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94 夜的旖旎

    慕煜城莫测的扬了扬唇角,转身进了屋。

    “嗳,你要不告诉我,我明天带着于妈掘地三尺,就不信找不出来。”

    “那你就去掘吧,没到时间,掘了也没用。”

    “怎么可以这样啊?生日礼物要当天送到寿星的手里才有意义啊,过期了谁还稀罕……”

    “好了,别打破沙锅问到底了,让我给你一点惊喜?OK?”

    看来他铁了心不告诉她,沈瑾萱不甘心的点头:“那好吧,不问就不问。”

    “来,许愿吧。”

    “蜡烛都灭了……”

    “重新再插,我买的多。”

    他把先前的旧蜡烛拨掉,重新插了二十五支新蜡烛:“开始。”

    沈瑾萱双手合十,闭上眼睛认真的许愿,烛光下,她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闪的慕煜城心里泛起一圈圈涟漪……

    用力一吹,心愿已许。

    “许的什么?”

    “永远和你在一起。”

    砰……他一巴掌拍在她头上。

    “干吗拍我?”

    “说了就不灵了。”

    “……那你还问!”

    她切了一大块蛋糕,坐到他身边:“我们一起吃。”

    “好。”

    最幸福的,莫过于此刻,彼此依靠,心心相印。

    “拍个照纪念一下吧?”

    沈瑾萱提议。

    “你喜欢就好。”

    于是,她拿出手机,摄像头对准她和慕煜城:“笑一下嘛。”

    他咧嘴一笑,随着咔嚓一声,一块雪白的奶油糊在他脸上,造就了难忘的瞬间。

    “哈哈哈——”

    得意的某人,笑得前俯后仰,举着手机说:“明天把这照片发到你们公司网站上,标题就用:总裁大人的私生活。”

    “沈瑾萱——”

    慕煜城扑向她:“敢戏弄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救命啊……”

    她大笑着往楼上跑,身后的人紧追不舍,整幢别墅里瞬间充满了幸福的味道。

    沈瑾萱一路狂奔到天台,外面的雨已经小了许多,却还没有完全停止。

    “不要追了,再追我跳下去了啊。”

    她指着天台下方,慕煜城点头:“好,不追了。”随意往远处望了望,突然大声喊:“流星。”

    “哪呢?哪呢?”

    沈瑾萱激动的转身,还没看到流星的影子,整个人就被腾空抱起……

    “你骗我。”

    她笑着捶打他:“坏蛋,坏蛋,大坏蛋。”

    “这也叫坏?”慕煜城邪魅的勾勾唇角:“还有比这更坏的呢。”

    一个旋转,她被他按在了平时专门用来赏月的椅子上,椅子被雨水浸湿的很凉,可身体却是火热火热的,他俯在她身上,双眼喷着yu望的光芒,沉声说:“Youareeverythingtome,andIwassoblessedwhengodsentyouhereforme你是我的一切,我是如此幸运上帝让你来到我身边。”

    沈瑾萱的心噗嗵噗嗵狂跳,她的脸颊已经绯红一片:“IfIwereyou,thatyouarethebestgiftthatGodgaveme如果我是你的一切,那你便是上帝给我最好的礼物。”

    四目相对,情深意浓,慕煜城拨开她额前的刘海,露出光洁的额头,下一秒,两人抱在一起吻了起来,火热的吻与冰凉的雨水融合,加深了感官的chi激,更衬托了夜的旖旎。

    “慕煜城,答应我,以后的每一个生日,我们都要在一起过好不好?”

    “好,我答应……”

    呼吸之余,两人约定,既然无法介入过去,那么,就正式参与未来。

    ……

    ……

    醒来时,天已经亮了,有一丝温暖的光线从窗帘里挤进来,慵懒的洒在她的脚边。

    摸了摸了左侧,竟是空荡荡的,难道昨晚一切真的只是梦?

