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129 我的孩子只能叫我爸爸

    “妈妈去洗澡了。”

    “好。”

    沈瑾萱前脚一步,沈弯弯就陷入了郁闷之中,她想啊想,是越想越苦恼,想到要认一个陌生人做爸爸,心里就特别不舒服。

    她有些后悔了,后悔答应了妈妈,可是已经答应了,怎么好意思再反悔?

    无奈之下,她想到了住在她们家同一楼层的坏人叔叔,带着一肚子委屈趁母亲洗澡时,偷偷的开了门出去,来到了九楼的慕煜城家。

    用力的拍门,片刻后,门开了。

    站在屋内的慕煜城诧异的盯着门外站着的小孩,不可思议的问:“弯弯,你怎么来了?”

    哇呜……

    沈弯弯未语泪先流,嚎啕大哭着说:“叔叔怎么办,我妈妈要给我找爸爸了……”

    慕煜城整整愣了一分钟没反应过来,待反应过来时,猛得蹲下身:“你说什么?”

    “我妈妈说要给我找个爸爸,还会有一个哥哥……”

    他深吸一口气,镇定了情绪,拉起她的手:“跟我来。”

    两人进了电梯,到了六楼,正好迎上洗完澡出来找女儿的沈瑾萱,她一见弯弯又跟慕煜城一起,当下脸色就沉了下来。

    “你到底要让妈妈多担心?”

    她愤怒的从慕煜城手里拽过弯弯。

    “你跟我来一下。”

    慕煜城拉住她的胳膊,往电梯里拖。

    “放开我。”

    她用力挣扎:“放开。”

    “我有事问你。”

    “有什么事就在这里问!”

    慕煜城撇了眼弯弯:“你确定要当着孩子的面说吗?”

    沈瑾萱怔了怔,恨恨的瞪他一眼,转过头对女儿说:“你先进去。”

    沈弯弯诺诺点头,小跑着进了家门,懂事的把房门也关了。

    “听说你要去相亲?”

    “你消息还真灵通。”

    “弯弯告诉我的,孩子根本不愿意,为什么不征询一下她的意见?”

    沈瑾萱冷冷回答:“我们家的事,轮不到你过问。”

    “你们的事就是我的事,你和弯弯一辈子都是我的责任!”

    “责任?”她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可笑的笑话:“你不觉得你的责任来的太晚了一点吗?”

    “一辈了还很长,也许我是错过了五年,但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你愿意,我可以用未来的五十年弥补你们。”

    “怎么办才好呢?”她直视着他,一字一句的表明立场:“我-不-愿-意。”

    沈瑾萱说完,愤愤的甩开他的手,转身进了家门,砰一声关了房门。

    他不提责任还好,一提责任,她连杀人的心都有了,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最需要他尽责的时候,他不在她身边,现在她不需要他了,他反倒主动跑来要尽责,如果她同意了,那么这五年算什么?她所受的委屈,所承受的痛苦,被别人说三道四,辛苦拉扯孩子的艰难,全部都可以既往不咎吗?

    沈弯弯蜷在沙发的角落里,忐忑的盯着身边坐着的母亲,整整半小时了,她不说一句话,脸上的表情十分阴霾。

    “妈妈,你如果想骂我你就骂吧,别这样行吗……”

    终于忍不住,沈弯弯爬过去,拽了拽母亲的衣袖。

    比起沉默,她情愿挨打。

    “弯弯现在越来越让妈妈难过了知道吗?”

    沈瑾萱转过头,神情黯然的盯着女儿。

    “对不起……”

    “如果不想让妈妈给你找爸爸,尽管说不要就好,为什么嘴上答应了妈妈,却又跑去找别人呢?”

    沈弯弯内疚极了,两只小手无措的绞在一起:“我错了,答应妈妈之后就后悔了,可是又不敢反悔,不由自主的就想去找坏人叔叔了……”

    “你找他有什么用?你不知道妈妈讨厌他吗?”

