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125 不再相信上帝

    五年后——

    “沈弯弯,你为什么又没去幼儿园?”

    一身职业装的沈瑾萱怒目圆瞪,双手叉腰,明明是天底下最好的妈妈,却整得跟继母似得。

    “我也很苦恼,是林川叔叔把我拐跑的。”

    “你这理由烂透了,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总缠着他!”

    “是他缠着我,他非要带我去公园玩……”

    “还不认错是不是?把手伸出来!”

    沈弯弯郁闷的伸出了小手,叹口气说:“哎,没有爸爸的孩子好可怜……”

    “你……”

    沈瑾萱无语至极,每次要处罚她的时候,丫就来这么一句让她下不了手的话。

    “今天就饶你一次,再有下次你试试看。”

    “每次都这样说,你累不累啊。”调皮的吐吐舌头,一溜烟跑了个没影。

    “你……”

    真是恼死人了,“我怎么会生出这种女儿来?”沈瑾萱扪心自问。

    上午接到幼儿园老师打来的电话,她简直无地自容,每个月至少有三次,保姆把她送到学校,前脚一走后脚丫的就溜出来,然后与外面接应她的林川会合,刚开始的时候她还会担心,到后来,就见怪不怪了。

    这五年说不辛苦是假的,一边要拉扯孩子,一边要努力工作,所幸天无绝人之路,在她咬牙坚持后,终于熬出了头,虽然感情还是一片空白,但事业已经小有成就,她已经升到了财务科长,年薪足够她和弯弯租一套星河湾的公寓,别的孩子吃的穿的玩的,弯弯不会只有羡慕的份。

    最让她欣慰的是,林川收起了对她的感情,在工作上,他只是一名上司,在私下里,是弯弯最好的朋友,与她之间保持着应有的距离,从不做任何逾越的事,更不说一句令她困扰的话。

    正是他自觉的保持着这种距离,她才放任他与弯弯走近,她自己可以不跟任何人接触,可是她的女儿,她却希望可以像同龄孩子一样过正常的生活。

    五年了,她以为自己挺不过去,事实证明,她挺过来了,想起与父亲的五年之约,她陷入了纠结之中,这五年她没有与任何人联系过,包括父母,当初父亲说出约定的时候她并没有拒绝,现在到了约定之日,如果她不出现,父母会不会以为,她其实过的并不幸福,所以她失约了……

    思虑再三,沈瑾萱最终决定打个电话回家。

    她颤抖的拨出那熟悉的号码,电话很快接通,听到那久违又熟悉的声音,她的眼眶湿润了……

    “喂?”

    “喂,你是谁?怎么不说话?”

    “喂,喂,在听吗?”

    电话另一端的乔玉蓝喊了几声都无人回应,她突然不再喊了,沉吟片刻,颤声问一句:“是萱萱吗?”

    沈瑾萱再也抑制不住,哇一声失声痛哭,“妈,是我……”

    六年了,时隔六年,再次听到女儿的声音,乔玉蓝心痛的说不出话来,一时间耳边只剩下对方的哭声。

    “对不起,这么久都没有给你打过电话,对不起妈……”

    沈瑾萱哭着道歉,乔玉蓝的眼泪流的更凶了,说不怨女儿是假的,就算父亲再怎么不原谅她,也不能五年都不打一个电话,若是说他父亲心狠,她觉得女儿比她父亲的心更狠。

    “你过的好吗?”

    乔玉蓝没有责怪,比起谴责,她更关心的是女儿过的好不好。

    沈瑾萱闭上眼,作了个深的呼吸,回答说:“我过的很好,已经结婚了。”

    “有孩子了吗……”

    “有一个女儿。”

    她尽量用很幸福的语气回答母亲的询问,无论心里再怎么痛,都不能流露出半分。

    “还记得你爸当初说的话吗?”

    “记得……”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回来?”

    沈瑾萱握着手机的手开始颤抖,最担心的还是来了,“妈,孩子她爸工作很忙,我带孩子回去可以吗?”

    “那就等他不忙的时候再一起回来吧,都过了几年了,是时候让我们见见他了。”

    “他每天都很忙,公司离不了他,就我带女儿回去不行吗?”

