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100 我们生个孩子吧

    张妈佯装随意的走上前,语气酸酸的问:“哟,这一大清早的你们捡到宝了吗?乐成这样。”

    沈瑾萱没理睬她,于妈得意的指着蒲公英说:“这个世上比宝物更珍贵的是人的真心,看到没有,这是我们少爷特地种给沈小姐的,爱情的象征。”

    “于妈。”

    瑾萱用眼神示意她不要说,可惜阻止的晚了,她还是说了,容嬷嬷也听到了。

    “一堆杂草还象征爱情,白痴。”

    张月蓉讽刺的哼一身,转身回到了江珊身边。

    “怎么说?”

    “听说是少爷种给那个狐狸精的什么象征爱情的植物。”

    江珊眸光微沉,面无表情的盯着沈瑾萱看了一会,冷声道:“推我回屋。”

    “好。”

    中午时分,沈瑾萱坐在秋千上给慕煜城打电话,那端很快接通。

    “喂,城哥,你在干吗?”

    “刚结束了一场会议,怎么了?”

    “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蒲公英打苞啦。”

    “真的?太好了!“

    “是啊,都是我的功劳,是我每天细心的照料,施肥除草,定时浇水,你要怎么报答我?”

    慕煜城想了想说:“请你吃饭吧?”

    “好啊。”

    她笑得合不拢嘴,其实给他打电话,就是想跟他一起吃午饭,没想到他这么上道。

    “那需要我回去接你吗?”

    “不需要,你千万别回来,免得被江珊看到又搞破坏,我坐司机的车去找你就好了!”

    “行,那待会见。”

    沈瑾萱挂了电话,换了件漂亮的衣服就准备出门。

    “你要去哪里?”

    她身体一僵,痛苦的闭上眼,回过头,笑着说:“我去参加一个同学的生日聚会。”

    “同学过生日,需要穿这么花枝招展吗?”

    江珊阴阳怪调的打量她,脸上的表情阴气十足。

    “这只是一件普通的衣服,连朵花都没有,哪里招展了?”

    “我腿是断了,但眼还没瞎,你以为你一脸喜悦的表情,我会看不出你的心思吗?是不是要去跟城约会?”

    沈瑾萱真心不想跟江珊发生冲突,她是打心眼里同情她,包容她,可是显然江珊根本不领情,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她的耐心。

    “江小姐,我要去哪里是我的自由,我不需要跟谁解释也不需要得到谁的允许。既然你不信就算了,我赶时间先走了。”

    江珊盯着她的背影,恨得咬牙切齿,张妈走到她身边,故意添油加醋:“这女人仗着少爷对她宠爱有加,早就不把任何人放眼里了,连大小姐都拿她没办法。”

    “让她得意去,很快她就会从天堂摔到地狱,到时候,我倒要看看,她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环境清雅的西餐厅里,沈瑾萱双手托腮,闭着眼睛像是要睡着了一样。

    “怎么不说话?”

    慕煜城戳了戳她的额头。

    “这里的环境太好了,这里的音乐太醉人了,这里的气氛太美妙了,这里对面坐着的人,太让我揪心了……”

    “我怎么让你揪心了?”他笑笑。

    “为了出来跟你吃顿饭,我被江珊抓住盘问了半天,所以,我能不揪心吗?”

    慕煜城叹口气:“委屈你了……”

    “没事,只要我们将来能够幸福的在一起,现在受点委屈都是值得的。”

    她握拳:“加油,加油。”

    “吃了饭我陪你去逛街吧。”

    “你不用工作了吗?”

