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95 从来没想过,要成为他的负担

    原本热闹非凡的宴会厅瞬间砸了窝,慕少的女人不见了,这个问题相当的严重。

    慕振雄当即派人四处寻找,舞会还没开始,人群就已经散去。

    沈瑾萱睁开眼,睁开眼,视野一片黑暗。

    颈项后传来的疼痛提醒着她昏迷前的记忆——她和张美丽在通电话,却被人从身后敲昏了。

    “阿宾,你确定这个小姑娘是他的女人?”耳边突然响起男人的声音。

    又一个叫她小姑娘的人,难道她看起来真的很萝莉吗?

    “老大,应该错不了,从东子那里传来的照片看,一模一样。”

    男人冷哼:“不管对不对,人都抓来了,我们就来赌一把,赢了最好,输了……”

    她听到脚步走动的声音,然后,她的下巴被粗糙的手指勾起:“长的水灵灵的,输了也没关系,权当给兄弟们慰安了。”

    慰安……

    沈瑾萱的脸色瞬间惨白。

    “你们是谁? 为什么要绑架我?”

    她努力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镇定些,可毕竟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刚才又听他们说什么慰安,心里难免有些慌张。

    “我们是谁你不需要知道。”

    男人的声音冷冰冰:“说,你是不是慕煜城的女人?”

    “我不是。”

    几乎未加任何思索,她本能性的脱口而出。

    “不是?”

    另一个男人随即大笑:“那看来要便宜兄弟们了……”

    “你们敢!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没有什么我们不敢的,除非,你承认你是他的女人,这样,我们或许还会有些顾忌。”

    “就是啊小姑娘,慕煜城的女人,借我们熊心豹子胆,我们也不敢染指啊。”

    沈瑾萱陷入了挣扎中,到底是承认还是不承认呢?承认了,这些人要是拿她当人质要挟伤害慕煜城怎么办?若不承认,他们把她当成慰安妇给糟蹋了又怎么办?

    “考虑清楚没有?”

    粗糙的手指捏了捏她晶莹剔透的脸颊。

    “滚开。”

    她厌恶的别过脸,十分反感除了和慕煜城以外的任何男人有肢体上的接触。

    “你们拿掉我的眼罩,我就告诉你们真话。”

    “呵,拿掉你的眼罩?开什么玩笑,我们蒙住你的眼睛就是不想让你看清我们的长相,眼罩拿掉了,岂不是曝光了我们的身份?”

    “你们都敢绑架,还怕被人看见?”

    “小姑娘,绑架又不是什么光明磊落的事,我们当然要谨慎一点了。”

    “那你们是怕我看到了你们的长相,然后跑回去跟慕煜城告状?”

    “这么说,你承认你是慕煜城的女人了?”

    她怔了怔,索性承认:“是,你们想怎么样?”

    为今之计,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慕煜城发现她不见了一定会尽全力寻找,在他找到她之前,她不能被这帮畜生糟蹋了……

    “我们想怎么样?我们想让他死呗。”

    哈哈哈——

    肆无忌惮的笑声回荡在破旧的仓库里,沈瑾萱愤怒之时,忽尔听到一句:“二年前让他侥幸逃生,这一次,非取了他的命不可。

    蓦然心惊,莫非这帮人就是二年前在船上追杀慕煜城的人?

    “阿宾,把她给我看住了,等天一亮,我们的计划就开始了。”

    “好的,老大,这里交给我。”

    沈瑾萱听到脚步远去的声音,心里捉摸着,他们说的计划是什么计划?

    不管是什么计划,肯定都是冲着慕煜城来的,不行,她得想办法,她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她要阻止这些人拿她当筹码控制他们想要控制的人。

    镇定,镇定……

    “有人在吗?”

    待四周听不到任何声音后,她故意问。

    “什么事?”

    “我想上厕所。”

    “憋着。”

    “这个怎么憋啊?”

    她故意装作很难受的样子。

    “真麻烦!”

    一个男人骂骂咧咧的起身,一把将她拎起来:“走。”

    也不知他将她带到了哪里,只听他说:“好了,就在这里。”

    “我的手……”

    歹徒愣了愣:“我来帮你吧。”

    “不要!”

