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113 一起挣脱无情命运

    缩着身子坐在角落里,思绪飘得很远很远,直到楼下恢复了先前的宁静,她才意识到,慕家三位小姐已经离开了。

    缓缓的站起身,弯腰揉着麻木的双膝,耳边传来一句:“就知道你在这里偷听。”

    她蓦然抬起头,迎上慕煜城戏谑的脸庞,很是难为情的直起身子:“我……”

    “不用解释了,反正也不是什么秘密谈话。”

    慕煜城拉起她的手,刚没走一步,她一个趄趔,险些摔倒在地。

    “怎么了?”

    “还有点酸。”她尴尬的指了指双腿。

    慕煜城二话没说,拦腰就将她抱起,朝着卧室的方向走去。

    “那些话是因为知道我偷听所以才说的吗?”

    到了卧室,她犹豫了一下,佯装随意的问。

    “什么话?”

    “维护我的话。”

    “当然不是。”他蹲到他面前:“那都是真心话。”

    沈瑾萱沉吟片刻,伸手抱住了他的脖子,趴在他肩上说:“谢谢你,城哥。”

    “开心啊。”

    慕煜城咧嘴一笑:“刚才吵架吵的一肚子火,现在听到某人喊一声城哥,心情蓦然就好了许多。”

    “这件事算了吧。”

    “什么事?”

    “美丽和高宇杰的事,我以为这件事很容易解决,现在看来,远比我想象的复杂,以你的立场根本不适合介入进去,所以算了吧。”

    “怎么能算了?再复杂的事只要有心解决都能解决的了。”

    “可我不希望让你夹在中间为难,更不想看到你被家人声讨。”

    慕煜城双眼顿时明亮:“我可以理解成,你很在乎我吗?”

    沈瑾萱不说话,心里却默默的想,我从来没有不在乎你。

    “你别内疚,其实就算不为了你,我也会插手这件事,宇杰跟了我这么多年,不仅是我的朋友,得力助手,更是像影子一样亲近的人,我既然希望自己可以幸福,自然也希望我的影子也一样幸福。”

    “可是高宇杰也许不这样想,他根本就没想过毁婚。”

    “所以我才要介入,高宇杰我很了解他,他不是不想,他是因为脑子里尽忠的意识太强烈,当一个人从懂事起,就被灌输一些根深蒂固的观念,那么时间久了就会形成一种习惯,他已经习惯了服从慕家,突然间让他改掉这掉习惯,绝非是一件容易的事。”

    “那你想要怎么做?”

    “我要挑战家族所有不合情理的规定。”

    慕煜城抱住她,切齿的说:“因为这些不合情理的规定,才会让我们爱的这么辛苦,承诺,责任,这些根本就不该存在的东西,它早就该毁灭,我在家族的人眼里,已经是罪人,所以就一罪到底吧,我要从自己这一代开始,颠覆所有传统的观念,让下一代再也不用背负任何沉重的包袱,高家也是一样,宇杰的后代我再也不要让他们为慕家赴汤蹈火,他们应该有属于自己的人生,他们的人生不该从一出生就为了尽忠而存在。”

    沈瑾萱很震撼,如果说她以前不了解慕煜城,那么此刻,她是真的有点了解他了,他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男人,是一个有思想有主见的男人,是一个值得托付终生的男人。

    “也许会很难,但是只要有一个人理解我就可以了,萱萱,你会一直陪在我身边的对吗?”

    慕煜城将她抱的更紧,做任何事情都需要勇气,而这种勇气只有最爱的人才能给予。

    “恩。”

    她重重点头。

    “那你肯原谅我吗?江珊的事,我郑重跟你说声对不起,能原谅我吗?”

    这些天,即使她在他身边,他依旧不安,因为清楚的感觉到她的心没有敞开,一次次的想走进去,却一次次的被拒之门外。

    沈瑾萱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凝望他,在对方的眼神黯然之前,倾身吻了吻他的额头。

    这是最好的回答,吻额头的意义,代表我原谅你。

    慕煜城当然明白这个意义,他兴奋的一把将她抱起来,在卧室里转了几大圈。

    “那结婚呢?结婚的事答不答应?”

    他乘胜追击,沈瑾萱没好气的笑笑:“别蹬鼻子上脸哦,别得寸进尺哦。”

    “一次性解决吧,来吧,说吧!”

