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114 你若不离,我定不弃

    事实上沈瑾萱接到的电话是小刀打的,他没说有什么事,只是说想见她一面。

    马不停蹄的赶到了约定的小餐馆,一眼撇见小刀坐在角落里的身影。

    “怎么了?”

    她三步并两步走到他对面坐下,哈了两口热气搓着冻得发麻的手。

    “没什么事,就是想找个人陪我喝酒。”

    小刀已经喝了不少,声音含糊不清,沈瑾萱仔细一看,他的两个眼圈红红的,显然是哭过了,“到底出了什么事?”

    她拧起了秀眉问。

    “真的没事。”小刀摇头:“快过年了,有点想我妈。”

    “那就回去啊,是不是没钱?没钱我给你!”

    “不用,暂时不想回去,我以前发过誓,混不出人样是不会回去的……”

    沈瑾萱没好气的瞪他一眼:“那你要是这辈子都混不出人样,难不成这辈子都不见你妈了?”

    “恩。”

    她一巴掌拍到他头上:“不许有这样的想法!”

    “小萱姐,你不要生气,我小刀就是这么没出息的人,欠你的两条人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报答,倘若这辈子没机会了,那下辈子……”

    “打住!”

    沈瑾萱气恼的拍了下桌子:“都快过年了,说什么不吉利的话?!”

    小刀颓废的笑笑:“好,不说了。”

    他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吸了吸鼻子说:“可不可以跟姐讨个新年愿望?”

    “讨个红包没问题,愿望吗,要看我给不给的了。”

    “你肯定给的了。”

    “什么愿望?”

    “就是上次在监狱里跟你提过的,将来要是有机会,能不能去看看我妈?”

    沈瑾萱脸色骤然冷却,她沉声问:“小刀,你老实坦白,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没有,我在这苏黎世就你一个是最亲的人,瞒谁也不会瞒你……”

    “那好端端的干吗说这些奇怪的话?”

    “我就是怕我这辈子都没出息了,所以想把希望寄托到你身上,当然你有拒绝的权利,毕竟我这样的要求确实过分了点。”

    看着小刀黯然的眼神,沈瑾萱心里极不好受,她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别这样,我以后若是回国一定会替你去看看你母亲,但是你也要振作起来,我救你出来是希望可以看到你好好的生活,而不是听你说这些丧气的话。”

    小刀重重点头:“好,我答应你,我一定好好生活!”

    沈瑾萱欣慰的笑了,两人聊了许久,分别时,她语重心长的说:“记住,无论什么时候遇到困难都要第一个想到我,我一定会竭尽全力的帮助你!”

    “恩!谢谢,我会的。”

    重新回了山上,已经是凌晨一点,她整个人都冻得僵了,蹑手蹑脚的进了卧室,慕煜城已经睡熟了,洗了个热水澡,却还是冷的不行。

    到了床边掀开被子躺进去,暖哄哄的被窝令她十分舒服,身边的男人像个火炉一样暖和,她往他怀里钻了钻,想要索取更多的温暖。

    “去哪鬼混到现在?”

    他突然出声吓她一跳,怔了几秒,诺诺的说:“什么鬼混啊,是小刀心情不好,我陪他聊了会天。”

    “他一个电话你跑的比兔子都快,我喊都喊不回来,你果真眼里没我是吧?”

    沈瑾萱扑哧一笑:“你该不是跟个孩子吃醋吧?”

    “我不是吃谁的醋,我是在跟你谈论你眼里有没有我的问题。”

    “你看我眼里有没有你?”

    她开了灯,仰起下巴,瞪大眼睛望着枕边的男人。

    慕煜城没好气的别过视线:“没有。”

    “谁说没有?你再仔细看看?”

    “没有就没有,眼珠子挖出来也没有。”

    他背过身去,不再搭理她。

    沈瑾萱往他背上靠了靠,他不让她靠,就往前挪了挪,谁知他一挪她也跟着挪,要不是床足够大,早摔到地上了。

    “干吗背对我啊?”

    慕煜城不说话。

    “干吗不理我啊?”