    电话里没了声音,她忐忑的等着母亲说话,却没想到,电话被父亲接过去了。

    “再忙也要一起回来,难道赚钱比见妻子的家人还重要吗?”

    “爸……”

    沈瑾萱捂住嘴,眼泪再一次滑落,有多久了?有多久没听过父亲的声音了,久的她都分不清现实与梦境了。

    “真的不方便回来吗?”沈一天停顿一下:“算了,既然不方便回来,那我就跟你妈亲自过去一趟。”

    “不要——”

    她惊慌之下想都没想就拒绝,如果让父母知道她已经不在苏黎世,那后果简直不堪想象。

    “你怎么回事?”

    沈父似乎觉察出了不对劲,疑惑的问:“不肯回来又不让我们去,莫非出了什么事?”

    “没有,什么事也没有,我过的很好,也很幸福……”

    “我要亲眼目睹才会相信,到底是你们一家三口回来,还是我和你妈过去,你赶紧给个话。”

    被逼的走投无路了,哪怕是死,也不能让母亲知道她完全走上了外婆的道路,私生女的女儿又生了一个私生女,母亲无论如何是活不下去的……

    “好吧,我们回去。”

    沈一天松了口气:“什么时候回来?”

    “我得跟他先商量一下,确定好了再给您回电话。”

    “好。”

    挂断了电话,沈瑾萱伏在床上嚎啕大哭,一次又一次的欺骗父母她于心不忍,可是命运偏偏就把她逼到了这种绝境,不想伤害父母,就只能活在说一个谎去圆另一个谎的混沌生活之中。

    晚上,她挣扎了很久,拨通了林川的电话。

    这五年来,她主动打他电话就只有两次,第一次是她生孩子的时候孤立无助,第二次,便是此刻,她实在走投无路。

    电话接通,她只淡淡说一句:“如果有空的话,我们到上岛咖啡见一面。”

    咖啡厅内,林川准时赴约。

    两人面对面,沈瑾萱低着头不说话,林川先开了口:“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就算她不说,他也能从她的表情看出来,倔强如她,若非万不得已,绝不会主动找他。

    “我想让你陪我去一趟上海。”

    林川怔了怔,了然于心的说:“见你父母是吧?”

    “恩。”

    沈瑾萱缓缓抬眸,把当初与父亲的约定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最后强调:“如果你觉得为难的话,可以拒绝,我另想其它办法。”

    “你还能想什么办法?还有人比我更了解你和慕煜城吗?”

    林川说的是实话,没有人与他更清楚她与慕煜城的过去,这也是她无奈选择他的原因,如果她随便找个男人跟她回家,面对犀利的父母是根本过不了关的,她不可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把她与慕煜城相识多年的经历一一告知。

    最重要的,她没有勇气,去重新回忆一遍她的爱情。

    所以面前的男人,就是最适合的人选,他应变能力强,她有信心他能应付细心的父母。

    “你的无奈我也有责任,所以,不管怎样,我都会帮助你。”

    “谢谢。”

    “什么时候启程?”

    “后天晚上吧。”

    “晚上?为什么要晚上?”

    “我前男友认识慕煜城,他家住的离我家不远,如果我们白天回去的话一定会被他识破,所以我们晚一点回去,你见过我父母后,我会找个理由让你离开。”

    林川想了想:“不一定要晚上走,我们可以到了上海拖到晚上去你家。”

    “那也可以。”

    冒牌的爸爸已经找好了,接下来就是做女儿的思想工作。

    沈瑾萱晚上把女儿搂在怀里,婉转的问:“想不想见见外婆和外公?”

    沈弯弯瞪着圆圆的大眼,重重点头:“想啊,可以见到吗?”

    “后天妈妈会带你去见他们。”

    “真的吗?太好了,好高兴呀……”

    弯弯兴奋的跳起来,一边跳一边高呼:“以后除了妈妈,我又有亲人喽。”

    沈瑾萱早就跟女儿说过外公外婆的情况,那时候是因为女儿第一次问,为什么幼儿园其它小朋友家里有很多人,她们家却只有她和妈妈?

