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105 我愿为你倾尽我的所有

    老张见瑾萱态度坚决,无奈之下,只好将地上的血人儿背起来,放到了车里。

    那几个闹事的人知道老张不是省油的灯,虽不甘心,却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把人带走了。

    到了紫藤园,于妈一瞧见小姐带个满脸是血的人回来,吓得尖叫一声,颤声问:“这……这咋回事?”

    “于妈,去请个医生来,待会我再跟你解释。”

    把他安置到客房,于妈跟着老张下山请大夫去了,她弄了盆温水,小心翼翼的替他清洗着脸上的血渍。

    “谢……谢谢……”

    男孩吃力的从嘴里发出两个字,看来,他虽奄奄一息,但意识还是清醒的。

    “你叫什么名字?你家住哪里?你听的到我说话吗?”

    沈瑾萱俯在他耳边问,可是他却再也发不出声音来。

    于妈把医生请上了山,他迅速替男孩清理伤口,擦药,挂点滴,一系列的动作忙完后,开了些消炎止痛的药留下来。

    “医生,他没事吧?”

    “没事,只是皮外伤,这孩子一看就经常挨打,所以内脏什么并没有损伤。”

    经常挨打……沈瑾萱撇了眼他瘦削的身体,心里不禁有些难过。

    “休息一晚,明早就可以醒来。”

    “好的。”

    几个人出了客房,于妈担忧的扯着萱萱的衣服说:“小姐,我刚都听老张说了,你怎么可以管这种闲事啊?这种跟黑社会有关系的人,扫杀抢掠无所不干,你这不是引狼入室吗?”

    “他还是个孩子。”

    “就算是个孩子,也是个坏孩子,正经人家的孩子是不会年纪轻轻就出来混,半夜三更被打的半死不活,我看你还是赶紧把他弄走吧,这年头好人做不得啊。”

    “于妈,你在担心什么?你担心他抢还是担心他偷?”

    “我倒是不是担心这些,我主要是担心你的安危,少爷如今不在,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怎么跟他交代啊!”

    “没关系,出了事我自己担着。”

    “可是……”

    “好了,不要说了,我是不可能见死不救的。”

    沈瑾萱一根筋通到底,整整守了男孩一个晚上,天蒙蒙亮时,男孩醒了。

    他睁开眼,环顾四周,撇见倚在床边沉睡的人,轻唤了声:“姐姐……姐姐……”

    “咦,你醒了啊。”

    她睁开眼,赶紧走上前,关切的问:“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谢谢你救了我。”

    男孩一双大眼炯炯有神,长长的睫毛眨了几下,竟然涌出泪来:“我没事了,谢谢你!”

    “不用谢,你别哭啊。”

    沈瑾萱看到他用胳膊抹眼泪,觉得心酸酸的,他的手背看上去即粗糙又布满大小伤痕,想必,一定是吃过很多的苦。

    “我从来没遇到过好人,你是第一个,昨晚你不救我,我是必死无疑了。”

    男孩哭的愈发伤心,沈瑾萱的心也跟着愈发难过。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刀。”

    “那你家住哪里?”

    “我无家可归……”

    “为什么?”

    “说来话长,我是跟别人来苏黎世的,原以为能混出个人样,谁知道却落得这个下场。”

    “那昨晚那些人为什么要打你?”

    “他们老大开的赌场我在那边替他们看场子,昨晚警察突然袭击,他们认为是我告的密,所以就把我往死里整。”

    “你老家哪里的?”

    “云南的。”

    “那你一个人跑到这里来,家里人都不管你吗?”

    小刀黯然的点头,然后又摇头,没有回答。

    他不回答,她便也不再问,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你先安心在这里养伤,等我男朋友回来,我让他给你安排个差事,以后你就不用再去做那些危险的工作,也不用再跟那些黑社会的人接触。”

    “好,谢谢你!真的谢谢……”

    “别客气,能帮到你我也很开心。”

    吃了早饭,沈瑾萱去园子里整理花草,于妈赶紧跟过去,心有余悸的说:“小姐,那家伙没大碍了,让他走吧?”

    她叹口气:“你怎么就这么看他不顺眼?我已经决定让他留下来了。”

    “留下来?”于妈大惊:“留下来干吗?养虎为患啊。”

    “他没地方去,等你们少爷回来,我让他给他安排个事情做。”

    “少爷肯定不会答应的!”

