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126 一切终是逃不掉的宿命

    苏黎世慕氏集团总裁办公室内,高宇杰例行汇报着一系列工作进展,报告完毕,他望着前方表情冷峻的男人说:“李小姐有没有跟你说要合作的事?”

    “没有。”

    慕煜城眼皮都没抬一下,这五年他就是这个样子,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工作上,事业蒸蒸日上,人却越来越漠然。

    “他父亲想在大陆开办一家羽绒皮草制品公司,现在国内有一大型企业面临破产危机,他父亲的意思,想跟我们合作把那家公司收购,然后合资经营他们的品牌TURICUM。”

    “如果你觉得是个不错的项目,可以先去跟他们谈。”

    “我是觉得不错,只是不知道你有没有意见……”

    “商人的目的就是赚钱,只要有利可图,我会有什么意见?”

    他终于抬起头,比起五年前,多了一份成熟,只是眼中,却少了一份生机。

    当年,他的温文儒雅,已经在岁月的磨合中,渐渐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商人的冷酷无情。

    “这是一个大项目,如果我们合作的话,肯定要到中国去,那家要被收购公司在……在……”

    “在哪里?”他蹙眉,很不喜欢这样吞吞吐吐的说话方式。

    “在北京……”

    如高宇杰所料,那个男人掩饰了五年,却在这一刻听到北京两个字,眼神黯了下去。

    他等着他拒绝,等了很长时间,却意外等到一句:“我没意见,约个时间洽谈一下合作事宜。”

    高宇杰惊得张大嘴,很想问他为什么答应了,可到嘴的话又硬生生咽了回去,他怕这一多嘴,某人会立马反悔。

    “好的,我这就去。”

    带上房门,高宇杰立马联系金氏集团的李茉儿,提起这个李茉儿简直就是一大奇闻,当年也是轰动一时,她的父亲Dohren就是苏黎世最大皮革商主金宝罗,就像是童话故事,一夜之间她从灰姑娘变成了豪门公主,这个金宝罗有两个儿子,突然冒出来一个女儿自是高兴,他妻子起初还大哭大闹,最后见金宝罗铁了心要让女儿认祖归宗,无奈之下只好同意。

    李茉儿不愿改名换姓,金宝罗鉴于对她母女俩的愧疚,也就没太过勉强,所以李茉儿人虽进了金家,名字却一直未变。

    她感激慕煜城当初的救命之恩,更感激他替她找到了父亲,如果没有他,她不会拥有令人羡慕的人生,所以,他是这个世界上,她最尊敬的人。

    这五年,金宝罗花重金把女儿打造成了富家千金,甚至比富家千金还要有能力有气质,李茉儿特别聪明,跟着父亲东奔西跑,不到三年时间,就已经成了父亲的得力助手。

    这一次的合作也是她提出来的,这两年,他们经常合作,慕煜城一直把她当妹妹,她也把他当哥哥,所以有好的合作项目,她便肥水不流外人田,第一个就想到自家人了。

    站在落地窗前,慕煜城时隔五年,第一次在心里问自己,还没有忘记她吗?为什么听到北京,他的心还是会痛,为什么突然间,他就公私不分了?

    对于五年不曾踏足大陆的人来说,如果那个地方不是北京,他绝不会答应。

    可是答应的理由是什么?他又问自己,难道是想在有生之年,再见她最后一面?见了又如何,他和他,终究是回不去了……

    沈弯弯五岁的生日到了,林川一早来到星河湾公寓,等着她们母女俩出来。

    昨晚要不是女儿哀求了一遍又一遍,沈瑾萱是怎样也不会答应他的提议,她回忆昨晚的情形——

    “妈妈,明天是我生日,可以不工作陪我玩一天呀?”

