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120 那个吻,竟是冷的

    他最终还是拨开了她的手,头也不回的往前走,沈瑾萱知道如果就这样放他走了,她的爱情便彻底没有希望了。

    不顾一切的上前拦住他,抓起他的胳膊:“城哥,一定要这样吗?我们经历了这么多,一定要为了这样的误会而分手吗?”

    慕煜城冷冷的望着她,然后,冷冷的抽回了手,最后,冷冷的丢下一句:“回去吧,我会仔细考虑,考虑清楚了再给你明确的回答。”

    他砰一声关了房门,四周恢复了暗夜的宁静,沈瑾萱怔了很长时间,才摸索出手机,给高宇杰打了电话:“过来接我吧。”

    最后撇一眼隔着她与慕煜城的那扇门,她挪动步伐离开了,路灯拉长了她的身影,像纸片一样的单薄,仿佛一阵风就可以将她吹的无影无踪。

    站在二楼窗前的慕煜城,手里端着红酒,立于黑暗之中,凝望着那单薄的身影,是一种怎样的心痛,那些让他相信爱情的人,最后又一个个让他失望……

    他闭上眼,转过身,抿一口红酒,任那冰凉的液体顺着他的喉咙流下去,脑中浮现出某些片断,那些美好的,不美好的,片断。

    “城哥,你吻了我的额头,如果以后我做错了什么事,你会原谅我的对吗?”

    “是的,会原谅的,无论你做错什么事,都会原谅你的。”

    ……

    原来,那时候她就开始祈求他的原谅,一直想不通她为什么会闷闷不乐,如今,终于都是明白了。

    沈瑾萱站在海边,海风吹乱了她的长发,凝望着面前一望无迹的大海,她不知道慕煜城最后的决定是什么,但是,她已经做好了接受的准备。

    高宇杰的游艇开过来,她平静的坐上去,二天二夜,她一直在努力,结果却是不尽人意。

    “打算放弃了吗?”

    高宇杰忍了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句。

    她摇摇头:“没有,只是想给他一些冷静思考的时间。”

    “发生这样的事,是需要些时间整理的。”

    他停顿一下:“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但是也请你多体谅慕少一点,他跟别的男人不一样,很早就失去了父母,一个人支撑着庞大的家族企业,内忧外患令他对感情其实早已经没什么期待,是你的出现给了他新的希望,也是因为有你,他才不像过去那样抱着游戏人间的态度,当他不顾一切要与江珊解除婚约时,我很欣慰,因为是第一次看到他想要对自己的人生负责,同样的,如果没有你,他的人生可能又会变成过去的样子,所以我郑重的拜托你,无论慕总做怎样的选择,你都不要放弃他好吗?”

    “只要坚持就一定会成功吗?”

    “会的,我了理慕少,更了解他对你的感情,只要你坚持,就算他现在接受不了,但总有一天他会原谅你的,如果不是因为父母的问题,他也不会如此在意这件事,他的父亲背叛了他的母亲,所以他心里是很排斥这样的事情发生,他真正不能原谅的不是你,而是背叛两个字。”

    沈瑾萱木然的点头,苦涩的笑笑:“放心吧,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会允许自己放弃。”

    转眼间,一个星期过去了,听说慕煜城已经回来了,每天准时去公司,只是,不回紫藤园而已。

    沈瑾萱也不主动去找他,因为他说过,等他考虑清楚了,会给她明确的回答,所以,除了耐心的等待,她不能去做别的事。

    午后休息时间,张美丽敲开了总裁办公室的门,慕煜城一见到她,就明白她为何事而来。

    未等她开口,他便率先说一句:“除工作以外的事,我没时间听。”

    “是没时间听还是不想听?我此刻不是以员工的身份来见你,而是以瑾萱好友的身份在说话,所以没时间也请你抽出些时间来。”

    “我和她之间的事,我自己会处理。”

    “你的处理就是冷战吗?你知不知道瑾萱都憔悴成什么样了?她每天吃不下睡不着,因为你都快要忧郁而亡了,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是因为我吗?这一切到底是因为谁?”