    “你比工作重要。”

    “这话我爱听。”

    慕煜城笑笑:“你开心就好,你开心了,我才会开心。”

    两人吃了饭,去了苏黎世购物天堂班夫霍街,沈瑾萱幸福的挽着慕煜城的胳膊,其实,这是她和他在一起以来,第一次像普通的恋人一样,走在人头攒动的大街上。

    “想买什么?”慕煜城柔声问。

    她摇摇对:“不想买什么,就这样逛逛就可以了。”

    “那怎么行,我活了二十八年,头一回带女孩子逛街,如果不买点东西纪念一下的话,有点遗憾了。”

    “呵呵,那好吧,我看一下买什么。”

    沈瑾萱环顾四周,指着一家精品店说:“去那里看看。”

    两人走进去,她挑了一只可爱的小猴子,问慕煜城:“可以吗?”

    “不可以。”

    他一把夺过去,换了一只超大的熊递给她:“那个太小了,要买就买这个。”

    “这个也太大了吧?”

    沈瑾萱抱着棕色大熊几乎都不见对面的爱人了,虽然抱在怀里的确很舒服。

    “不大,还没你高呢。”

    慕煜城付了钱,出了精品店,她笑眯眯的问:“为什么我挑的是猴子,你给我换成熊了?”

    “因为它长的比较像你。”

    她怔了怔,才反应过来,嗔笑着拿熊爪子揉他的脸:“像你还差不多!”

    “像我们两个人行不行?”

    慕煜城揽住她的肩膀。

    “又不是我们的孩子,怎么会像我们两个人……”

    “那你就把它当成是你生的孩子呗。”

    沈瑾萱眉一挑:“好啊你,变着法儿骂我是笨熊对不对?”她使劲的拧他胳膊。

    慕煜城吃痛投降:“我没骂你是笨熊,我说把它当成咱俩的孩子,如果我骂你是熊妈妈,不就等于骂我自己是熊爸爸了。”

    “那你站着别动。”

    “干吗?”他停下步伐。

    沈佳轻把怀里的熊往他旁边一放,啧啧感叹:“哎哟,你咋跟你爸长这么像咧?”

    慕煜城扑哧一笑,败给她了。

    “走,带你去买衣服。”

    “不用了,我有衣服。”

    “你那些衣服太难看。”

    “我衣服哪里难看了?”

    “你自己看不到。”

    她没好气的说:“我还是学生,穿那么好看干什么?”

    “你还好意思说,第一次我去苏黎世大学找你的时候,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找到你吗?”

    “你手机响了,接电话的时候我溜了。”

    “不是。”

    “那是为什么?”

    “因为你穿的太土了,我实在连看一眼的欲望都没有。”

    “……”

    一整个下午,她被慕煜城拖着买了一堆衣服鞋子,为了避免江珊看到不高兴,她一个人先回了紫藤园,买的东西则全都留给慕煜城晚上捎回来。

    第二天一早醒来,床边放了一件淡紫色连衣裙,是昨天慕煜城替她挑的,质感特别好,尤其是腰侧一边的蝴蝶结,漂亮极了。

    “今天穿这件衣服。”

    慕煜城从浴室里走出来,指了指床上的裙子。

    她诧异的瞪大眼:“为什么要这穿这个?”

    “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

    “佛罗里达州。”

    “啊?”沈瑾萱震惊的从床上跳下来:“怎么会好好的要去佛罗里达州呢?”

    “我刚好要去那边办点事情,然后随便带你去旅行一下。”

    “你是临时决定的?”

    “不是,早就决定了。”

    “那怎么现在才告诉我?我还没跟学校请假呢……”

    慕煜城上前一步,按住她的肩膀:“有了上次失败的经验,我敢提前告诉你吗?上次某人可是气的不行,扬言以后凡事确定了再承诺。”

    沈瑾萱挠挠头:“可是这也太突然了,我都没想好去不去呢?”

    “我已经帮你请过假了,你不去的话,就在家里陪江珊聊聊天吧。”

    她一脸惊恐,马上拿起床上的衣服:“我去!”

    原以为去佛罗里达州是趁飞机,可是当高宇杰把她和慕煜城送到海边,看着眼前巨大的豪华游轮时,她震惊了。

    “我们不乘飞机吗?”

