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92 馥劳教堂的誓言

    她走进去,惊悚的望着凌乱的客厅,一地的酒瓶,一屋的酒味。

    胳膊袖一抹,她利索的把地上的垃圾全都捡了起来,拉开窗帘,三下五除二,把房间里收拾的干干净净。

    慕雅姿斜躺在沙发上,看着她忙忙碌碌,也不加阻止,只是等她收拾好以后,才苦笑笑:“真是个贤惠的姑娘,难怪我四弟对你情有独钟。”

    沈瑾萱坐到她旁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轻声问:“二姐,你怎么了?”

    “这会承认是我四弟的人了,二姐都主动叫了。”

    她愈发不好意思,羞怯的低下头。

    “我没怎么,只是心里有些不痛快。”

    慕雅姿吸吸鼻子,眼圈红了。

    “失恋了吗?”

    在沈瑾萱单纯的世界里,男人和女人之间,要么就是相恋,要么就是失恋,不会有其它复杂的因素。

    “不是,只是跟男朋友吵了一架。”

    她顿时放心了,吵架而已嘛,哪对恋人不吵架。

    “我那么爱他,毫无保留的爱他,他却总是对我若即若离……”

    “他不爱你吗?”

    慕雅姿哽咽着摇头:“不,他爱我。”

    “既然爱你,为什么又要对你若即若离?”

    “因为他有顾虑,他只是一个平凡的男人,没有出色的家世,他觉得和我在一起很有压力。”

    沈瑾萱有些愤概:“这有什么啊,真正的爱情是可以超越世俗的,如果他顾虑门当户对,那就说明他是个懦弱的男人,根本不值得你爱。”

    “你不懂,我和他在一起快十年了,十年啊,分分合合无数次,唯独这一次,我真的伤透了心。”

    “为什么?”

    “多年前,我爱他的时候,我提出结婚,他说等等吧,你还小,等过几年你成熟了我们再考虑婚姻的事,我同意了,然后我等啊等,等到现在我已经不年轻了,我再次提出结婚,他却又说,两个人在一起不一定要有婚姻,像现在这样,没什么不好。”

    “我以为他还是顾虑门当户对,身份的悬殊,就一遍遍的承诺他保证他,保证我不会让慕家任何人瞧不起他,可尽管这样他还是不愿意娶我,直到昨晚他喝醉了,我才从他口中听到最真实的答案,他不想和我结婚,竟然是因为不喜欢被婚姻束缚……”

    “太过分了!”

    沈瑾萱忍无可忍:“这男人根本就是个骗子,他压根就在忽悠你!”

    “不,他不是骗子,他爱我是真的,他只是和所有的男人一样,不喜欢被婚姻束缚。”

    慕雅姿哭了,哭的极为失望。

    “二姐,你不要伤心,不懂得珍惜的男人我们不要了,你这么漂亮,一定可以找到愿意给你婚姻的男人。”

    “呵,爱了这么多年,你以为我还有精力再去开拓一段新的恋情吗?不可能了,天下乌鸦一般黑,百分之九十九的男人,都是不喜欢被婚姻束缚的。”

    如果百分之九十九的男人都不喜欢被婚姻束缚,那百分之零点一的男人一定就是她的慕煜城。

    沈瑾萱笃定的在心里想。

    慕雅姿开了一瓶酒,不顾沈瑾萱阻拦,颓废的喝着,直到把自己喝的酩酊大醉。

    “瑾萱,我弟是爱你的……对不对?”

    “是的。”

    “可是我觉得……他应该不会想和你结婚……”

    “不会的!”

