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91 她成了苏黎世最令人羡慕的灰姑娘

    面对一群审视的目光,沈瑾萱从容镇定。

    “大伯,她就是那个缠着我四弟的女人。”

    率先说话的是一向不待见的她的慕岚,慕大小姐已经气坏了,从早上得知弟弟竟然把母亲生前的故居用来金屋藏娇开始。

    一位年约五六十岁的老者缓缓走上前,犀利的目光上下打量,冷声问:“你叫什么名字?”

    “沈瑾萱。”她不卑不亢的回答。

    “从中国哪个城市来?”

    “上海。”

    “来苏黎世几年了。”

    “三年。”

    “你是以什么目的接近慕家第一继承人,慕煜城?”

    “对不起,我没有义务要对您有问必答。”

    沈瑾萱强势的一句话,令老者身后的人,包括老者自己全都愣住了……

    慕岚不敢置信的瞪大眼:“沈瑾萱,我是说你年少轻狂好?还是说你有眼不识泰山好?你竟然敢用这样的态度跟我大伯说话,你知道我大伯在慕家是何等威望吗?”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再高的威望都只针对你们慕家,而我不姓慕,我姓沈。”

    “瞧瞧,瞧瞧,几位叔父可都听见了,她就是这么目中无人,狂妄自大的一个女人。”

    慕岚切齿的哼一声:“仗着我四弟对她宠爱有加,就不把我们慕家任何一个长辈放在眼里,估计这紫腾园,也是她耍了手段才住进来的。”

    沈瑾萱不正面跟慕岚顶撞,是因为她好歹是慕煜城的大姐,加上之前从慕煜城那里了解了一些她的情况,便在心里努力说服自己忍了。

    “沈小姐,你是什么家世?”

    老者短暂的错愕后,已经恢复了先前的高深莫测,似乎毫不计较她先前的无礼顶撞。

    “我没什么家世,我家就是开水饺店的。”

    “那你认为自己有什么过人之处吗?”

    沈瑾萱没好气的撇他一眼,年纪一大把,整得跟狗仔队似的,八卦。

    “您老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好了,不用拐着弯儿问东问西,这天气多热,问完了就赶紧下山吧。”

    又是一片哗然,人群中开始窃窃私语……

    “都给我闭嘴。”

    老者八字眉一挑,霎时一片寂静。

    “那我就直说好了,你看起来相貌平平,家世平平,能力也平平,相比我们煜城,一表人才,家世显赫,能力卓越,那是天空与大地的距离,本来我是不想跟你说这个话,但见你执迷不悔,便不得不提醒你:人活着,要清楚自己的位置,不要奢望用一元钱买十元钱的东西?明白吗?”

    “不明白。”

    沈瑾萱毫不客气的再度顶撞:“也许在你们眼里,我只值一元钱,但在我父母和我爱的人眼里,我却是无价的!”

    “你……”

    老者被她堵的哑口无言,活了大半辈子,还是头一回,在一个黄毛丫头面前翻了跟头。

    “听说你是苏黎世大学的硕士生,没想到素质这么差,连最基本的尊重都不懂。”

    这是第二次,有人这样说她。

    沈瑾萱笑笑:“您说的没错,我是不懂尊重,但也是因人而异,我这个人是双重性格,一个知书达理,一个蛮横无理,你怎样对我,我便怎样对你。”

    犀利的语言终于激怒了老者,他冷哼一声,命令道:“把她给我撵出去,慕氏家族容不下这种嚣张的女人。”

    原本还保持着沉默人群,终于有人忍不住站出来说话:“大哥,这样恐怕不妥,把她赶走了,大少爷回来没法交代啊?”

    “煜城若是问起,我全权负责!”

    老者的话颇有重量,没人再有异议,几个保镖一样的男人上前,扯着沈瑾萱的胳膊就往外拖。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她愤怒的挣扎,视线睨见慕岚得意的眼神,再也忍不住吼一句:“你以为这样对付我,就能让你弟弟娶了江珊吗?我坦白告诉你,那绝对不可能!”

    “就算我四弟不娶江珊,我也不让她娶你,因为,你足够我讨厌。”

    “你讨厌我,不过是因为我说了一句揭你伤疤的话,你毁了你自己的一生不行,你还要毁你弟弟,你是一个自私的人!”

    “滚,给我滚出去……!”