    张美丽怔了怔:“是,也许不是因为你,但也不是因为她,她并没有想要做半点对不起你的事,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应该是处在你这个位置上的人更应该明白的道理不是吗?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不是互相折磨的时候,而是要查出真相,就算瑾萱不去酒吧喝酒,若有人存心想离间你们,还是会通过别的方式,不是因为我是瑾萱的好朋友我才帮她说话,而是真的觉得她够憋屈的,我跟她相识多年,比谁都清楚她是一个怎样的人,从不跟男生多说一句话,更不会无缘无故的跑到酒吧夜总会地种地方,上次去喝酒我敢说是她二十六年第一次放纵自己,偏偏老天就对她那么苛刻,哪怕是唯一的一次放纵,也要让她付出惨重的代价,所以我真心的恳请你能理解包容一点,之前你背着她与江珊举行婚礼也是不能原谅的背叛,瑾萱还不是一样原谅你了,所以这一次,就当你们俩清了。”

    慕煜城漠然抬眸,一字一句的告诉她:“爱情不是等量计算来的,不是我背叛她一次,她就要背叛我一次,而她原谅我一次,我就要原谅她一次,如果没有一定的责任和醒悟,早晚有一天,两个人都会麻木的。”

    “好,就当我最后一句话不该说,但我前面那些话你都听进去了吗?”

    “出去吧,我很忙。”

    “那你到底打算怎么样?”

    “出去。”

    慕煜城言简意赅,张美丽懊恼的跺了跺脚,不甘心的走了出去。

    刚出了办公室的门,就与高宇杰迎了个正面,两人已经有好多天未见过面了,到现在唯一的交集,就是他主动给她打了一个电话,把沈瑾萱与慕煜城的事说了一下,他一说完就被她挂了电话,那种陌生的疏离感就像是两人从未有过感情上的牵扯一样。

    她垂下眼睑,饶过身从他面前走过,放在以前,若是能这样偶遇她该多开心,可是现在,什么都不想了。

    爱情,也会在等待中慢慢的死去。

    胳膊突然被拽住,她冷冷回头,质问一句:“干吗?”

    “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吗?就这样无视我的存在?”

    她嘲讽的笑笑:“如果你觉得我眼里没有你,那再正常不过,在一个从未把我放在心里的人面前,我为什么要正视他的存在?”

    甩开他的手,她头也不回的走了,站在电梯间,那扇门越关越小,直到看不见对方为止。

    终于不用在伪装坚强,张美丽蹲下身,双手抱着膝盖呜呜的哭了起来,以为自己已经没事了,以为她还是以前那个洒脱的自己,即使没有爱情也可以过的很好,直到刚才他抓住她的瞬间,她才知道,原来她的心还是会痛,还是会奢望他能说一句:不要离开我,因为我爱你。

    回了办公室,她毫不犹豫的打出了辞呈,不是心血来潮,也不是一时冲动,而是早就打算好的事,在某些时候稍微一刺激,就提前结束而已。

    下午下班后,她打了电话给沈瑾萱,约她出来吃晚饭,两人在苏黎世大学附近一家中式餐厅碰了面。

    相视而坐,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落寞和忧伤。

    “知道我为什么约你吗?”张美丽问。

    沈瑾萱摇摇头。

    “这有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坐在一起吃饭了。”

    “为什么?”

    “我辞职了,已经定了明天上午的飞机。”

    沈瑾萱诧异的蹙起眉:“怎么这么突然,不是说等参加完我的婚礼再走吗?”

    张美丽不是有心打击她,但还是忍不住说:“你的婚礼一时半会能举行得了吗?”

    她怔了怔,自嘲的笑笑:“也是,都这样了,我还想着婚礼,挺可笑的。”

    “瑾萱,别这样,就算所有的人不体谅你,我都会体谅的,哪个人不犯错,不能因为犯一次错就给人定了死罪,慕煜城若是不原谅你,那你也不必再坚持下去,爱情最基本的是要互相信任,他不原谅你,说明他不够爱你。”

    沈瑾萱轻声叹息,盯着面前的白开水说:“我也有不信任他的时候,这无关爱的深浅,只能说,我们都对爱情要求的太完美了。”

    人总是在一边受伤一边学着成长,在成长的过程中,才会明白很多原本不会明白的道理。

    “我下午去找过慕煜城了,比起你现在的样子,他也好不到哪里去。”

    沈瑾萱睫毛轻颤了颤,淡然说一句:“没必要去找他的,他做事自有分寸,我相信他会做出理智的判断和正确的决定。”

    张美丽唉了一声:“希望是那样吧……”

    晚上回了紫藤园,伫在窗前思忖良久,她终于还是给高宇杰打了个电话。

    “喂,沈小姐?”

