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116 再不能肆无忌惮的爱

    站到了公寓门前,沈瑾萱颤抖的摸出钥匙开了门,屋里一片漆黑,不仅黑而且阴冷阴冷,比外面还要冷。

    她走进去开了灯,白炽灯照亮了房间,床上的被子还未叠,屋里很凌乱,几桶吃剩的泡面也没有扔掉,像是一直有人住过,可事实上,小刀从消失那天起就没再回来过了,这些天,她隔三岔五的就过来看看,每次看到门上挂着的锁,便没了勇气打开这扇门,只是静静的在门外站一会,然后便黯然的离去……

    眼泪再次滑落,她脱下外套,默默的打扫起了房间,她把屋里清扫的很干净,潜意识里认为小刀还是会回来,尽管,那根本就不切实际。

    整理完一切,她开始翻箱倒柜的寻找,想要找出一点蛛丝马迹,证明小刀不辞而别是有说不出的苦衷。

    最后在枕头下,找出了一本发黄的日记本,厚厚的一本,从日期上看,应该是写了好几年了,沈瑾萱的心又是一阵酸,她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小刀还有写日记的习惯。

    对于一个并未读多少书的孩子来说,能养成这样的习惯,只能说明一点,他心里的苦太多,找不到人倾述,所以只能把所有的心里话都写下来,那也是一种感情的寄托。

    翻开前半部分,是小刀过去那些漂泊生涯的记录,再翻开下半部分,翻到其中的一页,上面写着——

    “九月十六,阴,前天我又挨打了,已经忘了这是第几次被打,我以为我死定了,可是当我睁开眼,很遗憾的发现,我还活着,对于像我这种天生命贱的人来说,能活到今天,真不知道是我的生命力太强,还是我的运气太好,应该不会是运气太好,因为长这么大,我还发现我身上有什么幸运的事发生,不过这次,我好像确实走了一次运,我被一个漂亮的姐姐救了,她看我的眼神很像我死去的亲姐姐,第一眼看到她,我就有想哭的冲动,这确实是我的幸运,是我打娘胎出生唯一的一次幸运,以后我想我不会再遇到同样的幸运了,上帝对我,从来都是苛刻的……”

    “十月初六,晴,自从知道了姐姐的男朋友是我曾经差点害死的人后,这些天来我的心里一直不好受,良心的谴责折磨的我快要疯了,今天无意打探到那个男人要跟别的女人结婚了,我是阻止还是不阻止呢?如果阻止了,我是必死无疑的,我不怕死,可是我死了,可怜的妈妈怎么办?如果我不阻止,善良的姐姐又该怎么办?真是太苦恼了,有谁能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办……”

    “十月二十五,晴,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痛苦挣扎,我终于还是决定要回报姐姐的救命之恩,昨天我在街上看到了她,隔着重重人群,她的憔悴令我很难过,她救了我的命,可我却夺走了属于她的幸福,我是个混蛋,是个该下地狱的人,我不能让自己这样一辈子活在内疚中,所以妈妈,儿子对不起你了,我想如果你在我身边的话,也会支持我的决定,因为你是和姐姐一样善良的人,只是若有来生,不要再生出我这样的儿子了……”

    “十一月六号,晴,今天走出了监狱的大门,外面的阳光刺的我睁不开眼,就像是做梦一样,进去了便没想过能再出来,我知道又是姐姐救了我,这个世上真的有这么善良的人吗?明知道我差点害死了她的男朋友,却还是义务反顾的想要救我,站在阳光下,我不知道我是该哭还是该笑了,如此恩情,让我陈刀此生何以回报……”

    “十一月二十五,阴,我正式在姐姐的男朋友公司里工作了,虽然还有些不习惯,但是我会努力习惯并适应的,以后我要好好生活,绝不会辜负了姐姐的用心良苦,是她拯救了我破碎的人生,所以就算为了她,我也要活出个人样,姐姐,加油,一定要幸福……”

    “十二月二十五,大雪……”

