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109 他终于没有什么,能再失去了……

    慕雅姿看着沈瑾萱越哭越伤心,自己的眼泪也落了下来,她伸手抱住那个为爱哭泣的女孩,哽咽着告诉她:“我四弟是爱你,他与江珊的婚礼只是一个形式,明天婚礼线束后,他与她之间的孽缘也全部结束了。”

    “我要回去,二姐你带我回去,现在马上就回去,我不相信这是真的。”

    沈瑾萱抬起布满泪痕的脸,苦苦哀求……

    “瑾萱,来不及了,现在回去也没用,四弟是不可能改变决定的,他必须要与江珊之间作个了断。”

    “那我也要回去,我要亲眼目睹他的婚礼,我要亲眼看见我才会相信!”

    “你看见了只会让自己更难过,你听二姐一句,女人这一辈子总要体谅与包容,爱才能走下去,我男朋友伤我一次又一次,我若不包容他,我们早就玩完了。”

    “那你现在幸福吗?你快乐吗?你包容一个不会让你幸福快乐的人,那还不如早点玩完!”

    沈瑾萱从地上爬起来,拎起行李箱就要往外走,慕雅姿拦住她:“你不能回去!”

    “我一定要回去!”

    她微微侧目,切齿的说:“就算是一个形式,我也要他亲口告诉我。”

    “你为什么要这么固执?只要你退一步,让四弟还了江珊的债,你们之间就再也没有障碍了,以后你们会幸福的在一起。”

    “幸福的在一起?”沈瑾萱冷哼一声“二姐,时至今日,你觉得我们还能幸福的在一起吗?”

    她毅然决然的出了酒店,慕雅姿无奈之下,只得跟出去。

    “瑾萱,你听我说,四弟心意已决,你回去也改变不了什么。”

    “我没有要改变什么,我也从来没想过要改变他,我只要问一句,他为什么要骗我?!”

    “谎言也是分善意和恶意的,四弟心里的包袱是我们看不见的沉重,他瞒着你一定是情非得意,他肯定也想过要告诉你,只是怕你会不理解,如果你真的爱他,你就应该理解他!”

    “我理解他谁理解我?二姐,也许你很坚强,可是不是每个女人都和你一样坚强,我没有你强大的内心,可以承受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你既然选择和我弟弟相爱,你就该承受别人所不能承受的,江珊也很可怜,比起你,她什么都没有了,她想要的只是一个婚礼而已,你为什么就不能理解一点?只要你忍一忍,过了明天,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会好的……”

    沈瑾萱泪流满面的回转头,凄绝的笑笑:“这些年,你是不是就这样过来的?每天都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明天就会好的,所以,才能坚持到现在?”

    “是。”

    “可我不想和你一样,我不想看一个人的风景。”

    她挣脱她的手:“放我走,不然,我会恨他,也会恨你,我会恨你们慕家的每一个人。”

    慕雅姿凝望着她,半响,终于松开了手:“好,既然你执意要回去,我就带你回去!”

    拦了辆出租车去机场,半路上,沈瑾萱拨打慕煜城的电话,里面传来无情的提示,关机,再打紫藤园的座机,于妈说,少爷不在。

    乘了夜航连夜回苏黎世,下了飞机却已是早上八点,慕雅姿问她要去哪里,她说要回紫藤园。

    紫藤园里一如既往的安静,她推开门,心是绝望的,于妈见到她,诧异的问:“小姐,你怎么回来了?”

    “少爷呢?”

    “他昨晚九点多出去后就没再回来。”

    沈瑾萱拿出手机拨他电话,明明提示关机,她却还是不死心的打了一遍又一遍。

    慕雅姿看不下去了,伸手制止:“别打了,他这会应该去礼堂了。”

    礼堂……

    心里一阵抽痛,她扔下行李疯狂的往山下跑,慕雅姿追上她:“你要去哪?”

    “我要去找他!”

    “你知道他在哪吗?”

    她赫然停下脚步,转过身:“二姐,那请你带我去!”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他的婚礼在哪举行……”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你不愿意就算了,我自己去找!”