    可下身酸痛不像是梦呀,她一骨碌爬起来,换了件衣服下了楼。

    “小姐,早上好。”

    于妈见到她,笑的意味深长。

    “少爷呢?”

    “少爷一清早就走了,他让我跟你说,他去出差了。”

    “又出差了?”

    她揉揉额头,原来他没有骗她,真的是为了给她过生日所以才推迟了一天出发。

    瞧见客厅里红艳艳的玫瑰,想到昨晚的激情,她的脸不自觉红了红。

    “对了,少爷昨晚在花园里埋什么东西了吗?”

    于妈怔了怔:“这个我倒是不清楚。”

    沈瑾萱跑到园子里晃一圈,重新返回客厅说:“他一定是骗我的。”

    吃了早饭去学校,张美丽把一个精致的包装盒放到她面前:“迟来的礼物,请笑纳。”

    她点头,笑纳了。

    又是一个精致的包装盒放到她面前,沈瑾萱疑惑了:“嗳,你丫最近发横财了吗?礼物都送双份的啊?”

    “想的美。”张美丽没好气的哼一声,凑近说:“林哥哥送的。”

    “林哥哥?”她有些没反应过来。

    “哎哟,就是林川啦。”

    沈瑾萱愣住了,她撇了眼面前的粉色包装盒,不解的问:“林川怎么会知道我生日?”

    “我昨天去给你买礼物,刚好在商场遇见他,然后就寒暄了几句,然后他就知道了我是去给你买礼物,然后他就随便也买了一份,然后……”

    “行了,哪这么多然后。”

    她一边拆礼盒一边嘟嚷:“有没有替我谢谢他?”

    “谢了啊,但是谢就能完事吗?”

    “那不然还要怎样?”

    “你得实际行动啊?”

    沈瑾萱眉一挑:“我得什么实际行动?”

    “当然请我们吃饭啦!”张美丽拍拍她的肩膀:“我们可是买了礼物给你,于情于理你也要意思意思对不对?”

    她没好气的笑笑:“服了你了,明年记得别给我送礼物了。”

    “那今年呢?今年的你说咋办?”

    “请呗,还能咋办。”

    “耶,我给林川打电话!”

    张美丽兴奋的转一圈,摸出手机迅速拨通林川的号码,扯着喉咙说:“林川啊,晚上有空吗……昨天的寿星今天要请我们吃饭哦……行,那晚上见哈。”

    晚上,三个人在酒吧里碰了面,进了包厢,沈瑾萱抱歉的对林川说:“不好意思啊,本来想请你们到正式的餐厅去吃的,可是美丽非要来这里……”

    林川绅士的笑笑:“没关系,朋友聚在一起图的就是开心,吃不吃无所谓。”

    “就是嘛,瞧瞧我们北京爷们多爷们。”

    张美丽得瑟的揽住林川的肩膀,搞得她自己也跟个爷们似的。

    服务员送来套餐和饮料,三人边吃边聊,气氛相当的愉快。

    “你们家慕煜城真的不知道昨天是你生日啊?”张美丽一边啃鸡腿一边郁闷的问。

    “慕煜城?”林川诧异的挑眉:“瑾萱的男朋友是慕煜城?”

    “对啊,你认识他?”

    “在苏黎世有谁不认识他?慕氏家族的第三代继承人。”

    “可不是,所以我们瑾萱捡到宝了,慕煜城多爱她呀,为了她都不惜毁婚。”

    不知是不是错觉,沈瑾萱撇见了林川眼中一闪而过的复杂。

    “好了,你俩不要再讨论我了,赶紧吃吧。”

    酒足饭饱,张美丽开始放声歌唱,一首接一首,直到唱的上气不接下气。

    “哎,你俩谁来唱吧,我唱不动了。”

    沈瑾萱立马表态:“我可不会唱。”

    林川叹口气,舍我其谁的接过麦克风,没想到他的歌唱的极好,一时间,两人听得入了迷。

    “咦,好像你的手机再响。”

    张美丽推了推身边的好友。

    沈瑾萱忙摸出手机,一看竟是慕煜城打过来,她立马起身,疾步奔出包厢。

    “喂?”

