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122 为情而生,无爱而亡

    慕煜城未说话,漠然的下了车,拉开她的车门,硬把她拉进了医院。

    “你到底要干什么?”

    沈瑾萱颤声问,神情掩饰不住的恐惧。

    慕煜城还是沉默,只是抓着她的手相当坚定,任凭沈瑾萱如何挣扎,都不肯松半点力道。

    当他的步伐停下来,盯着前方妇产科的标牌,沈瑾萱整个人像被电击了一样,死死的抓着门框不动了。

    “你要打掉孩子吗?”

    她不敢置信的问,先前眼中的恐惧已经被震惊所取代。

    慕煜城终于开了口,却是一个最简单也最无情的字眼:“是。”

    就这一个是,犹如一颗炸弹,炸得沈瑾萱目瞪口呆,神情恍然……

    “你怎么可以这样?这孩子有可能是你的啊!”

    她痛心质问,身体颤抖的厉害,真是做梦也没想到,慕煜城会要她打掉孩子。

    “有可能?连你自己也说有可能,那就说明有可能是,也有可能不是,我宁可不要这个孩子,也不要留下他提醒我是你背叛的证据。”

    沈瑾萱的眼泪流了下来:“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哪怕是一点也好?”

    “我要是不相信你,就不会原谅你,因为相信你是无辜的,所以无论心里再怎么痛,都咬着牙忍着,但是人的忍耐是有限的,你怀的这个孩子,连你自己都不能确定到底是谁的,如果我让你生下来,他不是我的孩子,你认为我们还能继续生活下去吗?这个孩子它会像一根刺,这样危险的一根刺夹在我们中间,早晚有一天,会成为我们伤害对方的利器,现实的残忍,不是靠相信就能解决问题,与其那时候长痛,不如现在短痛,我们还是会有孩子的。”

    “难道打掉这个孩子真的就是唯一的解决方式吗?我们可以等他出生后DNA鉴定。”

    “DNA鉴定?”慕煜城冷笑一声:“那如果鉴定的结果不是我的孩子怎么办?”

    那是最坏的打算,沈瑾萱垂下眼睑:“如果不是,我可以带着孩子离开。”

    “那我呢?我算什么?”

    慕煜城的眼神很受伤:“未来的这几个月我们要怎么过下去?婚是结还是不结?结了再离吗?你可以带着孩子离开,那我的感情要找谁买单?”

    沈瑾萱心里真的痛苦矛盾极了,有一瞬间想过分手,可是一看到面前男人受伤的眼神,那一瞬间的念头便稍纵即逝,这份感情能走到今天不容易,所以不能轻易说分手,况且她也答应过他,只要他不放弃,她绝不先放弃。

    “城哥,他好歹是一条生命,我知道你心里的苦,但是求你,不要这样对他好吗?”

    慕煜城痛心的睨向她:“那我也求你,不要这样对我好吗?”

    “我如果坚持不打呢?”

    “那就做好失去的准备。”

    沈瑾萱闭上眼,两行清泪缓缓滑落,她愤怒的甩开慕煜城的手,头也不回的奔出了医院。

    为什么老天要对她如此狠心?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夜深人静,她伫在落地窗前,心像纷飞的纸片,不知道会迷茫的飘向哪里。

    房门被推开,熟悉的脚步声向她逼近,她没有回头,却感受到了一股冰冷的气息。

    “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考虑,如果你选择留下那个孩子,就该明白,你会失去什么。”

    慕煜城沙哑的说完,转身欲离开,沈瑾萱猛得回过头,含泪质问:“一定要让我做这样痛苦的选择吗?”

    “你只要记住,让你觉得痛苦的,我只会比你更痛苦,我这是拿我的全部再赌,赌我在你心里到底有多重,如果你选择放弃我,那慕煜城也不会再是慕煜城。”

    他走了,她无力的蹲下身,贴着冰冷的墙壁,流出了一颗颗滚烫的泪。

    张美丽要订婚了,就在慕煜城给出沈瑾萱期限的第二天,唯一的好朋友要订婚了,沈瑾萱决定以最好的状态去参加订婚宴。

    她赶到了酒店,张美丽一见到她,就诧异的握住她的手:“你怎么来了?”