    “等一下。”

    慕雅姿拿出手机:“我打个电话问问。”

    她拨个号码,轻声问句:“大姐,四弟的婚礼在哪举行?”

    ……

    “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冲沈瑾萱说:“跟我来。”

    车子飞快的往慕煜城举行婚礼的礼堂行驶,沈瑾萱坐在车后座上,无力的抱着自己瑟瑟发抖的身体,她眼中含着泪,回想着过去的每一分一秒,回想着他说过的每一句我爱你,回想着那些快乐却偶尔会痛的日子,当那一天,月光凄凄的夜晚,他抱着她低头认输,说出那句:沈瑾萱,你赢了,她便以为她真的赢了。

    直到此刻她奔赴在他婚礼的路上,她才知道,原来看似赢了,其实输的很彻底。

    缘分像本书,翻得不经意会错过,读得太认真会流泪。

    她已经忘记,这句话是哪一年哪一月哪一日哪个人跟她说过,当时不以为然,如今才知这句话充满真理,她和慕煜城的缘分可遇不可求,所以,她读得很认真,一直很认真,认真到不知流了多少眼泪。

    车子停了下来,闭上眼,她告诉自己,一定要坚强,不管再怎么伤心失望,都不能让别人看到,她甚至想,如果可以,她要微笑的祝福他们,她确实是这样想的,只是想的,总是比做的容易。

    推开车门的一刹那,她怔住了,望着眼前熟悉的罗马式建筑,咔嚓一声,她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确定要进去吗?”

    慕雅姿看到她脸色苍白,身体颤抖,仿佛来一阵风就可以将她吹倒,不禁有些担心,只是站在教堂门前就已经如此难过,当亲眼目睹了婚礼现场,她是否能够承受得住?

    “要。”

    步步为艰的往前走,即使每走一步心就如刀割一次,她也没有停下脚步。

    走到教堂门前,慕岚突然从里面走出来,对着身后几个保镖发号施令:“拦住她。”

    于是,五个男人成一字型挡住了沈瑾萱的路。

    “你这个女人还真是阴魂不散,想搅局是不是?”慕岚愤愤的挑眉:“有我在,你休想!”

    “大姐,让她进去吧,好歹她与四弟相爱一场。”

    慕雅姿上前说情,却不料反招来慕岚一顿骂。

    “你还帮她说话?我要知道你刚才打听四弟在哪举行婚礼是为了带这个狐狸精过来,我就不告诉你了!上次家宴时她勾引你姐夫慕家无人不知,你这样助纣为虐,是已经做好了齐宏也被她勾引的准备吗?我看你脑子简直进水了!”

    沈瑾萱的脸依旧苍白,她面无表情的开口:“让我进去,我看一眼就走。”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瞧瞧你这一副不甘心的模样,哼,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要妄想飞上枝头变凤凰,总有一天你会落得个被抛弃的下场,你偏不听,现在好了吧,跌倒了,知道痛了吧?”

    “大姐,你太过分了!”

    慕雅姿实在忍无可忍,愤怒的吼道:“你明明知道她现在心里很难过,还要往她伤口上撒盐,你怎么会变得这么冷血无情?我看脑子进水的应该是你!”

    “你给我闭嘴!”

    “我就不闭,你如果就这样下去,以后别指望我们会再听你的!”

    慕岚气得脸一阵青一阵白:“好,我让她进。”

    她把视线移向沈瑾萱:“但是你给我听好了,你敢在婚礼上捣乱,小心你父母的安全。”

    “你什么意思?”

    沈瑾萱冷冷的望着她。

    “我的意思,你犯的错,由你父母来承担,因为他们没有把你教育好!”

    抬头仰望天空,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努力的把它们都逼回去,站在这里,她的身份很狼狈,她的处境很狼狈,她不能再让自己,看起来更狼狈。

    如果不坚强,懦弱看谁看?

