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102 他要结婚,新娘却不是她

    “城哥……”

    沈瑾萱震惊的凝视着她,两只手挡在他的胸前,轻声道:“我们回去再……”

    “我已经等不到那时候了!”

    “可是这里是野外……”

    “野外怎么了?”慕煜城星眸微眯,俯下身咬住她的耳垂,咬的她脸红耳赤:“不行,城哥不行,会被人看见的……”

    “这条山路是通往紫藤园,要看也是鬼看见!”

    晚风飒飒,夏末的薄燥混着秋初点点的凉意,覆在皮肤上清冽而舒服,沈瑾萱被他抱在腿上安静而缠隽地亲,心里渐渐一寸寸柔软下来。

    慕家家宴上的不愉快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被淡忘,可是沈瑾萱却没有好了伤疤忘记了痛,她跟慕煜城说以后再也不去参加什么宴会了,他很爽快的答应了。

    只是令她郁闷的是,江纯一竟然找到了苏黎世大学,将一大捧红玫瑰送到她手中。

    看着同学们诧异的眼神,她当时就把花扔给他,切齿的说:“我不想看见你,带着你的花给我滚远点!”

    江纯一可能是料到她会如此态度,也不甚在意,笑着说:“小萱,我是真心喜欢你,跟对别的女人是不一样的喜欢,我知道你现在是慕少的女人,没关系,我可以等,等到哪天他有了新欢不要你了,你随时来找我,我江纯一信守承诺,绝对让你做我最后一个女人。”

    “滚!”

    沈瑾萱怒不可遏的用手指着他,没想到他会说出如此轻薄的话,而且还是在公共场所!

    江纯一叹口气:“别这么生气嘛,我走可以,但是这个花你必须接受。”

    他硬把花塞到她怀里,扬了扬手,转身走了。

    待他走远后,沈瑾萱把花扔到地上,狠狠的踩成了碎片。

    这件事很快在苏黎世大学内传开了,自然了也就传到了慕岚的耳中。

    自从上次家宴后,她便在校内安插了眼线,随时观察沈瑾萱的动向,一有情况就向她汇报,防的就是她与江纯一暧昧不清。

    当她得知江纯一竟然送花到学校给沈瑾萱,可想而知愤怒到什么程度,当即就火冒三丈的赶去兴师问罪了。

    当然她问罪的对象肯定不会是江纯一,她从来都知道她的丈夫对她不忠,她也从来不去管他那些风流韵事,可是如果他风流的对象是沈瑾萱那就不行,她绝不允许也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次没有让校主任通知,她直接去了沈瑾萱的教室,大喊一声:“你,给我出来。”

    沈瑾萱一看到她,就知道所谓何事,平静的走出教室,率先往僻静的地方走去。

    “为什么要到这里?怕我当着你同学的面抖出你的丑事吗?”

    慕岚双眼喷火的望着她,唇角勾着讽刺的弧度。

    “慕小姐,我是为你着想,你是有头有脸的人,跑来跟我吵架只会降低你的身份,况且,我也没有做什么丑事怕你抖出来。”

    “没做什么丑事?你gou引我的丈夫还不叫丑事吗?”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沈瑾萱就气不打一处来,她鼓起腮帮强调:“我再说一次,我没有gou引你的丈夫,麻烦你有时间跑来跟我无理取闹,不如把时间用在他身上多管管他,如果他不再来找我,我会对你感激不尽!”

    慕岚抬手就想甩她耳光,被她机灵的闪开了。

    “别动不动就想对我动手,我妈生我来下来,不是给你打的!”

    “是,你妈生你下来就是gou引男人的,沈瑾萱,你是我见过最不要脸的女人,先是gou引我弟弟,现在又gou引我老公,下一个你还想勾引谁?”

    “慕岚你不要欺人太甚!”

    沈瑾萱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死死的咬着唇,为什么这个讨厌的女人是她爱的男人的姐姐,如果她不是他的姐姐,她绝不允许自己被如此的羞辱。

    “我欺人太甚了吗?是你gou引我男人在先,这样吧,如果你真的看上了我丈夫江纯一,我就同意你们来往,但是,你必须跟我弟弟做个了断,我是绝不可能让你同时周旋在他们两个男人身边!”