    慕煜城意味深长的笑笑:“我以为乘游轮你会更喜欢。”

    “我为什么更喜欢啊?”她怔了怔,忽然明白了他的意思,如果三年前不是因为游轮,她和慕煜城也不会认识。

    “差点丧命,还喜欢呢。”

    没好气的撇撇嘴,径直朝游轮入口处走去。

    船开了,她站到甲板上,望着眼前一望无际的大海,心里百感交集,时间过的真快,转眼,过去三年了。

    三年前,她也喜欢站在现在这个位置上,任风吹乱发丝,幻想着自己的未来,而如今,她依旧幻想未来,却不再只是幻想自己的未来,而是她和慕煜城的未来。

    一件外套披到她身上,慕煜城从身后圈住她的腰,问:“冷吗?”

    她摇摇头:“不冷。”

    只要心是暖的,风再大,也不会觉得冷。

    沈瑾萱把手举起来,呈平行状态,对身后的男人说:“像不像?”

    “像什么?”

    “泰坦尼克号呀。”

    慕煜城没好气的在她腰上拧了一把:“胡说什么。”

    “假如这艘游轮现在要沉没在海底,你最想做的是什么?”

    沈瑾萱转过身,好奇的问。

    “你跟我房间,我再告诉你。”

    “在这里说不行吗?”

    “不行,不能被别人听到。”

    “这么神秘啊?那好吧。”

    她跟着他进了头等舱的豪华房间。

    门一半,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刚才的问题,整个人就被慕煜城打横抱起来,扔到了床上。

    软绵绵的大床像海绵一样将她陷下去又弹回来,她惊诧的吞了吞口水:“你……”

    “如果这艘船马上要沉下去,我最想做的,就是这个。”

    慕煜城话落音,便压到她身上狠狠的吻住了她的唇,那种让她感到ji渴和羞耻的熟悉且兴奋的感觉,瞬间如海水般包围了她。

    她声声求饶听在慕煜城耳中,更像是jiao媚无比地回应,攀入高峰那一刻,他说:“我们生个孩子吧……”

    沈瑾萱整个人僵住了,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半响才问:“城哥,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生个孩子吧?”

    “为什么?”

    她惊愕的坐起身,百思不得其解。

    “没有为什么,就是想要一个孩子,一个我和你的孩子,身上流着你的血也流着我的血。”

    “可是我们还没有结婚呢?”

    “没有结婚也可以生孩子,婚姻只是一个形式,只是一张纸的证明,它影响不了我们之间的感情不是吗?”

    慕煜城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神是闪烁的。

    “你好奇怪喔?好好的想要什么孩子?虽然婚姻是形式,可是我不喜欢未婚先孕啊。”

    他沉默了下,点头:“那好吧,不想要暂时就不要。”

    见他神情黯然,她靠到他胸前,认真的说:“城哥,如果你真的想要孩子,那我们结婚吧,我们也有好多同学都结婚了。”

    她以为慕煜城会立马答应,结果,他却说:“还是等等吧,也不急一时。”

    “可是刚才……”

    “刚才我只是随便说说,你别放心里。”

    慕煜城拍拍她的肩膀:“睡吧,带你出来就是放松的,别适得其反了。”

    沈瑾萱叹口气:“那好吧。”

    她闭上眼,真的什么也不再想,头枕着他的手臂,很快就酣然入睡。

    看着她睡颜恬静,唇角挂着若有似无的笑容,他的心微微抽痛,如果可以,他多么希望不伤害她,又多么害怕失去她,怕到,他宁愿用一个孩子绑住她,留她在身边,也不敢跟她说出真相。

    起身,他穿好衣服,独自出了房间,去了下午沈瑾萱站着的甲板上,点燃一支烟,

    夜晚的海面是如此的安静,静得只能听见风声,纤细修长的手指游走于唇齿间,缭绕的烟云淡薄地笼上了他忧郁神伤的双眼。

    这个世上,没有万能的人,越是站的高,越是有很多常人无法想象的无奈。

    他一直站到了黎明,看到了太阳从东方的海面上冉冉升起,心中有一个坚定的信念,无论如何不能失去她,只有和她在一起,那升起的太阳,才不会失去耀眼的光彩。

    转身回了房间,他的萱萱还没醒来,他静静的凝视她,一直凝视到她醒来为止。

    “城哥……”

    她发出呓语般的呼唤,伸手勾住他的脖子:“你怎么起这么早?”