    慕岚没想到沈瑾萱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那些话,是她极力掩饰,血淋淋的事实,当被人肆无忌惮的说出口后,除了歇斯底里,她还是歇斯底里。

    “放开她!”

    门外突然传来怒吼声,所有的人都回转头,把视线移向了来人,整个家族最桀骜不驯就属他,慕煜城。

    “四弟……”

    慕岚有些吃惊,显然没料到他会突然空降。

    “你们这是干什么?赶我的女人走?”他冷哼一声:“谁下的命令?”

    “是我。”

    气氛蓦然僵硬,不知不觉就形成了对峙的局面。

    “大伯,看来我上次没把话说清楚,所以才让你一次次介入到这件事里来,既然没说清楚,那我再说一次,我的事情,不需要任何人插手。”

    “四弟,怎么跟大伯说话的!”

    慕岚气的脸色铁青,赶紧走到老者面前,赔笑解释:“您别生煜城的气,他以前不是这样的,都是被这个狐狸精唆使的。”

    “生为慕氏家族的继承人,倘若沉溺于女色,言行受女人的唆使掌控,那这个继承人就没资格继承慕家庞大的家业,我身为慕家的长老,有权利决定更换继承人。”

    最后一句话说出来,有高兴的,有不高兴的,当然,高兴的肯定比不高兴的多的多。

    “大伯,您老可能忘记了,继承人不是谁想决定就决定的,若是谁都可以决定,爷爷当年就不用留下遗嘱,直接交由你挑一个喜欢的人继承就得了。”

    慕煜城直视老者的眼睛,气场相当的强大。

    “我们走!”

    碰了一鼻子灰,老者气恼的拂袖而去,顺行的人也陆陆续续的跟着走了。

    “他们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慕煜城微微蹙眉,一脸的心疼。

    “没有。”

    沈瑾萱嘟起唇:“本来是要把我撵走的,幸好你回来了。”

    “别怕,有我在,谁也别想动你。”

    “恩。”

    她点头,扑到他怀里:“刚才吓死我了。”

    “怎么了?”

    “你跟你大伯对峙的时候,我感觉气氛好凝重,真怕他会把你也赶出去。”

    慕煜城没好气的笑笑:“这是我家,谁敢赶我?”

    “可是你大伯看起来很有影响力,他要联合你几个叔父打压你,你力单势薄啊。”

    “我要是那么容易对付,就不会活到今天了。”

    沈瑾萱怔了怔,一把抱紧他:“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我要保护你。”

    “呵呵,你能保护的了我吗?”捏捏她的鼻子:“保护好你自己,就是对我最好的保护。”

    这句话语病很重,沈瑾萱表示听不明白,但是她也不想明白,仰起下巴:“你吃饭了吗?”

    “没有。”

    “一起?”

    “好。”

    两人牵手进餐房,于妈抱歉的说:“稍等一会哦,刚才只顾着担心沈小姐,我都还没准备午饭呢。”

    “没关系,你慢慢准备吧。”

    沈瑾萱双手抵着下巴,崇拜的望着慕煜城说:“你刚才好帅……”

    “哦,我只是刚才帅吗?”

    “不是,你平时也帅,只是刚才特别帅。”

    “为什么特别帅?”

    “临危不乱啊,你大伯都要更换继承人了,你连眼皮都不跳一下,换了别人,肯定要急得跳起来。”

    慕煜城笑笑,一本正经的告诉她:“身为家族产业的掌控者,没有一定的气势,难能压得住那些蠢蠢欲动的人。”

    “也是。”她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上午怎么度过的?”

    “上午啊……上午……”她眨眨眼睛:“听于妈讲故事了。”

    “哦,什么故事?”慕煜城饶有兴趣。

    “就是某人小时候的故事呗。”

    他怔了怔,随即明白:“我?”

    “不然你以为是你大姐啊?”她哼一声:“我才不要听她的。”

    “那于妈都跟你说什么了”

    “就说某个小孩,小的时候爱挑食,爱哭,不讲理,任性,有恋母情结,还……”

    “停!”

    慕煜城忍无可忍的打断:“你确定你说的是我吗?”

    “你自己什么样子你不清楚喔?”

    “我当然清楚,但我更清楚,我不是你说的那个样子。”

    “那你什么样子啊?”

    她微微倾身,一脸的好奇。

    “想知道吗?”

    “想。”

    “想也不告诉你。”

    “……”

    吃了午饭,慕煜城再次下山去了公司,半途中,遇到了江珊。

    “你真的把她安置在了紫藤园?”

