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127 久违的温柔

    在同一片天空下,同一个角落里,此时窗前,伫立着同样孤单落寞的身影。

    慕煜城幽深的双眸俯视着半个北京城,用了五年的时间巩固的冷静在遇到那个女人后,瞬间就瓦解了,他的愤怒,他的焦虑,他的思念,她统统看不见,她能看见的就只有他的无情。

    有些人、有些事,是不是你想忘记,就真的能忘记?最痛苦的是,消失了的东西,它就永远的不见了,永远都不会再回来,却偏还要留下一根细而尖的针,一直插在你心头,一直拔不去,它想让你疼,你就得疼,抹不去那永久的伤痕。

    他不想让那个女人知道这五年他是怎样在痛苦中挣扎着活过来,所以他无情的说,他的心里早已经没有她,更不会再为了她而痛,任何谎言都是骗得了天下骗不了自己,所以此刻,他就嘲讽的问自己:“慕煜城,你真的不痛了吗?

    你真的不痛了吗?答案是,他没有一天不痛。

    KB公司的收购案成功的画上了圆满的句号,接下来,李茉儿就是要把父亲的品牌引入中国的市场,她与慕煜城之间的合作十分顺利,用她的话说,没有比他更好的合作伙伴。

    周五下午,结束工作后,李茉儿调侃说:“明天我就要回苏黎世了,今晚是不是该替我践行一下?”

    高宇杰抬头:“不要问我,问你慕大哥。”

    于是她把视线移向慕煜城:“哥,表个态吧?”

    “可以。”

    慕煜城慵懒答应。

    “太好了,那我们走吧,地点我都选好了。”

    高宇杰挑眉:“原来是先斩后奏啊,幸好慕少答应了,不然你就自己替自己践行吧。”

    李茉儿得意的笑笑:“我就知道慕大哥会答应的。”

    “你们先去,我要回去换身衣服。”

    慕煜城说着就往外走,正要拉开车门坐进去,李茉儿追出来:“我跟你一起去吧,听说你住的地方风景很好,正想去看看呢。”

    慕煜城车子开到星河湾,李茉儿跟着他刚进了电梯,电梯门刚要合上,一个人影闪了进来。

    沈瑾萱自从那一晚被慕煜城激将后,便决定不搬走了,她要如他说的那样,活得问心无愧,做出决定的那一刻,她就想过同一屋檐下两人肯定还会再碰面,只是压根没想过,会碰得如此尴尬。

    她想退出去,却已经来不及了,电梯缓缓上升,气氛突然间说不出的沉闷。

    慕煜城和上次挽着他胳膊的那个女人站在她身后,沈瑾萱拼命的告诉自己:不要在意,不要在意,这个男人已经跟你没关系,所以他和谁在一起都是他的事……

    叮一声,电梯停在六楼,她松了口气,刚要迈步出去,突然听到身后的女人说:“城哥,你待会想吃什么?”

    遥远而熟悉的两个字眼,曾经是她的专属,当从别的女人嘴里说出来,她拼了命的告诉自己不要在意,却还是在意了。

    迈出了电梯,第一步,抬头。第二步,闭眼。这样,眼泪就都流进心里了。

    喜欢过的人,终于,成了别人的风景。仿佛搁放在心底的珍宝,被血液淹没,消失殆尽,来不及伤心,又开始了孤单。

    电梯第二次停在了九楼,慕煜城面无表情的拿钥匙开了门,李茉儿若无其事的跟进去,她环顾一圈,赞叹说:“房子确实不错,下次来的时候,我也不住酒店了。”

    “小茉,以后不要再喊我城哥。”

    慕煜城一句言简意赅的话,凝固了李茉儿脸上的表情,她沉吟片刻,回转身说:“是不要当着那个女人的面喊吧?”

    他未回答,清冷的目光却闪过一丝复杂。

    “真的不认识那个女人吗?”

    李茉儿不仅记忆力强,直觉更是准,从沈瑾萱踏进电梯间的那一瞬间,她便感觉到了身边男人的异样,只打量了几秒,就想起沈瑾萱正是上次在王府饭店门前遇到的那个女人。

    “她是不是就是当年那个晚上,你口中喊着的萱萱?”

