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128 与尔偕老,老死我愿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某天中午在餐厅吃饭时,她听到隔壁桌企划部的员工在议论总经理,因为声音太小听不清楚,但是她知道是跟总经理有关。

    于是佯装随意的坐过去问:“你们刚才说总经理怎么了?”

    “听说被黑社会的人打了……”

    黑社会?她脑子轰一声,后面说什么一句也听不进了。

    浑浑噩噩的出了餐厅,立马拿出手机拨打林川的电话,却提示关机,她顿时忧虑的一点工作的心思也没了,拿起包就奔出了公司,去了林川的住处。

    林川是一个人住,她按了半天门铃,门才打开,开门的是家佣,她礼貌的询问:“你找谁?”

    “请问林川在吗?”见家佣一脸茫然,马上改口:“霍凌东在吗?”

    “你是霍先生的?”

    “我是她的员工,听说他受伤了,过来看看他。”

    沈瑾萱知道林川住这里,却是从来没来过,自然家佣对她是陌生的。

    “霍先生不在家,他还在医院。”

    “哪家医院。”

    “人民医院。”

    “好,谢谢……”

    她火速赶到了人民医院,见到林川那一刻,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林川伤的很重,身上多处骨折,头上绑着绷带,这让沈瑾萱想起了当初的小刀,眼眶一下子湿润了……

    “我还没死呢,现在哭会不会太早了。”

    林川睁开眼,见到沈瑾萱,眼中流露出了惊喜之色。

    “你怎么会得罪黑社会的人?”

    尽管心中清楚原因,却还是不自觉的问出口,希望只是误会,不是她心中想的样子。

    “我也很想知道原因……”

    林川郁闷的挪了挪身子,一双剑眉因为疼痛紧紧的拧在了一起。

    “你是怎么知道的?”

    “中午吃饭时听公司里的人说的。”

    他苦涩的笑笑:“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报警了吗?”

    “算了,别看是在天朝眼皮底下,黑社会其实比哪个地方都猖獗,越是危险的地方越是安全,那些人比吃皇粮的人更懂这个道理。”

    “那就自认倒霉了吗?你就不怕以后他们再找上你?”

    林川意味深长的睨向她,期待的问:“我可以理解成你很关心我吗?”

    沈瑾萱无言以对,要她怎么说,这一切都跟慕煜城脱不了关系?

    她坐了一会便起身离开了医院,走在热闹的大街上,就像走在人生的十字路口,迷茫的不知该选择哪个方向,她很想找到慕煜城问一问,林川的事是不是他所为,可是想归想,想不代表她一定会这么做,五年的时间,岁月像一把杀猪刀,无情的改变了她,她再不是以前那个莽莽撞撞的她,现在的她,学会了忍耐,学会了静观其变,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自乱了阵脚。

    此后又过了一周,林川已经出院在家修养,沈瑾萱悬着的心刚准备暂时落下,另一件意外又发生了。

    这一次,目标指向了宏硕集团。

    半年前设计的新品服装正投入生产,另一家服饰公司却先他们一步上市,无论是质地还是款式都与他们设计的一模一样,公司一下子陷入了空前绝后的混乱,这竟味着他们工厂里生产出来的服装全部成了报废品,一件也不能外流出去,否则就成了剽窃别人的设计。

    当林川拖着未痊愈的身体赶到公司召开紧急会议商量解决对策时,沈瑾萱心里充满了负疚感,她就是这样一个人,哪怕天下负了她,她也不能负了天下人。

    当天晚上,她犹豫了很久,上了九楼,敲开了慕煜城的房门。

    门开了,一阵浓郁的酒味扑面而来,她定了定神,说:“如果你现在意识不清醒,那我改天再来找你。”

    刚一转身,胳膊被门里的人拉住,她听到他充满磁性的嗓音:“我没醉。”

    慕煜城稍一用力,就把她拉进了房间,然后关上了房门。

    “如果你是为了林川来找我,我绝饶不了你。”

    他用双臂将她圈在门上,目光幽深而灼热的望着她。

    “很遗憾,我就是为了他而来。”

    “来干什么?求情?赎罪?”

    “我与你之间的恩怨我们之间解决,不要再伤害无辜的人。”

    “他无辜吗?”慕煜城突然吼一声:“除了那个孩子,没有一个人无辜,包括我自己!”

