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121 你怀孕了

    沈瑾萱气势汹汹的赶去了永信集团,慕煜城原谅了她,不代表她可以原谅江纯一,她心里比谁都清楚,原本像百合一样纯洁的恋情,即使暴风雨之后依旧盛开,但是那些残留的污点却怎么也不可能清洗的干净了。

    江纯一的秘书见昨天才来过一个闹事的,今天又来一个,于是拼了命的拦着不让她进,争吵的声音惊动了办公室里的人,江纯一开了门出来,见来人是沈瑾萱,手一挥:“让她进来。”

    沈瑾萱进了他的办公室,二话没说,扬手就是甩他一记重重的耳光,江纯一揉了揉麻痛的脸,冷笑一声:“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慕煜城那臭小子昨天上来就是给我一拳,你也不落后,上来就是一耳光,你们俩这是闹哪样?真把我江纯一当成受气包了?”

    “为什么要那么做?”

    沈瑾萱望着他的眼睛,切齿的质问。

    “那可不是我的意思,是慕煜城他姐的意思,她不喜欢你人人皆知,哦不对,岂止是不喜欢,简直就是恨之入骨,所以她怎么可能放任你和她弟弟结婚?只是我比较倒霉,成了替罪羔羊。”

    “是吗?”沈瑾萱鄙夷的冷哼一声:“真的只是慕岚的意思吗?恐怕是有人借着私心给她出的点子吧?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江纯一是什么样的人,以前我只是反感你,现在在反感的基础上,我对你更是产生了厌恶的感觉,反感,厌恶,瞧不起,这些都不足以形容我讨厌你的程度。”

    江纯一脸色沉了下来,他一把捏住沈瑾萱的手腕:“是不是慕煜城不肯原谅你,所以你就把气撒在我身上?”

    “你还真是自以为是,很遗憾的告诉你,他原谅我了,所以,你那肮脏的私心只能烂在肚子里了!”

    “是吗?你确定他原谅你了?毫无芥蒂的原谅你了?”

    沈瑾萱甩开他的手:“你想暗示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依他那种凡事要求完美的性格来说,应该不会那么容易释怀的,就算他原谅你了,心里那疙瘩还是会一直存在,因此我真心的劝你一句,还是跟他散了吧,别以后结了婚他拿这件事压迫你,你永远都在他面前抬不起头。”

    “需要我谢谢你为我着想吗?”

    江纯一笑笑:“那倒不必,只是我还是那句话,若你跟了我,我必然不会亏待你,我可是比那家伙更能包容和理解女人的心。”

    “你做梦去吧!”

    沈瑾萱恨恨的瞪着他:“慕煜城会介意说明他是个对感情忠贞的男人,只有那些滥 情的人,才会觉得出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因为那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人生一大趣事,享受都来不及,哪里还会去计较……”

    “你还真是爱他爱到了神智不清,算了,原本还以为你是个聪明的女人,现在看来,一点都不聪明,明明有一条阳光大道你不走,偏要向那羊肠小道上挤,你要挤就挤吧,这么不识时务的女人,我也没什么兴趣了。”

    沈瑾萱觉得可笑至极:“你的意思你是那阳光大道吗?一个有妇之夫你说出这样的话难道都不觉得害臊吗?”她停顿一下:“也对,像你这种不要脸的人,无所谓害不害臊。”

    “如果你选择了我,我自然会跟慕岚离婚,我说过,让你做我最后一个女人,而不是一个见不得光的小三。”

    “你以为你是谁?你能一手遮天吗?说我不聪明,我看你才愚蠢至极,你有什么能耐跟慕煜城斗?抛弃他大姐,抢他的女人,你是不见黄河心不死,就冲着你这种龌龊的思想,等着吧,慕煜城早晚整死你!”

