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99 爱情,一定会开花结果

    慕煜城微微蹙眉,清俊的脸上,关切之意溢于言表。

    他举起沈瑾萱的手,心疼的问:“痛吗?”

    她摇头:“不痛。”

    “为什么要去找骂?”

    “我就是想看看她……”

    “她不会领情的。”

    “我知道,我没有要她领情。”

    “以后不要这么傻了。”

    她垂下眼睑:“如果你不喜欢,我以后不去便是。”

    “我不是不喜欢,我只是不希望你被她伤害,她现在的精神状态,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好吧,我知道了。”

    张美丽走进来:“慕煜城,我们还没吃饭呢,肚子好饿啊。”

    他笑笑:“走,想吃什么?”

    “耶,牛排。”

    开车带她们去了一家西餐厅,精致的牛排送上来,沈瑾萱刚要握刀叉,慕煜城接过去:“你手不方便,我来吧。”

    看着他细心的把整块牛排切成一小块一小块,张美丽羡慕的眼泪鼻涕一把抓,什么时候,她的高宇杰也能这样体贴的对待她啊。

    “吃吧。”

    慕煜城把切好的牛排递到沈瑾萱面前,看着她细细的咀嚼,他紧锁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

    “喝口果汁。”

    他又把果汁端起来,送到她口中,她含住吸管,用力吸了一大口。

    张美丽实在看不下去了,不满的抗议:“嗳,你俩能不能不要当着我的面秀恩爱,我很羡慕嫉妒恨知不知道?”

    沈瑾萱没好气的瞪她一眼:“那你不要抬头就好啦。”

    “那我耳朵又没聋,我看不见我还听得见啊。”

    张美丽叉起一块牛排送到嘴里,嚼得咯吱咯吱响,眼珠骨碌转一圈,突然换了温柔的笑脸,凝视着对面的慕煜城说:“慕总,最近怎么不见你的持助啊,他不是你贴身的么?”

    “再贴身也不用整天跟在身边吧,我有很多事要他做。”

    “哦,这么说,他岂不是要很忙了。”

    “是的。”

    她作个深呼吸,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其实,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不知道可不可以呢……”

    沈瑾萱心一惊,她该不是要慕煜城给她牵线搭桥吧。

    “什么事?我能帮到的,义不容辞。”

    “就是你能不能在你公司给我安排个兼职,我想赚点生活费,这苏黎世的消费太高了。”

    慕煜城怔了怔,点头:“恩,可以啊。”

    “你答应啦?哎哟,太好了,谢谢啊,太感谢了。”

    张美丽兴奋的几乎要跳起来,这下,她终于有见到高宇杰的机会了,同在一个公司,近水楼台先得月,还愁着他都早晚不会成为她的囊中之物吗?哼哼……

    牛排吃了一半,慕煜城的手机响了,他接通只说了二句话便挂断,然后对着沈瑾萱说:“我有点事要先走,你跟美丽在这里吃可以吗?”

    “恩,可以啊,你走吧。”

    他起身,叮嘱张美丽:“帮我照顾好她。”

    “慕总放心,我一定把她像娘娘一样的伺候着。”

    “去去去,什么娘娘。”

    沈瑾萱瞪她一眼,盯着慕煜城的背影说:“是你打电话把他叫来的吧?”

    “是啊,有问题吗?”

    “你叫他来干吗?他工作很忙的。”

    “是工作重要,还是你重要啊,你都受伤了,他要不来看你就太没良心了。”

    “我这点小伤跟江珊的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她端起果汁小口的喝着,秀眉微拧:“你真决定对高宇杰展开攻势啦?”

    “是啊,再不展开就没机会了,哪天他要是跟别的女人好上了,那我就欲哭无泪了。”

    “你现在就该欲哭无泪了。”

    “啊?什么意思?”

    张美丽有些紧张:“莫非高宇杰已经跟人家好上了?”

    “我实话跟你说了吧。”

    沈瑾萱叹口气:“慕煜城其实已经知道你喜欢高宇杰,他之所以会答应你的请求,是因为他知道,就算你去了他公司,你跟高宇杰也不可能的。”

    “为什么?他为什么笃定我跟高宇杰就不可能?”