    “那你到底想要怎样?你打了林川就算了,为什么还要让我们公司的设计图泄露出去,让大家辛辛苦苦努力半年的功劳全都白费了?!”

    “如果林川连这点小事都解决不了,那他就不配做一个公司的执行者。”

    “那请你告诉我,你做这些的理由是什么?”

    其实,沈瑾萱真正的关心的,是慕煜城是不是已经确定了什么。

    “理由很简单,林川整天围在你身边,让我很不爽。”

    “就只是这样吗?”

    “你想知道我是不是已经查过那个孩子?我坦白告诉你,我对付林川就是查的一种方式,如果那个孩子跟他有关系,你一定会为了他来找我,真是寒心啊,你还真来了……”

    沈瑾萱将错就错:“那你要怎样才肯放过他?”

    慕煜城讽刺的笑笑,眼神突然变得高深莫测,深沉到她竟是一点也猜不透他的心思了。

    他一步步向她逼近,在她脑中短暂性出现空白时,只听他俯耳说一句:“想让我放过他,今晚你就留下来……”

    今晚留下来……沈瑾萱没想到慕煜城会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她整个人陷入了震惊之中,还没反应过来,慕煜城已经拦腰将她抱进了卧室。

    直到他将她放倒在床上,吻如雨点般落下时,她才幡然醒悟,奋力的想要推开他,却已经晚了……

    “别动,否则我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他一句似真似假的话,震慑住了身下的女人,“是不是我答应你,你就真的会信守承诺?”

    “是。”

    “好……”

    她缓缓闭上了眼,明知道就算她不答应,慕煜城今夜也不会放她离开,索性妥协,还可以打击这个男人的自尊心。

    事实上,她猜对了,慕煜城原本以为她会拼了命的反抗,却没想到,她如此轻易就答应了,一想到她可以为了林川牺牲到这种地方,他愤怒了,眼里,心里,脑子里,瞬间燃起了熊熊烈火。

    火烧得他恨不得抱着这个他爱到骨子里的女人一起化为灰烬……

    他的心在滴血,到底有多思念她,有多爱她,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了,因为这五年,他不去想爱情,爱情从她离开后,就成了带毒的罂粟,一旦触碰,就再难戒掉。

    沈瑾萱的衣服不是被慕煜城脱下来的,而是被扯下来的,除了厚实的外衣完好无损外,里面的衣服被撕的惨不忍睹,这是一个男人爱恨两难的愤怒。

    她还是记忆里的她,触碰她时,有一种连他自己都觉察不出的颤抖,他双眼迷离的分不清此刻是现实还是梦境,

    如果是梦境,他希望永远都不要醒来,这样,这个女人就会永远留在他的身边……

    醒来时,已经是凌晨四点半,窗外还是暗黑一片,床头边开着一扇小灯,散发着微弱的橙黄色光线。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竟喜欢开着灯睡觉了?如果她没有记错,他是不喜欢睡眠时有任何光线照射的。

    轻轻的掀开被子,她捡起地上没有撕破的衣服穿到身上,然后关了台灯,在黑暗中摸索着往门的方向移动。

    “又要像当初那样,悄无声息的离开吗?”

    突然,身后传来磁性中略带沙哑的质问声,她没有回头,伫在黑暗中淡淡的回一句:“我离开,有我离开的理由。”

    “这应该是我曾经跟你说过的话吧?你既然还记得这句话的上半句,那应该也记得这句话的下半句。”

    她当然记得,她怎么可能不记得。

    “如果你说你还爱着我,我会告诉你,我一直在等你。”

    慕煜城话刚落音,就听到了她冰冷的回复:“我已经不爱你,所以今晚,是五年后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身后没有了声音,只有一股寒气向她逼近,她作个深呼吸:“记住你的承诺,不要再因为我们之间的恩怨,迁怒于他人。”

    “就非要这么袒护他吗?”

    “如果你这么认为,我无所谓。”

    她头也不回的开了门出去,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林川欠她的,她从不曾原谅,但是仇归仇,恩归恩,在她最困难的时候,是他伸出了援手,这一点,她不会忘记。

    回了家,进女儿的房间站了一会,然后退出来,走进了浴室,下身还有点痛,她要洗掉属于他的气息,不要留下他的气息来混淆她的意识。

    ——

    慕煜城一整天脸色阴霾,高宇杰忍了一上午不敢问,到了下午,终于忍不住询问:“见过沈小姐了?”

