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107 吻额头的意义代表我原谅你

    一句沈瑾萱你赢了,让沈瑾萱的眼泪,瞬间如决了堤的河水,一发而不可收拾。

    她对自己能不能赢会不会赢根本不报希望,她只知道,争取也许还有机会,但是坐以待毙,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你是说你不会跟江珊结婚了是吗?”

    慕煜城缓缓点头:“是。”

    “那么,报仇你也放弃了吗?”

    “不放弃,我说过,只要我活着,我就不可能放弃报仇。”

    沈瑾萱的目光黯了下来,好不容易滋生的希望顷刻间消失殆尽:“放弃结婚,却不放弃报仇,根本就是自相矛盾的。”

    “仇是要报的,如果能在我有生之年查出真相最好,若是查不到,我便放弃。”

    “到底在你心里,什么才是不能放弃的?”

    “我以为我不能放弃报仇,但是当你完全无视我的时候,我才发现,我最不能放弃的,其实是你。所以萱萱,我不会再为了报仇而辜负你。”

    “我可以再相信你一次吗?”

    沈瑾萱的身体在颤抖,那颗在风雨中飘摇的心,像没有划浆的小船,动荡的更厉害。

    “可以。”

    慕煜城抱住她:“不管什么时候你都可以相信我,因为,我是最不愿欺骗你的人。”

    “那我就再相信你一次。”

    她扑他到怀里,终于抑制不住,把这么些天里所受的痛苦和委屈全部用眼泪发泄了出来,退一步也许还有机会,要是把退路堵绝了,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所以,她不是轻易的被征服,她只是,再给自己最后一次机会。

    仅仅,是最后一次。

    “对不起萱萱,让你伤心了……对不起……”

    慕煜城捧起她的脸,心疼的吻去她眼角的泪水,他自责,是因为,好男人不会让心爱的女人流眼泪。

    “这一次,会守护我的对吗?”

    “是的,会守护你,一辈子守护你。”

    沈瑾萱嚼着泪,幸福的笑了,她顷身吻了吻他的额头,然后告诉他:“吻额头的意义代表我原谅你。”

    两人紧紧相拥,彼此间那份纯粹的深情,依然在心中刻划出无人能替代的地位,

    即使面对上天的捉弄,命运的残酷,沈瑾萱和慕煜城的爱情,还是能够让人感受到真爱的力量和奇迹,还有心底那份,对爱情的悸动。

    “如果将来的某一天,你再伤我的心,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离开你。”

    靠在他胸前,她笃定的说。

    “如果将来的某一天,你说你要离开我,我不会留你,我知道你有你的理由。如果将来的某一天,你说其实你还爱着我,我会告诉你,其实我还在等你。”

    她的眼角再次湿润,只因为他的话说到了她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对我来说,全世界我只认识你一个,如果没有跟你在一起,我其实根本不知道我要去哪里……”

    心常常都会跟爱在一起,如果心和爱分开了,那么,人去哪里,或者在哪里,都已经不重要。

    所以,对沈瑾萱来说,如果不能跟慕煜城在一起,她在哪里都无所谓。

    再次遇见江珊,是七月初七,中国牛郎会织女的日子。

    沈瑾萱带着慕煜城送给她的海洋之心,走在苏黎世灯火璀璨的大街上,本来这么重要的日子两个人应该在一起,可是慕煜城临时有个很重要的饭局,所以只能等 他结束后一起去看电影,在这等待的过程中,她百无聊赖的闲逛着。

    很意外的,与江珊不期而遇。

    江珊坐在轮椅上,上身穿一件咖啡色针织衫,下身则穿了条长到可以盖住脚的波西米亚长裙。

    “真巧啊。”

    她目光犀利的冲沈瑾萱笑笑:“怎么一个人?我未婚夫没陪着你吗?”