    当时心酸的差点流泪,却忍住了,她从不在女儿面前哭,哪怕再怎么伤心。

    不是她坚强,一个女人含辛茹苦带个孩子总是会累的,尤其是女儿体质从小就不好,经常生病,每次孩子一生病她的心就像被刀割一样,背地里往死里哭,当着孩子的面,却没心没肺的笑,这就是一个做母亲的心,只想让女儿开心不想让女儿伤心。

    她当时给女儿的回答是:“因为妈妈不听话,所以外公外婆不让我回家了。”

    永远都忘不了女儿抱着她安慰的样子:“还是我的妈妈好,不管弯弯怎么不听话,都不会把我赶出去……”

    很多时候,她承认女儿真的很懂事,虽然偶尔会调皮,可是,比起同龄的孩子,她的心思有时候连她这个做母亲的都猜不透。

    “弯弯,但是你要答应妈妈一件事。”

    “什么事?”

    “我们会和林川叔叔一起去,当着外公外婆的面,你要叫他爸爸,并且说我们一直是一起生活的,在苏黎世生活,而不是北京。”

    “苏黎世?苏黎世是哪里呀?”

    沈弯弯疑惑的挠了挠头。

    “是一个国家,妈妈以前在哪里生活过。”

    “嗯,好的,我知道了。”

    沈瑾萱又心酸了,她望着女儿懂事的脸:“你都不问妈妈为什么要你这样吗?”

    “老师说,小孩子只要听大人的话就好了。”

    “真乖。”

    她心疼的抱紧了女儿,这个孩子有时候懂事的让她愧疚,她从来不问爸爸是谁,有一次沈瑾萱想问她为什么不好奇别人有爸爸,她却没有爸爸,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怕真的问出来,弯弯好奇了,自己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准备好这一切,把女儿哄睡后,沈瑾萱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爸,我们后天回家。”

    “好。”

    ……

    隔天三个人便乘飞机去了上海,到达虹桥机场也才下午三点多,为了拖延时间,她带着弯弯和林川去了外滩。

    站在黄浦江畔,她闭上眼,感受着家乡的气息,真的很久很久,没有回来了。

    “妈妈,这是你长大的地方吗?”

    弯弯笑着问。

    “是的。”

    “真漂亮,比北京好玩多了。”

    她拧她的小耳朵:“把妈妈交代的事情忘记了吗?”

    “哦,不对,比苏黎世好玩多了。”

    沈瑾萱笑了笑,却是无比的辛酸。

    她拉着弯弯的手,走到某处时,停下了脚步,那个地方有一对俊男靓女正在拍照,当年,她也曾与某个男人在此合影过,照片依然清晰,可是心中的影子却渐渐模糊。

    在外滩上磨蹭了四个多小时,天完全黑下来以后,三个人拦了辆车去了沈瑾萱的家,多年不曾踏足的家。

    到了家门口,她先下了车,环顾一圈后,用眼神示意林川抱着弯弯也跟了下来。

    看着眼前熟悉的蓝天饺子店招牌,沈瑾萱鼻子一酸,视线被蒙上了一层水雾,当听到一声呼唤:“萱萱。”那种心酸的感觉已经没办法形容,父母都老了,皱纹多了,白发多了,唯独笑容少了,那努力挤出的一丝笑容,一看就是很久都不曾笑过的僵硬和陌生。

    “爸——妈——”

    她扑过去,一人抓起一只手,失声痛哭,对父母的愧疚是今生无法弥补的遗憾,当年为了追寻自己的爱情抛弃了他们,最后却换来了这样的结果,如果人生可以预料,她可以预料到最终的结局,那么,她怎么舍得丢下父母,怎么忍心看着他们辛苦。

    “好了,快进屋吧。”

    乔玉蓝拍拍女儿的背,早已经泪流满面,就连沈一天,眼眶也渗出了浑浊的泪。

    这是一副多么辛酸的画面,没有重逢的喜悦,只有无尽的自责和愧疚……

    “爸,妈,这位就是慕煜城。”

    沈瑾萱指了指林川,目光闪烁的介绍。

    “岳父岳母,对不起,这么晚才来拜访你们,请原谅晚辈。”

    林川没有令她失望,他的表情很镇定,完全看不出一点不自然。

    “外公外婆,初次见面多多关照,我叫沈弯弯。”

    沈瑾萱倒抽口冷气,她自以为一切都安排妥当,该叮嘱的都叮嘱了,却偏偏忘记了把女儿的姓改过来,弯弯一看就知道是太过兴奋,怕没人介绍她,便自我介绍起来,真是百密一疏……

    如她所料,细心的父母蹙起了眉头:“孩子怎么姓沈?”

