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110 我要把你永远囚在我身边

    沈瑾萱拖着行李步行下了山,暖黄色的路灯将她的身影拉的细长。

    她去了苏黎世大学,张美丽一见到她,盯着她的行李问:“这又是闹哪样?”

    进了宿舍,坐到床边,她低垂着头不说话。

    “到底怎么了?你还是不肯原谅慕煜城吗?”

    “我明天走了。”

    “去哪?”

    “随便去哪都可以。”

    张美丽瞪大眼:“随便去哪?这个可以随便吗?”

    “怎么不能随便?”

    “你人生地不熟,被坏人盯上怎么办?”

    “我不是未成年人。”

    “那你总归要确定去什么地方吧?如果你不能确定,那就回家吧。”

    她摇摇头:“不能回家。”

    “那去找林川吧?”

    “不用了。”

    “没关系啊,林川他很愿意带你走的。”

    “可是我不愿意,我不能每次都麻烦人家?他是我什么人?他有什么意义一定要帮助我?”

    “那你上次还找他干吗?”

    “上次是情况特殊,这一次,我不用依靠任何人,也可以离开苏黎世。”

    沈瑾萱起身,走到书桌旁,拿起鼠标,她先点开一张中国地图,然后闭上眼,随便一点,就确定了她要去的地方。

    看她真的订机票了,张美丽叹口气:“一定要走吗?就没有缓和的余地了吗?”

    她轻嗯了一声。

    “慕煜城会让你走?”

    她不再说话,张美丽转过身,蹑手蹑脚的往宿舍外走。

    “站住。”

    沈瑾萱喊住她:“不用去通风报信了,是他亲口同意的。”

    “什么?他同意?是他负你再先,他凭什么同意啊?”

    “他凭什么不同意?”

    张美丽鼓起腮帮:“可是你就这样走了,也太便宜了,最起码要让他赔偿你青春损失费。”

    “说的什么话,爱情不是用金钱衡量的,倘若走到赔偿这一步,那便不是爱了。”

    咚咚……

    房门被敲响,张美丽没好气的喊一声:“请进。”

    门吱呀一声推开,一看到来人,丫态度立马柔和下来:“宇杰,你怎么来了?”

    “我来找沈小姐。”

    他的视线睨向沈瑾萱,上前说:“我猜了你也是在这里。”

    “是慕煜城后悔让她走了,让你来带她回去的是不是?”

    张美丽眉开眼笑的问。

    “不是。”高宇杰从怀里掏出两张金灿灿的卡:“慕总让我把这个拿给你。”

    “这是什么?”

    “金卡,里面存的是钱。”

    张美丽怔了怔,随即啧啧感叹:“刚某人还说爱情不是用金钱来衡量,这慕少雪中送炭还真会挑时间。”

    沈瑾萱面无表情的背过身,轻声说句:“替我谢谢他的好意,我不需要。”

    “你们误会了,慕总只是希望沈小姐将来可以生活的好一点,这不是在侮辱你们的感情,这只是他爱你的一种方式。”

    “他爱我的方式,从来都是我不能接受的,所以,还是请你替我谢谢他。”

    张美丽伸手接过去:“不要白不要,爱情又不能当饭吃。”

    “美丽!”

    “你都执意要跟他分手了,干吗还要保留可怜的自尊心?”

    “还给他。”

    “你……”

    “我叫你还给他!”

    见丫真发火了,张美丽心不甘情不愿的把卡塞回高宇杰手里:“给你给你,她不要拉倒,你走吧。”

    “沈小姐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行了,你别劝她了,她的爱情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你再说一句,小心她扁你。”

    高宇杰无奈的叹口气:“那好吧,我先回去复命了。”

    待他一走,张美丽气恼的戳沈瑾萱的额头:“你就是个傻蛋,天底下没你傻的了。”

    “你去面壁十分钟,仔细想一想,到底傻的人是谁?”

    “我干吗要去面壁?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不爱高宇杰了吗?”

    “我爱啊。”

    “所以呢?你让我接受慕煜城的钱,好让高宇杰明白,将来他也可以用钱打发你?”

    张美丽愣住了:“你什么意思啊?”

    “你用心想一想,你刚才那些话能说吗?最起码,能当着高宇杰的面说吗?什么叫不要白不要,爱情又不能当饭吃?你这是间接的让他以为,你的爱情可以用钱来解决,这样一来,他就不会珍惜你,也不会拼尽全力的爱你了。”

    “那怎么办啊?”