    “天都黑了,你怎么还没回紫藤园?”

    她怔了怔:“你回来啦?”

    “没有。”他停顿一下:“刚打你手机没接,我便打了家里的电话,于妈说你还没回去。”

    “嗯,今天两个朋友送了生日礼物给我,我请她们出来唱歌了。”

    “你可别告诉我,其中有一个是什么学长。”

    她一惊:“呃,这个你都知道……”

    “还真是?”慕煜城不高兴了。

    沈瑾萱不想骗他,况且,她也没必要骗他:“是的呀,就是林学长。”

    “你怎么还跟他来往,我上次不是跟你说了……”

    “我记得,防人之心不可无嘛,可是你也说了,你不反对我交异性朋友的呀。”

    慕煜城有些语结,叹口气:“好,我不反对,但是你别玩太晚,早点回去知道吗?”

    “知道啦。”

    有了他的叮嘱,不到九点钟,沈瑾萱便提议结束了聚会。

    出了酒吧,张美丽指着林川说:“方便不?方便的话送一下我们瑾萱吧,她可是住在原始森林里。”

    “可以啊。”林川满口答应。

    “不用了,我打个电话给司机,他会来接我的。”

    “哎哟,这么晚,你真好意思折腾人家。”

    张美丽翻翻白眼:“就让林川送你一程得了。”

    林川已经拉开车门:“请吧。”

    盛情难却,她只好恭敬不如从命:“那好吧,麻烦了。”

    车子徐徐开上山,望着沿途的丛林,林川跟她第一次上山有着同样的困惑:“慕煜城怎么会把房子盖在山顶?”

    “空气好呗。”

    她忽悠回答,紫藤园存在的意义,只要她懂就好。

    “那你每天出门方便吗?”

    “方便呀,他给我安排的有司机。”

    “你以后就打算留在苏黎世了?”

    “应该是吧。”

    林川意味深长的笑笑:“看来你很爱他。”

    “那是肯定的。”

    到了紫藤园,沈瑾萱下车:“要不要进来坐坐?”

    “不用了。”他摇摇头:“今天太晚了,改天有时间再来。”

    意料之中的回答,笑着挥手:“那好的,再见。”

    之所以觉得林川人不错,就是觉得他懂分寸,这是交朋友的首要一点。

    慕煜城出差归来,整个人都变得忙碌了,他每天早出晚归,陪着瑾萱的时间越来越少。

    终于有一天,沈瑾萱抗议了,她悄悄的溜进他的书房,俯在他耳边问一句:“你是不是有新欢了?”

    慕煜城怔了怔,回头捏她的鼻子:“胡说什么,有你一个就够了。”

    “可是你没发现最近冷落我了吗?”

    她有些小委屈,已经连续一个星期,她每天等他等到深夜。

    “我知道,最近确实太忙了,公司正在对外拓展新业务,高宇杰又生病了,应酬的事全得我亲自出面。”

    “高宇杰病了?”沈瑾萱有些意外:“他怎么了?”

    “脚不能落地,看了医生,说是什么软组织感染。”

    “什么时候的事啊?上次不还跟你一起出差呢。”

    “出差的时候已经有点痛,回来后就痛的更厉害了,这几天,我让他好好在家里休养。”

    她点点头:“原来是这样,那你忙吧,我不打扰你了。”

    黯然的转身,她准备先去睡觉,慕镇城伸手拉住她,将她拉坐到腿上:“等忙完这段时间,我带你去旅行。”

    “真的?”

    “恩。”

    “好,一言为定!”

