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93 意外的惊喜

    慕煜城冷冷的睨着面前的女人,用尽全身的力气,一把将她推开。

    “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江珊摔倒在地上,冰凉的地板刺痛了她的心,她突然嘤嘤的哭了:“我怎么会变成这样,你最清楚了不是吗?”

    她爬起来,重又蹲到他面前,眼里挂着晶莹的泪水:“我就知道,无论用什么样的方法,你都不可能再回到我身边……”

    “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用这么卑劣的手段?”

    “我用这样的手段不是想逼你娶我,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那你到底想要怎样?!”

    “我想做一回你的女人。”她泪眼婆娑的望着他:“就是这么简单。”

    慕煜城受药物控制,根本没办法起身离开,他全身青筋暴起,却还强忍着不让她如愿。

    江珊吻他的唇,他的额头,他的鼻翼,每吻一处心就被撕裂一次,慕煜城用意识告诉她,即使是忍到死,也不会碰她一分一毫。

    终于,她放弃了,倒在他怀里昏迷不醒。

    慕煜城的手机落在了车里,他踉跄着站起来,一步步往客厅座机的方向移动,拨出一组号码,吃力的说一句:“马上来江宅。”

    十五分钟后,高宇杰十万火急的赶来了,一闯进客厅,赫然被眼前的一慕震慑住了。

    “慕总,这是?”

    “快去医院。”

    ……

    到了医院,江珊被送进急救室,慕煜城解了药出来时,她却还没出来。

    “怎么这么久?”

    微微蹙眉询问,高宇杰摇头:“我也不知道。”

    砰一声,他一拳砸在墙壁上:“这个江珊,我到底要拿她怎么办才好!”

    “你就对她绝情一点,你甭管她死活,看她还怎么闹腾。”

    “若不是看在她父母的份上,我自是不再管她。”

    “那你也不能管一辈子啊?她这胸闷的毛病一直见好,啥时才是个头。”

    “总会有办法医好的。”

    急救室的门打开,医生走出来,两人疾步上前。

    “情况怎样了?”

    “已经稳定,但是切记以后不可再让她乱服药。”

    “乱服药?”慕煜城甚是不解:“她乱服什么药了?”

    “应该是一些抗胸闷的药。”

    高宇杰立马插话:“可她就是有胸闷的毛病啊,那些药都是专业医师开的。”

    “从我们检查的结果来看,病人胸腔没有任何问题,她很健康。”

    气氛蓦然僵硬,慕煜城表情复杂到极致。

    “你是不是搞错了?你说里面躺着的那位小姐没有问题?”

    高宇杰无法置信的问。

    “是的。”医生点头:“若你们不相信我们的检查结果,可以换一家医院重新检查。”

    “可她以前确实有过胸闷的病史,而且去多个国家医治过。”

    “那只能说明一种可能。”

    慕煜城已经冷静许多:“什么可能?”

    “病人之前有这个症状,可后来在药物的治疗下已经痊愈,而病人怕复发,所以就一直没有停药。”

    “不可能,她……”

    “好,我们明白了。”

    慕煜城点头示意,阻止了高宇杰继续追问下去。

    “慕总,你怎么不让我问清楚,这医生根本就不了解情况,江珊她明明一直存在犯病的现象,怎么可能是因为怕复发,才一直不停药呢。”

    “你就没有想过她是故意的?”

    高宇杰蓦然怔住,半响才憋出一句:“你的意思,江珊每次在你面前犯病,都是装出来的?”

    “这个问题,待会问她最清楚。”

    站在VIP病房门前,慕煜城回想着过去几年发生的事,内心充斥着一种愤怒。

    推门入内,江珊已经醒了,见到他,眼神有一丝闪烁。

    “我有多久没带你去复查了?”他平静的问。

    “快一年了。”她低声回答。

    “好,我让高宇杰盯机票,明天带你去美国复查。”

    “不用……”

    江珊慌忙阻止,见他眼神有异,心虚的解释:“我最后身体不太好,等过几天好了再说。”

    “那就不去美国了,让彼德先生过来给你复查也可以。”

    “城,你不恨我了吗?为什么还要这么关心我?”