    “我知道,可是我不讨厌他呀……”

    沈瑾萱懊恼至极,真不知该拿女儿怎么才好,她叹口气,什么也不想说了。

    “妈妈,如果一定要找爸爸,我有没有选择权?”

    “你想选林川吗?”

    “不是……”

    她摇摇头,顿时沈瑾萱心里就明白了,尽管很不能接受,却还是佯装镇定的问:“那你想选谁?”

    “坏人叔叔……”

    心咯噔一声,弯弯果然是选择了他,黯然的垂下眼睑:“那是不可能的。”

    “我知道妈妈讨厌他,可是叔叔说,妈妈以前是喜欢他的,即使以前能喜欢,为什么现在就不能喜欢了呢?”

    慕煜城……他到底都在孩子面前说了什么?沈瑾萱恨不得现在就带弯弯离开,天涯海角到哪都好,只要让他找不到。

    “你听清楚了,如果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不能做你爸爸,那个人就是坏人叔叔。”

    “为什么?”

    她端详着女儿的小脸,在心里回答:“因为曾经,他坚持不要你。”

    “时间不早了,去睡觉吧。”

    把女儿带回房间哄睡后,沈瑾萱也进了卧室,夜里,她听到客厅似乎有脚步的声音,以为是错觉,也不甚在意,心里想着某个人,怎么睡也睡不着,哒哒的声音又传来,这次不像是错觉,她起身下了床,到了客厅按亮开关什么也没有,里里外外洗手间厨房全看了一遍,重又返回卧室,却是愈发睡不着了,觉得自己因为某个人的出现,已经完全神经质了。

    一清早,房门被敲响,她疑惑的走过去开门,看到门外站着的人,很想死一死,又是慕煜城!

    他盯着她一身端庄的服装,探究的问:“难道今天真的准备去相亲?”

    “是又怎样?”她很不客气的反问。

    “昨天没把我的话当回事吗?”

    “我为什么要把你的话当回事?”

    她再次反问,言外之意,你以为你是谁。

    慕煜城蹙眉:“我不会让你相亲成功的。”

    “如果我跟别人相亲不成功,那我选择林川好了,想必你心里也清楚,他是不会受你威胁逼迫的。”

    “是我的出现让你困扰了吧?其实根本无心找人凑合过日子的对吗?”

    “知道就好。”

    沈瑾萱欲关门,慕煜城伸手挡住:“好,我答应你,我会尽快离开苏黎世,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不给弯弯找爸爸可以吗?”

    “再跟我谈条件吗?”

    “我的孩子只能叫我爸爸,如果不能叫我,我也不允许她叫别人。”

    呵,她讽刺的笑笑,还真是一如既往的霸道。

    “可以吗?”

    “成交!”

    砰一声,沈瑾萱关了房门,其实就算慕煜城不来找她,她今天也不会去相亲了,知道了弯弯心里的想法,她是怎样也不会再伤她的心。

    现在慕煜城承诺会离开,她更没必要去勉强自己了。

    “是叔叔吗?”

    回到餐桌旁,正在吃早餐的女儿诺诺的问。

    “恩。”

    沈弯弯想问叔叔来干什么,可是又怕惹妈妈生气,便转移了话题。

    “什么时候见新爸爸?”

    “不见了。”

    “啊?”她诧异的张大嘴:“为什么?”

    “你不是不喜欢么。”

    原来是因为她呀,弯弯咬了咬唇,吞吞吐吐的说:“其实……如果妈妈喜欢的话,我也可以试着去喜欢的……”

    “不用了。”沈瑾萱瞪她一眼:“快吃,等会带你去动物园。”

    “真的吗?”前一秒还萎靡的很,下一秒就兴奋的跳了起来。

    “妈妈什么时候骗过你。”

    “耶,妈妈最好了,难怪我这么喜欢你!”