    事实上,这是小刀写的最后一篇日记,沈瑾萱再未看之前,根本没想过里面的内容会给她带来多大的冲击。

    “我又一次陷入了痛苦之中,要怎么办?喜欢上一个比自己大五岁的女人,这是恋母情节吗?我不知道……但是我真的很依恋,在最难过的时候,那双看着我温暖的眼神,我不能留在这里了,否则会令姐姐失望,我自己也会疯掉的,拼了命的想要守护我与她之间建立的没有血缘的亲情,所以即使拼了命,也不想破坏了这种关系,更不想破坏了姐姐对我的印象,只能离开了,去哪里都好,只要那个地方没有她,今晚是圣诞节,我把她叫出来了,原本是想说句再见,真的很不喜欢再不辞而别,可是一见到姐姐,一见到她那双温暖的眼睛,我便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只能喝着烧酒,直到把心烧的焦黑为止,凌晨十二点,我们从烧酒店里出来,外面还飘着小雪,她笑着跟我挥手,然后转身离去,她一定不会知道,我盯着她的背影看了很久很久,说了一千句一万句,对不起,却始终说不出一句再见,我是那么庆幸,庆幸终于在这最后时刻,没有破坏我们之间纯洁的亲情……”

    砰一声,厚重的日记本从沈瑾萱的手中滑落到地板上,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小刀的心里竟然起了这样的变化,更是没有想到,小刀竟然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才不声不响的离开……

    痛苦的弯下腰,她双手捂住脸,难过的嚎啕大哭,泪水从指缝里渗了出来,滴在日记本上,心里从未如此的乱,乱的她突然不知该怎么办。

    哭了很久,她把日记本装进了包里,离开了小刀生前住着的公寓。

    丢了魂一样的游荡在大街上,经过一家酒吧门前,她停下了步伐,心里真的很难过,一直以来都是个循规蹈矩的人,却在有生之年,第一次有了想放纵一次的想法,很想进去喝几杯,虽然明知道没什么酒量。

    浑浑噩噩的走进去,霓虹灯光芒四射,摇滚乐震耳欲聋,那些扭动腰肢的人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笑,与她此时脸上忧伤的表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找了处角落坐下去,要了几瓶红酒,一个人自斟自酌,一瓶酒没多久便见了底,可是她的脑子却还是清醒的,瞪着空空的瓶子足足五分钟移不开视线,这是她一个人喝掉的吗?她开始质疑,难道人在难过的时候,酒会自然变成水?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的厉害,她拿出来一看,是林川的号码,怔了怔,不知道要不要接听,这个时候,她其实只想一个人静静的待着。

    震动停止,收到一条短信:“接电话,有事要说。”

    她吸了吸鼻子,回拨过去,那端很快接通,“什么事?”她问。

    “上次我给你的那份文件放哪里了?我现在要用。”

    “还在公司吗?”

    她问的有些含糊,脑子感觉晕晕的,眼前的桌子椅子都开始跳舞。

    “恩,明天要休假,所以今天加班了。”

    林川听到了手机里吵杂的声音,不确定的问一句:“你在酒吧?”

    沈瑾萱未回答他,只是抱歉的说:“那份文件被我锁在了抽屉里,钥匙在我身上。”

    “你在哪里?我过去取。”

    ……

    挂了电话,沈瑾萱疲惫的靠到了沙发上,闭上眼,想着小刀单纯的笑容,她不明白,到底是从什么开始,他会有了那些错误的想法?

    自嘲的笑笑,盯着杯中的红酒质问:“你这个傻孩子,我当初是不是不该救你……”

    如果让慕煜城知道小刀的想法后,他肯定会很生气,一定不会再追查他的死因了,一定会觉得他死有余辜,因为,他本来就不喜欢他的。

    红酒不是不醉人,只是需要一个过度期,尽管脑子已经一片空白,某些记忆却还是清晰可辩。

    林川到底还是来了,在人山人海的酒吧里,他一眼就撇见了坐在阴暗角落里的女人。

    径直走过去,坐到她对面,目光关切的询问:“怎么了?心情不好吗?”

    “有一点。”她如实点头。

    “跟慕煜城吵架了?”

    “为什么只要我心情不好,你就认为和慕煜城吵架了?”