    “他不答应我另想办法。”

    “你这是何苦呢?”

    于妈急得直跺脚,突然又问:“你该不是因为少爷跟江小姐的事,受了什么刺激吧?我跟你说少爷和江小姐的事只是权宜之计,你千万别……”

    “你就当我受刺激了吧。”

    她站起身,挪了挪位置继续埋头整理。

    于妈见她铁了心,无奈之下,只好打消了劝她的念头,万事还是等少爷回来再处理吧。

    小刀出了房间,走进园子里,他被眼前的美景震慑住了,走到沈瑾萱身旁,蹲下身诺诺的问:“姐姐,这房子是你一个人住吗?”

    “不是,我男朋友也住这里。”

    “这里真漂亮。”

    “漂亮有什么用?住的开心才最重要。”

    “那你不开心吗?”

    “你看我开心吗?”她反问。

    “我认为开心就是吃的好住的好穿的好。”

    她笑笑:“那是对你来说,对我来说,只有跟我喜欢的人在一起那才是好。”

    “你说你男朋友也住这里,那你们不是已经在一起了吗?”

    “我说的在一起,是永远在一起,而不只是现在在一起。”

    小刀挠挠头:“我听不太明白。”

    “那我就说简单一点,从昨晚我把你带回来,一直到现在你有看到我男朋友吗?”

    “没有。”

    “那就是了,因为他带着她未婚妻去法国拍结婚照了。”

    “未婚妻?”

    小刀懵了懵,瞬间恍然大悟:“我明白了,你的意思,你是他包养的情人?”

    “我才不是。”沈瑾萱矢口否认。

    “那是为什么呀?”

    “说了你也不懂,你还小。”

    “我不小了,我都二十一岁了,我十五岁就跟着别人出来混世,什么世面没见过。”

    “你出来混的时间再早,有些事情不明白就是不明白。”

    沈瑾萱仰起额头,让阳光直射到脸上,长长的睫毛闪闪发亮。

    “你看起来真像我姐姐。”

    “哦?你还有姐姐?”

    “恩……”

    他突然变得有些伤感:“我有一个和你一样美丽善良的姐姐,可惜死了好多年了。”

    “为什么?”

    “我亲爸死的早,我妈带着我们姐弟俩改嫁到别的村,嫁给了一个龟孙子,他整天只会喝酒赌博,我姐生了病他不给治,眼睁睁的看着她死了。”

    小刀的眼睛突然变得血红,他恨恨的说:“总有一天我要混出个人样,让那个龟孙子跪到我姐的坟前磕头认罪!”

    “你别难过,你姐在天有灵,一定是希望你可以平平安安,如果为了混出人样而走是一条不归路,你姐不会安心的。”

    沈瑾萱终于明白小刀为什么会沦落至此,他一定是为了脱离原本的环境,所以才会铤而走险,跟着一群亡命之徒混到一起。

    人之初,性本善,只有环境,才会改变一个人最初的性格。

    “小时候我姐最疼我了,什么好吃的都留给我,自从她死后,这么多年,我便再也感受不到那样的温暖。”

    小刀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强忍着不落下来,看着他倔强的样子,沈瑾萱就像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她安慰说:“以后我做你姐姐吧?”

    “可以吗?”

    “当然可以,我叫沈瑾萱,你就叫我小萱姐好了。”

    “好!”

    小刀吸了吸鼻子,露出开心的笑,他的笑容很干净,像他的灵魂一样。

    慕煜城去了巴黎已经二天没有回来,他没有打电话解释他去了哪里,沈瑾萱也没有打电话过去问,他以为她不知道,其实她已经知道了,只不过,她再装不知道而已。

    她的承诺就是留在这里一个月,所以这一个月内无论发生什么事,她都要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再不能如从前一样,他晚归,她就傻傻的等,等不到,就打电话,甜蜜的爱情可以冲昏一个人的头脑,而命运的无情却可以逼得人瞬间清醒。

    命运告诉她,在这个世上永远不要过分依赖任何人,因为即使是你的影子都会在某些时候离开你。

    傍晚的时候,她搬了张桌子静心写毛笔字,小刀没读过什么书,自然对她写的字了认识的甚少。

    “小萱姐,你一整天不是种花,就是看书,要么就是画画,要么就是像现在这样写字,你不觉得无聊吗?”

