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112 我们结婚吧

    空气死一般的寂静,连血液似乎都凝固了。

    沈瑾萱按亮了开关,转过身,望着慕煜城的眼睛说:“你在开玩笑吗?”

    “我是认真的。”

    “那我也认真的告诉你,没有名份,我不可能给你生孩子!”

    这是她第二次强调,她不愿意生他的孩子,至少,不愿意在如此的处境下。

    “我们结婚吧。”

    慕煜城幽深的双眸透着不容置疑的肯定,她没有听错,他在向她求婚。

    “愿意吗?”

    见她默不作声,他按住她的肩膀质问。

    沈瑾萱的神情有些恍惚,她的脑海里浮现出前不久他牵着别人的人从红毯走过的画面,又浮现出她蹲在浴室里,任冷水从头淋到脚,看着鲜红的血从手腕上渗出,那种无助和绝望的画面。

    于是,她摇头:“我需要时间考虑。”

    慕煜城心疼的将她揽入怀:“没关系,我给你时间。”

    一夜就这么过来了,清晨的太阳从东方冉冉升起,沈瑾萱穿着睡衣站在落地窗前,回想着昨晚他向她求婚的记忆,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更像是一场梦境。

    “早。”

    一双有力的臂膀圈住她的腰,俯在她颈边,温柔的吻着她的耳垂。

    “我今天要去凯玄上班了。”

    以为他会很生气的冲她发火,却不料他只是笑笑:“恩,好。”

    望着他莫测的双眸,她疑惑极了。

    第一次踏入职场,说不习惯倒也没有不习惯,林川是个很好的上司,在工作上的指导和帮助,让沈瑾萱觉得,她的选择是对的。

    一个星期下来,她基本上已经融入到了工作氛围中,每天朝九晚五,生活虽然忙碌,却也变得充实,没有过多的时间,去想那些已经发生过,却仍旧不愉快的事。

    慕煜城每晚还是准时回紫藤园,但却从不询问她工作方面的事,他不问她也不主动说,仿佛之用他从来就没有反对过。

    直到半个月后的某一天,她正在办公室里工作,总监助理喊一声:“快出来集合,今天公司大股东要过来参观。”

    她悻悻的起身,嘴里忍不住念叨:什么大股东啊,参观就参观,为什么还要员工出去集合?

    出了办公室,与同事一起站到了大厅中央,五分钟后,一辆豪华轿车停在了凯玄门前,两个穿西装的男人拉开车门,一只脚从车里迈了下来。

    沈瑾萱移开视线,对领导的长相丝毫不感兴趣,她只希望领导能一声令下,让她们返回各自的工作岗位就好。

    一阵犀利的脚步声渐渐逼近,势入破竹般的凌厉,只是那些锃亮的皮鞋走到她面前时,却突然停了下来,沈瑾萱疑惑的抬眸,下一秒,惊得目瞪口呆……

    什么大股东,根本就是慕煜城!

    他只是在面前停留了三秒钟,便面无表情的继续往前走,虽然只是这短短的三秒,却足以令她心惊胆战!

    她把视线睨向林川,在他的眼里看到了和她同样的困惑和诧异,除了她和林川,这里没人知道她和慕煜城的关系,可是她和他却根本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重新返回办公室,林川压低嗓音问她:“慕煜城他想干吗?”

    “我也不知道。”

    “你最好装作不认识他,免得被其它人误会,以为你是商业间谍。”

    她有些郁闷:“有这么严重吗?”

    “当然没有。”

    林川笑笑:“跟你开个玩笑,不过别人若是知道你与慕煜城的关系,会对你进凯玄的目的理解不透,就比如我也是。”

    “难道你以为我是慕煜城安排过来的间谍?”

    “那倒不是,这公司可有40%的股权是他二叔的,拒说慕煜城与他二叔关系很好,他应该不至于如此,况且,我们这种小企业他也不会有什么兴趣。”

    “没兴趣怎么成股东了?”

    “应该是收购了其它人的股份,冲你来的。”

    “冲我来的?”沈瑾萱瞪大眼,恨不得冲出去找慕煜城问清楚。

    咚咚……

    办公室的门敲响,助理说:“林总监,何副总让沈小姐过去一下。”

    林川挑挑眉:“瞧瞧,我没说错吧。”

    沈瑾萱深吸一口气,进了副总办公室,果真如林川所说,办公室里只坐着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慕煜城。

    “你什么意思?”

