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88 赌一生幸福

    回了学校,张美丽一见着她,便急急的问:“你昨天去哪了,打你电话也关机!”

    她什么都不想说,只想好好的睡一觉,最好,睡到醒不了为止。

    “嗳,到底怎么了?”

    张美丽看出了她脸色不好,关切之意溢于言表。

    “自己看吧。”

    她面无表情的把口袋里叠得整整齐齐四方四正的报纸丢给她。

    张美丽摊开一看,大吃一惊:“不是吧?这怎么可能!他昨天晚上还来找过你呢!”

    赫然转身,沈瑾萱一把按住她的肩膀:“你说什么?你说他昨天来找过我?”

    “是的啊,昨晚到宿舍里找过你,我说你不在,他就走了。”

    “什么也没说吗?”

    “没有。”张美丽摇头。

    颓废的跌坐到床上,拼命的咬着唇,不让眼泪掉下来。

    “别急,别急,这有可能只是绯闻,慕煜城会出来澄清的。”

    “可是我连他的面都见不到。”

    “那他的贴身特助呢?”

    “电话也关了机,人也一起不见了。”

    这事整得确实够郁闷,张美丽忧心安抚:“那明天你再到慕府里看看,他总不可能一直不回家吧。”

    事已到此,别无它法,沈瑾萱从未觉得,夜,如此漫长。

    或许是真的太疲惫,太伤神,次日醒来,竟是中午,匆匆整理了一下,再次赶往慕府。

    按了很长时间的门铃,女管家都没有开门的打算,她有她的打算,沈瑾萱有沈瑾萱的打算,若是没人开门,她打算就这样一直按下去。

    最终忍受不了铃声的吵杂,女管家气势汹汹的开了门。

    “有完没完了你?”

    “我就问一句,慕煜城在哪里?”

    “不知道!”

    “那我就自己进去找!”

    沈瑾萱豁出去了,她已经承受不了这样等待的折磨。

    “干吗?你想私闯民宅吗?!出去,你给我出去,不然我就报警了!”

    两人拉拉扯扯之间,一辆车停下来。

    从车里走下来一位漂亮的人儿,轻咳一声,柔声问:“这是怎么了?”

    沈瑾萱回头,来人竟是江珊,视线相交,她的眼眸里,明显有着挑衅的得意之色。

    “哟,是沈小姐呀,这一大清早的干吗呢?”

    女管家见到江珊,态度立马缓和:“江小姐是这样的,她吵着闹着要进宅子里找少爷。”

    江珊嗤笑:“那你就让她进呗,张妈,沈小姐可是煜城无数红颜里的其中一个,纵然改变不了被抛弃的下场,但煜城可不是那种薄情的男人,即便是过去式,您如此对待沈小姐,他若是知道了,还是会心疼的……”

    极尽挖苦之言,为的不过是打击一个没有依靠的女子,沈瑾萱努力的保持着情绪的稳定,努力的告诉自己:人和狗是有区别的,难道被狗咬了一口,还要再反咬回去吗?

    “呵,这样啊,那行,你进来吧。”

    女管家撇开身,故意强调:“江小姐是慕府未来的女主人,她开口让你进,我便是也无话可说。”

    沈瑾萱冷冷的从她面前走过,身后传来江珊的声音:“张妈,过来帮我把这个包提进去。”

    慕煜城果真不在,他的房间里被子叠得整整齐齐,床上没有一丝温度,连空气,都是冷的。

    想到不久前的某天晚上,她还在这张床上,被他拥在怀里酣然入睡,这么短的时间,就已经时过境迁,沈瑾萱的心,开始有点痛了。

    茫然的下了楼,客厅里,江珊好整以暇的望着她的失魂落魄。

    “怎么?没找到你要找的人?”她明知故问。

    “他在哪?”

    “你是说我未婚夫吗?”