    两人勾勾手指,她圈住他的脖子,狠狠亲了一口。

    第二天去学校,沈瑾萱便开始用手机查询哪个地方是旅游胜地,时不时的征询张美丽的意见,看丫回答的意兴阑珊,她便疑惑的问:“你咋啦?”

    “心-情-不-好。”

    “为什么心情不好?”

    “自从你搬出宿舍后,我就基本上没有接近高宇杰的机会了,伤心哪……”

    张美丽捶胸顿足,沈瑾萱叹口气,拍拍她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如果你真的对他有意思,我可以帮你,但是,我可不保证他一定也会对你有意思。”

    “真的?你可以帮我?你愿意帮我?”丫一下来了精神。

    “我当然愿意帮你啦,我不帮你我帮谁……”

    “太好了,萱萱,爱死你了!就知道你最好了!”张美丽激动的抱住她:“只要你能帮我制造出和高宇杰见面的机会,我就有信心让他爱上我。”

    沈瑾萱拍拍胸脯:“放心,包在我身上。”

    下午结束课程,她没有直接回山上,而是让司机送她去慕煜城的公司。

    自从两人的恋情曝光后,沈瑾萱再来慕氏集团,便无人敢再拦着她。

    乘电梯直奔顶层,敲开总裁办公室的门,她笑眯眯的走进去。

    “萱萱?”慕煜城见到她,颇为诧异:“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不行啊?”

    “行,当然行。”

    他起身,握住她的手:“今晚想吃什么,我忙完了带你去吃。”

    “好啊,那你先忙,我得想想,想好了告诉你。”

    沈瑾萱坐到沙发上,单手撑起下巴,开始思忖着怎么才能帮到张美丽。

    慕煜城工作的表情很认真,也很专注,他偶尔会抬眸撇一眼远处等着他的人儿,看着她静静的坐在那里,他性感的薄唇便会勾勒出迷人的弧度。

    半小时,工作事宜处理的差不多,他关了电脑,开始穿外套。

    沈瑾萱讪讪的走过去,诺诺说:“慕煜城,我想去看看高宇杰。”

    他一愣:“看高宇杰?为什么?”

    “他不是脚受伤了么……”

    “脚受伤也用不着你去看啊。”

    “瞧你说的,我和高宇杰朋友一场,我去看他不应该吗?”

    慕煜城拿起车钥匙:“那改天吧,现在先去吃饭。”

    “择日不如撞日,吃了饭就去好不好?”

    “现在都几点了?”

    “才六点而已嘛,去嘛去嘛,去看了我就放心了……”

    她不依不饶的缠着慕煜城,一脸的期待,某人不禁有些纳闷了:“我怎么觉得你对高宇杰那家伙比对我还上心?看了就放心了,不看就不放心?”

    沈瑾萱堪堪一笑:“哎哟,你不是以前就知道我对朋友很在乎的嘛,我这么讲义气的人,知道朋友受了伤,怎么可能不牵挂。”

    “那也不用这么急吧?非要晚上去?”

    “白天你要工作我要上课,哪有时间呀……”

    “那就不去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毛病,休息两天就好了。”

    他一边替她系安全带,一边云淡风轻的说。

    沈瑾萱急了:“嗳,我说你人咋这么冷血啊?人家高宇杰为你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现在人家受伤了你竟然充耳不闻!”

    “只是一点小伤而已。”

    “小伤也是伤啊,越是小伤你越要关心,这样才能体现你做老板的仁爱之心,若是等到人家半死不活的你才去看一眼,那也太令人寒心了。”

    慕煜城没好气的笑笑:“照你这么说,我手下几千名员工,有个伤风感冒的,我都要登门去体现一下我的仁爱之心了。”

    “那也不是这个意思,特殊人物特殊对待嘛,高宇杰是谁?高宇杰可是像影子一样追随着你的人,你要不对他好一点,我会觉得你像资本家!”

    “资本家?”

    慕煜城要被她气死了,竟然说他是资本家……

    “去不去嘛?”