    这句话,是他告诉她的。

    教堂里庄重的婚礼进行曲奏响,沈瑾萱默默的,如行尸走肉一样挪动着步伐,一步一步,往前走。他曾说过,他能从一千个人的脚步声里听出她的脚步,只因为那九百九十九个人的脚步,踏在地上,只有她的脚步踏在他的心上,那么此刻,在这密密麻麻的人群中,他是否听到了她的脚步,又是否,会觉得心痛……

    一条长长的撒满了玫瑰花瓣的红毯,一个穿着笔挺西装只能看到背影的男人,一只每当她落泪就轻轻替她擦拭眼泪温暖的手,牵着一个坐在轮椅着穿着洁白婚纱的新娘。

    她站在人群里.伤心的感觉如同灭顶,眼泪大颗大颗的滴下来,滴在他们牵手走过的红毯上。

    馥劳教堂那曾经是她的梦,可是,他却让别的女人替她实现了。

    模糊的泪眼中,她的脑海里浮出了那一晚的记忆,也是在这里,他单膝跪倒在地上,无比诚恳的说:请你嫁给我吧,沈瑾萱小姐。

    当他把象征一世承诺的婚戒戴在她的手指上,他们约定等她毕业后就结婚。

    她靠在他怀里,央求将来的婚礼还在这里举行。他宠溺答应,并且强调,二年后,她就会有第二个身份,慕煜城的妻子。

    从来没想过那些甜蜜的回忆,在这时刻竟然是如此的痛,原来认真谈一场恋爱,竟然让人这麼难过,如果是这样,那她再也不要认真恋爱了,再也不要……

    黯然的转身,在最后一滴眼泪滑落之前,走出了教堂。

    没有大哭,没有大闹,只是安安静静的,看着他们走完红毯。

    “瑾萱,我送你回去。”

    慕雅姿心疼的跟在她身后,她摇头拒绝:“不用了,我想一个人走走。”

    盯着她孤单而绝望的身影,慕雅姿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下来。

    多么让人心疼的一个姑娘,多么让人感叹的一段恋情。

    沈瑾萱徒步回了紫藤园,径直上了楼,反锁了房门,她蹲在浴室的角落里,给慕煜城发了一条短信,她知道,他的手机还在关机状态,但是没关系,只要他开机,他就可以看到。

    想说的话很多很多,可是最后浓缩出来的,却仅仅只有几句,虽然只有几句,却足以令人心碎:为了一句承诺,我死守在一个浸水的角落,顶着满天流言蜚语,我还坚信你会兑现你的承诺,到了最后的最后,你却失约了,留下一个孤单的身影在黑色的角落里,哭泣……

    发送,成功。

    她,用当初捅在他胸口的匕道割断了动脉,血,缓缓的渗了出来,染红了地面,拧开花洒,水噼啪的打在脸上,泪水被掩盖,不想……不想看见自己那么软弱的样子,白皙的手腕上那狰狞的伤痕不停的涌出鲜红的血,想起那致命的背叛,她无法原谅,就让她带着她的爱沉眠下去……

    ——

    馥劳教堂内,一脸虔诚的牧师正在宣读婚礼誓词,却在中途,被人打断——

    “不要念了!”

    唰一声,无数只眼睛齐唰唰的睨向声音来源,当然,也包括慕煜城与江珊。

    “这个女人她是个骗子,这场婚礼是她骗来的!”

    江珊原本红润的脸在看到来人后,瞬间灰白,整个人石化当场,差点昏厥。

    “你是谁?!”

    王平阳第一个站起来,愤怒的冲上前揪住他的衣领:“给我滚出去!”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拆穿这个女人的诡计!”

    “哪来的神经病?给我轰出去,轰出去!”

    慕岚先前也是被震慑住了,待一反应过来,立马就喊保镖轰人。

    “慕先生,请相信我,这个女人完全是个骗子,你不能被她骗了……!!!”

    “让他说!”

    慕煜城大喝一声,吓得几名保镖乖乖松了手。

    “三个月前的那场车祸,是她自己亲手策划的,我就是那个凶手,她想制造出救你的场景,让你对她产生愧疚,从而达到她的目的,她计划的很周全,唯一的失算,就是我没掌握好车速,把她的腿给撞残了!”

    全场寂静无声,接着一片哗然,江珊从惊恐中清醒过来,歇斯底里的咆哮:“他胡说!他胡说!!你们不要相信他,我不认识他,我根本不认识他!!”