    按说有钱人家是不可能让自己的血脉跟随母姓的,所以沈弯弯的一句话可谓是定时炸弹,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立刻就会爆炸。

    “是这样的,我跟孩子说,到外婆家就说自己叫沈弯弯,在奶奶家就叫慕弯弯,

    这样两边都会喜欢她,本来是开玩笑的,谁知这孩子当真了。”

    林川机敏的解释,沈瑾萱马上跟着附和:“是啊,是啊。”

    沈母笑笑,蹲下身,抚摸着弯弯白皙的脸蛋,“跟你妈妈小时候长的一模一样。”

    “应该不一样吧?我感觉妈妈没我漂亮。”

    一句自信的童言,引得大家都笑了,沈一天长长的松了口气,只要女儿过的好,他这多年的心结也就解开了。

    “先吃饭吧,边吃边聊。”

    一行人进了后院,坐到客厅的餐桌上,沈父开始苦口婆心:“说心里话,如果不是看着你们孩子都这么大了,我真不想原谅你们。”

    “爸,我知道,感情的事没办法控制,否则我真不忍心带走你女儿。”

    “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只要你真心对我女儿好,我也就认了。”

    “您放心,我对她的感情这一生都不会变。”

    林川说的话诚意十足,完全像是肺腑之言。

    “这样最好,我和你岳母当初会反对,是因为我们家跟别人家不一样,感情方面不能太随便。”

    “我明白,瑾萱都跟我说了。”

    沈母瞪了老伴一眼:“孩子都有了,再提那些事干吗?赶紧喝酒吧。”

    “好,来,我们干杯。”

    沈父端起酒杯与林川开怀畅饮,心里闷着一口气堵了好几年,今晚总算是舒坦了,

    他喝的开心,把弯弯抱在腿上,亲了又亲。

    沈母拉着女儿到了里屋,两母女先是抱在一起哭,哭的好一会,才擦干眼泪说话。

    “当年放你走的时候,真担心妈失策了,你要是幸福还好,不幸福的话妈要怎么办?”

    “我现在很幸福,所以妈的决策是对的……”

    “是啊,今天你们一家三口能出现在我面前,我是真的松了口气,这几年过的真不是滋味。”

    “对不起,因为结婚时你们不肯来,我心里有点生气,所以这几年任性的没跟你们联系,你会原谅女儿吗?”

    沈母含泪点头:“我明白,我和你爸都知道你在怨我们……”

    “现在不气了,早就已经不生气了,只要你和爸保重身体,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原谅。”

    “那就好。”

    母亲俩进了客厅,原本清冷的家,隔了五年后,终于听到了久违的笑声。

    同一条街的徐家,徐子耀加班回来,他母亲赶紧把他叫进了屋:“阿耀,快来,快来……”

    “怎么了?”

    徐子耀疑惑的走进去。

    “你知道我今天看到谁了吗?”

    “谁啊?”

    “沈瑾萱!”

    徐子耀心咯噔一声:“她回来了?真的假的?”

    “我是在外滩看到她的,只是很奇怪,她身边站着的男人,并不是几年前我遇见的那个。”

    “那有可能是她朋友吧?”

    “我看不像,她跟那个男人拉着个小孩,我猜应该是她老公。”

    廖琴说完,冷哼一声:“幸亏没要这种媳妇,谁知道在苏黎世跟了多少男人。”

    “不可能,她跟慕煜城结婚了,她妈亲口跟我说的。”

    想到这个徐子耀就觉得受伤,当年沈瑾萱逃走后,他去了沈家一次又一次,希望沈父可以去把女儿带回来,最后一次去的时候,沈母说她女儿要结婚了,他气的在沈家大闹了一场,之后便经人介绍相了个女人,三个月没到便风风火火的把婚礼给办了。

    他是故意气沈家,五年过去了,如今他孩子也都三岁了,虽然已经不奢望能和沈瑾萱再续前缘,但是此刻听到母亲说她回来了,他还是想去看看,想去问问那个女人当初为什么那么狠心抛弃他!