    “美丽要回国了,你知道吗?”

    短暂的沉默,那端传来沙哑的嗓音:“我不知道。”

    “明天早上八点的飞机,今晚你好好想想吧,如果不想失去她,那你应该清楚怎么做。”

    又是一阵沉默,高宇杰缓缓道一声:“谢谢……”

    挂了电话,沈瑾萱把视线睨向窗外,望着最亮的那颗星星说:虽然我自己的事已经够烦恼,但还是希望他们能有个好结果,得不到幸福,看着别人幸福也是一件幸福的事。

    高宇杰深思了一夜,终于在天亮前,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他连早饭都来不及吃,就开车去了张美丽的公寓,守在了她的门外。

    七点整,张美丽拎着行李箱走出来,看到门外站着的人,错愕得半天说不出话。

    “你这是要去哪?”

    高宇杰明知故问。

    “你又为什么会在这里?”

    “为了等你。”

    张美丽愣了愣,不断的在心里说:千万不要奢望什么,这个男人不会挽留你的。“有什么事吗?”

    “不要走。”

    高宇杰望着她的眼睛,一本正经的说:“请不要走。”

    张美丽震惊的瞪大眼,她有点分不清现实与梦境了,高宇杰在挽留她?是她听错了吗?

    “给我一个理由?”

    “有人需要你。”

    “谁需要我?”

    他有些说不出口,看他如此吞吞吐吐,好不容易染起的希望又破灭了,握住行李箱的拉杆,张美丽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需要你!”

    高宇杰终于鼓足勇气说出了心里话,张美丽停下脚步,冷冷的背对着他说:“我不是玩具,不是你需要的时候就让你玩玩,不需要的时候就扔到一边。”

    她继续往前走,高宇杰追上来,一把将她抱住:“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玩具,我一直是爱你的,只是我要顾虑很多别人顾虑不到的,慕绮绮虽然已经出国了,可她早晚还是会回来,依她的性格,她必须咽不下这口气,我是怕到时候会连累你受到伤害,才一直不敢向你坦白心中的爱意……”

    “那现在又是为什么?不怕我受到伤害了吗?”

    “当然怕,只是昨晚我想了一夜,意识到我不能失去你,所以哪怕是豁了命,也要把你留在身边保护你。”

    张美丽的眼泪出来了,等了这么久,终于在她绝望的时候,命运女神网开一面,把她的爱情还给了她。

    “是真心话吗?不会再反悔了对吗?”

    高宇杰重重点头,俯身吻住了她的唇,阳光下,那缠绵的吻延续了两人差点错开的缘分,命运就是如此神奇,可以摧毁一段感情,也可以成就一份爱情。

    沈瑾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来到江宅,她应该很不想见到那个女人才对。

    站在江宅门外,她有片刻的犹豫,但最终还是按响了门铃。

    上次林川说,如果她看见江珊现在的样子,会相信酒店的事与她无关,那时还不能苟同,直到此刻进了江宅,亲眼看到了江珊,她才愿意相信,林川说的是事实。

    “你怎么来了?”

    江珊坐在轮椅上,面色形如枯槁,眼窝深陷,头发凌乱的绑在一起,整个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妇人,哪还有当初的美艳动人,骄傲和气势。

    “我有件事想问你。”

    “什么事?”

    “我跟林川被陷害的事,是你设计的吗?”

    江珊讽刺的笑笑:“你认为呢?你觉得跟我有关系吗?”

    “我就是不知道才来问你的,你只要说是或不是就可以了。”

    “我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吗?”