    盯着他眸中的期待,她抿了抿嘴,终于在他的期待下点了头。

    “太好了,你终于答应了!太好了……”

    慕煜城真的很高兴,他抱着沈瑾萱,转了无数圈,直到两人累得筋疲力尽,双双倒在床上。

    彼此深情凝望,他温柔的抚摸她的脸庞,说:“我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但是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完美的婚姻。”

    “我不需要你有多完美,我只需要你能让我感觉到,我就是唯一。”

    她举起手:“让我们约定吧,从今天开始,无论发生事,再也不放弃对方!”

    “好。”慕煜城也举起了手。

    啪一声,两人手掌合到了一起。

    “知道这叫什么吗?”

    “约定。”

    “不对,这叫击掌为誓。”

    “誓言?”

    “恩。”

    “违反誓言会怎样?”

    “会死得很惨。”

    他一把扯过她的胳膊将她拢到腋窝下,笃定的说:“那我以后一定不能放弃你,因为我还不能死,我怕我死了,没人比我更爱你。”

    这台词怎么这么熟?沈瑾萱眼珠骨碌转一圈:“如果要在这份爱上加个期限,你是不是希望一万年?”

    没等到他回答,她没好气的笑着起了身。

    一夜身心交融,拉近了彼此的距离,沈瑾萱从慕煜城的眼中,感受到了他那种想要挣脱命运束缚的心理,所以才再次向他敞开了感情的闸门,想与他一切挣脱,并且征服无情的命运。

    要结婚的消息不敢告诉张美丽,怕刺激到她,可是,她却还是知道了。

    秋日的午后,两人坐在苏黎世大学的操场边,望着眼前熟悉的校园,心中感概万千。

    “听说你要结婚了?”

    张美丽很随意的问。

    “你怎么知道?”

    “别忘了,我可是慕氏的员工,老板要结婚这么大的事,想不知道都难。”

    “其实前几天就想告诉你,只是怕你……”

    张美丽笑笑:“没关系,我知道你怕我难过,但是,真的没关系,一切都过去了。”

    “你没事了?”

    “你看我像有事的样子吗?”

    “你装得像是没事的样子。”

    “我没装。”

    沈瑾萱心疼的揽住她的肩膀:“不管装没装,都不要气馁,只要高宇杰一天不结婚,你们都是希望的。”

    “就算他不结婚,我们之间也不可能了。”

    “为什么?”

    “我要回国了。”

    “回国?”沈瑾萱震惊的推了她一把:“你疯了,好不容易有了不错的工作,干吗要为了一个男人放弃?”

    “不是为了他放弃,是觉得这里不适合我。”

    “那当初为什么还要不顾一切的留在这里?”

    “当初是为了爱,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能让我有留下来的动力了。”

    “慕煜城说他不会让高宇杰跟慕绮绮结婚的,你再坚持一下好吗?”

    张美丽摇头:“我不要别人帮我争取到的爱情。”

    看着好友落寞的眼神,沈瑾萱微微叹息,不再劝慰,也许离开也好,既然高宇杰都没有那种意识,那美丽有意识有什么用?毕竟,爱情不是一个人的事。

    “好吧,只要是你做出的选择,我都支持你。”

    张美丽拥抱她:“谢谢。”

    “决定什么时候离开了吗?”

    “当然是要等到你的婚礼结束喽,伴娘有人选吗?没有的话让我做伴娘吧?”

    沈瑾萱有些为难,轻声道:“伴娘没有人选,但是伴郎有可能会是高宇杰。”

    短暂的沉默,她笑道:“没关系啊,既然做不成新娘,做伴娘也不错。”

    “只要你觉得没关系那我就没关系。”

    很多时候,幸福都是需要衬托的,别人越不幸越显得你幸福,反之亦然。

    下午接到慕煜城的电话,说晚上一起吃饭。

    五点一刻她去了慕氏集团,跟从总裁办公室出来的高宇杰撞个正着,想到张美丽,她淡淡的撇一眼,未说一句话走了进去。

    “来了?”

    “恩。”

    “稍等一下哦,马上就好。”

    “好的。”

    沈瑾萱站在他身后,看着他处理公务,十来分钟后,他合上手里的文件夹,起身说:“好了,走吧。”

    “你介入高宇杰的婚事,他是什么态度?”