    她反弹似的往后退几步,笃定的说:“你敢碰我,我就一头撞死在墙上,看你怎么跟你们老大交代。”

    “那你想怎样?”

    “把我的手解开。”

    “不行。”

    沈瑾萱放软语气:“大哥,我只是想方便一下而已,我一个弱女子,你还怕我跑了不成?”

    见男人有些动摇,她继续说:“我方便好了,你再帮我绑起来不就行了。”

    “那好吧,量你也不敢玩什么花样。”

    男人松开她手上的绳子,粗鲁的说一句:“快点。”

    沈瑾萱关了门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扯掉眼罩,借着微弱的光线,四处打量一圈,这是一间封闭的小屋,有窗但是很高,根本跳不出去,她咬了咬牙,视线撇见地上一个破旧的工具箱,蹲下身迅速翻了翻,瞅准一块锋利的铁片,果断别在了腰带上。

    铁片虽已锈迹斑斑,可是若想用来磨断绳子的话,应该也不是没有可能。

    咚咚——

    “好了没有?”

    “嗯,好了。”

    她刚把眼罩重新蒙好,门便打开了,男人走进来,准备重新把她手腕绑起来。

    “大哥,绑松一点可以吗?你看我的胳膊都勒出血印了。”

    沈瑾萱楚楚可怜的央求。

    “没问题,哥哥我可是众多兄弟中最懂得怜香惜玉的。”

    男人站到她身后,三下两下将绳子绑上去,应她的央求,绑的比先前松了许多。

    她又被带进了一个黑暗的世界,坐在地上,不哭不闹,佯装乖巧,就是希望令歹徒可以对她放松警惕心。

    “阿宾,你到外面守着,我在里面守。”

    “好咧。”

    沈瑾萱听到关门的声音,她摸索着把皮带上别着的铁皮拿出来,然后开始用力的往绳子上划,手被绑的松,做这个动作并不吃力。

    磨了大半夜,绳子终于被磨断,她激动的心花怒放,但却没有立即逃跑,而是等歹徒彻底睡的香,呼声震天时,才偷偷的把眼罩扯了下来。

    蹑手蹑脚的往门的方向走,却没想到,门被另一名歹徒从外面反锁了,心瞬间掉进谷底……

    难道这就传说中的天绝人路?放眼四周,偌大的修车仓库,全封闭,连个窗都没有,她就是插翅也难飞出去。

    重新又坐回原来的地方,沈瑾萱郁闷至极,她想找个硬物把歹徒打昏过去,可是打昏了一个外面还有一个怎么办?

    正在穷途陌路时,她的视线睨见了歹徒身边放置的手机,原本灰暗的心顷刻间又充满了希望,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一定一定不能再失去。

    缓缓移动身体,移到男人身旁,悄悄的把他的手机勾到手,正想拨慕煜城的电话,眉头一蹙,忍住了。

    不能在这里打,否则吵醒了歹徒,一切都完了。

    起身蹑手蹑脚的走到仓库的另一头,躲在角落里,按下了熟悉的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耳边传来慕煜城急切的声音:“喂?”

    沈瑾萱努力努力的,保持着冷静,压低嗓音哽咽说:“快来救我。”

    “萱萱?真的是你?萱萱!你在哪里?你快点告诉我你在哪里……”

    “我不知道这是哪,但我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一间旧的修车仓库,歹徒睡着了,我偷的他的手机给你打的电话,我出不去,门被他们从外面反锁了……”

    “好,听我说,你别怕,我现在用GPRS定位系统去找,你千万别怕,我很快就会来救你!”

    “好,我等你!”

    挂了电话,她长舒一口气,眼泪唰唰掉个不停,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被绑架,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人生会如此惊险刺激,如果没有遇见慕煜城的话。

    接下来,沈瑾萱就是静静的等待着慕煜城的到来,除了等待,她没有其它选择。

    天蒙蒙亮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骚动,接着听到大门被人用力砸开的声音,沉睡中的歹徒被惊醒,第一反应就是看人质还在不在,看到沈瑾萱背着手蜷缩在原地,顿时松口气,立马掏出枪准备到门外一探究竟。

    结果,他还没走到门边,门就被人一脚踹开,接着,一大群人闯进来,个个手里持着枪,看到为首的人是慕煜城,沈瑾萱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