    沈瑾萱点头。

    “不是。”

    “好,我知道了。”

    她转过身,准备离开,其实,在看到江珊的那一瞬间,她就已经知道了答案,如果真的是她设计出来的,她现在就不会是这副样子,至少不会是那种绝望的眼神。

    “等一下。”

    江珊喊住她,滑着轮椅到她面前:“为什么我的男人你都要抢?不管是我爱的,还是我不爱的,你都要抢?可以告诉我吗?”

    沈瑾萱缓缓转身,很平静的告诉她:“我从未想过抢走属于你的东西,只是命运如此安排,我也很无奈。”

    “呵,说的好无辜,难道你想告诉我,你天生就是比我命好的女人吗?”

    “如果你这样认为我也没办法,你今天的一切,都是你自己一手造成的,怨不得任何人。”

    沈瑾萱说完便径直出了客厅,身后江珊在呐喊:“知道我为什么苟延残喘的活着吗?我就是想看看你是如何幸福的,没有我江珊,你和慕煜城也别想那么容易走到一起,我有预感,你们这次完蛋了,哈哈……”

    拼命的捂着耳朵,拼命的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要在意一个疯子的话,她和慕煜城才不会那么容易完蛋。

    慕氏集团总裁办公室的落地窗前,慕煜城凝望着半个城市,双手插在西裤的口袋里,面色冷峻的像地府的阎罗。

    高宇杰推门入内,站在他身后问:“慕总,找我什么事?”

    “去把林川给我找来,然后查一下那晚发生的事。”

    “我已经查了。”

    他转过身,狐疑的打量片刻:“这么说,你早就知道了?”

    高宇杰吞了吞口水,轻轻点头。

    “什么时候开始,忘记高家的家训了?”

    “我只是不想看到你和沈小姐因为别人陷害而产生误会,原本想在你知道之前把真相查清楚的,谁知道沈小姐主动跟你坦白了……”

    慕煜城垂下眼睑:“查的结果如何?”

    “我去了那家酒店看了当天晚上的录像,是一个男人把她俩架进了房间,然后大概停留了二十分钟才出来,这期间肯定是用来拍照了。”

    “那个男人是谁?”

    “看不清长相,戴了口罩和眼镜,不过还是被我发现了很重要的线索,那个男人 的腿有点跛,这样我们能查的范围就缩小了很多。”

    “这种人一定是受人指使,你把目标锁定在一些赌场和娱乐场所,他拿了钱肯定会经常出入那些地方,一有线索马上通知我。”

    “好的。”

    令慕煜城意外的是,下午高宇杰就来报告说,林川已经离开了苏黎世。

    “什么时候离开的?”

    “一个星期前。”

    他一拳砸在桌上:“王八蛋!”

    “看来这件事跟他脱不了关系,不然他不会心虚的离开。”

    “你先把那个跛脚的男人找出来,要真跟他有关系,我要他的命!”

    高宇杰退了出去,慕煜城的眼底升腾出愤怒的杀气。

    因为是跛脚又是中国人,想找出来并不是很难的事,高宇杰只用了三天,就在一家娱乐城找到了他。

    只是令他觉得棘手的事,无论怎么逼问甚至殴打那个男人都不承认酒店里人就是他。

    无奈之下,他赶紧给慕煜城打电话:“慕总,人已经找到了,但是嘴巴太硬,死不承认。”

    “带到会所里,我马上到。”

    慕煜城寒着脸拿起车钥匙出了办公室,赶到了他的私人会所。

    地上绑着一个男人,身上被打的淤青一片,但是眼神却十分坚定,一副完全没有做错事的坦然。

    “还不承认吗?”

    “是的。”高宇杰点头。

    他弯下腰,盯着地上的人问:“是要我杀了你,到地府才肯开口吗?”

    “杀了我,我没干过的事也不会承认!”

    “把拷贝的监控录像放给他了没有?”他转过身问高宇杰。

    “看了,他说跛脚的人又不是他一个。”

    呵,嘴还真挺硬,他直起身:“给我继续打,打到供出指使他的人为止。”

    高宇杰身边的几个男人又是一阵拳打脚踢,打的他死过去又活过来,鲜血吐了满地还不肯承认,坚韧的态度令慕煜城有一瞬间真的相信他是无辜的。

    “住手。”他喊一声:“不用打了。”

    高宇杰诧异的把视线睨向他:“慕少,你该不是相信他了吧?”