    “能什么态度?那家伙一根筋通到底。”

    “那你就别管了。”

    沈瑾萱有些生气:“无法明确心中感情的人,活该不幸福,反正美丽也要回国了。”

    “张美丽要回国?”

    “恩是的。”

    “高宇杰知道吗?”

    “他怎么可能知道,你也不要跟他说,反正说了也没用,就这样吧。”

    慕煜城蹙眉思忖片刻,点头:“先去吃饭。”

    “吃了饭有节目吗?”

    上了车,她挺好奇的问。

    “有。”

    “什么节目?”

    “保密。”

    “莫非是什么惊喜?”

    “你要这么以为也可以。”

    他让她这么以为,她便这么以为了,吃了饭,跟着他去寻惊喜,结果慕煜城却把车子开到了慕振雄家门外。

    “这就是惊喜?”

    她不可思议的问。

    “是啊。”

    “那我还是不要了,我可不想看到慕绮绮。”

    “她这会应该不在家。”

    慕煜城下了车,硬把她也拖了下来。

    “可是我们来这里干吗?”

    一想到慕振雄犀利的眼神,她这心就七上八下的,估计因为高宇杰和张美丽的事,这会已经视她为仇敌了。

    “回去再告诉你。”

    进了客厅,慕振雄颇为诧异:“怎么今天两个人一起来了?”

    听他语气和之前一样,沈瑾萱松了口气,却还是不敢看他的眼睛。

    “二叔,我想跟你商量件事,我们到书房去谈吧?”

    “好。”

    慕煜城压低嗓音对身边的女人说:“你在这里等我。”

    随后,便与慕振雄进了书房。

    沈瑾萱忐忑的坐在沙发上,默默祈祷慕绮绮千万别回来了,等了大概一个多小时,书房的门终于打开,两个谈话的人也走了出来。

    “那就这样,二叔,我们先回去了。”

    “好的。”

    慕振雄点头,沈瑾萱这才睨他一眼,看他眉宇之间并无怒意,甚至还挂着淡淡的笑,便彻底放心了。

    出了豪宅的门,她便迫不及待询问:“你跟你二叔说什么呀?”

    “高宇杰的事。”

    “你不会还让他取消婚礼吧?”

    “是的。”

    “那他怎么不生气?”

    “他干吗要生气?他都答应了。”

    “答应了?”沈瑾萱不敢置信:“你说他答应了?”

    “是啊。”

    “怎么可能?”

    “这个世上没有不可能的事,那些你认为不可能的,往往都会在某些利益的诱惑下变成可能。”

    利益……

    她思量这句话的意思,半响才不确定的问:“莫非你许了你二叔什么利益?”

    “算你脑子反应的快。”

    “你许他什么利益了?”

    “我把慕氏旗下的一家分公司给了他。”

    “什么?你……你……”

    沈瑾萱恼的半天说不出话。

    “怎么了?”

    “你怎么都不跟我商量一下,我不是都跟你说了,这件事算了吗?高宇杰他自己都不争取,需要你牺牲这么大来为他争取吗?”

    “我说了,我要挑战家族的规定,无论用什么方法。”

    “可是你二叔答应有什么用?你那个堂妹根本就不会善罢甘休!”

    “会送她去留学的。”

    “她肯吗?”

    “二叔既然答应了,就会有办法驯服她。”

    “真搞不懂你们家这些人,一会不答应一会又答应。”

    慕煜城笑笑:“不是说了么,把一家分公司给他了。”

    “看来你二叔也是个贪图利益的人。”

    “不是我二叔,是每个人都贪图利益,只要是商人,无利不谈,我二叔很疼爱她这个小女儿,所以骨子里也是希望她能幸福的,我一提出这样的条件,他自然是作个顺水人情答应了。”

    两人才回紫藤园不到半小时,楼下就传来了吵闹的声音,慕煜城在洗澡,于是沈瑾萱先下了楼。

    一看到来人,她倒抽口冷气。

    慕绮绮铁青着脸站在客厅中央,骂骂咧咧的嚷着她的名字:“沈瑾萱你给我滚出来!”

    “找我有事吗?”

    她深吸一口气,缓缓下了楼。

    “你真是有本事啊,随便说几句话就能让我四哥对你言听计从,如今你计谋得逞了,是不是觉得很痛快?”

