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117 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沈瑾萱最终还是决定去见林川,她认为即使林川不证明什么,也有必要把话说清楚。

    到了总监办公室,林川起身关了门,指了指沙发:“坐下说吧。”

    “不用了。”

    她面无表情的睨向他:“我会来,只是想告诉你,以后不要再给我打电话,那一晚的事我不想再提。”

    林川怔了怔,一把抓住她的胳膊:“跟我来。”

    “干什么?”

    “我说过我要证明的。”

    “没必要,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我就对你感激不尽。”

    她挣脱他的手,转身欲走,林川上前一步拦住她:“你是想让我一辈子在你面前抬不起头吗?”

    “不会的,我不认为我们要一辈子牵扯不清。”

    林川再次拽住她的胳膊:“不管你是怎么想的,我都必须要证明。”

    他将她拽出了办公室,沈瑾萱愤怒的挣扎:“放开我!你放开我!”

    迎面走来几位同事,都用诧异的目光打量他们,她觉得难堪极了,低吼一声:“放开我,我自己会走!”

    林川松了手,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公司的大门,上了他的车,她切齿的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到了就知道了。”

    林川飞速把车子开到了某个地点停下来,沈瑾萱视线移向窗外,顿时脸色难看至极,他竟然把她又带回了上次的酒店。

    她推开车门,伸手就想甩林川耳光,被他伸手挡住:“难道你就不好奇,那一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

    举在半空中的手颤了颤,她轻抿双唇,跟着他进了酒店。

    林川找到大堂经理,要求看前天晚上的监控录像,大堂经理询问了具体原因后,很遗憾的告诉他们:“我们不可能在客人的房间里装摄像头,所以帮不了二位了。”

    “这个我明白,我的意思你们大厅或者走廊里应该有监控,可不可以让我看一下,当时我们俩是怎么进房间的?”

    “好的。”

    大堂经理先是查出了他们开房的时间,然后调出了同时间段的录像,很快,目标锁定,沈瑾萱屏住呼吸盯着显示屏的画面,看到了一个戴着口罩和墨镜的陌生男人,把她和林川先后拖进了酒店的客房,从录像上来看,她和林川确实是没有意识,而那个男人显然也是有意而为之,乔装的根本看不清长相,他把两人安顿好后,便悄悄出了酒店。

    “只有这么多了。”

    大堂经理指了指显示屏。

    “好的,麻烦了,谢谢。”

    林川与他握了手,扯了扯沈瑾萱的衣袖,缓缓出了酒店。

    站在酒店门外,他叹口气说:“看到了吧?我当时也是没有意识的,我们显然是被人陷害了。”

    沈瑾萱表情僵硬,木然的抬头看了看天空,一句话不说的走了。

    林川跟在她身后,喊一声:“找个地方谈谈吧。”

    “没什么好谈的。”

    “现在我们必须要谈。”

    他硬将她拉上车,然后把车子开到了海边,一望无迹的大海在海风的威力下卷出了一朵朵浪花,海水敲打岩石的声音像是乱了节奏的拍子,忽轻忽重忽慢忽缓。

    “看了录像,还是不肯原谅我吗?”

    林川站在沈瑾萱身后,有些懊恼的问。

    她不说话,双眸无神的盯着远处的海面,小时候外婆带她去黄浦江畔,常常会说:萱萱啊,来世投胎不要做那天上无忧无虑的小鸟,天空虽大,却不如那地面上的海,它可以容纳所有河流的水,所以要做就做那能包容一切的大海。

    此刻,她不想恨任何人,只想让自己变成一片海,让所有的一切都沉入海底。

    “你不原谅我也是应该的,从一开始我就料到了今天。”

    林川上前一步,与她并肩站在一起,表情落寞的笑笑:“知道我们为什么会遇见吗?”

    沈瑾萱微微侧目:“相亲偶遇。”

    “那不是偶遇,那是有目地的接近。”

    她的心咯噔一声:“你什么意思?”

    “那天你相亲,我是故意接近你的,目的只有一个,让你爱上我。”

    呵,沈瑾萱不可思议冷笑,她直视林川:“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知道,我在告诉你,我骗了你。”

    “为什么要我爱上你?”

