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90 你,绝对不是他的菜

    车子到了苏黎世大学,高宇杰提着她的行李说:“我帮你送进去吧。”

    “恩好的,谢谢啊。”

    两人并肩往宿舍楼的方向走去,屋里的灯亮着,她有些诧异,按说张美丽应该回北京了。

    拿了钥匙正准备开门,门却从里面打开了:“萱萱!!”

    “美丽……”

    沈瑾萱怎么也没想到,张美丽竟然还在。

    “你咋来了都不提前说一声啊,我好去机场接你啊?”

    “我昨天就来了,在慕煜城那里。”

    “哦……”

    张美丽暧昧的笑笑,视线睨见她身后的高宇杰,热情的招呼:“嗨,高特助,好久不见。”

    高宇杰礼貌颔首:“恩,好久不见。”

    “进来坐啊。”

    “不了,我还有点事要处理,先走了。”

    他一走,沈瑾萱便拉着张美丽的手惊喜的问:“你怎么会还在这里啊?你不是应该回北京了吗?”

    张美丽目光紧紧追随着高宇杰的背影,若有所思了几秒:“我待会再跟你说。”

    眨眼功夫,她便消失不见。

    沈瑾萱怔了怔,把行李拿到屋里,时至初夏,屋里有些闷热,打开窗,任凉风迎面扑来,甚是惬意。

    没多大会,张美丽回来了。

    “你去哪了?”她不解的问。

    “送高特助。”

    “送他??”

    沈瑾萱不敢置信的瞪大眼,丫得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乐于助人。

    “恩。”

    “为什么?”

    “你先问我为什么没有回北京吧。”

    她环起手:“那好,你为什么没有回北京?”

    “我也申请硕博连读了。”

    “啊?这又是为什么??”沈瑾萱彻底震惊了。

    张美丽低下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磨蹭了半天才回答:“我想为一个人留下来。”

    “你不要告诉我是高宇杰哦?”

    “就是他。”

    “……”

    谁能给她一块豆腐,让她撞死得了。

    “你有没有搞错啊?你为了高宇杰留下来?那他知道吗?”

    “不知道呀。”

    “这么说,你纯粹只是暗恋?”

    “恩。”

    沈瑾萱重重的叹口气:“这个问题有点严重了,依我对高宇杰的了解,你,绝对不是他的菜。”

    “那谁才是他的菜?你呀?”

    “当然不是。”

    她嫣然一笑,脆生生回答:“我是慕煜城的菜。”

    “咦……不害臊。”

    “你暗恋人家都不害臊,我光明正大恋爱害什么臊呀?”

    “少得瑟,这种暗恋的日子很快就会结束!”

    “呵,你该不是刚才去跟人家表白了吧?”

    “没有,只是随便聊了几句,但我有信心,他绝对逃不出我的五指山。”

    张美丽五个手指并拢,满脸的势在必得。

    “别自信早了哦,人家对你有没有兴趣还不知道呢。”

    “只要是正常的男人怎么可能对我没有兴趣,对我没有兴趣的男人当然不是男人。”

    “……”

    夜里,沈瑾萱睡不着,轻声问一句:“美丽,你睡了吗?”

    “没有啊,你都睡不着,我怎么可能睡得着。”

    “为什么?”她睡不着管她什么事。

    “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会存在失眠现象,一种是热恋中的人,一种便是我像这样,暗恋的人。”

    “那我去你床上睡好不好?”

    “来呗,爱妃……”

    张美丽开了灯,冲她勾勾手。

    沈瑾萱跳到她床上,抱着她的肩膀说:“你真的决定喜欢高宇杰了?”

    “当然。”

    “可是他和慕煜城一样,是定居在苏黎世的,倘若你们真的在一起,你就要做好留在这里的准备。”

    “留就留,我和你不一样,我家里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也不少,所以距离对我来说,不会是问题。”

    “真好啊。”她由衷感叹。

    “你呢?你决定为慕煜城留在苏黎世了?”

    哎……

    她重重叹息:“这正是我烦心的地方,我是独生女,我走了,我爸妈就没有人照顾了。”

    “你也别忧心,说不定将来他们想通了,就移民过来了呢。”

    “这种可能性太低太低。”

    外婆还需要人照顾,外婆不愿意离开她住的小楼,外婆不离开,妈妈是绝对不可能离开。

    “确实挺烦的,谁让你爱上一个慕煜城这样的男人。”

    “所以我很羡慕你,不用经历我这样的无奈。”

    “那我还羡慕你呢,最起码你和慕煜城是两情相悦,而我却还是八字没一撇。”

    张美丽抓起她的手:“跟我来。”

    “干吗?”