    沈瑾萱轻叹口气,即使缺了两条腿的江珊,还是这么骄傲自大,永远喜欢强调,慕煜城是她的未婚夫。

    “你的未婚夫怎么会陪在着我?应该陪你才是。”

    “家花哪有野花香,男人都是吃着碗里看锅里的。”

    江珊的话令沈瑾萱很不舒服,听起来,就好像她是个小三一样。

    “我还有事先走了。”

    她转过身,正欲离开,江珊喊住她:“你明知道我腿不方便,就不能帮个忙吗?”

    “你腿不方便可以不要出来,否则你出来的时候不要一个人出来,张妈呢?”

    “张妈家里有事回去了,我只是想出来吃个晚饭而已。”

    沈瑾萱咬了咬牙,不是很情愿的走过去,推着她找了家餐厅。

    “看来你一点都不气愤我抢了你的男人?”

    江珊颇不怀好意思的问。

    “我帮助你,不是因为你是谁,我从不吝啬我的善良。”

    “难道你真的不介意慕煜城要和我结婚吗?”

    她怎么不介意?她当然介意,只是江珊还不知道,慕煜城已经不会再和她结婚了。

    进了餐厅,找了处靠墙角的位置 ,她想把江珊抱到沙发上,却被她拒绝:“不用麻烦了,我坐轮椅就可以。”

    “你想吃什么?”

    “随便。”

    沈瑾萱替她点了二菜一汤,然后坐到沙发一边,不再说话。

    江珊目光死死的盯着她看,直到把她看的毛骨悚然,才抬头问:“我脸上有东西吗?”

    “你脸上没东西,但你脖子上有东西 。”

    “什么东西?”

    她伸手摸了摸,触碰到海洋之心,顿时就明白了:“你说这个?”

    “哪来的 ?”

    “别人送的。”

    怕刺激到她,沈瑾萱并没有说是慕煜城送的,可是她不说,江珊又怎么会不知道。

    “慕煜城送的是吧?”

    她怔了怔,点头:“是的。”

    “拿下来。”

    “干吗?”

    “如此珍贵的东西,不能便宜了小三。”

    “谁小三?”

    沈瑾萱的脸色有些不悦。

    “虽然我跟他还没有正式举行婚礼,但是就凭我手上戴的这个戒指,我就有权利指责你。”

    江珊举了举左手中指上的婚戒。

    “一个戒指算什么?一个戒指就可以侮辱别人吗?如果戒指可以成为一个炫耀的工具,那我也有戒指。”

    沈瑾萱从口袋里摸出一枚闪耀着钻石光芒的钻戒。

    “哼,谁知道你的戒指从哪里来,和我的能有同样的意义吗?”

    江珊冷笑。

    “我的戒指是当初慕煜城在馥劳教堂亲手为我戴上的,请问你的也是他亲手戴上的吗?”

    一句云淡风轻的话,令江珊的脸色瞬间黯了下来,因为她的戒指确实是慕煜城买的,却不是他亲手戴的,她当时有央求他替她戴上,可他却说,那是婚礼上的过程,没必要提前。

    “如果你真的想要这个,我给你便是,只是请你以后不要那么咄咄逼人,人与人之间都是互相尊重的。”

    沈瑾萱将脖子的海洋之心缓缓解下来,放到了她面前。

    “你真是大方啊,把他送你的东西给了我,你就不怕他责怪你?”

    “慕家欠你的那么多,区区一个海洋之心,我想城哥他不会介意的。”

    “城哥?”江珊讽刺的笑笑:“叫的真亲热啊。”

    “你慢慢吃吧,我没时间陪你了,再见。”

    沈瑾萱迅速起身,不想再跟她围着慕煜城的话题针锋相对,爱情不是靠抢的,也不是靠吵的,而是随遇而安的。

    “你那么自信,是因为慕煜城对你承诺什么了吗?”