    她愤怒的手指向山头的方向。

    “是。”

    “紫藤园?”

    “是。”

    “为什么?为什么要把她安置在那里?!”

    江珊有点歇斯底里,因为,那是她多年的梦想,很久以前她就知道,紫藤园是慕煜城心中极为重要的地方,如果他把女人带到那里,就意味着,那个女人在他心里同样重要。

    “因为我爱她。”

    慕煜城捏住她的手腕:“非要逼得我说出来,你亲耳听到才满意吗?”

    “你爱她……呵……你爱她……呵呵……”

    江珊讽刺的笑着,大笑着,直到把眼泪笑出来。

    “你变了,你真的变了,你以前从来不会说出这般伤害我的话,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怎么可以在如此爱你的我面前,说出你爱别人的话呢?”

    “我原本是不想说的,是你硬逼着我说。”

    “那我逼你说爱我,你说啊,你说啊!!”

    “够了!”

    慕煜城冷冷的望着她:“我以为我只是没办法爱你,现在看来,即使有办法,我也不会爱你。”

    “为什么?”

    “因为你让人疲惫,无休止的女人,终究,是会令人讨厌的。”

    他转过身,侧目提醒:“明天的记者会,准时来参加。”

    “你放心,我会去的!但是你给我记住,就算我俩的关系解除了,你欠我的,依旧还不清!”

    慕煜城头也不回的上了车,发动引擎扬长而去。

    盯着车子消失的方向,江珊绝望的说一句:“若是我得不到,任何人,都休想得到。”

    傍晚,沈瑾萱站在二楼的窗前,双手托腮,看着落日一点一点在山峦间隐没,直至完全消失不见。

    她在等慕煜城回来,一个小时前就开始等。

    于妈上了楼来,轻唤声:“沈小姐?”

    “恩?”

    她转过身:“怎么了?”

    “刚才少爷来电话,晚上不回来吃晚饭了,让你不要等他,自己先吃。”

    “他怎么不打我手机呢?”

    沈瑾萱忙从兜里翻出自己的手机,赫然发现竟然没电了。

    “哦好吧。”

    她点点头,眼神有一丝落寞。

    换了块电板,给慕煜城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呀?”

    “大概九点左右,晚饭吃了吗?”

    “正准备去吃,你在应酬吗?”

    “恩,高特助今晚有事,我只好亲自出马了。”

    “哦。”她停顿一下:“那你少喝点酒,山上开车要小心点。”

    “知道,你也乖乖吃饭哦。”

    “好……”

    夏日的夜里,少不了昆虫的鸣叫,凉风徐徐,空气中弥漫着腾花的香味。

    沈瑾萱坐在园里的秋千上晃啊晃,不时的举着手机看时间,慕煜城一刻不回来,她便一刻安不下心。

    八点五十分,她从秋千上跳下来,奔到门外,张望着山道口的方向,望了十来分钟,慕煜城还是没有回来,她索性坐到门槛上等。

    等啊等,等到后来,她竟然靠在墙壁上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她感觉有人将她腾空抱起,蓦然惊醒,撇见抱着她的人是慕煜城,顿时悬着的心落下来,只是有些不高兴:“不是说九点就回来吗?”

    看到手机上显示的十一点,她就更不高兴了。

    “应酬这种事很难明确说时间,今晚那几个客户特别能喝,人家不走,我总不能先走吧?”

    “那好歹打电话通知我一声啊,你看我睡在门边是不是像个傻子?”

    他笑笑:“我以为你等不到我就先睡了,谁知道还真傻。”

    “下次不等你了。”

    她佯装生气的别过头去。

    “下次也不会再让你等了。”

    “切,刚才还说应酬这种事很难明确时间呢……”

    “我又不是经常要应酬,这种事都是高宇杰在负责,一般非重要的客户,我是极少露面的。”

    慕煜城今晚喝了些酒,身上有淡淡的酒香味,他脱了外套,对沈瑾萱说:“走,洗澡去。”

    “你先洗吧。”

    “一起洗。”

    “我喜欢一个人洗,自由自在,游啊游啊游啊游……

    她还没游完,就被慕煜城打横抱起来,然后,扔进了浴缸里。

    “救——”

    命还没逸出口,整个人就沉入了缸底,然后慢慢又浮了上来。

    “你干吗?差点淹死我了!”