    沈瑾萱最后鄙视他一眼,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事实上她说的没错,江纯一惹出这样的事来,慕煜城不会因为他是他姐夫就手下留情,他开始吩咐高宇杰,一点点侵蚀掉永信。

    江纯一是在两周后,才发现了公司出现的危机,他当时第一反应就是慕煜城动的手脚,但他一点也不担心,因为他有慕岚这张王牌在手里。

    说来也奇怪,他跟慕岚结婚多年,外面绯闻从未断过,换了任何女人都闹翻了天,偏偏这个慕岚极为沉的住气,不哭不闹不上吊,硬是睁只眼闭只眼把婚姻给维持了下来。

    他有时候也分不清她是因为顾忌家族名誉,还是因为太爱他,总之,真的挺令人匪夷所思。

    当他把慕煜城对付永信集团的事跟慕岚说了以后,慕岚的表情有些难过,但还是答应,会制止弟弟的行为。

    慕岚赶到了慕氏集团,站在总裁办公室门前,竟有一丝心虚,她没有忘记那天弟弟让她做选择的时候,她是怎样伤了他的心。

    最终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慕煜城听到脚步声抬起头,脸上除了冷漠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他淡淡问一句:“你来干什么?”

    “听说你最近截了不少永信的生意。”

    “他让你来的吗?”

    慕煜城的眸底闪过深深的失望。

    “我们是夫妻,就算他不让我来,我也会来的。”

    “那你希望我怎么做?”

    “希望你放过我们。”

    他站起身:“我为什么要放过你们?”

    “我可是你亲姐姐,你在商场上再怎么无情都可以,但你不能对我这么无情。”

    “如果我没有记错,昨天我让你选择的时候,你已经放弃了亲情。”

    “为了这么点小事你就要动真格吗?当时你生气说的话我不会当真的。”

    慕岚很自信,自信弟弟不可能真的要跟她断绝关系。

    “对你们来说可能是小事,对我来说却是人生大事,如果我和沈瑾萱走不到最后,你和江纯一,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不要再自信亲情的无敌,因为我再也不会放纵你的为所欲为。”

    慕岚出了慕氏大厦,有些浑浑噩噩,她有些不敢置信,她的弟弟真的已经不会再对她念及手足之情……

    江纯一见她回来,立马上前询问:“怎么样了?他答应了吧?”

    看着面前男人一脸的期待,她愧疚的低下头:“对不起,他拒绝了,昨天他说跟我断绝关系的话,不是开玩笑的……”

    江纯一的表情瞬间冷却,他比慕岚还要意外,做梦也想不到慕煜城会拒绝她姐姐,一直以来肆无忌惮的放纵着,就是因为有她这张王牌握在手中,此刻听她说慕煜城不肯再念及手足之情,江纯一终于有些慌了。

    又是一周过去了,慕煜城吞噬永信的动作越来越大,江纯一无奈之下,愤怒的决定亲自去找他谈判。

    他来到慕氏集团,慕煜城坐在办公椅上冷冷的望着他,说:“我等你很久了。”

    “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收手?”

    “跟我大姐离婚,只要你跟她离了婚,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她不会同意的。”

    “我知道她不会同意,她要是会同意那一天就不会做出那样的选择,所以我才要你主动提出离婚。”

    江纯一气得脸色铁青:“你为什么要我们离婚?有哪个做弟弟的会说出这样不该说的话?”

    慕煜城啪一声两手拍在桌上站起来:“因为你只会伤害她,你们结婚多年,你尽过一天丈夫的职责吗?我坦白告诉你,我再也不能忍受她过那样的生活!”

    江纯一略微沉思,竟然点了头:“好,我答应你,我跟她离婚。”

    “呵,看看,我的决定果然是正确的,为了守住你的财富,失去我大姐,你根本觉得无所谓。”

    “不是为了守住财富,而是因为我本来就不爱她,若不是因为家族联姻我们也不会结婚,所以没必要为了无爱的婚姻牺牲我父亲辛苦打下的江山。”

    “一个女人忍气吞声守在你身边多年你都不爱她,说明你这种人根本就不懂爱,滚吧,和我大姐离婚后,继续游戏花丛吧,从今往后,江家跟慕家再无任何瓜葛!”

