快被别人知道,那么,似乎就只有他最有可能!

    被海水般的愤怒冲昏了头,她打车去了他的公司,怒气腾腾地冲到他的办公室,推门而进。

    高宇杰似乎正在跟慕煜城汇报工作,蓦然听到响声,两人同时诧异的睨向门的方向,距今为止,还没有人敢不敲门就闯进总裁办公室的。

    待看清来人后,两人更为诧异,慕煜城腾一声站起来:“萱萱。”极温柔的语气。

    她一张俏脸绷得跟什么似的,简直像是眼前的男人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高宇杰看形势不对,赶紧识相的退了出去。

    “你是不是跟徐子耀说什么了?”她哽咽着质问。

    原本想不顾一切的发一通火,可是一见到他,却突然就不忍心了。

    慕煜城短暂的错愕,走到她面前:“怎么了?我没跟他说什么呀。”

    “他什么都知道了,他知道了我不再提分手,只是为了稳住他,他也知道了二年前发生的那件事,他还知道我昨晚在你家过的夜,他说我是个贪慕虚荣的女人,他说我没有廉耻心,他还要把我在这边发生的所有事都告诉我爸妈!”

    无力的靠在他胸膛,任眼泪侵湿他洁白干净的衬衫……

    微微蹙眉,十分心疼她哭得梨花带雨,柔声安慰:“没事,反正要知道的事早晚要知道,他爱怎么折腾让他折腾去!”

    “我不担心他折腾,我担心的是我爸妈若是知道这件事后果不堪设想,我爸的脾气那么倔,还有我妈,我妈最不能忍受的就是我走上一条和外婆同样的路,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如果徐子耀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他们一定会来把我带走的,我爸心脏不好还不能坐飞机,我也不能回去,我若是回去了,我便再也来不了……”

    慕煜城抱紧她,笃定的说:“放心,这些事交给我,我来解决。”

    他按下桌边的内线电话,沉声道:“过来一下。”

    片刻后,高宇杰走进来。

    “慕总,什么事?”

    “你有没有把当初在船上发生的事告诉过别人?”

    他怔了怔,轻声回答:“大小姐问过。”

    “你告诉她了?”

    “我不能不告诉她。”

    高宇杰表情镇定,丝毫不觉得做错了事。

    慕煜城俊美的五官扫过一丝阴霾,却并没有责怪他,因为他清楚,这是高家的规矩。

    几十年以前,不知是从哪代开始,高家便立下这样一条规定,世世代代效忠慕氏家族,忠诚,不背叛,诚实,不说谎。

    “知道了,退下吧。”

    待高宇杰出去后,沈瑾萱万分失落:“原来是你大姐……”

    “恩,昨晚她去过家里,必是张妈跟她多了嘴。”

    两个女人果然是一台戏,只是苦了她这个戏外人。

    “我再去找徐子耀,只要我的申请批下来,我就跟他一起回去。”

    “你申请什么了?”

    “硕博连读。”

    慕煜城面露惊喜,重重的亲了她一下:“怎么不告诉我?害我以为你跟他回去就不肯来了。”

    “不是想给你惊喜嘛……”

    他性感的薄唇轻启:“我确实很惊喜,因为,你做好了留在我身边的打算。”

    “别言之过早,我家里那关过不过得了还不知道呢!”

    想到这个,整个人就萎靡得不行。

    “我打个电话给你们校长,让你申请的事现在就落实,你尽早回去做你爸妈的思想工作,我这颗悬着的心也就跟着定下来了。”

    “不行,不行。”

    沈瑾萱忙制止:“高特助说,若你插手这件事,你大姐一定会跟你叔叔们联合为难你。”

    他不屑的笑笑:“随便,为了你,我无所谓于天下为敌!”

    若说不感动,那是假的,最起码,徐子耀就不会为她做出这样的牺牲。

    “那你就不怕我一去不回?”

    他用胳膊夹住她的脑袋:“你若不回,我就去抢人。”

    “干吗?耍土匪啊?”