    她疑惑的跟着她下了床,走到窗前。

    “让我们对着天空给彼此加油,相信一切都会好的。”

    张美丽率先喊一声:“萱萱,加油……”

    沈瑾萱笑笑,面向浩瀚的星空:“美丽,加油……”

    “我们会幸福的。”

    “我们会幸福的。”

    两人同时呐喊:“我们一定会幸福的!!”

    女人这一生,唯独少不了三个人,一个全心全意爱自己的爱人,一个无话不谈互相鼓励的好姐妹,还有一个,无关风月的蓝颜知己。

    沈瑾萱,已经拥有了两个。

    一清早,两人还在睡梦中,宿舍的门被敲响。

    “谁啊……”

    张美丽懊恼的扯过毛毯盖在头上,嘟嚷一句:“瑾萱,去开门!”

    沈瑾萱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穿着睡裙走到门边,门一开,一个清爽的男人站到她面前,顿时惊得她睡意全无,砰一声,把门又给关了。

    “美丽,快起来。”

    “谁啊。”

    “高宇杰。”

    “啊??”

    丫一个翻身坐起:“哪呢?哪呢?”

    “门外呢,你还没起,我没好意思开门。”

    “快让他进来。”

    张美丽迅速换下睡衣,特意穿了件漂亮的长裙。

    沈瑾萱也换好了衣服,缓缓开了门,走进来的,却是慕煜城。

    “你……”

    丫傻眼了:“高特助呢?”

    “高特助在公司,怎么?你找他有事?”

    慕煜城疑惑的问。

    她心咯噔一声,顿时,就明白上当了。

    “没有,随便问问。”视线移向沈瑾萱,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收拾一下,我带你去个地方。”

    沈瑾萱怔了怔:“要去哪里直接去就是了,收拾什么呀?”

    “收拾行李。”

    慕煜城走近,俯在她耳边轻声说:“以后不要住这里了。”

    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他要和她……同居。

    “我住这里挺好的。”

    “你好,我不好。”

    张美丽抿嘴偷笑,沈瑾萱脸唰一下红到脖子:“胡说什么,美丽还在呢。”

    “哦,那我走好了。”

    张美丽赶紧拿着梳洗工具退出去,并体贴的替两人带上了房门。

    屋里只剩两个人,便也不再有什么顾虑,慕煜城抱住她:“不想和我在一起吗?”

    “不是不想和你在一起……”

    “那是为什么?”

    “是因为……我不想和张妈住一起,她那么讨厌我,我要是住进去,日子怎么过呀。”

    慕煜城笑笑:“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和张妈住一起。”

    “呃?你不会把她辞了吧?”

    “当然不是,暂且保密,先收拾。”

    “可是,我还是觉得这样有些不妥呢。”

    “那要不我跟校长打声招呼,单独给你弄个宿舍,我搬过来?”

    “这怎么行……”

    沈瑾萱揉揉额头,道出了心中最大的顾虑:“其实,我是怕江珊又来跟我闹。”

    “别担心,今早我已经跟她说清楚了,后天我会召开一个记者会,正式宣布解除婚约。”

    “真的?”

    “恩。”

    “那她会同意吗?”

    “她同不同意,我单方面就可以决定。”

    “可是我觉得,应该不会那么容易的……”

    慕煜城理了理她额前垂下的刘海:“萱萱,不管容易与否,都是我的问题,你和我在一起,什么都不需要有,唯一需要有的,就是勇气。”

    “我知道。“她点头。

    “那你收拾一下,我在外面等你好吗?”

    “好……”

    勇气,是的,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抑或是未来,爱慕煜城,最需要的,就是勇气。

    慕煜城走后没多久,张美丽回来了,她见沈瑾萱正在收拾行李,夸张的扑上前:“亲爱的,你真的要为了一个男人,重色轻友抛弃我么?”

    沈瑾萱没好气的笑笑:“什么抛弃你,我又不是高宇杰。”

    “可是你走了,这偌大的宿舍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多孤独多冷清啊。”

    “那要不,我跟慕煜城说说,你也住到他家去?”

    “切,才不要,我住他家给你们当电灯泡啊?!”

    “那要不,我就不去了呗。”

    “真的?”

    “当然真的,我可不舍得把你一个人丢下。”

    “哎哟,算了算了,你还是走吧!你要是不走,慕煜城天天往这跑,看着你俩甜甜蜜蜜腻腻歪歪的,我岂不是找虐受。”

    “那我真走了哦?”