    “因为高宇杰已经有未婚妻,而且这个未婚妻是慕煜城的堂妹,他二叔的女儿慕绮绮,更重要的一点是,这个慕绮绮我见过,蛮横无理刁钻跋扈一脸骄傲,别说现在高宇杰对你还没意思,就算有意思,你敢抢慕家的女婿吗?慕绮绮一个人就把你皮剥了。”

    张美丽惊得目瞪口呆,呆了半天,突然嚎啕大哭:“高宇杰有未婚妻了……他怎么会有未婚妻了……呜呜……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呜呜……”

    沈瑾萱委屈的解释:“我不是怕你伤心吗?你看看,我现在告诉你,你多伤心,没事,不就男人嘛,咱们不要已经被别人订购的,咱们重新再找好不?”

    “不好!”

    张美丽倔强的猛拍桌子,泪眼婆娑的宣布:“我绝不会放弃的,不就订婚吗?我不介意,他订婚我就等他毁婚,他结婚我就等他离婚,我这辈子我就认定了他!”

    沈瑾萱无奈的摇头,她有时候真挺佩服丫的,像个打不倒的小强,精神可佳啊……

    慕煜城开车没有直接回公司,而是去了江珊舅舅王平阳的家里。

    刚才的电话就是他打的,他说有重要的事情跟他说。

    如果不是看在江珊的份上,慕煜城根本懒得搭理这个曾经扬言背叛他的人,就算背叛的原因是因为他侄女也不行,因为,他不允许任何人的背叛。

    “你要跟我说什么重要的事?”

    “慕总,请跟我来。”

    慕煜城跟着他进了他的书房,王平阳关了门,一个惊天的秘密浮出了水面……

    “你胡说八道!!”

    他听他说完,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双眼喷射出愤怒的火焰,几乎要将人活活烧死。

    “你信不信我说的都是真的,而且我也有证据证明我说的话是真的。”

    “什么证据?!”

    慕煜城脸色由青转白,浑身颤抖。

    王平阳拉开抽屉:“这个光碟就是证据,但是我不会轻易的把它给你,除非,你娶我侄女!”

    “你以为我会中你的圈套吗?你现在这样的招数你侄女已经用过了,下次可以换新鲜一点!”

    慕煜城讽刺的冷哼一声,转身欲走,王平阳喊住他:“等一下。”

    “我可以把这个光碟放给你看。”

    他脚步赫然停住,却没有回头,王平阳把光碟放进电脑里,片刻后,电脑里来的声音令慕煜城整个人僵住。

    疾步冲到电脑前,死死的盯着电脑里放映的录像,他的表情顷刻间冷若冰霜,两只手紧握成拳,牙齿咬的咯吱响。

    咔嚓一声,关键时刻暂停了,他一把揪住王平阳的衣领:“为什么没了?为什么关键的地方没了?!”

    “这个光碟原本是一张,被我特意改制成了二张,你现在看的是上半部分,还有下半部分被我藏了起来,而且还设了密码,这个世界上,除了我,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密码,你想要拿到那张光碟,和我侄女举行婚礼的那天,我自然会让你拿到。”

    “你信不信我杀了你?”

    慕煜城眼中杀气重重,他已经快要控制不住自己。

    “你杀就杀吧,但是最好想清楚,杀了我,你这辈子都别再想知道真相,这个世上,唯一知道真相的两个人,一个下落不明,一个就是我,我是你最大的希望。”

    王平阳是江珊的舅舅,自是对两家的恩怨了如指掌,他清楚慕煜城是为了找张贺英,才连累侄女成了残废。

    “如果不是到万不得已,我不会把这份光碟拿出来,我是准备带着这份光碟进棺材,让这个秘密成为永远的秘密,可是昨晚,我梦到了我妹妹,她哭着训斥我没有照顾好她女儿,所以今天我豁出去了,同意与否,你考虑清楚再回答我。”

    ……

    慕煜城从王平阳的书房里出来时,脸上的表情像数九寒天里的冰块,令人不寒而栗。

    他迅速开车去了公司,火急火燎的进办公室,按下分机号,喊高宇杰进来。

    “张贺英找到没有?”

    高宇杰怔了怔,低下头,有些犹豫。

    “我在问你话,听到没有?”

    “其实,昨天就有消息了。”

    “昨天就有消息不告诉我?她在哪?”

    慕煜城压抑着愤怒,厉声质问。

    “她……死了。”

    气氛蓦然降至冰点,随后听到啪一声,慕煜城把桌边的物品全都摔到了地上。

    “你说什么?她死了?她怎么会死了!!”