    刻意强调未婚夫,她的未婚夫。

    “你只要告诉我他在哪里就可以了,至于他是你什么人,我没兴趣知道。”

    江珊讽刺的笑笑:“出差了呗,怎么,没告诉你?哦对了,他那么多红颜,哪有时间一一通知。”

    “你以为我会信你说的话吗?”

    “若不信,就不要问。况且,我也没以为,你一定会信。”

    江珊缓缓挪动步伐,绽出一抹凄凉的笑:“永远不要说“我以为”。你以为,你的男人会像你想象的那样,但是他们的心瞬息万变,早就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了。”

    沈瑾萱不想留在这里听她说这些令人寒心的话,身子一转,便准备离开。

    “等一下。”

    她喊住她,蹲下身把脚边的包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件雪白的,闪耀着钻石光芒的尊贵婚纱。

    “这是城昨天从法国给我寄回来的,著名婚纱设计师SUZANNEERMANN倾心之作,怎么样?是不是很漂亮?”

    江珊的幸福与得意,与沈瑾萱的憔悴失落成鲜明对比,尽管如此,沈瑾萱还是想挫挫她的锐气。

    平静的伸出手,摸了摸婚纱上镶嵌的钻石,她笑笑:“是很漂亮,只是……”俯耳忠心说一句:“一点都不适合你!”

    最后瞧一眼江珊愠怒的表情,沈瑾萱在伪装的坚强里,坚强的走了出去。

    一路上憋着没哭,回了学校的宿舍后,终是忍不住,落下了屈辱的眼泪。

    躺在床上整整一天不吃不喝,到了晚上,张美丽看不下去了,愤愤的指责:“不就一个男人吗?至于把自己弄得这样死不死活不活吗!”

    沈瑾萱假装听不见,其实,她听得很清楚。

    “别怪我说的话你不爱听,我觉得慕煜城有可能是真的变心了……”

    “不可能!”

    她一个翻身坐起,坚决否认。

    “一开始我也觉得不可能,可你仔细想想啊,他就算再忙,再有急事,也应该打个电话或发个短信说一声呀?他难道就不知道你会因为找不到他而担心吗?还有那个什么特助,他好端端关什么机?这不明摆着是为了逃避你么?”

    “可是他又到学校来找过我,只是我不在而已。”

    “你不在我在啊,他可以跟我说,然后再由我转达给你吧?”

    沈瑾萱有些语结,因为,确实是可以这样子的。

    “也许,他想说的,是不方便让别人知道的。”

    哼,张美丽冷哼一声:“你就别替他找借口了,他想说什么?他还能说什么?不外乎就是跟你拜拜,他要结婚了你别再纠缠他了!”

    “美丽!”沈瑾萱生气的嗔她一眼:“我不喜欢你这样说慕煜城。”

    “你呀你呀,你是无药可救了!”

    张美丽抓起背包要出门,临走前还不忘掏心掏肺的叮嘱一句:“记住,我们可以允许男人进入我们的世界,但绝对不能允许他们在我们的世界里摇摆不定……”

    最后一句话,说到了她心坎上。

    从来没有如此烦闷,彷徨,无助过,仿佛世界末日来临。

    偏偏这时,又接到了母亲的电话。

    如果说接到父亲的电话让她感到愤怒,那接到母亲的电话无疑不是惶恐的。

    乔玉蓝在电话伤心的说:“瑾萱,你把你爸害惨了!”

    她心一紧,急急的问:“妈,怎么了?”

    “你爸知道你不打算回来了,还跟徐子耀分了手,气得卧床不起,从昨晚就开始发高烧,他也不肯去医院,非要明天早上乘飞机去把你带回国,你说你怎么就不能让我们省点心呢?是不是把我们都折腾死了,你就满意了,高兴了?!”