    “因为他是你心里最重要的人,只有在一个人的心里有足够的份量,才能轻易影响那个人的心情。”

    她苦涩的笑笑:“你错了,一个人的心不是只有爱情才会影响到,亲情和友情一样有那样的威力,如果你说你六亲不认或没有朋友,那我便可以理解……”

    “这么说,你今天是因为亲情或友情了?”

    沈瑾萱凝望着他:“我可以相信你吗?”

    “看来想要跟我说心里话了。”

    “……你怎么知道?”

    林川晒然一笑:“你每次想要对我说心里话的时候,就会问一句:我可以相信你吗?”

    “那我可以相信你吗?”

    他点头:“当然,别忘了,我一直是你的朋友。”

    “好,那先干一杯。”

    喝了一口红酒,她低下头说:“我好像害死了一个人……”

    “什么?”林川颇为吃惊。

    “那个人是我救过的一个比我小五岁的男孩子,我一直都把他当亲弟弟一样的看待,他也很乐意叫我姐姐,我以为我们即使没有血缘关系也会像真正的亲人一样,却没想到,他竟然对我产生了男女之情,他说他怕破坏了我们的关系,怕我讨厌他,所以不声不响的离开了,我让慕煜城找了他很久,今晚终于找到了,却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沈瑾萱好不容易烘干的眼泪再次夺眶,难过的别过头,不想让林川看到她无措的样子。

    林川沉默了半天才开口:“虽然我不知道那个男孩子是因为什么原因离开人世的,但我认为,这件事不能怪你,因为喜欢一个人没有错,被一个人喜欢也没有错,人的心是最没有办法控制的。”

    “那不是喜欢,那只是一种依恋,他很爱她的妈妈和姐姐,可是一个很早以前就死了,另一个则几年未曾见过面,所以他渴望亲情,渴望温暖,于是他把心中的那份思念转移到了我身上,他错误的以为那是爱,如果我能早点发现他的异常,我就能引导他走出误区,就能避免悲剧的发生,那么,他就不会死了……”

    说到底,沈瑾萱还是自责,还是觉得,是自己对小刀关心的不够。

    “这个世上不是什么事都能预料,如果都能预料,就不会有悲剧发生了。”

    哽咽着点头:“是啊,都是无法预料的,也许一开始就不该救他,或许还可以活得久一点……”她第一次觉得,原来人有同情心也并不是什么好事。

    沈瑾萱终于醉了,意识渐渐模糊,直到彻底丧失。

    再次醒来,她睁开朦胧的双眼,望着眼前陌生的环境,不是紫藤园,是个完完全全陌生的环境。

    突然意识到什么,她一个翻身坐起,惊觉自己竟然不着寸缕的躺在一个陌生的床上,更让她惊慌的是,床的另一边躺着同样chi裸的男人,而那个男人,是林川。

    啊——

    她惊恐的尖叫一声,用被子裹住身体,脑子轰一声,脸色瞬间惨白。

    林川被她的惊叫声吵醒了,猛一睁开眼,看到眼前的一切,竟是比她还震惊:“这……”

    啪——

    沈瑾萱狠狠的甩了他一记耳光,气愤的说不出一句话!

    “瑾萱,你不要误会,我没有想要对你怎样,昨晚我也喝醉了,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林川的表情看起来很无辜很诚恳,一点也不像撒谎的样子,可是她却再也不会相信他了。

    手一指门的方向,冷冷的说一句:“滚出去。”

    林川背过身:“你先把衣服穿起来我再跟你说。”

    他根本没有要走的打算,因为走了,就再也说不清了。

    沈瑾萱捡起地上的衣服冲进了浴室,砰一声关了门,颓废的蹲在了地上,竟然流不出一滴眼泪来。

    世事变幻无常,根本已经超出了她能承受的范围,父亲给她定下五年之约她伤心无奈,小刀突然间死了她心疼难忍,知道了小刀离开的原因她彷徨自责,如今因为醉酒而在酒店里过了一夜,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了,像是麻木,又像是绝望。

    她背叛慕煜城了吗?做了对不起他的事了吗?虽然昨晚的记忆是空白的,可就算她与林川并没有发生什么,她也无法原谅自己了……

    默默的穿好衣服走出去,至始至终没有哭一声,林川已经穿好衣服在等她,见她出来,一把上前拽住她的胳膊:“你听我解释,昨晚……”

    “放开!”