    “我关心你无关爱情,只因为你是我的责任。”慕煜城拿出高宇杰的手机,准备给彼德打电话。

    “不要打了。”

    江珊伸手阻止他:“我感觉最近好多了。”

    “你是感觉最近好多了,还是早就感觉好多了?”他反问,眸光一沉,寒气凌人。

    “我……”

    “谎言是不可能一直骗下去的,总有不攻自破的一天。”

    慕煜城愤怒的捏住的她的下巴:“为了守住一份没有爱的婚约,你竟然一次次在我面前装出病未好的样子,看着我把那些药塞进你嘴里,你是不是觉得离幸福很近了?”

    江珊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却未解释一句。

    慕煜城松开手,若释重负的冷笑一声:“很好,你消磨光了我对你所有的同情和愧疚,从今天开始,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毅然决然的出了医院的大门,高宇杰已经把他的车从江宅开过来,上了车,他才想起,没给沈瑾萱打电话。

    忙找出手机,一看未接来电,竟有二十几通,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她打来的。

    懊恼的拍了下额头,他满情歉意的赶紧回拨过去。

    电话响了很长时间无人接通,他一边开车一边继续打,直到车子开到山顶,电话也没被接通。

    火急火燎的奔进紫藤园,一眼撇见秋千上摇晃着的人儿,顿时,悬着的心落下了。

    “萱萱。”

    他疾步走过去,一把将她揽进怀里:“吓死我了,你手机丢了吗?”

    “没有。”

    “那我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

    沈瑾萱仰起下巴,眨着晶亮的眼睛说:“为什么我给你打电话你可以不接?你给我打电话我就必须要在第一时间接呢?”

    他怔了怔,愧疚的说:“对不起,今晚出了些事,我脑子太乱给忘记了。”

    忘记了……

    那个口口声声说爱她的男人,竟然随随便便就把她给忘记了。

    心里蓦然觉得很难过,她跳下秋千,头也不回的进了屋。

    慕煜城知道她生气了,跟在她后面小心翼翼的解释:“是江珊突然晕倒,我把她送到医院,出来的时候才想起手机落在了车里,你要实在气不过,就打我骂我吧,只要你能消气,怎么折磨我都行。”

    他没有把晕倒之前的事说出来,是不想再增添她的烦恼。

    “你不知道我会等你吗?”

    沈瑾萱回头质问,她不是要他时时刻刻的陪在身边,她只是希望他晚归时候,可以打个电话告知她,这样,她就不用像个傻瓜一样等到大半夜。

    “我知道,所以我才会这么自责。”

    慕煜城心疼的从身后抱住她:“都是我不对,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原谅我好吗?”

    她默不作声,他说:“那要不我面壁思过去好了?”

    “江珊又犯病了吗?”

    沈瑾萱转过身,问的很无奈。

    “恩。”

    “那这要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我们一定要生活在她的阴影里吗?”

    “不会了。”慕煜城笃定的望着她:“已经到头了。”

    “什么意思?”

    “你坐下来,我慢慢跟你说。”

    他把江珊装病的细节一五一十的和盘拖出,沈瑾萱听完,眉头却还是拧在一起。

    “就算她的病好了,可是她父母的死毕竟和你们家脱不了关系,你真的不会再觉得有愧于她吗?”

    慕煜城点头:“你放心,我知道你怕什么,我跟你保证,绝对不会让江珊成为你的困扰。”

    “真的?”

    “真的!”

    “好,最好是这样,不然你死定了!”

    慕煜城见她笑了,心情顿时明朗:“那我们去吃宵夜吧,我有点饿。”

    “这么晚还下山啊?”

