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131 一切交给时间来证明

    慕煜城没有告诉高宇杰他的打算是什么,只让他尽快订机票,晚上回慕宅,还没进门就闻到扑鼻的菜肴香味,只是与他心中的味道相差甚远。

    “少爷回来了。”

    张妈上前接过他的外套,随意说:“李小姐也来了,正在厨房替你亲自下厨呢。”

    “恩。”

    他点点头,并不觉得意外,虽然李茉儿五年前就已经找到了父亲,但这几年她却经常来这里,所以,他已经习以为常。

    径直走向厨房,盯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五年前他看到李茉儿就总会想起沈瑾萱,此刻看着她切菜的动作,他又一次想到了那个女人。

    “饿了吗?”

    李茉儿无意回头,撇见神情恍惚的慕煜城,唇角扬起了明媚的笑容。

    “怎么来也不说一声?”

    “我哪次来提前说过?”她得意的挑眉:“莫非哥家里藏了女人,我以后来的时候都要经过你许可不成?”

    慕煜城轻笑:“那倒不是,只是我经常不回来吃晚饭,怕浪费了你的心意。”

    “你以为我会做没把握的事吗?我早就跟高宇杰确认过你的行程了。”

    李茉儿调皮的吐吐舌头,指着外面说:“到客厅歇会吧,这里油烟大。”

    “好。”

    慕煜城走出去,坐到客厅的沙发上,闭上眼假寐,昨晚没睡好,很快就陷入了迷迷糊糊的睡眠状态,他梦到了沈瑾萱,她正向他走来,眼看就要抓住他的手,却听到砰一声巨响,她竟在他的眼前缓缓倒下了,她的身后站着两个面相阴狠的男人,正发出狂妄的笑声……

    “萱萱——”

    他一下子惊醒,胸前因为受了刺激而急剧喘息,原来是一场梦,可心里却如此不安,他慌忙拿出手机,正想打给大洋彼岸的她,确认她的安全时,身后传来了李茉儿的声音:“做恶梦了吗?”

    他怔了怔,把手机又放回桌边,叹息的点点头。

    “没事吧?”

    李茉儿绕到他面前坐下,从口袋里拿出柔软的手帕,正想替他擦拭额头上的冷汗,他伸手挡住了:“没事,饭好了吗?”

    “好了。”

    “那吃饭吧,我饿了。”

    他率先起身,李茉儿跟过去,两人坐到餐桌旁,慕煜城一句话不说,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是有心事。

    “不是饿了吗?怎么还吃得这么心不在焉的。”

    李茉儿替他夹了一块排骨:“尝尝味道怎么样?我跟家里老保姆新学的,我爸都还没福气吃到呢。”

    “恩,不错。”

    慕煜城象征性的咬了一口,人还坐在餐桌旁,心却不知跑哪儿去了。

    “我听说你又要去北京了?”

    李茉儿放下手中的筷子,已然被对面男人的心不在焉折腾的胃口尽失。

    “是的。”

    “为什么?你公司现在内部这么乱,离开很不明智知道吗?”

    “知道。”

    “知道你还去?”

    “有必须去的理由。”

    “是因为那个女人?”

    李茉儿问的很激动,眼神透着一股说不清的复杂。

    “这是我的私事。”

    “跟你合作了那么多回,唯有这一次我最后悔,如果我早知道会出现这样的结果,打死我也不会同你去北京的。”

    慕煜城听了她的话,思忖片刻,抬眸语重心长的说:“小茉,实话跟你说吧,那个女人在我心里是无法衡量的重要,五年前我们因为误会而分开,但是这五年我从未有一天忘记过她,所以就算你不提出北京的合作案,我总有一天还是会去那里,这不是巧合的问题,而是早晚的问题。”

    李茉儿震惊的望着他,虽然早就知道他心里藏着一个女人,可是却没想过,他有一天会正视自己的感情,这是不是说明,她心里藏着的秘密,要一辈子烂在肚子里了?

    “快吃吧,吃完了我送你回去。”

    “那你这次去北京,是想把她接回来吗?”

    他垂下眼睑:“如果她愿意,有这个打算。”

    李茉儿的心彻底坠落了,她失控的说:“你几位叔父们现在就是拿那个女人做文章,你为什么还要与她纠缠不清?你这样不是给他们更多的机会来攻击你吗?”

