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97 不要找我女人的麻烦

    黎明破晓前,沈瑾萱的手机响了,她惊慌的赶紧伸手去接,从慕煜城走后,这四个多小时,她不曾合眼。

    “沈小姐,你到医院来一下。”

    说话的,是高宇杰。

    啪一声,手机从床上掉到了地上,她整个人懵了。

    “喂?沈小姐?喂你在听吗?喂?喂?喂?”

    “我在听,你说……”

    她颤抖的弯腰捡起手机,声音比身体更颤抖。

    “同华医院,你先过来再说。”

    高宇杰来不及跟她细说,便率先挂了电话。

    沈瑾萱独自呆坐了很久,才浑浑噩噩的爬起来,她不知道从紫藤园到同华医院是一段多长的距离,但是她知道,那是一段漫长的煎熬。

    到了医院门口,一见到高宇杰,她就慌乱的质问:“慕煜城呢?慕煜城在哪里?”

    “沈小姐你别担心,没事,慕总没事。”

    他指着二楼说:“我带你上去。”

    到了二楼手术室门口,一眼撇见慕煜城,她猛得扑过去,紧紧的抱住了他。

    “你吓死我了。”

    眼泪忍不住往下掉,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沈瑾萱哭了一会,觉得不对劲,她抬起头,泪光闪闪的问:“你怎么不说话?”

    慕煜城的表情吓到她了,她从来没见过他如此的凝重。

    “她在里面。”

    “谁?”

    木然回头,看着手术室的灯亮着,她落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江珊。”

    “她怎么了?你们出什么事了?”

    他默不作声,高宇杰走过来解释:“昨晚有一个不明身份的人开车袭击,关键时刻,江小姐推开了慕总,她受伤了。”

    “伤的严重吗?”

    “情况不乐观。”

    高宇杰撇了眼慕煜城,不敢再说下去。

    “凶手查到没有?”

    慕煜城冷冷的问。

    “没有,车子开到附近的山道口处爆炸了,现在查不出凶手是生是死。”

    “继续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气氛异常的凝重,沈瑾萱大气不敢出,她把高宇杰扯到一边,轻声问:“那江家的佣人呢?”

    “跑了。”

    “跑哪去了?”

    “江小姐推开慕总的时候,她趁着混乱跑了,跑的不知去向。”

    难过的回头望了望慕煜城,她终于明白,他为什么看起来如此忧伤,当离真相只有一步之遥时,发生这样的事,除了心痛,该有多不甘。

    手术室的门推开,几名医生从里面走出来,为首的摘下口罩,表情很不乐观。

    “她情况怎样了?”

    慕煜城沉声问。

    “慕先生,她伤的很严重,目前来看,最好的打算是截掉双肢。”

    蓦然间,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

    “我说目前来看,最好的打算是截掉双肢!”

    “找死!截掉双肢还叫最好的打算吗?你们会不会看病?不会看病把你们院长给我叫过来!”

    慕煜城暴怒了:“我告诉你们,要是医不好她,要是伤她一丝一毫,我让你们整个医院陪葬!

    “慕总,冷静一点,先冷静一点。”

    高宇杰上前安抚他,可是慕煜城根本冷静不下来,他揪住主治医生的衣领,用力的咆哮,双眼变得血红。

    第一次见到他失控,沈瑾萱站在角落里,整个人呆若木鸡。

    片刻后,她突然冲到主治医生面前,痛哭失声的哀求:“医生,我求求你,你救救她好不好?我求求你千万不要让她截肢,她不能没有腿,她不能残疾,她真的不能残疾,只要你肯救她,我愿意下辈子做牛做马报答你的恩情,求求你了……”

    她的举动惊住了一堆人。

    “萱萱,你这是干什么?”

    慕煜城用力的抱住她,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哭的这么伤心。

    其实不是他不明白,是所有的人都不明白,除了她自己。她很清楚,江珊不能有事,江珊有事,她和慕煜城之间,就完了。

    “真的就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吗?”

    高宇杰沉痛的望向一脸无奈的医生。

    “对不起,我们真的已经尽力了,病人现在需要马上动手术,否则……”

    “否则怎样?”

    “性命难保。”

    “转院,立马给我转院!”