    江纯一冷笑一声:“是,我不懂爱,就你懂。”

    他转身往外走,走了几步突然又转回身,故意说:“忘了提醒你了,酒店那一晚虽然你的女人和那个男人都喝醉了,但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什么也没发生,不然就没有酒后乱性的说法了,而且拒我说知,林川那小子早就对你的女人存了异心,这些照片你看看吧。”

    江纯一把口袋里一摞照片扔到他面前,看着慕煜城隐忍的表情,他得逞的扬了扬嘴角,转身离去。

    桌上几十张从各个角度拍下来的裸 照,女人搂着男人,男人压着女人,他再也看不下去,痛苦的闭上眼,把那些照片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筒。

    良久之后,他抬起头,把垃圾筒里的照片点燃了,熊熊火焰印红了他的双眼,双手的骨节因为愤怒全都突了起来。

    高宇杰进了办公室,一看到垃圾筒里冒着火,惊诧的走上前探头一看,还有未烧完的照片,顿时心里就什么都明白了,他伫在一旁说不出话,想安慰却又觉得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显得多余,男人遇上这种事,真的是够痛苦的。

    晚上很晚他才回了紫藤园,沈瑾萱一直在门外等着他,下了车,看到那个等着她的身影,他深吸一口气,向她走过去。

    “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答应过你,会等你回来的。”

    “今晚应酬了,下次有应酬的时候给你打电话,你就不用干等了。”

    “好的。”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园子,沈瑾萱跟在他身后,心里有一丝难过,若是没有发生那件事,他是会牵着她的手走进去的。

    到了楼上,慕煜城径直前往书房的方向,沈瑾萱站在卧室门前,喊一声:“这么晚还要工作吗?”

    他微微侧目:“恩,你先睡。”

    躺在柔软的大床上,沈瑾萱怎么可能睡得着,她辗转反侧觉得还是有必要跟慕煜城谈谈,于是起身披了件外套,来到了书房。

    轻轻敲门,里面传来沉沉的声音:“进来。”

    她推门走进去,搬了把椅子坐到慕煜城桌边,手抵着下颚说:“还有多久才能结束?”

    “有事吗?”

    慕煜城竟味深长的望她一眼。

    “我想跟你谈谈,关于酒店的那件事,我们之间好像都没有好好的谈过一次。”

    “说吧。”他放下手里的文件。

    “我知道想要让你立刻释怀很不现实,毕竟换了我,我也不可能那么容易原谅和忘记,但是我愿意给你时间,所以你现在如果心情还没整理好,我们就把婚期再延迟一下吧,刚好……你也可以仔细的想想,到底这个婚要不要结……”

    沈瑾萱说完,便屏住呼吸等着慕煜城的回答。

    有一阵寂静,慕煜城摇头:“不用了,结了婚我只会记住我爱你,其它的,统统忘记。”

    “可是你能忘的掉吗?”

    “时间可以淡化一切,就像你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此刻看来,根本过不去的坎,总有一天,我们会连‘坎’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沈瑾萱的眼眶湿润了,她吸了吸鼻子,抓起慕煜城的一只手:“城哥,谢谢,谢谢你没有放弃我。”

    “好了,我还要忙,去睡吧。”

    慕煜城的表情至始至终都是极为平静的,看不出一丝涟漪,沈瑾萱吻了吻他的唇,起身离开了书房。

    到了卧室,发现手机上有好几通未接电话,全是高宇杰一人打来的,她还以为是张美丽出了什么事,赶紧回拨了过去。

    那端很快接通,高宇杰迫切的问一句:“你们还好吧?”

    沈瑾萱怔了怔:“怎么了?”

    “慕总呢?”

    “他在书房工作,到底怎么了?”

    “他今晚有没有什么异常?比如不理你,发火,喝酒之类的?”

    “没有,出什么事了吗?”

    高宇杰叹口气,很不忍心的说:“他看到那些照片了。”

    沈瑾萱心咯噔一声:“我和林川的照片吗?”

    “是的……”

    长长的沉默,高宇杰连喊几句:“喂?还在吗?喂?喂?”