    乔玉蓝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哭得沈瑾萱心都碎成了一半一半。

    “妈,你千万要拦着我爸,他心脏不好……”

    “你还知道他心脏不好,你既然都知道,为什么就不能听话一点?上次从家走的时候你是怎么跟我保证的?你想失信与我没关系,想过你飞黄腾达的日子也没关系,你就在那里享服吧,从今以后,我和你爸是生是死都不用你操心了,我们就当没你这个女儿!”

    事已至此,她还在坚持什么,又在等待什么?难道在等慕煜城回来,跟她说一句,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吗?

    痛心的闭上眼,两行清泪滚滚而下,颤抖的双唇,艰难的吐出三个字:“我回去。”

    蝴蝶飞不过沧海,不是因为它没有勇气,而是彼岸没有了等待。

    沈瑾萱最终跟着徐子耀回了上海,只是她做梦也没有想到,所谓父亲生病,根本就是假的,不过是为把她骗回来找了个理由而已!

    整整三个小时,父亲的训斥声,母亲的指责声,就没有消停过。

    等他们说累了,她才有了说话的机会,但也仅仅只是说一句:“我和徐子耀铁定是不可能了。”

    “你——”

    沈一天气得心口都疼:“子耀他哪一点不好了?我当初怎么就答应你去留学了,我怎么就答应了!”

    “爸,你不是我,你没有办法明白我心里的感受!”

    缘分若是到了尽头,勉强在一起,最后,只会让双方都痛苦。

    僵硬的局面一直持续到晚上,吃了晚饭,沈瑾萱找不到手机,她询问母亲,才知道手机被父亲没收了,而一起没收的,还有她的护照和身份证。

    吵也吵了,闹也闹了,她真真的,很难再回去了。

    独自坐在房中生闷气,徐子耀的妈来了,一进门,就扯着嗓子喊:“瑾萱呢?你家瑾萱呢?”

    想必,徐子耀把什么都说了。

    沈一天热情的起身招呼:“哟,亲家来了,快请坐。”

    廖琴满心不悦的抽把凳子坐下来,秦玉蓝碍于家丑不可外扬,便提早收了门,生意也不做了。

    “老沈呀,你现在喊我亲家我都有点不敢当了,我可是什么都听我儿子说了,你女儿傍上了大款,瞧不上我儿子啦!!”

    最后一句话,她故意说的很大声,就是想让屋后的瑾萱听见。

    “不是这样的,两孩子可能就是闹了些别扭,缓两天就没事了。”

    沈一天赔着笑脸解释。

    “闹别扭?没那么简单吧?上次在外滩我就瞧见她跟个年轻帅气的男人在一起有说有笑,我儿子拿着辛苦钱不远万里的跑去接她,她还有什么不满意?明摆着就是跟人家好上,把我儿子一脚踹了呗!”

    见女儿被说的这么不堪,秦玉蓝脸上有些挂不住:“廖妹子,孩子还小,对感情的事有些冲动也是难免的,咱们做长辈的,能包涵就多包涵一点吧。”

    “我的秦姐姐哟,你家瑾萱不小啦,说她对感情冲动,你倒不如说你们家就这种基因,咱们邻里邻外几十年了,你妈的事这方圆百里谁不知道?现在你女儿又出了这种事,你说你还让我怎么包涵?”

    沈瑾萱一直躲在暗处偷偷听着,原来她是不想出来说什么的,可是当她听到徐子耀的妈竟然说她们家就这种基因,顿时火腾一声窜上来,盖都盖不住——

    砰一声推开前屋的门,她铁青着脸走进去,双手叉腰,毫不客气的说:“我就瞧不上你儿子了怎么样?”

    “瑾萱!!”

    沈一天眼一瞪:“你给我回屋去!”

    “我偏不回,人家都骑到咱们头上了,咱们没必要还趴在地上任她骑!”

    瘳琴怔了半天,恼羞成怒的站起身吼道:“听听,你们听听,你们家的女儿多有出息,出国几年别的没学会,倒是学会目无尊长了……!”

    秦玉蓝连搡带推把女儿拖回了里屋。

    “妈,我们为什么要忍气吞声的?我条件很差吗?除了她家我没人要了吗?!”