    他还是不说话。

    “不理我拉倒。”

    沈瑾萱也背过了身,睁着眼睛在心里数:一,二,三,四,五……

    “看你冻成什么样子了!”

    某人终于沉不住气转过了身,一把将她揽进了怀里。

    “不是不理我么?”

    “我是心疼你!那个小刀明天我再找他算帐,屁事没有,半夜三更折腾你。”

    “不许骂小刀哦。”

    她瞪眼警告他。

    腰上圈着的手臂加重了力道,沈瑾萱像只小鸟一样偎在了慕煜城腋窝下,世上最保暖的,情人的体温啊。

    除夕渐渐逼近,想着小刀那一晚说过的话,沈瑾萱总觉得心里不踏实,思虑再三,还是决定去慕氏看看他。

    自从做了保安,每一次她到慕氏,都能看到小刀站在门口,可是今天,门口却没看到他的影子。

    她顿时心一慌,赶紧询问另外两名保全人员:“请问陈刀今天休息吗?”

    “不知道,他已经二天没来上班了。”

    “二天没上班?”沈瑾萱惊得张大嘴:“那他没有跟你们说他干什么去了吗?”

    “没有。”

    她愣了愣,拨腿就往电梯的方向跑,她应该去问慕煜城才对。

    揣着一颗七上八下的心,她推开了总裁办公室的门,一进门就急急的问:“小刀呢?”

    慕煜城抬眸睨见她,怔了几秒:“他不在吗?”

    “他当然不在啊,他的同事说他两天没来上班了,你不知道吗??”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沈瑾萱听他这样说心更慌了,脚一跺:“你的员工没来上班你身为老板怎么可以不知道?”

    “这个只有他的主管才知道,我管理一个公司,几千号人,要是连谁没来上班都清楚的话,那我这个老板一定是太闲了。”

    “那小刀是特殊人物啊,你每天进出公司看不到他你都不关心吗?”

    慕煜城没好气的哼一声:“我进出公司从来不东张西望,女人我都不多看一眼,更何况男人!”

    “你这是在为你的管理疏忽找借口,你身为一个总裁……”

    “等一下。”

    慕煜城打断她:“你是董事长吗?你这样训斥我?”

    “我当然不是董事长,我只是以一个员工姐姐的身份再向你们公司讨一个说法,限你五分钟之内,赶紧告诉我弟弟的下落。”

    慕煜城点头,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你这女人,我服了。”

    他按下内线电话,片刻后,高宇杰走进来。

    “去问一下陈刀这两天怎么没来上班?”

    “好的。”

    等了约摸十来分钟,高宇杰回来了:“慕总,行政部无人知道陈刀为何没来上班,他没有请假也没有辞职,确切的说,是旷工了。”

    “听到没有?”

    慕煜城坐在宽大的办公椅上慵懒的挑眉。

    沈瑾萱已经打了几十遍小刀的电话,提示的都是关机,这会听高宇杰的汇报,二话没说就奔了出去,一口气奔到了小刀住的地方,里面的门紧锁着,问了隔壁的房客,说是有两天没见过他了。

    联想到小刀那一晚说的那些奇怪的话,一种不好的预感拢上心头,她重新又去了慕氏,一见到慕煜城就央求说:“小刀不见了,你帮我找找行吗?”

    “不见了就不见了,这苏黎世这么多的人,让我到哪找?”

    “你想找总会有办法啊,他之前得罪过不少人,你不找他他会有危险的。”

    慕煜城撇她一眼:“你把我想的太万能了,我当年找你都没找到,又怎么能找到他。”

    “你找不到我是因为不知道我的名字,可是小刀的名字还有他的一些情况你都很了解不是吗?”

    “了解又怎样了?像他那种身份不明的人,来无影去无踪根本没必要找。”

    沈瑾萱被他一席无情的话气的要死,鼓起腮帮质问:“你真不知道他去哪了吗?我求你半天了你都不答应,莫非他已经被你秘密处置了?”

    “秘密处置?”