    无力的挂断电话,她颓废的躺到了床上,望着顶上的天花板,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了,为什么看了那些照片,慕煜城一点生气的迹象都没有呢?只是听说她和林川过了一夜他就像要疯掉一样,看了那些照片后就更应该崩溃了不是吗?为什么刚才还能那么平静的跟她说,只会记得爱,不会记得恨?

    她想了很久,也想不明白是为了什么,重新又去了书房,在推门之前,努力的收起脸上的失落,挂着浅笑走进去。

    “怎么还没睡?”慕煜城抬眸问。

    “我一个人睡不着,你还没忙完吗?我们去天台坐会好吗?”

    他摇摇头:“今晚恐怕不行,还有一堆事没处理完,改天吧。”

    她眼神闪了闪:“好吧,那我一个人去。”

    转身之迹,胳膊被他拉住:“很晚了,休息吧。”

    她怔怔的望他几眼,缓缓点头:“恩……”

    关了书房的门,刻意留了一条缝,视线穿过缝隙望进去,她看到了慕煜城闭着眼睛躺在了办公椅上,脸上尽显疲惫之意,心微微抽痛,黯然的把最后一丝缝隙合上了。

    ——

    江纯一为了让慕煜城放过永信集团,真的跟慕岚提出了离婚,只是慕岚的激动超出了他的想象,她歇斯底里的痛哭之后,质问他:“为什么要对我这样?这么些年我容忍你在外面胡作非为?为什么还要这样?”

    江纯一如实说:“是你弟弟让我提出来的,如果我不跟你离婚,他就会一直对永信下手,直到把我整垮为止,你也知道我的能力不可能跟慕氏抗衡,所以请你理解一点。”

    “慕煜城是吗?没关系,我去找他,我会制止他的,我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毁了我的婚姻。”

    慕岚说完,就要跑出去找她弟弟,却被江纯一拦住:“算了,你不要再去找他了,他这回是铁了心要你跟我离婚,所以离就离吧,反正我对你没有感情,你也是知道的。”

    “就算你对我没有感情,我也不可能跟你离婚!”

    江纯一不可思议的打量面前这个女人,结婚几年了,怎么感觉像是不认识她一样。

    “你当初也是因为家族的使命跟我结的婚,现在你爸妈都不在了,慕家当家人是你弟弟,他让我们离婚,你就没有那么必须要履行的使命感了,干吗还要留在我身边继续看着我跟别的女人暧昧不清?”

    “因为我对你有感情可以吗?!”

    慕岚流着泪咆哮一声,甩开他的手,愤怒的奔了出去。

    她开车来到慕氏集团,哭着来到弟弟面前,竟然噗嗵一声跪下了,慕煜城惊得目瞪口呆,猛得蹲下身按住她的肩膀:“你干什么?你疯了吗?”

    “不要再试图逼我和江纯一离婚,就算姐求你了。”

    慕煜城愤怒的一拳砸在地面上:“就真的那么离不开他吗?天下男人死光了吗?我们慕家的人,为什么要活得这么卑微,你这个样子让父母看到,九泉之下如何放得下心!”

    “是的,我爱他,早就不是因为责任,只是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的爱,你理解不了我对他的爱,就像我理解不了你对沈瑾萱的爱一样,但是姐跟你发誓,以后我再也不会离间你们,你要跟她结婚你们就结吧,不会再阻止你们了,只求你放过江纯一,放我的婚姻一条生路。”

    慕岚说完,歇斯底里的痛哭失声,慕煜城盯着她看了一会,沙哑的说一句:“好,我答应你。”

    他把大姐抚了起来,平静的告诉她:“原本我是希望你能幸福,可是现在看来,没必要了,一个人自己没有幸福的意识,别人再怎么努力都是枉然,以后我也不会再管你跟他之间的事,你过的好也罢,不好也罢,都是你自己选择的路。”

    慕煜城走到落地窗前,背对着她挥挥手:“走吧,告诉江纯一,好自为之。”