    她点头:“恩好啊。”

    “那林川叔叔可以加入吗?他说明天带我去爬长城,但是我要做好妈妈的思想工作。”

    “不行,你想去长城的话妈妈随时可以带你去,但是林川叔叔工作很忙,我们就不要打扰他了。”

    “他说他明天不忙耶,就让他一起去吧好不好?到时候弯弯走不动了,叔叔可以背我,我知道妈妈也可以背我,但是我不忍心让妈妈辛苦。 ”

    看着女儿一脸期待的表情,她十分为难,即不想跟林川走的近,又不想让女儿失望,“弯弯走不动了,我们可以坐车呀。”

    “哎哟,那也太没意思了,别的小朋友生日都有爸爸妈妈陪着,我……”

    沈弯弯捂住了嘴,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看到母亲表情黯然,她诺诺的低下头:“那好吧,我不要林川叔叔陪我了。”

    沈瑾萱鼻子一酸,险些在女儿面前掉下泪来,她心疼女儿的懂事,这五年来,都是她们母女相依为命,弯弯的每一个生日,就只有她陪着她过,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某些压抑的渴望也渐渐明显。

    “如果林川叔叔真的不忙,那就一起去吧。”

    “真的吗?只要他有空你就会答应吗?”

    她点点头:“是的。”

    “哦耶!”

    沈弯弯当下激动的跑到客厅,给林川打了电话,报告了这一好消息。

    难得的好天气,和煦的阳光洒在大地上,实在是个游玩的好日子。

    “生日快乐。”

    林川把一份包装精美的礼物递到沈弯弯面前,她笑着接过:“谢谢叔叔。”

    “你妈妈有没有送礼物给你?”趁着沈瑾萱从另一边车门上车,他压低嗓音询问身边的小寿星。

    “还没有。”

    沈弯弯同样压低嗓音回答。

    “我们去哪里?”林川回转头询问沈瑾萱。

    “问我吧,今天我最大!”

    小寿星拍拍胸脯。

    “好,那弯弯最想去哪?”

    “先去爬长城,然后去故宫,然后去欢乐谷,然后去颐和园,然后……”

    “你去的太多了。”

    沈瑾萱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贪心的女儿。

    “那一天的时间可以去几个地方啊?”

    “最多两个。”

    沈弯弯十分纠结的拧起小眉头,痛苦的作出选择:“哎,好吧,那就先去长城和欢乐谷吧。”

    三个人登上了八达岭长城,小寿星趴在林川的背上,高呼万岁,早就想来了,只是妈妈怕累着她,总是不肯带她来。

    待了整整一上午,中午时分,林川提议去吃饭,他把车开到了北京王府饭店,沈瑾萱诧异的说:“去普通的餐厅就好了。”

    “没关系,我答应今天请小寿星吃最好吃的东西,你就别替她拒绝我的好意了。”

    “就是啊妈妈,今天我最大。”

    沈弯弯咧嘴一笑,已经跟着林川朝饭店走去。

    无奈的叹息,她再次妥协。

    曾经风光一时的大型企业KB如今风光不再,一纸合同的签署,三日后就将改朝换代。

    富丽堂皇的大厅内,一行人缓缓向外走,为首的是一位英俊的男人,眉宇之间透着成熟,但不显得苍老,沉稳中带着狂傲,天生皇族骨子里自带的狂傲,给人一种喘不过气的压力,深沉的双眼好似两条无底深渊,满身上下散发这一种王者霸气。

    男人的身边,跟着一位貌美如花的女人,她看起来精明能干,是商场上的巾帼须眉。

    “慕大哥,我们去吃饭吧?”

    李茉儿侧目征询身边的男人,合同签署的比她想象的顺利,所以她现在心情好,很想喝两杯庆祝一下。

    “恩。”

    淡淡点头,慕煜城脸上并无喜悦之色,心灵的麻木哪怕钱赚的再多也不足以令他觉得快乐。

    没有让保镖跟随,两人开车到了王府饭店,李茉儿兴奋的抱着慕煜城的胳膊说:“我还是第一次来北京呢。”

    这五年他只当她是妹妹,所以对她抱着胳膊的行为也不甚在意,两人一直都以兄妹相处,从未有过任何兄妹以外的逾越行为。

    “哥你也是吗?”