    “我什么计谋?”

    “你什么计谋你心里清楚,你以为把我弄走了,你跟你那个狐狸精朋友就能高枕无忧吗?你想的美,我慕绮绮早晚有一天会回来收拾你们!”

    她说完,愤愤的往外走,走几步又停下来,讽刺的笑笑:“对了,听说你要和我四哥结婚了是吧?”

    沈瑾萱不理睬她,她便返回来,站到她面前,俯耳说:“那请接受我的祝福,祝你早点走上离婚的道路!”

    慕绮绮扬长而去,沈瑾萱石化当场,直到慕煜城穿着浴袍下了楼,疑惑的问她:“怎么了?”她才回反应过来。

    “你堂妹来过了。”

    “是不是说了很难听的话?”

    “没有。”

    她轻叹口气,坐到了沙发上,都还没结婚就被咒着离婚,那种不吉利的话没必要重复一遍了。

    “从明天开始,我们会很忙哦。”

    慕煜城坐到她身边,揽着她的肩膀说。

    “忙什么?”

    “选日子,发请帖,拍照,装修房子……”

    “等一下。”

    她打断他:“装修房子?结了婚不住这里了吗?”

    “不住了,我觉得换新的好,一切从头开始。”

    “可是我喜欢这里。”

    他怔了怔:“那行,房子就不换了,你喜欢这就住这吧。”

    “礼堂的话……你觉得哪里比较好?”

    慕煜城问的小心翼翼,因为他清楚,她不会再选择馥劳教堂。

    果然,沈瑾萱的眼中闪过一丝异样,她笑笑:“随便吧,你选哪里就哪里。”

    “好。”

    天越来越冷,不知不觉,冬天就到了。

    慕绮绮最终还是被慕振雄送去了法国,可是张美丽,却也没能和高宇杰走到一起。

    两人还是同在一家公司,只是见面的机会不多,即使见面了,也是如陌生人一样。

    这一点,令沈瑾萱最是遗憾。

    圣诞节的前一天晚上,她跟张美丽碰了面,忍不住问她:“高宇杰没找过你吗?”

    张美丽耸耸肩:“找过啊。”

    “那你们怎样了?”

    “没怎样。”

    “你还是不原谅他?”

    “不是我不原谅他,而是他没有让我原谅。”

    “他都去找你了,肯定就是希望跟你复合啊?”

    “他来找我,十回有九回不说话,只有一回,说了一句:天冷了,多穿点衣服。”

    沈瑾萱抚额叹息,无语至极,想当初为了撮合她与慕煜城,高宇杰鬼主意一堆,怎么如今面对自己的感情,就如此的木讷呢?!

    “他可能是不好意思,你可以主动一些。”

    “不可能,我不会再主动了,也不想再主动了,爱情是相互的,一个人努力我觉得很累。”

    “那真就打算放弃了?”

    “恩,他若是就那个样子,我们是不可能走到一起的。”

    晚上回了家,沈瑾萱跑到书房跟慕煜城念叨:“你应该跟高宇杰好好谈谈了。”

    慕煜城不解的问:“谈什么?”

    “他去找张美丽什么却都不说,那他是什么意思?既然这样还不如不去。”

    “那是他们的事,你管那么多干吗?”

    “可是我生气啊,我们为了他们能在一起呕心沥血,到头来他们还没在一起,那我们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

    “不会白费的,或许是时机未到。”

    “过了年美丽就回国了,还要到什么时机?”

    慕煜城叹口气:“你看你的样子,好像要把我掐死一样,我又不是高宇杰。”

    “我知道你不是高宇杰,我不是让你劝劝他嘛。”

    “行了,我会跟他说的。”

    他拍她的肩膀:“你已经是准新娘,多为我们婚事操心一点吧。”

    说着,就从皮夹里抽出一张金灿灿的卡,递到她手中:“这个你拿着,改天让张美丽陪你去买些结婚用品。”

    “结婚用品需要我去买吗?你不是都让人买好了?”

    “买你需要的,衣服啊,鞋子啊,首饰啊。”

    “这些你都给我买很多了。”

    慕煜城有些不悦:“我买的是我买的,而且我买的你不一定喜欢,我的意思让你去买一些你自己喜欢的。”

    “可是你买的我都喜欢啊。”

    慕煜城揉揉了额头:“我让你拿着你就拿着,你这女人怎么这么不知好歹?”