    “不然吃什么,于妈已经睡了。”

    沈瑾萱拍拍他的肩膀:“于妈睡了,还有我呀,别忘了,我家可是开小吃店的。”

    “你的意思要为我下厨?”

    “当然了。”

    “那你弄什么给我吃?”

    “你想吃什么?”

    他想了想,果断说:“就水饺吧。”

    “水饺啊……”

    “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是没什么问题,就是有些麻烦,又要剁馅,又要和面,还要手工包,估计捣腾好了,天也亮了,你也饿死了。”

    “没关系,我可以等。”

    “你就这么想吃水饺?”

    “恩……”

    沈瑾萱翻翻白眼:“……好吧。”早知道不大言不惭了。

    进了厨房,她系上围裙,把面粉倒进盆里,开始熟练的和面。

    “要不要我帮忙?”

    慕煜城走进来,脸上挂着满足的笑。

    “不用了,你负责吃就可以了。”

    “那你准备给我弄什么馅?”

    “人肉芹菜。”

    啊?他惊恐的睁大眼,随即暧昧的凑近:“是你的肉么?是你的我就吃,我早就想把你吃掉了。”

    说着,他就开始动手动脚,咬她的耳朵,咬她的脖子,咬得她咯咯直笑:“好啦,不要闹了,再闹我就不弄给你吃了。“

    “那我先去洗澡了”

    “去吧去吧。”

    包水饺真不是个省心的活儿,尽管她动作已经很麻利,擀好了皮儿,剁好了馅,还是费了好大的劲。

    慕煜城洗了澡下楼,清清爽爽的站到她面前:“还没好啊?”

    “天都没亮呢,急什么?”

    他挑眉:“你该不是真要弄到天亮吧?”

    “你以为啊,你来弄试试。”

    他抚额叹息:“好吧,我表示只会吃。”

    坐到她身边,看着她灵巧的手指三下两下就能捏出漂亮的饺边,他饶有兴趣的问:“你这技术不错啊,是你爸教你的?”

    “不是,我爸才不会教我呢,他自己跟水饺打了一辈子的交道,怎么也不希望我再子承祖业,省吃俭用供我上大学,供我出国留学,就是希望我将来可以比他有出息。”

    “那你是自己偷学的?”

    沈瑾萱没好气的嗔他一眼:“我刚都说了,我爸跟水饺打了一辈子的交道,假如你从小就生长在一个饺子世家,那么不用人教,你也不用偷用,光看着就无师自通了。”

    慕煜城恍然大悟:“哦,原来是这样。”

    他单手捏着下巴,若有所思:“那刚才我要不说想吃水饺,你准备弄什么给我吃?”

    “弄面疙瘩呗。”

    “面疙瘩?面疙瘩是什么东西?”

    “就是面粉里洒一点水,搅成浆糊状,然后扔进锅里,就可以吃了。”

    “这么简单?”

    “是啊,比包水饺省事多了。”

    “什么味儿?”

    “没味儿,就是吃面粉,面粉能吃出啥味儿。”

    “吃面粉……”

    慕煜城两眼冒金星,很想死一死。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水饺出了锅,闻着扑鼻的香气,慕煜城庆幸自己有远见,幸亏他坚持要吃水饺,不然就落个吃面粉的下场了。

    “好吃吗?”

    沈瑾萱紧张的问,这可是她第一次为了一个男人全心全意的下厨。

    “好吃。”慕煜城重重点头,明确表示:“我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了?”

    “好吃就多吃点。”

    “恩!”

    水饺吃了一半,他突然抬头说:“对了,我后天要去出趟差。”

    “去哪里?”

    “俄罗斯。”

    “后天?”她诧异的挑眉:“一定要后天吗?”

    “恩,怎么了?”

    黯然的摇头:“没怎么,那要去多久呢?”