    “不早了,是你醒的晚。”

    宠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子,他替她从行李箱里拿了件衣服出来:“快穿上,带你去吃早餐。”

    “恩好的。”

    远离江珊日子的真好,可以醒来就跟心爱的男人一起去吃早饭,她已经忘记有多久,在紫藤园里,她没有和慕煜城一起吃过早饭了。

    慕煜城不想同时面对她和江珊,她又何尝想呢?三个人坐一起,毕竟是很别扭的。

    穿好衣服,洗梳完毕,两人手牵手走进餐厅,这条船上有专业的乐队,他们很敬业,一清早就开始为游客演奏最动人的音乐。

    沈瑾萱一边喝牛奶,一边聆听乐队的演奏,心情特别的好。

    “大概还有二个小时船就靠岸了。”慕煜城看了看腕上的劳力士。

    “哦,这么快啊。”

    “怎么,没坐过瘾?”

    “是啊,这个船上没刺客,东西又好吃,还有好听的乐曲,我当然舍不得马上靠岸了。”

    最好前方没有终点,让时间停留在这一刻,船一直开下去,开到地老天荒,开到她和慕煜城都白发苍苍。

    苏黎世紫腾园内,江珊坐在餐桌上,面色凝重的问:“于妈,昨晚江小姐和少爷都没回来吗?”

    “是的,他们去旅行了。”

    于妈如实说。

    “旅行?”

    江珊愤怒的睁大眼,肩膀微微颤抖:“什么时候去的?”

    “就昨天。”

    啪……她摔掉了面前的碗盘,面如死灰的推着轮椅出了去。

    沐浴在园子里的阳光下,她闭上眼,心里却是潮湿一片,明媚的阳光根本无法驱散她心里的阴暗,她恨,她恨透了,恨自己现在成了废物,恨那个抢了她男人的女人,更恨那个已经答应她,却还丢下她与别人游山玩水的男人。

    心里渐渐扭曲,容嬷嬷来到她身边的时候,她冷冷的说:“推我到那边去。”

    她指了指蒲公英种植的地方。

    “好的。”

    张妈将她推到了沈瑾萱竖着禁止踏入的牌子前,她眼神犀利的望着一大片已经打苞,马上就要开花的蒲公英,切齿的命令:“把它们都给我毁了。”

    容嬷嬷怔了怔,颇为顾虑的提醒:“这个可是少爷种的……”

    “我不管是谁种的,我让你毁你就毁,有什么事,我来担着!”

    她都这样说了,张妈也就放心了,她钞起一把铁锹,三下五除二,把沈瑾萱精心养护的蒲公英连根铲除,末了,还使劲的用脚上去踩了一遍,让它们彻底没有生还的希望。

    “你们在干什么?!!”

    于妈整理好了厨房,出了园子就看到她们在糟蹋沈小姐的心血,顿时暴跳如雷的冲上去,一把推开了张月蓉。

    可惜她还是来晚了,那一片原本生机勃勃的蒲公英顷刻间全毁了,没有一棵完好的埋在土地里。

    “你们太过分了,你们太过分了!”

    于妈歇斯底里的咆哮着,气的脸色铁青,浑身颤抖。

    她按住江珊的肩膀:“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恶毒?你的嫉妒心太可怕了,你早晚会遭到报应的!”