    “我派出去的人找到她的时候,她躺在郊区一幢破旧的危楼里,后来我去找了他儿子,他儿子哭着告诉我,他母亲前一天给他打过电话,说了些奇怪的话……”

    “什么话?”

    “意思就是她早晚会被我们找到,怕连累了他儿子,所以只好牺牲了自己。”

    慕煜城真的忍无可忍,他的心在滴血,从听到王平阳跟他说出那件事之后,就一直在滴血,此刻,得知另一线索也彻底断了,他愤怒了,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痛苦,把办公室里的物品砸的稀巴烂。

    高宇杰跟了他十几年,头一回见到他如此失控,顿时吓得赶紧上前抱住他:“慕总,你冷静一点,线索断了我们还可以重新再找,你冷静一点啊!”

    “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告诉我她死了?!”

    “我不告诉你,是因为看江珊的事已经够你烦恼,我不想再加重你的烦恼……”

    原本是想等事情缓和一点再告诉他,却没想到,他今天突然主动问了。

    慕煜城终于冷静下来,他沉吟片刻,把王平阳找他的经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高宇杰,说完,冷冷的强调:“不许泄露给任何人。”

    “慕总,那你打算怎么办?”

    “答应他。”

    “什么?不行啊,你怎么可以答应他,那沈小姐?”

    “我自有打算。”

    慕煜城晚上回了紫藤园,沈瑾萱看到他的手上裹着纱布,惊诧的问:“城哥,你这是怎么了?”

    他笑笑:“没事。”

    “怎么会没事?到底怎么了?”

    “就是看你手受伤了,我想陪着你。”

    “别开玩笑了,人家心里难过死了,你还逗我。”

    “好了,不逗你了,今天在办公室,不小心碰到了尖锐物,刺伤了。”

    “那伤的严重吗?”

    沈瑾萱握着他的手,细心的察看,看着她脸上担忧的表情,慕煜城心如刀绞,一把抱紧她,俯在她耳边呢喃:“我是那么的爱你,不忍心伤害你,萱萱,记住,无论将来发生什么,我最爱的人都是你。”

    他突然说出这样的话,令沈瑾萱颇为不安:“城哥,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事。”

    “那你为什么要说出这么怪怪的话?”

    “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我爱你,很爱很爱。”

    她松口气,晒然一笑:“我也爱你啊,也是很爱很爱。”

    ……

    江珊要出院了,慕煜城去医院接她,自从三天前,他给了她答案,她整个人便精神多了,脸色不再像之前那般腊黄,眼神也不再像之前那般空洞。

    “你准备接我去哪里?”她问。

    “慕宅,张妈会照顾你。”

    她曾经无数次想搬到慕宅,因为那是代表她女主人的象征,可是如今,她改变主意了。

    “我不要去住慕宅。”

    “那你要住哪里?”

    “紫藤园。”

    “不行。”

    慕煜城想都没想就拒绝,紫藤园别说已经住了萱萱,就是她没住那里,江珊也不够格。

    “你说过,你会答应我的任何要求。”

    “但是要求,也不能太过分了!”

    “那我就不出院了,我就继续住这里!”

    江珊赌气背过身,不再有商量的余地。

    “随便你。”

    慕煜城转身出了病房,愤怒的开车扬长而去。

    下午,沈瑾萱接到了江珊的电话,她有点懵,不明白她突然叫她去医院干什么。

    可是,她还是去了。一个病人的要求,她实在不忍心拒绝。

    只是令她意外的是,再次见到江珊,她的态度竟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不再歇斯底里,不再出言讽刺,更不再视她如仇敌。

    “江小姐,你找我有事吗?”

    “你先坐。”

    江珊示意她坐下,诚恳的说:“之前是我不对,叫你来,是想跟你道歉,你也知道,我弄成现在这个鬼样子,实在心里太痛苦,很多行为都不能受自己控制……”

    “我明白,我不介意的。”

    “那你是原谅我了?”

    “你多虑了,我从来没有恨过你,何谈原谅。”

    江现感激的握住她的手:“谢谢,你是个善良的女孩子,这一点,我比不上你。”

    “不要这样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优点。活出自我就好。”

    “今天其实是我出院的日子。”

    沈瑾萱疑惑的问:“那你怎么还在这里?”

    “煜城早上来接过我,可是又走了。”

    “为什么?”