    沈瑾萱没好气的笑笑,真是拿这女儿一点办法也没有。

    母女俩九点准时出门,一直玩到下午四点才回家,晚上沈瑾萱做晚饭,想着早上买的包子还没吃完,就喊弯弯把包子端到厨房给她,放在米饭里蒸一下。

    弯弯端着碟子走进厨房,她低头一看:“你冷的就吃了?”

    “我没吃啊。”

    “那怎么就只剩一个了?”明明记得早上剩三个的。

    “不知道?”

    沈弯弯眼珠骨碌转一圈:“会不会被老鼠吃掉了?”

    “不可能,哪来的老鼠。”

    她郁闷的去客厅打开冰箱,仔细环顾一圈,没什么异常,重又回了厨房继续做饭,也许真如女儿所说,是被老鼠吃掉了,虽然这个可能性不是很大。

    夜里,沈瑾萱再次听到了异样的响声,只是这响声不是从客厅里发出的,而是从她的衣柜里传来,联想到白天包子的事,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蹑手蹑脚的下了床,走到衣柜边深吸一口气,把柜门一拉,一个巨大的黑暗向她扑过来,她刚尖叫一声,嘴就被黑影捂住了。

    “唔……唔……”

    沈瑾萱惊慌至极,拼命的挣扎,虽然没有开灯,但凭借窗外的月色也可以看清,挟持她的是一个中年男人,身材十分魁梧。

    “不要吭声……乖乖去睡觉……我也要睡了……不要吵我……”

    男人语无伦次,沈瑾萱吓得脸都白了,活了三十年,还是头一回遇到这种事,她脑子一片空白,真的不吭声了,不是被吓傻了,而是一想到隔壁的女儿,假如真的激怒了这个疯子,后果一定不堪设想。

    他捂着她的嘴,她说不了话,于是便重重点头,意思她不会吭声。

    男人见她点头,并没有放开她,而是拖着她往客厅里走,可能是因为太暗,他撞到了饮水机,砰一声,饮水机倒在了地上,发出剧烈的响声,沈瑾萱心一惊,果然,女儿房间的灯亮了……

    “啊——”

    沈弯弯被客厅发出的巨烈响声吵醒,赤着脚穿着睡衣跑出来,却看到妈妈被一个男人夹住了脖子捂住了嘴,她何曾见过这场面,一下子吓得哇哇大哭。

    男人听到哭声,愤怒的冲上前,腾出一只手掐住了弯弯的脖子:“不许哭!”

    沈瑾萱惊恐的睁大眼,男人的力气实在太大,她见女儿被掐得满脸绯红,发了疯的挣扎,终于挣出了男人手掌的牵制,用力在男人胳膊上咬下去,血很快渗了出来,男人痛的嗷嗷大叫,松开了掐住了弯弯脖子的手。

    “弯弯快跑!!”

    沈瑾萱歇斯底里的冲女儿喊,自己则趁疯男人松懈的片刻,转身从冰箱上抽出了水果刀,“不要过来,过来我就捅死你!”

    男人似乎被震慑住了,真的没有再上前,摔在地上的沈弯弯终于回过了神,爬起来就跑出了家门,一口气跑到九楼,哭喊着拍开了慕煜城的房门。

    “快……叔叔快救我妈妈……”

    沈弯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慕煜城短暂的惊愕后,一把抱起弯弯就奔到了六楼。

    他赶到的时候,男人已经把刀夺到他的手上,正揪着沈瑾萱的头发,奋力的往门外拖。

    慕煜城那一刻全身的血液轰一声全冲到了脑门,砰一声,一拳砸到了男人的脸上,男人身材再魁梧,也不是他的对手,被他压在地上,雨点般的拳头落了下去,没多大会就把男人打的头破血流……