    “不觉得啊,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怎么会无聊。”

    “可是你喜欢做的事是不是太多了?”

    “有吗?”

    “当然有,我感觉你对任何事都特别感兴趣。”

    她笑笑:“怎么会,我也有我不喜欢做的事。”

    “那你不喜欢做什么啊?”

    想了想,她似真似假的说:“我不喜欢做梦。”

    “啊?”

    小刀被她说糊涂了,还从没听人说过不喜欢做梦呢。

    “因为我曾经做过一个梦,摧毁了我一生的幸福。”

    “什么梦呀?”

    “天机不可泄露。”

    她转过头,继续认真的在白纸上写着字,这二十几年她做过无数个梦,却唯独这一次,梦想成真了。

    所以,她最不喜欢做梦。

    小刀识趣的不多问,去园里转了几圈又转到了她面前,手肘抵在桌上,托着下巴问:“你男朋友长什么样子啊?”

    “你很好奇?”

    “有点。”

    她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翻出她生日时和慕煜城拍的照片,放到他眼前:“就长这个样子。”

    小刀怔了怔,脸色忽然大变,整个人石化当场。

    看他脸色渐渐苍白,沈瑾萱疑惑的问:“小刀,怎么了?”

    “小刀……小刀……”

    她连唤了几声,小刀才如梦方醒,目光闪烁的摇头:“没怎么,看他跟我后爸长的挺像,心里有点难受。”

    “你后爸?”

    沈瑾萱诧异的张大嘴,慕煜城长的有那么可恶吗?

    于妈从客厅里跑出来,欣喜的说:“小姐,小姐,少爷刚来电话,今晚就回来了。”

    “……哦。”

    她的反应云淡风轻,对这个消息并无惊喜和激动。

    “我有点不舒服,我先回屋里睡一会。”

    小刀的脸色依旧不太好,她关切的问:“要不要让医生过来给你看看?”

    “不用了,休息一下就好了。”

    “那好吧,吃晚饭的时候我叫你。”

    夜里十点,沈瑾萱站在卧室的落地窗前,听到了熟悉的车喇叭声,他回来了,在离开三天后,终于回来了。

    转过身,缓缓下楼,慕煜城已经走进客厅,一眼撇见她,惊喜的上前说:“萱萱,你还没睡?”

    “恩。”

    他将她用力抱到怀里,沉声说:“好想你……”

    她没有说话,身体却一点点僵硬,感觉到了她的变化,他说:“怎么了?不高兴见到我吗?”

    “没有。”

    “那为什么你连笑容都没有?”

    沈瑾萱原本是不想说的,可是听到他这样问,终是忍不住回一句:“你跟别的女人去拍婚纱照,回来还要让我对你笑脸相迎吗?”

    慕煜城怔了怔:“你都知道了?”

    “我也希望我不知道。”

    “对不起,我只是怕你知道了难过。”

    “以后不用瞒着我,最难过的时候,我也挺过来了。”

    还有什么,比知道他和她结婚更令她难过?

    “高宇杰已经查到了新的线索,这一切很快就会过去……”

    沈瑾萱反应平平,她现在已经学会淡然处之,很快会过去,和已经过去是两回事,避免失望的最好方式,就是不报任何希望。

    “我跟你说件事。”

    “什么事?”

    “我前两天遇到一个被打的半死不活的人,我把他救回来了。”

    “我知道。”

    “你知道?”她微微蹙眉。

    “于妈给我打过电话,把事情跟我说过了。”

    她颇为意外:“那你不生气?”

    “我为什么生气?”

    他的反问令她更意外,她以为慕煜城一定会说她多管闲事,毕竟,慕家的仇人太多,这个世界,也不是她想象的那么美好。

    “当时于妈跟我汇报这件事,我只跟她说了一句:没关系,我也曾被她救过。”

    沈瑾萱的心突然间像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麻五味俱全,如果时光可以退回到三年前,如果可以重新选择,她还会不会希望,在那个地方,在那个时间,遇见他……

    “你救的人呢?”

    见她沉默不语,慕煜城开口问。

    “他在客房,我去叫他过来。”

    “好。”

    沈瑾萱往前走两步,想想又回头说:“对了,你可以帮他安排个工作吗?”

