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118 缘分的毒瘤

    印度是世界三大宗教之一,佛教的发源地,沈瑾萱之所以选择这里,主要是想从这里得到心灵的平静,安宁和快乐,了解做人的道理,化解问题的方法。

    她下了飞机,在市区找了一家旅馆,旅馆的附近有一座大同教庙,只要站在旅馆的窗前,就能听到诵经念佛的声音。

    晚上,慕煜城打电话过来,她按下接听——

    “……喂?”

    “在干吗呢?”

    “看书。”

    “没有想我吗?”

    她笑笑:“看书的时候怎么能三心二意。”

    “那就不要看了,来聊天吧。”

    “你今晚不用工作吗?”

    “没法工作啊,一想到你不在身边,脑子里就乱轰轰的。”

    “那你就想着我在你身边就好了。”

    “你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叫自欺欺人。”

    沈瑾萱叹口气:“男人应以事业为主,怎么能被七情六欲所控制。”

    慕煜城跳起来:“我开始后悔让你去那个什么印度了,才去一天就让我不要有七情六欲了,那一个月下来还了得?”

    “后悔也没用,我已经到了。”

    “呵,你想过河拆桥吗?”

    “没有。”

    她鼓起腮帮:“我先挂了,还要看书呢。”

    “不许挂。”

    “又怎么了?”

    “把手放到胸前想一想。”

    “想什么?”

    “我为了你茶不思饭不想,工作也没法做,你竟然还可以静下心来看书?嗯?良心呢?”

    “良心也需要休息呀,这么晚了,没法工作就去睡吧,晚安。”

    沈瑾萱率先切断通话,慕煜城望着手机气的半天说不出话,他切齿的点头:“行,挂我电话,竟敢挂我电话,回来再说……”

    第二天一早,沈瑾萱去了大同教庙,她站到了一位面容详和的僧者面前,听着他跟别人讲道,一时半会竟然挪不开步伐。

    足足听了半小时,僧者面前的人走了,她坐了过去,诚恳的说:“大师,请你帮帮我……”

    “姑娘有何化不开的心事?”

    “我做错了一件事,但我不敢告诉我的爱人,我怕一旦说出来,我和他之间的缘分就到头了……”

    僧者笑笑:“看得出来你的内心很挣扎和矛盾,这样吧,我先给你讲个小故事,明天这个时候你再来找我,连续三天,我给你讲三个故事,到那时,佛祖会为你指引道路,你就会明白该怎么做。”

    “好的,谢谢大师。”

    “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抛弃心中一切杂念,听着我的故事,慢慢领悟其中的道理。”

    僧者双手合十,缓缓开口:“一个小和尚,每天早上负责清扫寺庙院子里的落叶,

    清晨起床扫落叶实在是一件苦差事,尤其在秋冬之际,每一次起风时,树叶总随风飞舞落下。每天早上都需要花费许多时间才能清扫完树叶,这让小和尚头痛不已。他一直想要找个好办法让自己轻松些。

    后来有个和尚跟他说:「你在明天打扫之前先用力摇树,把落叶统统摇下来,后天就可以不用扫落叶了。」

    小和尚觉得这是个好办法,于是隔天他起了个大早,使劲的猛摇树,这样他就可以把今天跟明天的落叶一次扫干净了。一整天小和尚都非常开心。

    第二天,小和尚到院子一看,他不禁傻眼了。院子里如往日一样落叶满地。

    老和尚走了过来,对小和尚说:「傻孩子,无论你今天怎么用力,明天的落叶还是会飘下来。」

    小和尚终于明白了,世上有很多事是无法提前的,唯有认真的活在当下,才是最真实的人生态度。”

    沈瑾萱缓缓睁开眼,听着大师总结他的故事:“许多人喜欢预支明天的烦恼,想要早一步解决掉明天的烦恼。明天如果有烦恼,你今天是无法解决的,每一天都有每一天的人生功课要交,所以,努力做好今天的功课再说吧。”

    “大师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她停顿一下:“你是想告诉我,在解决烦恼之前,我应该先保持一个良好的心境。”

    “悟之……”

    沈瑾萱出了寺庙,游走在阳光灿烂的街头,仔细回味着僧者的话,心里竟然慢慢有些平静了,不再如昨日那般沉重。

    晚上回了旅馆,慕煜城的电话准时打过来,她刚洗了澡,一边擦拭头发一边接听:“城哥……”

    “有没有想我?”