    慕煜城暴怒的吼一声,无论如何,不能再欠了江珊。

    “慕总,这已经是苏黎世最好的医院,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接受吧……”

    高宇杰扯了扯沈瑾萱的衣袖,压抑嗓音说:“快劝劝他,别再耽误时间了。”

    沈瑾萱的脸色苍白的没有血丝,她嘴唇蠕动了几下,终是说不出一句话,头也不回的跑开了。

    要她劝慕煜城,就等于,是间接的劝他放弃她们之间的感情。

    她一口气跑到顶楼,目视着脚下的苏黎世,眼泪唰唰的往下掉,闭上眼,祈求上苍,愿意少活十年,换取江珊平平安安。

    抬头仰望天空,妈妈曾说过,如果难过就抬头望望天空吧,它那么大,一定能包容你所有的委屈。

    她就一直望一直望,望的脖子又硬又痛,可是心里的难过却未减丝毫,于是她明白了,妈妈的话,和安徒生的童话一样,都是骗人的。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是高宇杰打过来的,她不敢接,她怕听到任何不好的消息。

    可是该面对的总要面对,她躲在这里根本解决不了,用力深呼吸,抱着侥幸的心理,亦步亦趋的下了顶楼。

    也许,上帝接受了她的祈求,也许,事情并没有医生说的那么糟糕。

    也许,一切都有转寰的余地。

    重新返回二楼手术室,她看到了慕煜城正在签字,一种不好的预感毁灭了她所有的侥幸,踉跄着奔过去,却还是晚了,他已经签好了他的名字,在手术同意书上。

    轰一声巨响,沈瑾萱精心描绘的未来,变得摇摇欲坠。

    “沈小姐,你没事吧?”

    她差点摔倒,高宇杰伸手拉住她,她摇摇头:“我没事。”

    “先送她回去。”

    慕煜城声音沙哑的吩咐,经历了最初的失控,此刻,已经冷静了许多。

    她没有反对,事实上,她也没有留下来的勇气。

    失魂落魄的出了医院,上了高宇杰的车,一路上,她缄默不语。

    “你别担心,一切都会好的。”

    高宇杰看她心情阴郁,忍不住出声安慰。

    “如今的局面还能好的了吗?江珊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如果知道自己残疾了,应该很难接受吧。”

    “再怎么难以接受,若成了事实,也必须要接受。”

    “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要发生这样的事?我真的好恨我自己。”

    她哽咽着哭了起来。

    “沈小姐,这跟你没关系,你不用自责。”

    “怎么能跟我没关系?如果昨晚我阻止他出去的话,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了。”

    高宇杰重重的叹息:“这样的事我们谁都不想让它发生,慕少比你更不想,他好不容易排除万难跟江珊解除了婚约,如今却出了这样的事,他心里的痛苦绝对非你我能想象,可是能有什么办法,人生没有如果,也不可能重头再来,若是每个人都能预知到不幸,就不会有后来的悲剧发生。”

    车子停了下来,待她下车后,高宇杰又匆匆赶去医院,江珊还在手术中,一切的一切,都是未卜。

    沈瑾萱没有推开紫藤园的门,而是沿着山路跑了起来,她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跑,一圈又一圈的跑,直到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筋疲力尽为止。

    站在山头上,她歇斯底里的大喊一声:“啊——啊——啊——”

    山谷的回音是那么清晰,透着深深的无奈。

    一遍又一遍的呐喊,宣泄着内心的压抑,喊了不知多久,她突然哭了……

    那一次,她哭了很久,因为她知道,慕煜城身上的包袱这辈子都扔不掉了。

    天黑前,回了紫藤园,于妈盯着她红肿的双眼,惊慌的问:“小姐,怎么了?”

    她摇摇头,疲惫的上了楼。

    片刻后,于妈端了碗粥上来,看她躺在床上,悄悄走过去:“起来,把这热粥吃了。”

    “我不想吃,我想休息一会。”

    于妈叹口气,心疼的抚摸她的头发:“到底出什么事了?跟少爷吵架了?”

    “没有。”

    她停顿一下:“是江珊出车祸了,她要被截掉双肢。”

    “江珊?就是上次带一帮记者来园里闹腾的哪个?”

    “恩。”

    “怎么会出这样的事?”

    “她是为了救煜城,才被车撞了的。”

    “因为少爷?”

    于妈震惊的瞪大眼:“那少爷呢?他有没有受伤?”