    “死女人,滚!”

    张美丽突然窜了出来,她原本只是想来看看变态女不要找瑾萱的麻烦,不料却听到了这么不堪入耳的话。

    “你是谁?你敢这么跟我说话!”慕岚气的脸色铁青。

    “我这么跟你说话怎么了?你以为你是皇太后,你是女王所以人人都必须对俯首称臣吗?我呸,你在我眼里就是一个变态,就是一头只会咬人的疯狗!”

    沈瑾萱惊得目瞪口呆,她猛的扯住美丽的胳膊,训斥道:“闭嘴,我的事你别管。”

    “你……你……”

    慕岚浑身颤抖的扬手就甩了张美丽一耳光,张美丽可不是吃素的,立马还过去一耳光。

    “你敢还手!”

    “我当然敢还手!”

    两个女人很快厮打成一团,沈瑾萱忙冲上去拉架:“住手,住手,你们都住手!”

    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两人分开,慕岚手一指:“给我等着!”

    “老娘才不怕你!”

    张美丽手叉腰吼一句,

    “美丽!”

    沈瑾萱生气的嗔她一眼:“你怎么这么沉不住气!”

    “你没听到她怎么羞辱你的啊?”

    “我听到了,可这是我的事,我自己来处理就好,不需要你替我出头!”

    张美丽怔了怔,不可思议道:“我帮你,你还怪我?”

    “我不是怪你,我是不希望连累你!”

    沈瑾萱哽咽了:“慕岚本来就不是省油的灯,你惹上她她会想尽办法来整你,你在苏黎世无亲无故,她想整死你比整死一只蚂蚁还容易,你怎么学不会保护自己呢。”

    “我只想到不能让我的好朋友受欺负,没想那么多!”

    张美丽的头发被揪的很乱,嘴边也被抓破了,渗出了血丝,看的瑾萱心里一阵难过,泪水再也抑制不住落下来。

    “你真傻,我哪有被谁欺负,慕岚找我也顶多只是占占嘴上的便宜,我有慕煜城罩着,她根本不敢把我怎么样,倒是你,你现在得罪她了,你说要怎么办?”

    “随便她,她想咋整咋整。”

    “那她如果让学校找理由把你开除呢?你这么多年的努力岂不就白费了?而且你也无法继续留在苏黎世,你的爱情就彻底没希望了。”

    张美丽显然没意识到问题会这么严重,她低下头,不说话了。

    沈瑾萱掏出一张纸巾,小心翼翼的替她擦拭嘴角的血丝:“以后别逞能了,这次的事我会跟慕煜城说说,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慕岚对你下手。”

    “谢谢你,瑾萱……”

    “谢什么,你可是因为我,我怎么能袖手旁观。”

    慕岚离开了苏黎世大学,便直接驱车去了慕氏集团,直奔顶楼总裁办公室,砰一声踢开了办公室的门。

    “怎么了?”

    慕煜城看到大姐头发散乱,脸上有被抓过的痕迹,疑惑的起身询问。

    “四弟……”

    慕岚哇一声大哭,哭的声嘶力竭。

    “是不是江纯一那家伙打你了?”

    慕煜城一把扳正她的肩膀,愠怒的质问。

    “不是!是那个狐狸精沈瑾萱!”

    一听到瑾萱的名字,他的表情缓和下来,连语气也柔了:“萱萱怎么了?”

    “她跟江纯一纠缠不清,你到底还要睁只眼闭只眼到什么时候?江纯一到学校送花给她,全校传的沸沸扬扬,就算你不看在我个人的名誉上,你也不能任由她如此败坏慕家的名誉!”

    “那你想要我怎么做?”

    “你应该马上跟她划清界线,像当初对待江珊那样,召开一个记者会,澄清你与她已经脱离关系,以后她做的任何伤风败俗之事,都与你慕煜城毫无关系!”

    “我真不知道要怎么说你才好,你自己也说了,江纯一到学校送花给她,是他到学校送花给她,不是她主动去找江纯一,这事怎么就怪到她头上了?你是不是又去学校找她麻烦了?”