    “别不相信二姐,二姐是过来人……二姐见识过的男人比你吃的盐都多,男人是不喜欢把一生的自由绑在一个女人身上的,尤其是我四弟这样的男人,他有很多抱负,他有很多需要实现的梦想,他心比天高,他是不会在什么都没完成之前提出娶你的,如果你先提,他就会让你等他,然后……你就会像我一样,等了一年又一年,直到从没心没肺的小女人,等成一个多愁善感的老女人,最后,你会发现,你失去了你最美好的年华,可是你得到的,却是一无所有……”

    沈瑾萱怔住了,她在心里拼命的否认:不会的,慕煜城才不是那样的男人,可嘴上,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如果不相信……可以试探他一下哦……呵呵……呵呵……”

    笑着哭着,慕雅姿睡着了。

    沈瑾萱静静地望着她沉睡的容颜,心里颇不是滋味。

    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的时候,只觉得她漂亮,风情万种的漂亮,尤其是一双勾人的眼睛,迷人死不偿命。

    此刻离的近了才发现,这勾人的眼睛,竟然也有浅浅的皱纹,爱情可以等,时间却不可以等,时间会无情地在你身上,留下它走过的痕迹。

    慕煜城打电话过来:“萱萱,怎样了?”

    “你二姐睡了,来接我回去吧。”

    她的声音很平静,心情却平并不平静,慕煜城让她来这里显然是个错误的决策,因为她不仅没调整好慕雅姿的心情,却反而受她的影响,自已的心情也不好了。

    最终来接她的人,不是慕煜城,而是高宇杰。

    上了车,她闷闷不乐,高宇杰小心翼翼的解释:“本来慕总是准备亲自来接你的,只是几位重要客户临时来访,便只好换我来了。”

    “恩,没关系。”

    她心不在焉的答着,思绪飘得很远很远……

    回了紫藤园,已经是傍晚时分,夕阳的余晖隐没在山峦之间,美轮美奂。

    沈瑾萱躺在床上,刻意不去想慕雅姿说的那些话,可脑子里却总有一些讨厌的片断闪过,令她心烦意乱。

    那是她弟弟啊,她亲弟弟啊,怎么可以这样说自己的弟弟呢?太过分了,太过分了……

    一遍遍的在心里抗议,她不喜欢任何人说慕煜城,即便那个人是他的亲姐姐,也不可以。

    慕煜城打电话过来,开口便温柔的唤她:“萱萱。”

    “恩,干吗?”

    “如果我说我今晚不能回去陪你吃晚饭了,你会不会生气?”

    她怔了怔,口似心非的回答:“不会。”

    “真的?”

    “恩……”

    “如果你不高兴一定要说,虽然是几个特别重要的客户,但比起你,都不算什么。”

    言外之意,她才是最重要的。

    “我没事,我会理解你的,真的。”

    慕煜城停顿了一下:“那好吧,我尽量早点回去。”

    ……

    挂了电话,扯条被子盖在头上,与其胡思乱想,不如睡觉更有意义!

    慕煜城的饭局结束的很早,其实也不是饭局结束的早,而是他退场的早,心里一直放不下沈瑾萱,便找了个理由提前离席。

    车子开到山上,也不过才八点多一点,于妈坐在园子里乘凉,见他回来,立马起身:“少爷回来了。”

    “恩,小姐呢?”

    “在楼上。”

    她指了指身后透着桔黄色光芒的房间。

    “晚上她吃的可好?”

    “小姐晚饭没吃。”

    “没吃?”慕煜城微微蹙眉:“为什么?”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小姐傍晚回来后就上了楼,我做好了晚饭去喊她,她说不想吃便没有下来。”

    稍作思忖,他点头“知道了。”

    疾步上楼,推开卧室的门,一眼撇见床上躺着的人儿,他放慢步伐,悄悄走过去,躺到她身侧问:“这么早就睡了?”

    沈瑾萱其实是想睡了的,可惜却怎么也睡不着,意识一直是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

    翻个身,她睁开眼,凝视着面前的男人说:“你是不是想问我,今天怎么没有等你?”

    他宠溺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傻瓜,你以为我希望你每天等我吗?如果可以,我不希望你等我,更不希望让你等。”

    “其实偶尔等等也无所谓,男人志在四方,我不会不理解的,只是……”

    她咬咬唇,着重强调:“别让我等太久。”

    慕煜城笑笑:“我这不是早早回来了。”手一举,把一个塑料袋递到她面前:“你最爱吃的泡芙,绕了大半个城市买回来的,如果感动,就把它全部吃光。”

    沈瑾萱接过去,真心感动。

    “为什么不吃晚饭?”