    见他不说话,她好奇的询问。

    “是。”

    慕煜城轻应一声,李茉儿摇头叹息:“果然是老了,越来越惜字如金了。”

    当年他第一次救下她的时候,还不像现在这样漠然,不知从哪天开始,就突然变得不像他了,整天说话除重要的事交代和吩咐外,就言简意赅的寥寥数字:恩、是、好、可以……

    越简单越好,不说话更好。

    此时往里走的两个人,根本不会想到接下来会遇到什么人,就像酒店内,正往外走的三个人,也同样不会想到。

    命运就是如此神奇,它可以让两个人分离,也可以让两个人瞬间相遇,当沈瑾萱牵着弯弯的手与林川迈出酒店的门,却与慕煜城和李茉儿相遇的刹那间,一种撕心的疼痛感像凌晨的浓雾蔓延开来,牵扯着喉咙在颤抖……

    五年,想过一千种一万种重逢的画面,却唯独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她和别的男人拉着弯弯,遇到了被别的女人挽着胳膊的他,人生,果然每天都在上演着不同的“惊喜”。

    很多的话因此被冻结在齿缝里,十指相扣,锁不住时光依旧流,总有那么些事会沉淀下来,成为阳光深处的无法言说。

    他们就这样擦肩而过了,那一瞬间的目光相对,成了彼此心中最大的痛,原来不期而遇的结局,就是无言以对。

    沈瑾萱几乎是逃进了林川的车里,关了车门,她第一次当着的女儿的面泪眼婆娑,如果不是难过到极致,她是怎样都会忍着的。

    行同陌路的日光,刺痛了双眼,她曾守着流年,执笔画下九千九百九十个圆圈,一开始就知道,那是画地为牢;只是不知道,她竟把自己留在圆圈里面,却忘了在画最后一笔时,让自己走到圈外。

    “妈妈,你怎么哭了?”

    沈弯弯伸出小手,紧张的替她擦拭眼泪,坐在驾驶位上林川,表情凝重的从反光镜里睨着身后那个流泪的女人,以为五年的时间,就算走不进她的心,但至少可以让她忘记那个男人,现在看来,她根本忘不了,一辈子也忘不了。

    “没怎么,今天是弯弯的生日,妈妈高兴。”

    低眉的瞬间,滴滴晶莹轻盈洒落,在眼前砰然坠地,她又一次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原来,心事经不起回忆,流年滤不尽忧伤,有些人,有些事永远是心中无法言说的隐痛。

    王府饭店的包厢内,李茉儿挣扎了良久,才小心翼翼的问:“你认识刚才那对夫妇吗?”

    夫妇两个字像一把锋利的匕首,直插入慕煜城的心脏,他冷声回答:“不认识。”

    “可是我怎么觉得你好像认识?你一见到他们,身体明显僵硬了,是我的错觉吗?”

    “吃饭吧。”

    他明显排斥这个话题,原本就没有温度的双眸更加冰冷了。

    李茉儿知道他不喜欢被人盘问,便识趣的岔开了话题:“高特助什么时候过来?”

    “明天。”

    “你这次真打算要把苏黎世的产业开拓到北京吗?”

    “是的。”

    原本李茉儿以为合作的项目只有她和高宇杰来北京完成,却没想到慕煜城亲自出马,了解之后才知道,除了两家合作的项目外,他还另有打算,就是把慕氏旗下的品牌在内地发展,不仅仅是北京而是全国,只是从北京开始起源而已。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只是潜意识里,觉得不是为了赚钱那么简单。

    隔天,高宇杰赶到北京,下午,一行人去看了厂地,慕煜城准备新建一座办公大楼,做为进军大陆的第一家分公司。

    “董事会那边怎么说?”

    他询问身边的高宇杰。

    “还能怎么说,你决定的事情,他们有改变的余地吗?”

    “你下午去帮我挑一套房子。”

    高宇杰诧异的瞪大眼:“你不会要在这定居了吧?”