    “好,去,免得被你说成资本家。”

    耶,她在心里欢呼:“那我们现在去吃饭吧。”

    车子开到一家餐厅,她借口去洗手机,偷偷给张美丽打电话:“快到多米诺餐厅来,等会去高宇杰家里。”

    二十分钟后,张美丽衣着光鲜的赶来了,佯装巧遇的喊道:“嗨,瑾萱,这么巧啊。”

    沈瑾萱皮笑肉不笑的点头:“是喔,这么巧,你也来吃饭?”

    “不是,我来找人,没找着,正准备回学校呢。”

    慕煜城指了指对面的位置:“不介意的话。坐下来一起吃吧?”

    “不了不了,我已经吃过了。”

    “对了,我们等会要去看高宇杰,你要不要一起?”

    沈瑾萱瞧准时机,冲张美丽挤挤眼。

    “行啊,反正我也没啥事,好歹朋友一场,去看看也无所谓。”

    明明心里激动的不行,表面上还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

    “煜城,美丽可以跟去吧?”

    慕煜城点头:“可以。”

    三个人出了餐厅便直接去了高家,一路上,张美丽按捺不住的兴奋,这是一次很难得的机会,她一定要好好把握,不成功便成仁!

    到了高家,高父高母一见慕煜城,惊诧的半天没反应过来,沈瑾萱站在身后,俏俏俯耳对张美丽说:“看到没有,这家伙平时根本不来下属家里,被我好不容易劝过来,人家父母都有点接受不了。”

    张美丽点头附和:“可不是。”

    “少爷,您怎么来了?”

    高父忙作个请的手势,高母则忙着去沏茶泡水。

    “我来看看宇杰,他的脚好些了吗?”

    “好多了,你安排过来的医生给他挂了几天水已经消肿了。”

    高父毕恭毕敬的把泡好的茶递到他手中:“劳烦您牵挂了。”

    “高叔,别见外,你对我父亲一生忠心耿耿,宇杰也一样,就冲这一点,我都应把你们当亲人一样看待着。”

    沈瑾萱拱了拱慕煜城,他了然于心:“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女朋友沈瑾萱,这位是她同学。”

    “叔叔阿姨好。”

    张美丽率先站出来,看着她那乖巧懂事的模样,沈瑾萱差点没笑得喷口水。

    “我和美丽先上去看看宇杰,你把茶喝了再上来。”

    还没等慕煜城答应,她就牵着张美丽的手蹬蹬的跑上了楼。

    高宇杰正躺在床上看杂志,房门被推开,他撇见来人,诧异的坐起身:“沈小姐,张小姐,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来看看你,我听慕煜城说你脚受伤了,现在好些了吗?”

    沈瑾萱关切的问。

    “谢谢,好多了,请坐。”

    张美丽没有立即坐下来,而是走到床尾,径直掀开被子,盯着他红肿的脚心说:“好像还挺严重的,我帮你捏捏,我是属虎的。”

    “不用,不用。”

    高宇杰忙摇手,显然是被她的举动吓到了。

    “那个,我去下洗手间。”

    沈瑾萱功成身退,把独处的机会留给了张美丽,转身之迹,用眼神示意她加油。

    房门被带上,张美丽不由分说的握住高宇杰受伤的脚,手指一按,他吃痛的嗷叫。

    “忍着点啊,现在会痛一点,但明天就不会痛了。”

    “张小姐,你的心意我领了,但是这样真的有点不合适。”

    高宇杰窘迫得脸都红了,要是被父母上楼看到这一幕,着实令人尴尬。

    “有什么不合适?”

    张美丽突然抬起头:“我们是朋友,我帮你捏一下脚怎么了?”

    “可是……”

    他欲言又止,不知道要如何表达他想要表达的意思。

    “你顾虑什么?”