    “他没事,他在医院里,江珊还在动手术。”

    “哎,这下可怎么办才好,慕家本来就欠了江家,如今江小姐又被弄成这样,少爷的心肯定不好受。”

    沈瑾萱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于妈,你也知道慕家欠了江家吗?”

    “我怎么会不知道?我可是照顾慕太太的,十年前她与江先生,以及江家夫妇一起去旅行,四人双双遇难,这件事,当时可是轰动了全城。”

    见她神情黯然,于妈顿时就明白了她为何难过,拍拍她的肩膀:“放心吧,没事的,欠的再多,也总有还清的一天。”

    “我知道会还清,可是关键,用什么还?”

    于妈怔了怔:“用什么还,少爷心里肯定有数,你就别想太多了。”

    深夜,迷迷糊糊中,她感觉有人从背后抱住她,猛得惊醒:“你回来了。”

    “恩。”

    她想挣扎着起床开灯,他却加重了抱着她的力道:“别动,让我抱一会。”

    她于是便不动了,借助着月光,睨向他的脸,俊眉,紧锁。

    心一揪,伸手触碰他的眉心,轻柔的问:“她怎样了?”

    “手术很成功。”

    手指忽尔僵硬,手术很成功,预示着,江珊再也站不起来了。

    “那她……”

    “她还不知道,打了麻醉,要明天才能醒过来。”

    短暂的沉默,沈瑾萱突然仰起下巴,声音颤抖的问:“你会不会因为她变成了那样,就不再要我了?”

    “傻瓜,怎么会。”

    慕煜城松开她,按亮了开关,屋内霎时明亮如昼,她看到了他神情的疲惫,不觉心疼,鼻子一酸,差点又掉出眼泪。

    忍,拼了命的忍,他已经很难过,她不能再让他看到她的难过,从而更难过。

    “那我们以后怎么办?你没办法再不管她了对不对?”

    “别想那么多,责任与爱情,我分的清楚。”

    他脱下外套,躺到她身侧,将她圈进怀里,轻声说:“天快亮了,睡吧,明天我还要早起去医院。”

    夜,恢复了行前的宁静,耳边除了他的心跳声,再听不到任何声响。

    过了很长时间,再她以为他已经睡着的时候,她悄悄的说一句:“只要你不放弃我,再多的委屈我都会忍受,我会拼尽我所有的力气,来理解你。”

    “我也会用我所有的力气,来爱你。”

    他蓦然出声吓她一跳:“你还没睡吗?”

    “睡了,但是被你说话吵醒了。”

    其实她知道他是撒谎,发生这样的事,他怎么可能睡得着。

    “那你睡吧,我不说话了。”

    她心疼他,所以尽管心里有好多话想跟他说,却都忍着了。

    “萱萱。”

    慕煜城将她抱的更紧,贴在她耳边信誓旦旦的说:“在感情的世界里,谁付出的多,谁受到的伤害就多,所以,让我来付出就好。”

    他的这句话,令她很感动,至少,他宁愿伤害自己,不愿意伤害她。

    “明天让我陪你去医院吧?”

    “好。”

    十指合拢,她在心里暗暗发誓,无论将来的路有多难走,她都要陪着他风雨同舟。

    清晨,打了电话给张美丽,让她帮忙代请假,沈瑾萱跟着慕煜城去了医院。

    高宇杰已经先行赶到,他站在病房门口,来回的渡着步。

    三个人碰了面,慕煜城沉声问:“她醒了吗?”

    “好像还没有。”

    “进去吧。”

    率先推开房门,沈瑾萱跟着他走了进去,屋里有浓浓的消毒水的味道,一屋的苍白,白的有些刺眼。

    病床上,江珊紧闭双眼,脸白的像一张纸,毫无血色可言。

    沈瑾萱的心,不禁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微微的痛。

    慕煜城走到床边坐下,幽深的双眸紧紧的盯着江珊,表情若有所思。

    等了大约半小时,江珊终于醒过来,她睁开眼,环顾了一圈,最终把视线定格在了身边的男人:“城,这是医院吧?”

    “是的。”

    她开始回忆,回忆着昏迷前的记忆……

    “张嫂呢?”

    猛得想起来一辆车向她们撞过来,情急之下,她推开了慕煜城,自己便失去了意识。

    “逃了。”

    “逃哪去了?”

    “现在还未知。”

    江珊苦笑笑:“没事,你别生气,只要她活着,总有找到她的一天。”

    沈瑾萱别过脸,心里有些不好受,江珊恐怕还不知道自己的双腿没了,她竟然还在安慰慕煜城……

    “对了,你没受伤吧?”