    “我最好的姐妹订婚,我不该来吗?”

    她反问,张美丽摇头:“我当然希望你能来,只是……”

    沈瑾萱知道张美丽顾虑的是什么,她苦涩的笑笑:“我要是嫉妒你的幸福,当初你要走的时候,就不会通知高宇杰了。”

    “不是这个意思,我……”

    “好了,不用说了,我都明白。”

    她伸手轻轻拥抱好友:“真替你开心,终于还是如愿了。”

    高宇杰走进来,神情有一丝遗憾,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坦白说:“慕少没来……”

    沈瑾萱睫毛轻颤了颤:“我知道,他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我。”

    “不是的,他不是不想看到你,而是不敢看,看到你,他心里会很难受。”

    张美丽跟着附和:“是啊,我前天见到他的时候,那整个憔悴的让人心酸。”

    “行了,今天是你们订婚的好日子,不要说这些不愉快的了。”

    沈瑾萱抓起张美丽的手放到高宇杰手里:“希望你们一直这样紧紧抓着对方,一直往前走,走到白发苍苍的那一天。”

    “谢谢。”

    张美丽快哭了。

    “我先出去了,你们俩应该有还有话要说。”

    沈瑾萱挤出一丝笑容,转身出了房间。

    待门一关,张美丽就训斥高宇杰:“是不是你邀请她来的?”

    “是啊。”

    “你傻啊你,不知道人家现在心里有多痛苦吗?这个时候让她来参加订婚宴,你是故意刺激她是不是?”

    高宇杰赶紧摇头:“当然不是,我只是觉得你俩关系处得这么好,不邀请的话有点说不过去。”

    “呵,这理由真是光明正大啊,那你怎么不邀请跟你关系很好的慕煜城呢?”

    “我邀请了啊,但是被他拒绝了。”

    高宇杰抚额叹息:“慕少哪像沈小姐这么讲义气……”

    “强词夺理。”

    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但是高家因为几代为慕氏家族效命,也算得上有头有脸了,光是订个婚排场都不输一般家庭的订婚仪式。

    沈瑾萱坐在角落里,远远的看着高宇杰牵着张美丽的手站在最闪耀的地方,心里由衷的感到欣慰,看着别人幸福,果然自己也有点幸福的感觉了。

    “有请双方父母上台发表祝福感言。”

    司仪的话一落音,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最先上台的是张美丽的父母,这是沈瑾萱第一次见到好朋友的亲人,很和蔼可亲的爸爸和妈妈。

    “本来是想等到女儿结婚的时候再来,可是孩子的妈不愿意,说要鉴证孩子每一个幸福的瞬间,所以我们就来了,今天看到女儿脸上露出的幸福笑容,做为一个父亲,我深感欣慰,我要谢谢我的女婿,谢谢他承诺爱我女儿一生一世,不离不弃,在此,我和孩子妈祝他们一生幸福,百年好合……”

    啪啪啪……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鼓的最用力的便是沈瑾萱,她的眼中闪着晶莹的泪花,多么温暖朴实的语言,又是多么温馨感人的画面,她做梦都盼着有一天,自己的父亲也能这样站在舞台上,说着这些令她流泪的话。

    张美丽的视线穿过人群扫向站在角落边的好友,心里十分十分的难过,有一种深深的自责感,好像她是在对一个不幸的人炫耀她的幸福一样。

    订婚仪式圆满结束,沈瑾萱悄悄的离开了现场,一个人走在马路边,心中感概万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欢不喜欢,她喜欢的,是别人无法理解的;别人喜欢的,是她无法企及的。所以,她只能独自孤单。

    “瑾萱,瑾萱……”

    身后传来张美丽的呼唤声,她停下脚步回转头,轻声问道:“你怎么出来了?”

    “我们找个地方聊聊吧。”

    “今天你是主角,怎么能缺席。”

    “哎哟没关系了,反正仪式都结束了,吃饭的时候在不在无所谓。”

    张美丽不由分说的拽着她的胳膊进了一家咖啡厅。

    悠扬的乐曲缓解了心中沉闷的感觉,沈瑾萱一边搅拌着面前的咖啡,一边给咖啡加糖,张美丽盯着她看,像是不认识一样。

    “我脸上有东西吗?”