    “因为只有让你爱上了我,慕煜城才能去爱别人。”

    “爱谁?或者说你是谁派来的?”

    “江珊。”

    蓦然听到这个名字,沈瑾萱脑子轰一声砸开了,她怔怔的望着面前的男人,突然觉得自己可悲到了极致。

    “她给了你多少钱?”

    林川讽刺的笑笑:“你真是把我看得一文不值,我们相识这么久以来,就算我伪装了自己,你也应该清楚,我不是那种为了钱做事的人。”

    “那是为了什么?”

    沈瑾萱的表情看起来比他更讽刺。

    “七年前,第一次到这里来留学,在一场舞会上,认识了她,当时被她冷艳的气质所吸引,不可自拨的爱上了她,后来通过打听得知,她叫江珊,和我是同系不同班的同学,于是我就展开了对她的追求,一追就是几年,从来没想过放弃,那么执着的想要追到她,她却一颗心全在另一个人身上,就是在初次邂逅的舞会上,她眼神紧紧追随的那个男人,所以在七年前,我其实就已经认识了慕煜城,只是那时候,他并未注意到我而已。”

    “因为她,心甘情愿的留在了苏黎世,我们一直像朋友一样的相处,我看起来不是那种会做疯狂事的男人,可是当她哭着求我帮她的时候,我还是第一次做了自己不想做的事……”

    即使林川不说,沈瑾萱也知道了江珊求他帮的是什么忙,应该就是后来那场看似无意其实是刻意的遇见了。

    “她说慕煜城爱上了别的女人,她实在没有办法了,让我把那个女人抢过来,当时她喝了很多酒,明知道那是很幼稚也没什么胜算的方法,我却因为不想看到她伤心而答应了,与其说不想让她伤心,不如说我很好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可以让慕煜城抛弃江珊,抛弃我追了多年都没有追上的女人。”

    “所以你就开始介入我的生活了?以朋友自居,赢得我的信任?”

    沈瑾萱切齿的质问。

    “是的。”

    “呵,那你难道不觉得自己计划失败了吗?除了赢得了我信任以外,你真正和目地你认为达到了吗?”

    “没有,我一直都没有对你采取过任何行动,我的计划怎么可能成功。”

    “为什么不采取呢?为了你爱的人,怎么不采取呢?”

    “在和你接触以后,每一次看到你纯净的眼神,看到你亲切的笑容,就不忍心再对你有那种龌龊的思想,所以即使取得了你的信任,也没有再进一步,有一天江珊找到我,质问我为什么不跟你走的再近一点,我说不忍心伤害一个善良的女孩子,并且劝她不要再这样下去了,爱情是勉强不来的,慕煜城若心里没有她,即使没有别人,也一样不会爱她,江珊听了我的话后对我很失望,她反问我既然知道爱情是勉强不来的,为什么还要对她穷追不舍?我笑着回答她,我虽然爱她但是却从来没想过要用非常的手段得到她,所以希望她可以像我爱她一样的爱慕煜城,保持理智,认为只要对方幸福就好,结果她令我很失望,后来她做的那些事,让我觉得自己多年的迷恋都是不值得的,那该死的一见钟情完全蒙蔽了我的双眼,她的任何计划我都知道,包括那场车祸,那场车祸毁了她,也毁了我心中对她保留的最后一点美好印象,就在那一瞬间,迷恋的感觉荡然无存……”

    真是意外,原来江珊制造出的车祸林川早就知情,可笑的她还跟他倾述苦恼,更可笑的是,他完全装作不知情的安慰她。

    现在想想,一切都是那么可笑。

    “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把对江珊的感情转移到了我身上?”