    欠身往前坐了坐,直视着他的眼睛问。

    “男女授受不亲。”

    面对她开放的性格,高宇杰也只好直白了。

    沈瑾萱一直站在门外把风,屋里不内进,楼下不能去,俨然为人民服务的好同志。

    慕煜城与高父聊了几句后,便也上了楼,沈瑾萱一瞧见他,慌忙迎过去:“茶喝完啦?”

    “你怎么站门外?”他疑惑的蹙眉。

    “哦,我想找洗手间,转了几圈没找到。”

    “洗手间在他房间里,你到外面找什么?”

    慕煜城没好气的瞪她一眼,准备推门。

    “嗳,等一下——”

    “干吗?”

    “我不好意思在一个男人屋里方便……”她央求道:“你陪你下楼去好不好?”

    “你方便,还要我陪你?”

    他有些不可思议。

    “我不是不熟悉嘛。走啦。”

    她扯着慕煜城的胳膊下了楼,进了洗手间,故意磨磨蹭蹭地给张美丽挤时间,直到门外的人敲门:“好了没有?”

    “嗯,好啦。”

    楼上高宇杰房间里,气氛不知何时,变得局促起来。

    张美丽十个手指绞啊绞,终于牙一咬,瞅着面前的男人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很不检点?”

    高宇杰怔了怔,摇头:“没有,你性格随和我知道。”

    “你才不知道。”她倔强的仰起下巴:“我随和,但不是对每个男人都随和,我……”

    她停顿一下,作个深呼吸:“我喜欢你!”

    轰一声,高宇杰浑身的血液都冲到了脑门,整个人懵了,还没反应过来怎么一回事,张美丽已经倾身在他脸颊上重重的亲了一口。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慕煜城与沈瑾萱走进来,张美丽站到一边,头垂得低低的。

    “感觉怎样了?”

    慕煜城询问高宇杰。

    “好……好多了。”

    “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高宇杰吞吞口水:“屋里有些闷。”

    沈瑾萱偷偷撇了眼高宇杰,脸确实红的有些诡异,再把视线睨向张美丽,头都快垂到地上了,当即她就纳闷了,这两人该不是做了什么吧……?

    聊了会公事,慕煜城起身:“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沈瑾萱叮嘱高宇杰:“保重哦。”以为张美丽会说些什么,却见她默默的先行出了去。

    回紫藤园的路上,慕煜城开车,沈瑾萱则拿着手机不停的给张美丽发短信,询问今晚的进展。

    “张美丽喜欢高宇杰是不是?”

    慕煜城突然侧目问,把她给问的愣住了:“你怎么知道?”

    “我不是傻子也不是瞎子,你故意给他俩制造独处的机会,你以为我看不出来?”

    沈瑾萱堪堪一笑:“原来你这么厉害啊……”

    “不是我厉害,而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我这个过来人,就更不在话下了。”

    “哟,过来人?你跟谁过来的呀?”

    他眉一挑:“你说呢?”

    收起笑容,眉头一蹙:“有些话,我不得不告诉你。”

    “什么话?”

    “张美丽喜欢高宇杰那是不可能的,因为他已经有婚约。”

    “有婚约??”沈瑾萱有点接受不了,愤愤的说:“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要有婚约?”

    “你别那么激动,你要激动我就不跟你说了。”

    她平复心情:“好,你说。”

    “高宇杰的未婚妻是我二叔的女儿,慕绮绮。”

    “你二叔?”

    沈瑾萱觉得要崩溃了,高宇杰怎么会跟慕家的人有婚姻上的牵扯呢?难道他的心属于慕家不行,连他的人都要属于他们吗?

    “是的,所以这其中关系相当复杂,你最好劝劝你的好朋友,趁早死心,免得将来痛不欲生。”

    慕煜城这一番话令沈瑾萱相当不快,她赌气说:“我为什么要劝她?就算高宇杰的婚姻关系复杂,能有你复杂吗?你不也为了我解除了婚约?既然你可以他为什么不可以?而且,当初也有很多人劝我死心,如果我轻易的放弃了,那我们今天是不是就不会在一起了?”