    “差不多一周吧。”

    “这么久啊……”真心觉得失望了,后天可是她的生日呀。

    可是倘若他不记得这个重要的日子,她也不会去主动跟他说的,以前跟徐子耀处男女朋友的时候,他也不会记得这个日子,所以,她其实已经习惯了。

    “这次是要去谈一个重要的项目,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尽早回来。”

    “恩,没关系,你去吧。”

    她苦涩的笑笑,二十五岁的生日,看来注定又是她一个人过。

    隔天下午上完课,她站在校门口等司机过来接她,一辆车停到她面前,车里探出一张陌生的面孔:“你是沈瑾萱小姐吧?”

    她怔了怔,点头:“是的,有什么事吗?”

    “我家主人想请你去家里坐坐,不知你是否方便?”

    “你家主人是谁?”

    “慕少爷的二叔,慕振雄先生。”

    沈瑾萱心一颤,诺诺的问:“慕先生找我有何事?”

    “这个我不太清楚,你去了便知。”

    她稍有犹豫,却还是上了车,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车子开了十来分钟,停在一幢豪华的别墅门前,门前两边站着侍卫,气场相当的强大。

    “沈小姐,请进。”

    司机引领着她走进富丽堂皇的客厅,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位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他的目光炯炯有神,指间夹着精致的雪茄,翘着二郎腿,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

    奇怪,上次慕家的大家长不是都去过紫藤园吗?为什么对这个二叔,她却是一点印象也没有?

    沈瑾萱疑惑的想。

    “姑娘,请坐。”

    慕振雄起身,亲切的指了指沙发。

    她当即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兴行是见识过慕煜城大伯的厉害,她便很自然的把他二叔也归为同类,可是听他如此亲和的叫她姑娘,她便有些茫然了……

    “慕先生,不知您为何要找我?”

    “别叫我慕先生,叫我二叔就好。”他微笑着打量她:“姑娘看起来确实不错,难怪我侄子为了你不惜跟我们翻脸。”

    沈瑾萱的心蓦然一凉,还以为这个二叔比大伯明白事理一点,看来,其实也不过尔尔。

    “如果您是想要说一些讽刺我的话,那么就不必了,我是不会留在这里任人羞辱的。”

    “哈哈。”

    慕振雄大笑,掐灭雪茄说:“姑娘误会了,我叫你来不是为了羞辱你,纯粹只是认识一下,之前我大哥去找你的事,我已经听我女儿说了,那天我不在苏黎世,所以只能从她们的嘴里了解事情的经过,听闻你把我大哥气得吹胡子瞪眼,我对你佩服的同时也颇为好奇,要知道,整个家族里,除了煜城,还从来没人敢顶撞他呢。”

    沈瑾萱平心静气的纠正:“我不是顶撞他,我只是觉得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他不尊重我,我也没必要尊重他。”

    “好,有个性。我就欣赏有骨气的人,冲着这一点,你大可放心,我无条件支持你和煜城的交往。”

    狐疑的打量对面的男人,她不敢完全相信他说的话,毕竟,他看起来如此深不可测。

    “谢谢您,那我可以回去了吗?”

    “好,有空常来玩,把这里当自己家就好。”

    慕振雄大喊一声:“小杨,送沈小姐回去。”

    沈瑾萱出了别墅,有些浑浑噩噩的,她有点不敢相信,慕家竟然会有人支持她和慕煜城,想到之前冲上山的那一大群索命鬼,这个二叔似乎也太与众不同一点了……

    回了紫藤园,没多大会,慕煜城也回来了。

    他刚进了园子,她便迎上去,抓着他的胳膊说:“我跟你说件很严重的事。”

    “什么事?”

    “我今天被你们家的某个人请过去了。”

    他眸光一沉:“谁?”

    “慕振雄。”

    “我二叔?”

    “恩!“

    他笑笑:“是他呀。”

    “怎么?你二叔是好人?”

    “他看起来像坏人吗?”

    “不像,就是不像我才觉得严重啊。”

    “为什么?”