    啪……

    江珊扬手甩了她一记耳光:“你一个佣人竟然敢如此张狂的跟我说话?是谁借你的胆子?遭报应?呵呵,我现在这个样子到底是遭报应了,还是被你们这些人诅咒的?!”

    于妈气的失去了理智,用力一推,把江珊连人带车推倒在地上,容嬷嬷发出一声尖叫:“啊——”

    下一秒,她疾步冲上前,一把抱起江珊:“小姐,你没事吧?你没事吧?”

    江珊恶狠狠的瞪向于妈:“你敢推我?”

    她重新坐到了轮椅上,指着她残缺的下半身说:“知道我这是因为谁变成这样吗?因为慕煜城!你敢如此无礼的对待我,你给我等着!”

    于妈伤心得不得了,不是因为被江珊甩了一记耳光,而是眼前这片土地,那是瑾萱赖以生存的希望,如今,却被毁掉了……

    她觉得抱歉,深深的感到愧疚。

    沈瑾萱跟着慕煜城在佛罗里达州待了五天才回苏黎世,这五天,她过的很开心,特别的开心,那些原本盘绕在心头的烦恼一扫而光,未来对她而言,是充满希望的。

    回了紫藤园,第一个遇到的人便是江珊,她跟她打了声招呼,正准备进屋,却被她喊住:“等一下。”

    转过身:“怎么了?”

    “慕煜城呢?”

    “在外面停车。”

    “你们去哪了?”

    “佛罗里达州。”

    “玩的开心吗?”

    她有些犹豫,若说不开心那明显太假,若说开心,又怕刺激到她,正左右为难着,慕煜城进来了,她松口气,等着他过来给她解围。

    “怎么了?”

    慕煜城发觉气氛不对劲,沉声问。

    “没怎么,我就问她你们玩的开不开心?”

    “萱萱,你先进去。”

    他用眼神示意她先上楼,这里交给他处理。

    沈瑾萱巴不得赶紧闪人,她点点头,往楼梯的方向跑去。

    “不去看看你的宝贝花开了没有吗?”

    江珊故意提高音量,让沈瑾萱听到她话里有话。

    她身体僵了僵,停下步伐,折回脚步迅速奔进了园里。

    于妈一直站在客厅里,她不说一句话,心里即难过又愧疚。

    “这是谁干的??”

    沈瑾萱歇斯底里的吼声惊来了慕煜城,他跑到她面前,目光睨向那一片被人刻意破坏的地方,愤怒的火焰腾一声窜起,走到客厅,一把掐住江珊的脖子:“是你干的对不对?”

    “就是我干的怎样?有本事你掐死我!”

    慕煜城加重了力道,江珊的脸慢慢由红变青,容嬷嬷吓得两腿直哆嗦,慌忙阻止:“少爷你冷静一点,江小姐可是救过你的命啊。”

    呵,每个人都拿这个来提醒他,他松开手,讽刺的说:“你总能轻而易举的就把我的对你的愧疚消耗干净!”

    他重新回了园里,看到沈瑾萱蹲在地上哭,他的心像被揉了一把碎玻璃,痛的血淋淋。

    “萱萱,对不起。”

    沈瑾萱手里握着一棵差一点点就开花,却最终还是没来得及开花就夭折的蒲公英,哭的不能自持,这是她的希望啊,是她二十五岁,慕煜城送给她最珍贵的礼物,可是现在没了,彻底的没了,她的心,突然间就觉得,那些美好的东西再一点点的离她远去,她彷徨,她无助,她害怕,她愤怒,她更遗憾。

    腾一声站起来,她跑到了客厅,愤怒的指着江珊说:“我一次次的容忍你,一次次的不跟你计较,你却还是毁掉了我最珍贵的东西?你为什么要这么坏!”

    “我毁掉你最珍贵的东西?”呵呵,江珊讽刺的大笑:“沈瑾萱,你是不是从来没有失去过?所以我毁掉一些花花草草,你都觉得这么伤心难过?比起我失去的,你失去的这些,算得了什么?”