    慕煜城不敢置信的挑眉:“你就是这样看我的?我既然答应你救他出来,即便他是想谋害我的人,我也不可能失信于你。”

    “是啊,你都答应我了,干吗现在又这样无情呢?”

    “我只是答应你放过他,可没有答应你要保护他一辈子。”

    他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两手插进西裤口袋里:“况且马上婚期就要到了,我不想分心去做别的事。”

    “小刀要是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失踪了,谁有心思跟你结婚!”

    “你……”

    沈瑾萱郁闷至极:“明知道我视他如亲弟弟,却还对他这般不闻不问,算了,我去报警算了。”

    “你给我回来。”

    慕煜城冷声命令,生气的按住她的肩膀:“好,我帮你查,但是我事先声明,我只是查他的行踪,其它一概不管。”

    沈瑾萱点头:“行。”

    现在首要的是先确定小刀有没有危险,至于后面的事,可以再商量。

    在忐忑和不安中等了两天,终于等到了结果,慕煜城打电话告诉她,小刀投奔了他以前的老大,替他们看赌场去了。

    听到这样的答案,她万万是不信的。

    风尘仆仆的赶到慕氏集团,她一见到慕煜城就问:“你这消息是从哪打听到的?”

    “你别管从哪打听的,重要的是,这消息错不了。”

    “不可能的,小刀亲口答应我,他不会再走过去的路,他会好好的生活。”

    “也只有你这个笨蛋才会信。”

    慕煜城生气的瞪她一眼。

    “是真的,他不可能骗我的,他一定是有什么苦衷。”

    沈瑾萱秀眉微拧,蹲到慕煜城办公椅旁,一瞧她那表情,慕煜城就知道她想说什么了,手一指:“别想让我再介入这件事,我说了我最多就是查他的行踪。”

    “城哥,小刀真的不会再回去的,这事情一定有蹊跷,你不能不管啊。”

    “你一定是被他灌了迷魂药,你了解他多少?我早跟你说过,不要被别人胡乱编造的谎言欺骗,你偏是不信,像他那种在黑道上混习惯了的人,你硬让他像普通人一样做着朝九晚五的工作,他根本不可能适应,所以他回去也很正常,那是他自己的选择,你不必再去干涉。”

    “那绝对不可能!”

    沈瑾萱仔细回想小刀过去跟她说过的话,想着他那双纯净的眼神,她笃定的断言:“如果他真的回去了,也一定是被抓回去的,你要想办法救他,你不能坐视不管。”

    “我凭什么一定要救他?”

    “他是我弟弟。”

    “你跟他有血缘关系吗?”

    面对慕煜城的质问,她很是气恼:“高宇杰的事你都可以管,为什么就不能管他?”

    “高宇杰是对我尽忠,而他却是曾经想过要我命的人,你或许见过恩将仇报的人,但是你见过仇将恩报的人吗?”

    “那件事已经过去了,而且小刀也很无奈,为什么还要揪着不放?”

    “我没有揪着不放,我现在只是说,不想管他的事而已。”

    “好,不管就不管吧。”

    沈瑾萱直起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真真是很郁闷,为什么他可以对所有的人宽容,偏偏就对小刀一人残酷呢?

    走到电梯口遇到高宇杰,她脑筋一转:“小刀在哪个赌场?”

    高宇杰一愣,不确定的问:“你该不是想去找他吧?”

    他左右环顾一圈,轻声道:“别说我没提醒你,那种赌场是不接待任何除赌博以外的人,你要是是去了,只有一个下场……”

    他作个杀的动作。

    “我有想要去找他,我只是考虑要不要报警。”

    高宇杰再次压抑嗓音:“报警的话,小刀也会被牵连进去,以他的前科,这次怕是进去就别想再出来了。”

    “那怎么办?就不管他了吗?”

    “不是不管,是没法管。”

    “你先告诉我在哪个赌场,实在不行我就只能报警,就算救不了小刀,我也不能让这些人继续猖獗下去!”