    沈弯弯躲在妈妈的怀里吓得瑟瑟发抖,哭的嗓子都哑了,慕煜城回头看一眼孩子,正想走过去,突然躺在地上的男人发了疯似的举起手中的水果刀,沈瑾萱大喊一声:“小心!!”慕煜城身子一偏,刀却还是划破了他的肩膀。

    鲜红的血顺着他的白衬衫流了下来,他愤怒至极,砰一拳,男人彻底没了知觉。

    沈瑾萱颤抖的站起身,疾步奔到电话机旁,拨通了110。

    十五分钟后,警察来把疯男人带走了,沈瑾萱与慕煜城也一起去了警局。

    做完笔录,才从警察口中得知,男人是一个跟踪狂,先前已经跟踪过好几个单身女性,并且早就鉴定出精神有问题,这次是从精神病院逃出来,找了两天没找到,竟是躲到沈瑾萱家里。

    出了警局已经是凌晨两点,虽然罪犯已经归案,她却仍然心有余悸,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那个疯子怎么会在她家里,车子开到小区门口,慕煜城见她眉头紧蹙,带她去了保卫处,调出了近几天的监控录像。

    前面两天都没什么异常,第三天也就是昨天晚上,监控录像里显示弯弯开了门出去,她脚步一走,后脚就有一个人影闪进了她们家,而那个人影,正是今晚沈瑾萱遇到的疯男人。

    那时候她正在浴室里洗澡,弯弯走的匆忙门是敞开的,猥琐男就是在那个时候潜入了她们家,找地方藏了起来。

    沈瑾萱看完了录像陷入了深思中,慕煜城惊诧的问:“你该不是怀疑我吧?”

    “怀疑你什么?”

    “怀疑是我故意安排的人,故意博取你们母女的好感?”

    她意味深长的睨他一眼:“我可没这样想,所以你也不必心虚。”

    “心虚?”

    慕煜城哭笑不得,他长长的吁了口气,头也不回的率先走了。

    沈瑾萱领着弯弯回到家里,把房门反锁的紧紧的,弯弯受了惊吓不敢再一个人睡,她便把女儿带到她的房间,安抚了好一会才又睡过去。

    夜已经过去了一大半,沈瑾萱已然睡不着,她起身出了卧室,把凌乱的客厅收拾了一遍,看着地板上滴落的斑斑血迹,她想到慕煜城被划伤的肩膀,也不知道他上药了没有,她甩了甩脑袋,笃定的告诉自己:他不是小孩子,不需要别人替他担心。

    收拾完一切,她站到窗前,心里除了残留的恐慌以外,似乎夹杂了另一种情绪,悬在半空中,收不起放不下。

    闭上眼,脑中浮现出他转身的画面,左肩上殷红一片,说到底都是因为她们母女才受的伤,如果就这样无视的话,是不是有点太不近人情了?

    她关了窗,在客厅里来回徘徊,心中一时做不了决定,想去看看他的伤口,又担心这样会让两人之间剪不断理还乱,可是不去的话,又一直觉得不安,就这样挣扎了半小时,最终还是行为战胜了意志,她拿了药箱去了九楼。

    按了好一会门铃都没反应,她以为他睡着了,正要返回去,门却开了。

    两人视线相交,一时间竟是无言,觉察出气氛有一丝尴尬,她先开了口:“你伤口处理了吗?”

    “谁帮我处理?”他问。

    她没气的说:“你自己不会处理吗?”

    “是在肩膀上,不是在肚子上,我怎么够得着。”

    撇见她手里拿着的药箱,他的眼底闪过惊喜之色,挪了挪身子,示意她进来。

    沈瑾萱把药箱放到茶几上,看到茶几的烟灰缸里扔着一堆烟头,怔了几秒,什么也没说,进了洗手间打来一盆清水,指了指沙发:“坐下来。”

    慕煜城坐过去,解开衬衫的纽扣,结实的肩膀上被划开了一大块,整个脊梁都粘上了粘稠的血,她皱起秀眉,从脸盆里拧干了毛巾替他把伤口附近的血债擦洗干净,她的动作很温柔,指尖触及他的肌肤,他整个人为之一震,背挺的直直的,不是因为痛,而是因为实在太过敏感。

    “你是因为我和弯弯才受的伤,所以不要往其它方面想。”

    沈瑾萱感觉出了他身体的僵硬,目光闪烁的解释着她来这里的目的。

    “我知道,你如此的恨我,我哪里还敢奢望你是因为关心我。”

    既然知道就好,她松口气,继续手上的动作。

    “弯弯睡了吗?”