    江珊冷冷质问。

    她停了步,回转头:“我想,我没必要告诉你。”

    “不管他有没有对你承诺什么 ,我都忠心奉劝你一句,别当真,因为承诺不过是一个骗子对一个傻子说的,我们一定会结婚 。”

    沈瑾萱笑笑,俯下身对她说:“那我也忠心劝告你一句,这颗海洋之心,会给人带来灾难的。”

    沈瑾萱与慕煜城在约定时间内进了电影院,电影刚一开幕,她便接到张美丽的电话。

    “喂?”

    “瑾萱……你在哪?”

    “我在看电影,你怎么了?怎么声音这么虚弱?”

    “我生病了,发高烧。”

    “生病了?那看医生了没有?我现在马上过去啊!”

    “嗳,别,你不用过来。”

    张美丽赶紧制止:“今天是七月七,你难得跟慕煜城在一起,我还是不要坏了你们的气氛。”

    “那你生病了要人照顾啊!”

    “那要不,你叫高宇杰过来吧……”

    沈瑾萱怔了怔,忽尔反应过来,没好气的说:“你是真病还是假病啊?”

    “当然是真病,谁会咒自己生病啊。”

    “那你打电话给他,你不是有打电话吗?”

    张美丽虚弱的叹口气:“我是他什么人呀,我让他来他就来呀,我要能一个电话就把他招来,我还打你电话干什么……”

    “……好吧,我懂了。”

    沈瑾萱挂了电话,悄悄的扯了扯慕煜城的胳膊:“城哥,帮我个忙行不?”

    “怎么了?”

    “你打个电话给高宇杰,让他去看看美丽,她生病了。”

    “生病了应该看的是医生,高特助去了也没用,我叫个医生过去吧。”

    “哎不要呀,其实……生病的人最想看的是自己喜欢的人。”

    他愣了愣,随即点头:“这个我倒是能理解。”

    “那你快打吧。”

    “我考虑一下。”

    沈瑾萱无语的摇摇头:“这个需要考虑什么啊?再考虑人都挂了。”

    “我再想,高宇杰愿不愿意去。”

    “他不愿意去你就命令他去,你的命令他不是从来不敢违抗的吗?”

    “那是工作上,你这是让我公私不分。”

    “帮个忙嘛……”

    她极少撒娇,加上前几日对他热情不足,冷漠有余,柔绵绵的手往他怀里一搭,他整个人就软了:“好,我来打。”

    高宇杰果然是不敢违抗命令的,一接到电话,马上便驱车赶去了苏黎世大学。

    到了张美丽宿舍,他敲了敲门,张美丽喊一声:“门没锁,打开就行了。”

    他推了门进去,看到她躺在床上,赶紧走过去问:“怎么样了?”

    “你怎么来了啊?”张美丽半眯着眼,明知故问。

    “沈小姐和慕总在看电影不方便过来。”

    高宇杰伸出一只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好像没有烧?”

    “之前有,我吃了几粒退烧片,退下去了。”

    “哦,那现在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好多了,就是有点饿……”

    “那你想吃什么?我去帮你买。”

    张美丽灵动的大眼转了一圈:“我想吃披萨。”

    “好,稍等。”

    高宇杰起身,把西装外套脱下来搭到床边,然后转身出了宿舍买披萨去了。

    听到关门的声音,张美丽一骨碌爬起来,拿过他的衣服放在怀里闻了闻,闻到属于他的气息,她又激动又郑重的宣布:“今晚我让你逃不出我的五指山。”

    半小时后,高宇杰买完吃的回来,他走到床边说:“除了披萨我还买了些汉堡可乐哦。”

    “买这些干吗?”张美丽裹着棉被,只露出半张脸。

    “听说你们女孩子都喜欢吃这些。”

    “你会在乎我喜欢什么吗?”