    “不然你以为梁山好汉怎么来的,不都是被逼出来的。”

    “……”

    沈瑾萱从慕煜城的公司出来后,就赶到了徐子耀住的旅馆,可惜扑了个空,旅馆的老板娘说他并没有回来。

    等了二个小时没等到他人,只好暂且回了学校,期间,她忐忑的望着手机,生怕接到家里来的电话。

    一直到天黑,手机都不曾响过,悬着的心终于稍稍松懈,没来电话就说明徐子耀还没打电话回去,只要没打回去,就有缓和的余地。

    徐子耀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她打了好几遍打不通,索性听从张美丽的建议,明早再去找他,蓦然知道这样的事,总要给些时间接受和平静。

    令她意外的是,第二天,她刚出了校门,就与徐子耀碰个正着。

    “瑾萱。”

    他轻唤一声,不再如昨天那般咄咄逼人,而是前所未有的温和。

    “子耀。”

    两人面对面,一时间,竟有些相对无言。

    “边走边说吧。”

    沿着一排整齐的梧桐树,他俩并肩往前走,走了一小会,沈瑾萱率先打破沉寂。

    “你没有打电话回去是吗?”

    他点头:“恩。”

    “为什么?”想到他昨天火冒三丈的样子,着实令人不解。

    “不想做那么绝,看在过去的情分上。”

    “真的?”

    没想到徐子耀态度上会有如此大的转变,沈瑾萱诚惶诚恐。

    “恩,真的。”

    又是一阵沉默,她忍不住问:“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了?”

    不是不相信徐子耀能良心发现,而是前后转变的速度太快,任谁都有点接受不了。

    “不都说了,我不想做那么绝。”他叹口气:“昨晚仔细想了一夜,这事说了对我也没什么好处,反而会让你恨我,从而离的我更远,这样的结果,不是我想要的。”

    他停了步,转过来身,直视着面前的女人:“我知道我一直不浪漫,但是今天,我却很想说一句浪漫的话:萱萱,因为爱你,我甘心委屈我自己……”

    沈瑾萱怔住了,半天没反应过来,这人还是徐子耀不?这不像是徐子耀会说出来的话呀。

    纠结,茫然。

    申请硕博连读的事,最终落实了,也不知道是慕煜城跟学校打了招呼,还是按正常程序批下来的,总之,可以继续留在苏黎世,已成为事实。

    当天晚上,她约了慕煜城出来,即高兴又失落的说:“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他点头:“恩,好。”

    “你想先听哪个?”

    “坏的吧。”

    “为什么?”她不太想说坏的呢。

    “听了坏的再听好的,心情会好一点。听了好的再听坏的,那心情便怎么也好不了了。”

    她颇为赞同:“有道理。”

    清了清嗓子,靠在他肩膀说:“坏的呢,就是我三天后跟徐子耀回上海,他已经订好了机票。”

    “好的呢?”

    “先谈一下你的心情如何?”她好奇的问。

    “复杂。”

    “怎样的复杂?”

    “说不清的那种。”

    “说不清的那种是哪种嘛?”

    眨着水灵灵的眼睛,一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架势。

    “就是你再不说好消息,就濒临死亡的那种。”

    她一愣,继而哈哈大笑,笑得前俯后仰。

    “快说。”

    “好吧,我怎么舍得让你死。”她抱住他的胳膊:“好消息呢就是——我一定会回来的!!”

    “……”

    “现在心情如何?”

    “……好极了。”

    “对了,我都忘记跟你说徐子耀的事了。”她眼一瞪:“你也是的,我不说,你也不问。”

    “他怎么了?”慕煜城挺无辜的。

    “他好像一夜之间换了个人似的,不仅不生气,还说了一堆令人感动的话。”

    沈瑾萱到现在都有点不敢相信徐子耀的改变,整个脱胎换骨了。

    “哦,那不挺好的。”

    慕煜城云淡风轻的说一句,唇角勾勒出一丝淡淡的若有似无的诡异笑容。

    “你不觉得奇怪吗?”

