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124 寂寞成埃,回不去从前

    女人一生中要经历的痛苦多不甚数,沈瑾萱在痛得撕心肺裂的那一刻,疲惫的告诉自己:下辈子,不要再做女人了,像外婆说的那样,做一片能容纳百川的大海吧,那么,就再也不会痛了,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上。

    孩子平安降生,是个女儿,有一张和她妈妈一样漂亮的脸蛋,只是她不愿意睁开眼,或许是因为,她害怕这个世界。

    沈瑾萱醒来时已经躺在病房里,林川坐在她身边,她疲乏的问:“孩子呢?”

    “在观察室。”

    心咯噔一声:“为什么要在观察室?”

    “医生说你早产了二十天,加上孕期可能情绪不好,所以孩子的体质有点差。”

    她眼泪唰一下流下来,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下床。

    “你要干吗?”

    “我去看看她。”

    “你刚生完孩子身体还很虚弱,赶紧躺下休息。”

    沈瑾萱倔强的挣脱他的牵制:“我一定要去。”

    “你去了也看不到,那里不让人进去的。”

    林川硬把她按倒在床上:“放心,孩子没事的,只是待几天就会送到病房来。”

    眼泪无法抑制的涌出眼眶,她颤抖的说:“拜托医生,一定不能让我的孩子有事,那是我活下去的全部希望……”

    “我知道。”

    终于沉沉的又合上了眼皮,真的好累啊,这个时候,如果亲人都能够在身边的话,该有多好……

    林川盯着沈瑾萱苍白的脸庞,心像被猫抓得一样难受,医生的话犹在耳畔:病人生产时大出血,孩子早产二十天,孩子的体质很不好,需要先观察一段时间,病人在孕期是不是遭受过强烈的打击或是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他痛苦的闭上眼,起身出了病房,找到医生,无比诚恳的说:“请一定要让我的孩子平平安安,无论需要多少钱都可以。”

    医生点头:“这是我们的职责。”

    在医院里住了半个月,在沈瑾萱每天的祈祷之下,她的女儿终于出了观察室,除了比其它的孩子瘦小以外,身体各项指标都已经恢复了正常。

    因为要开具出生证明,需要填写孩子的姓名,沈瑾萱拿着护士送给她的表格,陷入了深思中,想到她与慕煜城那蜿蜒曲折的爱情,她颤抖的写下了三个字:沈弯弯。

    “孩子父亲那一栏也要填写。”小护士亲切的提醒。

    沈瑾萱手一抖,笔掉在了地上。

    林川看她脸色很不好,从她手里接过表格,然后走出了病房。

    站在医院的走廊里,他毫不犹豫的在父亲那一栏填上了自己的名字。

    出院的那天,他提议说:“搬回星河湾吧,那里环境好一点,适合孩子成长。”

    她漠然的拒绝:“不用了,孩子在哪里都一样可以长大,逆境中成长的孩子,更能经的起风霜。”

    林川叹口气:“就知道你不会接受。”

    把她们母女俩送回先前租的公寓,他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等沈瑾萱把孩子哄睡后,语重心长的说:“我们谈谈吧。”

    “谈什么?”

    “之前我承诺过,等孩子出生了,就会告诉你那一晚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

    沈瑾萱嘲讽的笑笑:“在我想知道的时候你不说,现在你想说,我却已经不想知道了。”

    “为什么?”

    “孩子的父亲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我的孩子,她的名字叫沈弯弯。”

    林川幽深的目光闪过一丝痛楚,他走到她面前,按住她的肩膀:“孩子不是我的,那一晚,什么也没有发生,虽然,我真的很想,但是,我却还是克制住了。”

    “现在满意了吗?”

    沈瑾萱平静的抬起头:“毁了我的人生,毁了我孩子的人生,满意了吗?”

    “我知道你恨我,但我不后悔这样做,无论你信与不信,你与慕煜城都走不到最后,他身在那样的位置,注定了他这一生都不可能像普通男人那样享受天伦之乐,如果你留在他身边,总有一天,会承受比现在还要不能承受的痛苦。”

    “你什么意思?”