    “你不是喝咖啡的时候从来不加糖的吗?”

    沈瑾萱笑笑:“不加糖的话,太苦了受不了。”

    “那以前不苦?”

    “至少没有现在这么苦。”

    以前苦一点没什么,毕竟还有甜的时候,可现在,除了苦,没有任何的滋味。

    “你到底打算怎么办?”

    张美丽言归正传,她是再也不忍心看着好友难过下去了。

    “我打算去一趟北京。”

    “北京?你去北京干什么?”

    “找林川。”

    咳咳……张美丽猛翻了翻白眼,一口热咖啡差点呛到气管。

    “你该不是真的怀了林川的孩子?要去跟他父子相认吧?”

    “胡说什么。”

    “那你找他干吗?”

    “我要找他问清楚,他那些模棱两可的话到底什么意思,我坚信他一定是骗我的,他不可能对我做出那样的事来。”

    “那可不一定,男人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尤其是喝醉了酒的时候,那原始的欲望就算有再多的理智也不可能控制的了。”

    “难道你也认为这个孩子是林川的?”

    张美丽慌忙摆手:“当然不是,我只是认为林川可能真的把你那个了,但是孩子,我没说一定就是他的哦。”

    “所以我才要去找他,现在只有他能证明我的清白。”

    “联系不上他吗?”

    “他原来的手机号停用了,上次给我发邮件的邮箱也被注销了。”

    “那你要去哪里找他?你知道他家住哪里吗?”

    沈瑾萱摇摇头:“就是这一点比较麻烦,但我还是想尝试一下。”

    “算了吧,北京那么大的地方,想找一个人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你现在已经怀孕了,就算能找到他,估计肚子都老大不小了,到时候你怎么办?他要说孩子就是他的你又怎么办?”

    “不可能!”

    “没有不可能的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还是别冒险的好。”

    张美丽喝口咖啡:“到时候林川说那孩子就是他的,把你强留在他身边跟你要孩子,事情就麻烦了。”

    “这些我都想过,可是我真的走投无路了,慕煜城现在让我做选择,选择孩子就放弃他,选择他就放弃孩子,不管这孩子到底是谁的,他也是一条生命,我们没有权利去剥夺上天赋予别人的生命不是吗?”

    “哎,你不想放弃慕煜城,又不想放弃孩子,可是现实就是这么无情啊,哪有鱼和熊掌兼得的好事。”

    沈瑾萱单手抵住额头,陷入了深思,见她无法做出选择,张美丽诺诺的建议:“我劝你还是把孩子打掉吧。”

    她猛得抬起头,有些接受不了好友竟然也会说这样的话。

    “你和慕煜城还年轻,以后想要多少孩子都可以,何必要为了一棵树,放弃一片森林呢?你想想没了慕煜城,你这一生会开心吗?慕煜城没了你,他又能过的好吗?也许你觉得我的建议很残忍,可是没办法,如果你不想一辈子痛苦,残忍的建议就是你最好的选择。”

    沈瑾萱浑浑噩噩的出了咖啡厅,回了紫藤园,当她还沉浸在张美丽的建议中痛苦的无法自拨时,这样的痛苦接踵而至,竟然一个又一个人,开始陆续找上她。

    先是慕煜城的二姐慕雅姿,她把她带到了父母的坟前,当着亡灵的面问:“你想好怎么做了吗?”

    沈瑾萱有些错愕,她摇摇头:“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你和我四弟之间出现的问题我都清楚了,站在公平的角度上说,这件事是我大姐和我姐夫做的不对,但是他俩也因此付出了代价,昨天我见到了我四弟,他真的憔悴不堪,现在我大姐也没脸见他了,我这个做二姐的,就只能站出来说话。”

    “二姐想说什么?”

    “把孩子打掉吧。”

    沈瑾萱心咯噔一声,又是一个劝她把孩子打掉的,难道觉得生命可贵的,就只有她一个人吗?

    “也许你觉得我说这样的话很残忍,但这本来就是一件残忍的事,如果这件事不是把我大姐牵扯进去,我真不知道我四弟会做出什么举动来,我比你年龄大,自然比你懂得多,两个人哪怕再怎么相爱,也不可能包容一切,总有一些事,是无法包容的,就比如,你们现在所面临的局面。”

    慕雅姿停顿一下,拉住她的手:“将心比心,你站在我四弟的立场上,你能包容一个身份不明的孩子吗?”

