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115 五年之约

    沈瑾萱拿了手机到楼上,鼓足了勇气拨通了家里的号码,嘟声响了很久无人接听,她停了一下继续打,还是无人接听。

    眉头一蹙,顿时恍然,她怎么给忘了,除夕夜爸妈一定是不会在家里的。

    缓缓下了楼,又坐回沙发上。

    “这么快就打完了?”慕煜城诧异的问。

    她摇摇头:“家里没人。”

    “怎么会没人?”

    “应该在外婆那里,每年的除夕他们都是陪着外婆一起度过的。”

    “哦,这样。”

    “我等会再打吧。”

    沈瑾萱换了个频道,身子往慕煜城怀里钻了钻。

    “与其干等,不如我们喝点酒怎么样?”他提议。

    “又要喝酒啊?”不是吃晚饭的时候已经喝过了。

    “是啊。”

    慕煜城站起身,拿了瓶酒两个杯子,一人倒一杯,递给她:“拿着。”

    “我不能喝啊。”

    “这是红酒。”

    “红酒我也会醉得。”

    “少喝一点没关系。”

    他坚持要她喝,她无奈之下只好接过去,碰了碰杯子,轻抿了一口。

    貌似味道还不错,她又抿了一口。

    半小时不到,一杯酒全部喝下了肚,沈瑾萱确实醉了,脸颊两边红红的,额头还有薄汗,看上去直想让人咬一口。

    “头好晕……”

    她把杯子扔给慕煜城,嘟嚷一句:“我就说嘛,我根本不能喝。”

    躲在他怀里,她的脸愈发红,微眯着眼睛呼吸出气,出气再呼吸。

    “热?”慕煜城低头看着她。

    “嗯。”她迷糊地点点头。

    这一个字正中某人下怀,他关了电视,便将她打横抱起来朝卧室走去。

    慕煜城把她放到床上,开了大灯和暖气,脱下外套在她身旁坐下,把已经昏昏欲睡的她抱到腿上,慢条斯理地帮她解上衣扣子。

    她顺从地由着他摆弄,某人的眼睛这时已经快烧起来了,全靠着极其变tai的自制力,没直接下手,伸手取了早放在一旁抽屉里的东西出来,帮她往身上穿。

    “这是什么?……”她人虽是迷糊的,但依然感觉到他往自己身上套的不是睡衣,而是有些毛茸茸的又很紧的布料。

    她渐渐有了睡意,乖乖地趴着闭上了眼睛,他心底情动几乎涌到喉间,看着她的脸,就这么不声不响吻她的眼睛。

    “城哥……”

    “恩?”

    “原来……”

    慕煜城屏住呼吸:“原来怎样?”

    “原来……你喜欢制服诱惑……”

    沈瑾萱说完这一句,便彻底昏睡过去。

    一早醒来,身边已经空无一人,回忆昨晚一些零碎的片断,赤脚进了浴室。

    洗好了澡下楼,慕煜城正在园子里拿着数码相机拍照,也不知拍的什么,这边咔嚓一下,那边咔嚓一下,捕捉到哪里就拍到哪里。

    沈瑾萱努了努嘴,伸展双臂,面朝着太阳升起的地方,作了个深深的呼吸。

    又是咔嚓一声,她睁开眼,见到慕煜城含笑望着她,立马走过去问:“你是不是偷拍我了?”

    “是你自己闯进了我的镜头。”

    他把刚才拍的照片翻出来,眼角笑意更甚:“呀,拍的真好,好的我都分不清是我技术好,还是你人长的好了。”

    沈瑾萱探头瞅了瞅,确实很好看,唯美的光线下,她披着一头微湿的长发,紧闭双眼仰望天空,白皙的脸上绽出的浅笑如花儿一般明艳动人。

    “你一大清早的很闲吗?”

    “不是等你起床给我准备早餐么。”

    “你一点都不会吗?还是会只是太懒?”

    慕煜城一本正经的回答他:“不会。”

    “真是的,没见过哪个男人不会做饭的。”

    “男人不会做饭很正常啊。”

    “谁说的?”沈瑾萱瞪他一眼:“人家林川就很会做饭。”

    “咳咳……”

    某人不悦的咳了两声,提醒她不要一大清早就提别的男人的名字。

    “我去做饭了。”

    她转身欲走,却被他拖住:“等一下。”

    “干吗?”