    “那你怎么就知道她没有去找江纯一?她去勾男人还要经过你同意批准吗?就上次的家宴来说,不过就是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顿饭,她需要打扮的那么花枝招展魅力四射吗?如果不是怀着某种目的,你给我解释一下,她的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我不需要对你解释什么,我只要清楚并相信我的女人就可以了,你现在要做的不是跑来教我怎么做,而是找个没人的地方静下心来想一想,你跟江纯一的婚姻有没有必要继续下去!”

    “你以为慕家每个人都像你一样,视承诺于不顾,我答应爸妈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不管江纯一怎么对我,我都不可能跟他离婚!”

    “你这是愚忠,就算爸妈活着,他们要是看到你现在过的生活,也一定会劝你离婚,在爸妈的眼里,即使利益承诺信誉再重要,也比不过子女的幸福来得重要,你没必要作茧自缚!”

    “你还好意思再提爸妈?”慕岚冷哼一声:“上次在这里,就因为你提起爸妈,我才会动摇,才会对你和沈瑾萱的事睁只眼闭只眼,可是我没想到,我一时心软就酿成了那样的大祸,江珊竟然被截肢了,这一切你能说只是天意吗?这不是天意,这都是沈瑾萱那个克星给克的,就是因为她的存在,悲剧才会接连不断的上演,该静下心来想一想的人应该是你了!”

    “够了,你要闹回家跑江纯一闹去,如果你不去跟他闹,就别怪我对他不客气!”

    “你想怎样?”

    慕岚冷着脸问。

    “我已经对他一忍再忍,他凭什么跟众多女人纠缠不清?不过就是凭着他有钱,如果我让他破产,我倒想看看,还有哪个女人愿意陪他玩下去。”

    “不许你这么做!”

    “事已至此,你还要帮他说话吗?还要让那个男人把你踩在脚下吗?你能不能自尊自爱一点?!”

    “他是我丈夫,不管他怎么对我,我做为妻子,都有义务维护他!我不能接受你为了一个女人对付你的亲姐夫!”

    “你有义务?普天下就你有义务,你的丈夫都对你都没有义务,你需要对他有什么义务?我告诉你,这次,我整定他了!”

    “好,你敢整他,我就整沈瑾萱,我看你能不能两边顾得上!”

    “你……”

    慕煜城真的被她气死了:“我为你好你怎么就不能明白?”

    “你是为我好?还是为你的心上人好?我跟江纯一结婚这么多年,他花边新闻从来没断过,以前怎么不见你要整他,偏偏现在牵连上了你女人,你就要整他了,你敢说你真的是为我好吗?!”

    “以前我是知道你固执,所以我在忍,但是现在,我已经忍到了尽头,没错,就是因为他招惹我的女人,所以我忍到极限了。”

    慕岚指着脸上的伤说:“看到没有?你的女人唆使她的同学打我,我现在也忍到极限了,你要动江纯一你就动吧,但是我话撂在这,我的家庭毁了,沈瑾萱她也别想好过!”

    “你的家庭毁了,是你自己一手造成的,一个女人若管不住自己的男人,你永远别指望他对你忠诚!”

    慕岚怔了怔,突然间,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大颗大颗往下掉,多少个午夜梦回,她因为江纯一对她不忠而偷偷哭泣,如今弟弟的一句话,就像一把刀割在了她的心坎上,让她瞬间痛不欲生。

    “好,我不管你了,你们以后想怎样便怎样吧。”

    慕岚黯然的转过身,看着她落寞的背影,慕煜城的心何尝不痛,那是他的亲姐姐,他比任何人都希望她幸福的亲姐姐。

    “我要跟江珊结婚了。”

    冰冷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一如他脸上的表情,毫无温度,毫无喜悦。

    “你说什么?”

    慕岚不可置信的回过头,疾步冲到他面前:“你要结婚了?跟江珊!”

    “是的。”

    他面无表情的点头,仿佛婚姻之于他来说,只是一场无关爱情的交易。

    “你怎么会……”

    “不要问我为什么,我告诉你,只是希望你不要再找萱萱的麻烦,我已经对不起她。”

    “那她知道吗?”

    摇头:“不知道,所以你要保密。”

    “就算现在不知道,早晚也会知道呀,你不可能瞒得了她一辈子。”

    “我有我的打算。”

    慕岚狐疑的蹙起眉:“你该不是想要让她做你的情妇吧?”