    “这种人要不是讲信用,别人也不会找上他,所以你打死他也不会承认的,况且打死了就断了唯一的线索。”

    “那我们怎么办?”

    “去查他的家人,既然他不顾自己的死活,那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连家人都不顾了。”

    原本奄奄一息的人突然听到慕煜城要查他家人,顿时抬起惨不忍睹的脸庞,吃力的说一句:“不要动我家人,有什么冲我来好了……”

    “你这么有骨气,冲你来能解决什么问题?”

    慕煜城冷冷的撇他一眼,故意吓唬说:“把他家人找到后,当着他的面继续打,打到他肯松口为止。”

    “好的。”

    高宇杰冲两名打手说:“跟我走。”

    “等一下……”

    跛脚男惊慌的喊一声,然后望向慕煜城:“劝你们还是不要折腾了,我家人根本不在这里。”

    “不管在哪里,只要在地球上,就没有我找不到的人。”

    也许是被他非凡的气势震慑住了,又也许是太害怕连累家人,跛脚男退让了:“好,我跟你们说实话,但你们得答应我,不伤及我家人一分一毫。”

    “没问题。”

    “你们还要保护我家人的安全,因为我一旦坏了道上的规矩,我们老大不会放过我,我收了好处的那个人更不会放过我。”

    这一点,慕煜城倒是很难理解,他清楚像他们这种人都是受过专门磨炼的,就是视家人如命,为了家人可以命都不要。

    “好,我答应。”

    慕煜城心里有一丝不舒服,因为这个跛脚男让他想起了小刀,想起沈瑾萱当初替小刀求情的画面,如果今天那个女人也在场的话,看到这个男人为了守护家人如此坚守底线,铁定同情心泛滥,要他放了这个男人都不一定。

    “是江公子指使我干的。”

    “江公子?”慕煜城蹙眉:“永信集团的江纯一?”

    “是的。”

    砰一声,慕煜城一拳砸碎了面前的水晶杯,好他个江纯一,算计到他慕煜城头上了,这次新帐老帐一起算!

    高宇杰显然也很意外,他怔了几秒:“慕总,他会不会撒谎?江纯一可是你姐夫呀。”

    “江纯一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清楚吗?”

    慕煜城冷眉一挑,愤怒的出了会所的包厢,他驱车赶到了永信集团,不顾秘书阻拦,一脚踢开了总经理室的门,未等江纯一开口,就一拳将他砸趴到了地上。

    “你干什么?”

    江纯一震惊的望着他,擦了擦嘴角边的血丝,厉声质问。

    “我干什么?与其问我干什么,不如问你自己都干了些什么!”

    砰——又是一拳落下去,江纯一被他打的双眼冒金星,顿时脑子也清醒了,爬起来就与他对着打,两个男人很快展开了血腥的搏斗,不过比起合气道高手慕煜城,江纯一显然不是对手,很快就被他按在地上打的奄奄一息。

    慕岚火急火燎的赶到了公司,刚才接到江纯一秘书的电话,说她弟弟跟她老公打了起来,他实在拦不住才想起来给她打电话。

    推开办公室的门,一看到江纯一被打的那么惨,顿时尖叫一声扑过去,愤怒的推开慕煜城,哇一声嚎啕大哭。

    她一边哭一边揪住慕煜城的衣领歇斯底里的质问:“你疯了是不是?什么深仇大恨要如此对待你姐夫?!!”

    “姐夫?他配吗?”

    慕煜城缓缓从怀里摸出一把枪:“我不仅要打他,我还要杀了他。”

    慕岚吓得脸唰一下惨白,一下子挡在了江纯一面前:“你不要乱来,你冷静一点,你要是敢乱来的话,我不会原谅你的!”

    “闪开。”

    “我偏不闪!“

    慕岚浑身颤抖的把枪对准她的胸口:“杀他之前,先杀了我吧,这样我就可以跟爸妈说,他们走了之后,我一手带大的弟弟是怎么对我的!”

    慕煜城痛心的望着面前的大姐:“你知道他做了什么事吗?他把我最心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送到酒店,让他们度过了整整一夜,我的心在滴血你知道吗?这种男人你对他还有什么留恋?”