    “短期内回不去,以后可能也会经常过来,我不喜欢住酒店。”

    “哦,明白了。”

    高宇杰当天就替慕煜城找好了房子,带他去看的时候,比房地产公司的工作人员还要尽心的解说:“看看这一带风景秀丽,卫生又好,治安更好,我看了十几套房子,就没有比这里更适合你的品味。”

    慕煜城兴趣乏乏的进了电梯:“只要能住人就可以了。”

    他没有告诉高宇杰,已经见到了那个女人,即使他不说,高宇杰也作好了寻找的打算。

    暗中打探了二天,他找了沈瑾萱工作的地方,沈瑾萱一见到他,就仓皇的想逃走,却被他拦住了。

    “沈小姐,我们找个地方谈谈吧。”

    “不必了,没什么好谈的。”

    她以为高宇杰是慕煜城派来的,自是态度不甚友好。

    “慕少不知道我来找你,我是受了美丽的嘱咐,纯属个人行为。”

    一听到美丽的名字,她动摇了,此时正是下班的高峰期,被同事看到她与陌生男人说话也不太好,于是点头:“那走吧。”

    上了他的车,两人来到了了附近一家咖啡厅。

    “这几年过的很辛苦吧?”

    高宇杰无奈的问。

    “不辛苦,美丽怎么样了?”

    她不想跟过去的人谈及她的过去,所以很自然的把话题转到了好友的身上。

    “她不太好。”

    “怎么了?”

    沈瑾萱心一惊,这五年都没与她联系过,所以对她的情况一概不知。

    “我们结婚后,她一直怀不上孩子,头两年忙着到处求医,第三年好不容易怀上了一个,没到三个月就流产了,调养半年后,又怀了一个,结果还是流掉了,美丽因此受了很大的打击,医生说她有习惯性流产,去年一年她差点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

    “怎么会这样?”

    沈瑾萱无比心痛,她做梦也没想到看起来身体很健康的张美丽,竟然会习惯性流产。

    “查不出具体原因,不过现在好些了,这次我本来与慕少一起来北京的,只因美丽又怀孕了,所以就延迟了两天,这是她最后一次尝试怀孕,我们都已经三十岁,如果再不能成功把孩子生下来,就决定领养一个算了,不能因为想要孩子而把她逼得活不下去。”

    原本以为自己不容易,此刻看来,张美丽比她更不容易,她可以理解她那种想要留住孩子的心,一次又一次的打击,要有多么坚强才能挺的过去啊……

    “这次听说我要来北京,她本来也想跟着来,可是我怕又出了意外,就没同意,她让我无论如何要找到你,让你给她打个电话,她有很多话想要跟你说。”

    “好,我会联系她的。”

    高宇杰端起面前的咖啡轻抿一口:“五年前,慕少让我查过你的消息,查得的结果令他很伤心,你跟林川在一起了吗?”

    她心咯噔一声,像是什么东西被撕裂了一样:“这是我的私事,我不想回答。”

    “其实你不回答,我也知道,你当初在医院里生孩子的时候,医院的档案里父亲一栏是林川的名字,而且后来我又通过一些渠道,查得你在他的公司上班,看来他很照顾你。”

    “那你没查到我们有没有住在一起吗?”

    “慕少不让我查了,我一向是服从他的,也是怕查下去的结果令他更伤心,于是就罢手了。”

    沈瑾萱想到前两天遇见慕煜城的场面,如果真如林川所说,那么,慕煜城一定更加相信,弯弯就是林川的孩子,并且笃定她已经跟林川在一起……

    “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不想再提。”

    她看了看时间:“我还要去幼儿园接孩子,今天保姆请假,先走了。”

    高宇杰盯着她的背影,抚额叹息,她没有否认孩子的父亲不是林川,看来与慕少之间的那一份旧情再难复合了。

    月影疏斜,星儿浅照。独自一人悠悠地走,月色洒下的清辉却温暖不了清冷的心怀。

    沈瑾萱手里拎着刚买的烤红薯,走在回星河湾的路上。

    弯弯说想吃烤地瓜,于是她便这半夜三更的跑出来买给她吃,她不能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所以便在其它方面尽可能的满足她。

    走到小区门前,一辆车从对面的方向驶过来,然后,从车里走下来一抹熟悉的身影,啪一声,她手里拎着的塑料袋掉到了地上。

    如果说第一次相遇是偶然,那么此刻第二次相遇,她不知道是什么了,慕煜城是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这里是她住的地方,谁都有可能会出现,唯独他不可能……