    沈瑾萱气得要疯了,一直以来,她就看不惯廖琴的行事作风,如今,更是触怒了她的底线。

    “你还说,要不是你在国外跟别的男人不清不楚,人家会这样闹到家里吗?我们理亏于她,让她发两句牢骚就算了,总不能趾高气扬的承认,是的,我女儿就是傍大款了,就是要毁婚了!”

    “毁婚又不是什么天大的罪,都什么年代了,为什么人家离婚都可以,我毁个婚都不行?”

    “不是不行,只是我们家比较特殊……”

    “我们家怎么特殊了?就是外婆对不对?我不认为外婆有什么错!就算我们家有这种基因又怎么了?我们为什么要活在别人的眼光里?!”

    啪……

    沈瑾萱没想到,母亲会突然扬手打了她一记耳光,从小到头,母亲是从来不舍得动她一根手指头。

    “你太伤我的心了,你不认为你外婆有错,是因为你现在正在犯错,你若是意识到了,你就不会一错再错!从小到大,妈从来不让你知道我心里有多痛,小的时候,我在别人指指点点鄙夷的目光下长大,快到三十岁了还不敢有人上门提亲,就是怕我跟你外婆一样,后来要不是你爸不嫌弃,怕是这辈子我都嫁不出去了,结了婚生了你,我心里更不好受,因为你是个女儿,妈不是重男轻女,妈只是想,你若是男孩,就不会走上你外婆的路,更不用承受妈曾经承受过的痛苦,含辛茹苦的把你拉扯大,结果,我最怕的反而成了事实,我真的连死的心都有了你知道吗?!”

    秦玉蓝提到往事,哭的不能自持,沈瑾萱陪着母亲一起哭,却还是舍不得放弃心中那份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接受的爱。

    只是令她震惊的是,母亲说连死的心都有了,原以为只是一时生气说的气话,却怎么也没想到,母亲真的轻生了,她吃了四十粒安眠药,整整大半瓶。

    大半夜,她与父亲把母亲送到医院,看着母亲嘴里插着粗大的口含管洗胃洗的生不如死,那一刻,她的心痛得也差一点点就死了。

    秦玉蓝脱离了危险,沈瑾萱终于妥协了,向母亲的生命妥协了,她保证,对苏黎世死心,对苏黎世那个男人,同样死心。

    人在今生无法圆满时,能希冀的,便只有下辈子,她只希望,下辈子不期而遇时,他能轻轻的再唤她一声:“萱萱……”

    至那天开始,她变得安静了,绝口不再提回苏黎世,仿佛,她从来就没有去过那个地方。

    女儿的改变令沈一天夫妇十分欣慰,他们只当是她是醒悟了,全然没想过,女儿是为了他们放弃了自己。

    以为一切都过去了,偏偏这时,一通国际长途电话扰乱了他们好不容易平静的生活。

    沈瑾萱的手机一直被父亲藏着,自然,电话她也接不到。

    连续二天,都是同一个号码打进来,夫妻俩合着一商量,决定以女儿的身份发一条短信过去。

    大洋彼岸的另一端,慕煜城接到短信的一刹那,整个人都僵住了。

    高宇杰沉声问:“慕总,她有说什么吗?”

    “自己看。”

    慕煜城把手机扔给他,简短的一句话:“我要结婚了,请不要再打扰我的生活。”

    “看来沈小姐真的是误会你了。”

    “马上定机票,我要去中国,越快越好!”

    慕煜城冷声命令,眉宇间透着深深的思念和困惑。

    隔天下午,沈瑾萱正在店里帮父亲整理碗盘,一个胖女人走进来,扯着大喉咙问:“你家水饺可以外送吗?”

    沈一天忙回答:“可以啊,请问您要送到哪?远了我们不送的。”

    “不远,就前面那个旅馆。”

    胖女人指了指前方五百米处的旺财旅馆。

    “那行的,要几份?”