    慕煜城摇头,沉痛的说:“我没有。”

    她支撑着想坐起来,却被下身一阵撕裂的痛给震慑住了。

    “我怎么了?我怎么会这么痛?”

    忽尔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见到沈瑾萱和高宇杰脸上的表情,江珊猛的掀开被子,顿时惊恐的睁大眼,整个人僵住了。

    时间仿佛静止了,连呼吸的声音都听不到,高宇杰和慕煜城的表情一个凝重,一个沉痛,只有沈瑾萱,她的脸和江珊一样,没有了血色。

    “啊———”

    一声撕心肺裂的尖叫,江珊双手抓狂去找到她的腿:“我的腿呢?我的腿呢?我腿哪去了?!!!”

    “珊珊。”

    慕煜城上前抓住她的胳膊:“对不起,你的腿……没了。”

    “不可能!不可能!!!你骗我!怎么可能!!你把我的腿藏哪去了?你快点还给我,还给我啊!!!”

    江珊歇斯底里的哭喊着,她整个人都崩溃了,情绪激动的连慕煜城都控制不住。

    “珊珊别这样,你听我说,珊珊!!”

    “我不听,我不听,你们都是合伙来骗我的,我要找医生,我要找医生,医生!!医生呢!!!”

    “江小姐,你冷静一点,你这样会撕裂伤口的……”

    高宇杰上前帮着慕煜城安抚,却根本安抚不了一个精神受到严重刺激的人,沈瑾萱不敢上前,这样的情景之下,她多说一句话,对江珊来说,都是更大的伤害。

    “找医生。”

    慕煜城无奈之下,示意高宇杰喊医生过来。

    医生迅速赶来,几个人按住江珊,强行给了她打了一针镇定剂,她终于又沉沉的睡去。

    “看来病人想要一时半会接受现实有点困难。”医生无奈的摇头。

    慕煜城眉头紧蹙,他盯着床上的江珊看了几眼后,转身默默的走了出去。

    沈瑾萱想要跟上,却被高宇杰拉住:“让他一个人静一静吧。”

    她愣住,缓缓点头:“好。”

    转而走向窗前,把视线移向窗外,她不敢看身后的床,更不敢看床上躺着的人。

    于其说不敢,不如说不忍心,虽然她是她的情敌,可是她却不希望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人性的善良,让她清楚,一个人失去自由行走的能力,意味着人生,几乎已经走到尽头。

    蹬蹬蹬……

    一阵犀利的脚步声由远至近,砰一声门被推开,走进来一群人,有江珊的亲戚,也有慕家的人。

    顿时,一阵嚎啕的哭声回荡在耳边,沈瑾萱回头,撇见是一位五十几岁的男人,他紧紧抱着床上的江珊,声嘶力竭的嚎哭:“小珊,舅舅对不起你,舅舅没有把你照顾好,你弄成这样,我将来有什么脸面对你死去的双亲啊,小珊……”

    男人的身后,也有人哭,只是,没有男人哭的厉害。

    场面有一些混乱,也有一些悲怆,发怔间,沈瑾萱的胳膊被人用力一拉,拽住了病房。

    她定眼一看,原来是慕煜城的大姐慕岚,她当下就心明白,自己又要躲着中枪了。

    “江珊会变成这样,都是你这个女人害的?你还有脸待在里面?”

    “我不想跟你吵,我只能说,她变成那样我也很心痛。”

    “心痛?你是心虚吧?”

    慕岚气的咬牙切齿:“江珊多好的一姑娘,却被你毁了,沈瑾萱,为什么躺在里面的人不是你!”

    “我心虚什么?我从来没有对她做过什么?我为什么要心虚!”

    沈瑾萱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很讨厌这样被人冤枉的感觉,明明,她是比谁都不希望江珊截肢的人。

    “你是没有直接对她做什么,但是你却间接的逼的她生不如死,她已经没有父母,唯一的依靠和指望就是我四弟,却因为你的出现,害得她连最后的指望都没了,如果你不介入她和煜城之间,今天这样的悲剧就不会发生,所以就是你,就是你无形中把她毁了,就是你这个侩子手夺去她的双腿!”

    “够了!”