    “可以。”

    “谢谢。”

    盯着她的背影,他的心说不出的失落,从何时起,她竟是对他如此的生疏了?倘若换作从前,她求他帮忙,他若答应,她必会开心的抱住他,说一句:城哥你真好。

    一切都不能再奢望如从前了,他不再是过去他,他又怎么能再奢望他的萱萱,还是从前的萱萱。

    敲了敲门,沈瑾萱轻声喊道:“小刀,你睡了吗?”

    屋里没人应他,她以为他是睡着了,便加重敲门的力度,继续喊:“小刀……小刀……”

    还是无人应,她把手移向门把,轻轻旋转,门开了,屋里的灯亮着,但是床上,却空无一人。

    小刀不见了?

    她诧异的张大嘴,正想奔到外面去寻找,视线撇见床头边的柜子上放着一张纸条,拿起来一看,上面只有简单的一句话:“小萱姐,救命之恩小刀没齿难忘,将来若有机会,必当涌泉相报!”

    多么熟悉的一话,救命之恩,必当涌泉相报,当年,慕煜城,也是这样跟她说的,为什么他们都不明白,她从来救人,就没想过要回报?

    “怎么了?人呢?”

    慕煜城见她半天没把人带过去,便诧异的进了屋,她慌忙把手里的纸条揉成一团拽进手心,强忍心头的失落回答:“他走了。”

    “走了?为什么?”

    “不知道,这里本来就不是他家,走了也很正常。”

    “那好吧。”

    他不甚在意,牵着她的手说:“跟我去楼上,我有礼物要给你。”

    沈瑾萱木然的跟着他上了楼,手里的纸条缓缓塞进了口袋,不敢给慕煜城看,是因为,她相信小刀离开一定有他的原因,就像当年慕煜城离开一样,若是有缘,终有一天会再相见。

    到了楼上,慕煜城关了房门,坐到床边握着她的手说:“闭上眼睛。”

    她很配合的把眼睛闭上了,甚至都不问一句为什么要闭眼睛。

    手心里凉凉的,凭着感觉,应该是首饰,睁开眼,才看到,竟然是一颗好大的宝石。

    “知道这是什么吗?”

    “海洋之心。”

    她很淡定的回答,泰坦尼克号里见过,曾经渴望能拥有的东西,如今放到她手中,竟然没有一点惊喜的感觉。

    “对。”

    “我可以不要吗?”

    “为什么?”

    慕煜城有一丝丝诧异,也有一丝丝失落。

    “听说这个东西会给人带来灾难。”

    “谁说的?”

    “历史鉴证。”

    “胡说,这可是稀世珍宝,世界上一共就只有十颗,不要以为我很容易就能得到。”

    慕煜城说完,站了起来:“我帮你带上。”

    深海色的钻石挂在脖子上,像海水一样凉,钻石闪耀着璀璨的光,刺的人有些睁不开眼。

    “慕煜城,你越来越俗气了。”

    她抚摸着钻石坚硬的棱角,突然说一句。

    “因为我送你钻石,所以你就觉得我俗气?”

    “不是。”

    “那是为什么?”

    “俗气的不是钻石,俗气的是你的行为,你是因为觉得带江珊去法国有愧于我,所以才想用它来弥补吗?”

    “不要这样想行不行?我对你的愧疚,岂止是一颗海洋之心就能弥补?”

    “那你可以不要送我,否则不要在今天晚上送我,否则,我就没办法不这样想。”

    “那就不送了。”

    他有些愠怒的解下项链,随手扔到了一旁。

    然后,他进了浴室。

    沈瑾萱坐到床沿,头一偏,眼角水光一闪而过。

    静静的凝视着窗外浩瀚的星空,她心里明知,他送他钻石并不是想弥补什么,她也心知,他只是想给她最好的,最深的爱,她不领情不是不知好歹,她只是怕这种幸福太短暂,在她心底深处,有他意想不到的痛,到底还能撑多久,数着如履薄冰的日子过生活?