    “不要再问了可以吗?!”

    慕煜城突然发怒的吼了一声,他的额头青筋暴起,他的心,在滴血……

    “你娶江珊,是真心的,还是纯粹的只是赎罪?”

    “不管是因为什么,都是你们想要的结果了不是吗?!”

    慕煜城切齿的说完最后一句话,砰一声带上办公室的门不知去向……

    沈瑾萱傍晚回到紫藤园,客厅里的电话响了,她跑过去接听:“喂,你好,哪位?”

    “慕煜城在吗?”

    她怔了怔,是江珊的声音。

    “他不在,你找他有事吗?”

    “我有些东西落在了紫藤园,让他现帮我送过来。”

    “那你打他手机吧。”

    “他手机关机了。”

    “关机了?”沈瑾萱有些吃惊,也有些不相信。

    “你可以自己打打看。”

    “那好吧,他回来的时候我会替你转告他的。”

    “不行,我现在急着用,你帮我送过来吧。”

    江珊的口气很强势,更像是一种不可违抗的命令。

    “可是我……”

    “你别找理由,我要是方便,你以为我稀罕让你送吗?”

    沈瑾萱叹口气:“那好吧,你什么东西?放在哪里?”

    ……

    挂了电话,她去了先前江珊住过的房间,把她要的东西找出来,然后打了司机的电话,二十分钟后直接赶到了慕家大宅。

    敲了门,开门的依旧是张妈,态度依旧不好,甚至比以前更为恶劣。

    沈瑾萱也不与她说什么,径直朝客厅的方向走去。

    “这是你要的东西。”

    她把手提袋递到江珊手中:“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回去了。”

    “等一下。”

    江珊冷冷的喊住她:“难得过来一次,陪我聊聊天不行吗?”

    她没好气的笑笑:“江小姐,咱俩之间能有什么共聊的话题?之前那些不愉快你忘了我可没忘,我也知道你讨厌我,所以,其实你不必装出不讨厌的样子,因为看上去真的很虚伪。”

    “啧啧,瞧你说的,好像我江珊是个多么表里不一的人,我承认,以前我是讨厌你,可那毕竟是以前啊,没有什么事情是一成不变的,我想以后,我不会再讨厌你了。”

    “为什么?”

    江珊莫测的笑笑:“没什么。”她把视线移向女管家:“张妈,晚餐准备丰盛一点,沈小姐难得来一趟,我们可不能怠慢了人家。”

    她说这话的时候就像是真正的女主人一样,丝毫不觉得欠妥当。

    “对了,你帮我把我这些东西送到我房间可以吗?”

    江珊举起手提袋。

    “可以。”

    沈瑾萱平静的接过去,随口问:“你住哪个房间?”

    “江小姐住我们少爷的卧室。”

    容嬷嬷得意的抢先回答,见她神色有异,又补充一句:“是经过少爷允许的。”

    她没再说话,只是黯然转过身,朝着楼梯的方向前行,脚上如同灌了铅,每走一步都异常沉重。

    慕煜城为什么会同意江珊住他的房间?难道是让她搬出紫藤园的条件吗?她百思不得其解,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什么滋味都有。

    推开房门走进去,她把手提袋放到桌上便准备离开,蓦然间,床上摆放的一件婚纱吸引了她的眼球,她疑惑的举起来看了又看,蹙眉思忖数秒,把婚纱又放回了原位。

    重新下了楼,她径直走到江珊面前,讽刺的说:“你故意让我替你送东西,就是为了让我看到床上的婚纱吗?”

    江珊耸耸肩:“不是啊,你想多了吧?”

    “那你是什么意思?”

    “恩?”她假装听不懂。

    “你床上放着一件婚纱,是什么意思?”

    “哦,那个啊。”江珊笑笑:“如果我说那是我结婚要穿的,你信不信?”

    “跟谁?”

    “呵,还能跟谁,我想嫁的人,你最清楚不过了。”

    这回换沈瑾萱笑了:“江珊,你真是令我无语,同样的伎俩你重复使用不觉得很无聊吗?麻烦你下次换新鲜一点。”

    “你不相信我说的话,是因为你相信自己的魅力,还是相信慕煜城对你的爱?”