    “是,你失去的很多,可是那毕竟都已经失去了,为什么你还要让别人跟你一样失去?我说过,一个人不幸就够了,没必要让身边的人也跟着不幸,我看在城哥的份上,不计较你住在这紫藤园里,可是你根本就不可理喻!”

    “你不讲较我住这里?沈瑾萱,你最好给我搞清楚到底是谁不计较谁!”

    她怀了怔:“你什么意思?”

    “不要再吵了。”

    慕煜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面无表情的走到沈瑾萱面前,拉着她的手说:“跟我上楼。”

    “不是,你让她说清楚,什么叫搞清楚?”

    江珊瞪大眼:“想知道是吗?那我就告诉你,我才……”

    “够了!”

    慕煜城大喝一声,犀利的目光睨向江珊:“给我闭嘴,敢胡说八道你试试看!”

    他用眼神告诉她,不要挑战他的极限,或者,她会一无所有。

    江珊到嘴的话咽了回去,没关系,几年都等了,她还怕多等几个月。

    “萱萱,别生气了,毁了就毁了吧,明年生日我重新再帮你种一些。”

    沈瑾萱不可置信的望着面前的男人,有些不敢相信,毁了就毁了吧,这句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城哥,你明明知道它很珍贵,为什么说的这么轻描淡写?”

    “珍贵的是心,只要有心就可以了,其它的,其实没那么重要。”

    “既然如此,当初又何必大费周章的给我惊喜?你只要告诉我,你有心就可以了不是吗?!”

    沈瑾萱说完,头也不回的奔出了紫藤园。

    她很绝望,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她第一次觉得,爱情是不可以有第三个人存在的,否则,两个人没法相爱,又否则,即使相爱,也会被折腾的不相爱。

    一路狂奔到山的另一头,这是她第二次来这里,上一次,是知道江珊要被截肢,这一次,还是因为她。

    她独自坐了很久,慕煜城没有打电话过来,她也不想回去,不想回去面对江珊得意的眼神。

    美丽说的对,可怜之人,必须可恨之处。

    摸出手机,她把电话打给了林川,林川接到她的电话很诧异,因为这是第一次,她主动打电话给她,之前,她是很少与他联系的。

    “瑾萱,怎么了?”他听出她声音不对劲。

    “林川,你可以开车来接我下山吗?”

    “出什么事了?你跟慕煜城吵架了?”

    “见面再说吧。”

    “那好,我现在就过去。”

    林川开车赶来的时候,她已经往山下走,两人碰了面,他停下车,她上了去。

    看她眼圈有一点红,他柔声问:“到底出什么事了?”

    沈瑾萱撇他一眼:“我可以信任你吗?”

    他笑笑:“当然可以,我可是当年在苏黎世大学被誉为最值得信任的人。”

    “我和慕煜城现在遇到了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她叹口气,把江珊的事说了出来,说完,很长一段时间,林川没有说话。

    “你是不是也觉得发生这样的事很郁闷,所以你也无语了?”

    “不是。”

    林川目视着前方说:“慕煜城不是个普通的男人,而你却是个普通的女人,所以,你们注定会爱的比别人辛苦,如果你找个普通的男人,那么现在你所烦恼的问题,统统都不会有。”

    她承认他言之有理,如果不是认识到这一点,她也不会咬牙坚持着。

    “可是怎么办才好,江珊像阴魂一样缠着我,她今天或许只是破坏一些我比较珍惜的东西,可是明天呢?我根本不知道她还会破坏什么?!”

    “那慕煜城呢?他是什么态度?”

    “江珊是因为他才成了残疾,他能是什么态度,自然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这一点,沈瑾萱最为郁闷,为什么今晚,她觉得他是故意偏袒江珊呢?是她的错觉吗?