    高宇杰叹口气,说了个地址,便转身走了。

    沈瑾萱深思熟虑了一夜,眼慕煜城真的没有要救小刀的意思,第二天便去找了张美丽。

    她把她的想法一说,张美丽惊悚的摇头:“不行,你不能去,太危险了。”

    “我一定要去。”

    “你为什么一定要去?”

    “我要知道小刀是不是真的像慕煜城说的那样,又走回了老路,我心里是不愿意相信的。”

    “你不相信不代表就不是事实,慕煜城应该不会骗你。”

    “就算是事实,我要也亲眼目睹,我一定要见到小刀,一定要当面问他,为什么要这样。”

    “可是你能进的去吗?拒说地上赌场很难混进去的。”

    “所以我才来找你帮忙。”

    张美丽后退一步:“你想让我干吗?”

    “我记得你上次说你们女房东经常赌博,那她应该对各大赌场都了如指掌,你帮我介绍一下,让她带我一起去,当然你不能把我的目的告诉她,你就说我也是想去赌博。”

    “你真去啊?”

    “恩!”

    “那慕煜城会同意吗?”

    “我没告诉他,他知道了是不会让我去的,可我实在没办法,他又不肯伸出援手。”

    “我真心觉得你没必要为了一个陌生人冒这样的险。”

    沈瑾萱生气的嗔她一眼:“美丽,你怎么能跟慕煜城一样说小刀是个陌生人呢?他是我弟弟,无论怎样,没有见到他的面,我都是相信他的。”

    张美丽看她心意已决,点头:“好吧好吧,我试试看啦。”

    “谢谢……”

    “谢什么谢,被慕煜城知道我就死定了,我可告诉你,你见了小刀就走,千万别做出其它的事。”

    “我明白,我一个弱女子能做什么事,我见了小刀就会离开的。”

    “那你若见不到他怎么办?”

    “见不到他说明慕煜城是骗我的。”

    张美丽的女房东是个很好说话的本地人,张美丽说她有个朋友最近手头紧,想去赌场碰碰运气,她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小刀所在的地下钱庄是苏黎世最大的赌场,一般赌徒都是到哪里,旁敲侧击的确定了女房东最常去的就是沈瑾萱要去的地点后,张美丽给沈瑾萱打了电话,约定好第二天下午五点会面。

    沈瑾萱隔天下午跟林川请了假后便赶回紫藤园,特意乔装打扮了一番,在镜子前转了两圈,看着里面的人连自己都有些不认识了,才满意的拿起背包准备出门。

    刚出了卧室,她便撞到了一堵肉墙,吃惊的把头顶的帽子掀了掀,一看到肉墙不是墙,而是慕煜城,吓得后退一步,语结的问:“你……你怎么这时候回来了?”

    慕煜城双手环胸上下打量她一圈,戏谑的问:“那你这又是要去哪?”

    “我……”

    被他突然空降震慑的脑子一片空白,突然间竟找不出很好的能解释她要去哪里的理由。

    “打扮成这副样子,该不是要去参加吸血鬼舞会?”

    沈瑾萱涨红了脸懊恼的瞪他一眼,他这是间接的说她打扮的像鬼吗?

    “我跟美丽约好了有事。”

    她低下头,像从他侧面绕下楼,却被他一把拽住胳膊拖了回来:“你以为我这个时候回来,撞到你要出门只是巧合?”

    “那不然是什么?”

    “想去找小刀是吧?”

    慕煜城挑了挑俊眉。

    她倒抽口冷气,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你怎么知道?”难道张美丽又把她出卖了?

    “这个世上没人比我更了解你,你要不是自己有了打算,这几天能安安静静的不提小刀?”

    呵,果然是了解她啊。

    沈瑾萱头一仰,索性承认:“是又怎样?你不肯帮忙,那我只好自己想办法。”

    “你的办法是什么?说来听听?”

    “不必了。”

    她看了看时间,着急着要走。

    “不想说是吧?没关系,反正我对你的办法一点兴趣也没有,去把衣服换了。”

    “干吗换衣服?”