    沈瑾萱淡然的一句话,让林川很是意外,他可能没想到,竟然被她看出了这一点。

    “从慕煜城决定跟江珊结婚,在大雨里遇见你那一天开始,看着你伤心难过,明明知道内情的我却不能说,那天晚上是我活了二十几年最痛苦的一个晚上,你哭了一夜,我痛苦了一夜,就是在那个晚上,看着你流泪的瞬间,心里感情的天平倾斜了,我知道我不配爱你,所以也从来没想过要去争取,只想着做你一辈子可以倾述的朋友就好,却怎么也没想到,会成为别人算计的对象。”

    “你的爱情真是去的快来的也快,爱了七年的人,可以一瞬间就没了爱的感觉,也可以在一瞬间,就爱上认识几个月的人,呵,真是廉价啊……”

    “我知道说出这样的话会令你瞧不起,也曾打算放在心里一辈子,现在决定说出来,是不想再继续欺骗你,不管你原谅还是不原谅,都想从这一刻开始,做最真实的自己。”

    “那天晚上,真的一点意识也没有吗?”

    沈瑾萱表情凝重的逼他回答:“真的,一点点意识也没有吗?”

    两人对峙了很久,林川深吸一口气,点头承受:“后来,有一点。”

    “所以……将错就将了?”

    她的身体微微颤抖,多么希望他能立刻否绝,可是他却未再言语,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只是沉默以对。

    林川心里想什么,沈瑾萱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了,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在两人醒来时,说不清了不是吗?

    不管怎样,结果都比过程更能成为胜利的一方。

    “又是江珊吗?酒店的事。”

    她闭上眼睛问。

    “我问过她了,她说不是。”

    “你相信她说的话?”

    “如果你看见她现在的样子你也会相信的,对于一个心灰意冷的人来说,已经没有力气再继续折腾。”

    沈瑾萱睁开眼,眼前一片模糊:“看来这个世上,想要拆散我和慕煜城的人,还有很多。”

    她早该知道,从一开始这就是一段不被看好的恋情,无论是人为抑或是天意,都不想让她们像普通人一样的实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心愿……

    “你走吧,从今往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沈瑾萱往海滩的方向走,林川跟了上去:“一起走吧,我不放心你。”

    “你有什么资格不放心我?”

    她愤怒的抬起头:“在我没有恨你之前,马上从我眼前消失,我不会感激你怀着某种目地接近我,却在关键时刻幡然醒悟,放任错误的开始,你就已经失去了被原谅的资本,所以,请你回到那个开始的地方,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

    林川幽深的双眸闪过一丝心痛,他缓缓点头:“好,我走。”

    他转过身,颓废的走了几步又停下来,背着身说:“多加小心,已经掉进了陷阱,会有未知的困难再等着你。”

    沈瑾萱连眼皮都没有动一下,扯了扯嘴城,扯出一抹嘲讽的笑。

    她一个人沿着海边走了很久,走到一堆礁石边,坐上了最高的一块,目视着远处的大海,第一次,开始审视自己过往的人生。

    是因为什么要与慕煜城结下缘分?又是因为什么卷进了他家族的矛盾,然后又是因为什么被林川盯上?最后又是因为什么,让江珊那个女人一步步走上疯狂?

    想了很久,深思了很久,她真的疲惫不堪,世界的险恶,人心的险恶,从一开始,别人就对她撒下了天罗地网,以为爱情只要不顾一切就可以,现在看来,她错的真离谱。

    从未后悔认识慕煜城,更不后悔为了他而挑衅世俗的无情,却在这一刻,有些后悔了,如果四年前在船上救了他后便再也无交集该有多好,那至少现在不会走上如此的绝路,如果知道前方无路可走,她情愿停留在人生若只如初见。

    她不感激林川的幡然醒悟,却应该感激是他让她意识到了自己的人生需要整顿,不要去轻信别人,不要过分的苛求完美的爱情,适当的包容与理解……

    真的是很累,已经累到没有力气去恨一个人。

    兜里的手机响了,不用看也知道是慕煜城打来的,她按下接听,轻声说一句:“马上回家。”就挂了电话。

    慕煜城站在紫藤园的门外等着她,远远看到他的身影,沈瑾萱含着泪把心里的痛苦藏起来,努力的努力的,挤出一丝不会让他担心的笑容。

    “我回来了。”

    她挥挥手,向他走近:“等很久了吗?”

    “以前总是让你等我,所以今天也尝试一下等人的感受。”

    “滋味怎样?”