    “睡了。”

    “门锁好了吧?”

    “锁好了。”

    “你有没有受伤?”

    “没有。”

    “以后当心点,发现身边有什么可疑的人一定要多加留心。”

    “知道了。”

    一问一答的说话方式,像公职人员审犯人一样硬绑绑,慕煜城微微叹息,轻声又说:“这是你三次帮我擦药了。”

    她是记得的,只是第一次,是多久以前的事了?为什么在她的记忆里,好像已经很遥远……

    “如果每一次受伤你都能在我身边这样替我擦药,那我情愿一辈子伤痕累累,就算到最后体无完肤,我也在所不惜。”

    “如果当初你不放弃我,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不需要用这样的方式。”

    沈瑾萱平静的接话,慕煜城黯然不语,事到如今,他不可能再说的出来,是她放弃了他,如果不是她的放弃,今天他的女儿就不可能活在这个世上。

    对她的亏欠,他不会为自己找任何理由开脱。

    “好了。”

    她整理完毕,把茶几上的药装回药箱里,捡起地上他染了大滩血迹的衬衫,徒步进了洗手间。

    慕煜城跟过来,看她蹲在地上替他清洗衣服,柔声说:“放洗衣机就好了。”

    “手洗的干净些。”

    她没有抬头,语气淡淡,慕煜城站了一会,转身回了客厅。

    沈瑾萱洗完衣服出洗手间,慕煜城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他裸着上身,连衣服都没穿一件。

    静静的凝望片刻,她进他的房间拿了条毛毯盖在他身上,视线触及他胸前曾被刀捅过的地方,手不自觉的伸过去,差一点点就摸到那愈合的伤口,却在关键时刻理智回笼,她缓缓的缩回了手。

    可是,只缩到一半,那个还在沉睡的人却突然将她的手握进了掌心,她怔了怔,想挣脱出他的手,却被他稍一用力,人都带了过去。

    脸贴在他胸前,听着他的心跳,她一时间无措的连话也说不出。

    “萱萱,回到我身边吧,好吗?”

    慕煜城悠得睁开眼,眼神充满了隐隐期待。

    沈瑾萱从她的手被他抓住那一刻,脑子就变得浑浑噩噩,她愣愣的蹲在他面前,眨着空洞的双眼,未对他的话作任何回应。

    “今晚虽然只是一个意外,可是你知道我心里有多害怕吗?如果我不住在这里怎么办?我再也不能忍受你和弯弯受到任何的伤害,尽管我知道我提出这样的要求很没有羞耻心……”

    慕煜城坐起身,用力的将她抱进怀里,亲吻着她的耳垂。

    他的吻令她回过了神,一把将他推开,仓皇的丢下一句:“不要再说这样的话,否则我真的会以为今晚都是你故意安排的。”

    看着她逃也似的离开,慕煜城颓废的倒回了沙发……

    隔天上午,高宇杰见他闷闷不乐,关切的询问:“又怎么了?”

    他已经知道自己找的房子和沈瑾萱是同一幢楼,为此兴奋了很久,觉得这是冥冥之中,两人缘份未尽的迹象。

    “要怎样才能挽回一个女人的心?”

    慕煜城目光幽深的盯着前方正在施工的大楼,一双剑眉布满了忧愁。

    “该不是你想跟沈小姐复合,被她拒绝了吧?”