    慕煜城垂下眼睑,他不会回答任何人,被他隐藏在心中的爱恋。

    “你今晚话太多了。”

    他漠然的进了卧室,片刻后,换了衣服走出来,拿起车钥匙:“走吧。”

    见此情形,李茉儿已经完全肯定,那个女人就是慕煜城的至爱,意识到这一点,心情蓦然变得很不好。

    重新坐进车里,往目的地行驶,她悠悠的问:“哥,你没把我当亲人看待吧?”

    “谁说的?”

    “我说的,如果你把我当自己的人的话,就不该对我隐瞒的。”

    慕煜城握着方向盘的手加重了力道:“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不想再提。”

    “既然都是过去的事了,为什么还要住到这里?”

    “房子是高宇杰找的。”

    “是他找的不错,可你若不想与她再有交集,发现她也住这里的话,就会换地方的不是吗?”

    慕煜城未回答,她又说:“提都不想提的爱人,更应该不想见才对。”

    李茉儿的话针针见血,直戳慕煜城的痛处,这是他一直刻意回避的问题,明明已经下定决心要忘记那个女人,可是知道她住这里他竟没有一点想要离开的打算,甚至在听到那个女人要搬走后,还言不由衷的用语言激将她留下来。

    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他到底想做什么,她已经过的很好,他为什么还有一种隐隐的期待?

    “其实心里根本忘不了她对吗?”

    “够了。”

    慕煜城突然愠怒的低吼一声:“不要试图了解别人的隐私,这不是你该好奇的事。”

    李茉儿鲜少见他发火,尽管有些不甘心,却还是识趣的闭了嘴。

    到了聚餐的地点,包厢里已经坐满了人,都是为了此次合作从苏黎世带过来的精英人才,大家都在等主角开席,慕煜城与李茉儿一入座,宴席便正式开始了。

    高宇杰坐在慕煜城左侧,李茉儿坐他右侧,因此,高宇杰若与慕煜城有什么语言上的交流,李茉儿自是听的清楚。

    宴席到一半,高宇杰已经喝的醉醺醺,他浑浑噩噩的对身边坐着的男人说:“慕总,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慕煜城撇他一眼,什么也没说,等着他主动说出他的秘密。

    “我见到沈小姐了……”

    李茉儿心咯噔一声,竖起耳朵仔细听着。

    “她没有跟林川住一起,我打听过了……”

    慕煜城的睫毛轻颤了颤,他是不想知道,他若想知道,以他的能力没有不知道的事,这些年,他强忍着不打听她的任何消息,就是怕打听的结果自己接受不了,当初高宇杰说孩子出生时医院的记录里父亲一栏写着林川,他的心就被撕成了两半,此后漫长的五年,他连想一下那个女人的勇气都没有,已经被撕裂的心,再也经不起任何的摧残……

    “所以……你要不要弄清楚,那个孩子……是不是林川的?”

    李茉儿震惊的把视线移向左侧,内心承受着巨大的冲击,难道在王府饭店门前遇到的那个女人拉着的小孩,跟慕煜城有关系?

    她假装镇定,脑子却乱成了麻,开始有些后悔,这次合作来北京是不是失策了?

    慕煜城至始至终未说一句话,若放在平时,倒也没什么奇怪,毕竟一向如此沉默寡言,只是今晚,他没说话,却喝起了酒,五年了啊,自那一晚喝醉后,便再没碰过一滴酒。

    如今重又浇酒浇愁,看的出来,表面上毫不在乎,内心却是动摇了。

    一顿饭吃到晚上十点才结束,席间所有的男人几乎都喝醉了,只有慕煜城稍微还清醒着,但是眼神,却比任何一个醉了酒的人都要空洞和茫然。

    他开了车回星河湾,木然的站在电梯口,站了许久没有走进去,不知道在期待什么,虽然下午已经偶遇了一次,但是不代表每一次他想她的时候,就一定会不期而遇。

    今晚,他是不会再遇见她了。

    浑然的按开了电梯,手指却停在了六楼,那个女人住在哪个楼层他都一清二楚,他有些自嘲,说好不在乎,不知不觉却还是在关注。

    电梯门开了,他迈步出去,不知道她住哪个房间,就算知道也不会去按门铃,哪怕是醉了,他也不允许自己做不该做的举动,更何况,他现在还没醉。

    背靠着墙壁,他闭上眼假寐,只要站一会就好,只要站一会心里就会平静。

    不知站了多久,耳边传来开门的声音,他微微睁开眼,与一双目光相撞,那双目光里布满了惊愕和慌乱,沈瑾萱做梦也没想到,慕煜城会站在这里,她刚想转身退回房间,想到那一晚他挑衅的态度,硬生生的打消了这个念头。

    “你为什么在这里?”