    她愠怒的上前质问。

    “你不是说你不愿意跟我共事吗?”

    “所以你就收购了别人的股份,成了股东?”

    “是的。”

    “你……你钱多撑的是不是?我只是想要安安稳稳的在这里工作,你为什么要跑为捣乱?”

    她可算明白,为什么慕煜城后来不反对她进凯玄了,原来早有打算。

    “捣乱?你这是在跟我说话吗?”

    “不跟你说话跟谁说话?”

    “你小心我开除你。”

    沈瑾萱郁闷至极:“我要早知道你会这样折腾,当初就不来上班了。”

    气恼的转身,看来这半个月的努力又白费了。

    “等一下。”

    慕煜城喊住她:“我又没开除你,你走什么走?”

    “你到底想怎样?”

    “很简单,你可以继续留在这里工作,我不再反对,以后也不会经常到这里来,我给你自由,但是,你要答应我的求婚。”

    “求婚?呵,你这是求婚吗?你这是逼婚吧?”

    “求婚也好,逼婚也罢,我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和你结婚。”

    “我说了我会考虑的,你也说了会给我时间考虑!”

    “我给你时间啊,可是这都过去多久了?半个月了,我慕煜城的人生能有多少次半个月啊。”

    沈瑾萱盯着他委屈的表情,真是哭笑不得。

    “你再给我七天时间,七天后我会给你答复。”

    “好……”

    高宇杰要结婚的消息最终还是被张美丽知道了,但却不是高宇杰亲口跟她说的,而是沈瑾萱告诉她的。如果不是因为陪着慕绮绮去购买什么结婚用品,被她像牛一样使唤的话,她或许还能忍两天。

    张美丽不敢置信的给高宇杰打电话,他的手机却关机了,一怒之下,她打车去了他家里。

    敲开了门,高父诧异的问:“小姐,你找谁?”

    “伯父你好,我找宇杰。”

    他狐疑的打量了她几眼,转头喊道:“宇杰,有人找你。”

    高宇杰走到门边一看,诧异的瞪大眼:“美丽?”

    “听说你要结婚了是吗?”

    张美丽哽咽着质问,他怔了怔,赶紧拉着她的手说:“走,我们找个地方聊。”

    高宇杰把她带到了附近的公园,直视着她的眼睛,愧疚的说一声:“对不起……”

    “对不起是什么意思?是真的要结婚了吗?”

    他点头:“是的。”

    “那我怎么办?”

    “我从一开始就告诉过你,我不是你可以依靠的男人。”

    “为什么不是我可以依靠的男人?”

    “因为我身上肩负着忠贞的使命,我是摆脱不了这种使命的。”

    “有努力过吗?有为了我而努力过吗?”

    张美丽含泪质问。

    “没有努力过,是因为无论怎样努力,都改变不了结果。”

    “没有努力过怎么知道一定改变不了?是什么样的婚姻让你认为一定无法摆脱?”

    “是从小就被定下来的婚姻。”

    高宇杰痛心的背过身:“从我记事起,父亲就告诉我,我们高家的人活着只有一个任务,就是为慕家效劳,只要是慕家的人交代的事,哪怕是搭上自己的命也不可以违抗,我的婚姻是慕少的父母指定的,所以从小我就知道,我可以结婚,但是对象只能是慕振雄的女儿。”

    “慕家对你们有什么大恩大德,要你们这样委屈自己?”

    “我不知道,这是几代人传下来的,我也曾问过父亲,他说,不需要知道原因,只需要服从,因为我们高家已经习惯了。”

    “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想过和我在一起,因为没想过要同命运抗争,于是,只是抱着玩玩的心态对吗?”

    高宇杰摇头否认:“不是,对你的感情是真的,喜欢你也是真的。”

    “那什么才是假的?”

    “没有假的,只不过,给不了你想要的。”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吗?”

    “婚姻。”

    “你错了,从一开始我就没奢望过婚姻,只是渴望你能像我爱你一样的爱我,我认为只要拥有你的爱就可以了,婚姻并不重要,可是现在看来,你是不爱我的,你从来没想过要为了我改变什么,你敢说你爱我吗?”