    “有什么奇怪的,人都是会变的。”

    “可徐子耀这变化太大了,他的为人我还是蛮了解的,不是我说他坏话,他真不是那么大度的人。”

    捉摸片刻,她心有余悸道:“不行,我总觉得这事玄乎的紧,我得找他问清楚去。”

    想到什么就要做什么,这是沈瑾萱的习惯,她挥挥手:“再见。”

    头也不回的就真再见了。

    慕煜城盯着她的背影,笑着摇头,眼里满满的,尽是宠溺的味道。

    打车赶到旅馆,拍门,门开了,屋里站着的人却不是徐子耀。

    “你找谁?”一个陌生的中国女人。

    “对不起,这是我朋友的房间,请问他在吗?”

    “不知道,我是刚住进来的。”

    砰一声,门闭合了,她怔了片刻,懵懵的的跑去询问旅馆老板娘。

    “你男朋友今天下午搬走了。”

    “搬走了?”她大吃一惊:“搬哪去了?”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他说,他要换个好的环境。”

    出了旅馆,沈瑾萱一头雾水,傻傻的伫了会,一拍脑袋:对,打电话!

    赶忙拿出手机,拨打徐子耀的电话,里面传来吵杂的摇滚声:“喂?”

    “你在哪里?”

    “什么?”

    “我说你在哪里?!”

    “我听不清,你大声点!”

    她作个深呼吸,咬牙切齿的吼一句:“我问你在哪里!!”

    这会,徐子耀总算听清了:“哦,我在酒吧,有事吗?”

    “哪家酒吧?”

    “我这里太吵听不清,明天去找你啊!”

    嘟嘟……徐子耀兀自挂断电话。

    沈瑾萱又气又闷的回了学校,原本就觉得他转变的不正常,这会心中更加笃定,事情肯定有跷蹊!

    隔天,徐子耀没有来找她。

    沈瑾萱再次打他电话,提示的却是关机。

    无奈之下,她打电话给高宇杰,希望他可以帮忙查一下。

    高宇杰一口答应,中午便把查好的信息发过来。

    按照地址,她找到了位于市中心的一家星级酒店,站在酒店门前,双脚如同灌了铅似的沉重,整整数十分钟挪不动。

    浑浑噩噩的乘电梯上了六楼,按响其中一间门铃,半响门才打开,徐子耀一脸惺松的站在门边,嘟嚷一句:“谁啊。”

    沈瑾萱没吭声,屋里的人清醒了些,定眼一看,惊得目瞪口呆:“瑾萱……”

    “你怎么会住这里?”

    她上前一点,徐子耀或许是心虚,往后退着说:“我想换个环境。”

    “换个环境?”冷笑一声,环顾一圈:“这里环境确实不错,豪华,有档次,有品位。只是……”她停一顿一下:“跟你一点都不配!”

    徐子耀尴尬的吞了吞口水:“萱萱,你还没有跟我说,你怎么会找到这里的?”

    “我怎么找到这里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么有钱住这么好的地方?!”

    沈瑾萱大概已经猜出什么,眼神从最初的愤怒渐变成了讽刺。

    “多的钱没,住酒店的钱总归有的……”

    “是吗?”她的视线撇见沙发上放着的一堆高档服饰,城角慢慢逸出嘲讽的笑:“住星级酒店,买名牌服饰,徐子耀,原来那一晚改变的还真挺多的,不仅你的思想变了,连你的人都变了,你摇身一变成了暴发户,能不能请问,你是如何做到如此成功的同步转变?”

    徐子耀背过身狡辩:“什么暴发户,原本我是存着钱准备和你结婚的,既然你现在不肯了,那我留着钱还有什么用?我当然是把它全发光了!”

    “别撒谎了,你徐子耀什么人我用脚趾头都想得到!你是不是收了慕煜城的好处,所以才没有把我的事说出来?”

    沈瑾萱目光犀利的瞪着面前的男人,庆幸自己及早醒悟,否则结了婚,怕是一天也过不下去。

    “我没有……”

    他还是不承认。

    “行 ,那我打电话问慕煜城!”

    拿出手机,迅速翻出号码,他却伸手阻止:“好,我承认,我是收了慕煜城的钱,怎样?”

    讽刺一笑:“承认不就行了,我不能怎样,也不打算把你怎样,我只是庆幸,庆幸自己没有选择你!”