    她厉声训斥,连正眼都不瞧他一下。

    “要我怎么说你才相信?我昨晚是喝醉了,根本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我们认识不是一天两天,我的为人你应该很清楚,我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小人,所以我不可能会对你做出那种事。”

    “这个世上不是什么事都能预料,如果都能预料,就不会有悲剧发生了。”沈瑾萱转过身:“这句话是你昨晚告诉我的,我现在才觉得,它很有道理。”

    林川蹙眉,抓着她胳膊的力道加重:“你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我,你这样会让我觉得自己是个龌龊的小人,我可以对天发誓,从未对你有过非份之想,做你信得过的朋友,对我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呵,她讽刺的笑笑:“朋友?我不需要在我背后捅我刀子的朋友,因为太信任你,才会对你无话不说,因为太信任你,才会想着即使醉了,你也会保护好我,还有什么比这更残忍,你最信任的人,往你心口上捅一刀?”

    林川的表情僵了很久,直到沈瑾萱甩开他的手,带着对他的怨恨离去,他才从木然中挣脱出来,追出酒店,对着沈瑾萱的背影吼一句:“不会就这样过去的,不会让你把我看成那种人。”

    沈瑾萱没有驻足也没有回头,她伸手拦了辆的士,面无表情的坐进去,脸色依旧苍白,像是一朵栀子花,香气依旧,却纯洁不再。

    颤抖的把手伸进大衣的口袋,摸出了手机,手机不知何时竟然关机了,她痛心的闭上眼,沉吟片刻,拨通了慕煜城的电话。

    那端很快接通:“喂?萱萱?”

    蓦然听到他温润的声音,沈瑾萱鼻子一酸,眼泪再也忍不住峰涌而下。

    “怎么不说话?”

    她拼命的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呜咽了好一会,才清了清嗓子,平复心情想要解释:“昨晚……”

    “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她的脸色愈渐苍白。

    “知道你在张美丽那里过的夜,打你手机关机了,打到她那里问了一下,确定你在那里我便放心了。”

    沈瑾萱怔住了,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来自异世,每个人说的话她都听不懂了,见她沉默,慕煜城心疼的安慰:“别难过了,人死不能复生,死的人已经死了,活着的人就要好好的活着。”

    “我知道……”

    她再次哽咽,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慕煜城一定不会知道一个死去的人,把一个活着的人折磨成了什么样,如果他知道了,他便再不会跟她说出这样的话。

    “对不起。”

    等着他先挂电话,却等到一句抱歉的话,沈瑾萱的眼泪流的更凶了:“为什么说对不起?”

    “昨晚没能了解出小刀具体的死因,觉得很对不住你,再给我些时间,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不用了……”

    她几乎是脱口而出,明明昨晚还那么迫切的想要知道的答案,却突然间就不想再让他查下去了,不是不关心小刀,而是不想让慕煜城知道小刀心理的变化,不想让慕煜城说她救了不该救的人……

    如果不是爱乌及乌,慕煜城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背叛他的人,知道了真相,或许他会伤心,可是那些伤心算什么,还有比那更伤心的事,就发生在昨晚,是沈瑾萱现在没有勇气说出来的。

    “为什么?”意料之中的,慕煜城很不解。

    “就像你说的,人死不能复生,知道了原因他也不会再活过来,这段时间因为他麻烦你的太多了,所以就这样吧。”

    慕煜城虽觉得疑惑,但也未多问,他笑笑:“那好吧,我去开会了,晚上见。”

    “……恩。”

    挂了电话,沈瑾萱终于抑制不住了,掩面失声痛哭,心里一遍又一遍的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城哥,这句话应该是我先说的……

    或许是哭的太伤心,连出租车司机都起了怜悯之心,关切的回头问一句:“小姐,没事吧?”