    她终于意识到了沈瑾萱说的话是有道理的,颓废的垂下头,懊恼的恨不得扇自己两耳光。

    “美丽,我了解你,但是不代表每一个人都像我一样了解你,我明白在你心里,爱情是无可取代的,可是你总是会说出一些让人误会的话……”

    “那是因为这个世界太虚伪,所以,我不得不说出伪心的话。”

    “不是世界太虚伪,只是,我们都太天真,以为爱就是要不顾一切,以为不顾一切以后,我们得到的爱就必须要是完美的,只有撞得头破血流了才会明白,这世上根本就不存在完美的爱情,完美的爱情,往往都是安徒生笔下的故事而已。”

    这一夜,两人同床共枕,一直聊到天亮。

    “萱萱,你确定要走吗?”

    这是沈瑾萱出门前,张美丽最后一次不甘心的问。

    “是的。”

    “那我送你吧?”

    “不用了,你还要去面试,我自己打车过去就可以了。”

    两人不舍得拥抱,沈瑾萱拍着她的肩膀说:“祝福你和高宇杰,希望你们能修得正果,不要像和慕煜城一样。”

    转身离去之迹,她眼圈红了。

    赶到机场,还有一个小时才登机,她木然的坐在大厅的椅子上,忽尔头顶上方悬挂的液晶电视上播报的一条新闻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三个月前深夜袭击慕氏家族继承人的凶手昨日已开庭审判,该名凶手来自中国云南,年龄二十一岁,一个星期前,在馥劳教堂里当众自守,并且揭开了一慕不为人知的真相……”

    画面闪到慕煜城举行婚礼的当天,牧师正在祝福二位新人,一个大男孩突然闯进来,指着轮椅上的新娘说:“她是个骗子,这场婚礼是她骗来的!”

    “小刀……”

    沈瑾萱目瞪口呆,恍若梦境一般,她简直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可是画面很真实,那个人,他就是当初不辞而别的小刀。

    这些天,她一直深陷在被慕煜城欺骗的痛苦漩涡中,完全没在意他们婚礼当天都发生了什么,仅仅只是知道他的婚礼被破坏了,却做梦也没想到,那个破坏的人是小刀……

    “怎么会是小刀?怎么会是他?”

    她伸手捂住嘴,心里顷刻间乱如麻,那个有一张干净笑容的脸,喊过她姐姐的人,怎么会是一个凶手?怎么会呢?!

    来不及多想,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要见到他,她要问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马不停蹄的赶到监狱,以小刀姐姐的身份获得了见到他的机会。

    别后一个月,再次见到小刀,她有点认不出他了,黝黑的脸比初见时更为消瘦,眼眶深陷,身上穿着一件大大的囚服,因为身体太单薄,囚服看起来更像戏服。

    “小刀,是你吗?”

    她声音颤抖的问。

    对面的大男孩缓缓抬起头,眼里挂着晶莹的泪,沙哑的回答:“是的,姐姐。”

    一声姐姐叫的沈瑾萱心都要碎了,她的眼泪唰一下掉下来:“你真的是三个月前那个开车撞慕煜城的车人吗?”

    多么希望他能否认,可是他却承认了:“是的。”

    “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为了钱,干我们的这行的,只要给钱什么事都可以做。”

    “可我救你的时候,你说你根本无处可去。”

    “那时候我是无处可去,就是因为三个前那场车祸,因为我喝酒误了事,把姓江的那女的撞断了两条腿,我们老大说坏了帮里的名声,把我毒打了一顿后撵走了。”

    “所以那天在紫藤园看到了慕煜城的照片,才会不辞而别的吗?”