    她突然满怀期待的问。

    高宇杰怔了怔,尴尬的岔开话题:“你捂的太严实了,越是发烧越是要散热。”

    “可是我冷。”

    “那起来先吃东西吧。”

    “好。”

    张美丽努了努嘴:“把吃的给我放书桌台上,我不喜欢坐在床上吃。”

    高宇杰拎着食物转过身,往书桌台旁走过去。

    他才一转身,张美丽迅速掀开被子跳下床,然后,站到了他身后。

    “宇杰……”她轻唤一声。

    “恩?”

    高宇杰疑惑的回头,却在下一秒,手里拎的东西啪一声掉在了地上,深褐色的可乐从两人脚边呈直线一直流到了门边。

    他用力吞了吞口水,喉结上下翻动,即震惊又慌乱的问:“你……你怎么……穿成这样……”

    张美丽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蕾丝睡裙,裙子薄如蝉翼,几乎是透明状,里面的景色一览无遗,盈盈可握的细腰,吹弹可破的肌肤……”

    “不好看吗?”

    她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吐气如兰的撩bo他:“我可是女为悦已者容。”

    高宇杰只觉得浑身血液都冲到了脑门,上次她主动亲了他一下,又说喜欢他,他自然是知道她大胆热情,可是此刻看到她穿的如此you惑站到他面前,震惊之余,他还是被她的大胆吓到了。

    “别这样,快把衣服穿起来。”

    他赶紧拿起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眼神闪烁的训斥:“你怎么可以随便在一个男人面前这样。”

    “你又误会我。”

    张美丽倔强的瞪着他:“我早就跟你说过,我只对我喜欢的男人随便。”

    她用力抱住他:“我喜欢你,可是到现在,你都没有说你喜不喜欢我,我不要再等了,我讨厌这种等待感觉!”

    “那你想干什么?”

    “你说我想干什么?”

    她扯掉他的西装,再次露出她的性感:“我要gou引你。”

    “别胡闹了,我要走了。”

    高宇杰转向要走,却被她抢先一步挡在门边:“我不让你走,你今天只有两个选择,第一,我成为你的人,第二,你成为我的人,你自己选吧。”

    “……”那选来选去结果还不是一样。

    “美丽,我的情况你不了解,所以你不要再这样了。”

    “谁说我不了解,你的情况不就是你有未婚妻吗?可我不介意啊,只要你爱我,你什么时候娶我都可以。”

    “我不可能娶你的。”

    她怔了怔,牙一咬:“那也没关系,只要你爱我,我可以做你身后的女人!”

    “那你这是何苦呢?”

    “我高兴,我乐意!”

    她一把扯住高宇杰的领带,将他拉到她面前,然后一个旋转把他按在墙壁上。

    高宇杰的脸涨的通红,鼻孔里冒着粗气,艰难的说:“不要这样,就算我求你了……”

    “我偏这样,我不禁要这样,我还要这样。”

    高宇杰快要爆炸了,他虽然不是没碰过女人,可是却从来没有碰过如此热情似火的女人,脑中仅有的理智提醒他,绝不能越了眼前的雷池。

    “你明明有反应,为什么你却不承认喜欢我。”

    “是个男人都会有反应。”

    “那你承认你喜欢我了?”

    他不说话,她懊恼的吻住他的唇,“想要吗?”

    他还是不说话,她恼了:“到底想不想?”

    “想,但是不能。”

    “为什么?是不能还是不行,还是不敢?”

    “不能也不敢。”

    “那你的意思,你不是男人喽!”

    高宇杰憋红着脸解释:“我是男人,而且是个很正常的男人!”