    “走吧走吧,早走早清静。”

    沈瑾萱伸开双臂:“来吧,抱一个。”

    两人狠狠拥抱,张美丽趴在她肩头说:“要是吵架了,记得投奔我,我免费收留你。”

    “去去去,别乌鸦嘴。”

    她笑笑,拎起行李:“保重哦。”

    “等一下。”

    张美丽一把拽住她胳膊:“我还没说完呢,急什么急?”

    “啊?你还要说什么?”

    “很重要的一件事。”

    “什么事?”

    看着丫严肃的表情,她的心情都跟着严肃了。

    “记得要避孕哦。”

    “……”

    “别嫌我鸡婆,我是为你好,马上开学了,你总不想每天挺着个肚子来学校吧?还有,慕煜城那个未婚妻的事也没解决好,你要随时保持精力做好战斗的准备吧?总之一句话:非常时期,谨慎中奖啊……”

    沈瑾萱无语了半天,憋出一句:“阿拉晓得了。”

    张美丽把她送出校门,对着慕煜城语重心长的叮嘱:“我把我闺蜜交你手中了,没事别让她中奖哦。”

    “中奖?”

    慕煜城有些没反应过来,沈瑾萱窘得想揪头发。

    “她在说梦话,我们走吧。”

    上了车,以为车子会直接开到慕府,却渐渐瞧着路况不对,顿时困惑了:“你这是要去哪?”

    “带你回家。”

    “可这不是去慕宅的路吧?”

    “慕宅是家,除了慕宅以外,还有家。”

    “啊?”

    她更为困惑:“你的意思,是去另一个住处?”

    “恩。”

    “哦原来如此。”难怪说不会让她跟张妈住一起呢。

    车子继续行驶,却行驶到了一处山道,放眼四周,全是一片青绿色。

    “我们怎么上山来了?”

    “房子在山上,自然要上山了。”

    “不是吧?房子盖山上?”

    “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很严重啊,这山上人烟稀少的,找不到人聊天就算了,要是半夜再出来几只凶猛野兽,那逃都没地儿逃。”

    慕煜城扑哧一笑:“你当这是荒郊野外吗?”

    “难道不是吗?”

    “你见过哪个荒郊野外有这么宽敞的山道?”

    她怔了怔,倒也是。

    车子一直开到山顶才停下来,沈瑾萱坐在车里,傻傻的盯着前方如同海市蜃楼的洋别墅,惊得目瞪口呆。

    “下来了?”

    慕煜城敲敲车窗。

    她浑浑噩噩的推开车门跳下去,迅速跑到别墅门前,盯着门上悬挂的三个复古大字,顿时,有一种到达天堂的感觉。

    “紫藤园……”好美的名字。

    “往前走。”

    慕煜城突然站到她身后,伸手捂住了她的眼睛。

    “干吗?”

    “有惊喜。”

    她笑笑,摸索着推开门,缓缓往前走。

    走了二十几步,捂着她眼睛的双手松开了,印入眼帘的,是一片紫色的花海。

    “紫藤花……”

    沈瑾萱惊喜的呐喊,她平时对各类花语有研究,自然,对花的品种也极为了解。

    “漂亮吗?”

    “漂亮!”

    她闭上眼,兴奋的转圈圈,这里是她长这么大以来,见过最漂亮的地方。

    漂亮的风景,漂亮的房子,漂亮的花,还有漂亮的心情。

    然而,几圈转下来,她脸上的笑容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本正经的凝重:“慕煜城,你老实告诉我,这里不会是你什么曾经的红颜啊,情人啊,知己啊住过的地方吧?”

    他没好气的笑笑:“你说呢?”

    “我怎么知道?我就是不知道我才问你啊。”

    “是,这里,曾经住过一个女人……”

    沈瑾萱的心呼噜一声,从山顶掉到了山底。

    “什么女人?”

    “对我来说,很重要的女人。”

    “混蛋!”

    她狠狠的踹了他一脚,转身往外跑。

    慕远伸手拦住她:“听我说完好吗?”

    “你还想说什么?”

    “对我来说,你和那个女人同样重要,所以,我才会带你来这里。”

    “你……”

    沈瑾萱快要被他气死了,他这是逼她去跳山崖是不是?

    “我才不稀罕你带我来这里!”她哼一声甩开他的手。

    “你都不好奇那个女人是谁吗?”

    “不好奇!一点都不好奇!”