    “我爱你。”

    “爱也是需要体现的,不只是嘴上说说,瑾萱曾经跟我说过一句话,如果你真的爱一个人,你会希望他全部都是属于你的,那时不懂,现在懂了,她的话是对的,我也开始希望,高宇杰只是我一个人的。”

    “美丽你不要这样,你这样我很难过,从一开始你就知道我有未婚妻,那一次在你的宿舍里,你说你心甘情愿做我背后的女人,就是因为那样,我才放纵了自己的感情,如果……”

    “如果早知道我想要的这么多,当初就躲得远远的了是吗?”

    张美丽自嘲的笑笑:“你说的没错,在宿舍里我心甘情愿的做你的女人,可那时我多有自信,我想慕煜城都可以为了沈瑾萱不顾一切的与江珊解除婚约,那么你为什么不可以?他面对的压力和顾虑不比你少,我单纯的以为只要你足够爱我,总有一天,也可以像他那样,为我而不顾一切,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你不可以?”

    “因为我已经习惯了服从。”

    “你这是愚忠!”

    张美丽的眼泪几次差点掉下来,都硬生生的憋了回去,她吸了吸鼻子:“上一次我给你两个选择,这一次我再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解除婚约和我在一起,第二,不解除婚约我们不在一起。”

    高宇杰缄口不语,他没有选择第一或第二,只是轻轻的道一声:“对不起。”

    “那么就只有分手了对吗?”

    真想哭啊,可是眼泪你不能掉啊,张美丽的坚强人生,眼泪不是捍卫爱情的武器啊。

    她等了足足有十分钟,高宇杰也没有说话,于是她明白了,最艰难的不是做选择,而是把选择说出口。

    “好,那就分手吧,以后我不会再烦你。”

    上前一步,她用力抱紧他,强忍着心里的难过说:“祝你幸福。”

    转身之迹,眼泪终于再也抑制不住,大颗大颗的滑落,她紧紧的咬着牙,不让自己哭出声,不让高宇杰,看到那样不够帅气的她。

    高宇杰盯着张美丽的背影,心里像被揉进了一团玻璃渣,痛的鲜血淋漓,她以为她帅气的转身,就不会让任何人看出她的脆弱,可是那不住的颤抖的双肩,却出卖了她伪装的坚强。

    水做的女人,再坚强,也还是女人,面对爱情的变故,怎么能不哭?

    失落的朝相反的方向回了家,一进家门,高父高母便厉声质问:“她是谁?”

    “一个朋友。”

    “来过家里的是吗?”高父蹙起眉:“以前跟慕少爷来过一回是不是?“

    “恩。”

    “你们什么关系?”

    “说了,朋友。”

    “什么朋友?”

    “需要问那么详细吗?您想听到怎样的答案?”

    高父叹口气:“我只是……”

    “你不用提醒我,我姓高,所以我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从小到大没有令你失望过的儿子,以后也不会令你失望。”

    他说完,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沈瑾萱接到张美丽的电话,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她已经睡了,迷迷糊糊的按下接听:“喂?”

    “瑾萱,可以出来陪我喝一杯吗?”

    “怎么了?”

    “没怎么,失恋了而已。”

    她心一惊,猛的坐起身:“你在哪?我现在过去。”

    “风花雪月。”

    挂了电话,沈瑾萱掀开被子就下了床,慕煜城被她穿衣服的声音吵醒了,柔声问一句:“这么晚要去哪?”

    “美丽找我有点事。”

    “那我送你吧。”

    “不用了,你钥匙给我,我自己开过去。”

    “你行吗?”

    她才学了驾照没几天,着实令他不放心。

    “行的。”

    拿了外套,便冲冲的奔出了房门,开着慕煜城的车,去了张美丽所在的风花雪月酒吧。

    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喝得烂醉如泥。

    “醉成这样还喝?!”

    她生气的夺过张美丽手里的酒杯,心疼的问:“到底怎么回事?”

    “瑾萱,你说的是对的,不是这个世界虚伪,是我们太天真,真的太天真……”

    “高宇杰跟你说了什么?”

    “他说他爱我是真的,但是给不了我想要的,也是真的。”

    “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他的人,也想要他的心,只要是高宇杰的,我都想要……”

    沈瑾萱叹口气:“以前不是说,只要高宇杰爱你,做小三也愿意吗?”