    “就当是我是说一些疯话,你只要记住,我是想守护你的人,而不是想伤害你的人……”

    “你到底什么意思?”

    “还不够明白吗?”林川提高嗓音:“那我就说的再白一点,就算这孩子不是我的,我也愿意做她的父亲,视她如已出!”

    “不可能!”沈瑾萱厉声训斥:“你想都别想!”

    “那你要让孩子从小就没有爸爸吗?要让别人在背后对你们母女指指点点吗?”

    “从我选择留下这个孩子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做好了这样的准备,所以无论未来的路有多难,我都会咬牙坚持着,苦不苦,难不难,都是我自己的事,请你不要再插手。”

    林川见她态度坚决,长长的叹息一声,忧伤的笑了。

    “我总是对你提一些明知道你不会答应的要求,你现在已经知道孩子不是我的,肯定会再回到慕煜城身边,我真是没必要让自己变得更可笑……”

    他落寞的转身,一步步的往门的方向移动。

    “不会的。”

    沈瑾萱平静的盯着地面说:“我不会再回去找他,不会给他破镜重圆的机会,同样的,也不会给你机会,你们都是有钱人,是我们这种平民女人触及不到的距离,摧心剥肝的痛苦一生中经历一次就足够了,我再不会跟你们这种富家子弟有任何感情上的牵扯,我已经,没有再去爱人的力气了。”

    往后的岁月,她只想和女儿平平静静的度过,不再有那些打打杀杀夺人性命之事,不再因为门户悬殊而被人奚落侮辱,只要能看着女儿一天天长大,她这一生亦无怨无悔。

    林川走了,她回了卧室,盯着摇篮里熟睡的婴儿,眼泪肆无忌惮的落了下来。

    终于清白了,可是,却再也回不去了。

    她和慕煜城的爱情像碎在地上的水晶,虽然捡不起来,却始终璀璨。

    今后,有这个眉宇像他的孩子,她便再不会觉得孤单。

    苏黎世百门大酒店内喜气洋洋,今天是一对新人喜结连理之日,一身洁白婚纱的张美丽,挽着一身笔挺西装的高宇杰,踩着玫瑰色的红毯一步步走向庄严的礼台。

    深情对望,听着司仪询问二人:“张美丽小姐,你愿意嫁给高宇杰先生,无论生老病死,无论贫富贵贱,都愿意和他在一起吗?”

    “我愿意。”

    “高宇杰先生,你愿意娶张美丽小姐为妻,无论生老病死,无论贫富贵贱,都愿意和她在一起吗?”

    “我愿意。”

    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一对新人在一片祝福的目光下,终于正式成为夫妻,成为牵手度过余生,相互扶持的人。

    慕煜城远远的看着这一慕,心中撕裂一样的痛,如果当初她没有走,他们也会像所有的新人一样,站在那上面互许未来……

    仪式结束,宴会开始,慕煜城单独坐在一间包厢里,一杯又一杯的喝着闷酒。

    房门被推开,张美丽和高宇杰走了进来。

    “慕少,我们来敬酒了。”

    他举起酒杯,唇角勾勒出苦涩的笑:“祝福你们。”

    “谢谢。”

    两人仰起脖子喝掉了杯中的酒,却没有马上离开,而是互望一眼,张美丽率先开口:“如果想她,就去找她吧?”

    她说完,诺诺的等着他表态,可慕煜城却什么也没说,继续喝着酒。

    “别喝了,就算你喝醉了,难道心里就不会痛了吗?一时的麻醉缓解不了什么,还是把她找回来吧?”

    慕煜城仍旧不说话,只是酒,却喝的越来越快了。

    “行了,你到底要忍到什么时候?”