    “甭管我相信什么,反正我就是不会相信你的话。”

    她的视线移向江珊残缺的双腿:“刚才我还真相信了你住慕煜城的房间,不过看到那件婚纱我便不再信了,以你现在的行动力你根本不可能上楼梯,莫非张妈每天把你抱上去再抱下来吗?你有没有听说过狼来了的故事?同样的谎言不可能一次又一次让人相信,我不是笨蛋,况且,我也从来没相信过你,无论是这次,还是上一次!”

    她说完,头也不回的往客厅外走,身后传来江珊嘲弄的声音:“沈瑾萱,总有一天,你会知道你到底是不是笨蛋……”她没有回头,亦没有停步。

    这个世上,慕煜城只相信她,这个世上,她也只相信慕煜城。

    夜里十点,慕煜城回了紫藤园,沈瑾萱坐在客厅里看电视,他走过去,坐到她身边,轻轻的将她揽进怀里。

    “手机怎么关机了?”

    她靠在他胸前问。

    “没电了。”

    他这样解释,她便这样相信。

    “晚饭吃了吗?我有让于妈给你留饭菜,热一下就可以了。”

    “不用了,我吃过了。”

    “那好,去洗澡吧。”

    仰起下巴,她粲然一笑,他的怀抱这么温暖,一个温暖的现在,足可以拆穿千千万万个谎言。

    “你还不去睡吗?”

    “我把这个看完就去了。”

    “好吧。”

    慕煜城点头,吻了吻她嫩红的樱唇,轻声道:“我爱你……”

    “我也是。”

    沈瑾萱看完了电视剧,便上了楼,卧室是黑的,书房的灯却是亮的,看来,慕煜城又在工作了。

    她径直走过去,敲敲门:“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

    慕煜城停下手里的工作,椅子转个弯,伸出手,等着她扑过来。

    “今天怎么这么有礼貌?”

    凝望着已经坐到他腿上的人儿,他宠溺的问。

    “怕影响你工作呗。”

    她声音轻轻的:“这段时间,你看起来好像很忙……”

    “还好,没你想的那么忙。”

    “那你干吗不去卧室休息,还要在这里工作?”

    “等你呀,你在楼下看电视,我一个人怎么睡得着。”

    她挑眉:“那现在我们去睡觉吧?”

    “好啊。”

    慕煜城指了指电脑:“但是你还要给我十分钟的时候,让我把这个刚刚收到的文件看一遍。”

    “OK,你看吧。”

    她从他腿上跳下来,走到书架旁,随意抽出一本书翻阅起来。

    看了不知多久,纤腰突然被人紧紧抱住,熟悉的气息也随之而来:“走吧。”

    “结束了?”

    “恩。”

    她把书放回原位,正准备转身,忽尔感觉她的睡裙被他掀了起来。

    沈瑾萱倒抽口冷:“城哥,你……”

    “不要说话。”

    他俯在她耳边轻声呢喃,声音听起来怪怪的,然而,他这样突然袭击的行为更是怪,两人虽不是第一次亲热,可却是第一次,在没有任何前戏的准备下,毫无预兆的融合到一起。

    她吓得不敢出声,慕煜城用力将她“钉”在了墙上。

    之后两个人全身都是汗津津的,她软得连半根手指也动不了,被他抱着回了卧式。

    躲在软绵绵的大床上,她轻声呼吸着,慕煜城在浴室里冲凉,门没有关,耳边是哗哗的水声。

    他洗完澡出来,躺到她身侧,柔声问:“睡了吗?”

    她紧闭双眼不回答。

    一阵清新的香气扑鼻而来,是他在吻她的唇,有一下没有一下的,像羽毛刷的一样,痒痒的,麻麻的。

    “萱萱,我爱你。”

    她攸得睁开眼,秀眉微拧:“城哥,你今晚为什么一直说爱我?”

    “你没睡?”慕煜城诧异的挑眉。

    “谁说我睡了?我只是不想说话而已。”

    “不想说话干吗还要说?”

    沈瑾萱眨着灵动的大眼:“那是你一直在说爱我啊。”

    “有吗?”