    “五份吧。”

    “好咧。”

    沈父转身下水饺去了,胖女人径直往外走,经过沈瑾萱面前时,低声说一句:“有人要见你。”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她却已经走远了,每走一步,身上的肉就一颤一颤的,沈瑾萱的心,也都跟着一颤一颤的了。

    沈一天打包好了水饺,正准备外送,女儿一把接过去:“爸,我来替你送。”

    她飞奔着往前跑,五百米处就是终点,尽管不知道会见到谁,心里,却是隐隐地期待着。

    到了旺财旅馆,刚才的胖女人见到她,暧昧的笑笑:“二楼,十三号房。”

    沈瑾萱上了楼,站在十三号房门前,举在半空中的手,停留了很久很久。

    终于,她鼓起勇气,敲开了门,看到她想要见到的人,就犹如,敲开了传说中,潘多拉的魔盒……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久久无言,直到他将她用力抱进怀里,她那颗原本已经死去的心,才开始慢慢复活。

    “我终于见到你了……”

    慕煜城俯在她耳边,一字一字的呢喃。

    “为什么还要来找我?”

    原以为,再见到他,她会恨他,会骂他,会头也不回的离开他,直到这一刻,真的见到了,她才知道,原来,她除了爱,根本不会恨。

    “萱萱,你在怨我吗?”

    她很想点头,可是嘴上却回答:“不怨。”

    “你的眼睛告诉我,你撒谎了。”

    他捧起她的脸:“所有的一切都只是误会,只要你开口问,我便向你解释。”

    “不用了。我相信你。”

    她什么都不问,是因为她相信,慕煜城做的任何事,都有他的道理。

    她一直一直,都是这样相信他的。

    “若是相信我,跟我走好吗?”

    长长的沉默,她摇头:“对不起,苏黎世,我不会再回去了。”

    “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再冒险。”

    沈瑾萱背过身,强忍着想要流泪的冲动:“这世上最大的冒险,就是爱上一个人。因为你永远也不知道,自己全身心的投入,最终会换来什么。”

    “那你是准备放弃我们这段感情了?”

    慕煜城痛心的质问,他的身体,再微微颤抖。

    放弃,多么无奈又无情的字眼,曾经,她是不想做这样懦弱的自己,可是闭上眼,想到母亲那一晚经受的痛苦,想到母亲那一句:得不到亲人祝福的爱情,你以为你会幸福吗?想到这些,即使不想放弃,她又能怎么样……

    “慕煜城,我只希望你能幸福。”

    “一个人的幸福是建立在另一个人身上,我的幸福,不是靠你祝福就能实现。”

    “那么,我就祝你不幸福。”

    “萱萱,为什么要这么狠心?”他从身后圈住她:“你难道不相信,我对你的感情吗?”

    “我对这段感情从来不抱任何希望,对你此刻出现,一样的不抱希望。”

    慕煜城怒了,他扳过她的肩膀,逼她正视他:“告诉我?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说出这样的话?”

    “没有原因,人这一辈子,总要有那么一二回,不为自己而活着。”

    “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再没有意义也会过去的,在你看来,当时根本过不去的坎,到后来你会连‘坎’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沈瑾萱决绝的话,令慕煜城心痛到窒息。

    “不要这样萱萱,爱情不是数着日子过去,而是该让每个日子都变得有意义。”

    他低下头,吻她的唇,轻轻的,柔柔的,轻柔的几乎要将沈瑾萱好不容易筑起的堡垒彻底摧毁。

    “你不是都要跟江珊结婚了吗?”

    若是事实,说这些令人心动的话,又何必?