    这是别后重逢,她主动第一次跟他说话,只因为,她想证明自己的问心无愧。

    “可以去你家坐坐吗?”

    慕煜城唇角扬起讽刺的的弧度:“有些事,想跟林川聊聊。”

    “他不住这里。”

    沈瑾萱主动坦白了,心里清楚这种事瞒不了,同一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就算现在不承认,早晚慕煜城还是会发现,与其到时候他质疑她骗他的目的,不如现在大大方方的坦白,最起码,将来他没了质疑的机会。

    “为什么?孩子的爸爸怎么会不住这里?”

    “我还没答应他的求婚,当然要结了婚才能在一起。”

    慕煜城笑笑,目光迷离的说:“你还真是一点也没变,没结婚不能生孩子,没结婚即使有孩子也不能住一起……”

    “除了观念没变,我什么都变了。”

    沈瑾萱不想让他看出她的不安,努力保持着语气的镇定。

    “其实你更想说的是你的心变了对吗?”

    短暂的沉默,她点头:“是。”

    话刚落音,她的手腕便被面前的男人抓住了,他一个旋转,将她按压在墙壁上,近距离凝望着她说:“想要证明一个人的心有没有变,最好的方式,就是……”

    他没有再说下去,而是倾身吻住了她的唇,一阵天眩地转,沈瑾萱瞳孔圆睁,世界仿佛在眼前一点点消失,偶尔会在梦里出现的情景,此刻真真切切的发生在眼前……

    慕煜城一只手抓着她抵在胸前的双手,拉着反剪在身后,手掌贴着她的手背,紧紧压制着,唇上的啃 噬由轻柔渐渐变得狂 野粗暴,舌尖探出,撬开她的牙关便探入她唇内,强势地扫过齿关,含住她无处可躲的舌,似是要将她吞下般,重重地吸 吮、舔舐……

    隔了五年重新亲吻这个女人,他才真正知道,有一种爱它不会因为时间改变,有一种爱它只会越挣扎越深刻。

    原本是想证明她的心有没有变,可是在证明的她的同时,把自己也证明了。

    他还是那么爱她,还是那么迷恋她,还是希望,这个女人能够属于他。

    “萱萱……”

    一声轻柔的呢喃,将沈瑾萱的理智迅速拉了回来,她用力挣扎,想要挣脱他的牵制,可奈何抵不过他的力气,她越是挣扎他越是将她禁锢的紧,一如两人隔了五年的感情。

    情急之下,她狠狠的咬了下去,咬的力道之重,慕煜城的嘴角迅速渗出了鲜红的血,他终于松开了手,眼睁睁的看着她愤怒的转身跑开,砰一声,关了房门,空气中,只剩下他的喘息声。

    沈瑾萱冲进了洗手间,双手颤抖的捂着唇,眼泪大颗大颗的滑落进指缝,嘴里还残留着咸凉的液体,是属于他气息的味道,她没想到他会用这样的方式来验证她的心,比起愤怒,他霸道的行为更令她惊慌,在她走后,那个男人一定想,沈瑾萱,原来你一直都在留恋过去!

    生活不相信眼泪,即使把眼泪流成珍珠,灰暗的生活也不会因此而闪光。

    周四下午,她接到幼儿园老师打来的电话,说弯弯在学校跟同学打架了,当时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女儿上了两年的幼儿园,还从来没发生过这样的事。

    因为临时有个紧急的会议要参加,她便打电话给保姆,让保姆去学校接孩子回家,会议结束后,已经是下班时间,她匆匆忙忙收拾东西准备赶回去,保姆的电话打来了:“沈小姐,弯弯不见了!!”

    “什么?”她大惊失色:“怎么会不见了?”