    慕煜城见她真生气了,从身后抱住她:“好了,不逗你了,让我告诉你她是谁,她是……我母亲。”

    赫然转身,沈瑾萱呆若木鸡。

    “你母亲??”

    “恩。”

    “可是你母亲怎么会……”她指了指眼前的别墅:“怎么会住这里?”

    “我母亲生前最爱的花便是这紫藤花,紫藤园是我父亲送给她的三十岁生日礼物,每年的四五月藤花盛开的季节,她便会搬到这里小住一段时间,那时候我还小,每回母亲住到这山上,我便也吵着闹着跟过来。”

    慕煜城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声音变得沙哑:“所以这紫藤园,对我来说是个很重要的地方,因为,它蕴藏了我童年最美好的回忆。”

    沈瑾萱终于明白了这所山顶别墅存在的意义,也明白了慕煜城的良苦用心。

    “对不起,刚才我误会了。”

    他宠溺的笑笑:“没关系,你会吃醋代表你在乎我,我高兴着呢。”

    伸手捧起一串紫藤花,她深深呼吸,好特殊的香味,像……妈妈的味道。

    “现在正是这腾花盛开的季节,我想把这一园的美丽送给你。”

    慕煜城走到她面前,深情款款的说:“要知道,这里已经十来年没人住过了。”

    “这么重要的地方,我住这里会不会不适合……”

    “傻瓜,越是重要的地方,越是要住着我最重要的女人。”

    沈瑾萱晒然一笑,靠在他胸前:“你最重要的地方,应该是指里。”她指指他心脏的位置,又指指眼前的别墅:“而不是这里。”

    “不管是这里还是那里,都只能容得下你一人。”

    慕煜城将她拉进别墅内,带她参观每一个房间,每走一处,都有不同的惊喜,无可否认,沈瑾萱很喜欢这个地方,非常的喜欢,不仅仅是因为这是慕煜城心里最重要的地方,而是因为,这里有着慕煜城童年的回忆。

    她要参与他的未来,便要了解他的过去。

    “你爸对你妈真好,送这么贴心的礼物。”

    她站在窗前,望着眼前所能目及的一切,远观红情绿意,近观满园春色,浓情蜜月,此情可待成追忆……

    “是啊,这是我母亲一生中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收到过,比这更好的礼物。”

    “伯母真的很幸福。”

    慕煜城握住她的手,信誓旦旦的说:“相信我,我也会给你,同样的幸福。”

    “我相信。”

    重重点头,她相信他,用她的一生,相信他。

    “我去把行李拿进来。”

    “好的。”

    沈瑾萱仔细打量慕煜城替她挑的房间,好像是特意布置过,无论是颜色的搭配,还是家具的摆设,都令她十分满意。

    砰一声倒在软绵绵的大床上,翻来覆去打了好几个滚,以后这里就是她的家,她和慕煜城的家,闭上眼,感受着这一刻的喜悦,心里的花儿开得比那外面的紫藤还要绚丽。

    “床够大吧?”

    耳边突然传来暧昧的询问声,她悠然睁开眼,尴尬的点头:“恩,蛮大的。”

    “不仅大还很柔对不对?”

    她继续点头:“恩,挺柔。”

    “喜欢吗?”

    慕煜城手臂撑在两侧,将她圈在中央,半俯身意味深长的问。

    “恩,喜欢。”

    “我也喜欢,但是比起床,我更喜欢现在躺在床上的人……”

    经历了一场激烈的rou搏,两人都累得够呛,原本是相拥着准备躺一会恢复元气,却不想一觉醒来,已是次日早上。

    沈瑾萱光着脚跳下床,推推慕煜城:“醒醒,快醒醒。”

    “怎么了?”

    他睁开眼,用一贯深情的目光凝视着她。

    “我好饿啊,我们吃什么?”

    “这还用问吗?”

    慕煜城戏谑的笑笑,坐起身一边穿衣一边说:“山里最不缺的就是野味,楼下有很多打猎的工具,你去随便挑一个操作简单的,山猪,野鸡,想吃什么打什么。”

    沈瑾萱翻翻白眼:“开什么玩笑?我又不是野人,我吃什么野味?”

    “那就不要吃喽。”

    “那我下山去了……”

    “去干吗?”

    “觅食!”