    “是的,当我看到我恩人的男朋友竟然是我曾经伤害过的人,当时我的心乱透了,又难过又自责又害怕,所以我才偷偷的走了,之后我便一陷入了痛苦和矛盾中,我一直暗中关注你,也关注慕煜城和姓江那女人,知道了他俩要结婚,我便想到了那一天你跟我说过的话,你说你的男朋友要跟别人结婚了,你很难过,你不开心,经过三天三夜的深思熟虑,我终于还是决定站出来说出真相,于是我去找了姓江的那女人,故意向她要钱,然后用录音笔把我和她的对话录下来,我知道如果我不这样做,没有人会信我说的话,那时候唯一的念头就是要报答姐姐的救命之恩,我反正已经这样了,死不足惜,如果因为我这样的人而害得姐姐失去一生的幸福,这一辈了我的良心都会不安的……”

    小刀说完痛哭失声,沈瑾萱也哭了起来,她心里即感动又难过,感动于小刀浪子回头,又难过于他是凶手。

    “姐姐,我有件事想拜托你。”

    “你说。”

    “如果将来可以,麻烦你去看看我母亲,她是个苦命的女人,这一生中最重要的三个人都离她而去,我爸,我姐,还有我,她现在跟着我那个龟孙子继父,日子过的生不如死,上次就是因为得知她病了,我急着弄钱给她治病,才会主动央求老大把任务交给我,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做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六年前,我从家里走的那一天我妈叮嘱我,咱可以穷,但咱不能昧良心。于是这些年,我不敢接那些雇凶伤人的活,所以得不到老大的常识,也赚不到钱,只能勉强不饿肚子,但是我妈病了不一样,我不能让她像我姐那样,睡在家里等死,当我主动央求接活时,老大同意了,可我的心却是不安的,因为心里难受,便喝了些酒,结果才出了这样的悲剧,我真是一个没出息的人……”

    小刀狠狠的扇自己耳光,单薄的肩膀因为悲伤而剧烈颤抖。

    “不要打了!”

    沈瑾萱伸手制止,她含泪的笃定的说:“我会救你的,小刀,你等着,我会救你的!”

    “没用的。”

    小刀摇头:“我已经被判了故意杀人罪,虽然我书读的少,可我知道,判了这样的罪,谁也救不了。”

    “就算有一丝希望,我也不会放弃!”

    沈瑾萱抹干眼泪:“相信姐姐,我一定会救你出来!”

    “只要你能答应去看看我母亲,我便感激不尽……”

    其它的,他不奢望了。

    “好,我答应你。”

    出了监狱,沈瑾萱立刻打车去了慕氏集团,虽然,她其实一点也不想来这里,可是为了一刀,她却还是硬着头皮来了。

    站在总裁办公室门前,犹豫了很久,才鼓起勇气敲门。

    “沈小姐?”

    身后传来高宇杰诧异的声音,她回转头,深吸一口气问:“他在吗?”

    “慕总不在。”

    “他去哪了?”

    高宇杰无奈的摇头:“因为你的离开,他很伤心,早上给我打电话,说要离开三天,具体去哪里,我也不知道……”

    沈瑾萱焦急的上前:“那你可不可以帮我救小刀?”

    “小刀?”高宇杰疑惑的蹙眉:“小刀是谁?”

    “就是上次闹婚礼,江珊找来制造车祸的人。”

    “救他?为什么要救他?”

    “他是我弟弟。”

    “你弟弟?”

    高宇杰差点没吓得半死……

    “是我认得弟弟,不是亲弟弟。”

    她一五一十的把和小刀结识的过程道了出来,高宇杰听完后,重重叹口气:“这个事可棘手了,除了慕少,没人能救得了他。”

    “你也救不了吗?”

    “是的,我救不了。”

    高宇杰抱歉的望着她:“而且就算慕少救的了,他也不一定会救。”

    “为什么?”

    “你想啊,慕少和你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不就是因为他和江珊举行婚礼造成的?可他为什么要和江珊举行婚礼呢?自然是为了赎罪对不对?可他又为什么需要赎罪呢?那就简单明了了,就是因为那场车祸,他以为江珊救了他才没了两条腿,所以,你觉得他会救一个给他带来这么多麻烦和痛苦的人吗?”

    沈瑾萱沉默了,她眼圈红了红:“不管有没有希望,我都想要试一试,他若回来了,请你通知我。”

    看着她黯然的背影,高宇杰长长的叹了口气。

    重新返回学校,张美丽见到她,比高宇杰还要惊诧。

    “瑾萱,你没走?你想通了吗?”

    她又惊又喜的问。

    “不是。”

    “那是为什么?”

    “我有件事,需要找慕煜城帮忙。”

    张美丽瞪大了眼,半响才反应过来,嬉笑道:“我明白了,你一定是到了机场突然发现舍不他,所以便决定不走了,但是又不好意思回到他身边,于是呢,就找个借口让他主动挽留你,对不对?”