    慕煜城不知何时站到了两人身后,他一脸怒容的瞪着慕岚,上前一步厉声质问:“你在干什么?你跟她发什么疯?江珊变成这样跟她有什么关系?”

    “四弟,你不要再冥顽不灵了!这个女人她就是个扫把星,江珊就是被她给克了,一个好好大活人被她克成了残废!”

    “要克也是我克的!管她什么事?你想找人为这个悲剧买单的话就找我好了,别天整天我女人的麻烦,我对你已经一忍再忍,别以为你是我大姐我就不能把你怎样!”

    慕岚震惊了,她气得浑身发抖:“慕煜城!你简直大逆不道,你为了这个女人竟然这样跟我说话,你要把我怎么样?你想把我怎么样?好啊,你来啊,你是想打我,还是想杀我,来啊来啊,我倒是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被她迷惑的六亲不认了!”

    慕煜城一把拉住沈瑾萱的胳膊,愤怒的转身离去。

    “慕煜城,你不要走,给我回来!你给我回来……!”

    慕岚气的要疯掉了,从小到头,她做为家里的老大,二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对她言听计从,虽然长大后,弟弟有些桀骜不驯,但是在某些问题上,还是会尊重她的意见,自从出现沈瑾萱这个女人后,一切都变了,她这个大姐不禁说话没有一点威望,四弟跟更是不再把她放眼里,这口气,让她如何咽的下去。

    愤愤的回了病回,却惊诧的发现江珊已经醒了,床边围着一圈人,不停的跟她说话,她却只是睁着空洞的眼睛,无神的望着天花板。

    慕岚赶紧走过去,握住江珊的手痛心的说:“小珊,你醒了?没事,一切都会过去的,只要活着就好。”

    江珊仍旧不吭声,她舅舅倒是开口了:“慕大小姐,你跟慕总在外面吵架我们可都是听见了,不管我侄女现在变成这样是谁之过,你们慕家都该给个说法不是吗?”

    慕岚点头:“那是肯定的,小珊是为了救我弟弟才伤成这样,我们慕家向来重诚信,定不会做出那忘恩负义之事。”

    “哼,恐怕这不是你说了算的吧?上次我扬言要带公司精英辞职逼他跟我侄女结婚,他表面上答应了,结果工程一峻工,他第一个开除的就是我,还特地召开记者会跟我侄女解除婚约,他为人如此冷血无情,你能保证他对我家珊珊负责?”

    “二位可不可以不要在病人面前说这个了?”

    高宇杰一直待在病房里,先前不说一句话,这会实在看不下去了,不得不插一句。

    江珊还是不说话,安静的令人不安,高宇杰思忖了几秒后,转身出了去。

    他刚一出病房的门,就与慕煜城撞个正着。

    “你可来了,她醒了。”

    “还闹吗?”

    慕煜城沉声问,准备迈步进去。

    “嗳,等一下。”

    高宇杰一把拉住他:“已经不闹了,冷静的有点让人担心。”

    “我知道了。”

    慕煜城进了病房,便对屋里的所有的人说:“请你们出去吧,我有话单独跟她说。”

    屋里的人陆陆续续的往外去,慕岚最后一个离开,她切齿的说一句:“记住慕家的家训!”

    走到床边,沉默了片刻,他替她拢了拢被子,坐下,语重心长的说:“珊珊,你是因为我变成了这样,以后,我会照顾好你,像亲妹妹一样的,照顾你。”

    江珊睫毛动了动,却依旧沉默。

    “我知道你心里难过,如果想哭的话,就哭出来吧,那个害你躺在这里的人,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他眼中充满了浓郁的仇恨:“还有十年前害死我父母的人,如果不是为了查明真相,你也不会十年后还跟着受牵连,这些所有的罪魁祸首,将来有一天,我必要他们血债血偿!”

    慕煜城说了很多,江珊至始至终未说一句话,他这才觉得,她确实冷静的过分了。

    “珊珊,你为什么不说话?你想说什么就跟我说?如果想发泄就发泄吧,不要闷在心里。”他握住她的一只手,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如果不是她的睫毛偶尔会动一动,他会以为,她已经没有了生的征兆。

    “对不起,是我害了你,对不起。”

    他痛苦的把脸额头抵在她的手上:“为什么你要推开我,我真的不想,再欠你更多。”

    出了病房,高宇杰一直守在门边,他焦急的说:“怎么样?她说话了吗?”