    她的身体巨烈颤抖,脸色已经从灰白变成了灰紫,她不敢看慕煜城的眼睛,只是拽着他的衣服无力的解释:“城,你相信我,我没有要害你,我真的没有要害你……”

    慕煜城表情冷冽,目光如矩的扫向人群,扫向那个凶手:“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说的话是真的。”

    “我给你们放一段录音。”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支录音笔,先前吵杂的人群立刻又安静了,每一个人,都屏住呼吸,期待着令人不可思议的真相。

    “江小姐,还记得我吗?”

    “王八蛋,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你找死!!!”

    “你别生气呀,我也不想把你撞成这样,但是你找我们之前,我们老大可是跟你说的很清楚,这种事是有风险的,轻则擦伤皮肉伤筋动骨,重则一命呜呼,你自己也同意了,所以你也不能怨我啊。”

    “那我额外给你加的钱呢?我给你钱让你无论如何控制好车速,你是怎么答应我的?你这个畜生,你会不得好死的!”

    “这个我很抱歉,那天晚上我喝了点酒,但是我也因此付出了代价,被我们老大赶了出来,现在我无处可去,连吃饭的钱都没了……”

    “哼,难道你是想来跟我要钱?”

    “你看着给一点吧。”

    “做梦!把我害得这样生不如死,你还有脸跟我要钱?我现在要是能动弹,我非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喝了你的血!!”

    “你这女人心肠怎么这么恶毒,我就问你一句,到底给不给钱?”

    “不给!!”

    “不给那就别怪我把这件事抖出来。如果我去找慕煜城,我想,他一定会愿意给我钱的。”

    “你敢!!!”

    “干我们这行的,有什么不敢的?我给你三分钟时间考虑,你可要考虑清楚了。”

    “你要多少?”

    “这个数。”

    “好,我给你,但是你发誓,拿了钱滚得远远的,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一言为定!”

    录音结束,江珊砰一声,从轮椅上栽倒在地,王平阳疾步上前抱起她,哽咽着说:“珊珊啊,你这是何苦啊……”

    慕岚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她指着爆料的人说:“你是谁派来搅局的?”

    “我不是谁派来的,我只是良心发现!”

    “你知道你说这些话会有什么后果吗?!”

    “我知道我说出这些话就要为我的行为付出代价,我既然敢来,就说明我已经做好了付出代价的准备。”

    顿时,镁光灯闪个不停,很快,苏黎世这个城市,就要爆出惊天的新闻了。

    慕煜城铁青着脸冷冷的望着地上的女人,缓缓蹲下身,单手勾起她的下巴,厌恶而又切齿的说:“江珊,你真是令我刮目相看,我从来没想过你还有这样的心思,你比你母亲还要令人不齿,你母亲被迫做我父亲的女人尚值得同情,而你,一点都不值得!”

    说完,他转身要离开,江珊却一把抱住他的腿:“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我爱你,如果你不移情别恋,我怎么也不会出此下策,是你逼得我没有办法选择……”

    她声嘶力竭的痛哭,哭声震天,却再也得不到,一丁点的同情和怜惜。

    “爱?”慕煜城讽刺的笑笑:“就你也配说爱?你不要玷污了这个字眼!”

    他用力甩开他,丢下一句:“从今往后,我再也不想看到你!带着你肮脏的思想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把他给我绑起来,带走!”

    慕煜城指了指间接凶手,冷着脸,头也不回的率先离开,一场原本为了赎罪而举行的婚礼,却是以这样的意外落下帷幕。

    出了教堂,外面的阳光有些刺眼,尽管心中有说不出的愤怒和失望,可是,他还是松了口气,以后的以后,再也没有责任和义务,再也没有千斤大石压他心头。

    “四弟,出事了,四弟……”

    慕雅姿踉踉跄跄的冲到他面前,声音颤抖的说:“瑾萱……瑾萱……她自杀了。”

    一行人风尘仆仆的赶到医院,为首的慕煜城,脸上已经看不出是什么表情,才经历了一场令他愤怒至极的婚礼,现在,他心爱的女人又躺在了医院里,他的人生,似乎没有一刻能消停。

    “她人呢?人呢!”