    她没好气的笑笑:“你每天给我打电话就是问我想不想你,不会换个台词啊。”

    “这是恋人间必不可少的问候语,如果你说想我,我会马上告诉你,我也想你。”

    “那我要是说不想呢?”

    “不可以说不想,就是撒谎,也必须说想我。”

    “怎么突然有点无赖的感觉呢?”

    “都是你逼得……”

    “我说想你的话,你是不是心情会好一些?”

    “那当然了。”

    她点头,郑重的说:“我想你。”

    “没撒谎吧?”

    “没有。”

    慕煜城愉悦的笑了:“我也想你。今天都去哪玩了?”

    “就去附近的庙里转了转,遇到了一位大师,给我讲了一个很好的故事。”

    “哦,什么故事?”

    “不能告诉你。”

    “呵,你是纯心气我是不是?”

    “那为了不惹你生气,我还是挂电话吧,拜拜……”

    她又把电话给挂了,可想而知,电话另一头的某人气成了什么样。

    慕煜城差点没把手机给扔到窗外,第二次了,第二次先挂他电话,这在以前,还是从未有过的事,他开始怀疑,沈瑾萱是不是被什么妖魔鬼怪附身了。

    隔天,沈瑾萱再次去了大同寺庙,找到了昨天的那个老僧,开始听他讲第二个故事。

    「一个佛陀在旅途中,碰到一个不喜欢他的人。连续好几天,好长一段路,那人用尽各种方法污蔑他。

    最后,佛陀转身问那人:“若有人送你一份礼物,但你拒绝接受,那么这份礼物属于谁呢?”

    那人回答:“属于原本送礼的那个人。”

    佛陀笑着说:“没错。若我不接受你的谩骂,那你就是在骂自己。”」

    第二个故事很短,但是寓意却十分深刻,僧者问她:“佛陀说完那句话以后,你知道那个人说什么了吗?”

    沈瑾萱摇摇头。

    “那个人什么也没说,他摸摸鼻子走了……”

    僧者作最后的总结:“只要心灵健康,别人怎么想都影响不了我们。若我们一味地在乎别人的想法或说法,就会失去自主权。”

    自主权……

    沈瑾萱若有所思,她站在寺庙的菩提树下,理解着大师总结的内容,大师是想告诉她,只要人心里没有犯错的念头,那么就不要作茧自缚,应该拿出坦诚的态度,不去在乎别人怎么想怎么说,把自动权紧紧握在自己手中……

    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她开始期待,大师最后的一个故事,又会给她带来怎样的震撼和领悟。

    晚上慕煜城再次打电话来,这次没有开门见山询问她有没有想他,而是真的换了台词——

    “今天是不是又去听老和尚讲故事了?”

    沈瑾萱不满的训斥:“什么老和尚,应该尊称他大师,你这样小心佛祖惩罚你。”

    “呀,我真是越来越后悔让你去什么印度了,我看你已经完全走火入魔了。”

    “说的什么呀,我确实听大师讲故事了,只是没有走火入魔,大师的故事让我心里明亮了很多。”

    “真的吗?”慕煜城迫切的问。

    “恩。”

    “太好了,那赶紧订机票回来吧!”

    “……”真是无语。她揉了揉额头:“不行,我故事还没听完呢。”

    “什么故事要每天都去听?你想听的话回来我说给你听,我保证比那些老和尚说的更令你满意。”

    “算了吧,给你十年的时间,你也修炼不到大师的功底。”

    “喂,你怎么回事,我可是你要结婚的人,你这样助他人威风,灭自己老公志气,佛祖不会原谅你的!”

    “佛祖不会不原谅讲真话的人。”

    慕煜城气坏了:“我警告你啊,明天不许再跟那些老和尚打交道了,他们这是在给你洗脑,教你怎么跟我顶嘴呢。”

    “我愿意被洗,以后要是有机会,希望你也能来洗一下。”

    嘟嘟……沈瑾萱又把电话给挂了。

    慕煜城彻底抓狂了,俗话说再一再二不再三,竟然连续三天挂他听话,这口气实在咽不下去了,他当即决定,从明天开始不打电话了,要让沈瑾萱尝尝被冷落的滋味。

    真是宠的无法无天了,还没结婚就这么无视他,结了婚还了得?嗯?还了得!