    视线相交的瞬间,她从他的眸底看到了同样的震惊,显然这一切都只是意外,幸好,她没有奢望他是来找她的,否则,看到这样的眼神,该有多寒心。

    缓缓蹲下身,她捡起地上的塑料袋,低着头,像别后重逢第一次相遇时那样,与他擦肩而过。

    “看来你过的很好。”

    身后蓦然传来他的声音,以为此生再不会有交集,却在此刻听到那久违的声音而清醒,没有温度的眼神,没有感情的语气,倾心相见的喜,擦肩而过的憾,爱而不得的痛,一切终是逃不掉的宿命。

    “是的,我过的很好。”

    事隔多年,无论当初怎么相爱,过的好与不好都不管他的事,她不想让这个男人知道她的辛苦,如果他知道了,他一定会说,这就是你当初放弃我的下场。

    头也不回的走出他的视线,他能看得见的是她留给他的倔强背影,他看不见的,是因为他那一句薄凉的话而流出的伤心眼泪。

    慕煜城站在暖黄色的路灯下,盯着某处暗自神伤,这不就是他想要的吗?只要看到那个女人过的好,他便能彻底死心,从此一生不再忆她念她,可为什么,那个女人说出她过的很好的时候,他会觉得心如此的痛?难道只是因为,他因为那个女人过的不好,而那个女人却没有因为他过得同样不好,所以他不甘心吗?

    沈瑾萱进了家门,终于不用再伪装,她靠在门上,捂着嘴失声痛哭,隔了五年,这个男人还是能轻易牵动她的心,他一定不会知道,要以那么坚强的姿态走出他的视线,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

    夜里,她安静地躺在床上,逼自己入睡,某些画面却蠢蠢欲动,肆无忌惮地跳出来扰乱她如水的心扉,她无法忘记那个挽着他胳膊的女人,原来这些年,他从不曾寂寞过。

    清晰地感受到枕边滑落的悲哀,那么凉,那么冰,闭上眼假装自己不在乎,当满怀的心事再也经受不起任何波澜时,不允许任何人走近那份即使用心也无法读懂的情,许自己一片安然,亦不想选择继续前行,到此画上一个句点,从此与情无关,与他无关。

    沈瑾萱第二天打了高宇杰的电话,昨天见面他留了号码,是为了方便她将来联系张美丽。

    电话很快接通,高宇杰还不知道是谁打过来的:“喂?哪位?”

    “高特助是我,沈瑾萱。”

    “哦沈小姐,有什么事吗?”他很意外。

    “我想问一下,慕煜城这次为什么来北京?”

    “他想在这边开一家分公司。”

    “那他住哪里?”

    心里祈祷着千万不要说出那三个字,结果偏不如所愿,高宇杰利索的回答:“星河湾。”

    她脑子轰一声,出现了短暂性空白。

    “怎么了?”

    “没事,你们会在这里待很久吗?”

    “这个不好确定,最起码要等到前期工程全都安排妥当。”

    “我知道了……”

    她欲挂电话,高宇杰急急的喊声:“等一下。”

    “如果你想见慕少的话……”

    “不用了,我不想见他!”

    沈瑾萱深吸一口气:“我跟你联系的事希望也别告诉他,拜托了。”

    挂断电话,她心中已经有了打算。

    傍晚下班回了家,她脱了外套坐到客厅的沙发上,搂着正在看动画片的女儿说:“弯弯,我们可能又要搬家了……”

    “为什么?”沈弯弯百思不得其解。

    “因为这里的房租太贵了。”

    “妈妈不是科长吗?工资不是很高吗?”

    “可是妈妈想攒点钱给弯弯将来出国读书用呀。”

    沈弯弯翻翻白眼:“那应该是很久以后的事吧。”

    “你不想搬吗?”

    “是的。”

    她坦白的点头:“我喜欢这里,以前住的那个地方,隔壁家养的那条大黄狗老是盯着我,讨厌死了……”

    “我们不搬到原来那个地方,妈妈会重新找地方的。”

    “一定要搬吗?”