    她抬起头,意识到了自己情绪的失控,擦干眼泪说:“没事,就在这里停吧。”

    坐在环境优雅的咖啡厅内,二楼的采光很好,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外面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车水马龙,行人匆匆而过,眨眼间便不记得上一秒从你眼前闪过的陌生面孔。

    如果记忆也可以这样抹去的话该多好,她的思绪第一次变得迷茫……

    桌边的手机闷哼着震动,是张美丽打了电话过来,她浑浑噩噩的按下接听:“……喂?”

    “在哪呢?”

    “流连咖啡厅,你要是能抽开身,过来一下吧。”

    “好。”

    听她声音不对劲,张美丽二话不说就挂了电话,向她说的地点奔赴而来。

    二十分钟后两人碰了面,望着面前憔悴的女人,张美丽轻叹口气,说:“小刀的事我都知道了,那孩子怎么有那么大魅力,把你难过成这样?”

    “你怎么知道的?”

    “听慕煜城说的,昨晚他联系不上你,打我电话,我替你圆谎了。”

    “干吗要替我圆谎?”

    “因为慕煜城打给我之前,林川也打给我了,他说你心情不好在喝酒,问我要不要过去,我当时加班很忙就没过去,叮嘱他看好你,后来慕煜城打电话给我,我怕他知道你和林川在一起会误会,就小小的撒了一下谎,说你和我在一起。”

    “那时候是几点?”

    张美丽想了想:“好像十点左右的样子。”

    “之后你就没再联系过我们吗?”

    “是啊,有林川在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你发泄了情绪他肯定会送你回去的。”

    沈瑾萱嘲讽的笑笑:“你就这么相信他?”

    觉察出了她的异样,张美丽蹙起眉:“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他没有送我回去。”

    “啊?那你们难不成在酒吧喝了一夜?”

    “我醒来的时候是在一家酒店,身上的衣服一件都没有了,林川就睡在我旁边,和我一样不着寸缕!”

    气氛蓦然间冷至冰点,张美丽目瞪口呆说不出一句话,发生了这样的事,说了谁不惊讶,说了谁又能接受的了。

    “你的意思,林川他趁你喝醉把你……”

    “我不知道,他说他昨晚也喝醉了,什么都不记得,不管是真是假,那个人我都不会再相信了。”

    砰一声,张美丽一巴掌拍在桌上,腾一起站起来:“王八蛋,我去找他问清楚!”

    “不必了。”

    沈瑾萱拽住她的衣袖:“先不要把事情闹大,我现在脑子里很乱,比起昨晚到底有没有发生不该发生的事,我更担心的是慕煜城倘若知道了我要怎么面对他……”

    “不能让他知道。”

    张美丽面色凝重的握住她的手:“听我一句,千万不能让他知道。”

    “可是我不忍心欺骗他……”

    “难道你打算跟他坦白?”

    “我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不跟他坦白我觉得内疚,跟他坦白怕他不原谅我……”沈瑾萱痛苦的摇头:“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为什么我们都要结婚了,却要发生这样的事……”

    “瑾萱,发生这样的事确实很令人气愤,可是你无论如何这个时候都要冷静,因为男人是接受不了女人出轨的,尤其那个女人还是他最爱的女人,有多少的爱就有多少的期待,哪怕你说你当时并没有意识,并没有半分想要背叛他的心,他也不会相信的,在男人看来,背叛就是背叛,没有那么多可以解释的东西,如果你对慕煜城的爱十分有信心,认为他可以包容这件事,那你可以试试看,但我不得不提醒你,这是个非常危险的挑战。”

    张美丽的话就像是一盆冰水泼在了沈瑾萱原本就已经瑟瑟发抖的心上,她真的要疯了,她抓着好友的手,流着泪问:“那你告诉我该怎么做?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吗?”