    “合影一张吧。”

    “哎哟,不是吧?我没听错吧?向来不喜欢拍照的人主动要求合影,该不是有什么预谋吧?算了,我还是去做饭吧。”

    她诚惶诚恐的想逃,慕煜城一把勾住她的脖子,把她夹在腋窝下,咔嚓一声按下了快门键。

    “给我看看。”

    “就不给你看。”

    慕煜城把相机举得高高的,她够也够不着,郁闷的瞪他一眼:“不给看就不给看,我还懒得看呢,反正整天看人也看得够腻味了。”

    转身进了客厅,先填饱肚子再说。

    吃好了早饭,她拿着手机上了楼,边走边切齿的想,昨晚要不是被慕煜城算计了,昨晚就应该打的。

    进了卧室关了门,她拨通了号码,心里七上八下的,也不知道过了这么久,爸爸原谅她了没有。

    应该是原谅了,做父亲的哪能一直不原谅女儿,她自我安慰着。

    电话接通,一听是母亲的声音,她松了口气,喊一声:“妈,是我,萱萱。”

    秦玉蓝怔了怔,刻意压低了嗓音:“怎么这时候打回来了?”

    “不是过年了嘛,昨晚就打了,你们是去外婆哪里了吧?”

    “恩。”

    “你和爸身体都好吗?他……还在生我气吗?”

    “我们身体无恙。”

    听着母亲只回答了前一句,沈瑾萱的心就开始往下沉了:“爸还是不肯原谅我吗?”

    一声轻微的叹息,秦玉蓝说:“本来差点就原谅了的,只是徐子耀他妈管不住嘴,到处胡说八道,现在街坊邻居都知道你的事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爸,死要面子活受罪,被廖琴这么一折腾,就觉得你给她蒙羞了,所以……”

    沈瑾萱气的要死:“我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爸他干吗要这么觉得啊?而且徐子耀他妈到底想干什么?事情过了这么久还这样闹有意思吗?妈你怎么就任由她诋毁你女儿呢?”

    电话里没了声音,但却也没有挂断,过了好一会,竟传来了哭泣的声音。

    “不是你爸钻牛角尖,也不是妈懦弱怕事,而是有你外婆的例子在这里,我们能怎么样……”

    沈瑾萱的心一阵揪痛,她怎么就忽略了,外婆是父母心里一根永远也消除不了的刺呢。

    “妈,对不起……”

    对不起为了追寻我的爱情,而丢下了你们,对不起因为一时气愤,而忽略了你们心里的感受,对不起你们把我养育这么大,没能给回报你们却还给你们增添了烦恼……

    一千句一万句对不起,都难以释怀她对父母深深的愧疚。

    “但是妈,我很幸福,真的,他很爱我,而且我们也要结婚了。”

    终于把结婚的消息说了出来,犹豫了这么多天都不敢说,此刻脱口而出,只是因为迫切的想要让母亲知道她过得很好,很幸福。

    电话里长长的沉默,她的心随着沉默愈发往下沉了,结婚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她要永远留在异国他乡了,意味着,她要为了一个男人彻底放弃了将她养大成人的父母了。

    “好,只要你幸福就好,妈祝福你。”

    秦玉蓝的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憋了很久才憋出这一句话来给女儿。

    沈瑾萱怎么会不明白母亲此刻心里有多难受,可是她的心里又何尝好受,每一次跟母亲通电话,都是母亲在那头哭,她便在这头哭,父母没有错,她也没有错,唯一错的,就是她爱上了不该爱的人,她不能说,爱上慕煜城是一个错,她只能说,是在不对的地点爱上了对的人,所以,她的爱情始终都是残缺的美。

    不能说很好,却也不能说不好。

    “妈,你和爸会来参加我的婚礼吗?”她停顿了一下,诺诺的说:“我很希望你们能来……”

    是啊,有哪个女儿出嫁却是一个人,再怎么说,都要让父亲牵着手进礼堂,交到新郎的手里。

    “这个可能……”

    秦玉蓝欲言又止:“可能有点难。”

    “是担心爸不同意吗?如果爸不同意,我明天跟慕煜城一起回家请求他的原谅好吗?”