    “不太好受。”

    她笑笑,挽住他的胳膊:“进去吧,我饿了。”

    两人并肩进了餐房,于妈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桌上放着一束红玫瑰,还闪着新鲜的露珠。

    “情人节快乐。”

    慕煜城把一个精致的首饰盒递给她,她怔了怔,抱歉的说:“对不起,我忘记今天是情人节了,没有给你准备礼物。”

    “没关系,打个欠条明年补双份。”

    她点头说好,心里却酸的想哭,如果慕煜城知道了酒店的事,他们还会有明年吗?

    看她心不在焉,他关切的问一句:“不是说饿吗?怎么又好像没有胃口的样子?”

    “没有啊,我吃的很香。”

    她低头舀了一口烫喝进嘴里,很好的把目光里的不安掩饰了过去。

    “我今天想了一天,我们是不是应该去一趟上海,不管有没有希望,都该争取一下不是吗?如果能把你父母接过来参加婚礼,我想你一定会很开心的。”

    沈瑾萱放下碗筷,:“我先上楼,你吃好了上来,我有话跟你说。”

    她都这样说了,慕煜城哪还有心思吃的下去,立马起身:“现在就去说吧。”

    两人到了楼上,面对面的坐到沙发上,沈瑾萱沉吟片刻,轻启红唇:“我们把婚礼延迟一下好吗?”

    “怎么又要延迟?”慕煜城诧异的挑眉。

    “我觉得……我现在好像还没有准备好。”确切说,应该是心情没有整理好。

    “你还有什么没准备好的?你不顾一切的来到苏黎世,来到我身边,不就是想要和我在一起的吗?为什么现在都要结婚了,你却又说没准备好?”

    “我上午也说了,我好像得了婚前恐惧症,所以想先延迟婚礼,然后去旅行一段时间调整一下状态。”

    “我们结了婚就可以去蜜月旅行,没必要现在婚前一个人去,而且你一个人去我也不放心。”

    沈瑾萱知道一时半会想要让慕煜城动摇不是那么容易,但她已经下定决心,所以就算不容易,她也要争取到他同意为止。

    “城哥,我真的感觉我的状况很糟糕,因为要一辈子留在这里,所以心里的压力也很大,请你答应好吗?我真的需要时间和空间来调整。”

    慕煜城望着她眼中的期待,无奈的叹息:“延迟婚礼也可以,但是旅行我陪你一起去吧。”

    “不用了,我想一个人。”

    “可是……”

    “我知道你担心我,但我又不是小孩子,二姐旅行都是一个人,所以二姐才会那么坚强,我也想要做二姐那么坚强的女人。”

    “一定要这样吗?”

    “恩。”

    她笃定的点头。

    “……好吧。”

    实在不忍心拒绝她眼中的期待,慕煜城只好无奈同意。

    “但是要去多久?”

    “这个看情况,等我状态调整好了,马上就回来。”

    “那就没得商量了。”

    慕远圾蹙起眉:“你要是一年半载没调整好,那我是不是要把世界翻几翻才能找到你?”

    “怎么会……”

    “想要我让步,就要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

    沈瑾萱想了想,伸出三根手指。

    “三天?”

    “……三个月。”

    他摇头,恨不得掐死她。

    “那一个月吧,我只能让到这里了。”

    慕煜城握住她的手:“好,就一个月,一个月里你必须要调整好状态,然后回来做我最美丽的新娘?”

    沈瑾萱含泪点头:“我会的。”

    “你要是敢打电话给我延期后果你知道的。”

    “知道,我向你保证,只会提前,不会延后。”

    “那还差不多。”

    慕煜城满意的笑了,将她抱到怀里,感叹说:“结个婚真是比生孩子都难啊……”

    “你生过孩子吗?”

    “没生过,但是生孩子不是最难的事吗?”

    “那只是对女人来说难,对你们男人来说,应该不会觉得难。”

    “那只是你们女人的想法,对我们男人来说,为自己生孩子的老婆是最难的!”

    沈瑾萱感动的笑笑,搂住慕煜城的脖子,由衷的说一句:“城哥,跟你在一起真的很开心,好像什么烦恼都可以抛至脑后……”

    “所以这样的你,还要丢下我一个人跑去旅行吗?”