    “二姐晚上请吃饭。”

    “我今晚没空。”

    沈瑾萱心里急得跟猫抓似的,离约定的时间不到半小时,要是放了人家鸽子,下次就别指望人家再带她去了。

    “没空也得抽出空来,要不然你去哪,我跟着好了。”

    慕煜城的表情相当认真,看来他不是说着玩的,沈瑾萱叹口气,点头:“行,那你在楼下等我。”

    她转过身,郁闷的返回了卧室。

    门一关,就立马给张美丽打电话:“亲爱的,今天我去不了了。”

    “为什么?”张美丽诧异的问。

    “被慕煜城抓到了,他现在要带我去他二姐家吃饭,你跟你们女房东解释一下,真是很抱歉。”

    “那你岂不是很惨?”

    “他好像还不知道我要去哪里,现在没时间跟你多说,明天见面再说。”

    “好吧……”

    挂了电话,她郁闷的抓了抓头发,心想这慕二小姐早不请吃饭晚不请吃饭,怎么偏偏挑今天呢?真是太会挑日子了。

    换了衣服,脸上的浓妆也清洗了干净,素颜朝天的下了楼,走到慕煜城身边,拱了拱他的腿:“走吧。”

    慕煜城抬眸撇她一眼,点头:“还是这样看的顺眼。”

    两人出了紫藤园,驱车到了慕雅姿的别墅,一进门,慕雅姿便笑着招呼:“欢迎光临,随便坐。”

    沈瑾萱见偌大的客厅里空无一人,便疑惑的走进厨房询问:“二姐,就请我们两个人吗?”

    “是啊。”

    “是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请你们吃饭了?”

    她笑着摇头:“当然不是,只是好奇,以为是你们家庭成员都会来呢。”

    “是想让天晴来的,不过她去美国了,大姐又跟你水火不容,所以想想就算了。”

    “谢谢二姐。”沈瑾萱感激的拥抱她:“二姐最好了。”

    “别拍马屁,快去外面坐吧,马上好了。”

    “恩好的。”

    她往外走,想想又回头问一句:“不过你男朋友也不来吗?”

    “没约他。”

    “为什么?”

    “他那人心眼多,你和我四弟要结婚了,我要是这时候让他来,他一定是以为我想暗示什么。”

    “哦……”

    晚餐准备的很丰盛,席间慕雅姿问:“你们婚礼定在哪天?”

    “三月初。”慕煜城回答。

    “这么晚?不是说年后就结婚吗?”

    “延迟了一下。”沈瑾萱又接过去。

    “为什么要延迟?”

    慕煜城又答:“因为某人说,天冷的时候穿婚纱不好看,如果是按我的意思,我年前就把婚礼给办了。”

    沈瑾萱尴尬的笑笑:“别听他瞎说,才不是这样呢。”

    “那是怎样?”

    “是选婚纱的时候,我想选个厚一点的,可他却给我挑了件露胸露肩的,我说我会冻死的,他说那就延迟一个月好了。”

    慕雅姿笑笑:“说来说去,其实还是因为天气嘛。”

    “差不多是这样。”

    “不管怎样,都祝福你们,来,干一杯。”

    三个人同时举起了酒杯。

    慕雅姿喝了不少酒,渐渐有些醉了,她握住沈瑾萱的手,浑浑噩噩的说:“瑾萱,二姐真心的祝你和四弟幸福,拥有一份真爱不容易,能走到结婚这一步更不容易,

    二姐很羡慕你,你知道的,我多么渴望能和心爱的人也走到这一步,可惜幸运女神不会垂青每一个人,所以降临到你们身上,你们就要好好把握,无论将来遇到多大的困难,都不要轻易放开对方的手,分手容易牵手难,一旦分了手,再想牵住那便是很难的事了……”

    沈瑾萱点头:“我明白,谢谢二姐。”

    慕煜城默默的起了身,走到落地窗前,点燃了一支烟,缭绕的烟云淡薄地笼上了他忧郁神伤的双眼。

    人生最大的无奈就是无法掌控自己的感情和命运,无论你有多少钱,得不到的永远得不到。

    结束晚宴,已经是晚上十点,二人出了别墅的门,外面的月色极好,明亮的像一面镜子照耀在大地上。

    “我们走回去吧?”