    慕岚走后,慕煜城仰起头,闭上双眼重重叹息,爱情,真是让人疲惫的东西……

    暖暖的春日午后,紫藤园里又开始变得生机勃勃,紫藤花打苞了,又是一年盛开的季节快要到来。

    沈瑾萱坐在园子里,打开笔记本电脑,百无聊赖的浏览着一些八卦新闻,她不是八卦的人,可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打发时间。

    忽尔想起邮箱好久没登录了,她赶紧登录了邮箱,以前大学的同学都会写邮件寄给她,只是最近烦心事太多,她都忘记跟那些同学们联系了。

    登录成功,她诧异的瞪大眼,竟然有几十封未读邮件,除了个别是广告之外,大多数竟然是通知她面试的邮件,她这才想起,那天心烦意乱时,投了好多份应聘的简历。

    看都没看,她把那些邮件全部选定,准备删除,在众多选定的邮件中,又发现一个陌生的用户名,她想了想,把那封邮件选的勾去掉,然后其它的,全都删了。

    筛选下来的,都是同学们的邮件了,她一封封的阅读,点开最后一封那个陌生用户名的邮件时,整个人突然像被施了魔咒,一动也不能动。

    “瑾萱,看到这封邮件的时候,我已经离开苏黎世了,真的很遗憾,以这样的方式跟你告别,也曾想把你约出来当面宣布离开的消息,却因为怕你不想见到我而忍了下来,我知道就算我约了,你也会拒绝,因为你现在是那么的恨我,我能理解你恨我的心情,正是因为理解才会选择离开,我留在这里只会增加你的困扰,那天你在海边问我,有没有一点意识残留,我如实回答了你,但是当你问我有没有将错就错时,我却沉默了,请原谅我的沉默,因为那是我最后,想要留住的回忆,属于我一个人的回忆……

    最后说声对不起,也许你不会接受这三个字,但我还是想对你说出来,尽管,它根本减轻不了我心中的负罪感。”

    某年某月某日,林川。

    沈瑾萱脑子轰一声,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他想保留最后的回忆,是什么回忆?

    突然觉得世界摇摇欲坠,天在晃,地在动,林川一封简短的邮件,让她好不容易平静的心再次掉进了万丈深渊,眼前一黑,彻底失去意识昏倒在地……

    不知昏睡了多久,她才醒来,映入眼帘的是慕煜城的脸,没有任何的表情。

    “你怎么回来了?”

    她支撑着想坐起身,慕煜城搀扶了她一把,平静回答:“于妈打了电话给我。”

    他的声音和表情没什么异样,可为什么,沈瑾萱有一种错觉,她觉得慕煜城的眼神很受伤。

    突然想到邮件,林川发的邮件,她脸唰一下惨白,不知道慕煜城有没有看到那封邮件,努力平复心中的慌乱,低声说:“我最近有点贫血,如果坐的时间久了,猛得站起来就会有严重的晕眩感,没什么太大问题。”

    慕煜城点头:“没事就好,多注意休息。”

    他站起身:“我还有个重要的会要开,先走了,你有哪里不舒服就给我打电话。”

    “好的。”

    她轻轻答应,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心中揪痛一片,现在她也不知道慕煜城到底有没有看到那封邮件了,因为,现在的他已经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了,从那一晚,她得知他看了照片,却还能平静的跟她说话后,就知道他有多能忍了。

    于妈端着一碗红枣粥上来,心疼的说:“快喝了吧,瞧你这脸色跟张白纸似的。”

    “我的电脑呢?笔记本电脑呢?”

    沈瑾萱一把抓住于妈的胳膊,焦急而又忐忑的问。

    “好像还在园子里,我去瞧瞧。”

    “你当时发现我晕过去,没把电脑给我收起来吗?”

    于妈愣了愣:“我看你晕过去,吓都吓死了,哪还记得去帮你收电脑,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给少爷打电话,然后没多久他便带着医生回来了。”

    “那你快去看看电脑还在不在那里。”

    “好的。”

    于妈转身奔了出去,片刻后,她拿着电脑回来了,笑着说:“还在呢,给你。”

    沈瑾萱松了口气,颤抖的接过电脑,忽尔又想起什么:“你刚下去的时候,电脑是开着的吗?”