    “你干吗好端端的给我钱啊?我上班有薪水的。”

    啪一声把卡拍到桌上,某人终于发火了:“你那点薪水够干什么?我的就是你的,所以给你你就拿着!”

    沈瑾萱被他吼的吓一跳,惊悚的问:“你人格分裂喔?干吗对我这么凶?”

    慕煜城长舒一口气,语气缓下来:“我只是想表达一下我的心意。”

    “你的心意可以换个方式表达呀,比如,我们一起去看场电影怎么样?”

    “看电影没问题,但是这个你必须接受。”

    真是无语啊,她一把接过去:“给我给我,以后你的钱都给我好了。”

    转身欲走,想想又回头问一句:“明天晚上有空吗?”

    “干吗?”

    “看电影。”

    慕煜城点头:“行啊。”

    “那就这么说定了哦。”

    “好。”

    第二天是圣诞节,早上一起床,就发现外面下了很大的雪,但这丝毫不影响沈瑾萱的心情,她跟慕煜城约定好,晚上七点在电影院门口见,看了电影一起去吃晚饭。

    白天约了张美丽一起逛街,晚上则早早等在了电影院门口。

    等了一个小时没等到慕煜城,她便拿起手机给他打电话,结果里面却传来关机的提示。

    于是耐着性子又等了一个小时,他还是没来,而电影院早已经开幕了。

    怒气冲冲的拦了辆车回紫藤园,于妈见她冻得瑟瑟发抖,赶紧找了条毛毯给她披在身上。

    她蜷在沙发上,手里捧着热呼呼的姜茶,喝的那叫一个咬牙切齿啊。

    半小时后,手机铃声大起,她瞄了眼号码,果断拒绝接听。

    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最后终于消停了,但是客厅的电话却又响了。

    于妈走过去接听,只听她说一句:小姐已经回来了。沈瑾萱便知是慕煜城打来的。

    她就坐在沙发上等他回来,没等多久,门外传来脚步声。

    恨恨的回头,盯着渐渐向她走近的身影,切齿的嘟嚷一句:如果你没有很好的理由,那么你死定了。

    “对不起,萱萱,公司出了点事,临时召开了紧急会议,一开就开了四个小时,真是太抱歉了。”

    慕煜城一落座,就开始急急的解释。

    她盯着他脸上愧疚的表情:“那不会打个电话跟我说一声吗?不知道我会等你吗?”

    “手机关机了。以为不会开太久,谁知道……”

    “所以我今晚自认倒霉了?”

    “对不起,真是对不起,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打我骂我吧,怎样出气怎样来。”

    明明就是他的错,可是认罪态度却这么好,搞得沈瑾萱憋了一肚子火,反倒不好意思发了。

    沉默片刻,她哼一声:“我饿了。”

    慕煜城内疚的看她一眼,“等了这么久也是时候该饿了。”

    “少废话,我要吃饭。”

    “想吃什么?他温柔的询问。

    吸了吸冻得仍有些发麻的鼻子:“想吃的好多,海鲜,火锅,水煮鱼。”最后想想:“还是火锅吧。”

    慕煜城看着她那一脸对食物热切憧憬渴望的表情,心想这女人一定是饿坏了吧。

    “好,那走吧。”

    她从沙发上跳下来,他牵住她的手:“这么凉,要不要去楼上加件衣服?”

    忽然想起了什么,她惊叫道:“呀,我怎么给忘了呢。”说完就咚咚的跑上了楼。

    慕煜城一脸纳闷的看着她,正莫名其妙时只见她穿着一件红色的貂皮大衣出来了。

    沈瑾萱故意耍宝的摆了个婀娜的姿势在他面前转了三个圈,然后重心不稳一个踉跄的勉强定住脚步,她表情丰富的看着慕煜城说:“怎么样,这件貂皮穿在我身上漂亮吗?”