    “萱萱……”

    他俊美的五官布满了牵挂,正要向她走近,歹徒已经抢先一步,用枪抵在了沈瑾萱的额头上。

    “别过来,过来我就开枪了。”

    歹徒一脸惊慌,一只手摸索着找手机打电话通风报信,却发现手机不在口袋里。

    “放开她。”

    慕煜城一脸阴霾的瞪着前方拿他女人当人质的男人,目光冷的像一把刀,随时都可能将人碎尸万断。

    沈瑾萱眼看就要天亮,她心急如焚,如果天亮了,歹徒的帮凶们就全部都会来,到时候,局面会怎样还是未知数。

    紧要关头,她闭上眼,砰一声,装昏了过去。

    “萱萱!”

    慕煜城惊慌的冲上前,一把抱住她,歹徒怔住了,显然,他还没弄明白,自己都没开枪,人质怎么会昏过去。

    就在发怔的一瞬间,慕煜城带过来的人蜂涌而上,随着啪一声巨响,歹徒倒了下去,刚好倒在沈瑾萱的身边,血,霎时染红了地面……

    阳光洒满的房间里,沈瑾萱睁开眼,便对上一张俊朗的焦虑脸庞。

    “萱萱,你醒了?”

    慕煜城松口气,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这是哪里?”

    “这是紫藤园,你的房间。”

    “哦。”她点点头,忆起昨晚的回忆,猛得扑到他怀里,哭着说:“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傻瓜,怎么会,就算把苏黎世掘地三尺,我也会把你救出来的。”

    他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头发,由衷感叹:“你很勇敢,真的,比我想象的勇敢。”

    “我不是勇敢,我只是有坚强的意志支撑着。”

    沈瑾萱仰起下巴:“我相信,你一定会来救我的。”

    “那你怎么好好的昏过去了?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不提这个还好,提起这个,她惊慌的往他怀里钻了钻。

    “其实一开始我只是装的,我想分散绑匪的注意力,让你有机可乘,可当他倒在我身边,那么多的血从我眼前流过的时候,我第一次感觉到了生命的脆弱……”

    “所以,后来你是真的昏过去了?”

    “恩。”

    他心疼的抱紧她:“对不起,是我没把你保护好,以后,再也不会了。”

    “对了。”她从他怀里挣脱出来:“绑我的人很可能就是二年前在船上追杀你的人。”

    “你怎么知道?”

    慕煜城脸色微变。

    “因为他们说,二年前让你侥幸逃脱,二年后,定会取你性命。”

    他起身,若有所思了几秒后,愤愤的说:“这帮人,早晚被我查出来,我要他们好看!”

    “你也不知道他们是谁吗?”

    摇头:“他们行踪十分神秘,很难查出源头,但有一点很清楚,他们的幕后主使,就是我身边的人。”

    慕煜城停顿了一下:“很有可能,我父母的死都跟他们脱不了关系。”

    沈瑾萱掀开被子下了床,从身后圈住他的腰:“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会加速追查当年的真相,不惜一切代价。”

    他转过身,信誓旦旦的保证:“我决不会再让你,像我父母当初那样离开我。”

    人生中摧心剥肝的痛苦,经历一次,就够了。

    慕煜城当天下午约了江珊出来,在皇都会所里见到他,江珊掩饰不住的惊喜。

    “我以为你真的会再也不想见到我。”

    漠然抬眸:“如果不是因为某些事,我确实再也不想见到你。”

    她的表情,僵了僵。

    “什么事?”

    “你上次说你母亲喊出了凶手的名字,是真的?”

    “你说过,你不会因此而娶我。”

    “我现在不是在跟你谈条件,也没有要求你告诉我那个人是谁,你只要告诉我这件事是真是假,我自然有办法查出来。”

    江珊沉默了一下:“我骗你的。”

    “呵,就知道如此。”

    他起身要走,她拦住他:“我可以提供另一条线索给你。”

    “我很难再相信你。”

    “慕煜城!”

    江珊站在他身后咆哮一声:“我骗你是我不对,那是因为我知道就算我说的是真的,你也不会满足我的要求,可是现在,我是真心的想提供线索给你。”

    他缓缓回头:“好,你提供吧,但是,不要跟我谈任何感情上条件。”

    “你坐下来。”

    她不想跟他这样站着说话。

    他重新坐回去,她说:“你还记得十年前跟着我妈一起上船照顾他们饮食起居的佣人吗?”