    见她吃的香,忍不住问一句。

    “那时候不饿。”

    “现在饿了?”

    “恩”

    他叹口气,心疼的握住她的手:“如果不喜欢我应酬,我就全部推掉,否则,我应酬的时候把你带着怎么样?”

    “不用,我没有不喜欢你应酬。”

    “那为什么绝食?”

    沈瑾萱诧异的瞪大眼,有些苦笑不得:夸张了吧?我哪有绝食?一顿不吃饿不死,三天不吃那才叫绝食……”

    “你心情好不好我会看不出来吗?”

    “好吧,我心情确实有点不太好。”

    “为什么?”

    “因为……”话到嘴边,想了想:“算了,也没什么。”

    本来是想把慕雅姿说的那些话重复一遍,可又觉得有点挑拨离间的味道,毕竟,人家是醉了酒,酒后戏言怎能太较真。

    “不行,必须要说。”

    “真没什么,别问了,去洗澡吧。”

    她挥挥手,埋头吃着手中的泡芙。

    慕煜城进浴室晃了一圈又出来了,他还是有些不死心:“萱萱,你是不是想跟我说什么?”

    天哪,败给他了,沈瑾萱抬起头,笃定的强调:“我没有想说什么,我在吃东西,不要跟我说话,谢谢配合。”

    竟然跟他打起了官腔,慕煜城伸手勾起她的下巴:“到底说不说?”

    根据以往的经验判断,如果她坚持说不,那么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她扑倒,然后在他的淫威逼迫之下,她就会乖乖地投降……

    “你有没有想过和我结婚?”

    “啊?”

    慕煜城显然没料到她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无厘头的话来,顿时哑然。

    “我想问的就是这个,你回答吧。”

    “为什么会想到问这个?是有人跟你说什么了吗?”

    “没人说,就是突然想到了……”

    屏住呼吸等他回答,他却扑哧一笑,笑完之后按住她的肩膀,一本正经的回答:“我当然想过。”

    “真的?那我们结婚吧……好不好?”

    短暂沉默,慕煜城站起身:“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又去哪里?”

    “去一个你不会后悔的地方。”

    沈瑾萱不再多问,跟着慕煜城出了紫藤园,天很黑,黑色笼罩了一切,月色朦胧,树影婆娑,风儿轻轻,吹拂着群星晶亮的脸庞。

    他们的车停在一幢罗马式的建筑门前,下了车,沈瑾萱疑惑的问:“这是哪里?”

    “馥劳教堂。”

    “馥劳教堂?”她诧异的张大嘴,在苏黎世待了三年,对馥劳教堂早有耳闻,听说只要是在这里举行婚礼,就等于是踏上了幸福的列车,一辈子甜甜蜜蜜,白头偕老。

    只是她也听说,不是每一对新人都能在此举行婚礼,必须要用真情实意打动这里牧师,得到他们的祝福,幸福的预言才会得以实现。

    “跟我来。”

    慕煜城牵起她的手,朝着教堂的大门走去。

    “等一下。”

    她停了步伐,诺诺的问:“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你不是想结婚的吗?”

    结婚……难道半夜三更也可以结婚吗?

    “我那是跟你开玩笑,怎么可能真的结婚,要结也要等到我毕业吧……”

    慕煜城握着她手的力道加重:“可是现在有一个人,想当着神的面,跟你求婚。”

    沈瑾萱当即愣住,愣了半响,才不确定的问:“你要跟我求婚?”

    “恩。”

    “呵呵……”

    她忍不住笑了起来,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教堂的角落,慕煜城捂住她的唇,蹙眉训斥:“笑什么?上帝面前,切忌轻佻。”

    “我哪有轻佻?我只是笑笑而已。”

    她嗔他一眼,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慕少爷,求婚对女孩子来说,可是人生大事,怎么可以随便啊?最少也要在一个浪漫,而且有重大意义的环境下,拿出戒指,下跪,诚心诚意地说,请你嫁给我吧。这样才行啊。”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拿戒子?”