    丫一口气说完,挤眉弄眼的拱了拱好友:“跟我还打什么马虎眼,真是的……”

    沈瑾萱没好气的哼一声:“自以为是。”

    “那不然你要他帮你什么忙啊?”

    “说来话长,你这两天先多帮我留意一下慕煜城去哪了。”

    “咦,你找不到他吗?”

    “嗯,高宇杰说他要离开三天。”

    “他该不是存心躲着不见你吧?”

    “应该不会……”

    “那好吧,我会从我家宇杰嘴里帮你探出口风的。”

    接下来,沈瑾萱等了两天,也没有等到慕煜城回来的消息,第三天下午,她终于接到高宇杰的电话。

    “喂,沈小姐,慕总回来了。”

    “他在哪?”

    “在他的私人会所里,他刚给我打了个电话,我也还没碰到他的面。”

    “那你跟他说了小刀的事吗?”

    “没有,还是你自己说吧,我说的话……”他停顿一下:“慕总会说我活腻了。”

    沈瑾萱怔了怔,轻声道:“好,谢谢。”

    “不客气。”

    挂了电话,她闭上眼,作了个深呼吸,去了慕煜城位于市中心繁华地带的高级私人会所。

    这里他带她来过几回,自然,是不陌生的。

    因为只带过她一个女人来,因此,会所的大堂经理都对她客气有加,主动将她领到了慕煜城的包厢门前。

    正要敲门,她说:“我自已来吧。”

    “好的。”

    经理点头,转身离去。

    她沉吟片刻,咬咬牙,敲响了房门。

    “进来。”

    熟悉而遥远的声音,令她心轻颤了颤,再次深呼吸,推门入内。

    包厢里只有他一个人,尊贵而奢华的沙发上,他闭着眼假寐,面前的桌上,放着几瓶法国著名的红酒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拉菲酒庄,房间里的灯光有些暗,让人的心情,很难放松的起来。

    “是我。”

    她望着他,不知先说什么,于是只能说一句看起来很白痴的话。

    慕煜城假寐的双眸攸然睁开,视线相交的一刹那,他的眼神包含了太多的情绪,以至于,连她都愣住了。

    短暂的震惊过后,他恢复了从容:“怎么又回来了?不是走了吗?”

    沈瑾萱盯着自己的鞋尖,半响才回答:“也许你觉得我这样回来找你可能很没有骨气,但是我还是想请你帮个忙。”

    要有多少的勇气才能开得了这个口,要有多少的力量才能再次站到他面前。

    “什么忙?”

    “你可不可以放过小刀?”

    “小刀?你是说跟江珊串通一气骗人的那个家伙?”

    “是的。”

    慕煜城腾一声站起来,走到她面前:“你怎么会认识他?”

    “他就是我救过的那个后来不辞而别的人。

    很长时间,慕煜城没有说话,或许是他有点不敢置信,当初沈瑾萱救过那个人竟然是一个凶手,毕竟,这个世界还是很大的。

    要让几个有关系的人碰到一起,也并非易事。

    “给我一个放过他的理由?”

    沈瑾萱清了清嗓子,把小刀的遭遇和他的家庭,以及他值得同情的命运,娓娓道来。

    末了,她加一句:“人都有犯错的时候,但贵在知错能改,所以,我希望你能给他一次重生的机会。”

    “你是想让我原谅他吗?”

    “是。”

    慕煜城嘲讽的笑笑:“人都有犯错的时候,为什么那个小刀犯错可以被原谅,而我犯错,就不可以被原谅呢?”

    沈瑾萱咬了咬下城,盯着别处说:“我想跟你谈的是小刀的事。”言外之意,一码归一码,不要混为一谈。

    “我这是就近举例。”

    “你就说你肯不肯救他?”

    “不肯。”

    果然如高宇杰所料,慕煜城,他是不愿意的。

    “为什么不肯?”

    “还用我说理由吗?你现在站在这里,用这样冷漠的眼神跟我说话,是谁造成的?”

    “是,小刀是凶手,可你不要忘了,他不是主凶,他只是间接凶手,真正的凶手是江珊,你为什么只把不刀送到监狱去,却不把江珊送进去呢?”

    “她那个样子进去了是等死吗?”