    慕煜城摇头:“没有。”

    “那这可怎么办呀?她要是大哭大闹发泄了还好一些,就是不哭不闹才令人忧心。”

    “你安排几个人守在这里,不要让一些乱七八糟的人过来打扰她,最主要的……”

    他停顿一下:“防止她想不开。”

    高宇杰颔首:“明白。”

    沈瑾萱一个人漫无目的晃荡在大街上,兜里的手机响了。

    她木然的按下接听,里面传来张美丽关切的声音:“今天出什么事了?早上怎么也不说清楚就把电话挂了?”

    “我去学校找你。”

    她无力的挂了电话,拦了个的士,去了苏黎世大学。

    张美丽一见到她,就急争的问:“到底出啥事了?”

    “江珊出车祸了。”

    “啊?”

    愣了几秒,她突然大笑:“出车祸??那好啊,像这种坏女人就该遭报应,她上次怎么诅咒你来着?下地狱,万劫不复是吧?哼,让她坏心眼,这下诅咒到自己身上了吧!”

    “美丽。”

    沈瑾萱难过的瞪她一眼:“你不了解情况,不要胡说。”

    “嗳,我说你吃错药了是不是?你情敌出车祸又不是你亲人出车祸,你至于这么悲痛欲绝的样子吗?你这样不叫善良你懂吗?你这叫傻瓜!”

    “她是因为慕煜城才出的车祸,她两条腿都没有了!现在摆在我和慕煜城面前的是,她必须要有人负责?你懂不懂?!”

    张美丽诧异的张大嘴,突然有些说不出话来。

    半响,她才焉焉的问:“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我不知道。”

    沈瑾萱懊恼的揉了揉头发,慕岚说的那些话一直回荡在她耳边,挥也挥不去,真是烦透了。

    “慕煜城有怎么说吗?”

    “他说他不会放弃我的。”

    “那不就行了,他都这样承诺你了,你还纠结什么。”

    “你不懂,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那是怎样?”

    “你以为江珊出了这样的事,江家的人会善罢甘休吗?”

    “哎哟,她江家又不是什么名门望族,那种小门小户的,慕煜城还会怕了他们不成!”

    “就算没有江家闹,还有慕家的人呀,慕煜城大姐一个人就有得折腾了。”

    张美丽眼一翻:“我说那个慕大小姐怎么那么烦人哪?她跟你上辈子有仇是不是?怎么老跟你过不去。”

    “我哪知道。”

    “好了,不要不开心了,我找林川出来,咱们去喝酒,把那些不愉快的事统统忘记。”

    说着,她就拿手机拨林川的电话,结果微头一蹙:“靠,关机了,算了,我们自己去吧。”

    “不用了,我想回去了。”

    沈瑾萱哪有心思出去玩,这会,她就想赶紧回紫藤园,找慕煜城问问江珊的情况。

    马不停蹄的赶回去,慕煜城却没有回来,她只好坐在园子里等他。

    怕他心情不好,也不敢给他打电话。

    等了二个多小时,听到外面有车子的声音,她赶紧跑出门外。

    慕煜城刚下了车,她便冲上前问:“江珊醒了吗?”

    “醒了。”

    “怎么样?是不是还闹的很厉害?”

    他摇摇头:“没闹,挺冷静的。”

    “她不闹了?”

    沈瑾萱有些错愕:“她怎么会不闹了呢?”

    “也许她已经接受现实了,又也许,她需要一个接受的过程。”

    慕煜城牵着她的手进了园里,上了楼,他盯着她的黑眼圈说:“今晚什么都别想了,好好睡觉。”

    她颇为不安,问:“那你怎么跟她说的?”

    “我说我会照顾她,想亲妹妹一样。”

    “她答应了吗?”

    “她没有说话。”

    沈瑾萱黯然了:“那她一定是不愿意的。”

    “不管她愿不愿意,我只能给她这样的承诺,我说过,责任与爱情,我分的清楚。”

    慕煜城捧起她的脸:“好了,别再为这件事伤神,我不想看到你不开心的样子。”

    他去了书房工作,她则去了浴室洗澡,或许真的太累了,洗了澡躺到床上,没多大会,便沉沉的睡去。

    一觉醒来,已是凌晨二点多,一摸身边的位置是空的,她猛的起身,喊一声:“慕煜城……”