    慕岚怔了怔,竟然说:“这件事我也有份,你要怪就怪我好了……”

    “大姐!”慕煜城愤怒的咆哮一声:“你到底还要执迷不悟到什么时候?替这种男人揽责任你觉得值得吗?”

    “我没有替他揽责任,你应该清楚,我从一开始就讨厌那个女人和你在一起,所以这件事我也有份,你现在要是一定要追究,那就连我一起追究好了!”

    慕煜城真的怒了,他按动板机,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位从小到大他都很尊敬的大姐,心里在滴血。

    “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跟他离婚,这件事我不再追究。第二,从今往后,就当没我这个弟弟,说我六亲不认也好,说我忘恩负义也好,我真的已经被你们折腾的筋疲力尽,我想要的家人,并不是这样的,所以,达不到我的要求,我宁可不要。”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慕岚终于开口,只说一句:“我不会离婚。”便什么也不说了。

    就这一句就已经足够了。

    慕煜城自嘲的笑笑,举在半空中的手缓缓落下:“很好,为了这样一个男人,你放弃了我们多年的姐弟之情,原以为只有爱情不可靠,此刻看来,亲情也不过如此。”

    他黯然的转身,失魂落魄的一步步离开了慕岚的视线,慕岚不会知道,为了一个不值得的人,她把她的弟弟伤成了什么样,她把他的爱情放在脚底狠狠的践踏了。

    看着弟弟伤心绝望的离开她的视线,慕岚第一次流出了彷徨的泪水,她,真的错了吗?

    霓虹灯闪耀的夜总会包厢内,慕煜城一杯又一杯的喝着啤酒,他的身边坐着两个性 感的女人,不时的献着殷勤,他的脑中乱透了,做梦也想不到,算计他的人是他的亲姐姐和姐夫,这是家人吗?狗 屁家人……

    更可笑的是,他让他的姐姐做选择,他的姐姐宁可选择一个人渣也不选择他,这更加深了他对亲情的失望。

    最最让他心痛到不能呼吸的,是他的 女人跟别的男人在酒店里过了一晚上,那一个晚上发生了什么,他不敢想,也不能想,因为每想一次,他就觉得自己站到 了悬崖边。

    性感女人不时的往他身边靠拢,他厌恶的吼一声:“滚开。”

    女人不死心,继续黏着他,他愤怒的抓起一瓶酒扔到了对面的墙壁上,才终于把两个女人吓得抱头鼠窜……

    终于醉了,可脑子却还是那么清醒,他有些后悔刚才把那两个女人吓跑了,如果他跟她们度过一夜,是不是就可以像张美丽说的那样两清了,是不是他心里就会比较容易接受和原谅了……

    月色如水的夜晚,沈瑾萱坐在紫藤园的秋千上,因为已经渐渐习惯了一个人,她只要这样静静的看一会月亮,就可以度过漫长而寂寥的夜。

    十多天了,她一直在等待着,即使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却还是坚持的等待着。

    “有人在吗?”大门外传来陌生的询问声。

    她跳下秋千,疑惑的走过去:“你找谁?”

    “你家里的人喝醉了,我是代理司机,根据他提供的地址送过来的。”

    沈瑾萱心咯噔一声,走出去一看,车里坐着的人竟是慕煜城,他已经睡着了,看着月光下,他清俊的容颜,她的眼圈有些湿润。

    “谢谢,麻烦你帮我搀扶进去。”

    她上前拉开车门,与代理司机一人架一只胳膊,将慕煜城架到了二楼的卧室。

    于妈也跟了上来,她担忧的问:“要不要给少爷熬点醒酒汤喝一喝?”