    “记得,她不是死了吗?”

    “她没有死,当时虽然没有找到她的尸体,可也并不代表尸体一定沉入了河底。”

    “你怎么知道她没死?”

    “我见到她了。”

    慕煜城俊眉一拧:“真的?在哪里?”

    江珊缓缓道来:“上个月初我去疗养院看我妈,推开门,屋里坐着一个女人,我仔细一看,竟是当初我们都以为在那场劫难里丧生的张嫂,她见到我显得很惊慌,拨腿就往外跑,我追出去,质问她为什么还活着,她却只跟我说一句:小姐,当年的事我不能跟任何人说,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跑了。”

    “这么说,张嫂对当年船上发生的事全都清楚?”

    “是的。”

    慕煜城眉头舒展开来,这个消息对他来说,犹如大海里捞了根针一样难得。

    “那她现在在哪里?”

    “这个就比较麻烦,因为我也不知道她住哪里。”

    “她以前的家呢?”

    “早就人去楼空了。”

    “张嫂全名叫什么?”

    “张贺英。”

    “好,我安排人去找,只要她在苏黎世,就一定能找的出来。”

    “这个恐怕没什么用。”

    他怔了怔:“为什么?”

    “你想,若是她存心避开十年前的那场凶手案,存心不想被人找到,她还用张贺英这个名字吗?”

    “总要试一试。”

    “我倒是想到了一个地方……”

    “哪里?”

    “爱尔纺织厂。”

    江珊笃定的说:“我想起来了,她当时穿的是爱尔纺织厂的工作服。”

    慕煜城颇为惊喜:“好,那我现在过去一趟。”

    “我也去。”

    “你?”

    “恩,我不去,你知道她长什么样子吗?”

    “也好。”

    出了皇都会所,他诚心的跟她说了句:“谢谢。”

    她苦笑笑:“不用谢,我不是帮你,我是帮我自己,我想借助你的势力,替父母报仇。”

    两人驱车赶往了目的地,半途中,慕煜城给沈瑾萱打了个电话。

    “萱萱,我有事晚点回去,不要等我吃晚饭。”

    “又要应酬啊?”

    他沉默了下:“不是,回去再跟你细说。”

    “那好吧。”

    挂了电话,江珊讽刺的笑笑:“非要当着我的面,给她打电话吗?”

    他未作回应。

    车子停到爱尔纺织厂,两人下了车,直接找到厂领导,询问是否有叫张贺英的工人,结果得到的答案真的是没有。

    江珊拿出一张陈旧的照片,指着照片说:“那这个人呢?这个人你们是否有印象?”

    厂领导摇头:“工人太多,记不清。”

    “那就直接到车间里一个个找。”

    慕煜城提议。

    车间里找了一圈,还是没找到,江珊问:“你们所有的员工都在这里了?”

    “不是,还有夜班。”

    “几点过来?”

    “八点左右。”

    “那就继续等。”

    慕煜城看了看时间表态。

    二个小时过去后,他与江珊站在暗处,仔细观察着每一个进车间的员工,这时,手机响了,是沈瑾萱打来的。

    “怎么了,萱萱?”

    “你回来的时候帮我买两袋“面包”哦。”

    “好的。”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估计快了。”

    他话刚落音,江珊激动的大喊:“城,你看,是张嫂,张嫂!”

    由于声音太大,不仅沈瑾萱听到了,就连张嫂都听到了,她诧异的回头,撇见暗处的人,脸色陡变,拨腿就往回跑。

    “咦?你跟江珊在一起啊?”