    他迟疑了一下,点头:“恩。”

    “她怎么说?有没有告诉你孩子是谁的?”

    “林川。”

    高宇杰蹙眉:“你相信了?”

    “不相信。”

    “那你准备怎么办?”

    “就是不知道怎么办,所以才会苦恼。”

    慕煜城轻声叹息,他的直觉告诉他,那个孩子跟他百分之八十有关系,只可惜她不承认。

    “这有什么好苦恼的,把那孩子带去做个DNA不就什么都清楚了。”

    “不行,这样会伤了她的心。”

    高宇杰诧异的瞪大眼,小声嘀咕:“伤的还少么……”

    以为只是发句牢骚,却不想还是被面前的男人听到了:“就是因为伤的太多,所以,不想再伤害她了。”

    昨晚,她离开后,他坐在黑暗中想了很久,抽掉了整整一包烟,过去男人的自尊在经历五年的时光磨合后,终于明白,其实比起失去她,没有什么他不能承受。

    “带孩子做DNA确实挺伤情,但是这是唯一的方法,你不要指望她会主动告诉你,她不会告诉你的,如果她想告诉你,早就告诉你了,而不是等到今天。”

    晚上慕煜城回星河湾,很意外的在小区门前又遇到了沈瑾萱的女儿,他坐在车里,静静的凝望着她,想着高宇杰提的建议,陷入了挣扎和矛盾之中。

    挣扎了好一会,最终决定不采纳他的建议,他想到了五年前沈瑾萱为了求他接纳孩子时流露出痛苦的眼神,他实在不忍心,再伤她一次。

    推开车门下了车,他径直走到沈弯弯面前,蹲下身询问:“又离家出走了吗?”

    小布点抬起头,看清面前的人后,什么也没说,又把头低下了。

    她就坐在小区的草坪上,两只手抱着弯曲的膝盖,粉嫩的小脸埋在膝盖中间,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像是有什么心事。

    “不认识我了吗?我可是请你吃过肯德基哦?”

    她还是不说话,慕煜城眸光一转,故意叹口气说:“哎,现在幼儿园老师把小朋友教的都翻脸不认人了……”

    这一招果然管用,沈弯弯仰起下巴,气鼓鼓的说:“不管我们老师的事,是我妈妈不让我跟你说话。”

    “你妈妈为什么不让你跟我说话?”

    “我哪知道,这是你们大人之间的问题。”

    慕煜城笑笑:“那你坐这里干什么?你妈妈呢?”

    “我妈妈有事出去了,我在这里等她回来。”

    “她把你一个人丢在家?”

    “今天是特殊情况,保姆阿姨回家了,所以我就一个人了。”

    “那吃饭了吗?”

    “还没有,妈妈说她一会回来带我出去吃。”

    慕煜城心疼的站起身:“走,叔叔带你去。”

    “不行,我已经跟你说话了,如果再跟你出去吃饭的话,被我妈妈知道我就死定了……”

    “没关系,吃完了饭我送你回家,我有办法让你妈妈不生你的气。”

    “什么办法呀?”

    他想了想:“就说我绑架你好了?反正你妈妈对我印象本来就不好。”

    沈弯弯心动了,关键,她现在真的很饿。

    “哎好吧,其实真想有骨气一点,可惜我的肚子不争气……”

    慕煜城被她童言无忌的话逗得笑了,拉着她的手上了车,开到了一家西餐厅。

    “妈妈没带你来过这里吗?”

    见她睁着好奇的大眼睛四处张望,就猜想是第一次来。

    “嗯没有,妈妈说中国的食物比外国人有营养,她希望我长得壮壮的。”

    “可是你看起来好像也不是很壮?”甚至可以说是瘦小。

    “因为我身体不好呀,妈妈最怕的就是我生病,只要我一生病她就吃不下睡不着。”

    慕煜城心里顿时很不是滋味。

    点了一桌美食,他陪着沈弯弯一起吃,吃到一半时,竟味深长的问一句:“你讨厌叔叔吗?”

    “以前讨厌。”

    “现在呢?”

    “不讨厌了。”

    “为什么?”