    徐子耀面色一沉,显然被她的话刺激到了。

    “你以为我想要收他的钱吗?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为了来找你,我发光了半年的积蓄,结果到头来你还跟了别人,你让我怎么甘心?我不甘心这样人财两空!”

    “不要再为自己贪婪找借口,那一晚,要不是你在支票面前没有骨气的低头,我根本就没打算放弃你,是你把我对你仅存的希望毁灭了,你还怨天尤人?要怨就怨你自己是个抚不起的阿斗!”

    沈瑾萱骂完,头也不回的奔了出去,她现在一刻也不想留在这里,更不想面对那个虚伪的男人,说的多好听,愿意为她委屈自己,住的好吃的好穿的好,如果这样也叫委屈的话,那真正委屈的人大概连活都不用活了。

    徐子耀一直给她打电话,她一怒之下关了机,晚上,张美丽把盒饭放到她面前,她却一点胃口也没有。

    “你都跟他分手了,干吗还要生他的气?”

    张美丽十分不解的质问。

    “我不是生他的气,我是生自己的气,一想到他那副见钱眼开的样子,我就忍受不了,我怎么会跟这种人淡了几年的男女朋友?!”

    “哎,只能说明当初你瞎了眼,如今遇到良人,你便复明了。”

    “少寒碜我了。”

    “我哪是寒碜你,我是说事实好不好?你和慕煜城都走到那一步了,就大大方方承认呗。”

    “我和慕煜城走到哪一步了呀?”

    沈瑾萱没好气的挑眉。

    “要我挑明了说吗?咱俩可是睡一屋的,你夜不归宿,谁最清楚?”

    她脸唰一下红到耳根:“没有的事,我和他还没走到那一步……”

    “切,谁信哟。”

    “不信拉倒。”

    张美丽突然诡异的笑了笑,撇了眼门的方向,俯耳说:“你要是敢大喊一声:慕煜城是混蛋,我就相信你。”

    “有病吧你?我好端端的骂他作什么?”

    “瞧瞧,瞧瞧,你就是心虚。”

    “谁心虚了,是你太无厘头了好不好!”

    “不是心虚那就是心疼,你心疼你男人,所以你舍不得骂他。”

    “……”真是败给她了。

    沈瑾萱本来就窝了一肚子火,被她这么一激将,索性抱着宣泄的态度,大喊一声:“慕煜城是混——”

    “咳咳……”

    身后突然传来的咳声,惊得她从凳子上跳起来,猛一转身,看到门边倚着的人,顿时,那个蛋字硬生生的卡在了喉咙里,是吐也不出,咽也不也下,只差没把她噎死。

    张美丽恶作剧般的大笑,笑的肚子都疼,她迎着门,自是早就发现了门外的人。

    “你……你……”

    沈瑾萱舌头打了结似的,你了半天没你出个所以然。

    慕煜城缓缓走进来,从她口袋里拿出手机,淡淡问:“怎么关机了?”

    “她不想接前男友的电话。”

    张美丽嘻嘻哈哈的替她回答。

    “徐子耀怎么了?”

    “你给他钱的事被你女朋友知道了呗。”

    “美丽!!”沈瑾萱白她一眼:“你咋话那么多?”

    “好,好,我不多嘴了,我走还不行吗……”张美丽邪恶的笑笑:“二位慢慢聊哦。”

    她带上房门,没到三秒钟,房门又被推开,丫伸个头进来:“好歹是宿舍,记得悠着点啊。”

    “……”

    “你这朋友挺可爱的。”

    慕煜城弯了弯唇角,视线扫一圈:“哪个是你的床?”

    “干吗?”

    她心一惊,脸没来由的开始发烫。

    “不请我坐一下吗?”

    “请坐。”她搬个凳子给她。

    慕煜城没有坐她搬来的凳子,而是稍一欠身,坐到其中一张床上。

    结果,还真坐对了。

    “你怎么进来的?”

    “走进来的。”

    “门口那么大一牌子:女生宿舍,禁止踏入。你看不见?”

    “看见了。”

    “看见了你怎么还进来?”

    “这个学校有三分之一的钱是我出的,我哪里不能进?”

    “……”

    “徐子耀的事你都知道了?”