    “你想啊,你们家的长辈个个凶神恶煞,唯独这个二叔亲切又好说话,这会不会太不正常了?俗话说的好,笑里藏刀,笑里藏刀,越是笑着的人,越是防不胜防哪。”

    慕煜城扑哧一笑,摸摸她的头:“不错,把我金玉良言都记清楚了。”

    他停顿一下:“我们确实不可以随便轻信别人,但是我二叔是个例外,他是看着我长大的,是我人生的导师,也是像父亲一样存在的人。”

    “你跟他关系很好哦?”

    “恩,在我四个叔父里面,就数和他的关系最好。”

    “可是他之前不是也反对你和江珊解除婚约的吗?”

    “反对归反对,我不配合,他也拿我没辙。”

    沈瑾萱耸耸肩:“那好吧,你说他是好人那我就暂且相信他是好人吧,其实抛开他是你二叔的关系,我对他的第一印象还是蛮好的,最起码,他没有贵族的架子,没有跟我说:别想用一元钱买十元钱东西这样羞辱的话。”

    慕煜城捏捏她的鼻子:“你呀,别一棒子打死一船人,其实除了我大伯,慕家还是有不少明白事理的人。”

    “你们慕家有没有事理的人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物以类聚。”

    她扮个鬼脸,转身跑回了屋。

    晚上帮慕煜城收拾行李,沈瑾萱的一颗心哪,说不出的难受,好几次她想提醒他,明天就是她的生日,可是话一到嘴边,又给咽了回去,她不想因为自己,而耽误了他的大事。

    生日每年都可以过,可机会,往往却只有一次。

    “怎么闷闷不乐的?”

    慕煜城洗了澡出来,见她愁眉苦脸,关切的问。

    “你要出差,我难道还很高兴呀?”

    他抱住她:“要不,你跟我一起去?”

    “算了吧,你是去谈公事,又不是去旅行,我跟着像什么话。”

    “公事完了,可以顺便旅行呀。”

    “那也不要,我可不想玩物丧志。”

    慕煜城真的走了,一清早就走了,他说,是最早的航班。

    沈瑾萱学校没课,她便无聊的待在紫藤园,中午天气突变,先是一阵狂风,接着便下起了暴雨。

    张美丽打电话过来:“亲爱的,生日快乐!”

    她笑笑:“谢谢。”

    “今天一定过的很开心吧?”

    “开心什么?”

    “有慕煜城陪你过生日不开心吗?”

    “他出差了……”

    “啊!你生日他还出差?”

    “他不知道今天是我生日……”

    “啊!!他竟然连你生日都不知道?!”

    丫义愤填膺了,这叫啥爱人?太他妈不称职了。

    “哎哟,没什么啦,他工作忙嘛,我能理解的。”沈瑾萱替慕煜城开脱。

    “行了行了,说你男人你就心疼,那这样吧,你下午下山来,我帮你庆祝。”

    她撇了眼窗外磅礴的大雨,百无聊赖地说:“再看吧,雨要是停了就去,要是不停就算了。”

    挂了电话,她对着手机嘟嚷:也不知道你到了没有?怎么连个电话都不打给我呢。

    一整个下午,雨一直下,没有停的迹象,反而越下越大。

    自然,她便也没下山。

    晚上,吃了晚饭她早早上楼,坐在小窗前,心里很落寞,为什么慕煜城都不给她打电话呢?明明说好,到了就给她电话的。

    为什么,每一次都让她失望……

    她把手机扔到一边,强忍着给他打过去的冲动,张爱玲说过:男人彻底了解一个女人之后,是不会爱她的。所以,她不要让他以为,她离了他不行。

    “我现在过得很好,不为什么苦恼,日子像悠游的水草,也不怕回忆惊扰……”

    被扔在一边的手机突然铃声奏响,沈瑾萱的惊喜只有一秒,下一秒,她便黯然了,因为,这铃声不是慕煜城的。

    捡起手机,一看来电竟是家里的号码,顿时精神一振,迅速按下接听。

    “喂?”诺诺开口,不确定打电话来的是母亲还是父亲。

    “萱萱,是我。”

    “妈——”

    她哽咽着喊一声,这是来苏黎世一个月里,第一次听到母亲的声音。

    “今天是你生日,妈就是像跟你说一声:生日快乐。”

    “谢谢,妈,谢谢。”她的眼圈红了:“你和爸,身体好吗?”