    “怎么没有?!从你回来到现在,短短数小时,你已经说过三次了。”

    慕煜城目光闪烁的笑笑:“我不记得了,不过,说爱你不好吗?不喜欢被我爱吗?”

    “当然喜欢,可是爱也不用这样每时每刻挂嘴上吧,多肉麻呀。”

    她娇羞的往他怀里钻了钻,快入秋了,即使没有开窗,空气中,也有丝丝的凉意。

    第一次接到江纯一电话的时候,沈瑾萱即诧异又愤怒,她在电话里很不客气的问:“你哪来我的号码?”

    那端传来江纯一玩世不恭的笑:“这有什么难的,但凡我想要知道的,就没有得不到。”

    “你又想干什么?”

    “出来见个面吧,想跟你聊聊……”

    “没空!”

    她刚准备挂电话,江纯一笃定的说:“你不出来那我就去你们学校找你了啊。”

    经历了上次的事,她哪敢再让他到学校来,咬牙切齿的说:“你这人怎么脸皮这么厚?你再骚扰我我就要报警了!”

    “望角咖啡,半小时内若不来,我就去找你了。”

    嘟嘟,江纯一果断挂了电话,根本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沈瑾萱懊恼的跺了跺脚,气的肺都要炸了!担心他真的找到学校来,为避免麻烦,最终决定去赴约,去的路上,暗暗发誓,这次无论如何要让江纯一死心,彻底摆脱他的骚扰!

    到了望角咖啡厅,一眼撇见身穿白色西装的江纯一,他冲她挥手,生怕她看不见他的位置。

    愤怒的走过去,她开门见山就说:“我之所以过来,就是想要把话说清楚,江先生,我对你这个人的印象极差,差到了极点,我很坦白的告诉你,就算全世界的男人死光了,我也绝对不会跟着你!”

    江纯一怔了怔,可能是没想到她一见面就说出这般令人不爽的话,顿时脸色拉下来:“言之不可过早,别说全世男人还没死光,就真的死光了,你能确定将来你就不会跟了我?”

    “我能确定,我以我沈瑾萱的人格担保,我要是跟了你这种男人,我天打五雷轰!”

    “你……”

    江纯一真的生气了,他突然冷笑:“你如此笃定,是因为你确定慕煜城会给你幸福的未来吗?”

    “那是我和他的事,没必要跟你说!”

    “哼,看你一副蒙在鼓里做梦的样子,我真不忍心再瞒着你,你给我听清楚了,慕煜城很快就要和江珊结婚,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成为一个被抛弃的下堂妇!”

    “你胡说!”

    沈瑾萱愤怒的一把端起他面前的咖啡,用力泼在了他脸上。

    江纯一缓缓的擦掉脸上的咖啡渍,猛的起身,一把捏住她的手腕:“我胡说?是你自己太蠢了,这件事慕家上上下下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你这个笨蛋还蒙在鼓里,早知道不告诉你,等到慕煜城婚礼那一天让你亲眼目睹,那才叫痛快!”

    笨蛋……

    熟悉而模糊的字眼,像一枚定时炸弹,砰一声,炸的她一阵晕眩,颤抖的抚住墙壁,闭上眼,脑中闪过一些画面。

    “萱萱,我是那么的爱你,不忍心伤害你,记住,无论将来发生什么,我最爱的人都是你……”

    “沈瑾萱,我承认我以前讨厌你,但是以后,我想我不会再讨厌你了……”

    “如果我说这件婚纱是我要结婚穿的,你相信吗……”

    “总有一天你会明白,你到底是不是一个笨蛋……”

    “为什么你今晚一直说爱我……有吗?我不记得了……怎么没有,你回来短短数小时,已经说过三次了……”

    沈瑾萱不知道后来她是怎么离开的咖啡厅,也不知道后来红纯一又跟她说了什么,她什么都不知道了,她唯一知道的,就是找到慕煜城,亲口向他证实,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浑浑噩噩的去了他的公司,当她站到他面前,他看到了她眼中的绝望,一种令他心慌的绝望。

    “萱萱,怎么了?”

    “你要跟江珊结婚了是吗?”

    她面无表情冷冷的质问,他的心瞬间慌到了极致:“你听谁说的?”

    “不要问我听谁说的,你就告诉我,是或不是!”