    “我也许不能包容,但是我不会逼他扼杀一条鲜活的生命。”

    “那你要怎么做?自欺欺人的与他继续生活下去还是离开他?”

    “如果不能自欺欺人,那就离开。”

    “离开?离开以后呢?”

    慕雅姿咄咄逼人,一副要将她逼到无话可说为止。

    “也许会很痛苦,但是为了孩子,也会好好的活下去。”

    “如果你心里是这样想的,我觉得你的想法很不负责,且不说单亲家庭会给孩子造成什么心理阴影,你一个单亲妈妈有能力有自信把孩子照顾的好吗?你能让他衣食无忧快乐成长,你的父母又能接受的了未婚生子吗?而且最重要一点,父不详。”

    慕雅姿的话一针见血,刺的沈瑾萱心痛难忍。

    “所以,这就是你不能离开的原因,自欺欺人就更不可以了,慕氏家族不可能容忍别人的血脉混进来,也许你觉得可以赌一赌,也许你有一半的胜算,但是我必须很现实的告诉你,一半的胜算等于是没有胜算,因为你们输不起。”

    沈瑾萱的眼泪抑制不住落下来:“二姐,你说的都有道理,但是我也有我想要坚持的原则,如果我把这孩子打掉了,我心里一辈子都不会安宁,说不定,我会恨你四弟,也说不定,我们根本就再也回不去。”

    “不要这样固执,那个孩子他现在还不是孩子,他只是一个胚胎而已,只要稍微忍一忍,这一切都会过去的,你们可以结婚,可以生育你们自己的孩子,以后的以后,不会再有这么痛的事情发生。”

    慕雅姿望着她父母的照片说:“你也知道,我父亲背叛了我母亲,做为慕家的孩子,我四弟是其中最难过的一个,因为我们小的时候,父母在我们面前都是极为恩爱的,所以长大后,四弟便把父母当成了崇拜的对象,他曾偷偷跟我说,以后,他也要找一个女子,像父亲爱母亲一样的爱她,那时候,父母还健在,与江家也没有任何牵扯不清的关系,他这样说,我便也相信他一定能做到,可是多年以后,有谁会想到这一切都变了,江珊舅舅的揭发,让四弟心中最美好的崇拜一点点毁灭,但他还是跟我说,即使爱情再令人失望,他还是愿意相信,现在留在他身边的女人,会给他带来新的希望,你在他的心中,就是有着这么重要的份量,能给他带来希望的份量,因此,二姐恳请你,当着我父母的面,承诺你不会离开他,更不会放弃他,好吗?”

    沈瑾萱的眼泪流的更凶,她说不出话,更不能承诺什么。

    “可以吗?可以答应我吗?”

    “二姐,我从来没有想过放弃他,哪怕全世界都放弃他了,我也不想放弃,正是因为不想放弃,我现在才会觉得这么挣扎和痛苦,你现在不要让我承诺什么,我会仔细考虑的……”

    从墓地回了紫藤园,她整个人就如同掉了魂一样。

    一进门,于妈瞧见她失魂落魄的样子,上前说:“快歇会吧。”

    她坐在沙发上,表情说不出的忧伤,于妈端了杯水递给她,然后转身说:“我去给你熬点鸡汤。”

    “不用了。”

    她抓住她的胳膊,无助的抬起头,哑着嗓子问:“于妈,你觉得我应该留着这个孩子吗?”

    于妈怔了怔,坐到她面前,轻叹口气:“造化弄人啊,明明是爱的死去活来的两个人,怎么就走到这一步了……”

    “你是生过孩子的人,所以你觉得我应该留着他的对吗?”