    “我原本带着她准备直接回家,后来经过市场就想着顺便买点菜回去,结果付钱的时候,她一眨眼就不在身后了。”

    保姆吓得声音发颤,几乎要哭出声,沈瑾萱心瞬间揪到了一起,挂了电话就赶紧跑出去四处寻找。

    她一直找到了天黑,也没有找到弯弯,顿时整个人陷入了恐惧和担忧中,打了电话给林川,他火速赶来,两人开着车继续寻找……

    “什么时候报的警?”

    “一个小时前。”

    沈瑾萱的眼圈红肿,显然哭了很久,林川安慰她:“别担心,弯弯是懂事的孩子,不会走太远的,你们又没得罪什么人。”

    “她从来不会这样的。”

    林川蹙眉:“为什么跟同学打架?”

    沈瑾萱别过头,泪水再次涌出眼眶,能让弯弯愤怒的理由就只有一个,取笑她是没有爸爸的孩子。

    以前,也有同学取笑她,可是弯弯却都忍了,这一次会忍不住,一定是取笑她的同学太过分,否则她是不会让爱她的妈妈如此担心。

    北京的街头即使晚上也是车水马龙,还是这么冷的天气,一个小孩子能往哪里去?想到这一点,沈瑾萱的心如刀绞,她从来没有后悔当初为了留住这个孩子放弃慕煜城,却在此刻,第一次后悔生了弯弯,不能给她完整的家,不能给她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也许,真的是不该让她来到这个世上,小小年纪就尝尽人间冷暖。

    ……

    慕煜城今晚请了一些地方官员吃饭,准备在这里发展,有些该疏通的关系自然是要疏通。

    饭局结束已经是十一点,他开着车往住的地方行驶,途经一片森林公园,视线不经意的睨见一抹小小的身影。

    这么晚一个孩子徘徊在公园门前,他不禁多看了两眼,却是越看越觉得这孩子面熟的很,于是停了车,推开车门走到那孩子面前,轻声问一句:“迷路了吗?”

    孩子缓缓抬眸,慕煜城目光闪过一丝诧异,竟是沈瑾萱的女儿,更令他诧异的是,孩子的脸上有多处擦伤。

    “你这是怎么了?”

    他蹲下身询问,沈弯弯直勾勾的盯着他,半响来一句:“我不想跟你说话。”

    “为什么不想跟我说话?”

    “因为你是坏人。”

    “坏人?”他挑眉:“我脸上写了坏字吗?”

    沈弯弯不理睬他,他不死心的问:“我怎么得罪你了?”

    “你没得罪我,你得罪我妈妈了,我妈妈每次见到你就会哭!”

    慕煜城怔了怔,心里突然间像打翻了五味瓶,什么滋味都有。

    “你妈妈呢?怎么你一个人在这里?”

    她不说话。

    “脸上的伤哪来的?该不是跟同学们打架了吧?”

    她还是不说话。

    慕煜城叹口气,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到孩子身上:“这么冷,别站在这里了,我送你回家。”

    “我不要回家!”

    沈弯弯惊慌的后退,小小的身体在颤抖,眼眶里蓄满了晶莹的泪水。

    “告诉叔叔,发生了什么事?”

    “我不想说。”她开始小声抽泣。

    “是因为认定我是坏人吗?”慕煜城安抚:“坏人是分两种的,一种是邪恶的坏人,一种是正义的坏人,叔叔属于第二种,所以你若受了什么委屈可以尽管告诉我,正义的坏叔叔会替你打抱不平的。”

    沈弯弯质疑的打量他几眼,终于忍不住哇一声嚎啕大哭,边哭边说:“我跟同学打架了,我不敢回家,妈妈一定会生气的,我不想惹妈妈生气……”

    “既然不想惹妈妈生气,为什么还要跟同学打架?”

    “她们骂我是没有爸爸的野孩子……”

    慕煜城震惊的瞪大眼,半响才问:“你不知道你爸爸是谁吗?”

    “我不知道……”沈弯弯哭的很伤心:“其实我非常好奇我的爸爸是谁,但怕妈妈会难过,所以一直忍着不敢问。”

    慕煜城的心突然间说不出的难过,嗓子里像是有什么东西梗住了一样,咽不下吐不出,他的眼圈红了红,声音沙哑的说:“你这样不回家,没想过你妈妈会有多担心吗?”