    还没等到母亲回答,就听到电话里传来父亲咆哮的声音:“又背着我接她电话了是不是?!”

    沈瑾萱急忙说:“妈,把电话给我爸,快给他!”

    “他不会接的,就这样吧,我先挂了。”

    “妈,不要挂,你让爸接一下,我就跟他说两句话……”

    “我先给他说说,待会给你打过去。”

    “好吧……”

    她颓废的挂了电话,眼泪像开了闸的洪水,止也止不住,不能得到父亲的认可,一直是她心中最大的遗憾。

    哭了很久,直到手里的电话铃声响起,她才赶忙擦掉眼泪,吸了吸鼻子,迅速按下接听。

    “萱萱,你爸还是不肯接你的电话,妈尽力了。”

    秦玉蓝叹口气:“他让我捎句话给你,不要回家,如果回来了就不可能再放你走……”

    沈瑾萱在接电话前心里滋生的最后希望破灭了,她终于抑制不住哭出声:“那爸的意思让我这辈子都不要回家了,不要我这个女儿了是吗?是这个意思吗?”

    “不是,他说如果你想回来,五年后再回来,带着你的丈夫孩子一起回来。”

    “为什么要这样?”

    “他说他不相信你能改变贫富的差距,不相信有钱人有真心,更不相信你能和你外婆有不一样的命运,他说如果五年后你和那个男人还是相爱,并且有了孩子,那以你就可以回来,他也会原谅你,但是在这之前,他不想见到你,如果你想取得他的原谅,唯一的方式,就是让时间来证明,证明你的选择是对的……”

    秦玉蓝说完,便直接挂了电话,听着耳边空荡荡的嘟声,沈瑾萱哇一声嚎哭不止,一边哭一边对着电话说:“爸,为什么要这样,一定要这样吗?五年不是很短的时间,我那么希望能在结婚的时候得到你的祝福,可你却为什么要给我定下五年之约……

    她一遍遍的质问,尽管,她知道父亲听不到。

    哭声引来了慕煜城,他推开卧室的房门,上前询问:“怎么了?”

    沈瑾萱只是哭不说话,其实她不说,慕煜城也知道原因,微微蹙眉:“如果在电话里无法取得你父亲的原谅,那我陪你回一趟上海吧,见了面也许会好一些。”

    她摇头:“不行,现在不能回去,我了解我爸的脾气,倘若回去了,他真的有可能不放我走。”

    “那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我不希望你人在这里,心却系着那边。”

    “我也不想这样,可是在婚礼没有举行前,我不想再节外生枝,即便要回去,也要等到婚礼结束,到那时,就算爸还是不原谅我,至少不会把我留在上海了。”

    慕煜城轻叹口气,点头:“那好吧。”

    “小刀有消息了吗?”

    他眸光一沉:“还没有……”

    已经半个月了,小刀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一想到他那双纯净中夹杂着忧伤的双眼,沈瑾萱就心如刀割,每逢佳节倍思亲,在这充满喜气的新春佳节里,他是不是正默默的一个人坐在无人的角落里,仰望着天上的明月,想念着远方的母亲……

    她很自责,那一晚明明是感觉出了他的异常,却未多加留心,如果能再多关心他一点,是不是小刀就不会走?到底是因为什么样的无奈,才会这样一声不吭的就离开?

    “别担心了,有消息的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慕煜城伸手抚平她紧锁的眉心,将她揽进了怀里柔声安慰。

    深夜,飘起了鹅毛大雪,白天还是阳光灿烂,到了晚上却就突然变了。

    张美丽一个人窝在出租房里看电视,过了这个年她就会离开这里,所以不管这苏黎世的天是不是和人的心一样变幻无常,对她来说都无所谓了。

    这两天她几乎足不出户,买了一堆的零食当饭吃,整个把自己变成了宅女。

    桌上的手机响了,是沈瑾萱打来的电话,她按下接听:“喂?”