    “就这样合着的。”

    “合着的?”她心一惊:“你确定是合着的?而不是开着的?”

    “是的,我过去的时候就是合在一起的,所以我直接就给你抱上来了。”

    沈瑾萱痛心的闭上眼,到底还是被他看见了,原来那不是他的错觉,他真的受伤了,就连她看了都会浮想联翩的邮件,慕煜城看了怎么能不往深处想……

    看着她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于妈慌了手脚:“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就哭了?”

    “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她真的痛苦极了,脸埋在被子里,很快湿透了厚厚的被褥,湿的可以拧出水来。

    在痛苦中思忖了很久,她终于决定,今晚要跟慕煜城说清楚,为什么他看过了照片,也看过了邮件,却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他到底是想怎样。

    夜里,她坐在黑暗中,等着慕煜城归来,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她的心又开始痛,曾经,他说她的脚步是踩在他的心上,而他知不知,他的脚步,又何尝不是踩在她的心上……

    慕煜城开了灯,看到她蜷坐在沙发上,轻声问一句:“怎么还没睡?”

    “我们谈谈吧。”

    沈瑾萱木然的望着他:“看到了林川发的邮件了是吗?”

    短暂的沉默,他点头:“是的。”脸上依旧静的出奇。

    “照片也看过了是吗?”

    “是的。”

    她腾一声站起来,站到他面前质问:“那为什么?为什么装得跟没事人一样?为什么心里明明接受不了,表面上却还忍着不说?你这样我们能结婚吗?哪怕我再怎么想跟你在一起,也不希望以这样的状态走进婚姻的礼堂,你到底为什么要把自己伪装成这样?!”

    沈瑾萱哭着捶打他,原以为她最害怕的是慕煜城像在海岛上那样,整日喝得醉生梦死,现在看来,她最害怕的是他把心中所有的感受都隐藏起来,藏得她都看不到,这种感觉很不好,没有一点安全感,如果他要这样压抑的跟她结婚,那她情愿这个婚不要结,真的,不要结也不能结,否则两人再无幸福可言……

    等她哭够了,慕煜城将她拉到沙发边坐下,直视着她的眼睛问:“那天的事情发生后,你有没有避孕?”

    她怔了怔,摇头:“没有。”

    “为什么?”

    “因为潜意识里,我认为没有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事。”

    “现在还这样认识吗?看了林川的邮件后?”

    “城哥,我知道你很介意邮件的内容,可是你不能完全相信林川的话,林川他有私心,他这样说肯定是有别有目的。”

    “那你告诉我,他的目的是什么?”

    沈瑾萱垂下眼睑,双手无措的缠在一起,轻声回答:“他有可能只是想让我记住他而已。”

    “有何根据?”

    “因为他故意不说出真相,我就一直对这件事耿耿于怀,就会一直想起他,一旦他说出了真相,我就不可能再想的起他。”

    慕煜城冷笑一声:“这只是你单方面的想法,任何事都不是绝对的,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你总是把这些东西想得过于美好和简单,才会造成无法收拾的后果。”

    “我那天心情很糟糕,确实没想那么多。”

    “那你和我在一起呢?一直都有避孕的对吗?”

    沈瑾萱怔了怔,她有些不明白慕煜城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些奇怪的问题,正想如实回答他时,却发现他自嘲的笑了。

    “你觉得以我对爱情的要求,对你的期待,是不可能忍受那些照片和邮件的是吗?”他再次冷笑:“其实你错了,因为舍不得放弃,我能忍的远不止这些。”

    “还有什么?”她僵硬的问。

    “你怀孕了。”

    慕煜城的表情再说出这四个字后,终于不再平静,那是无法言喻的沉痛,一整个下午,心被放在火里烧,被放在油里炸,被万箭穿刺……

    沈瑾萱两眼一黑,险些又晕倒,她脑中出现了短暂的空白,耳边是世界崩溃的声音,整整数分钟,缓不过来气,待终于有点意识后,抓住慕煜城的手,一字一句的告诉他:“城哥,在答应你求婚的那一天,我就已经没有避孕了,我对天发誓,我没有骗你,请你相信我……”

    慕煜城缓缓抽出了手:“为什么刚才问你的时候,要有瞬间的犹豫?”