    打定主意,徐子耀便换了身衣服,朝着沈家的方向走去。

    沈家已经吃的差不多,沈瑾萱冲林川使了使眼色,林川立马起身说:“岳父岳母,我今晚约了一个朋友见面,现在时间差不多了,可以先失陪一下吗?”

    “你在上海也有朋友吗?”

    沈父醉醺醺的问。

    “有啊,五年前来这里投资过项目,结识了一些商场上的朋友,这次听说我要过来,非让去见个面不可。”

    沈母笑着点头:“那去吧。”

    沈瑾萱把林川送到门外,轻声叮嘱:“明天我会跟我爸妈说你公司有紧急事务先回去了,所以你千万不要再过来。”

    “那你跟弯弯呢?”

    “我们过两天自己回去。”

    “好。”

    两人刚踏出门槛,便与一个人撞个正着,沈瑾萱定眼一看,脸唰一下惨白,那人竟是徐子耀!

    徐子耀上下打量林川,把视线移向沈瑾萱,蹙眉问:“他谁啊?”

    沈瑾萱没想到徐子耀会半夜突然空降, 她一下子慌了手脚,吞吞吐吐的说:“我……我朋友。”

    “朋友?什么朋友?”

    徐子耀一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架势,怕父母出来谎言被揭穿,她赶紧把林川拉到一边,压低嗓音说:“你快走,他是我前男友。”

    林川诧异的撇了眼身后的男人:“那你一个人应付的来吗?”

    “没关系,我能应付。”

    “好,有什么事打我电话。”

    “知道了,趁我爸妈没出来之前,你赶紧走!”

    沈瑾萱迅速替他拦了辆出租车,送走林川后,她疾步走向徐子耀:“这么晚来有事吗?”

    “听说你回来,我这个前男友于情于理都该过来看看。”

    “没什么好看的,你回去吧,我要睡了。”

    沈瑾萱转身要进屋,胳膊却被徐子耀拉住:“那人到底谁啊?”

    “说了是我朋友!”

    “只是朋友吗?我进去问问你爸妈!”

    徐子耀的眼中充满了对她的不信任,沈瑾萱厉声训斥:“他是谁管你什么事?”

    “我就是要搞明白,如果你跟了慕煜城我也就认了,凭什么为了其它男人抛弃我!”

    “你胡说什么?没有的事!”

    “那慕煜城呢?他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面对徐子耀的咄咄逼人,沈瑾萱越来越不安,倘若再纠缠下去,很快就会被父母发现,无奈之下,她说:“我们去别的地方谈。”

    “不必了,我进去问问便清楚!”

    徐子耀刚要迈步进去,一个小女孩跑出来:“妈妈,妈妈……”

    沈瑾萱惊慌的蹲下身:“弯弯你先进屋去,妈妈跟这个叔叔有话说。”

    “爸爸走了吗?”

    她一把捂住女儿的嘴,可是已经迟了,徐子耀已经听见了。

    “爸爸?刚那男的是她爸爸?”

    徐子耀气得脸都绿了,眼看瞒不住了,沈瑾萱说:“你先回家,明天我再约你出来解释。”

    “没门,你今天不把话说清楚我就不走了,五年前耍我,五年后还耍我,你沈瑾萱真不把我徐子耀当人看是吧!”

    “吵什么呢?”

    沈父摇摇晃晃的走出来,见到徐子耀,表情颇为不悦,以前是挺喜欢这小伙子,但后来到他家里闹了几回,加上廖琴的无理取闹,便对他失去了好感。

    见父亲出来了,沈瑾萱又急又慌,她上前一把拖住徐子耀:“走,我们到别处说。”

    “我跟你没话说,我找你妈说去!”

    徐子耀扯着喉咙对着屋内大声喊:“乔婶你出来一下!!”

    “你到底要干什么?”沈瑾萱惊慌失措:“就算我求你了,赶紧走好吗?”

    她越是这样,徐子耀越是郁闷,他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笃定的认为沈瑾萱背叛了她,是无法原谅的背叛。

    “什么事?”