    “是的,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如果连你自己都不能忘记,不能释怀的事,你别指望说出来,慕煜城能释怀,能不计较……”

    “可是我觉得好难,我曾经引以为傲的就是一心一意的爱着他,对他的爱荡荡,没有任何一点瑕疵和欺骗,可是现在你让我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的和他继续在一起,我真的没有信心能做好。”

    “那就放弃吧,放弃你和慕煜城的感情吧,因为现在你面临的就是两个结局,第一忽略昨晚,继续你们的爱,第二和盘拖出,然后你们玩完,除此之外,没有第三种结局,也许我不是那么了解男人,但有一点我很笃定,男人的眼里是揉不进沙子的,就算他爱你爱到了骨子里,说他不计较,那也不可能真的不计较,刺一旦扎进了心里,就会和肉长在一起,你想要把它拨掉,除非连着他的心一起拨……”

    张美丽的话字字见血,沈瑾萱趴在她肩头伤心的哭了,她承认这些话是有道理的,如果不是已经考虑到这些,她就不会如此的挣扎和彷徨。

    “我会试试看……”

    “好了,别难过了,都怪我,是我不好,是我太相信林川了,要不是太信任他,昨晚赶过去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张美丽心里也很自责,但更多的则是郁闷,郁闷爱情为什么这样难……

    “不怪你,是我们都太相信他了。”

    她比张美丽还要相信林川,慕煜城一句话说的对,坏人的脸上是不会写坏人两个字,或许真的是她把人性看的太美好了。

    一整天都没有去公司上班,以后也不用再去了,晚上坐在紫藤园的秋千上,等着慕煜城归来,其实她已经很久没有等过他了,自从他说她等他让他觉得有压力后就不再等了,除非偶尔有重要的事,就比如现在。

    她并没有决定要坦白昨晚的事,只是因为心里太过慌乱,想着见他一面,或许心里就会安定一些。

    七点整,慕煜城回来了,他刚一迈进园子,沈瑾萱就奔到他面前,紧紧的抱住了他。

    还是第一回,她这么主动的拥抱他,即使不用特意去感觉,也能感觉到她对他深深的爱。

    “心情好些了吗?”

    慕煜城温柔询问,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恩,好些了。”

    “那去吃饭吧,我都饿死了,昨晚看到你那么伤心,一夜没睡好,白天也吃的很少。”

    被他牵着进了餐房,面对面的坐着,慕煜城原本还以为沈瑾萱要伤心好一阵子,这会看她似乎已经走出了痛苦的漩涡,顿时心情大好,心情好了,胃口自然也好。

    “怎么不吃?”

    他疑惑的问一句,他吃的香,她却只是在一旁看着。

    “我不饿,下午吃了些点心。”

    “那多少也吃一点,否则夜里老早就要饿了。”

    慕煜城体贴的替她夹了些菜放到碗里。

    她应付的吃了几口,便放下筷子,继续盯着对面的男人看。

    “我脸上有东西吗?被你看得好紧张。”

    他难得调皮一笑,像个孩子一样。

    “没有,只是觉得这样看着你吃饭,感觉好幸福……”

    “如果看着我吃饭就觉得幸福,幸福是不是太简单了?”

    “是啊。”

    她苦涩的笑笑,心里十分落寞,幸福是如此简单的事,可往往简单的事,做起来却并不简单。

    “明天去试礼服吧,有空吗?”

    “恩有空,我把工作辞了。”

    “辞了?”慕煜城颇为诧异:“不是死都不离开的吗?怎么会突然想到不做了?”

    “想安心准备婚礼的事。”

    这个回答慕煜城相当满意,他笑着点头:“很好。”

    吃了晚饭上楼,趁着慕煜城在书房里工作,她把自己关进了浴室里,用热水使劲的冲洗着身体,一想到她的身体有可能被另一个男人碰过,就恨不得把身上的皮全剥下来,她原本就不是那种开放的女人,在一 夜 情泛滥的二十一世纪,放在别人身上,或许觉得是无所谓的事,可是放在她身上就不行,她希望她的爱情是纯洁而高尚的,就是因为有着保守的观念,才与徐子耀谈了几年恋爱,却未迈过雷池一步。

    当她把自己完完整整的交给慕煜城时,就已经认定了,他是她这辈子,唯一的男人。

    身上的皮肤已经被好擦洗的通红,她却还没有停止的打算,直到慕煜城忙完了工作回卧室,喊她的名字她才结束了这种近乎病态的折磨。

    “洗了很久吗?”