    沈瑾萱正往车子的方向走,身后突然传来慕煜城的提议。

    她诧异的回头:“为什么?”

    “想散散步。”

    “好啊。”

    她手往前一指:“那你车子怎么办?”

    “就放这里吧。”

    慕煜城双手插进西裤口袋,缓缓的朝前走了。

    “等等我。”

    沈瑾萱追上去,挽住他的胳膊,笑着问:“你是不是也被今晚的月色打动了?”

    她仰望上空,感叹道:“冬日里能有如此良城美景确实难得呀……”

    慕煜城不说话,脸上的表情淡淡的,看不出是喜是悲。

    “小刀的事你不用管了。”

    “恩?”

    她诧异的把视线睨向他,不明白他什么意思。

    “我知道你想去找他,你问了高宇杰赌场在哪里,我就清楚你心里想什么了。”

    被他一语戳中,沈瑾萱有些局促。

    “可是我不能不管他……”

    “我已经让高宇杰去找他了,如果没有意外,几天内就能把他带回来。”

    “真的?”

    慕煜城点头。

    她松了口气,低头继续往前走,片刻后停下来,诚恳的说一句:“谢谢。”

    “我不要谢。”

    “那你要什么?”

    “我要你的真心。”慕煜城直视着她的眼睛。

    她怔了怔,歪头笑笑:“好奇怪哦,说这样的话。”

    “可以给我吗?你的真心?”

    “你今天真的好奇怪哦。”

    沈瑾萱想了想,探究的问:“是因为你二姐吗?”

    慕煜城默不作声,眸光微微黯了下去。

    “到底怎么了?”

    “我需要真心。”

    “给你。”

    她拉起他的一只手,没有问原因,直接放到自己心脏的地方,笃定的说:“拿去吧。”

    慕煜城的手停留在她胸前,感受着她的心跳,唇角终于溢出了欣慰的笑。

    “我把我的真心给我,即使将来你不需要了,也不要还给我。”

    “我永远不会不需要,我只有想要更多。”

    轻轻的拥住她,吻着她的发丝说:“萱萱你知道吗?在整个慕氏家族里,没有一个人,能够让我看到爱的存在,我大姐,二姐,三姐,她们没有一个人幸福,就连我一直以为很相爱的父母,竟然也背叛了婚姻,现在只有你能让我看到希望了,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感谢上帝把你送到我身边,如果没有你的到来,我不知道,慕煜城的人生会是什么样子,也许一生都在为责任和承诺而活着,所以,答应我,一辈子都不离开我,也不背叛我,更不要不爱我。”

    沈瑾萱僵住了,她从来不知道在慕煜城的心里,竟然如此的渴望爱又怕被伤害,垂落在空中的两只手,缓缓的抱住了身边的男人。

    “城哥,我答应你,这辈子我不会离开你,更不会不爱你。” 没有回忆,没有真心的爱情是贫穷的。这曾经是外婆跟她说的一句话,所以此刻,她比谁都能体谅慕煜城渴望真心的心情。

    她也是一样,她不要一个贫穷的爱情,她要的是一个富有的感情。

    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沈瑾萱特地为慕煜城准备了一份礼物,除夕夜里,紫藤园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人虽少,但气氛却相当的好。

    于妈前两天便回家过年了,这几天,三餐都是沈瑾萱自己准备。

    浪漫温馨的餐房里,她准备了满满一桌菜肴,慕煜城拿着两瓶红酒走进来,啧啧赞叹:“不错不错,有点过年的味道。”

    她解下围裙,坐到餐桌旁,双手托腮问:“你以前过年是怎么过的?”

    “就是那样过的。”

    “那样是哪样?”

    “吃饭,然后睡觉。”

    “跟谁一起吃?”

    “有时候是一个人,有时候跟几个姐姐。”

    沈瑾萱点点头,若有所思,慕煜城没好气的笑笑:“你该不是还想问我睡觉跟谁一起睡吧?”