    “恩……”

    “那好吧,谁让我是天底下最听话的小孩。”

    沈瑾萱心疼的吻了吻她额头,眼里充满了愧疚,放在以前,只要是弯弯喜欢的,她都会满足她,可是现在,她没有勇气与那个男人住在同一幢公寓,更没有勇气再来一次不期而遇。

    打了电话给公司一位同事,说她家附近有套空房子可能要出租,她便立马决定吃了晚饭过去看看,越快搬走越好,省得夜长梦多,不对,应该是夜不能寐,自从知道了慕煜城住在这里,她晚上根本无法安睡,一闭上眼,脑子里想的全都是他,赶也赶不走……

    晚饭结束后,她叮嘱保姆看好弯弯,然后便拿着包出了公寓。

    她现在住的是六楼,刚一出电梯,就看到电梯外站着一个人,而那个人,正是她此刻最不想见到又最怕见到的人。

    第二次遇见,沈瑾萱终于相信,她选择搬走的决定有多么正确。

    同一幢公寓,短短三天遇见二次,这样遇见的频率实在是超出了她能接受的范围,长此以往,慕煜城早晚会看出她眼中的慌乱。

    她依旧装作不认识他,默默的从他身边走过,慕煜城没有立刻进电梯,沉吟片刻,背对着她问一句:“林川没有住这里吗?”

    她身体一僵,回一句:“这是我的私事。”

    “为什么离开我以后要来这里找他?不是坚信孩子不是他的吗?”

    他终于没能忍住,转过身愤怒的质问。

    五年了啊,这个问题在心里问了无数次,却都只是在心里问,从来没想过会再见面,所以,也从来没想过能听她的回答。

    沈瑾萱冷笑一声,故意刺激他:“你不要我肚子里的孩子,不代表别人不要,别人说无论孩子是不是他的,他都会视如已出。”

    “你所说的别人,就是指林川是吗?”

    “既然明白,又何必要问。”

    如她所料,慕煜城的双眸喷出了熊熊烈火,无论这几年他修炼的多么喜怒不形与色,面对这个他曾经深爱过的女人,都没办法控制住情绪。

    他疾步上前,一把捏住沈瑾萱的手腕,“孩子真的是他的吗?”

    “你有什么资格问这个孩子是不是他的?不管这个孩子是不是他的都跟你没有关系不是吗?”

    她强忍着心头的酸楚,死死的咬着下唇,不允许自己在这个男人面前掉半滴眼泪,曾经以为有些事,不说是个结,说开了是个疤,可是你解开了那个结,你才发现那里早已经开出了一朵花。感情有时候只是一个人的事情,和任何人无关。爱,或者不爱,都只能自行了断。

    “跟我没关系,为什么怕遇到我?为什么见到我的时候眼神闪烁?”

    他发现了,他果然还是发现了,沈瑾萱的眼泪终于克制不住往下掉,她恨自己,那么努力的掩饰,却还是轻易的被这个男人撕破了伪装,看着他挑衅的眼神,她恨不得告诉他,是的,孩子就是你的,可是她不能这样说,过去她牺牲了最美好的年华跟他纠缠,往后的岁月,她不想再因为孩子,继续跟他纠缠下去。

    “别做梦了,那个孩子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她是林川的孩子。”

    慕煜城的心突然间如刀割,早就刻意忽略的事实,被她亲口说出来,他竟是如此的接受不了

    “孩子的爸爸是谁我已经不感兴趣,沈瑾萱,不要以为我还没有忘记你,我的心里早就没有你了,所以,也不要以为往我心口上撒盐,我就会疼!我已经不是当年爱你爱的死去活来的慕煜城!”

    他松开了她的手腕,按开了电梯,身后的女人泪流满面,宁可把嘴唇咬出血,也不肯哭出声,如果再次相遇是为了互相伤害,那她情愿,这一生都不与他相见。

    “妈妈……”

    一声稚嫩的童音从电梯间里传来,沈弯弯疾步跑到母亲面前:“你的手机忘带了。”

    沈瑾萱迅速擦掉脸上的泪痕,沙哑的说:“谁让你跑出来的,保姆阿姨呢?”