    她轻咳几声,懊恼的瞪着面前腹黑的男人。

    “有我在,你怕什么?”

    慕煜城开始脱自己的衣服,从衬衫到西裤,再到……没了,只剩一件弹力十足的黑色短裤。

    他往前走两步,沈瑾萱躺在水中央彻底傻眼了猛吞了吞口水,极力压抑着狂乱的心跳。

    “你在看什么?”

    慕煜城哗啦一声跳进水中,俯在她耳边暧昧的问。

    她脸唰一下红了,摇头:“没看什么。”

    两人头枕在浴缸边沿,身体浸泡在水里,水很凉,但身体却是热的,有一种,想要爆发的冲动。

    “下午干什么了?“

    他慵懒的问。

    沈瑾萱没好气的笑笑:“中午问我上午干什么了,晚上问我下午干什么了?你干吗?审犯人呀?”

    “我关心你,怕你一个人在山上待的寂寞。”

    “放心吧,我才不寂寞。”

    “哦?那你都干了什么?”

    “能干什么,偷人呗。”

    “偷人?”慕煜城眉一蹙:“偷谁?”

    “我不告诉你……”

    “说不说?”

    “不说。”

    “唔……”

    她被慕煜城捉住了手,反扣起来,整个人动弹不得,她挣扎,他扣得紧,她越是挣扎,他越是扣得紧。

    “放开我!”

    “偏不放。”

    他俯下身吻她,从额头开始吻,一寸一寸,吻到眉心,直吻的她满脸绯红。

    “想不想听故事?”

    慕煜城松开手,很无厘头的来一句。

    沈瑾萱怔了怔,有些愕然:“是你想听我说,还是你说给我听?”

    “我说给你听。”

    她笑笑:“那好啊,洗耳恭听。”

    还从来没听过慕煜城讲过故事,真心觉得激动啊……

    “开始喽——”

    “好!”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小白兔mm出去玩,回家时迷路了,走到一个三岔路口,正好来了一只小灰兔。

    白兔妹妹就问道:“灰兔哥哥,妹妹迷路了,能告诉我怎么走吗?”灰兔见白兔妹妹单身一人,便不怀好意的说:“想知道吗?”

    白兔说:“当然想知道哪,你快说吧。”

    灰兔说:“想知道,就让哥高兴高兴!”。

    于是,白兔让灰兔高兴了高兴,完事后,灰兔一指左边,白兔于是向前走了。一会儿,白兔又来到了一个三岔路口,这可怎么办,正好又来了一只小黑兔,于是,白兔妹妹就问道:“黑兔哥哥,妹妹迷路了,能告诉我怎么走吗?”

    黑兔见白兔妹妹单身一人,也便不怀好意的说:“想知道吗?”白兔说:“当然想知道哪,你快说吧。”

    黑兔说:“想知道,就让哥高兴高兴!”。

    于是,白兔让黑兔高兴了高兴,完事后,灰兔一指左边,白兔于是向前走了。

    白兔回到家,不久后,生下了一窝小兔子,你猜猜,小兔子是什么颜色?

    沈瑾萱眼珠骨碌转一眼,嗔笑道:“这什么故事啊,脑筋急转弯还差不多……”

    “能猜出颜色吗?”

    摇摇头:“猜不出。”

    “想知道吗?”

    “想。”

    慕煜城勾勾手:“凑近一点,我告诉你答案。”

    她乖乖的把脸凑过去,紧贴着他的脸,听他说:“想知道的话,就让哥高兴高兴。”

    “……”

    纤细的小手被他的大掌拉到了水底,她想抗议,她不要在水中被他吃干抹净,她不停的踢着双腿,踢他的脚,可是她越踢,男人却像是越不放过她。

    沈瑾萱的神经很快被强烈的征服,双眼迷蒙,她勉强捶打他的肩头,想推开他,但几下之后手臂便无力的垂落下来。

    慕煜城又一次占有了她……

    解除婚约的记者会如期举行,一清早,慕氏大厦内挤满了闻讯而来的记者。

    慕煜城向来低调,不喜欢被任何媒体采访,如今突然召开声明会,对于以八卦为生的记者们来说,便成了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总裁办公室内,慕煜城表情冷漠的站在窗前,高宇杰走进来,轻声道:“慕总,都安排好了,请过去开始吧。”

    “江珊来了吗?”