    沈瑾萱错愕的问。

    “是的,我现在有重要的事先不跟你说了。”

    迅速切断电话,慕煜城追了上去。

    尽管反应的已经够快,张贺英却还是眨眼间就跑的没了影。

    望着眼前好几个胡同,慕煜城挫败的咒骂了声,江珊则更生气,只是她气的是沈瑾萱。

    “早不打电话晚不打电话,害我们两小时白等了。”

    面前的男人眸光一沉,她赶紧闭嘴。

    “走了,明天再来。”

    慕煜城径直往车子停的方向走去,江珊紧随其后,心里又开始有些感激沈瑾萱了,至少因为她的一通电话,她和慕煜城还有明天。

    上山前,经过一家商店,他想起了沈瑾萱的叮嘱。

    停了车,走进去,却发现忘记了问她喜欢吃什么牌子的,索性每样拿一袋。

    和每一个她等他的夜晚一样,她静静的坐在秋千上,晃啊晃,晃啊晃。

    只是今晚,心情莫名的失落。

    “萱萱。”

    慕煜城走到她身边,在她额头上吻了吻。

    “回来喽?”

    “恩,回来了,等急了吧?”

    “还好。”她跳下秋千:“我的面包呢。”

    “不知道你喜欢吃哪种,所以买了很多。”

    他把手里一大袋各式面包递给她,有奶油的,夹心的,还有发酵的。

    “面包!!!!”

    沈瑾萱昏倒了,她抱头大声说:“我要是那个面包,而不是这个面包!”

    “哪个面包?”

    慕煜城还是有些没弄明白,毕竟,男人嘛。

    “就是大姨妈用的啦!”

    “……卫生棉?”

    “对啦!”

    “……”

    让他堂堂一个总裁去给她买卫生棉?

    “那你怎么不说清楚?”

    “我以为你懂啊。”

    “这个我怎么会懂,我从来没买过。”

    慕煜城拿出手机,拨个号码,吩咐一声:“去买几包女性用的卫生棉,送过来。”

    挂了电话,他笑笑:“多大点事,别生气啊。”

    “你为什么会跟江珊在一起?”

    她仰起下巴颇为不悦的问。

    “回屋,我跟你细说。”

    慕煜城把江珊提供的线索,包括两人如何蹲点发现了张嫂的行踪又被她跑掉的细节,一字不落的和盘拖出。

    “所以,你明天还要和她一起去喽?”

    “恩。”

    想到前几天在慕振雄举办的舞会上,江珊说的那句话,沈瑾萱满心不悦,却也什么都没说。

    她不说不代表他看不出来,揽住她的肩膀,安抚道:“放心,只要我查清了当年的真相,我与江珊便再无瓜葛。”

    入夜,迤俪的月光透过被风吹起的纱帘倾泻在床上,沈瑾萱望着月色下慕煜城沉睡的脸,朦胧中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然而身上圈着的那双手臂那么真实,环抱住她的怀抱那么温暖,耳边听到的心跳声那么平和有力,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宣告着他们是在一起的啊。

    可为什么,还是觉得不安?

    慕煜城第二天再与江珊去爱尔纺织厂,仍旧扑了个空,张贺英没来上班。

    连着三天,天天蹲点,结果,三天都是一无所获。

    两人找到负责人,查询旷工的名单,得知了张贺英的另一个名字:张大荣。

    于是,新一轮的找寻又开始了。

    对于他这样每天全身心投入找人的行为,沈瑾萱忍了一回又一回,终于有一天忍不住了。

    “慕煜城,你一定要找到那个叫张贺英的女人吗?”

    他怔了怔,点头:“是的。”

    “找到她又怎样?”

    “我要知道当年她都看到了什么?为什么要改名换姓?是不是有人控制了她?”

    “知道了又怎样?”

    “我要报仇。”

    就是这简单的四个字,听在沈瑾萱心里,犹如千斤大石一样沉重。

    “放下仇恨不行吗?我真的不希望你每天活在仇恨的阴影里。”

    他凝视着她,无奈叹息:“萱萱,不是什么仇恨都可以放下的,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这是从古至今不变的道理,在这件事上,我希望你是支持我的。”

    “可是冤冤相报何时了?如果你一辈子找不到凶手,是不是一辈子都要与江珊找下去?”

    慕煜城总算是听明白了,她其实,反对的不是他报仇,而是,反对他与江珊在一起。

    “我们现在已经查出张贺英改名张大荣,也查出了张大荣住的地方,明天我最后一次与江珊去寻找,倘若再没有收获,我便不找了。”

    “真的?”

    沈瑾萱有些不相信:“刚刚还说不会放弃报仇呢。”

    “我说的不找了,是不与她一起找了,高宇杰的脚已经痊愈,这件事我就交给他来做。”

    “不要骗我喔?”