    “美丽,明天来紫藤园吧?我让慕煜城开车去接你。”

    “不用了,我才不要做电灯泡。”

    年前沈瑾萱就邀请了好几次,可都被她拒绝了, 纵然一个人很孤独,但是孤独不可耻,看了别人幸福哀悼自己不幸福那才是可耻的。

    “只是吃顿饭而已。”

    “那也不要,我这两天正在减肥,与食物杜绝往来,所以,谢谢你的好意了。”

    沈瑾萱叹口气:“那好吧。”

    她能明白张美丽的感受,所以也不勉强,虽然有一点点小失落。

    挂了电话,张美丽把手机扔到一旁,起身拎起沙发旁的垃圾袋,出了门准备扔掉。

    踩着薄薄的雪,亦步亦趋的往垃圾筒的方向走去,不是一般的拎,呵气如霜的冷,她缩着脖子扔了垃圾就往回走,两只手插在羽绒服的口袋里,看着被路灯拉长的身影,有些说不出的凄凉。

    走着走着她忽然觉得有些异样,像是有什么人跟在她身后,猛一回头,却又什么也看不到。

    她站了一会,继续往前走,也许只是心理作用,这样的天气有谁会跟在她这么落魄的人身后。

    进了屋关了门,她考虑要不要洗洗睡觉,咚咚,听到两声清脆的敲门声,心一紧,赶紧走过去开门。

    门外空无一人,可是地上,却放着一个保温箱。

    她蹲下身把箱盖打开,里面是冒着热气的饭菜,很丰盛香气也很浓,只是那么撇一眼,她的眼睛就涩的一片模糊。

    几乎不用猜也知道是谁把这个东西放在这里,她迈步出去,站在雪地里大吼一声:“高宇杰,有种你就出来!”

    四周一片静谧,仿佛从未有人来过,真的像圣诞老人送了礼物一样,无声无息不着痕迹。

    张美丽站在路灯下,任雪花落在身上,她小声抽泣,嘴里喷着白茫茫的雾气,一双明亮的眼泪光闪闪。

    “高宇杰,我知道你就在附近,你不出来我就一直站在这里!”

    每个女孩都有一股倔强劲儿,张美丽的倔强劲儿更是不输任何人,她站了足足有十五分钟,某个站在暗处的身影才终于忍不住,从身后将她紧紧的抱住了。

    感受到熟悉的气息,她的眼泪瞬间如断了线的珍珠,用力挣脱出来,转过身,看着心中朝思暮想的人,愤愤的质问:“什么意思?不是都结束了吗?为什么还要给我送饭菜过来?”

    高宇杰默不作声,眼眶沈陷,很的憔悴的样子。

    “你以为我不出去吃饭,你给我送过来,我就能吃的下去了吗?如果我吃不下外面卖的食物,那么你送过来的,我更吃不下去!所以,请不要费心了。”

    张美丽说完,拨腿就要跑,胳膊却被高宇杰抓住:“不要这样对待自己,就算我们之间没有关系了,我也希望你可以好好生活。”

    呵,真是可笑至极,这算什么,没有关系了,她怎么生活难道不是她自己的事吗?

    “谢谢你的提醒,感激不尽!”

    怨恨的甩开他的手,她头也不回的走了。

    “如果我们在一起你才能回到以前的样子,那我们在一起吧!”

    高宇杰对着她的背影大喊一声。

    张美丽赫然停下脚步,怔了很长时间才转回身,嘲讽的笑笑:“为什么要带上如果两个字? 你不觉得加这两个字,就像是对我的一种同情和可怜吗?”

    “我想我是爱你的,只是我还没有看清我的心,所以不知道要怎么去表达……”

    高宇杰走到她面前,按住她的双肩抱歉的说。

    她缓缓后退,丢下一句:“那就等你看清自己的心再来吧。”黯然的离去。

    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他还没有看清自己的心,张美丽真的觉得伤心透了。

    转眼间,又是半个月过去了,小刀还是没有消息,年后慕煜城的工作似乎变得很忙,每天看着他早出晚归,沈瑾萱也不忍心再询问小刀的事。

    某天夜里,慕煜城又是十点多才回紫藤园,回来后也没有休息,而是到书房里继续工作,看着他如此忙碌辛苦,沈瑾萱悄悄的下楼给他煮了碗粥,然后端上楼,到了书房门口,正准备敲门,听到里面传来慕煜城说话的声音。

    “在哪找到的?”