    她眸光一沉,有些不高兴:“恩。”

    “怨我了?”

    “不该吗?”

    轻叹一声:“我只是不想让你为这个事烦恼,你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只是为什么不告诉我?”

    “徐子耀的要求。”

    沈瑾萱有些不解:“什么意思?”

    “那天晚上我把他约出来,明明白白告诉他,只要嘴巴收紧一点,条件任他开。他当然明白我的意思,我以为他会选择你,结果他却选择了钱。”

    “很正常。”

    “钱给了他,他额外还提出一个要求,就是让我不要告诉你,因为他爱你,不希望你看不起。”

    哼,沈瑾萱嗤之以鼻,一个可以在金钱面前什么都不计较的男人,她只能说,他的爱是廉价的。

    “别再为这种小事伤神了,你若不开心,我定会不高兴。”

    慕煜城握住她的手:“把眼睛闭上,给你个好东西。”

    “什么啊?”

    “先闭上。”

    “好吧……”她笑着合上眼。

    “不许偷看。”

    “嗯。”

    他把一个凉凉的东西放到她手中,然后合上她的手指,说:“好了。”

    “项链。”

    她未摊开手,只是猜测。

    “差不多。”

    “要是我不喜欢的话,我就掐死你。”

    他扑哧一笑:“好。”

    缓缓把手举到眼前,粉拳一展,一枚小小的,精致到不能再精致的水晶项链印入她的眼帘。

    “天哪,蒲公英??还紫色的!!”

    沈瑾萱惊喜的张大嘴,据说能找到紫色的蒲公英就能得到完美的爱情,她前些天只是随口说一说,没想到慕煜城竟然记下来了,还真给她弄了朵紫色的蒲公英。

    “你从哪弄来的呀?”

    小小的蒲公英镶嵌在心型水晶中央,做工的精巧程度可以用巧夺天工来形容,没有一丝粗糙和瑕疵,完美的让人舍不得触碰。

    “喜欢就好,至于从弄哪来的吧,这个过程比较复杂,就不细说了。”

    沈瑾萱拿着项链左看右看爱不释手,女孩子就是这样,送一件心仪的东西给她,远比送一车珠宝给她更令她觉得开心和满足,而这一点,慕煜城做的相当成功。

    “你是不是经常这样对女孩子投其所好?”

    他不悦的瞪眼:“胡说,我很久以前就告诉过你,不是每个女人都值得我花心思。”

    “我的荣幸哦?”

    “知道就好。”

    她笑了,心里无比甜蜜。

    乖巧地将美颜埋进他宽厚的胸膛,深嗅他衣服上的味道,不沾烟味,不沾酒气,只有熟悉的古龙水淡香,清澈、干净。

    下巴被勾起,微凉的薄唇带着炽热的气息,压下来,不偏不倚.

    骨节分明的大手钳住沈瑾萱的细腰,沿着她曼妙的腰身,一点点收紧……

    两人倒在床上,她的心跳加快,“砰砰砰”狂蹦的心脏几欲冲破胸腔……期待,且慌乱。

    慕煜城单臂撑身,凝视她的俏颜,他的黑瞳格外深邃,伸出修长的手指勾勒她的面部轮廓,指尖渐渐下移,滑过她的颈……

    “真想一口吃掉你。”

    他俯在她耳边低语,强忍着心头浓烈的yu望,轻轻吻她的唇,不敢再深入,怕一个控制不住,强要了她。

    理智丧失前,他直起了身:“再这样下去,非出事不可。”他说的暧昧,她自是听的出来,嬉笑道:“你怕?”

    “不是怕。”理了理她凌乱的头发:“你的舍友都交代了,这里是宿舍,要悠着点,假如被她回来撞个正着,我一个男人无所谓,你不是难堪了。”

    是谁说男人都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至少,慕煜城不是这样的男人。

    “谢谢,你真好。”她莞尔一笑,窝心的感动。

    良城再美,抵不过分别,慕煜城要走的时候,沈瑾萱抱着他的腰,半天舍不得松开。

    “又不是生离死别,干吗抱这么紧?”他笑着打趣。

    “抱的这么紧,还是觉得你离我好远。”她突然有些小伤感。

    “那要不收拾一下跟我走吧?”