    滴滴滴……

    床边慕煜城的手机响起了来电提示,响了好一会才自动停止。

    没过一会,滴声又起,沈瑾萱一看是江珊的名字,立马打消了替他接听的打算。

    江珊很有毅力,无人接听她就一直打,终于深受不了她的锲尔不舍,沈瑾萱按下接听:“慕煜城在洗澡,你等会再打。”

    正欲挂电话,那端厉声道:“等一下。”

    她不说话,等着她说。

    “沈瑾萱,你怎么还在紫藤园?你不是已经知道我和慕煜城要结婚了吗?难道你打算做小三?”

    “你放心,你们若是真的结了婚,我这辈子都不会出现在你们面前。”

    “什么叫我们若是真的结了婚?我们肯定是会结婚的!你想看我们在巴黎拍的婚纱照吗?我等会用手机传一张给你看看,希望你可以说到做到,这辈子都不要再出现了!”

    江珊切齿的挂了电话,很快,她传了条彩信过来。

    瑾萱的眼泪在眼眶里转了几圈,明明知道点开就是伤心,可是不由自主的,还是点开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精致的婚纱照,女主角穿着华丽的白纱坐在男主角的怀里,冗长的白纱恰到好处的遮住了她的残缺,她的两条手臂攀在他的脖子上,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那笑容,深深的刺痛了萱萱的心,大颗大颗的眼泪滴到了显示屏上,滴到了男人的脸上,终于,让她不再能看清,他的模样。

    黯然的把手机放回原位,她把他扔在一旁的项链拿到手中,海洋之心到底是谁的心?是她的心吗?如果把心剥开,是不是就能看见一颗浑浊的泪,那挥不去的痛楚,斩不断的挂念,得不到的爱人,是不是永远在那里沉淀?

    墙内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不渐闻声渐消,多情总被无情恼。

    一首古老的诗,是她此刻内心最真的写照。

    身后传来脚步的声音,慕煜城从浴室出来了,他站在她身后,静静凝望,半响,终是舍不得生她的气,伸出双手圈住她,落寞的说:“被误会的人是我,低头认输的人还是我……

    他闭上眼,吻着她的颈项,一直吻到她的眼睑处,攸得睁开眼:“萱萱,你哭了?”

    她不说话,他晃着她的肩膀:“为什么哭了?”

    她还是不说话,他忽然像是明白了什么,转身拿起手机,手指重重划了几下,一张照片被划了出来,眉头一蹙,砰一声愤怒的把手机摔到了地上。

    剧烈的响声连沈瑾萱都被吓到了,她从来没见过他发这么大的火,至少在她面前,他是第一次如此失控。

    过了很久很久,她才发现,他已经出了卧室,不知去向。

    又过了很久很久,她终于起身,径直去了天台,因为她知道,他一定在那里。

    穿了浴袍的他,是不会去太远的地方。

    依旧是暗夜,清冷的月光洒向大地,让夜不至于伸手不接五指,他坐在木椅上,手里拿着一罐啤酒,背影颓废又寂寞。

    她走过去,坐到他身边,脚边踢到他喝完的空瓶子,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城哥,一个月的时间已经过去十天了。”

    他痛心的睨向她,一把按住她的肩膀:“即使是最后一刻,我都不允许你放弃,听到没有!”

    “我没有说我要放弃,我只是想说,可不可以把你的手借给我。”

    慕煜城怔了怔,手伸过去,没有问她要干什么。

    她握住他的手,轻轻靠到他肩头,然后画起了圈圈。

    “你之所以没有成为我的男人,就是因为我还没有画完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圆,以前,你说我有一辈子的时间,所以我便松懈了,希望我现在努力还能来得及。”

    “好,从今天开始,我每天准时回来,把我三分之二的时间都留给你,实现你未了的心愿。

    慕煜城多心疼她,心疼到自己的心都揪到了一起,他的萱萱啊,她的梦想很多,可是她实现的总是那么少。

    “萱萱……”他将她被风吹乱的头发挽在耳后,声音暗哑的说:“我爱你,我愿为你倾尽我的所有。”

    她涌着水雾般的眼睛看着他:“我想要的,从来就只是你而已。”

    不需要他为她倾尽所有,她想要的只是一份没有欺骗的感情。

    黑暗里,他低着头看着她,眼眶渐渐有些泛红:“我一直都是属于你的,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

    慕氏大厦总裁办公室门外,高宇杰站了许久,没有勇气推开那扇门。

    看他的脸色就知道,他将要汇报的,是多么不好的消息。

    咚咚……

    “进来。”

    无力的走进去,走到慕煜城办公桌前,对着正在忙碌的他轻声说一句:“慕总,我们失败了……”

    一双原本在键盘上飞跃的手突然间嘎然而止,慕煜城低垂的睫毛颤抖的闪了闪,从喉咙里艰难的迸出几个字:“告诉我结果。”

    “当年船上的证人在我的威逼利诱之下,终于说出了真相,可是……”

    高宇杰痛苦的闭上眼,实在不忍心说下去。

    “可是怎样?”