    慕煜城躺在床上,脸都绿了。

    第三天,沈瑾萱见到僧者,他微笑着说:“姑娘,今天是最后一个故事了,希望佛祖可以帮到你。”

    “谢谢……”她双手合十。

    「有一个人在拥挤的车潮中开着车缓缓前进,在等红灯的时候,一个衣衫褴褛的小男孩敲着车窗问他要不要买花。他刚刚递出去五元钱绿灯就亮了,后面的人正猛按喇叭催着。因此他粗暴地对正要问他要买什么颜色花的男孩说:“什么颜色都可以,你只要快一点就行了。”那男孩十分礼貌地说:“谢谢你,先生。”

    在开了一小段路后,他有些良心不安,他粗暴无礼的态度,却得到对方如此有礼的回应。于是他把车停在路边,回头走向孩子表示歉意,并且又再给了五元钱,要他自己买一束花送给喜欢的人。这个孩子笑了笑并道谢接受了。

    当他回去发动车子时,发现车子出故障了,一动也动不了,在一阵忙乱之后,他决定步行找拖车帮忙。正在思索时,一辆拖车竟然已经迎面驶来,他大为惊讶。司机笑着对他说:有一个小孩给了我十元钱,要我开过来帮你,并且还写了一张纸条。他打开一看,上面写着:“这代表一束花。」

    最后一个故事结束了,沈瑾萱睁开眼的瞬间,弹指三天,却像是经过了三年,她仿佛走了很久的路,在路上,她听到了有可能三十年也听不到的净化心灵的故事。

    僧者望着她的眼睛,明确告诉她:“立即表达心中的想法,勇于认错才是真正的勇者。你的一份善意往往能立即得到回报,而内心的释怀正是最好的报答。”

    她起身向僧者行了一个大礼,感激的说:“大师,非常感谢你,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不谢,是佛祖的功劳。”

    那天走时,沈瑾萱捐了不少香火钱,无论是大师本人,还是存活于人们心中的神明,她都该有一颗感恩的心,感谢在她最彷徨无助时,那三个虽短却能影响她一生的故事。

    在印度停留了十几天,游遍了大小所有的寺庙,她准备提前回苏黎世,解决困扰在她心中的烦恼。

    这些天,慕煜城真的没再打电话过来,他没打来,她也没打过去,现在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现在她需要整理的,是有可能会影响她和慕煜城缘分的毒瘤。

    到了机场,她才拿出手机,拨通慕煜城的电话。

    慕煜城刚结束了一场会议,正往办公室里走,听到手机响,拿出来一看是沈瑾萱的号码,顿时有惊有喜,这些天强忍着思念不联系她,以为她会主动打过来,结果等了十来天连短询都没有等到一条,男人珍贵的自尊严重受打击,一怒之下恨不得飞到印度去,要不是公司事务太忙,那个无视他的女人死定了。

    他按了拒绝接听,坐在办公椅子,心情豁然开朗,有点挽回尊严的自豪感,高宇杰推门入内,见他笑得合不拢嘴,不怀好意的问:“走桃花运了吗?心情好像很好的样子。”

    他眼一瞪:“老板心情好不好管你什么事。”

    话刚落音,手机又响了,还是沈瑾萱打过来的,他顿时笑得更开心了,再次拒绝,得瑟的对高宇杰说:“这女人就是不能惯,你越是在乎他,她越是不把你放眼里,你要是偶尔发发威不理她,她马上就像只猫一样温顺的来找你了。”

    高宇杰虽然不明白他好端端的为何来这般感言,但却还是点头附和:“有道理,有道理。”

    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撇了眼号码,当着慕煜城的面接通了:“喂……现在吗……好的,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对着慕煜城说:“慕总,我要出去一下,你现在应该没什么要我做的吧?”

    “什么事?”

    “沈小姐在机场,她说钱包掉了,让我过去接她一下。”

    “什么?”