    “切,谁会问这么无聊的问题呀。”

    她嗔笑的瞪他一眼。

    “对了,我有给你准备礼物哦。”

    慕煜城挑眉:“真的吗?不过我也有给你准备哦。”

    “是什么?”

    她好奇的问,下午他出门回来手里拎着个精美的纸袋,她一看就知道是要送给她的,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猜猜看。”

    “那我怎么能猜的到,你能猜到我要送什么吗?”

    慕煜城摇头:“猜不到。”

    “那不就行了,要不等会新年钟声敲响,我们再相互赠送吧?”

    “好。”

    沈瑾萱把她的礼物取了来,放到她面前,慕煜城也把要送给她的礼物放到了桌边,两人相视而坐,端起红酒细细品尝。

    “把外面的包装拆了吧。”

    “什么?”

    “礼物啊,等会钟声一响,就可以马上看到了。”

    慕煜城笑笑:“这么迫不及待啊?”

    “那当然了,一想到有新年礼物可以收,觉得血液都沸腾了。”

    “好吧。”

    他拆了面前礼物的包装纸,起身说:“我去下洗手间。”

    “去吧去吧。”

    沈瑾萱挥手,双眼热切的盯着对面的灰色木盒。

    “不许偷看哦。”

    “谁看呀,反正早晚是我的。”

    嘴上这样说,慕煜城前脚一走,她后脚便控制不住的奔过去,刚伸手准备打开盒盖,身后传来一句:“哎哟,就知道某人口似心非。”

    缓缓转身,她尴尬的笑笑:“你上洗手间真有效率。”

    重新回到位子上,两人埋头吃饭,吃完了饭,便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沈瑾萱靠在慕煜城肩上,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电视上方显示的时间。

    十二点终于到来,新年的钟声也终于敲响了,她原本已经困的睁不开眼,一听到激动人心的钟声,猛得从沙发上跳下来,把礼物送到了慕煜城手中。

    “你的。”

    慕煜城也把礼物给了她。

    然后两人各自打开礼盒,沈瑾萱从盒中拿出一条精致的链子,链子上有个吊坠,她诧异的问:“这是什么?”

    “锁心链。”

    “锁心链?锁谁的心?我的还是你的?”

    “我们两人的。”

    慕煜城把吊坠的一边轻轻一按,很奇迹的,吊坠竟然像贝壳一样开了口,然后中间有两颗心型钻石紧紧挨在一起,再一按,吊坠又恢复了先前的模样。

    “哇,好漂亮。”

    沈瑾萱吁唏不止:“不过钻石要是放在外面就好了,藏在里面谁看的到。”

    “这是有意义的。”

    “什么意义?”

    “用钻石雕刻成心的形状,是因为钻石足够珍贵,就像人的心一样。藏在里面代表别人看不到,只有我们自己能看到。”

    她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谢谢,我很喜欢。

    慕煜城拿着她送的礼物,两个银色的情侣镯,左右翻看了看。

    “怎么样?看出什么了没?”

    “看着挺普通,有什么玄机吗?”

    “有啊,自己找。”

    他仔细又看了看,还是没看出什么。

    沈瑾萱郁闷的夺过去,指着镯子内层的某处说:“在这里,这里有字的。”

    “M,Y,Z?”

    “是的。”

    “什么意思?”

    “你的名字啊,拼音缩写。”

    慕煜城又拿出另一只,上面刻的则是“S,J,M。”

    “你的名字?”

    “YES。”

    “一人一只吗?”

    “YES。”

    他把刻着她名字的SJM递过去:“给你。”

    “笨蛋,你应该给我MYZ。”

    “为什么?”

    “因为只有慕煜城归我了。”

    沈瑾萱把SJM戴到他手上:“沈瑾萱才能是你的。”

    慕煜城会心一笑,伸手将她揽进怀里:“原来是这样呀。”

    他将她耳边的垂落的几根花丝挽到耳后:“要不要给家里打个电话?”

    “我正准备去打。”

    “我们要结婚的事……”

    “今晚会说出来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