    “还在急救室,慕总你冷静一点,没事的,沈小姐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

    高宇杰起身安抚,他身旁的张美丽,已经哭的双眼红肿。

    “你为什么要带她回来?为什么要带她回来!!!”

    慕煜城愤怒的质问二姐慕雅姿,慕雅姿内疚的摇头:“对不起,我拦不住她……”

    “你不要怪别人,要怪就怪你自己,害瑾萱躺在这里的人是你!!”

    张美丽含泪指责:“如果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看你这辈子怎么安心!”

    “美丽。”

    高宇杰蹙眉瞪她:“不要说了!”

    “我偏要说,我不能说吗?对,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有钱人,但是他辜负了我的好朋友,我替我好朋友声讨难道有错吗?!”

    “小姐,我四弟没有辜负瑾萱,有事些你不懂,请不要乱说。”

    慕雅姿望着她,张美丽把头一撇,懒得与慕家人说话。

    急救室的门开了,几个人冲上前:“怎么样了?”

    “上帝保佑,病人已经脱离危险。”

    “太好了,那我们现在可以看她吗?”张美丽喜极而泣。

    “现在不行,她失血过多需要静养,探望的话最好等到明天。”

    “谢谢,辛苦了。”

    高宇杰感激的对着医生颔首,待医生走后,张美丽扑到他怀里,又开心又难过的哭了起来。

    “好了,没事了。”

    慕雅姿诧异的望着两个人,眼中闪过一丝复杂,她把视线移向慕煜城,想从他那里得到一点讯息,可是他的眼里,却只有深深的牵挂。

    “你们都回去吧,我留在这里照顾她。”

    慕煜城发话,高宇杰冲张美丽使了使眼色,两人默默的先行离开,其它尾随的人也跟着离开。

    沈瑾萱转到了特护病房,慕煜城坐在她床边,望着她苍白的脸,久久无言。

    深夜,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开了机,在无数通未接电话和短信中,他看到了她的名字。

    为了一句承诺

    我死守在一个浸水的角落

    顶着满天流言蜚语

    我还坚信你会兑现你的承诺

    到了最后的最后

    你却失约了

    留下一个孤单的身影

    在黑色的角落里

    哭泣……

    慕煜城痛心的闭上眼,抓起她的一只手,放到嘴边轻吻,喃喃自语:“萱萱,你怎么这么傻?你为什么从来都不能为我坚持一下,如果今天你就这样死了,你难道不会觉得不值吗?”

    这一夜,他说了很多话,可是她,却一句也没有听到。

    清晨的光线柔柔的洒进病房,沈瑾萱睫毛微颤了几下,然后缓缓睁开了眼,无神的双眼望着雪白的天花板,只是闻到浓浓的消毒水味,她就知道,她在医院。

    这个味道对她来说很熟悉,第一次陪着慕煜城去看江珊的时候,就是这个味道,令她觉得恐惧。

    受伤的那只手动不了,她动了动另一只手,还是动不了,微微侧目,她看到了沉睡在她床边的慕煜城。

    她的左手被他紧紧拽在手心,像是拽着一件珍宝,即使睡着,也舍不得松开。

    就能那样平静的看着他,俊颜依旧,只是太多忧愁,剑眉紧紧的靠在一起,像是有什么浓郁的化不开的心事,曾经,那些每一个,她比他早醒的清晨,她都喜欢傻傻的凝望他,从他的额头一直到下巴,连毛孔都不放过,看着他的时候,她会觉得幸福,觉得开心,可是此刻,她的心,竟然不会再砰然而动。

    右手裹着厚厚的纱布还是会觉得痛,可是心,却没那么痛了,也许因为不动,所以,它才会不痛。

    慕煜城轻微颤了一下,她赶紧闭上眼,别过了头。

    ……

    在医院里一住就是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他每晚都会陪在她身边,只是她,却从未跟他说过一句话。

    张美丽和高宇杰还有于妈都来看过她,对于他们,她都是说话的,唯独面对他的时候,她缄口不语,甚至连眼睛,都不愿意睁开。

    第八天晚上,慕煜城再次来到医院,像往常一样坐到她身边,先是吻一吻她的额头,然后便静静的看着她。

    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说一句:“我知道你没有睡着,睁开眼睛看看我好吗?”