    高宇杰一把夺过他的酒杯。

    “不用管我,先出去招呼客人吧。”

    看他根本没有动摇的打算,两个新人无奈的叹息,离开了包厢。

    慕煜城继续自斟自酌,他理解不透那个女人当初为什么要选择放弃他,他每一天都在想,想的心力憔悴,却仍旧想不出答案,这让他很懊恼也很苦恼,更让他无法忍受的是,这一年多来,他竟然没有一天不在强烈的思念她……

    酒虽已经不能麻痹他的心,但却还可以够混乱他的意识,让他不那么想她,让他可以短暂的呼吸。

    来参加婚礼的人一个个走了,最后只剩下慕煜城,他拍拍高宇杰的肩膀,什么也没说,转身也走了。

    “他那样能自己开车吧?”张美丽担忧的问身边的老公。

    “我去送他。”

    高宇杰奔了出去,抢先一步坐进了驾驶位上。

    慕煜城疑惑的蹙起眉头:“干吗?”

    “我不放心你,送你回去呗。”

    “没事,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春宵一刻值千金,不用尽守你的职责了。”

    “你喝醉了。”

    呵,他自嘲的笑笑,倒是希望喝醉了,可惜脑子比什么时候都要清醒。

    坐进车里,高宇杰发动了引擎,慕煜城现在已经不住在紫藤园,那个地方,他连看一眼都觉得闷得慌,如果再住下去,总有一天会窒息而亡。

    “要不要我派人去上海,打探一下沈小姐的情况?”

    慕煜城摇头:“不用。”

    他的视线移向窗外,脸上的表情是冷峻而隐忍的,沉默片刻,像是自言自语的又说一句:“她的孩子应该出生了吧……”

    高宇杰大喜,以为他终于想要动摇决不找她回来的决心,“我们派人去调查一下不就清楚了?”

    “没必要,既然要走又何必勉强她回来,以后不要再提这件事了。”

    好不容易滋生的希望又破灭了,高宇杰从反光镜里睨他一眼,深深的,无奈的摇了摇头。

    车子快要开到慕宅时,从一条胡同里传来女人求救的声音,高宇杰立刻灭了引擎,刚要推车门下车,听到一句:“不要管。”

    他才迈出去的一条腿硬生生收了回来,诧异的转过头:“好像是有人喊救命。”

    “这个世界上需要救的人太多了,你救的完吗?”

    慕煜城冷冷的丢出一句无情的话,若不是因为心被伤过,又怎会这般冷血。

    就因为那个女人总喜欢泛滥她的同情心,他和她,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所以,从她离开后,他的血便开始变得冷了。

    “真的不管吗?”

    “需要我说第二遍吗?”

    高宇杰吞了吞口水,郁闷的关了车门,重新发动了车子。

    慕煜城的视线漠然的撇了眼那条胡同,还是能听到女人的惊呼声和挣扎声,可是他,却丝毫不为所动。

    闭上眼,他把自己关进了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里,没有情,没有爱,只有黑暗。

    “停一下。”

    突然想到了什么,他茫然的睁开了眼。

    “怎么了?”

    慕煜城没说话,而是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径直走向那条胡同,高宇杰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里面传来了嗷嗷的痛呼声。

    他猛得惊醒,赶紧奔了过去,加入了搏斗。

    两人都是合气道高手,没几下就把五六个混混打的逃的逃,昏的昏。

    黑暗中,一个女人缩在角落里嘤嘤哭泣,虽然看不清长相,但却可以看的出她的身体在巨烈的颤抖。

    “小姐,你没事吧?”

    高宇杰蹲过去询问,她摇摇头:“没事,谢谢你们……”

    很轻很柔的嗓音,应该是个很柔弱的女人。

    “你家住哪里?需要我帮你打电话叫家里人来过来吗?”

    “我没家人。”

    高定宇诧异的瞪大眼:“你是一个人在苏黎世吗?”

    “是的……”

    “慕总,那怎么办?”