    “旅行只是为了净化心灵,抛至脑后的烦恼只是短暂的,如果不从心里移除,它还是会跑出来捣乱的。”

    “反正你就是铁了心要走,走吧走吧,我要是耐不住寂寞有了新欢,看你怎么办。”

    “那你记得打电话通知我一声,我就不用回来了……”

    “呀,你这女人,真想揍你!”

    慕煜城扬了扬拳头。

    “是你说耐不住寂寞找新欢的,怨不得我。”

    “你认为可能吗?如此爱着你的我,可能会因为你不在就去找别的女人吗?”

    她当然知道不可能,只是想多看看他丰富的表情,不管是开心的,还是生气的,只要是他的表情,她都想看。

    “城哥,对不起,以前我没能完全理解你,现在自己心里有了无奈,才明白渴望被一个人理解的心情。”

    “你心里有什么无奈?”

    她目光闪烁的低下头:“你知道的。”

    “你父母那边吗?”

    “恩……”

    “所以我才认为我们应该要回去一趟。”

    “暂时不用,等我旅行回来再说。”

    “真是苦恼啊,像我这么优秀的男人,竟然要因为老丈人不满意而寝食难安,说出去谁信?嗯,谁信?”

    “我信……”

    沈瑾萱浅浅一笑:“像你这么优秀的男人,没有谁会对你不满意的,我爸爸没见过你,如果他见到了,一定会很满意的。”

    “那就赶紧的回去让他见我啊。”

    “他不满意的只是你太有钱了,而且你的家在苏黎世。”

    慕煜城惊悚的瞪大眼:“难道有钱也是错吗?”

    “有钱没错,只是有钱人的名声不好。”

    “那只是个别人,老丈人不能一竹竿打翻一船人吧?”

    “我爸就是这样的人,他坚信物以类聚。”

    呵,慕煜城哭笑不得,“我说一句你别生气啊。”

    “嗯,你说。”

    “老丈人眼光太差了,就算不喜欢有钱人,也不能喜欢太爱钱的人呀。”

    “你指徐子耀?”

    “不然呢?”

    “徐子耀那是在你面前贪财,在我爸面前表现的不知有多好,嘴巴又甜又会干活,无论是哪家有女儿的父亲,都希望女儿嫁给这样可靠的人。”

    “嘴巴甜会干活……”

    慕煜城若有所思,沈瑾萱盯着他深思的表情问:“想什么呢?”

    “我在想,是不是只要嘴巴甜会干活,哪怕再怎么可恶都能变成可靠的人?

    “差不多是这样。”

    “行,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

    “以后见到老丈人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怎么做?”

    “表面上说尽好话,干尽累活,背地里使劲的虐待他女儿……”

    “你敢!”

    沈瑾萱扬起拳头砸在他的肩膀上,慕煜城扑哧一声笑了。

    “我当然不敢,吓唬吓唬你而已。”

    “吓唬谁啊,我是那种任你虐待的人吗?”

    “我说的是……性 虐待……”

    她脸一红,又要扬起拳头砸他,被他抓住手掌,身子往下一按,然后就要吻她。

    “等一下。”

    沈瑾萱立马制止,慕煜城眸光一沉:“性 冷淡了吗?从昨天就不让我碰你。”

    很不满的表情啊,很委屈的眼神啊。

    “不是……”

    尽管心里不安到了极致,可她也打算努力的克服,她不可能一辈子不让她爱的男人碰,她只是还有话想说。

    “那是怎么了?”

    “我话还没说完……”

    “都答应你延迟婚礼也答应你去旅行了,还有什么要说?”

    看她表情凝重,他眉一挑:“你要再敢提过分的要求,我保证会掐死你的……”

    “不会再提要求了,只是想对你说一句话。”

    “好,你说吧,我听着。”

    “可以吻一下我的额头吗?”

    慕煜城怔了怔,毫不犹豫的倾身吻了吻她的额头。

    “还记得吻额头的意义吗?”

    “我原谅你。”

    简单的四个字,却让沈瑾萱的眼泪一时控制不住掉下来,慕煜城彻底懵了:“这是怎么了?怎么好好的哭起来了?”

    “城哥,你吻了我的额头,如果以后我做错了什么事,你会原谅我的对吗?”