    他的声音似乎很紧张,沈瑾萱举在半空中的手缓缓的垂了下来。

    “现在情况怎样了?”

    “好,我马上过去。”

    ……

    沈瑾萱的心就从这一刻开始陷入了极度不安中,她伫在原地动也不动,直到慕煜城从书房里出来,见到她站在门外,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才颤声问:“是不是小刀找到了?”

    慕煜城凝视着她,有些开不了口,淡淡的说:“我先出去一下,回来再跟你说。”

    “为什么要等你回来?你说过如果有小刀的消息,第一时间就会通知我的?到底小刀怎么了?他出什么事了吗?”

    沈瑾萱只觉得心口闷得慌,眼皮也开始乱跳,那种慌乱的感觉令她很无措,只希望慕煜城能给她一个肯定的回答。

    “是的,找到了。”

    慕煜城沉吟片刻,如实回答。

    “在哪里?”

    “我先过去看看,然后……”

    “带我去。”

    她的神情,是不容人拒绝的坚定,慕煜城无奈的叹口气:“跟着吧。”

    反正如果注定要知道的事,早晚都要知道。

    沈瑾萱换了衣服跟着慕煜城下了山,坐在车里她不敢说话,与其说不敢说话,不如说她不敢问小刀的情况,从听到慕煜城在书房里接电话的语气和他从书房里出来后脸上凝重的表情后,她就知道小刀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况必然是不乐观。

    车子停在了一家医院门口,慕煜城下了车,沈瑾萱却还坐在里面不动。

    这家医院她太熟悉了,第一次来这里,是江珊出了车祸,被截了双肢,第二次来这里,是慕煜城与江珊结婚,她心痛难忍割腕自杀,现在是第三次,她不知道她为什么而来,更不知道里面等待她的又会是什么……

    不管是什么,医院给人的感觉总是不好,她不喜欢来这里,不喜欢闻到那些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更不喜欢看到那些医生穿的长袍,因为那颜色太过苍白。

    “出来了。”

    慕煜城替她打开车门,伸出一只手,要拉她下车。

    “小刀受伤了吗?”她颤声问。

    “进去就知道了。”

    深吸一口气,她下了车,被慕煜城牵着进了医院的大门。

    那不是一段很远的距离,却是走了很长时间,如果没有慕煜城拉着她,或许她要走更长的时间,以为走的慢一些,心中的不安就会少一些。

    到了二楼,高宇杰已经等候在哪里,他的表情同样凝重,应该说是从未有过的凝重。

    沈瑾萱挣脱了慕煜城的手,疾步冲上前问:“小刀呢?他怎么样了?”

    高宇杰抬起头,指了指身后的病房:“在里面。”

    她正要推开病房的门,慕煜城突然一把拉住她:“萱萱,要冷静一点。”

    气氛骤然冷却,她怔怔的问:“为什么我要冷静一点,出什么事了吗?”

    用力推开病房的门,视频撇见床上躺着的人,脸唰一下惨白,并未走一步却已经挪不动步伐。

    “沈小姐……”

    高宇杰见她脸色陡变,担忧的上前抚了她一把。

    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床,床上躺着的人却看不见,因为人已经被大块的白布盖住了,眼前所能触及之处,全都是白,一望无迹的白。

    一个踉跄,她险些摔倒在地,慕煜城从身后抱住她,她挣脱了他的怀抱,继续往前走,走到床边,两腿一软瘫在地上,再也没有力气站起身。

    “帮我把布掀开好吗?”

    她声音沙哑表情木讷的说一句。

    慕煜城上前缓缓掀开了白布,那最后一丝侥幸的心理,在看到熟悉而令人心疼的面孔后破灭了,以为她会走错病房或高宇杰找错了人,电视剧里不都是这么演得吗?为什么现实中就要如此的残忍,就不能也出现一次这样狗血的意外?

    沈瑾萱使出浑身的力气站起来,扑到小刀面前,哇一声痛哭出声,哭的声嘶力竭,哭的心碎成一块一块。

    也许在别人眼里,小刀只是她一个萍水相逢搭救的孩子而已,可是在她的心里,却早在他喊她姐姐的那个瞬间,就成了亲人,是这个世上,除了父母和她爱的人以外,唯一没有血缘关系,却看作比亲人还亲的人,可现在,他却死了,而且死的这么惨,惨到她都不敢看一眼,看一眼,心就痛的要死掉了……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她哭着回头质问慕煜城:“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

    “高宇杰找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这样了,具体原因还需要查明。”

    “这么说,他是不明不白的死了?”