    “当然。”

    他刮她的鼻子:“这几天冷落你了,这样吧,后天我带你去普罗旺斯看薰衣草,这个季节正是开的旺。”

    “好啊。”

    她兴奋的跳起来,这段时间因为他晚归,害得她每天脑子里想的都是一些打打杀杀的画面,已经失眠了好几个晚上,是该出去散散心了。

    第二天她就去学校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张美丽见她哼着一曲儿,心情大好的样子,便没好气的问:“啥事这么高兴?”

    “慕煜城要带我去旅行了。”

    “去哪?”

    “普罗旺斯哦。”

    “真的啊。”丫一脸羡慕:“记得给我捎些薰衣草回来。”

    “没问题。”

    她满口答应。

    下午回了紫藤园,她便开始收拾行李,吃了晚饭,和往常一样,坐在秋千上等着慕煜城归来。

    月色很美,风儿轻轻吹,这苏黎世的星星看了千百遍,却就数今晚的最亮最闪。

    手机来电了,一看是慕煜城的号码,她赶紧接起:“喂?”

    “萱萱。”

    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愧疚,她的心,忽尔就有些不安。

    “怎么了?”

    “我今晚可能回不去了,江珊跟我走散了,我正在找她。”

    “你们在哪?”

    “在郊区,这片树林太多,也不知道她是不是遇到了危险,如果我找到了我就立马赶回去,倘若一时半会找不到,你记得千万不要等我,自己先睡知道吗?”

    沈瑾萱闭上眼,复又睁开,生硬地憋出一句“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会丢了,不管多晚我都等你!”

    她啪一声挂了电话,不给他任何说话的机会。

    与其说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不如说,不给他失信于她的机会。

    一个小时后,慕煜城的电话再度打过来。

    “萱萱,江珊还没有找到,你还在等我吗?”

    “是的,我在等你。”

    “你不要等了,现在已经很晚,先去休息,乖,听话。”

    “那明天的旅行呢?是不是去不了了?”

    她冷声问,心,渐凉。

    “如果赶的上航班,一定去。”

    “如果赶不了呢?”

    慕煜城有些不忍心:“赶不了,我让高宇杰改班次,我们下……”

    “行了,明天去不了,以后也不用去了。”

    她颓废的欲挂电话,那端急急说:“萱萱,别这样,我已经让当地的警卫人员一起找了,相信一定很快就能找到。”

    “相信很快,不一定就很快,我原本还相信你一定会遵守承诺,结果呢?你还不是失信了。”

    “这只是意外,只能说计划还不是赶不上变化,江珊是在帮我找人,我总不能丢下她不管。”

    “既然这样,下次确定好了再跟我说,免得我空高兴一场。”

    慕煜城叹口气:“好了,你先去睡觉吧,我回去再跟你解释,电话里也说不清楚。”

    “我不睡,我等你回来。”

    “萱萱!”

    他生气了:“你不要每次都等我好吗?你这样让我很有压力。”

    她突然愣住了,她等他,对他来说,是一种压力?

    或许是意识到了自己说的话有些重,慕煜城缓和了语气解释:“我是一个商人,有无尽的应酬,有繁忙的工作,我身上还背负着血海深仇,所以,我没有办法掌控自己的时间。时间对我来说真的很宝贵,你理解一点好吗?”

    “我以为在你心里,我最宝贵。看来我错了,比起应酬,工作,还有报仇,我根本微不足道。”

    “不是这样的萱萱!”

    慕煜城的声音有些沙哑:“在我心里你当然是最宝贵的,只是,一个男人存活的价值总要从其它方面体现,我父亲把偌大的家业交到我手中,就是希望我把它经营的有声有色,我不是普通的男人,你当初选择我的时候就应该知道不是吗?”

    “好吧,我知道了,以后,不会再等你。”

    她挂了电话,跳下秋千,头也不回的进了屋。

    从来没想过,要成为他的负担。

    夜从来都是漫长的,可是那么长的时间,他却还是没有回来。

    沈瑾萱去了学校,比起昨天欢愉的状态,今天她的状态糟糕透了。

    “咦,你不是去旅行了吗?”张美丽诧异的问。

    “别提了。”

    “怎么啦?”