    难道还在工作吗?沈瑾萱穿了拖鞋小跑到书房,推开门,书房里却是空无一人。

    又蹬蹬的跑到楼下,找了一圈,还是没有找到人,她不禁有些担心,这么晚,他去哪里了……

    赶紧回到卧室打他手机,结果铃声却从沙发上传来,他的手机放在外套的口袋里,而外套则扔在沙发上。

    没穿外套应该没有走远,她静下心来想了想,突然想到个地方,拨腿跑到了天台上。

    漆黑的夜里,月亮悬在半山腰,四周一片静谧,他就独自坐在那张,她们曾在雨中欢爱的椅子上。

    静静的凝视片刻,她走过去,趴在了他背上,轻声问:“为什么要一个人坐在这里?”

    慕煜城的身体动了动,将她两只手握进手心,柔声解释:“睡不着,所以准备来看日出。”

    “现在看日出也太早了吧?”她坐到他身边,头靠在他肩膀上:“最少还要三个小时,才能看到初升的太阳。”

    “怕错过了,所以提前来。”

    “为什么突然想看日出?”

    他的身体僵了僵,沉吟片刻,颤声回答:“因为十年前的今天,是我父母的忌日。”

    沈瑾萱蓦然愣住了,她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有时候别人的痛,你根本没办法感受,即使那个人,是你最爱的人。

    “明年让我陪你一起看吧?”

    他垂下眼眸:“好。”

    “后年也让我陪吧?”

    “好。”

    “大后年也让我陪吧?”

    “好。”

    “一辈子都让我陪吧?”

    “……好。”

    她突然哭了:“慕煜城,你是不是很难过?”

    “有一点。”

    “只是一点吗?我知道,你的心一定很痛。”

    他伸手抹去她的眼泪:“傻瓜,我不痛,人生没有彩排,每一天都在上演着现场直播,不管是好的或坏的,我们都要以一颗坚强的心去面对,如果我们不坚强,那我们懦弱给谁看?”

    眨着茫然的泪眼,沈瑾萱重重的点头。

    “你想做个坚强的人吗?”他问。

    “想。”

    “好,那你就记住……”他停顿一下,扳正她的肩膀:“想当个strong的人,就不能让别人知道你有多痛,最好是连自己都可以骗过。”

    沈瑾萱怔住了,她怔了好一会,都不太明白他的意思,直到很多年以后,当她经历了成长的阵痛,爱情的变故,才幡然醒悟,到底要伪装到什么程度,才能骗的过别人,又骗的过自己。

    “好了,别说这些不开心的了。”

    慕煜城拍了拍他的腿:“来,我抱着你睡一会。”

    “不要,我要陪你看日出。”

    “日出的时候我会叫醒你的。”

    她想了想:“那好吧。”

    欠身坐过去,抓住他的一只手,小心翼翼的把玩着,他低下头:“怎么不睡?”

    “睡也要给我时间,哪能说睡就睡得着。”

    他弯了弯唇角:“睡不着就数星星,别一直在我手心里画圈。”

    “可是我喜欢呀,你听没听说过一个传说。”

    “什么传说?”

    “传说只要在自己喜欢的男人手心里画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圈,那个男人就一辈子都跑不掉,一辈子都属于那个画圈圈的人了。”

    他笑笑:“莫非这也就传说的画地为牢?”

    “正是。”

    “那你画到多少了?”

    “还早着呢,才画了几百个。”她嘟起嘴:“你每天那么忙,我见你的时间有限,即使见到你,也很少有闲余的时间画圈,所以,离目标还有点远。”

    他拍拍她的肩膀:“没事,你有一辈子的时间,够你画的。”

    沈瑾萱倍受鼓舞,继续画,画了一个多小时后,突然抬头说:“慕煜城,你答应我去旅行的事,什么时候兑现呀?”

    “什么时候都可以,明天也可以。”

    她想了想,摇头:“还是等江珊状况好一点再说吧,她这个样子,估计你也不放心,你要是不放心,我也就没什么心情了。”

    “好,那就等等。”

    慕煜城突然抽回了手,她诧异的问:“怎么不给画了?”

    “你刚叫我什么?”

    “你的名字呀。”

    “我叫什么名字?”

    “慕煜城呀。”

    “你就这样连名带姓的叫我?”

    沈瑾萱没好气的哼一声:“那叫你什么?难不成像江珊一样叫你城?”

    “不可以吗?”

    “当然不可以。”

    “为什么不可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