    “还没有……估计,不会来了。”

    略微沉默,他点头:“好。”

    进了会议室,一阵镁光灯聚交,他微微蹙眉,强忍着心中的反感,坐到了主席台上。

    刚一落坐,会议的室的门被推开,江珊也来了。

    气氛蓦然变得很微妙,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等着慕煜城宣布招待会的内容。

    “各位好,因时间有限,我就简单申明一下,因性格不合,我正式与江小姐解除婚约。”

    话刚落音,全场一片哗然,前不久,某某报社才曝出两人的婚讯,怎么才过了几天,又突然宣布解除婚约了呢?是不是有钱人,就喜欢拿婚姻当儿戏?

    所有的目光都移到了江珊身上,都在等着看她的反应。

    江珊一言不发,没有大哭,也没有大闹,只是从容的面对众人的审视,难得的冷静。

    “江小姐,对于慕先生提出的解除婚约,你个人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见她不说话,有沉不住的气的记者便开始发问了。

    “我没什么想说的,但是有一点我需要更正。”

    “你想更正的是什么?”另一名记者发问。

    江珊撇了眼身边坐着的冷峻男人,突然泪水涌出眼眶:“我想更正的是,我们不是性格不合,而是被第三者插足。”

    哇……又是一片哗然,比刚才来得还要激烈,慕煜城要么没有绯闻,一有绯闻就如此的劲爆,乐坏了一群不怀好意思的记者。

    “你胡说什么?”

    慕煜城压低嗓音训斥,表情十分不悦。

    “各位都应该很清楚,前不久我们才公布了结婚的喜讯,可是有没有人注意到,一个星期不到,那家公布我们喜讯的报社就无故停业了?”

    记者们面面相觑,这个他们当然是知道,只是一直猜不到个中缘由,难道还有什么内幕?

    慕煜城使个眼色,高宇杰立马上前说:“好了,记者会到此结束,请各位回去吧。”

    扫兴离去的记者们不死心,在慕氏门外拦住了江珊:“江小姐,可不可以继续刚才你未完的话题?”

    “可以啊。”江珊意味深长的笑笑:“但是,你们要跟我去个地方。”

    “这个绝对没问题。”

    江珊会带他们去哪里?当然是去紫藤园,她要让全世界都知道,沈瑾萱抢了他的男人。

    高宇杰急匆匆来到总裁办公室,一脸忧虑的汇报:“慕总不好了,江小姐把记者们带走了。”

    “带哪去了?”

    “根据方向来看,应该是紫藤园。”

    “过分!”

    慕煜城一巴掌拍在桌上,起身说:“走,我倒要看看她想玩什么花样!”

    江珊带着一群记者上了山,她站在门外,让记者们先进去。

    沈瑾萱正坐在园子里跟于妈聊天,蓦然见到一群扛着摄像头的人闯进来,着实吓一跳。

    “于妈,什么状况?”

    “小姐,应该是采访你的……”

    采访她?

    她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昨天才来了一群想要赶她走的人,今天就又来了一群想要采访她的人,那明天又会来一群什么样的人呢?

    正疑惑着,江珊从人群中走出来。

    顿时,沈瑾萱就恍然了,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啊。

    “江小姐,请问你带我们来这里,是有什么意义吗?”

    “你们不是好奇,我的感情被谁介入了吗?”

    江珊反问,视线睨向对面的沈瑾萱,哀怨道:“就是她,就是这个女人,打乱了我生活的节奏,抢走了原本属于我的男人。”

    “可不可以具体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位小姐的情况?”

    “她是一名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因为一次意外结识了我的未婚夫慕煜城,从此后,便有意无意的走近他,利用伪装的单纯,吸引他的注意力,倘若不是她的介入,我现在已经披上了洁白的婚纱,成为了一名幸福的新娘。”

    江珊一口气把话说完,实时洒下委屈的眼泪。

    “小姐,请问她说的是事实吗?你真的是介入了她的感情吗?”

    记者很快把目标转向沈瑾萱,期待着她的回答。

    “我不知道你们所说的介入是指什么意思?男未婚,女未嫁,两情相悦在一起有错吗?那么值得你们关注吗?还有,我不认为我破坏了谁的感情,又抢了谁的男人,俗话说能被抢走的爱人便不算爱人,真正爱你的男人,他是不会轻易离开你的。”

    沈瑾萱言词凿凿,堵的一堆记者哑口无言,正在这时,慕煜城回来了。

    那些记者一瞧见他,立马上前将他围住:“慕先生,请你可否解释一下,你解除婚约的真正原因是什么?真的是因为性格不合,还是因为另结新欢?”