    “因为你总是在我肚子最饿的时候就出现了。”

    呵呵,慕煜城忍不住轻笑,无可否认,这是个非常可爱率真的孩子。

    “不过我觉得很惭愧。”

    “惭愧什么?”

    “觉得很对不起我妈妈,我妈妈那么喜欢我,可是我却喜欢妈妈不喜欢的人,林川叔叔是,你也是。”

    沈弯弯双手托腮:“真是苦恼……”

    “其实你妈妈不是一直不喜欢我,她以前是喜欢叔叔的……”

    “真的吗?那你们认识很久了吗?”

    “恩,认识的时候还没有你。”

    “真的吗?那你知道我爸爸是谁吗?”

    慕煜城顿时哑然,面对弯弯期待的目光,他用了很大的气力,才艰难的说出一句:“不知道……”

    沈弯弯立马焉了,耷拉着脑袋嘟嚷:“看来只有我妈妈知道了,可是我又不敢问。”

    “你很想知道爸爸是谁吗?”

    “是啊。”

    “为什么那么想知道?”

    “我外公外婆不要我妈妈了,我想找到爸爸问一下,为什么连他也不要……”

    慕煜城的眼圈蓦然红了,他的心像被千斤大石压住了一样,沉的喘不了气。

    “上次妈妈说带我去外婆家,我真的很开心,可是没想到后来却吵起来了,外公外婆把我妈妈赶了出来,那天晚上下了很大的雨,我妈妈就抱着我跪在外婆家门外,可是外婆他们就是不肯开门,后来林川叔叔来了,把我和妈妈带走了……”

    虽然弯弯没说具体原因,慕煜城却是心知肚明,他的视线飘向窗外,很远很远。

    出了西餐厅,他拉着弯弯的手说:“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叔叔买给你。”

    “其实我刚才想说,西餐真的太好吃了,能不能给我妈妈打包一份……”

    慕煜城苦涩的笑笑:“你妈妈不会吃的,她不会吃叔叔买给她的东西。”

    想到那个女人的倔强,他心里愈发不是滋味。

    “那好吧,我们回家吧,妈妈回来找不到我又该担心了。”

    “没有想要的礼物吗?”

    “有,但是比起被扔进垃圾筒,我情愿让它躺在商店里。”

    沈弯弯郁闷的叹口气,如果妈妈看她接受坏人叔叔的礼物,她的下场应该会更惨吧……

    慕煜城神情黯然的点头:“那上车吧,我带你回家。”

    装作中,他发现沈弯弯一直在扭动身体,似乎很难受。

    “怎么了?”他关切的问。

    “我身上好痒。”

    “怎么会痒呢?”

    他把车停到路边,解下她的安全带,问:“哪里痒?”

    “脖子痒的最厉害……”

    慕煜城让她抬高下巴,把她的衣领往下拉了拉,看到她脖子上起了一层红疙瘩,问:“你是不是对什么过敏?”

    “我不知道……”

    他又凑近仔细看了看,无意中,竟看到了弯弯脖子里挂着一件眼熟的饰品,拉出来一看,他的身体僵硬了,那饰品竟是当年他送给沈瑾萱的锁心链。

    沈弯弯见他盯着她的项链陷入沉思,笃定的说:“不是这个引起来的啦,这个链子我从生下来就一直带着了。”

    他回过神,把项链又重新塞进弯弯的衣服里,猛得发动引擎,把车子开到了附近的医院。

    孩子做检查的时候,他就站在医院走廊的窗前,凝望着窗外的夜色,心一直痛一直痛。

    有些东西,即使你不去刻意了解,它还是会自动还原真相。

    医生走出来,刚要开口,被他打断:“她是不是对沙拉酱过敏?”

    医生怔了怔,点头:“是的,既然知道孩子对这个过敏,怎么还不当心点。”

    慕煜城半天没说话,胸腔里什么东西正在坠落,砰一声,掉进了万丈深渊。

    之前他只是怀疑,现在,他已经完全肯定,即使,没有做DNA。

    因为,他本身也是一个对沙拉酱过敏的人。

    “已经给孩子挂了水,你去看看吧。”

    医生摇头叹息的离开了,慕煜城伫在原地,半天挪不动步伐,不是不想去看那个孩子,而是,太有愧于她。

    五年,他都错过了什么……

    宏硕集团设计图泄露,导致公司一团乱,沈瑾萱晚上接到林川的电话,去公司核算了紧急帐务,结束工作后,便马不停蹄的赶回了家。

    到家后才发现弯弯又不见了,她屋里屋外找了个遍,第一反应就是去九楼找慕煜城,按了半天门铃无人应,她顿时慌了,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那个号码是五年前就存进去的,只是五年来她却一次也没有拨出去过。

    此刻,要不是万不得已,她是绝不会打慕煜城的电话。

    “喂?”