    慕煜城撇了眼黑暗中瑟瑟发抖的身影,淡淡说一声:“带走吧。”

    “那你先跟我们走吧,这一片很乱。”

    “好。”

    女人缓缓起身,跟着两人身后往前走,走了几步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

    高宇杰疑惑的问。

    她不说话,伫在黑暗的边缘,双手紧紧抱着身体。

    慕煜城明白了原因,他面无表情的脱下外套,扔给她:“穿上吧。”

    那女人接过衣服,立马穿在了身上,这才重新迈出了步伐。

    高宇杰恍然大悟,原来是她的衣服被刚才那帮混混撕的破烂不堪,站在黑暗里还好,一出胡同,就什么都遮不住了。

    他心里暗想,慕少果然比他懂女人。

    车子到了慕宅,慕煜城自顾下了车,径直往里走,高宇杰提醒车里坐着的女人:“快跟上啊。”

    她无措的点头,推开车门跟了上去。

    “张妈,找套衣服给她换上。”

    慕煜城冷冷的吩咐,正要上楼,被高宇杰一把拉住:“你就这样上去了她怎么办?”

    “带你家去。”

    “带我家?”高宇杰惊恐的摇头:“开什么玩笑?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今天可是我大婚的日子,你让我这半夜三更的带个女人回去,是想让我明天就离婚是不是?”

    慕煜城意味深长的打量他,直盯的高宇杰浑身发毛,表态说:“人是你救的,我要回去洞房花烛了!”

    说完,拨腿就跑了个没影。

    换了干净衣服的女人从客房里出来,慕煜城这才看清她的长相,无可否认是个美人胚子,难怪被那帮流氓盯上。

    他走到她面前:“你住哪里?我送你过去。”

    女人的眼神黯了下来,低下头,晶莹的泪珠止不住的往下掉,她只是哭,什么也不说。

    慕煜城看着那些眼泪,脑中浮现出另一个女人流泪的样子。

    “就去你换衣服的那间客房睡一晚,明天再走。”

    他转身上了楼,到了房间,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是高宇杰打来的电话,他怔了怔,按下接听:“什么事?”

    “慕少,我刚才就很想问你,可是当着那姑娘的面不好意思……”

    “问什么?”

    “你不是让我不要管的吗?为什么又好好的改变主意了?”

    慕煜城睫毛轻颤了颤,什么也没说,漠然的挂断了电话。

    他站到窗前,望着天上那轮残缺的半圆,是啊,为什么?为什么他会突然改变主意?

    其实刚才,他就一直在问自己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事实,那条胡同是他与沈瑾萱躲避过的地方,那是很久前的某个晚上,在那条胡同里,他拥抱过她,也吻过她。

    就是这样一个答案,促使他鬼使神差的喊了停车,心里说着不要管,却还是身不由已的管了。

    站了许久,在他挪动步伐准备离开窗前时,撇见院子里一抹娇小的身影,也正聚精会神的望着天空。

    她有一双和那个女人一模一样纯真的大眼睛,像湖水一样清澈,尤其是落泪的时候,让人觉得心痛。

    慕煜城下了楼,走到院子里,在她身后站了一会,轻声问:“你叫什么名字?”

    她惊慌的回转头,马上回答:“李茉儿。”

    “来这里多久了?为什么会被那帮混混盯上?”

    李茉儿低下头,咬了咬唇瓣,说:“我是从深圳来的,才来了二个月。”

    “来这里干什么?”

    “找我爸爸。”

    “你爸爸?没找到吗?”

    “没有。”她声音哽咽了:“我从来没见过他,从我懂事起就是跟我妈妈一起生活,直到上个星期妈妈去世了,临终前跟我说,我爸爸是苏黎世人,如果我想找他就去找,所以我就来了,当时想要见到父亲的心太过迫切,根本没意识到找人有多难,来这里快二个月了,身上带的钱早花光了,没办法就在一家餐厅给他们洗碗,今晚是弄得太晚了,想绕近路去招待所,却没想到遇见了那几个混蛋……”

    “你妈妈没有跟你说你爸爸叫什么名字吗?”