    他停顿一下:“就是因为我是个男人,我知道我给你不了你想要的,所以我才不能也不敢。”

    “我想要的只不过是你的爱而已,你爱你的未婚妻吗?如果你爱她,我马上放你走。”

    她固执的直视着他的眼睛,让他想撒谎都没有机会。

    “好,这可是你自己的选择,你不要后悔。”

    高宇杰的理智全线崩溃,他豁出去了,抱住张美丽的腰,转了几圈转到床边,狠狠的将她压了下去。

    窗帘只堪堪卷了一半,夜晚的窗前,月光柔和的映照在洒满可乐的地板上,比任一夜都亮。

    清晨的光线从窗外折射进房间,一室的旖旎,高宇杰睁开眼,蓦然迎上一双含笑的眼睛。

    “几点了?”他捏了捏眉心,坐起身。

    “九点半。”

    “九点半?”

    慌乱的赶紧找衣服,迅速穿上身,在他多年的职业生涯里,可从来没有迟来的行例。

    “我又没有要你负责,干吗慌成这样?”

    “不是,我上班要迟到了。”

    高宇杰穿好最后一件西装外套,瞥了眼坐在床上的人儿,俯下身吻了吻她的额头。

    他什么都没有说,疾步往门的方向走去,开门之迹,身后传来无怨无悔的声音:“虽然我不知道这个吻代表什么,但是从今天起,高宇杰,你是我的人了。”

    他点点头,依旧没有说什么,迈出了房间。

    一路飞车到公司,尽管已经十万火急,却还是迟到了。

    慕煜城见到他,意味深长的调侃:“哟,真是稀奇啊,我们公司最有时间观念的高特助,竟然也有迟到的一天……”

    他心虚的低下头,含混不清的解释:“我……昨天……今早……”

    “昨天该不是没回家吧?”

    慕煜城凑近了问。

    吞了吞口水,明知道不能承认,可是秉承对慕家忠心不二的态度,还是承认了:“是的。”

    “跟张美丽在一起?”

    “恩……”

    “唉。”慕煜城叹口气,语重心长的拍拍他的肩膀:“虽然你和我堂妹订了婚,但是我不会勉强你一定要和她结婚,我清楚感情的事不能勉强,如果你真的喜欢张美丽,就趁早跟家里摊牌,把婚约的事解决一下,我二叔那边我会替你挡着。”

    “好。”

    ——

    慕家大宅内,江珊把自己关在屋里,已经整整一天一夜。

    从昨天晚上,到今天傍晚,二十几个小时,她不吃不喝,坐在轮椅上,傻傻的盯着面前硕大的海洋之心。

    这颗海洋之心她不是第一次见到,在法国拍照的时候,她看到他从一位收藏家那里用巨额买下,当时还以为他是要买来送给她,却不想,又是一厢情愿了。

    掀开厚重的窗帘,刺眼的光线有些让她无法适应,双眼微合,待渐渐适应后,她出了房间。

    “小姐,你可算出来了。”

    张妈走到她面前:“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你脸色看起来这样不好?”

    “没什么事,你帮我打个电话给少爷,让他晚上过来一下。”

    “哦好。”

    张月蓉心有余悸的走到电话机旁,打完电话后又返回江珊身边,颇为担心的问:“还有一个星期你们就要举行婚礼了,该不是这节骨眼上又出什么问题了吧?”

    “没有。”

    江珊面无表情的摇头。

    晚上七点左右,慕煜城的车停到了慕宅门外,进了客厅,问:“江小姐呢?”

    “她在房间里,在等少爷。”

    “知道了。”

    慕煜城径直去了江珊的卧室,推开门,看到了坐在轮椅上背对着他的女人。

    “你找我?”

    江珊抬起头:“可以蹲下来跟我说话吗?我不想低人一等。”

    他缓缓蹲下:“什么事?”

    “如果我不找你,你不会找我的对吗?”

    “会的,我正想找你。”

    江珊的心咯噔一声,一滴眼泪落了下来,其实她已经意识到了,从昨晚沈瑾萱的目光里,就已经意识到了。

    “城,我不知道你会对我说什么,但是你想说的对我来说一点都不重要,请听我说好吗?”