    吸了吸鼻子:“才不要,名不正言不顺的。”

    目送他离开,她的心涌出淡淡的失落,像是什么东西被掏空了一样。

    想了一夜,她决定,不跟徐子耀回国。

    隔天清晨,鼓起酝酿了许久的勇气,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接电话的一如既往是父亲,沈一天在那头开门见山便问:“明天要回来了是吧?”

    想了许久的台词,突然间,就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怎么不说话呀?”

    “爸……”她咬咬牙:“我不能跟徐子耀回去了。”短暂的错愕,传来沈父严肃的质问:“为什么?”

    “我跟他分手了。”索性一次坦白:“我喜欢上了别人。”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

    沈一天用力咆哮,差点没把她的隔膜震破。

    “我说我跟他分手了,我爱上了另一个男人。”

    也不管父亲能不能接受,她勇敢的把和慕煜城相爱的事说了出来。

    先是死一般的沉寂,接着,便传来了意料中暴怒的声音:“你敢,你给我回来,马上给我滚回国来!”

    “爸,你听我说,我和徐子耀真的没办法继续了,他……”

    “什么都不要说!我让你给我回来!”

    沈一天愤怒的打断,恨不能长对翅膀,飞到大洋彼岸的另一端。

    见父亲丝毫不给她解释的机会,沈瑾萱心里即难过又委屈,倔脾气一上来:“我偏不回去!”

    她就知道,她一早就知道,想要得到家人的理解,那真是比登天还要难!

    重新拨个号码,却不是再打往家里,而是打给慕煜城。

    “喂?萱萱。”

    他总是习惯用这么温柔的声音跟她说话,害得她心酸酸。

    “慕煜城,我不跟徐子耀回国了。”

    她认真的,笃定的,说着她的决定。

    “真的?”

    “恩。”

    “那你父母那边……”

    “我已经跟他们挑明了,爱咋滴咋滴吧,再不想让徐子耀拿这事压我了。”

    短暂的沉默,他重重说:“好。”

    “那你和江珊的事,要尽快解决哦……”

    如今家里已经知道她移情别恋的事,若是再知道她爱上的人有婚约在身,那后果真真是不堪设想。

    “恩,放心,一定。”

    慕煜城说一定,而不是说尽量,她便如同吃了定心丸,什么都不怕了。

    晚上,徐子耀的电话又打过来,她挂断,他再打,直到她接通为止。

    “什么事?”

    “瑾萱,我知道你明天不会跟我回去了,但我有个心愿,再我走之前,能不能再见你一面?”

    “你想说什么就电话里说吧。”

    显然,她是不想答应的。

    “我没什么话可说,就是想再看你一眼,念在我们过去的情分上,答应我好吗?”

    徐子耀语气相当卑微,卑微到令人不忍心拒绝。

    一番斟酌,她不情不愿的答应了:“……那好吧,我明天去送你。”

    感情不在仁义在,若把话说得太绝,岂不是一点后路都没了。

    隔天清晨,她赶到了徐子耀住着的酒店,他正在卧室里收拾行李。

    “萱萱,谢谢你能来。”

    “没什么,收拾好了吗?”

    “快了。”

    他继续埋头整理,片刻后,整理完毕,起身说:“可以借你手机打个电话么?”

    “你的呢?”

    “停机了。”他耸耸肩。

    沈瑾萱也未多想,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然而,令她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徐子耀拿到她的手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出房间,重重的关了房门。

    整整有十秒钟,沈瑾萱石化当场,完全没任何反应。

    待反应过来时,她疾步冲上前,用力拉门,门却被徐子耀从外面反锁了。

    “开门,开门,徐子耀你想干什么!”

    她一边砸门,一边愤怒的质问。

    “瑾萱,你别怪我,我也是没办法,昨晚你爸打电话给我,让我无论如何要把你看住,他明天就过来了。”

    隔着门,徐子耀解释。

    “他来干什么?你把电话给我,我来跟他说!”

    “当然是来把你带回去喽,你就别折腾了,再怎么折腾以你爸那脾气,也是无济于事。”

    “我们家的事不用你插手!你把门给我打开,你凭什么关我!”