    “因为,我说我想住紫藤园,可是他不同意,所以他就丢下我走了。”

    缓缓抽回手,沈瑾萱总算是明白江珊为什么态度突然转变的这么快,原来,她是想通过她,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如果你想住哪里,我可以帮你跟他说说,我搬出来就好。”

    她不想跟她争,不想跟一个没有双腿的人争,只要让她拥有慕煜城就够了,其它的,她统统可以不要。

    “不行。”

    江珊摇头:“他不会同意的,而且你若搬走了,我也就没必要再搬进去了。”

    “为什么?”

    “你可能有些误会,我想搬到紫藤园不是想要抢走你属于你的位置,而是因为我太寂寞了,想找个人陪我聊聊天,城要将我安置在慕宅,张妈虽然可以陪我说话,但她毕竟年龄太大,我们之间是有代沟的,不会有太多话题可以聊。”

    沈瑾萱要是相信她的鬼话就见鬼了,尽管心里排斥反感,可是嘴上也没有挑明了,而是点头:“好,我问问吧。”

    “谢谢,那我就当你同意了哦。”

    “我同意没用,房子不是我的,要慕煜城同意才行。”

    “没关系,你同意了,他肯定也会同意的!”

    沈瑾萱做梦也没想到,她还没来得及跟慕煜城说,江珊就已经擅自让她舅舅开车送她上了山,正式住进了紫藤园。

    她从学校回去的时候,听到园里传来争吵声,猛的冲进去,看到轮椅上坐着的江珊,诧异的张大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瑾萱,你回来啦,你快告诉城,是不是你同意让我住进来的?”

    慕煜城一脸愠怒的转身,等着她的回答。

    沈瑾萱吞了吞口水,上前一步说:“我只答应你会跟他商量,没有答应你住进来,我跟你说的很清楚,这个房子不是我的,我没有权利同意你住进来。”

    江珊冷笑:“城,我现在搬都搬过来了,你难道要我自己坐轮椅滚回去吗?”

    慕煜城沉默不语,片刻手,他点头:“好,你住这里吧。”他把视线移向瑾萱:“萱萱,你收拾东西跟我下山回慕宅。”

    “等一下。”

    江珊仰起下巴,切齿的说:“不要逼我说出不该说的话。”

    慕煜城怔了怔,松开沈瑾萱的手,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沈瑾萱立马追上去,追到卧室,疑惑的问:“城哥,你有什么把柄在江珊手里吗?”

    他摇头:“没有。”

    “那你为什么这么生气?”

    “她跑到这里打扰你的生活,我能不气吗?”

    她颓废的耷拉下脑袋:“算了,她要住就让她住吧,权当是你弥补对他的亏欠了。”

    “你不会觉得委屈吗?”

    “委屈肯定会委屈,可是我说我会理解你的,我爱你,所以你的债就是我的债,我愿意与你一起偿还。”

    慕煜城抱住她:“萱萱,谢谢你,真的谢谢。”

    “谢什么呀,情人之间是不可以说谢的,太见外了,其实我现在心里一点都不难过。”

    “为什么?”

    “江珊要求住这里虽然有点过分,可是她没有要求你跟他结婚,我就放心了。”

    慕煜城没有说话,只是眸光,却黯了下来。

    “下楼吃饭吧,我要洗个澡。”

    “好的。”

    他吻了吻她的唇,有点难舍难分,这些天,因为江珊的事,连欲望都被压抑了。

    下了楼,沈瑾萱正要进餐房,于妈站在厨房门口冲她招手:“小姐,小姐。”

    她赶紧走过去:“怎么了?”

    “又搬来一个。”

    “啊?谁?”

    “原先在慕宅里照顾少爷的女管家张月蓉。”

    “张妈?”

    沈瑾萱心一惊,不会这么倒霉吧……

    “饭好了没有啊?”

    一听这声音,她心唰一下凉了半截,果然是那个老妖怪的声音。

    “哟,沈小姐,好久不见啊。”

    沈瑾萱看着她那一脸的阴相,很自然的就联想到了还珠格格里的蓉嬷嬷。

    张月蓉,蓉嬷嬷,前世折腾紫薇小燕子还不行,转世投胎还要来折磨她沈瑾萱,真是阴魂不散!