    “阿姨在洗碗,你的手机来电话了,是你同事打来的,说房子已经租出去了,让我告诉你一声。”

    她冲弯弯使了使眼色,示意她不要说了,慕煜城一直站在电梯口,把母女俩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

    “怎么?知道我住这里,觉得愧对我,所以想要搬走是吗?”

    “我愧对你什么?”她的眼泪又一次夺眶。

    慕煜城没说话,只是把视线移向沈弯弯,只是这么一个眼神,她就明白他所指的是什么意思了。

    “对你,我从来无愧于心。”

    拉起女儿的手,她面无表情的走进电梯间,重重的按下了6。

    电梯门即将合上,慕煜城却一只手挡开了:“既然无愧于心,那就别想逃,让我看到你无愧于心的样子!”

    沈瑾萱幽愤的望着他,半响才从牙缝里甭出一句:“放心吧,我再也不会逃了!”

    他松开了手,电梯门缓缓的合上,他们终于看不见对方了,终于,不用再为了掩饰心中对彼此的爱恋而互相攻击了。

    心中真的很难受,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沈瑾萱不想当着女儿的面掉眼泪,于是拼命的忍着,然后像无数个流泪的夜晚一样,等女儿睡着后,卯足了劲往死里哭。

    想到慕煜城那一句我的心里早已经没有你,她愈发哭的伤心,不是因为他的心里已经没有她,而是因为命运太过无情,既然当初不让他们在一起,又为什么隔了五年还要让他们有交集?当他捏住她的手腕,像过去那样站在她面前,她才知道,原来她对他的爱依旧那么深刻。

    “妈妈,那个坏人叔叔为什么会在我们楼下?”

    黑暗中,身后突然传来了女儿的询问声,她慌忙拭干眼泪回转头:“你怎么还没睡?”

    “我已经睡了,可是我做了一个梦,梦到妈妈再哭,于是我跑来一看,妈妈真的再哭。”

    她上前抱起女儿,把她抱回房间,放到床上:“妈妈没有哭。”

    “你骗人,你每次看到那个坏人叔叔就会哭!”

    “那个叔叔不是坏人。”

    “他就是坏人,让妈妈哭的都是坏人!”

    沈弯弯显然很激动:“坏人,坏人,坏人,世界上最坏的人!”

    “够了,不许你这样说他!”

    沈瑾萱一时情急,竟大声训斥了女儿。

    “妈妈……”

    弯弯的眼圈一下子委屈的发红。

    “对不起。”

    沈瑾萱心疼的要死,自女儿懂事起,这还是第一次凶她,孩子毕竟是孩子,大人之间的事又怎么会懂,在她们单纯的世界里,谁欺负她们最爱的人,那个人就是坏人。

    “妈妈唱歌给你听……”

    一首儿歌伴随着弯弯的哽咽声,终于将她哄睡了,沈瑾萱替女儿盖好被子,看到她眼角残留的淡淡泪痕,她的心像被万千蚂蚁撕咬的一样痛,一滴晶莹的泪滴到了女儿的额头,她喃喃自语:“弯弯,那个叔叔不是坏人,他是妈妈那些年不顾一切爱着的男人……”

    终于承认了她爱他,却是在夜深人静,说给自己听。

    站到窗前,凝望着窗外的浩瀚星空,她想起了曾经和他在一起的日子,在那依山傍水开满紫藤花的园子里,他们彼此依靠,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寂寞的夜晚,勾勒过一个又一个美好的未来,计划的很美,只是来不及实现,就已经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他的世界已经不需要她,她的世界,他也再走不进。

    记忆不过是为了某些可以铭记的东西而存在。

    这么多年过去,她唯一无法忘记并且一直怀念的记忆,便是那个阳光灿烂的午后,她倚靠在慕煜城怀里,跟着他用毛笔在光洁的白纸上写下:“伊人萱萱,此生最爱。”

    经历了这么多,她再不是他的萱萱,更不是他的最爱,她唯一拥有的,便是这最后的记忆。

    x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