    她摇摇头:“我妈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慕煜城蹙眉:“连名字都不知道,怎么就?”难道又是一夜情?他有些不能接受。

    “他是一个生意人,当年来我们深圳办工厂,我妈是他的秘书,他一直用的是英文名,好像是有一天晚上他喝醉了,强行把我妈那个了……”

    李茉儿难堪的停顿了一下:“事后,我妈就辞职走了,三个月后发现怀了身孕,本来想去找他,可是一想到他已经有了家室,就打消了念头,独自把我生了下来。”

    “那这些年你妈都没去找过他吗?”

    “后来去找过,可是爸爸早就已经不在那里了,听说把工厂转让后回了苏黎世。”

    “你妈妈没有他其它的信息吗?”

    “没有,只记得他英文名叫Dohren。”

    “Dohren……”慕煜城重复了一遍:“我明天找人帮你打听一下。”

    李茉儿闻言双眼大放异彩:“谢谢,先生,谢谢你!”

    她的一句先生,又让他想起了那个女人,沉吟片刻,神情黯然的离开了。

    第二天,他下楼时,李茉儿已经等候多时。

    “先生,昨晚打扰了一夜很不好意思,我这就走了,如果你打听到我爸爸的消息,请一定要通知我。”

    “怎么通知你?”

    李茉儿愣了愣,是啊,人家怎么通知她?也没有手机,也没有固定住处……

    “我隔三天就来找你一次好吗?”

    慕煜城点头:“好。”

    “谢谢,麻烦你了。”

    李茉儿松了口气,亦步亦趋的往宅门外走去,“等一下。”身后有人喊住她。

    她回过头:“还有什么事吗?”

    慕煜城拿出钱包,抽出一叠现金给她:“找个酒店先住着吧。”

    “不用不用,救命之恩已经无以回报,哪再能要你的钱,真的不用。”

    “拿着。”

    “先生,谢谢了,真的不用。”

    “那你有地方住吗?”

    “我自己会想办法,你若能帮我找到父亲,我便对你感激不尽。”

    她的眼泪滑到了下巴,同样的倔强,同样的楚楚可怜。

    “暂且住这吧,等找到你父亲再走。”

    李茉儿抬眸:“那……”

    “这里空房间多,我也不常回来,你别看这个城市白天是一副文明的景象,到了晚上,什么样的人都有。”

    慕煜城说完,率先出了宅门,走到车边拉开门正要坐进去,李茉儿冲了出来:“谢谢,真的谢谢你!”

    他面无表情的点头,发动引擎扬长而去。

    到了公司,高宇杰正在他的办公室里等着,待他一进门,就立马上前询问:“昨天干吗挂我电话?”

    “我不能挂你电话吗?”

    他皮笑肉不笑的点头:“当然可以。”

    “你去查一下苏黎世有没有哪个商户主的英文叫Dohren。”

    “查这个干吗?”

    “那个女人的爸爸。”

    “莫非她是来寻亲的?”

    “恩。”

    “到底怎么回事?难道只知道英文名?没有其它信息了吗?”

    “是的。”

    慕煜城把昨晚李茉儿的话重复了一遍,高宇杰听完,感概的叹口气:“哎,怪可怜的。”

    “去吧。”

    “好。”

    他转身就走,突然却又回过头:“慕少,我知道我说了你可能会不高兴,但是我实在还是想说。”

    “说什么?”

    “你难道没想过沈小姐也会像这个李茉儿一样在异乡孤立无助吗?”

    如他所料,慕煜城的脸色沉了下来……

    高宇杰趁他发火前,赶紧逃之夭夭。

    “没跟美丽联系过吗?”

    身后蓦然传出的询问声令他惊讶的停下了步伐,高宇杰即高兴又失落的回答:“没有。”

    高兴的是他终于肯过问她的消息,失落的是,自从一年前离开后,沈瑾萱没再跟苏黎世的任何人联系过,包括他的妻子张美丽。

    晚上,慕煜城回了慕宅,穿过庭院,发现李茉儿像昨晚那样坐在亭子里看月亮,他本来想就那样走回房间,可当看到她吃着手中拿着的烧烤时,身子突然就僵住了。

    缓缓的走过去,坐到她旁边,轻声问一句:“你也喜欢吃这个吗?”