    慕煜城沉吟片刻,冷声回答:“具体原因我已经在招待会上说过,请不要让我重复。”

    “可是你说的理由与江小姐并不吻合,她说导致你们真正分手的原因,是因为这位女留学生的介入,真的是这样吗?”

    提问题的是一位年轻的小伙子,或许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换了别人,是不敢如此打破沙锅问到底的。

    江珊在一旁冷眼旁观,以他对慕煜城的了解,他讨厌别人过问他的私生活,他若是因为讨厌而拒绝回答,就等于是默认了她说的都是事实,这样,沈瑾萱要想和他在一起,就必须要顶的住舆论的压力。

    可是令她意想不到的是,他竟然破开荒的第一次正面回答了记者的过分提问。

    “她没有介入我的感情,她是我第一个爱上的女人,也会是,最后一个。”

    慕煜城走到沈瑾萱面前,牢牢的牵住她的手,当着众人的面,毫不犹豫的给了她一个深情的吻。

    时间仿佛静止了,沈瑾萱感觉有些站立不稳,幸福来的太快,快的,让人措手不及。

    “江小姐,针对此情此景,你作何感想?”

    江珊绝望了,彻底绝望了,那个男人,他真的,再也不会爱她了。

    隔天,各家报刊杂志全都刊登了慕煜城与沈瑾萱的恋情,深情的告白,深情的吻,一夜之间,让沈瑾萱出名了。

    她成了苏黎世最令人羡慕的灰姑娘,成了安徒生笔下,最美的女主角。

    开学在即,入学前有一些手续要办,沈瑾萱便不能天天待在山上,偶尔也会搭慕煜城的顺风车,去学校里转一圈。

    张美丽见到她,第一句就问:“安全措施做的如何?”

    她先无语,后没好气回答:“管你屁事……”

    两人携手去办手续,排队的人还挺多,长龙一样排在烈日下。

    “哎哟,这要排到什么时候啊?”

    张美丽郁闷的嘟嚷,她一只手挡着额头,可手哪遮的了天,半边脸还是被阳光照得红通通。

    “要不你先回宿舍,反正你住学校,什么时候都好办呀。”

    她可不一样,下山不容易啊不容易。

    “得了,我要是回去了,改明你又骂我不讲义气。”

    “怎么会,我不会骂你的啦,去吧。”

    “不去……”

    “去吧……”

    “就不去……”

    两人正拉扯着,校主任走过来:“沈瑾萱同学,你跟我过来一下。”

    她一惊,以为自己犯了什么错,诺诺问:“有什么事吗?主任……”

    “跟我来就知道了。”

    校主任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干吗让我去?”

    张美丽摇头:“我哪知道,快去吧!”

    沈瑾萱诚惶诚恐的跟了上去,半途中,不断的祈祷,千万别又是慕大小姐找麻烦来了。

    进了办公室,校主任卸下刚才威严的表情,换了副笑脸说:“沈同学,你的手续就在我这里办吧,天那么热,用不着排队。”

    她怔了怔,受宠若惊的摆手:“那怎么行,别人都在排队,我不可以搞特殊。”

    “我说行就行,来,开始吧。”

    校主任比她还坚持,无奈的叹口气,她把证件递了过去。

    走了后门,手续办的非常成功,只是临出去的时候,她忍不住问一句:“主任,为什么给我特殊待遇?”

    “特殊的人,当然有特殊待遇啦。”

    校主任拍拍她的肩膀:“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浑浑噩噩的出了办公室,经过长龙队伍时,张美丽一把揪住她:“出啥事了?”

    她蓦然清醒,压低嗓音:“走,到别处说去。”

    两人找了块阴凉的地方,沈瑾萱扬了扬手里的文件袋:“没出事,是把我手续办了。”

    “为什么?”丫愤怒了:“为什么我们顶着太阳在排队,你却可以走捷径?”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慕煜城吧。”

    她是这么想的,因为除此之外,她想不到更好的解释。

    张美丽焉了下来:“哎,找个有钱有势的男朋友就是好啊,走到哪都有特殊照顾。”

    “我还不希望这样呢,搞得我好别扭。”

    “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啊,前几天报纸曝光了你和慕少的恋情,如今你便成了我们学校炙手可热的人,我决定了,以后就跟着你混了。”

    “什么混不混的,你以为混社会哪,讨厌……”

    沈瑾萱嗔笑着拍打她,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专属铃声,慕煜城的专属铃声。

    “喂?”