    眼泪成串滑落,心痛的不能呼吸,如果她知道那一次在小旅馆里聊天是有生之年最后一次见面,她一定不会就那样走掉的,她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把小刀的苦衷都了解清楚,一定不会让他有机会躺在这冰冷的房间里,被人用白布蒙住了伤痕累累的脸庞。

    “不要难过,我会查出他的死因,只要我力所能及,不会让他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慕煜城明白沈瑾萱心里有多难过,她没有兄弟姐妹,最亲的父母不见她也不原谅她,在她心里,有多么渴望亲情,做为她最爱也最爱她的人来说,比任何人都清楚……

    “小刀,你醒醒,你快醒醒,快看看姐姐,姐姐来了,你不要怕,我会保护你的,我会救你的……”

    沈瑾萱抚摸着小刀青紫的脸庞,眼泪几乎泛滥成河,她用手指抹干他嘴角的血迹:“很痛吧?一定很痛是不是……你在最痛的时候,是不是盼着姐姐能再像上次那样出现,然后再救你一次……你一定盼过的对吗?……对不起,姐姐没有保护好你……对不起,让你就这样离开了……对不起……”

    她伏在他身上,抓着他已经没有温度的手,哭的慕煜城抱也抱不住,那些为小刀流出的眼泪,包含了太多太多的自责和痛苦,她不敢想象小刀在死前做过怎样的挣扎,他一定是对命运彻底失望了。

    “萱萱,冷静一点,你再怎么伤心难过,人死也不可能复生,你对他已经仁至义尽了,你对的起他了。”

    “我怎么可能冷静,你看看他,他还只是个孩子,竟然被人下此毒手,城哥,你告诉我,谁会对他有这样的恨,要这样把他往死里整?你真的不知道原因吗?还是怕我知道了会难过……”

    “我真的不知道。”

    慕煜城望着她红肿的双眼,笃定的摇头,按住她的肩膀:“我让高宇杰先送你回去,然后我去见个人,他有可能知道小刀的死因,等我打听清楚了,就回去告诉你好吗?”

    “我不要回去,我要在这里陪着他!”

    “他已经死了,他不需要你陪,听话,跟高宇杰回去。”

    高宇杰走进来,说:“沈小姐,如果你还想知道小刀的死因,就跟我回去吧,你留在这里慕总怎么能放心。”

    沈瑾萱模糊的泪眼睨向小刀紧闭的双眼,从今往后,她再也看不见那双纯净的眼睛,再也看不到他憨憨的笑容,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了,她还有什么能为他做的吗?

    “好,我走,但是拜托,一定要查清小刀的死因。”

    就算她不能为他报仇,最起码,要让她知道小刀为什么会落得这般下场,她至始至终都相信,小刀不辞而别是一定是有难言之隐。

    出了医院,寒风刺骨的冷,却冻不住眼角的泪痕,沈瑾萱坐在高宇杰的车里,目视着一路的流光溢彩,心里的疼痛感依旧那么清晰。

    车子开到一半,她突然喊一声:“停车。”

    “怎么了?”

    高宇杰诧异的灭了引擎。

    “我想去小刀住的地方看看,你去找慕煜城吧,看完我自己打车回去。”

    说完,她推开车门下了车。

    “那你小心点。”

    “恩。”

    小刀就住在附近,房子还是沈瑾萱当初给他找的,房租也是她付的,钥匙小刀也曾给过她一把,只是那时候,从未想过用得上。

    亦步亦趋的往前走,眼里的泪花被路灯映射的闪闪发光,一个人游荡在冬日的街头,沈瑾萱心中百感交集,昨夜还在空中纷飞的雪花眼下已经被人践踏在了脚底,这个世界的变幻无常她在这短短的几个月里已经深有体会。

    如果不是小刀的死,她或许永远都不敢笃定,这个世上,最无情的不是辜负,而是人的命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