    “想过。”

    “那就跟叔叔回家吧,跟妈妈认错,妈妈会原谅你的。”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可以在瞬间讨厌一个人,也可以在瞬间就消除对他的讨厌,沈弯弯点点头:“好。”答应了跟他回去。

    把她抱上车,替她系安全带的时候听到她肚子里传来一阵咕噜声,他问:“没吃饭吗?”

    “恩……”

    慕煜城发动引擎:“想吃什么?”

    “你要请我吃饭吗?”

    “是的。”

    “我想吃肯德基。”

    “好。”

    他把车子开到了一家KFC,然后牵着她的手走进去,找了处位子坐下来,叮嘱她:“叔叔去帮你买,坐这里不要动。”

    “好的。”沈弯弯吸了吸鼻子,乖巧的点头。

    慕煜城活了三十几年,头一回进这种店,他排队的时候,不时的回头凝视沈弯弯,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替这个孩子做这些?这是他深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生的孩子不是吗?他应该袖手旁观才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做一些孩子父亲才会做的事。

    孩子父亲……

    当脑中闪过这几个字眼,他再看沈弯弯,竟是越看越觉得那个孩子长的像他,他瞬间陷入了茫然和混乱的状态,以至于身后的人提醒了三遍,他才从茫然中清醒过来。

    沈弯弯看着他端过来的食物,惊喜的赞叹:“哇,叔叔你好棒哦,我都没有告诉你我喜欢吃什么,可是你买的却都是我喜欢吃的。”

    他宠溺的笑笑,揉揉她的额头:“快吃吧。”

    沈弯弯吃着吃着觉得不对劲了,诺诺的抬眸问:“为什么要一直盯着我看?”

    “哦,觉得你长的很可爱。”

    “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

    慕煜城笑了:“你妈妈很了不起,生了你这么会说话又懂事的女儿。”

    “那是遗传了我爸爸。”

    “你怎么知道?”

    沈弯弯黯然的低下头,轻轻的说:“因为妈妈总会说:哎哟,你就跟你爸爸一个样子,那么聪明,那么善良,妈妈好爱你喔。”

    慕煜城的表情蓦然僵硬了,他盯着对面孩子,突然间说不出话来。

    “不过那都是妈妈特别特别高兴的时候才会说,平时她很少提爸爸,提了她会难过,我也会难过……”

    慕煜城深吸一口气,把头扭到一边,眼中一道水光若隐若现。

    “叔叔,你问了我这么多问题,我可以问你一个吗?”

    “恩,可以。”

    再次睨向孩子,他的眼中多了一层温柔。

    “你为什么要欺负我妈妈?”

    “我没有欺负她。”

    “那为什么她每次看到你就会哭?”

    慕煜城语结了,不知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不能如实说,也不能撒谎,见他为难,沈弯弯郁闷的叹口气,从书包里拿出一本画册:“我把我画的所有的画都送给你,你可以答应我以后不欺负我妈妈了吗?”

    见慕煜城还是不回答,她急了:“不然你改欺负我也可以啊?”

    “好吧……”

    他笑着答应了,那笑容竟是无比的苦涩。

    看着时间越来越晚,他让沈弯弯没吃完的打包带回家吃,因为没有沈瑾萱的联系方式,自然也无法通知她孩子跟他在一起。

    回了星河湾,按了半天门铃无人应,他说:“看来你妈妈还在外面找你。”

    “那怎么办?”

    “我给你妈妈留个纸条?”

    他从沈弯弯书包里的拿出纸和笔,龙飞凤舞的写下一句:“孩子在我家,903室。”

    写完了把纸卷起来塞到门把上,低头说:“先去叔叔家待一会吧。”

    “好的。”

    沈弯弯跟着慕煜城去了九楼,进了他的房间,她打量一圈问:“叔叔也是租的房子吗?”

    “买的,怎么了?”

    “那要很多钱吧?”

    “不要很多钱,你们家不也是住这里吗?”

    “可我们家是租的呀……”

    慕煜城眉头轻蹙,微微叹息说:“跟妈妈一定吃了很多苦头吧?”

    “我没吃什么苦头,妈妈吃的苦头比较多,她说要让我和别的小朋友一样幸福,所以她很辛苦的工作,把最好的都留给我。”

    “你认识林川吗?”

    “认识啊,林川叔叔我怎么会不认识。”

    “那他没帮过你们吗?”