    慕煜城腾一声站起来,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他说,当年他们确实是受了上面人的指使,要加害你父母,可是他们的船还没有靠近目标,目标船只就自己炸毁了……”

    “什么?自己炸毁?”

    “是的,也就是说,慕伯父并非他杀,至少,不是我们查到那条线索的人所杀。”

    “怎么可能?!那你告诉我,他们是怎么死的!”

    慕煜城很激动,这样的结果并不是他想样的,与其说不是他想要的,不如说,他根本输不起。

    “起先我也不相信,昨天我找了第二个证人,可是得到的结果,却是一样的。”

    “他们有可能是窜通一气,杀了犯是不会承认自己杀了人!”

    “对,他们的话也许不可信,可是还有更重要的一点。”

    高宇杰面色凝重,最后一点,才是整件事的关键。

    “你不是一直怀疑凶手是你大伯吗?这些年你也查到他在暗中调查你父母的死因,可是你知道吗?那些被派去杀害你父母的人,幕后主凶就是你大伯慕槐!所以,这就证明了那两个证人没有撒谎,如果慕槐当年行凶的计划成功,这十年来,他还需要偷偷的调查吗?既然偷偷调查,那么可能性只有一个,就是他也很好奇,到底是谁比他抢先一步,实施了他想要实施的计划……”

    “慕槐……!!”

    慕煜城恨得咬牙切齿,果然,他就是整个家族里,那个披着人皮最大的狼,不顾手足之情,连自己的亲弟弟都不放过,此仇不报妄为人子!

    “我一定要让他付出惨痛代价。”

    慕煜城的眼里只剩下仇恨,想到冤死的父母,他的心滴出了鲜红的血。

    “可是你父母并非他所害。”

    “真正的凶手我不会放过,动过行凶念头的人,我同样不会放过!”

    “那你的意思……你要放弃沈小姐了吗?”

    高宇杰鼓起了所有的勇气,问出这一句他最为担忧的话。

    砰一声,办公室的门被踢开,慕煜城还没来得及回答,就看到了沈瑾萱面色苍白的站在门外。

    “萱萱……”

    他即震惊又难过,想到她有可能已经听到了所有的对话,心口上的裂痕被撕的更宽,几乎整颗心都要被分成两半。

    若论心痛,又有谁比她的心更痛,昨晚,那个与她身心交融的男人,才信誓旦旦的说:我一直都是属于你的,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今天,就变成了一纸空谈,在报仇与爱她之间,她永远居于后者。

    高宇杰心知情况不妙,无奈的叹息,退了出去。

    “你怎么来了?”

    慕煜城走到她面前,声音沙哑的询问。

    “你早上落了一份文件,我只是单纯帮你送过来,可是,我没想到我会听到如此不单纯的内容,我要你亲口告诉我,你的计划失败了,是不是?”

    他望着她的眼睛,半响才点头:“是。”

    她的心,瞬间跌落进谷底,尽管从一开始就不报希望,可是当这一刻真的来临,她还是有一种不能承受的阵痛。

    “所以,你要放弃我了是吗?”

    “不是。”

    “那么,你就是要放弃报仇?”

    他没有说话,她自嘲的笑了:“慕煜城,你承认吧,你根本从来没想过要为我倾尽所有,你不愿意放弃报仇,也不愿意放弃我,是你以为鱼和熊掌可以兼得吗?说的那么好听,要给我一个安全的未来,如果你和江珊结婚了,我们还有未来可言吗?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我从来不介意你报仇,但是我很介意你拿婚姻当筹码,为一个人倾尽所有就是为一个人放弃所有,一万个美丽的未来,抵不过一个温暖的现在,只要你不放弃我,哪怕将来和你同生共同,我也甘之如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