    “所以,现在才会明白你当初心里有多痛……”

    张美丽俯在她肩膀上嘤嘤的哭了起来。

    “分手是谁提的?”

    “我提的,我提了分手,他连一句挽留的话都没说,他不挽留我,我也不会回头,即使再怎么舍不得,还是想保留一下可怜的自尊……”

    “高宇杰就是这样的人,他太循规蹈矩了。”

    “那慕煜城不循规蹈矩吗?慕煜城都能为了你毁婚,他为什么就不可以为我也做出同样的牺牲?也许他不是不可以,他只是没有那种意识,他说对慕家尽忠是祖祖辈辈定下来的规矩,可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啊,他不愿意为我破了死规矩,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他不够爱我……”

    沈瑾萱轻拍她的肩膀,哽咽着安慰:“不管爱或不爱,以后,我们都不要为了爱情而活了,为了爱情而活,真的是太累了。”

    “是啊,真的是太累了,呵呵。”

    张美丽嘲讽的笑笑:“我和高宇杰的爱情,就像是这家酒吧,只是一场风花雪月,风一吹雪一化什么都没了……呵呵……什么都没了。”

    ——

    爱情失败了,但是生活还要继续,张美丽开始努力的忘记高宇杰,努力的,过回原本属于她的生活。

    投在慕错的简历被录取了,若是放到之前,她该有多高兴,可是面试成功后,她竟然一点喜悦的感觉都没了。

    因为她没有忘记,她是为了什么,才那么想进慕氏,又是为了什么,才那么想留在苏黎世。

    也许放在任何人眼里,她都不会在再进慕氏了,可她却毅然留了下来,不是对高宇杰不死心,而是像沈瑾萱说的那样,不想再为爱情而活。

    她搬出了学校,租了一间套房,每天默默的上班,下班,不与人深交,生活简单的像白开水一样。

    某天夜里,她一直加班到十点才出公司,天已经有些冷了,双手插在外套的口袋里,低着头往前走,租的房子离公司不远,步行十五分钟就可以到达。

    走到一处僻静的拐角处,一辆银色跑车停在她面前,从车里走下来一位穿着时尚,打扮靓丽的女孩。

    “把你的手机给我看一下。”

    骄傲的口气,就如同她骄傲的外表。

    “你是谁?”

    “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把你手机给我就可以了。”

    “我为什么要给你手机?

    女孩冷哼一声,勾勾手,从车里立马跳下来二个男人。

    男人上前一人架一只胳膊,让她动不了,然后女孩上前,从她的口袋里翻出了她的手机。

    定眼一看,精致的脸庞瞬间变了色,她切齿的骂一句:“狐狸精……!”

    张美丽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撇见手机屏保上她与高宇杰的合影,顿时就明白了面前的人是谁。

    “你是高宇杰的未婚妻慕绮绮?”

    “正是。”

    慕绮绮上下打量她:“长的也不过如此,还妄想抢我的男人,真是吃了胸心豹子胆!”

    她使个眼色,那两个男人便将张美丽扔到地上,接着,拳打脚踢了起来。

    要不是昨天无意中看到了高宇杰的手机屏保竟然是他和一个女人的合影,慕绮绮还不知道有张美丽这号人的存在,当时她气的差点疯了,立马让人打听那个女人的信息,此刻望着手中和高宇杰一模一样的屏保,心中的妒火便如野草一样,烧也烧不尽!

    “疼吗?”

    她蹲下身,得意的望着那个鼻青脸肿的女人:“只要跪到我面前求饶,并且保证再也不招惹我的男人,我就放了你。”

    “休想!”

    “给我继续打!”慕绮绮气的浑身颤抖。

    张美丽手抱着头,强忍着身上巨烈的痛楚,死死的咬紧牙关,就算是被打死,她也不会向那个居高临下的女人屈服!

    “行了。”

    慕绮绮出了气,便让两个男人停手,她精致的高跟鞋挪到张美丽的眼前,啪一声把手机摔到了她身上,嚣张的说:“这只是给你最轻微的教训,再让我知道你跟高宇杰有来往,你就给自己准备一口棺材吧,哼!”