    某人腾一声站起来,尽量保持语气平静的问:“他让你去接她?”

    “是的。”

    “为什么要你去接?”

    “因为你不肯接她电话呀……”

    高宇杰一脸惊悚的解释,看着老板的脸,好像是觉得他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一样。

    慕煜城翻出一份文件:“把这个数据整理出来给我。”

    “可是我要去接人?”

    “谁是你老板?”

    “明白了……”

    高宇杰接过文件,亦步亦趋的走了出去,待他一走,慕煜城立马拿了车钥匙跟了出去。

    到了机场,一眼撇见身穿红色大衣的女人,强忍着想冲过去将她抱进怀里的冲动,把车子停在了她面前。

    沈瑾萱盯着车里戴着墨镜佯装毫不在乎她的男人,没好气的笑笑,把行李放进后备箱坐了进去。

    “不是不接电话么?”

    “你以为我是来接你吗?”

    她怔了怔:“难道我上错车了吗?”停顿一下:“那我下去好了。”

    手刚伸向车门,被旁边的男人一把拽了回来,把她按坐在位置上,一边替她绑安全带,一边贴在她耳边切齿的说:“给我等着,我会让你知道被无视的男人的愤怒是什么!”

    把她送回了紫藤园,他还要回公司,临走时,仍然不忘提醒:“被无视的男人的愤怒你要尽快做好承受的准备。”

    沈瑾萱真是哭笑不得,她叹口气上前拥抱他,悠悠的说:“晚上早点回来,我有话跟你说。”

    “不要以为再说一次我爱你,就可以取得被无视的男人的原谅,知道我爱你的反义词是什么吗?”

    她脱口而出:“我不爱你。”

    他摇摇头,直言不讳的告诉她:“是我要虐待你……”

    慕煜城说完,驱车扬长而去,站在门外的沈瑾萱喃喃自语:“城哥,我爱你的反义词不是我不爱你,也不是我要虐待你,而是我们还能不能在一起……”

    她已经做好了要对慕煜城坦白的打算,下午六点,慕煜城还未回来,她却接到了高宇杰的电话。

    赶到了约定的地点见了面,沈瑾萱盯着他脸上凝重的表情,心里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是跟美丽出了什么事吗?”她问。

    高宇杰摇头:“是你和慕总的事。”

    “我们怎么了?”

    他似乎难以启齿,一双浓眉紧紧的拧在一起。

    “到底怎么了?”

    “二月十号晚上,你在哪里……”

    砰一声,像是有一颗定时炸弹在沈瑾萱脑子里爆炸了,她整个人被炸得浑浑噩噩,完全没有反应,也说不出半句话来。

    “今天我在公司接到一个包裹,你也知道慕总对我极其信任,一般只要寄给他的快件我都有权利打开,所以……”

    他说不下去了,沈瑾萱的脸白的像一张纸,身体在微微颤抖。

    “他看到了吗?”

    很僵硬的问,她其实已经明白了高宇杰的意思,那天林川把她带到酒店看监控录像,她就已经猜到一定是被人拍了照,那个想算计她的人,没有把慕煜城带过去捉 奸,就说明已经有了其它可以控制她的把柄,不然他的计划就没有意义了。

    “没有,包裹送来的时候,慕总刚巧陪几个日本客户出去了,所以只有我一个人看见了。”

    “照片呢,可以给我看看吗?”

    高宇杰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摞照片,沈瑾萱颤抖的接过去,身体颤抖的更厉害了,像风中的落叶一样摇摇欲坠。

    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下来,她都已经做好了要主动坦白的决定,为什么还要出现这样的照片,如果这些照片被慕煜城看到,后果会怎样她简直不敢想像……

    “你其中是有什么误会吗?我相信沈小姐不是这样的人。”

    沈瑾萱低头小声抽泣,半响才抬头把那一晚发生的事说了出来,说完,她请求高宇杰:“我很感激你收到了这些照片第一时间联系我,我也明白你对他的忠心,虽然会令你为难,但还是希望你不要把这些照片给他看,我今晚会主动把这件事说出来。”

    “不要说。”

    高宇杰直视着她的眼睛,很认真很清晰的说:“千万不要说。”

    她不解的蹙起秀眉:“为什么?”