    慕煜城挑眉,像是变戏法似的,从口袋里摸出一枚精致的钻戒,钻石很闪亮,在漆黑的夜里,闪耀着璀璨的光芒。

    他单脚跪到在地上,无比诚恳的说:“请你嫁给我吧,萱萱。”

    沈瑾萱震惊了,这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简直不像是临时起意,而是像计划中的事。

    难道会这么巧,慕煜城本来就打算在今天跟她求婚?

    “这次你要想清楚哦?一旦我答应了,再想反悔门都没有,而且,婚姻对男人来说是一种束缚,你务必要再三斟酌。”

    慕煜城性感的薄唇轻启:“婚姻是一座城,城里只住两个人,两人不相爱,那便是束缚,若是两人相爱,那便是幸福。”

    “那好吧,我答应你,但是婚礼要等到我毕业再举行哦……”

    沈瑾萱笑着把手伸过去,让他替她戴上了戒子,从这一刻起,他便套牢了她的一生。

    “我也是这么想的。”

    慕煜城揽她入怀,宠溺地说:“二年后,你就会有第二个身份,慕煜城的妻子。”

    “到时候我们还在这个教堂举行婚礼好不好?我喜欢这里。”

    “好,只要你喜欢,怎样都可以。”

    深情的相拥,某年某月的某一天,馥劳教堂,成了沈瑾萱最期待的梦想。

    转眼之间,学校正式开学了,日子突然就变得忙碌起来。

    沈瑾萱每天奔波与学校和紫藤园两边,说是奔波,其实只是来来回回而已,慕煜城专程替她安排了一个司机,上山下山极为方便。

    难得周末没课,她搬了个桌子在园子里,最近迷上了书法,尤其是东晋书法家王羲之的字,令她膜拜三分,青睐有加。

    于妈见她准备了一堆笔墨宣纸,好奇的走过去问:“小姐,你这是要干吗?”

    “练字。”她一本正经的回答。

    “小姐的字写的已经很漂亮,怎么还要练?”

    她叹口气:“这个你就不懂了,平时写的那个字跟我现在要写的字那是不一样的,现在要写的不叫字,文雅一点说,叫书法。”

    “哦……”于妈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对了,帮我砚墨吧。”

    “好的,怎么砚?”

    “就这样……”

    沈瑾萱示范给她看,待她学会了,便摊开白纸,手执毛笔,用心的写了起来。

    一笔一画的描绘了半天,举起白纸:“怎么样于妈?好看吗?”

    于妈摇摇头:“这个我不懂呢,看着跟古董店里的字画差不多。”

    她扑哧一笑:“不是差不多,是差的多了,我这字要是挂进古董店,那不消半天,人家店就关门了。”

    写的不好没关系,潜心修炼才是王道。

    不知写了多久,脚边扔了一张又一张报废的白纸,墨水滴的满桌都是,于妈看着场景挺惨不忍睹,便留她一个人继续写,忙别的去了。

    “哟,真是好雅兴,写起书法来了。”

    身后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吓她一跳,猛一回头,瞧见是慕煜城,赶紧伸手捂他的眼睛:“不要看,不要看,我写的不好。”

    “迟了,我看了半天了。”

    “什么?!”她松开手,窘迫的瞪着他:“你咋这样呢,你这叫偷窥知道不?”

    “光天化日之下,你摆个桌子在路中央,我要就这么走过去,你又该说了——”慕煜城学她的声音:“你这是我无视我哪,还是无视我的字哪?”

    弯腰捡起一张被她蹂躏的白纸,蹙眉叹息:“啧啧,这字……”

    “这字怎么了?”

    她懊恼的质问,瞧他好表情,有那么差劲嘛!

    “真是不敢恭维。”

    “切,你不敢恭维,有人敢恭维。”她一把夺过去:“于妈说我这字跟古董店里卖的差不多呢。”

    “那你赶紧让于妈收起来,赶明儿全拿去卖了。”

    慕煜城戏谑的调侃,恼的她丢下一句:“我懒得理你。”背过身,继续挥笔疾书。

    真是憋屈啊,想她沈瑾萱好歹还是苏黎世大学的高材生,竟然被慕煜城取笑字写的难看,士可杀不可辱啊!

    “咦,你认为我写的不好,莫非你写的很棒?”