    慕煜城痛苦的闭上眼,最怕的,终究还是来了。

    “是。”

    一个简简单单的字,却在说出口的一瞬间,让沈瑾萱听到了世界崩溃的声音……

    她是多么希望他说不是,她是多么希望他说这次还是和上次一样只是谣言,可是她失望了,她绝望了,她精心策划的未来,顷刻间倒塌。

    啪……一记重重的耳光甩在了他的脸颊,她的泪水滚滚而下:“相同的遭遇,不代表会有相同的命运,慕煜城,你告诉我,你现在给我的,是一个怎样的命运?”

    “对不起。”

    他颤抖的伸出手,想拥抱她,却被她厌恶的躲开了:“不要碰我!”她往后退,喃喃自语:“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萱萱,你冷静一点,你听我说。”

    “我不要听,我什么都不要听!慕煜城你辜负我了,你竟然辜负我了!”

    沈瑾萱再也控制不住嚎啕大哭,她的心在滴血,这一场爱情的赌注,她输不起啊,她根本输不起啊。

    “对不起,萱萱,你不要难过,对不起……”

    “不要一直跟我说对不起,对不起有什么用?不是每句对不起都能换来没关系,慕煜城我恨你,我为了你已经一无所有,我众叛亲离远走它乡来到你身边,到最后你竟然就是这样爱我的,你要跟别的女人结婚了,所有的人都知道了,唯独我是最后一个知道,你让我成了这个世上最可笑的笨蛋,这就是你给我的爱,给我的天下所有女人都仰望的爱!”

    “萱萱!不是这样的!”

    慕煜城上前一步,霸道的将她抱进怀里,无论她如何挣扎也不肯松开:“我娶江珊只是万不得已,我对你的爱从来没有改变过,我不告诉你,只是怕你会离开我,十年前我已经失去过一次,十年后我不想再失去,那种失去最重要的人的痛苦,一次就够了,即使我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我也不能保证自己能够再承受一次,萱萱,你相信我,这个世上我最不愿伤害的人就是你……”

    “你已经伤害我了,你还让我相信你?我不会再相信你了,相信你的后果,就是让我掉进万劫不复的深渊里,你给的承诺就像星星一样,那么多,但是我却一样也没有得到!”

    沈瑾萱俯身在他的手背上狠狠的咬了一口,血一下子渗了出来,像她的眼泪一样,一颗一颗往下掉,她绝望的望他最后一眼,说:“慕煜城,我们完了……”

    木然转过身,她一步步往外走,一步步的远离他的视线。

    “不许走!”慕煜城强忍手上的痛楚,从身后紧紧抱住她:“我们没完,也不可能完,你答应过我,永远不会消失在我的眼皮底下!”

    “我答应你的,你倒是都记得,你答应我的,却怎么就忘了。”

    爱情是一件霸道的事情,但命运比爱情还要霸道。

    她用力推开他的手,哭着说:“当你没有办法兑现你承诺的时候,你也不要奢望,我会兑现我的承诺,就让我们,彼此辜负吧!”

    看着她头也不回的跑出他的视线,慕煜城的心开始流血,他抚摸着手背上被她咬过的地方,她的齿印清晰可见,要有多少的恨,才能咬的这样深……

    出了慕氏集团,外面已经一片阴暗,耳边雷声滚滚,路上行人匆匆,一场暴雨再所难免。

    沈瑾萱漫无目的的走在落叶纷飞的马路上,她不知道她该去哪里,苏黎世这个城市,还有她的容身之处吗?

    她最最最深爱着的人,抛弃了她,背叛了她,她忽然觉得,她被这个世界遗弃了,眼前一片模糊,噼里啪啦的大雨说下就下,就像他给背叛一样,毫无预兆。

    她走在暴雨里,站在城市的中央,看着一座座高楼摇摇欲坠,看着这个城市一点点的在她的眼中毁灭,她终于相信了,妈妈说的话都是对的,她不认为外婆有错,是因为她自己正在犯错,如果当时她意识到了,今天,她就不会输得这么惨。

    一切一切的,只因自己太傻,太痴,太愚昧,太不懂事,太年少轻狂。

    她以为,不顾一切追寻的是爱情?原来,那不是爱情,那只是披着华丽皮毛的谎言而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