    “我很了解慕少,他若是知道了这件事,一定会疯掉的,其实就算不是慕少,换了任何一个男人,都很难接受的了……”

    “是美丽让你这样跟我说的吗?”

    “不是,我只是以一个男人的立场提出中肯的意见,我清楚沈小姐的为人,慕少肯定也清楚,但是清楚不代表能原谅,你们好不容易走到结婚这一步,千万不要中了别人的圈套,这件事我会暗中调查何人所为,但是你一定不能说,你也知道,慕少因为父母的事,对爱情已经很失望,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让他失望了……”

    沈瑾萱的眼泪流的更凶:“现在不是我隐瞒事情就能过的去,你也看到了,照片已经往公司寄,那个暗中的人若想让他知道,简直是易入反掌。”

    “我会尽快查清楚这件事,就算瞒不住,我若查清了真相,慕少知道了也不会太生气,但现在说出来的话,实在是不妥。”

    好不容易坚定的决心又开始动摇,印度僧者的三个故事还盘旋在脑中,她却又一次迷茫了,故事也许可以坚定人的心,但现实总是能让它动摇。

    “我考虑一下。”

    她盯着包厢的地面,泪水止不住的流:“你先走吧,让我一个人静静。”

    高宇杰看她如此难过很不忍心,轻声安慰说:“你不用自责,从照片上来看,应该什么事也没有发生,那个暗中的人,其实就是拍了几张照片而已,别担心。”

    她点点头,高宇杰走了,她无力的趴在包厢的桌上,很想大哭一场,却已经哭不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如果不是慕煜城打电话给她,她几乎已经忘记了要回家。

    回了紫藤园,远远的看到站在门前等着他的男人一脸愠怒,她在心里说:上帝啊,如果能和那个男人一辈子在一起,哪怕每天面对的都是他愤怒的脸,我也愿意……

    “你想气死我是不是?”

    慕煜城懊恼的站到她面前。

    “怎么了?”

    “都几点了?不是说晚上有话对我说吗?还这么晚回来,还要我打电话才回来?”

    “对不起,跟同学吃饭吃的晚了。”

    慕煜城按住她的肩膀:“能不能拜托你,赶紧让我看到一次你在门外等我的情形吧。”

    “你不是说那样你会有压力的吗?”

    “不会了,以后再不会说那样的话。”

    她点头:“那好,从明天开始,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我会每天站在门外等你回来的……”

    “好,敢忽悠我的话……”

    “死定了是不是?”沈瑾萱仰起头,嗔笑道:“最近你好像有点暴力倾向,动不动就是虐待我,掐死我。”

    “那就是一个被无视的男人的愤怒,想结个婚等了又等,再等下去,真的有杀人的心了。”

    “我不是都提前回来了吗?难道都没有奖励?”

    “有,怎么没有……”

    慕煜城看向她的眼神意味深长,趁其不备将她拦腰抱起:“我向来对员工奖罚分明,对自己的女人,更是如此了。”

    “哎呀,你放我下来,被于妈看到多难为情。”

    她羞红了脸,使劲的挣扎着要落地,奈何力气有限,还是被他硬抱上了楼。

    慕煜城正要对她发泄淫 威,她手一挡:“我有话跟你说。”

    “你不要每次在我要办事的时候就拿这个当挡箭牌,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话,只想做我想做的事。”

    “不行,我必须要说……”

    “那就一边做一边说吧。”

    “不行,那些话要心平气和才能说。”

    慕煜城真是败给她了,身子往旁边一倒:“说吧,给你五分钟时间。”

    “我先去洗个澡可以吗?”

    “完事了再洗。”

    沈瑾萱郁闷的砸了他一下:“怎么越来越无赖了……”

    慕煜城看了看手表:“还有三分钟。”

    “我真要洗澡,做了大半天的飞机,身上难受死了。”

    “哎好吧,给你半小时,快去!”

    沈瑾萱进了浴室就开始磨蹭,直到慕煜城拍门:“又睡着了吗?”

    她开了门出去:“没有。”

    “那现在可以说了吗?”