    “是啊,张妈,好久不见。”

    “这房子挺好的,不过比起慕宅我有点生疏,也摸不到什么头绪,于妹子,以后就麻烦你多忙活些了。”

    这话明摆着,让于妈来照顾她。

    沈瑾萱气不打一处来,皮笑肉不笑的说:“于妈这段时间把我和少爷照顾的无微不至,即使现在多了一个江小姐,我也相信她可以照顾的过来,张妈你好像不用来的吧?”

    “是我让她来的。”

    江珊面无表情的推着轮椅来到他们面前:“沈小姐,你有什么意见吗?”

    瞧瞧,下午还一副要跟她义结金兰的征兆,晚上就翻脸不认人了,沈瑾萱就知道,江珊搬来这里的目的就只有一个,就是为了折磨她。

    “没意见,你只要你开心就好。”

    她笑笑,上前推她的轮椅:“走吧,去吃饭。”

    慕煜城洗了澡并没有下楼,他在书房里给高宇杰打电话,表情隐忍的说:“务必要加快步伐,我们不能输。”

    “知道,慕总,可我还是有些担心沈小姐……”

    他叹口气:“这个不需要你担心,你只要做好我吩咐你的事情就可以了。”

    咚咚,房门被敲响,他沉声道:“进来。”

    “城哥,吃饭了。”

    沈瑾萱走进来,趴到他后背上。

    “我这边还有很多工作要忙,你去吃吧,乖。”

    “吃完再忙不行吗?不吃饭怎么可以呢?”

    “没关系,我不饿。”

    她咬了咬唇:“那好吧。”

    黯然的转身,轻轻的带上房门,她知道,他是不想看到江珊。

    下了楼,进了餐房,坐到江珊对面,于妈已经给她盛了白米饭。

    “于妹子啊,还有江小姐呢。”容嬷嬷阴阳怪调的提醒。

    “张姐你不是来照顾江小姐的吗?”

    “我说了,我刚到这里对这里不熟悉。”

    “再不熟悉,这饭在锅里你动动手不就行了,需要熟悉什么?”

    “你……”

    沈瑾萱有些头痛,这才第一天,就开始吵起来了,这以后的日子可以预想有多难过。

    “我来给她盛。”

    她站起身,拿了碗去厨房,于妈跟进来:“小姐,你干吗要给她盛啊,我就看不惯张月蓉那副趾高气扬的德性!”

    “别理她,咱们是看在少爷的份上。”

    盛好了饭,沈瑾萱回到自己位置上,却听到江珊说:“于妈,给我倒杯水。”

    她亲自开口要求,于妈也不好顶撞,便点头:“好的。”

    水倒好了放到她面前,她端起来喝一口,杯子往桌上重重一掷:“怎么这么凉?我要喝温水!”

    “江小姐,这是凉开水,现在是夏天,少爷和沈小姐都是喝这个。”

    “他们是他们,我是我,我说我要喝温开水你听不懂吗?”

    于妈脸色变了变,强忍着不悦:“好,你稍等。”

    重新给她换了杯温水,谁知她刚喝一口就吐了出来:“呸呸,这么烫,你想烫死我啊!”

    看着于妈被整得可怜,容嬷嬷站在一边乐得脸上都笑开了花。

    沈瑾萱平静的站起来,走到江珊面前,端起那杯差点把她烫死的水,脖子一仰喝了个底朝天。

    想指责别人是找碴,不用唇枪舌战,行动就可以证明一切。

    容嬷嬷见没什么好戏可看,悻悻的坐到江珊面前,刚拿起筷子,沈瑾萱厉声说:“张妈,你干什么呢?”

    “我吃饭呀。”

    “你只是佣人,可以和主人一起同桌吃饭吗?”

    张月蓉怔住了,下一秒,得意的说:“沈小姐,我可是慕家的女管家,在慕家二十几年,我可是都与少爷同桌吃饭的!”

    她一巴掌拍在桌上:“你在慕家是女管家,在这里可不是,这里不是慕宅,这里是紫藤园,紫藤园里不需要有人管家,所以请你和于妈一样,站到一边去!”

    “你!!”

    “我怎样?”