    尽管她极力压抑着情绪,眼底的期待之意还是不言而喻。

    “小姐,我理解你的心情,天底下,没有哪个做母亲的人,不想要留住自己的孩子,可是孩子没了还可以再生,爱人没了便不一定能再找到了,人生苦短,找一个自己爱又爱自己的人何其不易。”

    于妈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可是这一番话答案却已经很明显。

    “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要我打掉孩子?我爱我的男人,我更我男人的孩子,就算全世界没有一个人相信,我也相信这个孩子是他的,只是我苦于现在没有办法证明而已……”

    “我说了,孩子没了可以再生,只要你们想要,马上就可以再怀,瞧你现在每天吃不下睡不着,就算孩子不打早晚也得流掉。”

    沈瑾萱怔怔的起身,亦步亦趋的上了楼,偶像剧里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可以连她的孩子一起爱,不管孩子的父亲是谁,十八九岁的年龄,看的时候觉得真美好,如今想来,到底只是骗人的,什么是现实,这就是现实。

    如果说前面那些劝沈瑾萱打掉孩子的人只是令她伤心的话,那么最后一个找到她的人,是真的令她愤怒了,也绝望了。

    园里的紫藤花终于开了,满满一园的紫色,美丽极了,一如她第一次见到的时候,舍不得移开视线。

    慕岚突然空降而来,经历了之前的事,她不再那么得意嚣张,但眼神却还是冷冰冰的。

    沈瑾萱觉得无所谓,她从来没奢望过慕岚会喜欢她。

    “有什么事吗?”

    慕岚清了清喉咙:“我也不拐弯抹角了,你怀的那孩子生下来吧。”

    她诧异的望着面前的女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有的人都劝她打掉孩子,最讨厌她的人反而跑来支持她?这葫芦里又想卖什么药?

    “为什么?”

    “你生下来我会替你抚养,如果是我弟弟的孩子最好,倘若不是他的,我也会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疼爱。”

    沈瑾萱有些听不明白她的话:“我的孩子为什么要你替我抚养?”

    “我就跟你如实说了吧,我老公没有生育能力,但是我现在想要个孩子,反正领养别人的也是养,倒不如领养你的了,说不定真是我弟弟的,这样也算有一半我们慕家的血脉了。”

    “那如果不是你弟弟的呢?”

    “不是他的,反正领养也领养了,会当自己孩子疼爱的,这个你就放心吧。”

    沈瑾萱漠然的移开视线,未再说话。

    “怎么样?反正你也舍不得把孩子打掉,我觉得我现在这个提议对你来说是再好不过的。”

    嘲讽的笑笑,她说:“那我是不是要谢谢你?谢谢你把我枯燥的人生设计的这么有趣?”

    慕岚听出了她话里有话,脸色沉了沉:“那你到底答应还是不答应?”

    “你认为我会答应吗?就算我把孩子打掉,也不会把他送到你们那种家庭里去,说难听点,你跟你老公的人品让我很恶心!”

    “你!!”

    慕岚气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她切齿的点头:“行,那你就趁早带着你的野 种滚蛋吧,相信你那么高尚的人品,是做不出让我四弟替别人养孩子的行为!”

    耳边终于清静了,可是屈辱的眼泪也掉下来了,野 种两个字像把尖刀刺穿了沈瑾萱的心脏,她把手移向腹部,哭着说:“宝贝,对不起,比起我受到的委屈,你才是最无辜的,你不是野 种,不要被那个疯女人伤了你幼小的心灵,真的很想保护你,可是妈妈有些无力了,所以无论妈妈做出怎样的决定,都请你原谅我,因为我再也不能忍受,别人骂你是野 种……”

    沈瑾萱哭了很久,直到哭不出眼泪为止,不知是因为眼泪已经流干,还是心已经快要死去。

    她打了电话给张美丽,两人在上次的咖啡厅见了面,张美丽盯着她红肿的双眼,叹口气问:“还没做好决定吗?”

    “陪我去医院吧。”

    “啊?难道你决定把孩子打掉了?”

    她痛苦的点头,那眼中的无奈刺痛了张美丽的心,握住她的手:“慕煜城知道你的决定吗?”

    “不知道。”

    “那你不打算告诉他吗?”

    “说不说都无所谓了。”她停顿一下:“因为我不会再跟他在一起了。”

    “什么?”张美丽诧异的瞪大眼:“你疯了是不是?”

    “也许吧,发生这样的事疯了也很正常。”

    张美丽意识到问题有点严重,一本正经的劝导说:“瑾萱,我知道让你打掉孩子你心里很难过,但是这根本不是慕煜城的错,换了任何男人都没办法接受的,所以,不要因为一时赌气就轻言放弃好吗?”