    “那是谣言,是我大姐趁我不在擅自发的消息,为了这件事,我跟整个家族都闹翻了,现在几个叔父与我对峙,就连江珊的舅舅都凑起了热闹,他是公司的重量级元老,扬言我若不娶她侄女,他便带着手下的精英集体辞职,让公司目前进行的几个大工程无法继续下去。”

    沈瑾萱心一揪:“形势这么严峻,你不该过来的。”

    “我还不是为了你?在我心里,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

    咚咚……

    房门不合适宜的敲响,门外传来胖女人的声音:“姑娘,你爸找来了,你们要抓紧时间哦。”

    慕煜城微微蹙眉,抓起沈瑾萱的手:“我不勉强你,你好好想想,时间紧迫我今晚就要回去,我让高宇杰留下,你若是想清楚了,明早他会在机场等你。”

    突然意识到要分别,两人的心同时低落进谷底。

    “一路顺风。”

    沈瑾萱努力的,努力的,挤出一丝笑容,抽回了双手。

    转身之迹,眼泪再也忍不住,蜂涌而出。

    徐徐拉开门,即将跨出离别的一步,慕煜城突然一把又将她拉回来,然后,再度吻住她的唇,相比之前的轻柔,这一次,霸道而狂野。

    她几乎要喘不过气,几乎要被他吞没,缠绵而热烈的吻将两人的真心演绎的淋漓尽致,她想说她不爱他,可是她的身体却替她作了回答。

    “世界上如此在意彼此的我们,怎么能因为爱情,而分离?”

    慕煜城松开她,目光一片深情,最后吻了吻她的额头:“萱萱,我等你,不要辜负我的真心……”

    听说劳动可以忘记一切,回了家,沈瑾萱拼命的找活干,洗碗,拖地,擦桌子,一刻不停的忙碌着。

    即使这样,那些她想忘记的却还是忘不掉。

    脑子里一刻不停的回荡着慕煜城的那句:“如此在意彼此的我们,怎么能因为爱情,而分离?”

    吃晚饭的时候,她指着父亲的二锅头说:“爸,今晚让我陪你喝两杯。”

    沈一天颇为不悦:“姑娘家喝什么酒?!”

    “姑娘家喝酒的太多了,放心吧,我会掌握分寸的。”

    她自斟自酌,可能是看出了她心情不佳,沈父也不再多言。

    沈瑾萱根本不会喝酒,才两杯下肚,就醉得一塌糊涂。

    秦玉蓝走过来,一把夺过女儿手中的酒杯,埋怨道:“不能喝就别逞能,嫌家里酒桶不够多是不是?!”

    “妈,我喝酒也不让我喝,我到底做什么你们才不反对呀……?”

    浑浑噩噩的质问,把夫妻俩给问的愣住了。

    “别说胡话了,回屋睡觉去。”

    秦玉蓝明白女儿心里不舒服,架起她的胳膊,向后屋走去。

    到了房间,沈瑾萱一把抓住母亲的胳膊,像个孩子似的哭了起来:“妈,你知不知道,你女儿一点也不开心,真的,一点也不开心……为什么你们不能让我走我想要走的路,我太在乎你们的感受,以至于我都忘记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我想做个好女儿,我不想惹你们生气,可为什么做个好女儿就这么难呢……妈,你明明能看见我的疤,为什么就不能感受到我的痛……有时候我不哭,不是我不想哭,而是我把眼泪,都流到了心里……”

    沈瑾萱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只记得母亲不停的替她擦眼泪,再后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次日醒来,头昏昏沉沉的,她没有忘记昨晚喝醉酒,却记不清,都说了些什么。

    掀开被子准备下床,赫然发现枕边放着她的手机,身份证,护照,另外还有一张纸条。

    “我把你爸骗出去转一圈,行李已经收拾好,醒了就赶紧走吧。”

    末了,加一句:妈,祝你幸福。

    眼眶一热,泪水瞬间夺眶而出……

    匆匆洗梳,带着母亲的祝福,她拎着行李奔了家门,却很不巧的,跟徐子耀撞个正着。

    “瑾萱,你这是要去哪?”