    乔玉蓝正在厨房里洗碗,听到外面的吵闹声,腰上的围裙都来不及解,就奔了出来。

    眼看谎言就要被拆穿,沈瑾萱痛苦的闭上了眼,从来上帝对她都是这样的无情,哪怕她得到一丁点幸福,也要狠心的将它夺走。

    “乔婶,五年前你跟我说你女儿已经跟慕煜城结婚了,你女儿不把我放眼里就算了,连你也不把我放眼里,我许子耀哪里对不起你们二老了,你们要这样忽悠我?”

    “你什么意思?我们忽悠你什么了?”

    乔玉蓝愠怒的上前质问。

    “爸妈我们回屋,我跟你们解释。”

    事已至此,想瞒住是不可能了,纵然这样的结果很令她难过,却也只能接受和面对,与其让徐子耀说出来,不如自己主动坦白。

    “让他把话说清楚,我们怎么忽悠他了!”

    沈父脾气本来就易暴,这会喝了酒,更是怒不可遏。

    “她把男人都带回来了,你们还不承认吗?”

    “她带我女婿回来怎么了?”

    “你女婿?你女婿不是慕煜城吗?今晚这男人是谁?”

    徐子耀一句犀利的质问,让沈一天夫妇愣住了,乔玉蓝怔怔的把视线移向女儿:“他在说什么?今晚来的不是慕煜城吗?”

    慕煜城?呵,徐子耀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嘲讽的笑笑:“莫非你们以为刚才招待的男人是慕煜城?”他瞪向沈瑾萱:“你到底再玩什么花样?”

    “滚!!!”

    沈瑾萱忍无可忍的咆哮一声,把身边的女儿都吓到了,从小到大,沈弯弯还是第一次见到妈妈发这么大的火。

    “进屋说!”

    沈父酒醒了一大半,铁青着脸命令。

    沈瑾萱恨恨的瞪了一眼徐子耀,切齿的说一句:“比起五年前,你现在更令人讨厌!”

    说完,她便跟着父亲进了屋,砰一声,沈家的门关了,徐子耀灰溜溜的走了。

    “萱萱,到底怎么回事?”

    乔玉蓝面色苍白,眼神呆滞的望着面前的女儿。

    扑嗵一声,沈瑾萱跪到了父母面前:“爸,妈,对不起,我骗了你们……”

    “骗……骗我们什么?”

    沈父捂着胸口,震惊的问。

    “今晚那个男人不是慕煜城,我是怕你们伤心,所以才让他陪我演了这场戏。”

    乔玉蓝两腿一软瘫在地上,她颤抖的指着弯弯:“这孩子是谁的?”

    “孩子是慕煜城的……”

    “那他人呢?”

    “五年前,我们因为一些误会分开了……”

    啪……

    沈一天愤怒至极,一巴掌甩到女儿脸上,沈瑾萱被打的趴到地上,脸颊的痛不及心里的万分之一。

    她终究,还是伤了父母的心。

    “妈妈——”

    沈弯弯尖叫一声扑过去,抱住了沈瑾萱的脖子,回头说:“外公,不要打我妈妈。”

    沈一天喘着粗气,一把揪住女儿的衣领,又是一记耳光重重的落下:“我对你失望至极!!!”

    沈瑾萱的眼泪哗一下冲出了眼眶,她抱住父亲的腿哭着说:“爸,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我真的不想这样,爸,我也很无奈,女儿心里有说不出的苦衷……”

    “都是你咎由自取,如果当年你能听的进我和你妈的半句劝,今天怎么会落得这般下场?!你真是寒透了我们的心,滚,马上滚出去,这辈子我也不想再见到你!”

    “不,我不会走的,得不到你和妈的原谅,我绝不走!”

    啊——

    一声撕心肺裂的哭声从身后传来,沈瑾萱这才想起,最承受不了那个人,不是父亲而是母亲,因为她,曾经就是一个私生女……

    “妈,对不起,妈你打我吧,你打我吧!!”

    她哭着扑到母亲面前,一把抱住母亲,抓起她的手往自己脸上打。

    乔玉蓝伤心欲绝的推开了她,绝望的说:“你还有什么脸求得我们原谅?你干脆往你妈脸上吐唾沫吧!!”