    “恩。”

    在他最亲近的人面前,他也不想隐瞒什么。

    “被拒绝也很正常,没打你耳光算好得了。”

    “你怎么知道没打?”

    “啊,耳光都打了吗?”高宇杰颇为诧异。

    慕煜城微微叹息:“站在你的立场上,你觉得我提出复合的要求是不是很过分?”

    “岂止是过分,简直就是厚脸皮,五年前她走的时候你留也不留,现在人家带着孩子挺过来了,你就说要复合,你这叫什么?简单一点形容,叫不劳而获。没错,那孩子是你播的种子,可是种子播下去不代表就可以坐等丰收了啊,你也要投资的啊,要浇水,要除草,要撒肥,这中间环节缺一不可,在种子还是一棵小树时,正是最需要你的时候,像现在这样都长成大树了,你说还要你做什么?要你来树底下乘凉么?”

    高宇杰一时感概万千,说出来的话如滚滚长江滔滔不绝,完全没注意到身边的人已经怒目圆瞪,待感概的差不多时,才赫然发现,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他已经死了千百回……

    晚上吃了晚饭,沈瑾萱搂着女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的是目前最火的一部情感剧《回家的诱惑》。

    她看得百无聊赖,弯弯却是看得兴致勃勃。

    “品如好可怜哦,她老公竟然看到她掉在海里也不救?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老公啊?哎哟,真是受不了了。”

    沈弯弯夸张的捶胸顿足,沈瑾萱没好气的哼一声:“我才受不了呢,赶紧换台。”

    “我不换。”

    丫把遥控器抱的紧紧的:“没有比这更好看的电视剧了……”

    “你才多大?这适合你看吗?”

    “怎么不适合?我们班的好多同学都在看啊。”

    “……”

    沈瑾萱无语了,她不得不承认,现在的小孩子真是过分早熟,难怪近几年,动画业的收视率直线下滑。

    滴铃铃……

    电话响了,沈弯弯立马跳起来,奔到电话机旁,脆生生的接听:“喂,你好,哪位?”

    “哦好的啊,没问题……”

    “恩恩,再见。”

    她笑眯眯的挂断电话。

    “谁啊?”沈瑾萱疑惑的询问。

    “是坏人叔叔。”

    “干吗?”她心一惊。

    “让妈妈去给他擦药。”

    呵,沈瑾萱冷笑一声,还真是给一次阳光就天天灿烂了,“甭理他。”

    “那不行哦,我已经答应了。”

    “谁让你答应的?”

    “他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呀!”

    沈弯弯说的理所当然,她竟是无言反驳。

    “去吧妈妈,你不是从小就教我小孩子不能骗人,说话要算话吗?如果你不去,弯弯就成了言而无言的人了。”

    “你……”

    沈瑾萱无语至极,她郁闷的站起身,嘀咕一声:“这都像谁啊……”

    “你自己生的孩子,你不知道像谁吗?”

    沈弯弯问心无愧的反驳一句,沈瑾萱彻底无语……

    想到昨晚慕煜城的举动,她仍然有些顾虑,思忖再三,还是决定带上弯弯,自然,丫是非常乐意的。

    到了慕煜城家里,沈弯弯第一件事就是开电视,然后接着看《回家的诱惑》,慕煜城坐到她旁边,诧异的问:“你怎么不看动画片?”

    “太没营养。”

    他咋舌,回头瞥一眼沈瑾萱,窘得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叔叔不喜欢看这个吗?”

    “不喜欢。”

    慕煜城毫不掩饰的点头,意味深长的猜测:“你妈妈应该喜欢看吧?”

    “我妈妈才不喜欢看,她说她看那个男人就来气。”

    “哪个男人啊?”

    “就那个明知道老婆怀孕却还见死不救,跟别的女人好的男人洪世贤。”

    “弯弯!”