    沈瑾萱凄绝的笑笑,伸手抹掉眼中的泪:“我知道不是他的错,他是个好男人,但不是一个好男人跟一个好女人相遇,就可以制造出好的婚姻生活。当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结束,两个人的世界也会消失,并不是因为讨厌彼此,而是因为世界消失了,所以就没有办法在一起了。”

    ——

    终于,还是躺上了手术台。

    她木然的将双腿掰开。

    “不要紧张哦,现在给你打麻醉,只要闭上眼睛小睡一会,很快就会结束了。”小护士温柔的提醒着。

    很快就会结束了……结束了……

    闭上眼,两行冰冷的泪顺着眼角流了出来,在一个遥远而陌生的地方,她似乎听到了稚嫩的哭声:妈妈……救我……妈妈……救我……

    啊——

    她猛的坐起身,在麻醉即将注射到她体内的关键时刻,她后悔了,“我不做了。”颤抖的跳下手术台,面色苍白的走出了手术室。

    门外等着她的张美丽,见她突然走出来,急忙上前询问:“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

    她什么也不说,像行尸走肉一样往前走,“到底怎么了?没做吗?”

    出了医院,木然的拦了辆出租车,木然的坐进去,木然的回了紫藤园。

    把自己关进卧室,拿出手机给慕煜城发了一条短信:“回来。”就只是这简单的两个字,其实她知道就算她不发,慕煜城也一定会回来,因为,今天是七日期限的最后一天。

    天黑了,她平静的坐在卧室的沙发上,等着慕煜城归来。

    熟悉的脚步声由远至近,终于到门边时嘎然而止,然后等了很长时间,才听到推门的声音。

    沈瑾萱不敢抬头,七天不见,比起思念,更多的,则是怀念。

    她怀念那些曾经美好的时光,怀念她和慕煜城一起度过的所有的美好时光,就是靠着这些回忆,才能度过煎熬的七天,现在只要她一抬头,那些美好的回忆就会像泡沫一样转瞬即逝,面临她的,又将是无情而又残酷的现实。

    “想好了吗?”

    慕煜城走到落地窗前,背对着她,声音沙哑的询问。

    因为是背着身,所以他的任何表情她都看不见,他也是个骄傲的男人,不想流露出害怕的表情,不想展露出恐慌的心理。

    他其实,比她更害怕失去。

    沈瑾萱站起身,一步步走向那抹俊挺的身影,反问一句:“真的不要这个孩子吗?”

    慕煜城缓缓扭过头,盯着面前和他一样憔悴的女子,伸出手,抹掉她脸颊未干的泪迹,冷冷的吐出一个字:“是。”

    “真的不要这个孩子吗?”

    她不死心的重复问一句,身在颤,心亦颤。

    “我已经回答你了。”

    “不要回答是或不是,如果不要,就回答我:你不要这个孩子。”

    慕煜城幽深的双眸闪过一丝心痛,但还是一字一句的回答了她:“我不要这个孩子。”

    一句我不要这个孩子,碎了多少人的心……

    他,终于摧毁了她最后的希望。

    “原本我还做不了决定,谢谢你替我做了选择。”

    慕煜城双手紧握拳,指甲掐进了肉里:“你的选择是什么?”

    “我要孩子。”

    一句我要孩子,又碎了多少人的心?

    早就想过会是这样的答案,可是此刻亲耳听到,他还是痛得猝不及防,心中那对爱情仅存的幻想,被他深爱的女人亲手打碎了。

    木然的转身,一步一步,走出了她的视线。

    在某个转眼的瞬间,我们都有可能相互离弃,是前世已经安排好的?还是今生命运的捉弄呢?可不管怎么样,只要我们曾经拥有过,像小孩子一样认真过,就已经足够。我想,应该谁也不会怪谁的,放弃了,只是我们一种无奈的选择。

    沈瑾萱对着那个渐渐消失在她眼中的身影,在心里流着泪说。

    一室的奢华,抵不过一室的寒冷,一切,终于都结束了。

    为什么这么美的地方,却无法让人觉得温暖,当年住在这里的另一个女人,到底是以什么心情,面对着爱情的变故?