    “这就是你要说的吗?”

    “不是,你先回答我,我再说。”

    慕煜城抚额叹息:“好吧,会原谅你的,无论你做错什么事,都会原谅你的,快说吧,心脏病都被你折腾出来了。”

    沈瑾萱破涕为笑,唇贴到他耳边:“我想对你说的是……我爱你。”

    慕煜城整个人为之一振,虽然我爱你三个字是恋人间最普通的语言,他也曾对她说过很多次,可她却是第一次说,第一次对他说,我爱你。

    “我也爱你。”

    他拉近沈瑾萱的脑袋,两片唇开始纠缠,纠缠间把她的腿架在了他的腰间打开了卫生间的门,门一打开,就把她压在了门板上。

    “城哥,答应我,永远不要放开我的手……”

    “好,我答应……”

    ji情消退,空气中的暧 昧也跟着消退,夜恢复了最初的宁静。

    身边的男人已经发出了均匀的呼吸,而男人身边的女人,却根本无法入睡,她觉得自己好像已经走投无路,所以选择了最懦弱的方式,逃避。

    逃避这里的一切,到一个没人认识她的地方,认真的反思,细致的斟酌,犹记得圣诞节的晚上,她跟慕煜城开玩笑说,留他一个人在家里,回味他的过去哀悼他的现在,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今未到三十年,这句话却马就要用到自己身上了。

    一夜辗转反侧,天蒙蒙亮时,她悄悄下了床,走到窗前,打开窗帘,将窗户拉开一条缝。太阳刚从地平线升起,露出半边脸,被它映照的天际周围橙红一片。清晨的微风吹过来,她的长发随风轻轻飘飞。

    她立在窗前,凝视着窗外太阳升起的地方,用心感受着日出时的静谧祥和。太阳渐渐升高,直至完全跃出地平线,霎时散发出万丈光芒。

    她情不自禁地将手伸向窗外,而太阳就仿佛落在她的手心,这一瞬间,她觉得自己似乎拥有了全世界。

    忽然想起不知从哪里看来的一句话:当你紧紧握住自己的手时,你以为拥有得很多,其实连空气都没有抓住;但是当你松开自己的手,仿佛两手空空,其实全世界都在你的手心。

    回头撇一眼仍在沉睡的男人,她绽出了一抹凄楚的笑。

    慕煜城没想到沈瑾萱说要去旅行,就真的要去,一早睁开眼,看到她在收拾行李,他蹲到她面前:“真要走?”

    她缓缓抬眸:“才过了一夜就要反悔么?”

    “不是,只是为什么要这么急?”

    “已经订好了机票。”

    “去哪里?”

    “泰国。”

    “一个月?”

    “恩。”

    慕煜城点头:“要是一个月回来没把你那什么恐惧症调整好,你就死定了。”

    吃好了早饭送她去机场,离登机还有半小时,沈瑾萱借口去洗手间的空档,给张美丽打了电话。

    “喂?”

    “美丽我要离开一段时间,你暂时不会回国吧?”

    “离开?你不结婚啦?”张美丽诧异的问。

    “我让慕煜城把婚期延迟了,我现在这种状况不适合结婚,想先出去放松一下,等考虑清楚了,再决定这个婚要不要结。”

    “还是因为那种件事么?”

    “恩。”

    张美丽叹口气:“那你考虑什么啊?”

    “要考虑的很多,是继续瞒下去还是跟他坦白,总之我心里装不下这件事,必须要尽快整理好。”

    听她语气坚定,张美丽知道说什么都没用了,点头:“……那好吧, 祝你一路顺风。”

    “谢谢。”

    挂电话之迹,她又补充一句:“记住我们的约定口号,一定会幸福的,加油!”

    “加油……”

    机场大厅内已经传来登机提醒,她徐徐向慕煜城走近,接过他手里的行李:“我走了,保重哦。”

    慕煜城一把将她抱进怀里:“我会每天给你打电话,记得不要让我等太久。”

    沈瑾萱鼻子一酸,趴在他肩上重重点头。

    拎着行李一步步往前走,不敢回头,每一次分别,无论长久,都是摧心剥肝一样的痛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