    徐子耀盯着她的行李,似乎预感到什么,表情紧张的不行。

    这些天,他每天都往沈家跑,不过就是想要试图挽回这段感情。

    沈瑾萱不予理睬,加快脚步,伸手拦了辆的士,迅速坐进去。

    “瑾萱,你不要走,你回来!!”

    “瑾萱,快回来……!!”

    无论身后传来怎样声嘶力竭里的呐喊,都没有办法阻止她前进的脚步,手心里紧攥着蓝色蒲公英,义无反顾地踏上了爱的旅途。

    “慕煜城,我拿自己当赌注,押在你身上,赌一生的幸福,请你,务必,不要让我输……”

    因为沈瑾萱是临时决定回苏黎世,高宇杰便没有第一时间通知慕煜城。

    下了飞机,他玩味说:“沈小姐,咱们给慕少一个惊喜怎么样?”

    “啊?”秀眉微蹙,不太明白他什么意思。

    “就这样……”

    他俯耳过去低语几句,沈瑾萱听他说完,面露难色:“这恐怕不行吧,慕府的女管家见我跟见了仇人似的。”

    “张妈由我来搞定。”他拍胸脯保证。

    稍作挣扎,她点头:“那好吧。”

    谁让慕煜城之前让她承受了那么多的无助和彷徨,这一次,也让他尝尝失落的滋味。

    两人驱车赶往慕府,下了车,她藏在一棵梧桐树下。

    “我进去找个理由把张妈骗走,你瞅准时机就溜进去知道吗?”

    “恩。”

    也不知高宇杰用的什么方法,没多大会,他还真把女管家给骗了出来。

    手往后扬了扬,沈瑾萱授意,一溜烟闪进了他特意未闭合的漆红色大门内。

    进了慕煜城房间,她靠在门边,合上眼,作了个深呼吸,没错,正在她记忆里,魂牵梦萦的气息。

    高宇杰开车带张妈溜了一圈,又找了个理由把她送回去。

    马不停蹄的赶到公司,径直走进总裁办公室,慕煜城瞧见他,腾一声站起来:“回来了。”

    “恩。”

    “她呢?”

    高宇杰当然知道她是指谁,黯然的叹息:“对不起慕总,她不肯跟我过来……”

    慕煜城的心咯噔一声,脸上的温度霎时降至冰点:“为什么?”

    “如上次短信里所说,她决定嫁给徐子耀了。”

    “不可能。”

    “若不是亲口听她说,我也认为不可能……”

    啪一声巨响,慕煜城把桌边秘书刚刚端进来的咖啡摔到了地上。

    夜幕降临,清冷的月光洒下大地,是那么幽黯。

    沈瑾萱躲在黑暗中,饿的头晕眼花,她不敢开灯,怕被女管家发现,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像是与世隔绝,连几时几点都不知道了。

    耐着心地等啊等,就在她等的几乎快要睡着时,熟悉的脚步声由远至近的传来。

    压抑着激动的心情,她闪身进了浴室。

    慕煜城推开卧室的门,扯掉领带,脱掉西装,疲惫的躺在了沙发上。

    远远的看着他,熟悉的眉,熟悉的轮廓,心忽尔一软,她咬咬牙,蹑手蹑脚的走过去。

    或许是因为失落,又或许是因为思念,慕煜城紧闭双眼,俊美的五官看起来有些憔悴。

    蹲到他面前,她屏住呼吸缓缓说一句:“心情不好吗?要不要说个笑话给你听?”

    像是从天边传来的声音,他赫然睁开眼,睨到面前的人儿,整整半分钟,诧异的说不出话来。

    “这不是幻觉。”

    沈瑾萱凑近距离,用温热的呼吸告诉他,她是真真切切的,在他的身边。

    “萱萱!”

    慕煜城总算是缓过了神,一把将她抱进怀里,惊喜的无以复加。

    下一秒,她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扳住她的肩,低下头,毫不迟疑地吻住了她的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