    慕煜城望着她红通通的脸,柔声的问。

    “没多久。”

    “那这脸怎么这么红?看的我都想咬一口。”

    他笑着俯身想吻她,她却慌乱的别过头,无措的指着门的方向说:“我口有点渴,想去喝杯水。”

    说完,便拨腿奔出了卧室,到了楼下站在客厅中央,握着水杯的手一直在颤抖,总觉得慕煜城只要一靠近她,她就会觉得自己不干净……

    站了许久,才亦步亦趋的上楼,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她躺到床上,掖过被子包住了身体。

    双眼紧紧的闭着,脑子却并未进入睡眠状态,她悄悄的观察着浴室里的动静,很害怕慕煜城洗了澡后会想要与他亲热。

    或许是心里的压力太大,压得她意识渐渐有些迷糊了,如果不是一只手突然从背后圈住她,她或许很快就可以睡了。

    慕煜城的手想要探进她的睡衣里,她反弹性的逃开了,蜷缩着身体在床的边缘,不敢转过身来看身后的男人,只是佯装很疲乏的说一句:“城哥,我累了……”

    慕煜城的眼神闪过一丝异样,他能明显感觉出她的排斥,是不同往日娇 羞的排斥。

    “好。”

    并未勉强她,替她盖好被子,关了灯,当视野陷入一片黑暗,沈瑾萱那颗惶惶不安的心终于松懈了下来。

    第二天一早,她便跟着慕煜城去试结婚的礼服,到了苏黎世最尊贵的皇室婚纱店,

    看着洁白的婚纱,她又开始紧张,觉得那白纱的颜色太过讽刺,慕煜城让她挑几套喜欢的,她挑了五套,竟全是一码红色。

    “怎么挑这种?”

    慕煜城显然很不理解。

    “感觉很漂亮,而且红色也挺喜庆。”

    “那婚纱总要挑一件吧,拍照的话不能只穿这个。”

    她缓缓点头:“好。”

    随意走几步,挑了件简洁大方的婚纱,手一指:“就这件吧。”

    “去试一下。”慕煜城建议。

    婚纱店的工作人员领着她到了试衣间,她刚把衣服换上,手机突然响了,拿出来一看号码是林川,顿时脸色唰一下惨白,比那婚纱还要白。

    她不知道他突然打电话来所谓何事,就算有事,她也不想知道,更不好奇。

    果断把电话给拒绝了,闭上眼,作个深呼吸,正要推门出去,手机又响了,只是这次是短信的提示。

    “下午三点到公司找我,我会证明我说过的话。”

    她怔住了,半响动也不动,试衣间的门被敲响,传来慕煜城的声音:“萱萱,好了吗?”

    慌乱的把短信删除,她低着头走了出去。

    “不错,很漂亮……”

    慕煜城由衷赞叹,沈瑾萱个子高身材又好,穿什么衣服都好看,更何况是原本就能衬托出美的婚纱。

    “不舒服吗?怎么脸色看起来很不好?”

    她摇摇头:“没有,没什么事。”

    之后又试了几件婚纱,两人才出了婚纱店,坐进车里,慕煜城凝视了她片刻,伸手替她系好安全带,关切的询问一句:“还不能走出小刀死亡的阴影吗?”

    “恩?”她从迷茫中清醒过来:“为什么这样说?”

    “从昨天开始,你就变得很异常,虽然你没说,但做为你的爱人,我能感觉的出来。”

    她眼眶一热:“对不起……”

    “傻瓜,为什么要道歉?”

    “让你为我担心了。”

    “很快你就会是我的妻子,我担心你是应该的,这些天难为你了,你父亲不原谅你,小刀又突然死了,你心里难过我明白,只是很内疚,什么也不能为你做。”

    “不要内疚。”沈瑾萱抱住他,哽咽着说:“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谢谢你城哥,我没关系的,可能只是常见的婚前恐惧症,慢慢会好的。”

    她的眼泪掉在他的肩上,比起父亲的约定,比起小刀的死,更让她觉得辛苦的,是不能再肆无忌惮的爱着此刻她抱着的男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