    沈瑾萱眼一瞪,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慕煜城表情僵了僵,回头戏谑的问:“是为了节省电费来我家看电视的?还是来给我上药的?”

    “你……你脱衣服呀。”

    沈瑾萱尴尬的低下头,向他走过去。

    她一边替他上药,一边听着他跟弯弯讨论剧情,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以下是两人的对话内容——

    “这个洪世贤真的有这么坏吗?会不会有什么苦衷,看他面貌挺和善的。”

    “我妈说了,知人知面不知心,越是长的好的人,越是衣冠禽兽。”

    “那也不一定吧?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好男人的,就比如刚才那个高文彦。”

    “我妈说了,男人都是不靠谱的,宁可相信天下有鬼,不能相信男人的嘴。”

    慕煜城震惊的转头,深深的凝望了沈瑾萱一眼,嘴上没说什么,可是眼神却传达了他想说的话:你就是这样教女儿的吗?嗯?

    “其实没有是不可原谅的,只要女主角还爱着男主角,男主角又能及时悔悟的话,我觉得……”

    他话没说完就被沈弯弯打断:“那是不可能的啦,我……”

    “你妈妈又说什么了?”这次,换他打断她的话了。

    沈瑾萱忍无可忍,故意在慕煜城的伤口上掐了一下,痛得他嗷嗷直叫,终于不再讨论这个让她生不如死的话题了。

    上好了药,她对弯弯说:“走吧,回家了。”

    “看完再走行吗?正精彩呢。”

    “不行,回家看!”

    “就一会会啦,马上就结束了……”

    她叹口气,妥协的坐到了女儿身边。

    五年来,她从没想过有一天还会再见到慕煜城,更没想过能像现在这样,坐在一起看电视,更更没想过,看的还是一部男人抛弃女人的情感剧,可以想象,她有多么的尴尬和局促,只因为不忍心看女儿失望,就只好硬着头皮待着。

    好不容易等到电视剧结束,她长长的舒了口气,如释重负的说:“可以走了吧?”

    沈弯弯回头撇一眼慕煜城,竟然说:“我今晚可以不回家吗?”

    她这一句话不止惊呆了沈瑾萱,更是惊住了慕煜城。

    “你不回家去哪?”

    “在这里啊,我想跟叔叔睡。”

    “不行,妈妈一个人会害怕的。”她故意吓唬女儿:“假如昨晚那个疯叔叔又出现的话,只有妈妈一个人,弯弯都不会担心的吗?”

    沈弯弯咬了咬唇,陷入了纠结中,见女儿似乎打消了念头,来不及高兴的沈瑾萱,却被她接下来一句话气得差点没吐血。

    “那不然妈妈也在这里睡好了,反正叔叔家多的是房间。”

    慕煜城强憋着笑,不发表任何言论,目光却是紧紧盯着沈瑾萱的。

    “算了,你想留下就留下吧,明天早点起床。”

    她是没办法了,她一直拿女儿没办法的,如果她不答应,她不知道接下来女儿还会说出什么惊死人的话。

    “妈妈不留在这里吗?”

    “我回去了。”

    沈瑾萱转过身,疾步往门外走去,慕煜城赶紧追上她,压低嗓音说:“其实弯弯的提议,我一点都不介意……”

    呵,她冷笑一声,没好气的回答:“可是我很介意……”

    接下来几天,慕煜城天天晚上以擦药为借口,让沈瑾萱到他家里去,如果她不去,他就一直打电话,话机打不通打手机,手机打不通了就直接敲门,到最后,沈瑾萱只能妥协。谁让她孤立无援,连最亲的女儿都背叛她了呢!

    某天傍晚,她下班回到家,只有保姆一个人在,她疑惑的问:“弯弯呢?”

    “在慕先生家里。”

    “晚饭都还没吃去他家干吗?”

    “不知道呢,是慕先生来接她的。”

    沈瑾萱郁闷的坐到沙发上,正想着要不要去把弯弯弄回来,手机响了,她撇了眼号码按下接听:“喂?”