    满园的紫藤花又代表着什么意义?她打开笔记本电脑,就在一瞬间,突然明白了,那个女人的心情,突然明白了,那个女人,为什么钟爱紫藤。

    原来,紫藤花的花语是——为情而生,无爱而亡。

    醉人的恋情 , 依依的思念。藤花有个古老而美丽的传说:有一个美丽的女孩想要一段情缘,于是她每天祈求天上的红衣月老能成全。终于红衣月老被女孩的虔诚感动了,在她的梦中对她说:“ 在春天到来的时候,在后山的小树林里,她会遇到一个白衣男子,那就是她想要的的情缘。 ” 女孩在等待的时候不小心草丛里的蛇咬伤了脚踝,心里害怕极了。这时,白衣男子出现了,他上前用嘴帮她吸出了脚踝上被蛇咬过的毒血,女孩从此便深深地爱上了他。可是白衣男子家境贫寒,他们的婚事遭到了女方父母的反对。最终二个相爱的人双双跳崖徇情。在他们徇情的悬崖边上长出了一棵树,那树上居然缠着一棵藤,并开出朵朵花坠,紫中带蓝,灿若云霞。后人称那藤上开出的花为紫藤花,紫藤花需缠树而生,独自不能存活,便有人说那女孩就是紫藤的化身,树就是白衣男子的化身,紫藤为情而生,无爱而亡。

    沈瑾萱合上了电脑,越是美丽的东西越是让人心碎,她心中紧绷着,那唯一的一根支撑着她坚持下去的弦断开了。

    清冷的房间里,传出了她撕心肺裂的哭声,妈妈对不起,我终究还是辜负了心意,爸爸对不起,我们之间再也不需要约定,外婆对不起,不顾一切的想要证明,却还是走上了和你相同的命运……

    她跪倒在地上,想要用一夜的时间,流干她一生的眼泪,那么从此后,想到他那一句:我不要这个孩子,她就不会再哭泣。

    尽力了,努力了,坚持了,最后却还是这样的结果,她无能为力了。

    这一夜,沈瑾萱抱着当初和慕煜城逛街买的那只大熊,流了整晚的眼泪,有没有把一生的眼泪流干,只有到死的那一天才会知道,但现在可以确定的是,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可以轻易的将她的心搓圆捏扁。

    大熊的爸爸不要大熊了,所以大熊的妈妈,只能带着大熊离开了……

    在爱情的问题上,往往没有谁对谁错,爱情只是一种缘分。缘至则聚,缘尽则散。

    慕煜城接到于妈打的电话,他正与高宇杰去往机场出差的路上,明知道结果了,却还是让高宇杰把车转回了紫藤园。

    于妈站在门外翘首盼望,就像每一个沈瑾萱等待慕煜城的夜晚一样,只是那样的夜晚再也不会有了。

    “少爷,小姐走了……”

    于妈的眼圈红肿,显然是哭了很久。

    慕煜城平静的问一句:“走了多久了?”

    他的眼神从未如此的空洞和黯然,那曾经因为某人散发出的光彩,随着某人的离开,再也不会闪现……

    “我早上起来的时候,她就已经走了,只留了这么一张纸条。”

    慕煜城接过去,寥寥数语:“于妈我走了,感谢你长久以来对我的照顾,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因为太不喜欢分离的场面,他日若有缘再见,希望还可以听你讲那过去的故事,但是我想,应该没有这样的机会了,保重……”

    慕煜城闭上眼,把纸条紧紧揉进了手心,高宇杰蹙眉上前:“慕总,要不要我马上派人去把她找回来?”

    “不用了……”

    他摇头,泪水流了下来。

    能让男人落泪的女子,必是深爱过的。

    慕煜城这十年来只流过两次眼泪,第一次是父母遇难,第二次,便是此刻,他最心爱的女人离他而去。

    当眼泪流下来,才知道,分开也是另一种明白。

    推开卧室的门,他一眼发现那只大熊不见了,她带走了那只大熊,那只,曾经被比喻成两人孩子的大熊。

    这一年,他们成为了彼此的路人甲,

    她成全了他的选择,他辜负了她的崇拜 ,

    她终于还是离开了,去向一个没有他的未来,

    或许此去经年,

    他们会偶尔想起彼此,

    想起曾经一起看过的生如夏花与秋风萧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