    她突然灵机一动,好奇的反问。

    慕煜城笑笑:“很棒不敢当,但是和你的比起来,应该是略胜一筹。”

    “好啊,那你来写。”

    她把毛笔递到他手中,抽掉她写了一半的白纸,闪开身把位置让出来。

    “你喜欢谁的字?”

    “我喜欢谁的,你就会写谁的?”口气还真够狂妄的呀。

    “恩。”

    “王羲之。”

    “什么体?”

    “隶体。”

    “好。”

    慕煜城毛笔轻沾墨水,大笔一挥,刷刷几行字就出来了,沈瑾萱看得目瞪口呆,终于明白什么叫龙飞凤舞了。

    “某一天你我暮年,静坐庭前,赏花落,笑谈浮生流年。今夕隔世百年一眼,相携而过,才知姹紫嫣红早已看遍。”

    她默念,由衷赞叹:“写得真好。”

    “有没有一点相像?跟王羲之。”

    “像,像极了,简直就是他的真迹。”

    “笨蛋。”他用手戳她额头:“王羲之真迹无存,传世者均为临摹本。”

    沈瑾萱不好意思的挠头:“可是临摹也临摹的很好啊,我现在对你钦佩的五体投地……”她开始撒娇:“慕煜城,你教我好不好?”

    “学这个干吗?”

    “提升能力呀,古时候不都要求女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吗?你看你的字写的这么好,我的字却写的这么不好,我俩多不般配呀。”

    “没关系,在我眼里,你已经是才貌双全,不需要再往上提升了。”

    她不依不饶:“别啊,就算不是为了才貌双全,也可以修身养性啊,你想想看,你平时公司的事务多,不能及时的陪我,如果我可以靠练字打发时间,那岂不是蛮好的?”

    慕煜城有些动摇,她乘胜追击:“教我嘛,教我嘛……”

    “真的想学?”

    “恩!”

    “那好吧,教你。”

    他勾勾手,沈瑾萱站过去,他从身后将她圈住,俯在她耳边叮嘱:“想要写好字,首先要做到静心,静神,静气,现在开始,闭上眼睛,跟着我的感觉走。”

    沈瑾萱闭上眼,慕煜城握住她的手,开始一笔一画的教她写字,她不去想写的是什么字,只是用心的感受着它的力度。:

    “好了。”

    握着她的手松开,她也随即睁开眼,却在下一秒,心咯噔一声,整个人怔住了。

    “伊人萱萱,此生最爱。”

    最先吸引她眼球的,不是纸上漂亮的草体,而是这简简单单的八个字。

    她转过身,仰望着慕煜城,一时间,感动到无言。

    “为什么要写这个?”

    “心里想的是这个,于是便写了这个。”

    “谢谢。”

    一句谢谢,发自肺腑,不需要太多的语言,她懂,他也懂。

    “I don't need a perfect relationship, I just need someone who won't give up on me. 我不需要多么完美的爱情,我只需要有一个人永远不会放弃我。”

    “I am the man 我就是那个人。”

    那一天的阳光特别的温暖,她靠在慕煜城的肩头,感受着刻骨铭心的幸福,即使多年以后忆起那个午后,依旧觉得,那是她一生中经历过,最美好的时光。

    再次遇见林川,沈瑾萱几乎已经认不出他来,然而,他却是记得她的。

    苏黎世大学的林荫道上,张美丽正在眉飞色舞的说着八卦,身后突然传来喊声:“沈小姐。”

    两人同时回头,张美丽疑惑的问:“他谁啊?”

    沈瑾萱思忖数秒,立马想起来:“……林川?”

    “感谢你还记得我。”

    他走上前,晒然一笑,两个酒窝深深浅浅。

    “这么巧,你怎么会在这里?”

    “别忘了,我可是你师哥。”

    “哦,对。”她窘迫的耸耸肩:“那你来母校是有事情呢?还是单纯的跑来怀念怀念?”

    “当然是有事情。”林川与她们边走边聊:“我可不是那种喜欢怀旧的人。”

    “对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好朋友张美丽,你们是老乡哦。”

    张美丽瞪大眼:“什么老乡?”