    弯弯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哇哇大哭,她蹲到沈瑾萱面前,哭着说:“妈妈,我们回家吧好不好……”

    看着女儿受惊的脸,沈瑾萱心如刀割,她拍拍女儿的肩膀:“弯弯乖,到里屋里待着,妈妈有话跟外公外婆说。”

    “我不走,我走了他们又要打你……”

    乔玉蓝踉跄着爬起来,一把揪住女儿的胳膊就往外拖,“妈,不要赶我走,求你了,不要赶我走……”

    “从今往后,我没你这个女儿!”

    她用力将沈瑾萱推了出去,接着把她带的礼物全都扔了出来,砰一声,门关了,屋里,传来了歇斯底里的嚎哭声。

    五年啊,有多少的期待,就有多少的愤怒,乔玉蓝绝望的哭声撕扯着沈瑾萱的心,她听到母亲责问上天:“到底我们造了什么孽你要这样捉弄我们啊……!!”

    “妈,你开开门,你开开门啊,你要不开门,我就一直跪在这里等到你开为止……”

    隔着厚重的门板,母亲在屋里哭,她在屋外哭,就像五年前在电话里一样,母亲在那头哭,她在这头哭。

    当初是什么样的爱情,让她如今把父母的心伤成这样?命运真的是轮回的吗?她真的逃脱不了外婆的宿命吗?

    一阵狂风过后,倾盆大雨无情的落下,沈瑾萱倔强的跪在门外,弯弯就一直陪在她身边。

    “爸妈你们开开门,下雨了,让弯弯进去吧,孩子是无辜的啊……”

    沈瑾萱把弯弯紧紧的抱在怀里,躲在屋檐下,求父母接纳外孙女,千错万错都是她的错,她不想让孩子来承担这份罪过。

    门开了,父亲憔悴的走出来,似乎在一瞬间,他就老了,声音沙哑的说:“带她走吧,如果不想看到你母亲死,你们就走吧,你让这孩子进去,是拿刀捅她的心啊……”

    沈瑾萱深身已经被雨水打湿了,她的外套披在弯弯的头上,听了父亲的话后,摸索出手机,给林川打了电话,二十分钟后,林川赶来了。

    “这是怎么了?”

    林川迅速脱下外套披在沈瑾萱身上,“被识破了吗?”

    她木然的点头,指着弯弯说:“把她先带走吧。”

    “那你呢?”

    “我要在这里求他们原谅……”

    “妈妈不走,我也不走!”

    弯弯瑟瑟发抖的抱紧她的脖子:“我要陪在妈妈身边,妈妈不要怕,弯弯会保护你……”

    她的眼泪止不住往下掉,心疼的抚摸着女儿的脸蛋说:“弯弯乖,听话,跟林川叔叔先离开,妈妈明天会去找你的。”

    “我不走,我不会丢下你一个人!”

    林川叹口气:“我看你还是走吧,现在你爸妈在气头上,你说什么也没用,等过些天他们消气了,你再回来也可以。”

    沈瑾萱一想到此刻伤心欲绝的母亲,她怎么忍心再像五年前那样抛弃他们……

    “你不走这孩子也不走,她身体本来就不好,这样淋雨的话马上该病了。”

    撇了眼怀中的女儿,沈瑾萱动摇了,当初若不是执意要留下这个孩子,今天也不会陷入这种局面,既然不顾一切的留下来了,她就要对她负责到底。

    “爸妈 ,我走了,对不起……”

    她跪在雨里,朝着自家大门磕了三个响头,然后抱着弯弯,亦步亦趋的离开了。

    萧瑟的身影在风中摇摇欲坠,身后突然传来母亲的声音:“好好教育你的女儿,不要再重蹈我的覆辙,不要再让悲剧延续下去,就到这里结束吧……”

    她颤抖的转过身,母亲却已经关了门,不想让女儿看到她眼中,那深深的失望和绝望。

    上了出租车,弯弯已经趴在她怀里睡着了,她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窗外的雨已经停了,心里的雨,却一直再下。

    当年慕雅姿说,到她那个年龄就不会再相信上帝,如今沈瑾萱确实不再相信上帝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