    她转身准备离去,想想又转回来:“听说你和那个村姑沈瑾萱是好朋友?你是看她钓到了大鱼了,所以不甘心也要有模学样吗?真是可笑,她不是运气好,是江珊太没本事,而我就不一样了,我是绝不会允许那样的事情在我身上发生!”

    慕绮绮细长的高跟鞋踩住她的头发,最后说一句:“记住,你和那个村姑即便飞上枝头,也注定要被我们踩在脚下,因为你们的骨子里,流的就是被践踏的血!”

    张美丽整整五天没有去上班,第六天晚上,她在家门口,看到了正在等她的高宇杰。

    “你这是怎么了?”

    高宇杰盯着她脸上的伤,即震惊又心疼的问。

    她漠然的拿出钥匙准备开门,并没有搭理他。

    “我问你这是怎么了?!”

    高宇杰拽住她的胳膊。

    “管你什么事?我们已经分手了不是吗?”

    她甩开他的手,把钥匙插进了门上。

    高宇杰视线睨向她手里的塑料袋,一把夺过去:“你就吃这个?你每天就吃这个泡面?”

    “我说了不管你的事!你是我什么人?你管我吃什么!”

    “告诉我,是不是谁打你了?”

    他猛的抱住她,抚摸着她的头发。

    张美丽闭上眼,告诉自己不能再沉溺于这种虚幻的爱里,她应该清醒了。

    “你走吧,我不想再看见你。”

    挣脱了她的怀抱,毫不犹豫的迈进屋,砰一声把房门给关了。

    高宇杰拍了很久的门她也不肯开,无奈之下,他把电话打给了沈瑾萱,瑾萱听他说美丽受伤了,立马下山赶到了她的住处。

    一见到张美丽,沈瑾萱整个人愣住了,半响才问:“这是怎么回事?”

    张美丽不说话,蜷缩着身体坐在沙发的角落里,双眼无神的盯着地板。

    “到底怎么回事?你说话啊!”

    “慕绮绮来找过我。”

    “所以,她打你了?”

    “恩。”

    沈瑾萱浑身的血一下子冲上了脑门,她愤怒的转身就要往外跑,被张美丽拉住:“你干吗?”

    “我要去她算帐!她以为她是谁?她凭什么打你!”

    “不用了。”

    张美丽的眼泪落下来:“我们斗不过她的,所以,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吧。”

    “美丽!”

    沈瑾萱不敢置信的望着她:“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我别成什么样了?”

    “变得不像你了。”

    “我还是我。”

    “你不是!你说出这种话你就不是你了,以前的张美丽,是绝不可能忍气吞声的,以前的张美丽,是别人敬一尺,就一定要敬一丈的!”

    “是,那都是以前,人是会变的。”

    “那也不能变成这个样子?”

    “那你觉得我应该变成什么样子?!”

    “不管变成什么样,我们都不能屈服!”

    “不屈服?”张美丽冷笑:“我们只是来苏黎世求生存的普通人而已?慕绮绮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拿鸡蛋碰石头你认为可能吗?你跟慕煜城在一起,你心里清楚,慕家有多少人看不起你,你知道在她们那些人的眼里,是怎么看待我们的吗?她们说:因为我们的骨子里,流的就是被践踏的血!所以我们活该被踩在脚下!”

    沈瑾萱怔住了,她脸上的温度渐渐变冷,木然的转过身,张美丽却还是紧抓着她。

    “你放手。”

    “你还想干吗?”

    “我让你放手!”

    她大吼一声,用力挣脱了张美丽的胳膊,愤怒的跑了出去。

    一口气跑到了高宇杰家门外,打电话让他出来,片刻后,高宇杰出来了。

    “去看过美丽了吗?她是怎么了?”

    啪……

    沈瑾萱狠狠的甩了一记耳光给他,切齿的说:“这一巴掌我是替美丽打的。”

    高宇杰俊眉紧蹙,颤声问:“她身上的伤哪来的?”

    “你说呢?除了你无所不能的未婚妻,还有谁有这个本事?有这个能耐?有这么狠毒的心?”

    她嘲讽的笑笑:“高宇杰,我瞧不起你!连你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你算什么男人?像你这种懦夫,你根本就不配说爱,以后,请你离美丽远点!你给不了他爱没关系,但是不要再给她带来伤害!”