    “以我们男人的直觉来判断的话,我觉得慕煜城是爱你的,他对江珊只是责任,所以你不要生气了,男人遇到这种事,其实也挺倒霉的。”

    “我不是生他的气,我只是觉得好烦恼,你知道吗?我以前最开心的就是回到紫藤园,因为那是我和慕煜城独居的地方,我把那里当家一样,可是现面,回紫藤园反而成了我最怕的事,无论走到哪里,都能看到一双哀怨的眼神,还有冷的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就像幽灵一样,走到哪跟到哪,真的让我苦不堪言。”

    林川同情的撇她一眼,说:“要不你放弃吧?放弃慕煜城,所有的痛苦都会迎刃而解。”

    “我不要。”

    “可是你不放弃你过的不累吗?”

    “累我也不放弃。”

    他笑了:“那就对了,既然心中笃定不会放弃,那就要坚强一点,大声告诉自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吧!我沈瑾萱是打不倒的小强,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我得不到!”

    “可以吗?”

    “试试。”

    “好。”

    她开了车窗,对着外面,大声喊:“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吧!我沈瑾萱是打不倒的小强,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我得不到!!!”

    “感觉如何?”

    “信心十足。”

    沈瑾萱感激的笑笑:“林川,谢谢你,美丽前天回北京探亲了,除了你我在苏黎世就没什么能倾述的朋友了,真的谢谢你。”

    “客气什么?虽然你不能在心情好的时候想到我,但你能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想到我,我还是挺高兴的,最起码,你想到了,就证明我林川这个人还是有点用处的。”

    “瞧你说的,我可是听美丽说,你在你们公司能力相当的强,是举足轻重的人物呢。”

    “再强,能强的过你家慕煜城吗?”

    他话刚落音,沈瑾萱的手机响了,她低头看了看号码,慕煜城打来的,犹豫了一下,按下接听:“喂……”

    “你在哪?”

    “马上回去了。”

    他没有说话,她挂了电话。

    没等到她开口,林川已经调转车头,重新上了山道。

    想到马上回去又要见到江珊,沈瑾萱好不容易缓和的心情又变得低落了,她头靠在车窗上,望着外面漆黑的夜,有一种,看不到方向的迷茫……

    “讲个笑话给你听吧?”

    “恩?”

    她直起身,微微有些吃惊,讲笑话是她和慕煜城之间的默契,林川怎么会突然想到要给她讲笑话?

    “为什么呀?”

    “让你开心一点呗。”

    林川说完,清了清嗓子,开始说起了笑话:“小白兔在森林里散步,遇到大灰狼迎面走过来,上来“啪啪”给了小白兔两个大耳贴子 ,说“我让你不戴帽子”。小白兔很委屈的撤了。

    第二天,她戴着帽子蹦蹦跳跳的走出家门,又遇到大灰狼,他走上来“啪啪”又给了小 白兔两个大嘴巴,说“我让你戴帽子。”

    兔兔郁闷了。思量了许久,最终决定去找森林之王老虎投诉。

    说明了情况后,老虎说“好了,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处理的,要相信组织哦”。当天 ,老虎就找来自己的哥们儿大灰狼。“你这样做不妥啊,让老子我很难办嘛。”说罢抹 了抹桌上飘落的烟灰:“你看这样行不行哈?你可以说,兔兔过来,给我找块儿肉去!