    李茉儿被他突然出现吓了一跳,笑着点头:“是啊,这个很好吃的,你要不要吃一根?”

    她从左边的塑料袋里拿出一根递到慕煜城面前:“尝尝吧。”

    慕煜城嗓子有点疼,但不及心里的十分之一,他有一瞬间的恍惚,分不清面前的女人到底是谁……

    “先生怎么了?”

    李茉儿被他眼中氲氤的雾气震慑住了。

    “不要叫我先生,我叫慕煜城。”

    “那我叫你慕大哥可以吗?”

    他点点头,木然的把视线移向了别处,眼中那一道水光稍纵即逝。

    “慕大哥,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我觉得你好像很难过的样子……”

    慕煜城深吸一口气,收起脸上的悲怆:“没有。”

    “那就好,我以为是我住这里让你不方便呢。”

    李茉儿仰起下巴,露出甜美的笑容:“今晚的月亮好圆啊。”

    “你好像很喜欢欣赏月色?”

    “是的,我喜欢看月亮,更喜欢看又大又圆的月亮,因为月亮代表着团圆,如果每天的月亮都是完整的,那么这个世界一定就不会有分离这种痛苦了。”

    慕煜城苦涩的笑笑:“我曾经喜欢的一个女人,她也很喜欢坐在院子里看月亮,而且,她也很喜欢吃这个。”

    他心酸的指了指李茉儿手中的烧烤。

    “我以后不吃了……”

    李茉儿咬了咬唇,把吃了一半的烧烤放回袋子里包好。

    “为什么?”

    “不想惹慕大哥伤心。”

    “我没有伤心。”

    “你的眼睛骗不了人的……”

    慕煜城诧异的睨向她,半响,什么也没说,起身离开了庭院。

    夜里,他半躺在卧室的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杯红酒,一口一口的品尝着。

    早已经不知醉的滋味,却是越来越离不开酒,他望着那红红的液体,一遍又一遍的提醒自己,那个女人不是她,不要因为对她的思念,把全世界的女人都当成她的影子……

    隔天高宇杰被叫进了总裁办公室,慕煜城站在落地窗前,说:“查一下吧。”

    “查什么?”

    高宇杰有些云里雾里。

    “你说呢?”他转过身。

    一看到他那眼神,便什么都明了了,“沈小姐是吧?”

    “恩。”

    “好的,我马上就去查!”

    高宇杰掩饰不住的兴奋,早就想查了,只是这家伙不让查,今天太阳真是从东边出来了。

    他回了助理办公室,立刻打航空公司的电话,查询一年前沈瑾萱乘坐的是哪趟航班,最近他觉得他的工作性质变了,整天就是找人,找老板的爱人就算了,还要莫名其秒替人家找爸爸,没名没姓真让他头疼。

    用了三天时间,高宇杰打了N多通电话,终于查清了沈瑾萱在什么地方,只是结果令他很意外,替慕煜城办事十几年了,从来都是干净利落,却是第一次,竟然不敢去汇报了。

    他坐在办公室里纠结的要命,思忖半天拿不定主意,于是便决定打个电话给张美丽,听听她的意见。

    电话里传来妻子温柔的声音:“老公,干吗?”

    “美丽,沈瑾萱还是没跟你联系过吗?”

    “是啊,怎么了?”

    “我刚已经查到她在哪了。”

    “在哪?”张美丽迫切的问。

    “北京。”

    “她去北京啦?那孩子呢?孩子生了没?”

    高宇杰重重的叹口气:“就是这个问题把我愁死了,她的孩子已经生了,我打了那家医院的电话,你猜医院的档案里,父亲填的是谁?”

    张美丽打了个激灵,发音发颤的说:“老公……你可千万别告诉我是林川啊……”

    “是啊,就是林川啊,怎么办啊,我干脆辞职算了!”