    “你说。”

    “给我一个婚礼,无论如何,都要给我一个。”

    江珊的眼泪滚滚而下:“就算不为了你父母的死因,看在你对我的亏欠上,给我一个婚礼好吗?算我求你了……”

    “一个无爱的婚姻对你来说,就真的那么重要吗?”

    “对你来说,那可能只是无爱的婚姻,毫无意义,但对我来说,却是我多年的愿望,我知道你离不开沈瑾萱,没关系,我想清楚了,只要你给我一个完美的婚礼,婚礼结束,我立马离开苏黎世,随便你把我送到哪里,这辈子我都可以不回来。”

    慕煜城诧异的望着她,有些于心不忍:“既然如此,你又何必要一个繁琐的过程,婚姻不是儿戏,一旦进了礼堂,不是你离开,就能撇清我们两个人的关系。”

    “事到如今,我哪敢再奢望要一个天长地久的婚姻,我只是想圆自己多年的梦而已,很久很久以前,我就希望可以穿着洁白的婚纱,成为你的新娘,现在我们还有一个星期就要举行婚礼,可是你又要毁婚了,你认为我的心能承受的住一次又一次的打击吗?你说爱一个人是成全而不是占有,所以我不占有你,我想跟你索要的,仅仅只是一个婚礼而已,除此以外,我什么都不跟你要了……”

    慕煜城知道这样的要求不算过分,可是闭上眼,想到对瑾萱的承诺,他却不能答应:“对不起……”

    “我们不领证也不可以吗?”

    江珊厉声质问,眼角的泪越流越多:“不领证你仍旧是单身,只要我走了,你就可以和沈瑾萱结婚,你还可以从我舅舅那里拿到你想要的东西,而我也不会跟任何人说,我们的婚礼只是形式,你圆我一个梦,我成全你一生,从此后,我们就互不相欠。”

    看似一场公平的交易,他却知道,会伤了他女人的心。

    “珊珊,一个男人一生中只能陪一个女人走红毯,即使是形式,也不是随便走的。”

    “慕煜城,我都已经退到了这一步,你还不肯答应吗?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江珊再也抑制不住号啕大哭,她双手捂着脸,哭的十分凄厉:“你说,一个男人一生中只能陪一个女人走红毯,那么你告诉我,一个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是什么 ?”

    他不说话,她替他说:“一个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是结婚生子,我成了这副样子,而你知道,我已经没有了生育能力,我这辈子都别想替我心爱的男人生孩子,也别奢望能有一个孩子叫我妈妈,我注定就只能这样孤孤单单的死去……”

    慕煜城的心被揪到了一起,他突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闭上眼,是沈瑾萱怀着最后的希望问他:我可以再相信你一次吗?

    睁开眼,是面前这个哭的撕心肺裂的女人,苦苦哀求的眼神,承诺与责任对峙,让他一时间陷入了痛苦的抉择……

    “城,求你了,答应我好吗?你的一句话就是我活下去的动力,我没有腿,如果我能站的起来,我情愿给你跪下,我可以不要尊严,只要能实现我唯一的心愿,求你了……”

    曾经江珊也是骄傲的女子,不会轻易的向别人低头,更不会说出求字……

    慕煜城痛苦而绝望的望着她,到底是什么,让她曾经的骄傲荡然无存,而变成了现在这般的卑微?真的是他,毁了她的一生吗?

    “好,我答应你。”闭上眼,他终于做出了艰难的选择:“但是你记住,婚礼结束,我们之间恩怨一笔勾销,从此后,慕家再不欠江家。”

    江珊,重重点头。

    出了慕宅,慕煜城开车去找了二姐慕雅姿……

    ——

    张美丽与高宇杰感情突破防线,她高兴的请了沈瑾萱去K歌,当然,也请了林川。

    三个人坐在包厢里,心情各自好,期间,沈瑾萱去了趟洗手间。

    她从洗手间回来后不到十分钟,服务员走进来说:“哪位是沈小姐?”