    低沉的声音,虽然前两天他们才见过面,甚至还身体交融过,可这会听来却遥远的像是从天边而来,他们有多久,没有在电话里说过话了。

    “我女儿是不是又被你带走了?”

    她冷冷的质问,不难听出,语气相当气愤。

    “在儿童医院,她过敏了。”

    慕煜城话刚落音,沈瑾萱便挂断了电话,又急又慌的赶了过去。

    到了医院,尽管一路上告诫自己不要乱了阵脚,可是一见到慕煜城,她还是激动的控制不住情绪,歇斯底里的吼一声:“你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总是接近我女儿?”

    床上躺着的沈弯弯吓了一跳,虽然愧疚没听妈妈的话,可是也不后悔跟坏人叔叔一起吃饭,她诺诺的指了指盐水瓶:“妈妈,水没了。”

    沈瑾萱怨恨的瞪了一眼面前的男人,转过身叫来护士替女儿拨了针,她替弯弯穿好鞋子,拉着她就往病房外走去,虽然有很多话想要质问慕煜城,可是在女儿面前,到底还是忍住了。

    “妈妈,我们可以坐叔叔的车回去吗?”

    沈瑾萱站在医院大门外拦车,沈弯弯小心翼翼的征询,身后不远处,慕煜城正深深的凝望着她们母女俩,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沉痛和黯然。

    听了女儿的话,她目光如矩的低头撇她一眼,沈弯弯缄口不语了……

    到家后,弯弯很自觉的把手伸出来,等着挨打。

    只是这次,母亲没有打她,而是当着她的面,毫无顾忌的哭了,看到母亲流泪,沈弯弯心里很难过,她抱住母亲的脖子上说:“妈妈,你打我吧,我又不乖了……”

    “是不是我打你,下次见到那个叔叔,你就不会再跟他说话了?”

    意料之中的,女儿没有保证什么。

    “你喜欢他是吗?”

    “是的……”弯弯诺诺的点头。

    “为什么喜欢他?之前不是说他是坏人吗?”

    “他很像爸爸,我吃东西的时候,他看着我的眼神和妈妈看着我的眼神是一样的,我已经很努力的不想跟他说话了,可是他主动跟我说话的时候,我怎么忍也忍不住不理他。”

    空气死一般的寂静,长长的静默之后,她说一句:“知道了。”便什么也不说,转身进了洗手间。

    蹲在浴室的地板上,眼泪顺着脸颊直线下滑,难道这就是血浓于水的亲情吗?林川陪了弯弯五年,她也只是喜欢他,却从没说过他像爸爸,而慕煜城才出现短短的一个月,弯弯就觉得他像爸爸,甚至为了他,连她的话都不听了,这让沈瑾萱很心痛,也无无助,她突然不知该怎么办了……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她撇了眼号码,犹豫了数秒,按下接听,却没有说话,等着对方先开口。

    “到我家来一下,我们谈谈吧。”

    她啪一声挂了电话,闭上眼,单手抵着额头,陷入了痛苦之中,不用想也知道慕煜城要跟她谈什么,现在除了孩子这个话题,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谈的了。

    慕煜城等了很长时间没见她过来,便又打了个电话:“是要我过去吗?”

    沈瑾萱知道今晚是逃避不了了,她拿毛巾洗了把脸,出了浴室对正在看动画片的女儿说:“弯弯,叔叔找妈妈有点事,我过去一下,你不要再乱跑了。”

    “好的,我不会再让妈妈担心了。”

    沈弯弯懂事的点头,眼中还残留着对母亲的歉意。

    乘电梯上了九楼,他的房门是敞开的,她走进去,站在他身后问:“谈什么?”

    慕煜城缓缓转过身:“你早就知道弯弯对沙拉酱过敏,所以才骗她中餐比西餐有营养的是吗?”