    “我们去天台上说吧。”

    “为什么?现在又不是夏天。”

    “没关系,裹个毛毯就好了。”

    她一再坚持要到天台上说,慕煜城为了能尽快办事,只好一再妥协,两人到了天台,外面的城星十分耀眼,就连月色,也是从未有过的明亮柔和。

    “好美的月色……”

    她由衷赞叹,慕煜城冷笑一声:“拼了命的要来天台,该不是就为了感叹这月色美?”

    “当然不是,只是觉得这样能看星星的日子真好。”

    “我怎么有点被耍弄的感觉?”

    “好了,我承认,其实没什么必须要说的话,只是今天做了飞机实在太累,没力气满足你,所以……”

    “你……”

    慕煜城手一指:“你信不信,我现在真的有掐死你的冲动?”

    “随便吧,你想掐就掐好了,反正能死在我爱的人手中,我死而无憾。”

    “真是服了你这个女人了……”

    两人并肩靠到一起,裹着一条毛毯,慕煜城忽尔觉得诧异:“最近怎么没见你画圆圈了?”

    她耸耸肩:“早就画够了。”

    “什么?已经画了九千九百九十九了?”

    “是啊,我很厉害吧。”

    “那怎么没听你说?”

    “是趁着你睡着的时候画的,所以说了你也没听到。”

    “我睡着的时候?”慕煜城眯起眼:“我睡着的时候难道你都没睡吗?”

    “睡了啊,每晚画一点,所以就够了。”

    她不会让他知道,其实为了实现那个传说,她整整三个晚上未合过眼。

    “我总算明白了。”

    “明白什么?”

    “明白你这个女人为什么现在对我这么无视了,你是吃定了我已经被你画的牢困住了,所以不管怎么对我,我都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了是吗?”

    她笑笑:“如果真是这样倒好了。”

    “难道不是这样吗?瞧瞧你对我无视的态度,要是有我在乎你的十分之一在乎我,我都不会这么的生气。”

    “城哥,你这样说我好委屈的。”

    她伸手圈住他的脖子,深情款款的望着他,发自内心的说:“去旅行的那些天,我每走过一个地方,每进一座寺庙,都会对着佛祖祈祷,如果可以重生,那么无论重生多少次,都让我做慕煜城的女人。”

    “那如果不能重生呢?”

    “不能重生也没有关系,有这一生就足够了。”

    她不贪心,如果不能生生世世轮回相爱,那么就让她一生一世的与这个男人相亲相爱吧。

    慕煜城吻了吻她的唇:“知道吗?比起你说的这些话,更令我感动的是你此刻看着我的眼神,那里面蕴含的深情,是用同样眼神看过你的我,比任何人都能体会。”

    她的眼眶湿润了,靠在他胸前,望着最亮的星星不再言语。

    就那样静静的彼此依靠,过了很久,慕煜城打破沉默:“可以把你在印度听到的故事说给我听听吗?”

    她抱歉的说:“可以是可以,只是忘的差不多了。”

    “这叫什么话?”

    “当时说的时候记得很清楚,可是回来一见到你,就全都忘记了。”

    “你的意思,是我比那些老和尚更能迷惑你的心智吗?”

    “如果这样能增添你的成就感,那就这么以为吧。”

    慕煜城没好气的笑笑:“我看我还是去睡觉吧。”

    “再待一会了。”

    慕煜城闭上眼:“行,那就再待一会。”

    又过了一会,沈瑾萱推了推身边的男人:“城哥,睡着了吗?”

    “没有,怎么了。”

    他睁开眼,宠溺的望着她。

    “我想起了旅途中遇到的一件事,想听听你的想法。”

    “什么事?”

    “就是在印度的寺庙里,我遇到了一个和我年龄差不多的女人,她和他的男朋友很相爱,可是因为一场意外她出轨了,她很矛盾,不想欺骗男朋友,可是又不敢跟他说,如果你是那个女人的男朋友,你会原谅她吗?”

    慕煜城叹口气:“是哪方面出轨?身体还是心?”

    “应该是身体……”

    “这个让我怎么说呢,我不是他男朋友,所以也不好发表什么言论。”

    “你就假设你是她男朋友,会原谅吗?”