    盯着高宇杰隐忍的表情,她鄙夷的哼一声,扬长而去。

    沿着宽敞的马路漫无目地的走着,风吹起了她的长发,却吹不干她眼角的泪,想到美丽绝望的眼神,想到自己每次被欺负,都是她跳出来违护,可是现在她遇到了这种事情,她却一点也帮不了她,那种挫败的心情,让她难受到了极致。

    苏黎世这座城市的夜晚很美,因为有五颜六色的霓虹灯,来这里多久了?快四年了吧,从踏上这片土地,就没想过会在这里滋生什么爱情传奇,更没想过,会被人看不起,她和美丽爱的都很辛苦,面对不同的压力,却是被相同的伤害。

    也许真的是因为,她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步行上了山,整个人都虚脱了,心里很闷,闷的几乎喘不过气,再她还没有迈进牢笼之前,默默的蹲到了墙角边,痛痛快快的大哭了一场。

    她想把心里所有的不快都哭出来,连带着张美丽的痛苦,统统宣泄出来。

    “萱萱,怎么了?”

    温润的声音像是从天边传来,她抬起模糊的泪眼,看到眼前站着的人,是关切之意溢于言表的慕煜城。

    他缓缓蹲下身,按住她的肩膀:“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要一个人躲在这里哭?”

    “张美丽被人打了。”

    慕煜城眉头一蹙:“为什么?”

    “因为我们的骨子里,流的就是被践踏的血!所以我们活该被踩在脚下。”

    “谁说的?”

    “你的堂妹慕绮绮。”

    短暂的错愕,他很快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严重吗?”

    “身上的伤也许不严重,可是心里的伤很严重。”

    “你很难过?”

    “是,我很难过,我不该难过吗?”

    他将她抚起来,轻轻擦拭她眼角的泪:“不要难过,交给我来解决。”

    “你怎么解决?”

    “我会有办法,所以,相信我。”

    沈瑾萱静静望着她,她真的可以相信他吗?真的可以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吗?

    “好,那我先替美丽谢谢你。”

    “不用替她谢我,因为我不是因为她,我是因为你。”

    慕煜城将他抱进怀里,紧紧的抱着,贴着脸说:“我最害怕的,就是看到你难过,所以萱萱,无论什么时候,如果你累了,都可以依靠我。”

    沈瑾萱的眼泪再次涌出眼眶,这句话真的令她很感动,最起码,在此刻的心境下,听到这句话,她心理得到了极大的安慰。

    “好。”

    慕煜城言出必行,第二天,他就去了高宇杰家里。

    跟高父面对面,他开门见山说:“把宇杰的婚事退了吧。”

    “为什么?”高父惊得目瞪口呆。

    “因为他已经有喜欢的人,我知道你们高家重承诺,我今天来,是以我父亲的名义,收回当年说过的话。”

    “可是……”

    高父为难的低下头:“你二叔那边……”

    “我二叔那边我会解决,你们只要按我说的,主动退婚就可以了。”

    慕煜城看出他仍有顾虑,便走到他面前,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也许 尽忠职守很重要,但是你儿子的幸福,难道不是更重要吗?”

    出了高家,他又驱车去了慕振雄的豪宅。

    慕振雄见他突然到来,很是意外的问道:“侄儿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二叔,我来是想跟你商量件事。”

    “哦什么事?”

    “是关系绮绮和高宇杰的事。”

    “他俩怎么了?”

    “您觉得他俩相爱吗?”

    慕振雄愣了愣,点头:“应该是相爱的,毕竟从小就定下来了。”

    “定下来不代表一定就相爱,至少,高宇杰是不爱绮绮的。”

    “你说什么?”

    “难道你看不出来?他对绮绮根本无男女之情?”

    “是他自己说的?”

    “他跟了我这么多年,心里想什么,我比谁都了解,不瞒您说,他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慕振雄幽深的双眸直勾勾的盯着他,半响未言语。

    “我今天来,就是希望二叔可以取消他俩的婚礼。”

    “你认为可能吗?请帖都已经发出去,我们慕家能丢的起这个人吗?”

    “可是比起两个无爱的人生活一辈子,面子应该没那么重要吧?”