    她找来肥的,你说你要瘦的。她找来瘦的,你说你要肥的。这样不就可以揍她了嘛。当 然,你也可以这样说。兔兔过来,给我找个女人去。她找来丰满的,你说你喜欢苗条的 。她找来苗条的,你说你喜欢丰满的。可以揍她揍的有理有力有节”。大灰狼频频点头 ,拍手称快,对老虎的崇敬再次冲向新的颠峰。不料以上指导工作,被正在窗外给老虎 家除草的小白兔听到了。心里这个恨啊。

    次日,小白兔又出门了,怎么那么巧,迎面走来的还是大灰狼。大灰狼说:“兔兔,过 来,给我找块儿肉去。”

    兔兔说:“那,你是要肥的,还是要瘦的呢?”大灰狼听罢, 心里一沉,又一喜,心说,幸好还有B方案。他又说:“兔兔,麻利儿给我找个女人来。”

    兔兔问:“那,你是喜欢丰满的,还是喜欢苗条的呢?”大灰狼沉默了2秒钟,抬手更 狠的给了兔兔两个大耳帖子。“靠,我让你不戴帽子。”

    林川说完,以为沈瑾萱会笑,却不想,她非但没笑,反而情绪更低落了。

    “怎么了?不好笑吗?”

    “不是,好笑。”

    “那你为什么不笑?”

    “你这个笑话某人也曾给我讲过,只是他讲的是兔子。”

    “慕煜城是吧?”

    “恩。”

    “呵,真难得啊,他那么冷漠的一个人,竟然也会讲这么有喜感的笑话,太难得了。”

    “谁说他冷漠,他才不冷漠,最起码,对我是不冷漠的。”

    “那当然,再冷漠的男人,对自己心爱的女人也不可能冷漠啊,好了,你到了。”

    他推开车门,沈瑾萱下了车,再次诚恳的颔首:“谢谢你,林川。”

    “不客气,朋友嘛。”晒然一笑,他发动引擎,扬长而去。

    推开紫藤园的门,沈瑾萱刚要迈步进去,于妈疾步冲到她面前,兴奋的说:“小姐,你可回来了,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哦……”

    沈瑾萱凝望着于妈眉捎的喜色,淡淡的问:“什么好消息。”

    “江珊走了,被少爷送走了。”

    “送哪去了?”

    她的表情依旧淡淡的,看不出激动,亦看不出喜悦。

    “送到慕宅去了,张月蓉也跟着回去了!”于妈握住她的手:“真好呀,紫藤园里再也不会有人闹腾了。”

    她点点头,视线扫向客厅的方向:“少爷呢?”

    “他在楼上。”

    于妈声音轻下来:“你跑出去以后,他便与江小姐吵了起来,吵完又咐张月蓉收拾东西,然后开车把她们都送走了。”

    “江珊没有不愿意吗?”

    “没有,看她的样子,好像是自愿的。”

    “他们吵的内容你听到了吗?”

    于妈摇头:“少爷是与她在房间里吵的,门关着,所以听不清楚。”

    “我知道了。”

    沈瑾萱深吸一口气,径直走进客厅,上了楼。

    卧室的门虚掩着,透着暖黄色的灯光,她从门缝里,看到了他站在落地窗前,凝视着窗外清冷的月色。

    悄悄走进去,站到他身后,不管他听没听她的脚步声,兀自说一句:“我回来了。”

    慕煜城缓缓转过身,幽深的黑瞳里可以看见她的影子,那么清晰,却又那么深不可测。

    “回来就好。”

    他一把将她揽进怀里,紧紧的抱着她:“答应我,永远不在我的眼皮底下消失好吗?”

    她的身体僵了僵,不知如何回答。

    “不能答应吗?”他蹙起眉头。

    “能。”

    回答的声音即轻又柔,慕煜城松口气,再次抱紧她:“我已经把江珊送走了。”

    “我听于妈说了。”顿了顿:“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没做什么,可能是她自己醒悟了,觉得这样闹下去也没意思,所以就提出搬出去了。”

    “是这样吗?我觉得她应该不会那么容易打发吧?”

    “那你是不相信我吗?”

    她马上摇头:“不是,我相信。”

    她应该相信他的,从来都是相信他的,可为什么,为什么她的心,会如此不安呢?

    躺在宽大的浴缸里,闭上眼,刻意不去想那些烦心的事情。

    慕煜城接到一个电话便出去了,她没有问他是谁,他也没有告诉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