    要是如实说,慕煜城肯定受不了,要是不如说实,他又违背了家族的使命,真是从未如此为难过。

    张美丽惊慌之后,定了定神:“老公,你听我一句,千万不要如实说,就说查不到她去了哪……”

    “我不能骗慕少啊。”

    “你要是希望他的状态比现在还糟糕的话你就如实说吧!愚忠!”

    张美丽愤怒的挂断了电话。

    高宇杰苦恼的揪了揪头发,起身朝总裁办公室走去。

    推门走进去,慕煜城背靠在办公椅上假寐,神情说不出的疲惫。

    看到他的样子,高宇杰心中已经有了打算。

    “慕总,沈小姐有消息了。”

    “在哪?”他问的极是平静。

    “回家了,孩子也生了,是个女儿,现在过的很好,你不用挂心了。”

    啪……

    一摞文件向他飞过来,正砸中他的脑袋,高宇杰被砸的一愣一愣的,语结的问:“干……干吗打我?”

    慕煜城直起身,目光犀利的望着他:“从什么时候开始,视高家的家训如粪土了?”

    他惊出一身冷汗,却还是装糊涂:“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结了婚果然是不一样了,老婆的话就是圣旨,让你说什么你就说什么。”

    这下高宇杰想装都装不了,他震惊的问:“莫非你都听到了?”

    “只是想到你的电脑上看看有没有我需要的文件,很不凑巧的就让我听到了不该听到的内容。”

    “对不起,我只是担心……”

    他挥挥手:“算了,我本就不该让你去打听这些。”

    慕煜城又靠回了椅背上,痛苦的闭上眼,最后一次,为那个女人心痛了。

    “要不要我亲自去一趟北京,也许是有什么苦衷也不一定。”

    “不用了。”他指了指门:“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深夜,慕煜城喝的酩酊大醉,不知道喝了多少才把自已喝醉,他很高兴,他终于醉了,最后一次为那个女人心痛,也是最后一次,借酒浇愁。

    过了明天,他再也不会,活在回忆中。

    摇摇晃晃的进了大宅的门,他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险些摔倒,手抚着一棵柏树,准备继续行走时,胳膊忽然被人拉住:“慕大哥,你喝酒啦?”

    是李茉儿的声音,他缓缓回头,无力的问一句:“怎么还没睡?”

    “那个……”

    她诺诺的指了指月亮。

    慕煜城笑笑:“那你继续,我头有些晕,先上楼了。”

    他踉跄着往前走了几步,一个重心不稳,险些又摔倒,幸亏李茉儿眼尖,从身后一把抱住他的胳膊:“我送你上楼吧。”

    “不用。”

    “别固执了,你自己走肯定又会摔倒。”

    “走开!”

    慕煜城突然咆哮一声,手一甩,由于力道过大,李茉儿被他甩到了地上。

    也许是没想到他会发这么大的火,李茉儿吓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还倔强的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

    意识到自己太过失控,慕煜城叹口气,疲惫的说一声:“对不起。”

    “没关系。”

    李茉儿吸了吸鼻子,自己爬了起来。

    她走到慕煜城面前,小心翼翼的问:“你是不是有什么烦恼?如果有的话,就把我当成垃圾筒,扔进来吧。”

    慕煜城怔了怔,心里突然间痛到想要流泪,曾经也有个人说过同样的话,物是人非,就像当初他说喜欢她一样,不过是寂寞成埃,回不去从前。

    “心里的话是不能对别人说的。”

    李茉儿眨了眨眼:“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时代吗?”

    “不知道。”

    “和最爱的人吵架,和陌生人说心里话。”

    慕煜城自嘲的笑了,他说:“你真的很像某个人,你们说话的方式如出一辙。”

    “像谁啊?”李茉儿好奇的问。

    他没有回答,只是淡淡的望着她,半响突然说一句:“可以叫我一声城哥吗?”

    李茉儿愣了一小会,不问任何原因的喊出了一声:“城哥……”

    “萱萱……”

    慕煜城一把将她抱进了怀里,积压在心头所有的痛苦和压抑顷刻间爆发了,他的眼泪一颗颗滚落而下,被她抱在怀里的女人,彻底惊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