    “那不是犹豫,那只是错愕,因为我没能明白你好好的为什么会问那些奇怪的问题!我正要回答时,却被你打断了,难道你会以为这个孩子是林川的吗?!”

    她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心脏的地方痛的快要爆炸了……

    “我跟你求婚的那天,距离现在已经过了四个多月,而你怀孕只是上个月的事,上个月你跟林川在酒店里过了一夜,你是想跟我说,这只是巧合对吗?”

    “肯定是巧合,不可能一停止避孕马上就怀孕的,我原本是想怀了孩子给你惊喜,我真的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给我惊喜?你忘了你曾经说过的话吗?没有名份之前,绝不会生我慕煜城的孩子,现在得知怀孕了,马上就说要给我惊喜?你觉得我喜的起来吗?”

    “是,我曾经是那样说过,但那只是因为当时你和江珊纠缠不清,我一怒之下说的气话,我那么爱你,怎么可能不愿意生你的孩子!”

    “你觉得现在说这些话,我还会相信吗?”

    慕煜城深深的望她一眼,什么都不再说,转身黯然的离去。

    盯着他远去的背影,沈瑾萱呆若木鸡,良久后才反应过来,拨腿追了出去,追出了园子,慕煜城的车已经发动,她使劲的拍他的车窗,可他的车却还是开走了。

    绝望的坐到地上,她伤心的嚎啕大哭,双拳无力的砸着地面,她知道,这一次,她与慕煜城,真的走上绝路了……

    凄厉的哭声惊动了于妈,她跑出了园子,蹲到沈瑾萱面前,抱着她说:“这又是咋了呀?”

    “于妈,我怀孕了,可是他不相信这个孩子是他的……”

    沈瑾萱与林川的事,同在一个屋檐下的于妈自是清楚,只是对于怀孕一事,她却是极为诧异的。

    “难道今天晕过去是因为怀孕了?”

    “是的。”她含泪点头。

    于妈懊恼的拍了下脑袋:“我偏巧那时候去楼下给医生泡茶了,竟是不知道他的诊断结果,这下可怎么办才好。”

    “难道连你也不相信我吗?”

    “小姐,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这个孩子来的太不是时候啊,这节骨眼上怀了孕,换了谁都会质疑的。”

    于妈紧蹙眉头:“少爷他肯定也是想相信你,只是现实容不得他相信呀……”

    “那我要怎么办?”

    “少爷现在心里一定难受极了,先让他冷静一下吧,明天你再去找他,再跟他好好说说。”

    沈瑾萱早就知道命运无情,可她却从不想认输,所以即便再怎么辛苦,也咬牙坚持着,努力着,以为总有一天可以战胜无情的命运,此时此刻,命运把她与慕煜城伤的体无完肤,她才后知后觉,人,怎么可能赢得了命?

    一个无情的误解,纷乱了幸福的脚步,当命运的死结终于用代价打开,一切都为时已晚……

    她站在落地窗前,凝望着浩瀚的星空,佛说:一花一叶一菩提。纳兰说:一生一代一双人。然后,争教两处销魂。只是故事,与爱情无关。

    所谓爱,只不过契约了当时的天气。

    第二天,她去了慕氏集团,站到慕煜城面前,做最后的挣扎:“城哥,真的不肯相信我吗?”

    慕煜城的表情相当疲惫,显然也是一夜未睡,他缓缓抬眸,盯着她意味深长的看了几眼,突然起身说:“跟我去个地方。”

    “去哪?”

    他不说话,只是抓着她的胳膊往前走,出了公司的大门,径直坐进车里,把车子开到一家医院门口。

    “来这里干什么?”

    沈瑾萱心里,蓦然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