    她的睫毛轻颤,却无动于衷。

    “白天高宇杰在公司,我问他,你有没有说过话,他说,你说过,我当时心里只一个念头,就是难过,我的萱萱,原来不是不能开口说话,她只是,不跟我说话而已。”

    这次她的手指动了动,但还是,无动于衷。

    “就算再怎么恨我怨我,也要面对我,难道你打算,就这样不理不睬我一辈子?”

    一辈子……

    一辈子这三个字刺激的她终于开口了,却只是说一句:“你放我走吧。”

    慕煜城的身体一僵,突然说不出话来,良久后,他起身说:“我出去抽支烟。”

    然后,他就出去了,很长很长时间,都没有回来。

    大约过了二个小时,他回来了,确实是去抽烟了,身上有浓浓的烟味。

    “我和江珊的婚礼原本只是形式,却在半途中被人破坏,所以即使是形式也没有成功。”

    “我不告诉你,是因为你说你不会理解,那一天晚上我想同你商量,可我还没有说出口,你便说你不会理解。”

    “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让我很难过,我一直挣扎在情感的边缘,即不想辜负你,又想与她两清,为了彻底摆脱她的纠缠,我狠狠心,让二姐带走了你,抱着侥幸的心理,以后你回来后即使再生气也会理解我,却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倔强,用死来跟我抗议。”

    “够了。”

    沈瑾萱阻止他继续说下去:“我现在就想要知道,你放不放我走?其它的,我不想听。”

    “你要走的理由是什么?”他反问。

    “我不想看到你,这就是我唯一的理由。”

    “为什么不想看到我?”

    “因为你长的像骗子。”

    慕煜城微微倾身,近距离俯视她:“你看清楚了,我的眼睛里,只有你,从来就只有你。”

    “但是我的眼里,已经没有你。”

    沈瑾萱冷冷的,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宣布。

    “就是因为我跟江珊举行了一个婚礼,所以,你就恨我至此?”

    “被骗第一次是纯真,第二次是无知,第三次就是愚蠢。而我,不想做个愚蠢的女人!”

    “真正的欺骗是指心和身体,你口口声声说我骗你,我的心和身体可曾背叛过你?”

    “骗就是骗,没有那么多理由和借口,当你牵着别人的手,走过向我求婚的地方,就预示着我们之间,彻底的玩完了。”

    “我不会放你走的!”

    慕煜城低吼一声。

    “那你就拥有着一具没有心的躯壳吧!”

    沈瑾萱勇敢对峙。

    第十天,她出院了,又被带回了紫藤园,和上次一样,慕煜城在园门外安插了六个人把守,为的,就是不让她走。

    你总是喜欢用这样霸道的方式将她留在身边,却不曾想,她不可能一次又一次的妥协,就如同,她不可能一次又一次的相信他。

    手腕上的伤口渐渐痊愈,只是很遗憾的留下了一条丑陋的疤痕,阳光灿烂的午后,她坐在园子里,用金丝线给自己编了一条手环,带上去的时候,轻轻的说了声:对不起。

    这一声对不起,是说给自己的,因为曾经为了别人难为了自己。

    她开始学着,折磨慕煜城,做个坏女人。

    慕煜城每晚六点准时回紫藤园,这天傍晚,沈瑾萱把自己藏进了一间废弃的储物室,当于妈楼上楼下找不到她时,第一反应就是她逃了。

    顿时,紫藤园里人仰马翻,门外那六个人吓得魂飞魄散,明明寸步不离守在岗位上,怎么会让人逃了呢?!

    六个人分六个路线去找,慕煜城回来的时候,看到门外没人,寒着脸走到客厅问于妈:“外面那几个人呢?”

    于妈哭憋着嗓子回答:“小……小姐……不见了。”

    “不见了?”他吼一声:“什么叫不见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下午明明还在的,五点多我上楼喊她吃饭,就找不到人了……”

    “她的行李还在不在?”