    “手续办好了吗?”他柔声询问。

    “恩好了。”

    “那现在方便吗?我过去接你。”

    “这么早就要送我回去呀……”她含糊不清的嘟嚷:“我还想再玩一会。”

    “不是送你回山上,是有别的事要你做。”

    “什么事?”

    “见面再说吧……”

    十来分钟后,慕煜城把车开到了校门口,沈瑾萱跟张美丽告别,径直坐进车里。

    “要我做什么?”

    “帮我去劝一个人。”

    “谁?”

    “我二姐。”

    她诧异的挑眉:“你二姐怎么了?”

    “跟她男人吵架了。”

    “那现在情况是怎样?”

    慕煜城无奈地叹口气:“一哭二闹三上吊呗。”

    “啊?这么严重?”沈瑾萱头痛了,这么严重的事让她去,她能搞得定吗?

    “不严重我也不会让你去了。”

    “可是我去有用吗?我跟你二姐也不是特别熟,她应该不会听我的话吧?”

    “我相信你。”

    车子停在一家咖啡厅门前,慕煜城手指了指:“她就在里面,你进去吧,我先回公司,等会来接你。”

    沈瑾萱点点头:“好。”

    亦步亦趋的进了咖啡厅,环顾四周,一眼撇见熟悉的身影,她赶紧奔过去,却在即将靠近她的时候停下了脚步。

    慕煜城说他二姐跟男人吵架消沉的很,可是她怎么觉得,她看起来一点也不消沉啊,而且还跟朋友有说有笑,一点没有心情不好的样子。

    困惑了半天,她掏出手机,拨通慕煜城的电话,压低嗓音问:“慕煜城,你确定你二姐情绪很不好?”

    “是的,怎么了?”

    “怎么可能,我看到她了,她在跟朋友聊天,聊的可开心了,你肯定是骗我的!”

    “我没骗你,我怎么会骗你。”

    “那你是不相信我说的话是不是?你等着,我让她给你打电话。”

    沈瑾萱噔噔跑到慕雅姿面前,微笑着喊一声:“二姐。”

    “二姐?”端着咖啡的女人微微错愕:“谁是你二姐?”

    “咦,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沈瑾萱呀。”

    “沈瑾萱……哦,我知道了,你就是那个我四弟执意与江珊解除婚约,不惜与家人为敌,坚持爱着的女留学生是不是?”

    她窘迫的点点头:“是的。”

    “呵呵。”女人笑笑:“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二姐,我是三姐。”

    “三姐……”

    这回换沈瑾萱错愕了,这明明是长着慕雅姿的脸,怎么会是三姐呢?

    “很诧异是不是?其实第一次见到我俩的人都会认错,因为我们是孪生姐妹。”

    短暂的震惊,沈瑾萱总算是镇定了,该死的慕煜城,竟然从来没有告诉她,他二姐和他三姐是孪生姐妹,长的一模一样!

    “你找我二姐吗?”

    “是的。”

    “四弟让你来的?”

    “恩。”

    慕天晴笑笑:“四弟还真偏心,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也没见着他这般用心良苦。”

    “那她去哪了?”

    “回家了。你要不要过去,我送你?”

    “也好。”

    跟着慕天晴出了咖啡厅,坐到她车上,往慕雅姿住的地方行驶。

    “你是从上海来的吗?”

    “是的。”

    “家里有兄弟姐妹吗?”

    “没有,我是独生女。”

    “一个女孩子在国外挺不容易的,想家吧?”

    “恩,挺想的。”

    “来苏黎世几年了?”

    “三年多了。”

    ……

    聊着聊着就聊到了目的地,车子停在慕雅姿别墅门前,沈瑾萱下了车,慕天晴挥手:“有空再见哦。我先走了。”

    “咦,你不进去吗?”

    好歹是姐妹,难道到了家门口,都不进去安慰安慰吗。

    “不了,我家人感情方面的事我懒得过问。”

    说完,慕天晴发动引擎,扬长而去。

    沈瑾萱想到一路上她绝口不提自己和慕煜城之间的事,便也释然,走到别墅门前按门铃。

    门开了,里面站着的女人容颜依旧美,只是脸色太不好。

    “瑾萱……”

    慕雅姿微微错愕:“你怎么会来?”

    “你四弟让我来看看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