    慕煜城仔细的端量着眼前的女人,她身上穿的这件红色貂皮不但衬托出了她骨子里的那股骄傲的贵气,而且还彰显了她很时尚潮流的女人味儿,再加上她眉目间灵魂的神采又平添了几分动人的气韵。

    慕煜城露出了欣赏的目光,他嘴角上扬的称赞道:“是很不错。”

    沈瑾萱接着自嘲的说:“这是今天去逛商场时意外看到的,听说是进口货,我也没有看价格就直接用你给的卡刷下来了。怎么样,我是不是有些暴发户进城的感觉啊。”

    “……”

    两人出了园子,外面雪已经停了,上了车,沈瑾萱系好安全带,转头恰好与慕煜城那怜爱的眼神碰撞上,慕煜城情不自禁的探过身子在她的脸颊上轻轻一吻,这一吻只要是心智还清醒的人都能分辨出是包含了多么的喜欢和疼惜的。只可惜此时的沈瑾萱是不清醒的,她被慕煜城这突如其来的一吻给亲傻了,想到昨晚他冲她发火的样子,呆呆的瞪着两只眼睛心想:这男人又开始对我喜怒无常了,不行,总是这样他还以为我毫无自尊可言的任他欺负呢。

    想到这里便伸手拍了一下正在专注开车的慕煜城的后脑勺,“你当我是你的宠物猫啊,在喂我猫粮之前要先戏弄我一下。”

    慕煜城笑笑:“我可没有养过像你这么不听话不可爱的猫。”

    沈瑾萱抬手又想再打,不想却被早有准备的慕煜城一下抓住了她的手腕。慕煜城没费力气就将要继续行凶的她牢牢控制住了,他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捂住安然细弱的手腕。

    沈瑾萱没法:“你好好开车啦,分心会很危险的,我还没穿上洁白的婚纱,这样死了我很不甘心的。”

    慕煜城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沈瑾萱的手腕在他宽厚的手掌中被轻轻的揉捏着,其中传递的是无限的喜爱和不舍。

    车子停在了一家很有名的火锅店门前,一看来人是大名鼎鼎的慕煜城,店里的大堂经理赶紧满脸堆笑的亲自服务。

    菜上齐了,包房的门也关上了。沈瑾萱拿起筷子大口的吃了起来,在慕煜城的面前她是从来都不会去刻意的扭捏造作,原因很简单,她已经视他如自己最亲近的人。

    看着沈瑾萱吃的那样香慕煜城也觉得开心,他在一旁不时的给她夹菜倒水。那因为他爽约又不接电话而苦苦等了三个钟头的怒气和焦急,都在此刻慕煜城体贴和温柔的举动中被幸福感所平息。

    慕煜城笑着柔声叮嘱,“慢点儿,还想吃什么?”

    她直摇头:“够了。”

    填饱肚子后的沈瑾萱心情也明显好了很多,她有些困倦的坐在车上对慕煜城说:“谢谢你的猫粮。”说完打了个哈欠。

    慕煜城看着她说:“你这女人在我面前越来越没有样子了,丝毫不顾及你的形象。”

    沈瑾萱没好气的笑:“切,就是在你面前才用不着这样的。”

    慕煜城好奇:“为什么?”

    沈瑾萱故意摆出一副傲慢得意的表情:“那还用问,当然是我没有把你放在眼里呗。”

    慕煜城又气又笑,“你的这张嘴我是说不过的,但我总有方法能治得了你。”

    两人重又回了紫藤园,上了楼,慕煜城指着浴室说:“你先洗,还是我先洗,还是一起洗?”

    “你先洗。”

    “算了,还是女士优先吧。”

    “不用了,在我面前,你不用表现的太绅士。”

    “那我就不客气了?”

    沈瑾萱笑着作个请的手势:“不用客气。”

    慕煜城才进了浴室,就听到沈瑾萱接电话的声音,过一会,她敲浴室的门:“我要出去一下哦。”

    门吱呀一声打开,慕煜城诧异的问:“怎么又要出去?这都几点了?”

    某人盯着某人的某处瞪大了眼,赶紧背过身,艰难的说:“有点事。”

    “那你要把我一个人丢在家?”

    沈瑾萱把先前脱掉的貂皮大皮又穿上,随口说:“你一个人在家岂不是更好。”

    慕煜城愣了愣:“你什么意思啊?”

    “一个人的时候,可以安静的缅怀你的过去和哀悼你的现在啊。”

    “我的现在有什么好哀悼的?”

    沈瑾萱不予理睬,穿了鞋就咚咚的跑下了楼。

    “嗳,你给我回来,嗳,萱萱,你给我回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