    于妈实时插话:“紫藤园里沈小姐说了算,要是有人不服气,可以去楼上找少爷理论。”

    “好了,张妈,我是寄人篱下,你站过去吧。”

    江珊面无表情的发话,张月蓉脚一跺,心不甘情不愿的退到了她身后,气的一张脸成了猪肝色。

    吃好了晚饭上楼,沈瑾萱走到书房门外撇了一眼,见慕煜城正在认真的工作,便没有打扰她,折过身回了卧室。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索性爬起来,蹬蹬的又跑下楼。

    于妈正在洗碗,见到她来到厨房,诧异的问:“小姐,怎么了?”

    “睡不着,准备给少爷包点水饺吃。”

    “你会包吗?”

    “会啊,有一天晚上你睡着的时候,我不包给他吃呢。”

    于妈笑笑:“小姐一看就是惠质兰心。”

    “她们都睡了吧?”

    她警惕的往门外瞅了瞅,别没睡又跑来捣乱。

    “应该是睡了。”

    于妈坐下来:“我帮你。”

    “好的。”

    两人一边包水饺,一边聊天。

    “江珊搬过来,是你打电话给少爷的吗?”想到一进门,见到慕煜城正在跟江珊争吵,她便想应该是于妈打的电话通知他回来。

    “是的。”

    于妈生气的说:“真过分,就算是为了救少爷截了两条腿,但不用这么死缠烂打啊,少爷要送她去慕宅,她一哭二闹三上吊,一副不让她住下来,她就不活了的架势。”

    沈瑾萱无奈的摇头:“女人嘛,没办法的时候,都喜欢用这招。”

    “那将来有一天少爷要是辜负了你,会跟他用这招吗?”

    她怔了怔,手上的动作停止了,于妈知道说错了话,立马纠正:“我是说如果,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了。”

    “如果他辜负了我,我不会用任何招数对付他,我会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过完自己孤独的一生。”

    “那可万万使不得,咱们还有父母亲人,怎么能一个人过完一生呢!”

    “于妈你不知道,我为了跟城哥在一起,已经跟家里闹翻了,我爸到现在都不原谅我,我妈虽然是支持我的,可是如果我被辜负了,那她会比我更伤心,而我,是无论如何也不希望她伤心的。”

    “放心,你会幸福的,你这么善良,老天爷不会亏待你。”

    “希望吧……”

    在于妈的帮助下,水饺早早的包好了,沈瑾萱小心翼翼的端上楼,推开了书房的门。

    “好香啊,水饺。”

    她还没走到他面前,他就闻到了香味抬起了头。

    “你怎么知道是水饺?”

    沈瑾萱好奇的问。

    “笨蛋,上次不是吃过一吃,我早已经铭记于心了。”

    “呵呵。”她笑:“那你赶紧趁热吃吧,吃完我再给你盛一碗。”

    “谢谢。”

    他感动的吻了吻她的额头,拿起筷子夹了一只,放进口中:“好吃,一如既往的好吃。”

    “好吃以后你付我薪水,我天天包给你吃。”

    “那不如我出钱给你开个饺子店算了。”

    “才不要,开个饺子店,包出来的水饺就不对味了。”

    “为什么?”

    “我给你包水饺的时候,心中是充满爱的,所以之所以好吃,是因为这里有爱的成分,可是开水饺店就不一样了啊,没有爱的味道,那生意不会好的。”

    “真感动。”

    慕煜城摸摸她的头发笑笑:“来,你也吃一口。”

    “不要啦,水饺不能分着吃。”

    “不是吧?我只听说过梨不能分着吃,还没听说过水饺也不能分着吃。”

    “任何东西都不能分,分,分,分,听着就别扭。”

    “好吧,不分。”

    清早,慕煜城下了楼,径直往门外走,经过江珊身边时,停下步伐。

    “早饭吃了吗?”

    “吃了。”

    “腿有没有不舒服?”

    “没有。”

    他点头:“那就好。”

    “你要去公司吗?”她问。

    “是的。”

    “晚上……”

    话没说完,沈瑾萱拿着背包跑出来,气喘吁吁的说:“好了,城哥,走吧。”

    江珊脸色变了变,突然改口:“我想去回家拿些东西,你送我一程可以吗?”

    “你要拿什么,让你舅舅给你送过来就行了。”

    “不行,他找不到的,你就送我回去不行吗?”