    “那是她自己活该,是她咎由自取,你既然能宽恕她,为什么不能一起宽恕了?”

    “这种人有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放虎归山的后果是继续出来害人,可江珊不同,我不是宽恕她,我是可怜她,她现在这个样子,还能折腾出什么事来?”

    “你这是用有色的眼睛看人!你没有跟小刀接触过,所以你看不见他灵魂深处的善良,反倒是那些有恶毒心肠的人,只要她们一天不死,哪怕是卧室不起照样能生出事端! ”

    “我没跟他接触过,你又跟他接触了多久?别人只是跟你洒几滴眼泪,编个悲惨一点的故事,你就开始泛滥你的同情心,我跟你说了多少次?这个世界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美好!”

    “那你呢?三年前如果不是我泛滥的同情心,你今天还能站在这里跟我讲这个世界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美好吗?!”

    “我是我,我和别人是不一样的。”

    沈瑾萱冷哼一声:“怎么个不一样法?就因为你是家世显赫的富家子,而小刀是个穷困潦倒的野孩子? 是,就是你慕煜城有钱有势,所以你才不能体会那些生活不如你的人,你不用为了温饱发愁,不用为了没钱治病而狗急跳墙,但是,你不用为这些烦恼,不代表每一个都不需要为这些烦恼,小刀他只是为了想帮母亲筹钱治病才不得已而为之,也许他的行为是可耻的,但他的动机是可以被原谅的,当她的姐姐因为无钱治病而离开人间,接着母亲又犯了病,那种为人子的心情,是你这个一心想要为父母报仇的人更能理解的不是吗?”

    慕煜城愣了愣,却丝毫没有动摇的迹象:“有孝心是好事,可是为了尽孝而铤而走险那就不是好事了,如果张三杀了李四,张三说,他杀人的原因是因为李四辱骂了他父母,这样你也认为他可以被宽恕吗?”

    “这怎么能一样?父母被辱骂不会死,但父母躲在床上没钱治病就一定会死,况且,小刀他又没杀人!”

    “他的行为和杀人没区别,所以你不用再为他狡辩了,我是不可能放过他的。”

    沈瑾萱最后的希望破灭了,她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恨恨的说:“不放就不放,反正我来找你也没报多少希望,像你这种高高在上的人,怎么能体谅别人活在尘埃里的无奈!”

    她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要走,胳膊却慕煜城一把拉住:“我都还没怪你引狼入室,你反倒在这里为了一个外人跟我吵?”

    “对你来说是外人,对我来说人,却是像亲人一样存在的人!”

    “亲人?你的亲人对我来说,不仅是外人,而且还是仇人。”

    “然后呢?你想怎样?连我一起报仇吗?”

    慕煜城稍一用力,将她拉到他面前,勾着她的腰说:“想要我救他也不是不可以。”

    他的眼神变得灼热迷离,她明明心里清楚他的意思,却还是装糊涂问:“想怎样?”

    “留下来。”他一字一句的咬着她的耳朵说:“留在我身边,从此以后,哪里也不能去!”

    呵,她就知道他会这样说。

    闭上眼,想到小刀绝望的眼,想到小刀悲惨的命运,她心一横:“好,我答应!”

    如果牺牲她的尊严就可以拯救小刀一条命,那她心甘情愿的答应,不管慕煜城曾经怎样伤害过她,也不管心里那道伤是否痊愈,只要能救一刀,一切都不可以放弃。

    只有死过的人,才会明白生命的可贵。

    “但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你给小刀安排一个工作,必须在你的眼皮底下,我怕安排到别处,那些跟他有过解的人不会放过他。”

    “那我要不安排他二十四小时跟踪你好了,一来防止你逃跑,二来,也算是答应你的要求了,不仅他在我眼皮底下,连你也在。”

    沈瑾萱愤怒的抬起头:“你……”

    “怎么?不愿意?”

    “你看犯人吗?”

    “我就是看犯人,我要把你永远囚在我身边,让你一生一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慕煜城步步紧逼,直到把她逼她角落里,腾出一只手移向她弹性十足的休闲裤,她本能性的伸手制止,却见他眉一挑:“不想救人了?”

    “你威胁我?”她恨的咬牙切齿。但是手,却还是不甘心的垂下了。

    “我也是被逼无奈,谁让你,这么不容易妥协。”

    “我不是已经答应留下了?”