    慕煜城的电话,却是弯弯的声音:“妈妈,你过来一下。”

    没等她问干吗,丫就已经挂了电话。

    她长长的叹口气,起身开了门出去,来到了慕煜城家。

    还没进门,就听到弯弯开怀大笑的声音,她趴在门缝里瞄了几眼,见弯弯站在沙发上又蹦又跳,俨然已经把这里当成了自己家。

    咳咳……

    她推门入内,沈弯弯听到咳声回转头,笑着说:“妈妈你来啦,叔叔让你帮他擦药哦。”

    慕煜城刚要坐下来,她说一句:“来屋里擦吧。”

    她率先进了他的卧室,待他跟进来后,立马关了门,郑重的询问:“你什么时候回苏黎世?”

    慕煜城怔了怔:“等伤好了就回去。”

    “要不要我拿个镜子给你照照?你那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差不多还是差一点,为了避免伤口复发,怎么也要等到完全痊愈才能回去,不然回去了没人给我擦药怎么办?你也知道的,我不喜欢别人碰我身体。”

    “……”

    沈瑾萱总算明白了沈弯弯像谁了,因为这个世界上,再找不出比这两个人更让她无语。

    “肚子有点饿,既然来了,帮我做顿饭吧?”

    慕煜城期待的望着她,见她不说话,神情立马黯然:“虽然我知道我没有资格强求你和弯弯回到我身边,可还是希望将来离开北京后能有一些美好的回忆,一家人坐在一张桌上,吃着热腾腾的饭菜,仅此而已。”

    他成功博取了她的同情,她点点头,出了卧室。

    “你要去哪?”

    慕煜城见她没有进厨房,而是往门外走,疑惑的喊住了她。

    “买菜呀。”

    “已经买好了,都在厨房里。”

    她怔了怔,折回脚步走进厨房,竟发现真的什么都买好了,鸡鸭鱼肉,柴米油盐一样不缺。

    看来他为了能和孩子一起吃顿饭真的费了不少心思,沈瑾萱视线睨向客厅的方向,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要不要我帮忙?”

    慕煜城不知何时倚到厨房门前,额头上残留着细密的汗珠,是陪着弯弯疯出来的。

    “不用了。”

    她摇摇头,耐心的切着手里的土豆丝。

    “弯弯很喜欢我。”

    “恩。”

    “那你就不考虑让她知道我是他爸爸吗?”

    “你又想复合了吗?”她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平静的反问。

    “我只是觉得孩子不能没有爸爸……”

    “那不然孩子给你好了,既然你这么为孩子着想的话。”

    沈瑾萱说的是极其辛酸,因为慕煜城始终不懂,她不同意复合,是因为她不想因为孩子,才有了和他在一起的机会。

    “那怎么行,光有爸爸没有妈妈怎么生活……”

    “怎么不行?五年来没有爸爸,弯弯也是一样长大,本身就习惯单亲家庭的孩子,是不会介意少一个妈妈多一个爸爸的。”

    “那孩子如果说需要妈妈怎么办?”

    “你那么会收拢她的心,会不知道该怎么办吗?”

    “不是,我的意思,如果她说,需要妈妈也需要爸爸,两个同时需要,那要怎么办?”

    “不会的,她从来就不是贪心的孩子。”

    “那如果孩子的爸爸需要孩子的妈妈怎么办?”

    沈瑾萱心咯噔一声,手上的刀切歪了位置,切到了她的手指上,她痛得拧起眉,眼泪哗一下涌出了眼眶,慕煜城一把抓起她的手指,塞进了嘴里,用力吸出了淤血。

    她哭不是因为疼,比起过去五年的辛酸,这根本不足以让她落泪,真正让她落泪的原因,是他那一句,如果孩子的爸爸需要孩子的妈妈怎么办……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