    慕煜城面露难色,他看看时间:“那我打电话叫司机过来送你。”

    “我不想坐别人的车。”

    她低下头,掀开腿上的毛毯:“我这个样子别人会用异样的眼神看我的。”

    沈瑾萱叹口气:“算了,城哥,你送她去吧,我来坐司机的车去学校。”

    慕煜城沉吟片刻,弯腰将江珊抱起,抱到了车里。

    然后又喊一声:“萱萱,上车。”

    “啊?我说我坐司机的车……”

    “没关系,我先送把你送学校,再送她去江宅。”

    江珊脸色颇为不悦,但也没说什么,沈瑾萱上了车,坐在后座上。

    气氛相当的凝重,三个人都不说一句话,车子开到半途中,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

    “好像是坏了,我下去看看。”

    慕煜城下了车,只留沈瑾萱和江珊在车里,江珊的视线紧紧的盯着车上悬挂的中国结,冷声说:“这个是你挂上去的,还是他挂的?”

    “我挂的。”

    “很好。”

    她手一伸,用力的扯了下来,扔到了窗外。

    “你干吗?!”

    沈瑾萱又气又急的质问。

    “这个东西让我很碍眼,颜色红的像血,但是更让我碍眼的是,某人竟笑的那么灿烂,在一个不幸的人眼前,放这样一个幸福的物品,你不觉得太残忍了吗?”

    “过分!”

    沈瑾萱推开车门,把她扔在草丛中的中国结又捡了回去,装进包里。

    “你怎么下来了?”

    慕煜城关了后车厢的门,走到她面前,疑惑的问。

    “没什么,好了吗?”

    她故意不说,想看看他会不会自己发现。

    “好了,上车吧。”

    车子重新又发动,沈瑾萱屏住呼吸,等着慕煜城什么时候才会发现中国结不见了。

    “咦,这里挂的东西呢?”

    没到二分钟,他就问了,沈瑾萱受伤的心终于好过了一点,最起码,不管别人如何践踏她的感情,慕煜城始终都是爱她的。

    江珊不说话,视线盯着窗外,完全事不关已的态度。

    “掉了,在我包里。”

    “怎么会掉了?”

    “可能是我上次没系紧吧。”

    他手一伸:“给我,待会到公司我自己系。”

    沈瑾萱撇了眼江珊,手伸进包里,摸索着递到了慕煜城手中。

    ——

    到了学校,张美丽见她表情恹恹的,紧张的问:“又出啥事了?”

    “江珊搬到紫藤园了。”

    “什么???”

    张美丽跳起来:“有没有搞错?她凭什么搬到那里去啊?她去了你咋办啊?慕煜城能同意她搬进去吗!”

    “如果慕煜城不欠她的,自是不会同意,可是有什么办法,他欠了她,而且欠了那么多……”

    沈瑾萱重重的叹息。

    “天哪,那你赶紧搬回宿舍来,那女人精神有问题,指不定会想什么法儿折磨你呢。”

    “没关系,我还撑的住,躲的过一时躲不过一世,该面对的总要面对,也许她现在只是不甘心闹一闹,我相信总有一天,她闹的没意思了,便不会再跟我们耗下去。”

    “那你也不能任由她折腾啊,她搬进紫藤园,你就搬回慕家大宅呀。”

    “没用的,她是心里有怨气,不找人发泄她不死心,我要搬回慕家大宅,你信不信,她肯定也要搬过去。”

    张美丽郁闷的揪头发 :“那你就干脆放弃慕煜城吧,别到时候忧郁而亡。”

    “比起我妈当初自杀逼我和他分手,现在这点困难,又算得了什么。”

    沈瑾萱不会轻易放弃,一如她,不会轻易的开始。

    既然已经开始了,她就不允许自己中途放弃。

    周末,天气特别好,她不用去学校,一清早,于妈就兴奋的跑到楼上喊她:“小姐,小姐,蒲公英打苞啦。”

    “真的啊?”

    她激动的冲下楼,狂奔到园子里,一看到精心照料的蒲公英真的打苞了,高兴的欢呼:“耶,太好了!!”

    “小姐,少爷要是知道肯定也会很开心的。”

    “是啊,于妈,我好高兴呀。”

    她开心的给了于妈一个大大的拥抱,从那一晚知道慕煜城送她这份特殊礼物以后,她就在心里暗暗发誓,无论有多困难,她都一定要让蒲公英开花结果,就像她和慕煜城的感情一样,也会开花结果。

    “她们在干什么?”

    容嬷嬷推着江珊从客厅里出来,见到两人一脸喜悦,江珊冷冷的问。

    “不知道呢。”

    “去问问。”

    “好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