    “他有事,去不了了。”

    “什么事?”

    “一言难尽。”

    “你很失望哦?”

    摇头:“不是失望,是失落。”

    “为什么失落?”

    “一言难尽。”

    张美丽没好气的哼一声:“切,哪来这么多一言难尽,不就旅行嘛?咱们想去可以自已去啊。”

    “自己去有什么意思……”

    “你是中了男人的毒啦?我告诉你,别太依赖男人,你越是依赖他们,他们越觉得你不重要。”

    沈瑾萱的心咯噔一声,真的是这样吗?因为她依赖慕煜城,所以现在,他开始觉得和她在一起有压力了?

    “那我们去旅行吧!”

    “好啊,正好我心里也烦。”

    “去哪呢?”

    张美丽思忖了下:“去近一点的地方吧,远了没那么多钱。”

    “行,什么时候去?”

    “当然现在就走啦。”

    “现在?现在会不会太急了一点?”

    “急什么啊,今天早上我看了星座运势,今天外出会有桃花运哦。”

    两人最终商定去巴塞尔,听说那里的现代艺术馆很有名,所以想去看一看。

    沈瑾萱回了紫藤园取行李,于妈诧异的问:“小姐,你这是要去哪?”

    “去旅行。”

    “一个人吗?”

    “和我同学。”

    “哦,那少爷知道吗?”

    “不知道,他也不需要知道。”

    于妈怔了怔,或许是在猜测两人是不是闹了什么别扭。

    “我走了哦,园子里种的向日葵记得帮我浇水。”

    “恩好的。”

    沈瑾萱下了山,张美丽已经在马路边等她,只是令她震惊的是,林川也来了。

    “很意外吗?”

    林川笑着问。

    “有点,你是要送我们去车站?”

    张美丽摇头:“NO,林哥哥是要和我们一道去旅行。”

    “啊。一道……”

    “不可以吗?”林川挑眉。

    “不是,只是你不用工作吗?”

    “我休假呀。”

    张美丽又插话:“就是,人家林川一年有十几天的休假日呢。”

    “上车吧。”

    他拉开车门,两人坐进去,他又把她俩的行李放进后备箱。

    “嗳,这到底咋回事啊?怎么林川也跟着我们凑热闹了?”

    沈瑾萱一脸困惑的询问身边的好友。

    “其实,是我主动打电话约他的。”张美丽老奸巨猾的笑了笑。

    “为什么?你移情别恋,恋上他了?”

    “去去去,我对高宇杰是至死不渝的!”

    “那你约他来的用意是什么?”

    “用意就是……”她压低嗓音:“帮咱们出钱又出力。”

    “……”

    沈瑾萱彻底无语了。

    慕煜城上午九点才赶到市区,昨晚找了一夜,江珊竟然脚崴了,掉进了一处大水坑。

    他把她送回住处,便马不停蹄的回了紫藤园,一进门,就大声喊:“萱萱……”

    于妈闻声从客厅出来:“少爷回来了。”

    “小姐呢?”

    “小姐旅行去了。”

    “旅行?”

    慕煜城有些吃惊:“她一个人?”

    “她说跟她同学。”

    “什么时候走的?”

    “就刚刚,差不多半小时前后。”

    他赶紧拿出手机拨她的电话,响了很长时间才接通。

    “干吗?”

    “我听于妈说,你去旅行了?”

    “是啊。”

    “去哪里旅行?”

    “反正不是普罗旺斯。”

    “哪里?”

    “巴塞尔。”

    “跟张美丽一起?”

    “恩。”

    慕煜城看看腕上的表:“你别去了,现在回来我带你去普罗旺斯。”

    “不用了。”

    沈瑾萱毫不犹豫的拒绝:“我已经上车了。”

    一段时间的沉默,他问:“什么时候回来?”

    “看情况。”

    “那好,等你回来我们再去。”

    “不用了,你想去一个人去好了。”她尽量保持着语气的平静:“千万别等我,你等我的话,我会有压力的。”

    “你……”

    慕煜城被她气的要死。

    “我什么?”

    “你怎么那么喜欢学话?”

    “错,我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沈瑾萱这一走,整整三天杳无音信,她故意关掉手机,让慕煜城联系不上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