    慕振雄点燃一支雪茄,摇头:“就算无爱,那这个婚礼也不能取消,因为绮绮不会愿意。”

    “您不能再由着她了,她前两天把高宇杰喜欢的那个女人打了一顿,还说了很过分的话,这不是在发泄心中的愤怒,这是在玷污慕家的名声。”

    “煜城,绮绮可是你的妹妹。”

    “我知道她是我妹妹,但是疼爱不等于溺爱,或者她永远都学不会宽容待人。”

    “你不要说了,二叔什么都可以答应你,唯独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

    慕振雄狠狠的抽了口雪茄,吐出了一大圈浓浓的烟雾。

    “不管二叔同不同意,这个婚礼我都不会让它成功举行。”

    慕煜城起身告辞,才走两步,听到身后啪一声响,似乎是杯子落地的声音。

    “煜城,二叔一直以你为傲,没想到你今天如此让我失望!”

    他缓缓转身:“对不起,我知道二叔从小就疼我,但是在某些事情上,请恕我不能退让。”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慕煜城要拆散慕绮绮与高宇杰婚姻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慕氏家族,第一个无法容忍的自然是大姐慕岚。

    即使天都黑了,也无法阻挡她愤怒的脚步,车子开到紫藤园,一进门就扯着嗓子喊:“慕煜城,你给我出来!”

    慕煜城与沈瑾萱正在吃晚饭,蓦然听到大姐的声音,便知所为何事,他平静的对身边的女人说一句:“你先上楼,我来应付。”

    出了餐房,慕岚已经进了客厅,愤怒的上前:“你是不是疯了?你竟然要二叔取消绮绮跟高特助的婚礼,你这是公然挑衅爸爸当初的旨意吗?”

    “旨意?什么旨意?你以为是皇帝的命令不可违抗吗?整天把那些不该固守的东西死守着,看着所有的人不幸福,是不是你就幸福了?”

    “你怎么知道他们就不幸福?自己的感情弄得乱七八糟,现在还要介入别人的感情,我告诉你,这一次我绝不会再纵容你!”

    呵,慕煜城冷笑:“那你呢?你自己的感情不乱吗?你不是也照样介入别人的感情?介入我的就算了,现在连我助手的也要介入,你是不是太闲了?”

    “我介入的是我妹妹的感情,不是你助手的感情!”

    两人正吵得激烈,门外传来脚步声,沈瑾萱一直躲在楼梯口,闻声轻探一眼,是慕二小姐和慕三小姐,连她们都来了,她不禁开始有些担心慕煜城寡不敌众。

    “你总是管一些不该管的,该管的一样都不管,你妹妹很了不起,还去打人呢,你怎么不管管?”

    “打的好,那个狐狸精就是该打,别人不了解她我还不了解吗?上次在苏黎世大学我就想教训她了,后来忙其它事给忘了,这次绮绮做的好,算是帮姐姐我出了恶气!”

    “四弟,这次我就不能帮你说话了。”

    慕雅姿表情颇为不悦:“上次在医院里,我就对那个叫张美丽的姑娘很诧异,怎么会当着一堆人的面毫无顾忌的跟高宇杰搂搂抱抱呢?难道她不知道高宇杰是订了婚的人吗?”

    “订了婚怎么了?订了婚就不能喜欢别人了?”

    “你还好意思说!就是受你这种思想的影响,高宇杰才会被你带坏的,而你的这种思想是从哪里来?还不是那个沈瑾萱给灌输的?这两只狐狸精明显是串通一气,计划好了一人勾引一个,气死我了!”

    一直沉默的慕天晴这会也开口了:“四弟,绮绮好歹也是我们的堂妹,可是那个叫张美丽的是谁啊?她跟我们非亲非故的,你为什么要帮着她跟二叔作对?”

    “我早说他被狐狸精蛊惑了你们还不信,瞧瞧吧,自从狐狸精出现后,整个慕家就没消停过,不幸接踵而至,这次绮绮的事,肯定又是那狐狸精给吹的枕边风!”

    “够了!”

    慕煜城愤怒的吼一声:“谁再说一句狐狸精,马上从这里给我滚出去,我的女人,哪怕是我亲姐姐,也不可以侮辱!”

    沈瑾萱远远的看着这一慕,心里的冰块有融化的迹象,她喜欢看到慕煜城维护她的样子,那一瞬间,可以让她遗忘所有的伤害,痛苦慢慢被爱所取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