    “帮过啊,他是对我们最好的人,只是我妈妈好像不太喜欢他……”

    沈弯弯说着说着两个眼皮就开始打架了,慕煜城见她困了,便让她躺到沙发上,轻拍着她的背。

    “你好像爸爸哦……”

    他怔了怔,问:“为什么?”

    “因为在我的梦里,很多次爸爸就是这样哄我睡觉的……”

    心,再一次受到了剧烈的冲击。

    凌晨十二点了,沈瑾萱还是没找到女儿,她的双眼已经肿的不像样子,林川突然说:“会不会在慕煜城那里?”

    她摇摇头,也曾有过这个念头,但认为不可能:“他不是这样的人。”

    “那可不一定,孩子的事他不可能一点不好奇。”

    “你的意思,他难道会带弯弯去做DNA鉴定吗?”

    “很有可能。”

    “送我回家。”

    原本她是极力说服自己不要把弯弯失踪的事跟慕煜城扯上关系,可是眼下,她实在想不出孩子能去哪,她在北京没得罪过任何人,绑架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最重要的是,弯弯向来很懂事,绝不会做出这般让她担心的行为。

    林川把她送回了星河湾,想陪她一起进去,却被她拒绝了好意:“打扰了这么久已经很抱歉,你先回去休息吧。”

    林川知道她不喜欢他坚持,所以便答应:“好,如果弯弯找到了,记得给我打个电话。”

    “恩。”

    她风尘仆仆的道了句再见,便直接乘电梯回了家,也许弯弯回来了也不一定,到了家门口,看到门外没人,她失落至极,正要转身准备去九楼时,撇见门上塞了张白纸,她赶紧拿过来一看,瞬间,变了脸色……

    孩子竟然真的被慕煜城带走了,她捂着胸口,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如果他带孩子去做了DNA,那么接下来,她最担心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发了疯一样的奔回电梯,用力的按了九楼,电梯停下来,她闭上眼,作个深呼吸,砰砰砰的敲响了903的房门,明明有门铃,却因为内心极度的恐慌而遗忘。

    门开了,她一眼撇见沙发上沉睡的女儿,没等慕煜城开口,啪……一记重重的耳光打在了他的脸颊。

    她奔进客厅,抱起女儿就走,胳膊却被慕煜城拉住,回头狠狠的瞪他一眼,不给他任何说话的机会,头也不回的离去。

    回了家,她摇醒了熟睡的女儿,愤怒的质问:“为什么在那个人的家里?”

    沈弯弯被母亲激动的情绪吓的瑟瑟发抖,哽咽着回答:“我不敢回家……”

    “不敢回家就要去他家吗?他对你做了什么?”

    “他带我去吃了肯德基……”

    “还有呢?”

    “没有了,吃完了我们就回家了。”

    她努力平复情绪:“有没有带你去医院或者给你抽血什么的?”

    沈弯弯摇头:“没有。”

    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但却依旧很恐慌:“那你怎么会跟他在一起?”

    “我在学校跟同学打了架,怕回家惹妈妈生气,所以就偷偷的逃跑了……”

    沈弯弯把接下来遇到慕煜城的经过详细的跟母亲说了一遍,沈瑾萱听完,陷入了茫然和更深的恐慌之中,茫然是因为她误会了慕煜城,恐慌则是因为弯弯已经坦承,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

    精明如他,听了弯弯这样的话,一定会开始质疑孩子跟他有没有关系,她能清楚的感觉到真相即将浮出水面,可是却无力去改变什么。

    心中那无助的感觉像绳子一样勒住了她的脖子,让她喘不过气,她没办法失去弯弯,更没办法再与那个男人在一起……

    “把手伸出来。”

    “妈妈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会离家出走了……”

    “伸出来。”

    沈瑾萱厉声命令。

    沈弯弯怯怯的伸出白嫩的手掌,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嘀咕一声:“没有爸爸的孩子好可怜……”