    “他也是北京人。”沈瑾萱指了指林川。

    “哇,真的啊?”丫显得很激动,一把抱住林川:“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啊! ”

    沈瑾萱噗嗤一笑,拍拍张美丽的肩膀:“姑娘啊,你吓到人家啦。”

    林川也很意外:“没想到能在母校遇到同乡,真是有缘呢。”

    “可不是,这么有缘,咱们一起吃饭吧?”

    “好啊,我请客。”

    林川自告奋勇。

    三个人找了家中餐厅,坐下来,侃侃而谈。

    “师兄,你是北京哪儿的?”

    点好了菜,张美丽拿着筷子敲打桌面,随意问。

    “我是西城区的,你呢?”

    “我丰台的,貌似离的还挺远。”

    “沈小姐呢?”林川把视线移向左侧。

    “哦,我是上海人,跟你们离的更远。”

    “那你俩现在还没毕业吗?”

    张美丽抢着回答:“硕士已经毕业了,博士正在进行中。”

    林川笑笑:“不错,挺有抱负。”

    “有什么抱负啊,要不是因为……”想了想,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

    “因为什么?”

    “没什么。”

    林川也不多问,指着前方的柜台说:“要不要喝点什么?”

    “除了酒,我喝啥都行。”沈瑾萱最先表态。

    “张小姐呢?”

    “哎哟,别张小姐,沈小姐的,听着怪别扭的,遇见就是有缘,叫我们名字就行了。”

    张美丽性格爽快,自是不喜欢与人先生小姐的叫着。

    “好。”

    服务员开始上菜,林川说:“再给我们加几瓶啤酒和饮料。”

    “我肯定是喝啤酒的,这年头不会喝酒的女人是嫁不出去的。”

    沈瑾萱眼一瞪:“胡说什么,这年头喜欢喝酒的女人才嫁不出去呢,谁愿意娶个酒鬼回家。”

    “喝酒不一定要喝醉,喝酒是一种品位,对不对?林川?”

    张美丽挑眉问,林川但笑不语。

    “我想要和你白头到老,珍惜着爱的每分每秒,直到那一天你我都会变老,星星伴着白发依然闪耀……”

    沈瑾萱的手机响了,她忙站起来,低声说一句:“我去接个电话。”

    盯着她的背影,张美丽暧昧的笑笑:“男人来电话了,瞧那羞涩的样。”

    “什么男人?”

    “她男朋友呗。”

    林川颇为吃惊:“她有男朋友了?”

    “是啊,怎么?你对她有想法啊?”丫邪恶的笑笑,俯耳过去:“别说我没提醒你,人家男朋友老优秀了。”

    “没有,我就随便问问。”

    林川的表情看似平静,眼神却闪过一丝复杂。

    找了处僻静的地儿,沈瑾萱接通电话:“喂?”

    “萱萱,等会我去接你一起吃午饭。”

    “吃午饭?”她有些为难:“可是我正在吃耶。”

    “这么早?”

    “恩,我跟美丽遇到了一位师兄,他请客,不来不太好。”

    “什么师兄?”

    沈瑾萱倒也不瞒他:“就是上次相亲的时候认识的。”

    那端突然沉默,片刻后,慕煜城语重心长的说:“你把我的话都忘记了是吧?”

    “什么话?”

    “……”果然是忘记了。

    “上次我大姐逼你去相亲,事后我是怎么跟你说的?”

    沈瑾萱努力的想,努力的想,终于:“我想起来了。”

    “说来听听。”

    “不要跟陌生男人接触,尤其自称校友和同乡。”

    “还有呢?”

    “坏人的脸上不会写坏人两个字。”

    “还有呢?”

    “防人之心不可无。”

    “很好。”

    慕煜城甚是满意:“把这些话都牢牢记住,我不反对你交异性朋友,但是,最好看清他们的真面目。”

    “好的,知道啦。”

    挂了电话,沈瑾萱回到餐厅位置上,却见张美丽正冲服务员发火:“老早就让你们把酒和饮料送过来,结果竟然让我们等这么久,你们这是什么效率和服务啊?”