    下了楼,还以为是错觉,竟然闻到了食物的香味,她吸吸鼻子,像一只嗅觉敏锐的动物,贪婪的顺着香气奔过去。

    紫藤园大大小小的房间有十几间,除了主卧室,客房,剩下的便是书房,健身房,餐房等等。

    沈瑾萱步伐停在一间餐房门前,若不是桌上摆放着诱人的早餐,她根本不会想到眼前这间吊满了紫藤花的房子竟是餐房。

    当然比起这个,她更好奇的是桌上的早餐是哪来的?难道是慕煜城一早起来替她准备的?应该不会吧,他看起来不像是那种上得厅堂,还能下得厨房的人……

    “沈小姐,早上好。”

    身后蓦然传来问候声,吓得她猛一回头,对这一陌生的声音困惑极了。

    “您是?”

    她盯着眼前精神抖擞的老妇人,猜测着她的身份。

    “我是城少爷安排过来照顾小姐饮食起居的。”

    “哦,这样啊。”

    立马绽出一抹甜甜的笑,拉开凳子说:“那您请坐。”

    “那怎么行,你是主我是仆,可不能乱了身份。”

    “什么身份不身份的啊,随意就好,没关系,来,坐吧。”

    她执意拉着妇人坐下,殷勤的问:“怎么称呼您?”

    “哦,我叫于妈就行。”

    “好的。”沈瑾萱爽快答应,语重心长的说:“于妈呀,我不是什么千金小姐,所以,你对我不必恭敬客气,我们当一家人相处就好。”

    于妈点头:“好的,沈小姐。”

    咳咳……

    慕煜城不知什么时候走进来,脸上挂着淡淡的笑。

    “少爷。”

    于妈赶紧起身,恭敬颔首。

    “恩。”他点头示意:“你们都见过面了,我不用介绍了。”

    “不用了。”沈瑾萱答。

    “于妈,以后她就麻烦你照顾了,就像以前照顾我妈那样的照顾,我便对你感激不尽。”

    “放心吧少爷,我定不负你所望。”

    于妈说完,便退了出去。

    沈瑾萱怔怔的伫在一旁,回味着刚才那句,像照顾我妈那样的照顾……

    “慕煜城,于妈不是新来的啊?”

    “不是呀,我刚不是了,她以前照顾过我妈。”

    “那怎么不在慕府里干了?”

    “她一直不在慕府里工作,她只是我妈上山小住的时候,就过来照顾一段时间,平时是在别人家帮佣的。”

    “哦,原来是这样。”

    她恍然大悟,同时心中窃喜,以刚才于妈对她的态度,敢情是蛮喜欢她的。

    “不错,有长进了。”

    慕煜城无厘头的来一句。

    “什么长进了?”

    “你呀,学会笼络人心了,难道不是长进了吗?”

    “我哪有……”

    她心虚的低下头,拿着一块三明治有一口没一口的咬着。

    吃了早饭,慕煜城要下山去公司了,沈瑾萱一直把她送到山道口,恋恋不舍的抓着他的手,舍不得让他走。

    “怎么了?”

    见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慕煜城柔声问。

    “没怎么,就是我一个人待在山上,有点怕。”

    “怕什么呀?不是还是于妈陪你吗?”

    “于妈不太熟,跟你比较熟……”

    他笑笑,宠溺的吻她的额头,承诺说:“放心,天黑前我就回来。”

    “那好吧,你开车小心点哦。”

    “恩。”

    挥挥手,目送他的车从山头呼啸而去,直到看不见,沈瑾萱才悻悻的回了紫藤园。

    于妈正在给园里的紫藤花洒水,她的表情十分安详,脸上的皱纹在阳光的照射下,条条分明,那是鉴证着,一段流失的岁月,和一段,流失的往事。

    “于妈,可以跟你聊天吗?”

    沈瑾萱小心翼翼的凑过去,探究的问。

    “当然可以啊。”

    于妈亲切的冲她笑笑。

    “我听慕少爷说,你以前是照顾他妈妈的呀?”

    “是的。”

    “那是从多久开始的呢?”

    “很久了,我照顾冷太太的时候,慕少爷才十来岁。”

    十来岁……

    沈瑾萱惊喜的弯弯唇角:“那这么说,慕少爷童年的很多事,你都了解喽?”

    “差不多是这样。”

    “太好了。”一把抱住于妈的胳膊:“你给我讲讲他小时候的事吧?”

    ……

    这一讲就讲到了中午,沈瑾萱听得聚精会神,全然不顾毒辣的阳光照在头顶有多么不舒服。

    砰一声巨响,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接着,华丽丽进来一群人。

    一看来者不善,于妈偷偷的闪进了屋,趁着那群人围攻沈瑾萱,迅速拨通了慕煜城的电话。

    ——“喂,少爷,你快点回来,沈小姐有麻烦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