    沈瑾萱的心咯噔一声:“那是我的事,跟你没关系。”

    “真的跟我没关系吗?你比谁都清楚,我也对沙拉酱过敏。”

    “那是你的事,跟我也没关系,这个世界上多的是对沙拉酱过敏的人,不要以为一次巧合就浮想联翩。”

    “是吗?”

    慕煜城向她走近:“那锁心链呢?我送给你的锁心链,带在你女儿的脖子上,你怎么解释?”

    “我不需要解释什么,送给我的东西那便是我的,我扔了或者送给别人随我乐意,如果你现在反悔了,想要回去那也不是不可以,我明天取下来还你便是。”

    “萱萱!”

    她这样曲解他令他很心疼:“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要喊我萱萱。”她冷冷的仰起下巴:“我亦不会再喊你城哥。”

    一如你不再是你,我也不再是我。

    “弯弯是我的女儿对吗?”

    慕煜城按住她的肩膀,眼底尽显哀伤。

    沈瑾萱只觉脊椎一阵发凉,这些天,他都只是问孩子是谁的,唯独今晚,第一次问了弯弯是不是他的女儿,她闭上眼,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不要再骗我说不是,因为不想伤害你,我没有带那个孩子去做DNA,就是希望,你可以亲口告诉我,所以,跟我说实话好吗?”

    他的口气难得的卑微,沈瑾萱冷冷的笑了:“你有什么资格一再追问孩子是谁的?就算是你的,你有资格问吗?难道你忘了,当年我问你要不要这个孩子的时候,你是怎么回答我的?你很清楚的回答:我不要这个孩子。这些年,我每每想到你这句话,心就痛得滴血,可是我却从不表露出来,因为是你告诉我,要想做个坚强的人,就不能让别人知道你有多痛,最好是连自己都可以骗过!”

    沈瑾萱悲恸的几句话,像尖刀一样刺穿了慕煜城的心脏,他一把将她抱进怀里,俯在她颈边哽咽着说:“你以为知道孩子是我的,我就会高兴吗?你错了,知道孩子是我的,我反而更痛苦,我不是那么没有羞耻心的人,当年我说过的话不止是你忘不了,我同样忘不了,知道孩子是我的,那种自己扇自己耳光的痛别人根本无法体会,比起现在强烈的痛苦,我情愿如那天晚上你所说的那样过的很好,当年你的离开,我不言不语,但我不甘心,从来都是。不甘心上天的捉弄,不甘心命运的安排,更不甘心就这样默默地接受你的离开,可是不甘心又怎样?你还是走了,你不会知道你离开后我过着怎样的生活,喝酒喝到酒精中毒却还是喝,直到后来怎么也喝不醉为止,然后睡不着觉我就吃安眠药,从最初的二颗到后来的十颗,直到有一次我吃了五十颗终于睡着了却差点没再醒过来,再后来我不用吃安眠药也可以睡着,却又不敢关灯了,因为灯一关,我就会陷入无边的黑暗,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找不到你……”

    颈边有冰凉的液体滑落,他哭了,液体顺着她的肩膀一直流到了她的心里。

    “我从来不去想五年有多长?只要长到你能看到我,紫藤园里的紫藤花被我全部连根拨除,满满的一个园子里,种的全是紫色蒲公英,那曾是你的希望,后来在你离开后,便成了我的希望,明知道你再不会回来,却还是抱着一丝侥幸,有一天你会突然回到那个我们共同生活过的地方,会因为那一园的蒲公英而舍不得再离开,蒲公英的花语是停不了的爱,一如我对你的感情,无论藏的怎样深,都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变淡,每一年父母的忌日,我还是会回到紫藤园,然后一个人坐到天亮,一个人看日出,一个人想着另一个人,问自己忘记她了吗?答案是没有,一年又一年,什么都变了,唯独答案没有变,第五年的那个冬天,我最后一次去紫藤园,太阳升起的时候,我除了问自己有没有忘记你,额外又问了一句:如果能够再相遇,我最想对你说的是什么?千言万语终不过化为八个字:与尔偕老,老死我愿。就是我想对你,今生唯一想说的话。”

    沈瑾萱凄凉的笑笑:“我五年的绝望,不是你一句:与尔偕老,老死我愿,就能够消失殆尽……”