    “留下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现在想要做的事你要配合不是吗?”

    “那你的意思,你只需要一个陪你做 爱的人就可以。”

    慕煜城微微倾身,一边利落的脱她衣服,一边贴着她的脸颊说:“做 爱也要爱才能做?如果不爱怎么做?”

    她的肤色一直都是他最爱的摸样,月色从窗口透进来,温婉娇 美的女人皮肤白里透红,咬着唇看着他,近乎勾魂摄魄。

    这是他最爱的女人,她的身体,只属于他一人。

    ji情消退,沈瑾萱捡起地上的衣服,一件件穿回到自己身上。

    “不要忘记了,答应我的事。”

    “你要去哪?”

    慕煜城喊住她。

    她微微侧目:“回学校,你什么时候把小刀弄出来,我什么时候回紫藤园。”

    “好。”

    二天后,慕氏集团总裁办公室内,慕煜城坐在真皮办公椅上,背对着门的方向。

    片刻后,高宇杰带着一个人走进去,轻声汇报:“慕总,许刀带来了。”

    他缓缓转过身,目光犀利的望过去,沉声问:“知道你为什么死里逃生吗?”

    “知道。”

    小刀重重的点头。

    慕煜城走到他面前:“如果不是看在沈小姐的份上,我现在就甭了你,所以,记住,你欠她两条命。”

    “小刀铭记在心!”

    “以后你就留在这里做保全,只要你安分守已,我会让你衣食无忧。”

    “谢谢慕总!”

    慕煜城视线睨向高宇杰:“带他去行政部办手续,然后去苏黎世大学。”

    “好的。”

    傍晚时分,沈瑾萱与张美丽正在宿舍里谈论着工作的事,宿舍门被敲响。

    张美丽走过去开门,看到门外站着的高宇杰,身后还站着个陌生人,诧异的询问:“他是谁啊?”

    “他叫小刀。”

    小刀?屋里的瑾萱一听到小刀的名字,立马奔过去:“小刀,真的是你!!”

    “小萱姐……”

    “太好了,你终于出来了。”

    两人抱头痛哭,把张美丽给惊的目瞪口呆,诺诺的问身旁的高宇杰:“什么状况?”

    “你出来我跟我说。”

    两人悄悄出了去,瑾萱拉着小刀进宿舍,给他倒了杯水,嘘寒问暖了半天。

    “这么说,你以后就在慕氏集团做警卫员了?”

    “恩。”

    “那你一定要好好表现,慕煜城是个明智的老板,只要你工作努力,不愁没有出头之日。”

    “我会的,姐姐放心,我绝不会辜负你的一片苦心。”

    “那就好。”

    沈瑾萱从口袋里拿出一点钱递到他手里:“这个你拿着。”

    “不用,不用,我有钱。”

    “别逞强了,拿着吧,算我借你的。”

    小刀眼圈红了,哽咽着点头:“好,等我发工资了,我一定还你!”

    高宇杰与张美丽返了回来,他走到沈瑾萱面前,轻声耳语一句:“慕总说他已经信守承诺,让你今晚就回紫藤园。”

    沈瑾萱怔了怔:“我明白。”

    “那你现在走吗?我开车送你?”

    “不用,我晚点自己打车过去。”

    “那好吧。”

    高宇杰一走,沈瑾萱便拉着张美丽和小刀说:“走,为了庆祝今天是个好日子,我们去喝一杯。”

    三个人来到了学校附近的一家小餐馆,张美丽和小刀喝了不少酒,可是扬言喝酒庆祝的人却不敢喝,因为那苦涩的味道喝进嘴里,会有一种想要流泪的感觉。

    中途,沈瑾萱的手机响了,她盯着号码看了一会,哑着嗓子说:“你们慢慢喝,我先走了。”

    “好,拜拜……”

    张美丽已经醉了,小刀,也醉了。每个人都醉了,唯独她,是清醒的。

    再次回到紫藤园,沈瑾萱觉得有些呼吸不畅,她站在园子中央,仰望着楼上那一扇明亮的窗,双眸渐渐的湿润了。

    爱情一旦出现裂痕,即使原本你觉得幸福的地方,也会变成囚禁你的牢笼。

    此刻,她觉得这紫藤园就像是囚禁她的牢笼,她这一辈子,似乎都飞不出去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