    “对不起,对不起,刚才一忙给忘记了。”

    服务员不住的点头道歉。

    “忘记了?把你们经理叫过来,随随便便就把客人的吩咐给忘记了,这餐厅以后谁还敢来啊!”

    “好了,别为了这点小事为难人家了。”林川绅士的出面打圆场。

    “就是,送过来不就行了。”

    沈瑾萱附和。

    “哟哟哟,你俩什么意思,一唱一和,胳膊肘往外拐啊你们。”

    “是你太苛刻了好不好,瞧那小姑娘,被你凶的眼泪差点都出来了。”

    张美丽鼓起腮帮:“我们北京人脾气就是大,她遇到我算她倒霉。”

    “切,北京人脾气大,那人家林川咋没脾气呢?”

    林川笑笑:“美丽的意思,北京姑娘的脾气大,北京爷们没脾气。”

    三人说说笑笑,一顿饭吃的甚是愉快。

    下午二点,慕煜城开会的时候,接到江珊的电话,他只是瞄了眼,便毫不犹豫的挂断了。

    然而她却不死心,他不接电话,她便发短信,短信的内容只有寥寥数字,却足以令慕煜城陷入沉思。

    最终还是驱车去了江宅,江珊早已经等候多时,见到他,不无惊喜,却也不意外。

    “请坐。”

    替他冲了杯爱喝的咖啡,她怅然若失的问:“知道你有多久没来过我家了吗?”

    慕煜城低垂的睫毛动了动,淡淡回答:“我们的婚约已经解除了,再到这里来,多有不便。”

    “呵,婚约没解除的时候,也不见得你来过几回。”

    他不想跟她谈论这个问题,便切入正题:“你说有重要的事要跟我说,是什么事?”

    “关于你父母的死因。”

    慕煜城猛得抬眸:“我父母的死因,你怎么会知道?”

    “前天我去看我妈了,夜里,她做了恶梦,惊恐的大喊大叫,无意识的,竟然说出了凶手的名字。”

    气氛蓦然僵硬:“我以为我会相信吗?”

    “你爱信不信,反正我一个弱女子,从来没想过替父母报仇,若你不想知道,我便将这个秘密深埋心底,再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好,你说。”

    江珊扑哧一笑:“我还以为你真不想知道呢。”她站起身,走到他面前:“想知道,那就娶我。”

    “跟我谈条件?”

    “是。”

    慕煜城冷哼一声,笃定的强调:“别说我不清楚你的话有几分真,就算是百分之百的真,那也不可能!”

    “是因为沈瑾萱,所以才没有商量的余地吗?”

    “是的。”他毫不掩饰的承认。

    江珊讽刺的笑笑:“倘若伯父伯母地下有灵,知道你现在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连他们的死因都不想知道了,那他们在九泉之下,该有多寒心……”

    “这不需要你操心。”

    “那你是不相信我吗?”

    “我凭什么相信你?你能给我什么值得我相信的理由吗?”

    “就凭你曾经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追查的机会,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是你最好别后悔,因为机会,仅有一次。”

    江珊说完,指了指二楼:“我去洗个澡,你好好想想,想清楚了,再回答我。”

    慕煜城根本不用去想,不是因为他不在乎父母的死因,而是因为,他若想知道,可以通过别的渠道,而非建立在伤害沈瑾萱的基础上。

    起身,正准备离开,脑子突然传来一阵晕眩,砰一声又倒回了沙发上。

    他的身体开始变得灼热,呼吸急促,血液里流窜着原始的yu望,而且这种yu望越来越强烈,强烈到,几乎要将他爆破而亡。

    模糊的视线移向桌边的咖啡,顿时,他什么都明白了。

    一阵扑鼻的清香由远至近的传来,微微抬眸,一幅活色生香的画面呈现在他眼前,江珊裹着薄薄的浴巾,风情万种的笑着,看到他难受,她故意用白皙修长的美腿liao拨他,看到他更难受,她就干脆蹲下身,握住他的手,塞进了她饱满莹润的xiong里。

    “你……”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江珊伸手捂住他的嘴:“你想说,你不会娶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