    “我们很好,你前几次打电话回来,你爸一听是你的声音便挂了,他脾气倔,到现在还不能释怀,但是也没再闹腾着要去找你,所以你再给他些时间,总有那么一天,他是会原谅你的。”

    “恩,好,我明白!”

    “徐子耀有没有打过电话给你?他好像对你不死心,一直往家里跑。”

    “打了,但是我没接。”

    “恩,断了就断了吧,我现在也看清楚了,他妈那德性,你真嫁过去,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她又去咱家闹了吗?”

    沈母叹口气:“你刚走的时候来闹过两回,见我们不搭理她,便也不再来了。”

    沈瑾萱咬着唇,努力不让自己流眼泪,即使母亲不说,她也知道,徐子耀的妈一定把话说的很难听……

    “好了,我是趁着你爸出去买烟打的电话,他该回来了,我先挂了啊。”

    “恩好的妈,你和爸多保重!”

    秦玉蓝握着话机的手紧了紧,终是忍不住问了句:“他……对你好吗?”

    “他对我很好。”沈瑾萱的心咯噔一声,轻声回答。

    “那就好,照顾好自己。”

    熟悉的嘟声回荡在耳畔,不是错觉,母亲说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她哭了……

    于是,沈瑾萱也哭了。

    妈,我没有骗你,他对我真的很好,只是偶尔,会想不起我。

    咚咚,房门被敲响,她擦干眼泪,喊一声:“进来。”

    “小姐,外面有个人来送花,要你亲自签收。”

    “送花?”

    她显得极为诧异,谁会在这下着暴雨的暗夜里送花给她?

    难道是张美丽?她只能这样想。

    疑惑的下了楼,于妈替她撑把伞,径直朝大门的方向走过去。

    “你好,这里是一百朵红玫瑰,请验收。”

    “一百朵……”她怔了怔:“是谁送的?”

    “这个我不清楚,我只是负责送花的伙计。”

    “那没有卡片什么的吗?”

    “没有。”

    沈瑾萱疑惑的睨向他车厢里一朵朵沾着雨水的红玫瑰,脑子有些懵懵的。

    “好吧,麻烦你给我拿进来。”

    “不需要清点一下吗?”

    “不用了。”

    送花伙计把一百朵红玫瑰分三次抱进了客厅,于妈一头雾水的猜测:“小姐,这会不会是少爷送的?”

    “应该不会吧,他压根就不知道今天是我生日。”

    “啊,今天你生日啊?”

    于妈一脸惊诧,自责的说:“我都不知道,要是早知道,晚上给你煮碗长寿面呢,真是对不起……”

    沈瑾萱晒然一笑:“没关系的啦,我又不像你家少爷,过个生日惊动全城。”

    想起慕煜城生日的排场,那叫一个隆重啊。

    “可是这花?”

    “我去楼上打个电话问问。”

    她转身跑上了楼,第一个要打的,便是慕煜城。

    一百朵红玫瑰,寓意应该是百分之百的爱吧,她实在想不通,除了他,还有谁会这么直白的示爱。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通话中?

    她改拨张美丽:“美丽,你送花给我了吗?”

    “送花?你做梦呢吧你?我又不是你男人,你送花给你算哪门子的事?”

    “哦,我知道了,拜拜。”

    挂了电话,再想继续打,却发现,已经没有可打之人了。

    继续打慕煜城的手机,还是在通话中,不禁有些郁闷:跟谁通话啊,聊这么久。

    郁闷,郁闷,很郁闷。

    讨厌,讨厌,很讨厌。

    咚咚,于妈又来敲门了:“小姐,花里有张纸条,你快下来看。”

    “啊?哦,好的,我马上来。”

    她打起精神,刚一奔出房间,啪一声,整幢别墅陷入了黑暗中。

    停电了?