    “不在了。”

    其实行李,跟人一起藏了起来。

    “shit!”慕煜城咒骂了一声,拿着车钥匙就出了门去找,这一找就找了三个多小时,打电话给高宇杰,全城搜索,结果一无所获,她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夜里十一点,所有的人都回到了紫藤园,慕煜城盯着面前几个垂头丧气的人,愤怒的吼一声:“你们都是饭桶吗?让你们看个人都看不住!继续去找,找不到你们都不要活了!”

    即使躲在储物间里,也能听到他气急败坏的声音,沈瑾萱冷冷的笑了。

    “不用找了。”

    她大摇大摆的走出去,漠然的看着一脸惊诧的慕煜城。

    “萱萱……”

    他疾步上前抱住她:“你去哪了?你吓死我了。”

    感受到他的身体在颤抖,她竟然,有一种报复般的快 感。

    “我哪里也没有去,只是把自己藏了起来,让你做好心理准备,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一定会像现在这样,无声无息的离开你。”

    慕煜城怔了怔,松开她,一把抓起她的手,愤怒的拉上了楼。

    关了门,他懊恼的问:“你就这么想离开我?”

    “是。”

    “你舍得离开我,舍得放弃我们这段感情?”

    呵呵,她冷笑:“你都能舍得?我为什么舍不得?”

    “我若是舍得,我就不会让你如此的恨我,就是因为怕你不理解会离开,所以才把会你支走。”

    “你把我支走了,我现在就理解了?”

    沈瑾萱再次冷笑:“若是舍不得,就不会在关键时候放开我的手?若是舍不得,就不会在关键的时候放弃我……”

    “我没有放弃你!你为什么就不能理解?我只是想要清除我们感情路上的绊脚石!我只是想要以后没有任何顾虑的爱你。”

    “对你心爱的人残忍,对想要伤害你的人反而仁慈,这就是你所谓爱我的方式?

    “那时我并不知道车祸是江珊亲手策划的,谁也不会想到她会去做出伤害自己的事!”

    “那馥劳教堂呢?为什么要在那里举行婚礼?你忘记了曾在那里跟我求过婚吗?你忘记了那里是我的梦吗?”

    “我没有忘,我从来都没有忘,因为你的梦也是江珊的心愿,所以我才把你支走,就是怕你看见了会伤心。”

    “那好啊,现在我的梦也破灭了,江珊的心愿的完成了,我们之间,是不是也该结束了?”

    慕煜城揉揉额头:“萱萱你不要这么认真好不好?爱情有时候也需要适当的妥协,你这样子,真的让我很累。”

    “如果感到累,那就让我走,因为累的不是你一个人!如果爱情不认真,那你告诉我,什么才需要认真?就是因为你不认真,所以我们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走走走,你就这么想走吗?!”

    他大吼一声。

    “是!我就是想走,我想走,要我说多少遍?是你亲口承诺的,如果你的计划失败,你就放我走,你可不可以讲信用一次?”

    慕煜城突然不再说话,他背过身,很久很久以后,才转回来,两个眼圈红了,氲氤着薄薄的水雾,声音沙哑的说:“好,如果你真的想走,你走吧。”

    “是你说的。”

    毅然决然转身,她头也不回的走了。

    身后传来一声巨响,噼里啪啦的碎片落在地上,就像她当初,心碎的声音。

    于妈一直站在楼梯口,楼上激烈的争吵声她听的清清楚楚,当沈瑾萱从她身边经过时,她伸手拉住她,却被她,轻轻的挣脱。

    拎着行李,一步步往前走,门外的六个人还在,他们拦住她,她正要开口,身后传来慕煜城的声音:“放她走。”

    “慕少……”

    几个人面面相觑,仿佛没听清他的命令。

    “我说放她走,听不懂吗?!”他用力咆哮。

    “是。”

    沈瑾萱至始至终没有回头,她再也不要给那个男人,伤害她的机会。

    盯着她渐行渐远的身影,她终究,还是从他眼皮底下消失了,缓缓松开紧握的双拳,一滴滴血滑落的指尖。

    爱情就像一捧沙,抓得越紧,流失得越多。

    如今他松开了手,是因为,他终于没有什么,能再失去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