    “我是,怎么了?”

    沈瑾萱诧异的扭头。

    “是这样的,七号包厢有客人想请你过去喝杯酒。”

    “谁啊?”

    “客人隐私我不方便透露,你过去就知道了。”

    林川摇头:“不要去。”

    张美丽也觉得不靠谱:“是啊,别去。”

    “客人说了,他是你朋友,跟慕先生也是朋友。”

    认识她还是认识慕煜城?那是谁啊?沈瑾萱不禁有些好奇,压低嗓音对身边两位朋友说:“要不我过去看看?”

    “可是如果是坏人怎么办?”

    张美丽挺紧张,林川也附和:“最好是不要去,慕煜城仇家可不少。”

    “没关系,我去看看就来,如果我十分钟不回来,你们懂的。”

    她起了身,毅然决然的出了包厢。

    步伐停在七号包厢门前,犹豫了一下,敲开了房门。

    “是你找我?”

    黑色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背对着她,背影有点熟悉。

    “是的。”

    “江纯一?!”

    男人转过身,沈瑾萱诧异的张大嘴,立马调头就要走,却被男人眼疾手快拦住了。

    “见到我就跑?我又那么可怕吗?”

    “你想干什么?”

    她冷着脸问。

    “你先坐下来行不行?好歹我还是你姐夫,别用这种仇恨的眼神看我。”

    “呵,你还知道你是姐夫,我怎么看不出你有一点姐夫的样子?”

    “那姐夫应该是什么样子?”

    “最起码行为要端正。”

    “我行为不端正了吗?我又把你怎么样……”

    江纯一看起来一脸无辜,仿佛在慕家醉酒那一次,压根就忘记了。

    “我不想跟你说话,请让开。”

    “可是我想跟你说啊。”

    “你到底想说什么?”沈瑾萱有些忍无可忍。

    “就想问你跟慕煜城散了没?”

    “没散,我们好的很呢,马上要结婚了,所以请你不要再纠缠我!”

    江纯一噗嗤一笑:“要结婚了?是谁跟谁结婚?你跟他?还是他跟江珊?”

    “当然是我跟他!”

    沈瑾萱的脸憋的有点红。

    “你做梦吧?人家可是还有一个星期就举行婚礼了。”

    “婚礼吹了,不行你等着瞧。”

    “慕煜城说的?”

    “你管谁说的,我说吹了就吹了!”

    江纯一无限感概的摇头:“小萱啊,你别傻了,婚礼岂是那么容易吹的?慕煜城他八成是忽悠你……”

    “你的意思慕煜城还是会跟江珊结婚?”

    “是的。”

    她讽刺的笑笑:“那你以为你跟慕煜城的话,我比较相信谁?”

    “你肯定是相信他喽。”

    “那不就行了?!”

    用力推开他,沈瑾萱头也不回的出了包厢。

    夜里十点回了紫藤园,慕煜城已经先回来,破天荒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

    “我回来了。”

    她小跑着奔到他面前,给他一个大大的笑容,坐下来。

    “去哪了?”

    “美丽请唱歌呗。”

    “林川也去了?”

    “恩。”她撇他一眼:“不会吃醋吧?”

    “不会。”

    “那就好。”那她就放心了。

    “最近有没有听到什么流言?”

    慕煜城看似随意,目光却闪烁不定的问。

    “有啊。”

    沈瑾萱郁闷的回答:“都是你的流言。”

    “什么流言?”

    “就是说什么你和江珊不会不结婚啊,你是骗我的啊,婚礼一个星期后会如期举行啊,等等等此类。”

    “你相信吗?”

    “我当然不相信!”

    她笃定的望着他:“我只相信你,因为你是这个世上最不会欺骗我的人。”

    慕煜城垂下眼睑,点燃一支香烟,放到嘴边抽了一口,一圈烟雾散尽后,他说:“萱萱,我跟你说件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