    她的质问,令他无从回答。

    很多事,经历在别人身上和自己身上是不一样的,就像他可以为了沈瑾萱不顾一切,可是换了高宇杰,那便不一定是同样的结果。

    “明天有个舞会你跟我一去吧?”

    “不去。”

    沈瑾萱向来不喜欢参加任何商业应酬,一来因为自己还没有正式工作,二来她不喜欢别人看她的眼神。

    “可是主人指名要你去哦?”

    “谁啊?”

    “我二叔。”

    二叔……慕振雄?

    她眼珠骨碌转一圈,慕振雄的女儿慕绮绮,高宇杰的未婚妻?

    “那好吧,既然是二叔邀请,岂有不去的道理。”

    态度立刻转变,其实是冲着慕绮绮去的。

    隔天下午四点,慕煜城到学校接她,先是去了一家造型店,将她装扮的漂漂亮亮,然后才驱车赶往舞会现场。

    坐在车里,沈瑾萱对身上穿的礼服很不满意,裸露着肩膀就算了,连乳沟都露出了一点。

    看她秀眉拧在一起,慕煜城笑了笑,腾出一只手盖住她的手背:问:“怎么了?”

    “还不是这衣服啦,我说换一件你偏不让,也不怕人家占我便宜……”

    “不让你换是因为这衣服很适合你,它把你的美全都衬托出来了。”

    她没好气的哼一声:“那也太露了吧?”

    “露也只有我一个人可以看,别人谁敢看,我挖了他的眼!”

    车子停到慕振雄的别墅门前,下了车,沈瑾萱不停的把衣服往上拢,看着门前一辆辆名贵轿车,她的心一颤一颤的,上帝可以证明,她其实对融入这种圈子一点兴趣都没有。

    “走吧。”

    慕煜城扬了扬胳膊,她伸手挽了进去。

    进了大厅,和她想象中的一样,政商名流,富家千金,美酒香槟,有钱人的生活,就是如此的奢侈又多姿。

    “慕少来了。”

    两人缓缓往前走,不时的有人跟慕煜城打招呼,沈瑾萱硬着头皮迎接一道道审视的目光,搭在男人胳膊的手紧了又紧,紧了又紧。

    到了慕振雄身边,慕煜城停了步伐:“二叔。”

    “过来了。”他拍拍侄子的肩膀,视线睨向沈瑾萱:“小姑娘也来了。”

    ……小姑娘?她小吗?

    “哪个是你二叔的女儿?”

    她压低嗓音询问,视线扫过每一个与她年龄相仿的女孩。

    慕煜城指了指左侧,喊一声:“绮绮。过来。”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沈瑾萱看到了童话故事里的公主,一身粉色公主裙,一头酒红色卷发,顶上别着一枚小小的皇冠钻石发卡,白皙的脸蛋上镶嵌着水汪汪的大眼,乍一看倒是个美人胚子,可惜眼神太过骄傲。

    身在这样有钱的人家,想不骄傲恐怕也难吧。

    “三哥,叫我干吗?”

    “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你未来的三嫂。”

    “不用介绍了,我认识村姑。”

    沈瑾萱努力挤出的笑容忽尔冷却,这一刻,她的心里只有一种想法,如果张美丽不是高宇杰的菜,那面前这个骄傲的过了头的公主就更不可能是了。

    “怎么说话的?”慕煜城不悦的训斥:“没礼貌。”

    “谁没礼貌了?”慕绮绮无辜的嘟起红唇。

    “我说了她是你三嫂,什么村姑不村姑!”