    然而,这次她失算了,这句平时最管用的话,今天不仅不管用,反而成了挨打的主要原因。

    啪,沈瑾萱一巴掌狠狠的拍下去,沈弯弯拧紧了眉头,忍着没哭。

    这是第一次挨母亲的打,以前虽然也有类似的惩罚,却是从没如此用力过,顶多只是吓唬吓唬她,但是今天弯弯知道,妈妈真的生气了。

    啪,又是一巴掌落下去,沈瑾萱自己的手心都打的火辣辣,女儿终于哭了,一边哭一边道歉:“对不起妈妈,我以为会听话,对不起妈妈,我以为会听话……”

    沈瑾萱起身奔进洗手间,拿着毛巾捂着嘴痛哭起来,俗话说手心手背都是肉,打在女儿的手上,痛的自是她的心里。

    只要一想到可能会失去女儿,想到那些豪门家庭为了争夺孩子的抚养权不择手段,她就连死的心都有了,这么些年,支撑着她挺过来的,不是心中残存的爱恋,而是属于他和她共同的血脉……

    五年,一千八百二十五个日日夜夜,无论是遇到再大的难关,再辛苦再孤单,只要想到还有一个眉宇像他的孩子,她就觉得有了无穷的动力,千里之外终究只是一段距离,但在她的眼中却并不遥远,她心中与他的距离永远是零。

    咚咚,洗手间的门被轻轻的敲响,门外传来女儿的声音:“妈妈,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其实到现在,沈弯弯都以为,母亲是因为她离家出走才伤心难过,孩子是不可能明白大人之间的微妙关系,以及复杂的感情世界。

    她开了门出去,两个眼圈红红的,抓起女儿的手,轻揉了几下说:“弯弯,以后不要再与那个叔叔说话,知道吗?”

    “知道了。”

    她似懂非懂的点头。

    “无论他要带你去哪里,都不可以答应知道吗?”

    “知道了。”

    “也不要再回答他的任何问题,知道吗?”

    “知道了。”

    无论沈瑾萱说什么,沈弯弯都点头答应,年纪虽小,却也知道她是与母亲相依为命,只有母亲才是真的为她好。

    再次遇见慕煜城,是在三天后的晚上,他站在电梯口,不知是巧遇,还是他专程在等她。

    沈瑾萱平静的走过去,表面上是平静,心里其实一点也不平静,她能感觉的出来,慕煜城不会轻易的放她上楼。

    果然,“我们谈谈吧。”他提议。

    “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

    沈瑾萱按开电梯,竟料之中的他阻止了,“我不介意跟你在这里耗下去。”

    “你让开。”

    她愠怒的瞪着他,却坚持不了三秒就移开了视线,是她的错觉吗?竟在他的眼中看到了那久违的温柔。

    “孩子到底是谁的?”

    “已经回答过的问题我不想再重复。”

    “林川是吗?既然是林川的为什么孩子自己却不知道?”

    沈瑾萱镇定的回答:“孩子还小,我跟林川毕竟不是因为相爱才有了她,所以没必要让她知道。”

    “看来这台词你早就想好了。”

    慕煜城一针见血,她矢口否认:“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事实上,这台词确实是三天前就想好的,因为她知道慕煜城一定会问她。

    “我如果想知道答案,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了吗?”

    呵,她冷笑一声:“你不是说孩子的父亲是谁你根本不感兴趣吗?是我听错了,还是你太善变?”

    “之前是不感兴趣,可是现在,我突然又感兴趣了。”

    “你感兴趣也跟你没关系,孩子不是你的。”

    慕煜城向她逼近,直视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你-确-定?”

    “是的,我确定。”

    “好,我一定会查清楚,五年前林川发给你的邮件我到现在都忘不了,如果那个孩子不是他的,新仇旧恨一起算,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慕煜城说完,并没有进电梯,而是朝公寓外走去,沈瑾萱愤怒的吼一声:“为什么拿林川开刀?”

    “因为是他毁了这一切。”

    他的身影渐行渐远,沈瑾萱无力的靠在电梯口,喃喃自语:毁了这一切的不是他一个人,你也有份,如果当年你能像现在这样有心知道真相,我们怎么会走到这一步?

    慕煜城向来说到做到,所以他丢下狠话后,沈瑾萱便每天过的提心吊胆如履薄冰。

    她很怕林川或者公司会出事,因为只要出了事,就说明慕煜城已经知道了真相。

    在忐忑中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她在后来的半个月里,再没遇到过慕煜城,如果不是偶尔看到他的车停在外面,她会以为他已经回了苏黎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