    “不用了,给他冲杯蜂蜜水吧。”

    “好的。”

    沈瑾萱拧了条热毛巾给慕煜城擦脸,一边擦一边说:“每天都在等你回来,好不容易等到了,却是喝的烂醉如泥,如果明天清醒了,一定会后悔今晚喝酒了吧。”

    “小姐,水来了。”

    于妈把调好的蜂蜜水端到她面前,她指了指桌子:“先放着吧,他醒了才能喝。”

    “那我先下去了,有事你再叫我。”

    “好的。”

    房间里静的出奇,只有一盏床头灯散发着微弱的光线,沈瑾萱躺到慕煜城身边,头枕着他的手臂,轻声诉说着对他的思念。

    想说的话说也说不完,他能听见的却一句也没有,抓起慕煜城受伤的那只手,千言万语终化为三个字,她在他掌心一笔一画的写下来:我—爱—你。

    清晨,她穿好衣服坐到床边,等着慕煜城醒过来,不想否认昨晚一夜未睡,不是不困是不敢睡,怕一闭上眼,又是一场残忍的梦。

    等了不知多久,慕煜城终于睁开了眼,他揉了揉额头,坐起身,与沈瑾萱视线相交的刹那间,微微有些错愕,但错愕只是短暂的,很快就恢复了先前的漠然。

    掀开被子下了床,他打开衣柜,拿出精致的西装换到身上,然后进浴室里洗梳,出来时仍旧未说一句话,沈瑾萱怔怔的望着他,在他即将迈出房间时,终于忍不住先开口了:“真的就这么辛苦吗?”

    慕煜城身子僵了僵,站在门口没有后退也没有前进,更没有回答什么。

    沈瑾萱往前走了几步,很平静的说:“我不想看到你借酒浇愁过的这么辛苦,如果实在不能接受,那就算了吧,我们各自回到原点,以后我会努力忘记你,那么,你也不要记得有沈瑾萱这个人。”

    慕煜城微微侧目,冷哼一声:“回到原点?对你来说,回去就那么容易吗?”

    “那要怎么办?就这样下去吗?就这样看着你一天天消沉,就这样在等待中慢慢老去吗?”

    “如果我放弃你,你会不会过的比现在好?”

    “不会,但是没关系,只要你过的好就行了。”

    呵,慕煜城讽刺的笑笑,他转过身,终于肯正视她:“你认为放弃了你,我就能过的好了?”

    “那你可以不要放弃我?只要查清真相,我们之间就不会再有误会了。”

    “你总是能把事情想的那么简单,告诉你,真相我已经查出来了。”

    “什么?”

    沈瑾萱震惊的抓住他的胳膊:“你查出来了?是谁?那个陷害我的人是谁?”

    “比起幕后真凶,我更想知道的是,你和林川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

    面对他犀利的目光,她拼了命的想要表现出她是清白的,可是一想到林川那天在海边沉默的表情,气势自然而然就弱了。

    “怎么?你不知道?还是不敢说?”

    “没有,我们当时都昏迷不醒,不会有什么事发生的。”

    她无力的解释,不敢再与慕煜城对视,向来不擅于说谎,更何况是她最不想骗的人。

    只是于妈说的对,即使是夫妻,也有不能说的秘密,有些话可以说,有些话却一定一定不能说。

    她根本弄不清林川那天的真正用意,也许他是有一点私心,所以,她不能自乱了阵脚,不能把原本已经复杂的事情再继续复杂化。

    “呵,既然没有,林川为什么要离开苏黎世?”

    “他离开了?”沈瑾萱大吃一惊。

    “怎么?你不知道吗?”

    “我确实不知道。”

    “我虽然不喜欢林川那个人,但有一点还是很笃定的,他如果没有做过的事,决不会逃避责任。”

    沈瑾萱心抽痛了一下,她缓缓松开了慕煜城的胳膊:“这么说,你真正计较的,是我跟他身体上有没有接触是吗?”

    “是。”

    “好,我明白了,已经过去的事我也没有办法证明,如果你真那么计较,那现在就做决定吧,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无法可话。”

    沈瑾萱背过身,死死的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真的好伤心啊,伤心到快要窒息了,她不知道慕煜城接下来会说什么,但是不管他做出怎样的决定,她都努力了,真的努力了。

    等了很久,时间仿佛静止了一样,终于,她听到了他移动步伐的声音。

    慕煜城站到她面前,伸出手指像过去那样轻轻擦拭她眼角的泪痕,只是眼神,却不再如往日那般温情。

    “婚礼照常举行。”

    他只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俯身吻了吻她的额头,代表原谅的吻,不知是他唇凉,还是她的感觉出了问题,那个吻,竟是冷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