    “那不是未来的吗?难道现在我就要喊她三嫂呀?以后的事情千变万化,谁知道会变成什么样,现在叫的未免太早了。”

    “好了好了你走吧。”

    慕煜城挥手,转而对沈瑾萱解释:“她说话就这样,你别介意。”

    她摇摇头:“不介意,自从跟你在一起,你们家什么奇葩我没见过。”

    趁着一群人围过来,她赶紧溜到一边,端了杯红酒浅尝浅饮。

    “看来你现在日子过的很滋润。”

    身边突然传来挖苦的声音,她心一惊,忙转过身,说话的竟然是江珊。

    从上次她带着一帮记者到紫藤园闹过后,这么久两人还是第一次碰面。

    “你看他多有魅力,无论站在哪里,都让人觉得熠熠生辉。”

    江珊指了指慕煜城,确实,他是荣耀的象征,是优雅与风度的代表,是天生下来,就被众人仰望的对象。

    “只要站到他的身边,你就会觉得离天堂很近,曾经,我也离天堂很近过,可是,自从你这个女人出现后,我就从天堂掉进了地狱,沈瑾萱,我恨你,我诅咒你,我诅咒你有一天也掉进地狱,并且是万劫不复!”

    沈瑾萱气的浑身发抖,可是为了保持良好的形象,为了不丢慕煜城的脸,却只能拼命的忍着,忍到最后,她笑了:“你曾经只是离天堂很近,而我,已经在天堂里。”

    “别高兴的太早。”江珊往前走一步,贴在她耳边说:“比起你,我更了解那个男人的软肋在哪里。”

    看着她头也不回的离去,沈瑾萱的心情糟糕透了,今天晚上这是怎么了?刚被人讽刺成村姑,这会又被人诅咒下地狱?她触犯什么天规了吗?要这么对待她!

    “嗨。”

    肩膀被人轻拍了下,她揉揉额头,又是哪个找碴的来了……

    “瑾萱,找你半天了喔。”

    多么亲切的声音,沈瑾萱的眼泪都要激动的流出来了,她抬起头,诧异的挑眉:“林川,你怎么会在这里?”

    “当然是被邀请来的喽。”

    “那你怎么知道我也会来?”

    “这舞会是慕振雄举办的,慕煜城都来了,你会没来吗?”

    她笑笑:“瞧我这脑袋,一受刺激就犯浑。”

    “受刺激?你受什么刺激了?”

    林川不解的问。

    “没什么,不过见到你我挺高兴的,你是我今晚见到的人里最顺眼的一个。”

    “呵,真的?那我是荣幸了。”

    他举起手中的红酒:“来,干一杯。”

    两人碰了杯,林川打量了一下沈瑾萱,由衷赞叹:“你今天很漂亮。”

    “谢谢。”

    她不自然的把礼服往上拉了拉,一只手挡在胸前,刻意防着春光外泄。

    “这衣服不是你自己挑的吧?”

    “呃,你怎么知道?”

    “看你这别扭的样子就看出来了。”

    “……我看起来很别扭吗?”

    “是啊。”

    “我哪别扭了?”

    “你一直用手臂挡着胸,其实……”

    “其实什么?”

    “我早看到了。”

    “……”

    沈瑾萱捶胸顿足,慕煜城啊慕煜城,现在有人在偷窥我,赶紧过来挖眼睛啊。

    “开玩笑的,别介意。

    林川收起腹黑的一面,又恢复了以往的彬彬有礼。

    “萱萱。”

    柔声的呼唤伴随着一个英俊帅气的男人来到她身边,慕煜城霸道的揽住她的肩膀:“遇到熟人了?”

    “哦,他就是我之前说过的那位林学长。”

    她正准备做介绍,慕煜城已经伸出手:“你好,慕煜城。”

    “你好,林川。”

    两个男人视线相交,有一种女人无法懂的复杂。

    沈瑾萱的手机响了,她低头撇了眼号码,说:“我出去接个电话。”

    这一走竟半天没回来,慕煜城不禁有些担心,径直出了宴会厅寻找,结果找了一圈没找到人,却在一处草丛中,找到了她的手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