    ……

    “开门,开门!!”

    ……

    不管她如何抗议,甚至骂人的话都暴出口,徐子耀充耳不闻,铁了心配合沈父的叮嘱。

    喊了一天,沈瑾萱嗓子喊的几乎沙哑,渐渐的,她放弃了挣扎,该面对的总要面对,父母这一关就算她拼尽全力,过不了始终过不了。

    徐子耀听不到捶门的声音,便安心的躺到沙发上,结果没清静一会,手机又响了。

    随手从茶几上捞过来,是沈瑾萱的手机,来电显示慕煜城。

    他眉一横,果断关了机。

    一晚上,便再也没有铃声传来,天蒙蒙亮,徐子耀从沙发上坐起身,视线撇到沈瑾萱的手机,思忖了下,又把机给开了。

    刚一开机,不停地接收到短信提示嘀嘀声,他慵懒的翻看,大多是某某某来电提醒,其中夹杂着一条未读短信。

    发信人还是慕煜城,只是短信的内容令徐子耀怔住了……

    没有任何犹豫的,他伸手把来电提醒的短信全部清了空,自然,包括慕煜城发的那一条。

    做完这一切,他出了门买早餐,经过报摊的时候,见到几个人围在一起窃窃私语。

    “天哪,这消息是真的假的啊?”

    “肯定是真的啦,头版耶。”

    “可是之前不是传闻慕煜城和一个女留学生走的很近吗?怎么才几天功夫,就发出这样的通告了?”

    “这谁知道,豪门深似海,灰姑娘的故事就只有童话里才会有。”

    ……

    几个学生模样的女孩子边走边议论,徐子耀蓦然清醒:“老板,给我一份报纸!”

    早餐也不买了,他飞奔回酒店,扯掉门上的防盗链,把报纸往沈瑾萱面前一放:“瞧瞧吧,你的心上人要结婚了!”

    沈瑾萱一夜未合眼,加上一天没吃没喝,这会,早已经无力。

    她根本不相信徐子耀说的话,很平静的拿起报纸,却被上面刻意放大的标题震慑住了。

    《华裔巨富慕氏家族第三代继承人本月十五号举行盛大婚宴》

    标题的下方,赫然贴着慕煜城与江珊的照片。

    “不是真的,这不可能是真的!!”

    她摇头,拨腿就往外跑,徐子耀用力拉住她:“接受现实吧,若不是真的,人家报社敢擅自发布出这样的消息吗?!”

    “放开我!!”

    她歇斯底里的咆哮,吓得徐子耀赶紧松手,眼睁睁的看着她冲了出去。

    沈瑾萱一路狂奔,奔到慕府,手里拽着皱巴巴的报纸,使劲的按门铃,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可悲,从昨天到今天,一直在不停的跟门打交道。

    厚重的门开了,出现在她面前的,依旧是那个从来不给她好脸色的女管家:“大清早的干什么?”

    “我要见慕煜城。”

    “他不在。”

    砰一声,女管家把门给关了,说无情,却是比无情更绝情。

    不死心的继续按门铃,这一次,按的手指都麻木了,门却再也开过。

    慕煜城不在家里,若是他在,他不可能听不到外面的动静,若是他在,他不可能放任管家如此无礼的对待。

    想到给慕煜城打电话,才想到手机还在徐子耀那里,于是又重新跑回去。

    徐子耀把手机还给了她,却只字不提早上删除的那条短信。

    抱着忐忑的心情拨下熟悉的号码,却在下一秒,脸色惨白,他的手机关机了。

    沈瑾萱不放弃,更不相信,她马不停蹄的赶到慕煜城的公司,却再一次被无情的告知,他不在。

    失魂落魄的站在骄阳下,整个人都有些站立不稳,昨天,他笃定的告诉她,要她放心,他一定会解除婚约。才过了短短一夜,却是什么都变了,他人间蒸发了,然后,他要结婚了。

    有没有谁能告诉她,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慕煜城,他又在哪里……——

    为了不耽误大家休息,沐沐把更新时间放在十点了,看,沐沐好吧?嘿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