    沈瑾萱满眼期待的等着他回答,心跳的旋律比慕煜城第一次吻她的时候还要快速。

    “如果真要我站在她男朋友的立场上来回答这个问题,我的答案是不会原谅。”

    咔嚓一声,好似胸腔里某处碎裂了,连犹豫都没有犹豫,就说不会原谅,沈瑾萱心中那仅存的一点希望破灭了,张美丽说的对,高宇杰说的也对,慕煜城不会原谅的,她早该知道,不允许任何人背叛的他,怎么可能原谅这种事。

    “不管有什么理由,出轨都是背叛的一种,男女之间,什么事都可以原谅,唯有身体出轨不能原谅,保证对对方忠贞是维持感情的基本要素。”

    “可是那个女的不是故意的,她很爱他的男朋友,一切都是误会而已,是被人算计了。”

    “既然是被人算计了,那就跟他男朋友如实说,如果真的有情可原,相信他男朋友是可以原谅她的。”

    慕煜城停顿了一下:“不过,为什么会被人算计?那个女人得罪什么人了吗?”

    沈瑾萱摇头:“这个她也不清楚……”

    “那她怎么知道被人算计了?”

    “我没细问。”

    “这种事最麻烦,也很难说的清,幸好没被我们碰上。”

    慕煜城不会知道,他这一句话说出来,沈瑾萱的心沉到了哪里……

    她起身:“走吧,去睡吧。”

    “手怎么这么凉?”

    “冷风吹太久了。”

    他心疼的揽紧她:“叫你不要出来了,一点不听话。”

    又是一个无眠之夜,在痛苦与挣扎中慢慢熬了过来,命运真的是无情,在她下定决心想要坦诚心中秘密的时候,因为种种原因,那些秘密像石头一样再次被压进了心底。

    阳光明媚的午后,她坐在紫藤园里,石桌上放着笔记本电脑,想着昨晚慕煜城说过的话,心中真是烦闷透了。

    于妈悄悄走近,手里端着一碗营养粥:“小姐,把这粥喝了。”

    她抬起头,感激的接过:“谢谢。”

    “最近是有什么烦心事吗?看你这脸都瘦了一圈了,哪像是个充满欢喜的小新娘。”

    “没有。”

    她长长的睫毛颤了颤,埋头喝了一口粥,轻声问:“于妈,你爱人也在苏黎世吗?”

    “是啊,我们家三代都在这里给人帮佣,已经成半个本地人了。”

    “那你跟你爱人是自由恋爱吗?”

    “算是吧,打小就认识。”

    “有没有吵过架?”

    “没有。”于妈仿佛明白了什么,亲和的笑笑:“别担心,结婚和处对象一样,只是两人的关系更明确了一点而已。”

    “那你有对你的爱人隐瞒过什么吗?或者说,有没有什么不能跟他分享的秘密?”

    “当然了。”

    她轻声叹息:“就算是再亲密的夫妻,也有不能说的秘密。”

    沈瑾萱彻底萎靡了,为什么每个人都认为她不该把心中的秘密说出来?难道爱情真的如此不堪一击吗?难道她把那件事说出来,等待她和慕煜城的,就一定是结束吗?

    手移向笔记本电脑,在心中最烦闷的时候,点开了中华人才网,在各大企业招聘网站纷纷投了简历,像是一种发泄,她告诉自己,只要有人通知她面试,她马上就离开这里。

    无可否认,在这一瞬间,她真的有想要逃跑的念头。

    不知发了多少份简历,甚至都不记得前一份简历投在了那里,她就在这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下,度过了漫长的下午时光。

    晚上,她如约等在紫藤园门外,昨晚答应慕煜城会等他,所以,就算心情再怎么不好,也不会让他失望。

    出门迎接前,她在镜子前练习了一遍又一遍微笑,直到笑得自己满意为止。

    站在夜幕下,背靠着墙壁,一边凝望着星空,一边等着慕煜城归来。

    口袋里的手机小小震动了一下,是一条新讯息,陌生的号码,她轻轻按下确认键,在看到内容的一刹那,整个人僵住了……

    如果不是身后有面墙,她或许倒了下去,但即使有墙,也不可能是她全部的依靠,两腿一软,再也支撑不住蹲到了地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