    她逃出了他的怀抱,疾步奔向门外,在她的身影即将消失的那一刻,她听到了一句迟来的告白:“萱萱,对不起……”

    那一瞬间,所以的伪装全部瓦解,眼泪顺着脸颊滚滚而下,原来这么些年,她一直等的,只是这一句:“对不起。”

    躲在电梯里,沈瑾萱歇斯底里的哭,几年的疏离,她没有流一滴眼泪,可是这一晚的交集,却倾尽了她五年的泪水。

    独自坐到了天亮,心中已然有了打算,想到这五年与弯弯相依为命的日子,她觉得,她是不该成为继续留恋过去的人。

    白天去公司,同一办公室的红姐盯着她一双红肿的核桃眼,诧异的询问:“出什么事了?”

    她摇头:“没事。”精神说不出的萎靡。

    “该不是弯弯又生病了吧?”

    红姐这么一说,她更觉心酸,想起了五年前的那一年冬天深夜,她要生孩子的时候举目无亲,最后不得不抛弃尊严打电话给林川,想到这一点,她无法原谅慕煜城,想到这一点,她始终感激林川。

    “红姐,你上次说帮我介绍对象的事,我现在答应会不会太迟了?”

    张丽红怔了怔,马上点头:“不会啊,一点都不迟,你能想通实在是太好了,我这就去给你们安排见面的时间哈。”

    沈瑾萱苦涩的笑笑:“好的,麻烦了。”

    红姐是个热心肠的人,她从来不问沈瑾萱为什么是单亲妈妈,只是看到她这几年一个人拉扯孩子不容易,就真心实意的跟她说了好几回,想帮她介意个对象,以往她都是一笑之置,却是经过昨晚以后,第一次开始认真考虑这个问题。

    已经过了青春期的女人,不会再奢望有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只想找个安安稳稳能过日子的男人,平平静静的过完一生就足矣。

    如果慕煜城不出现,或许她会一个人带着弯弯生活下去,可是偏偏他出现了,他搅乱了她的生活,让她努力了五年才平静的生活再次波涛汹涌,所以,她现在萌生了想要找个人结婚的念头,但是这个人绝对不可以是慕煜城,更不可以是林川。

    这两个男人条件虽好,却是不适合她的人。

    红姐说给她介绍的对象是一名大学教授,妻子在一场旅行中出了车祸身亡,留了一个七岁的儿子,这条件才是最适合她的,她已经不是黄花大闺女,自然也不想找什么年轻小伙子。

    相亲的时间地点定好了,周日下午一点,名典咖啡。

    晚上,沈瑾萱帮女儿洗好澡后,母女俩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她沉吟了一会,很婉转的问女儿:“弯弯,你想不想我们家里多一个人,哦不对,是多两个人?”

    “外公外婆要来吗?”沈弯弯一边啃着苹果一边随意的问。

    “不是,是男人。”

    “男人?”她眼珠骨碌转一圈:“莫非是林川叔叔和那个坏人叔叔?”

    “也不是……”

    “那是谁呀?”

    咳咳……沈瑾萱清了清喉咙,坦白说:“是给你找个爸爸……”

    蓦然间,沈弯弯愣住了,苹果放在嘴里也忘记咬了,见她如此反应,沈瑾萱忙说:“其实有个爸爸也不错啊,以后幼儿园的小朋友就再也不会取笑你没有爸爸了。”

    “可是你准备给我找几个爸爸?两个吗?”

    沈弯弯低下头,很不开心的样子。

    “不是不是,你误会了,另一个是爸爸的孩子,也就是你未来的哥哥,以后可以陪你玩哦。”

    见女儿不说话,她小心翼翼的问:“不愿意吗?”

    其实只要女儿说不愿意,她是不会坚持的,偏偏弯弯是那种很懂事的孩子,她知道自己会长大,总有一天会离开妈妈,想到将来她离开妈妈后,妈妈很可能是一个人,便言不由衷的点头:“我愿意……”

    沈瑾萱松了口气,亲了亲女儿的额头说:“谢谢。”

    嘴上说谢谢,心里说的却是对不起,为了避免与慕煜城再继续纠缠下去,这是目前最好的解决方式。

    只要她结婚了,他便再也没有机会和理由接近她,接近她的孩子,生活会宁静,一切都会好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