    脑子嗡一声,胆怯的缩到了墙角边,其实,她很胆小。

    二十五岁了,却还是,和小时候一样怕黑。

    “于妈……于妈……停电了……”

    扯着嗓子大声的喊,一想到她们这是在山上,没有左邻右舍,慕煜城又不在,整个人便陷入了恐慌中。

    没有人回应她,于妈不见了?

    她猛得蹲下身,不敢再喊了,空间太大,喊起来的时候回音也特别大,即使是她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都令人毛骨悚然。

    正在吓得大气不敢出,快要哭出来时,一阵轻柔的音乐声传进了她耳中,很轻很轻,很柔很柔,生日快乐歌……

    缓缓抬眸,顺着音乐的声源,她梦幻似的看到了一支支燃烧的蜡烛,像小小的萤火虫,在黑暗中,尽情的跳跃着。

    胆怯的心理瞬间被好奇淹没,她木然的借助着微弱的烛光下了楼,亦步亦趋的走向蜡烛放置的地方,印入眼帘的,是一块大大的蛋糕,上面写着:“祝我心爱的女人,生日快乐。”

    时间仿佛静止,沈瑾萱的内心充斥着巨大的惊喜。

    她正要转身,一双有力的手臂从身后将她紧紧圈住,然后,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Happybirthday”

    “慕煜城……”

    握住他的手,她恍若梦中,这一切都来得太不真实,是因为她太渴望,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幻觉吗?

    啪一声,灯亮了,偌大的客厅又恢复了先前的灯火辉煌。

    慕煜城饶个弯,站到她面前,她这才发现,他的衣服全湿了,黑亮的头发上挂着晶莹的水珠。

    “对不起,回来晚了。”

    他俯下身,在她粉嫩的唇上轻琢了琢,他的唇很凉,可是他的吻很热。

    “你不是出差了吗?”

    沈瑾萱压抑着内心的激动,不解的轻声问。

    “这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一个生日,我怎么可以不陪在你的身边?”

    他捧起她的脸:“Oh,dear.Iwantyoutoknowthatbeingwithyou,it'sasgoodasitgets.亲爱的,世上没有比跟你在一起更幸福的了。”

    “Iamtoohappytostandfaint!我要幸福的昏倒了!”

    她伸手勾住他的脖子,主动踮起脚尖吻他,用她所有的热情,热烈的吻着。

    缠绵的深吻过后,两人依依不舍的松开,蜡烛已经燃尽,生日快乐歌却还断续的唱着。

    “快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瑾萱抱着慕煜城的胳膊,兴奋的询问。

    “其实我早就知道今天是你生日,我可以帮你办一个隆重的生日宴会,可我知道,那不是你想要的。”

    “那我想要的是什么?”

    “你想要的,是一个蛋糕,一首生日快乐歌,一个陪在你身边,真心爱你的人。”

    她的眼圈红了,窝心的感动。

    “干吗要骗我出差呀?”

    “我没有骗你,出差的时间被我延迟了一天,知道我今天干什么去了吗?”

    摇遥头:“不知道。”

    “去给你准备了一份别出心裁的礼物。”

    “什么礼物呀?”

    他拉着她的手,走到门外,指着园子说:“礼物被我埋在了地下,你每天对着地面喊一声:我要礼物,三个月后,礼物就会从地底冒出来。”

    沈瑾萱怔了怔,嗔笑着拍他:“骗人,我才不信呢。”

    “不信你就试试。”

    她睨着他湿漉漉的衣服:“莫非你冒着大雨给我埋礼物了?”

    “恩。”

    “那到底是什么喔?”她开始央求:“快说,快说嘛。”

    “暂且保密,你就按我说的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