    “无所谓。”

    慕煜城态度坚决的说:“我不是那种为了事业放弃爱情的男人,那个女人对我来说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更何况我们之间还有一个孩子,已经放弃过她一次,不会再放弃第二次。”无论是什么理由……他在心里加一句。

    ——

    自从慕煜城离开后,沈瑾萱的生活又回到了最初的样子,每天上班下班回家,三点一线,朝九晚五。

    林川还是对弯弯很好,慕煜城出现的那段时间,他很识趣的不再接近她,因为他知道,那个男人比他更有资格站在孩子的身边。

    公司的危机在他的辛苦周旋下已经度过了难关,或许是清楚何人所为,他并没有追究责任,只是每次看到沈瑾萱时,眼里就会多一层复杂之色。

    周五下午,沈瑾萱有一份财务报表需要林川签字,平时这样的工作她都是交由助理处理,因为不想跟他有过多见面的机会,今天偏巧助理请假了,她只好亲自去找他。

    到了经理室门前,她敲了敲门没人回应,于是直接走进去,把报表放在他的桌上准备离开,走了两步又回过头,盯着桌上一份文件若有所思,刚随意瞄一眼,好像上面盖着苏黎世的邮戳,是她眼花了吗?

    她望了望门的方向,尽管知道这样不太好,却按捺不住好奇翻开了文件。

    大致翻了几页,没什么特别之处,只是翻到最后一页,蓦然看到法人代表签字的那一栏,她愣住了……

    慕振雄——

    怎么会是他?宏硕的法人代表怎么会是慕振雄?沈瑾萱脑子轰一声,整个人僵住了。

    她久久没有反应过来,这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她才终于从疑惑和茫然中回过了神,把手中的文件重新放好,拿起她自己的文件,不动声色的离开了。

    回了办公室,她依旧无法从惊愕中走出来,开始仔细的深思,林川跟慕振雄到底是什么关系?宏硕集团明明是林川的家族事业,为什么法人代表会是慕振雄?

    家族事业……想到这里,她才赫然发现,在这里工作了五年,竟然从没见过林川的父母,这一发现令她更加纠结和苦恼……

    她真的不希望,这个世界时时刻刻都充满欺骗。

    下午下班前,她打了经理室的电话,是林川接听的,确定他已经回来,她重新拿着文件去找他。

    “林总,麻烦帮我签个字。”

    她把文件递到他面前,极力克制着想要质问他的冲动,在事情还没有弄清楚之前,她不想过多猜疑,也不想打草惊蛇,五年的岁月磨合,她学会了忍耐。

    “咦,今天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怎么亲自过来了?”

    林川一边签字,一边抬头冲她温润的笑。

    看着他的笑容,沈瑾萱有瞬间的茫然,这个男人虽然当初隐瞒了不该隐瞒的事,可这五年来对她和弯弯的照顾早已经弥补了当初的亏欠,她情愿相信他骨子里是一个好人,也不想把他五年的付出和诚心定为别有目的。

    “助理请假了。”

    她轻声解释,心里寻思着怎么问他父母的事。

    “哦,难怪,看来我应当考虑下要不要把财务科的助理一职取消,这样以后我们应该会有更多见面的机会。”

    他戏谑的调侃,气氛难得的轻松,沈瑾萱趁势说:“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意,可我也早就表明我的心意了,我是不可能跟你在一起的,所以你就别再等了,你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该成个家了。”

    “呵,现在倒是管起我的婚姻大事了,没关系,你别有压力,等不等是我的事。”

    “可你这样我心里过意不去啊,不仅觉得对不起你,更觉得对不起你父母。”

    “怎么又扯上我父母了?”林川站起身,走到她面前:“我父母找过你麻烦吗?”

    “没有。”

    “那不就行了,没找过你麻烦,你就不需要觉得对不起谁。”

    沈瑾萱意味深长的盯着他,想从他脸上看出有无慌乱之色:“对了,我怎么从没见过你父母?”

    “你想见我父母?”

    林川颇为诧异,但并无慌乱,甚至还打趣:“你都没打算跟我在一起,见我父母算哪门子事。”

    “不是,只是好奇,所以随便问问。”

    “哎……五年了,到现在才开始对我好奇,可见你平时对我多么不在意。”

    他失落的叹口气:“我父母四年前就移民到加拿大了。”

    移民?

    沈瑾萱没想到他会这样解释,很想持怀疑的态度,可是看他回答的自然,也不像是临时编造,便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她浑浑噩噩的出了经理办公室,其实还想问他和慕振雄什么关系,但想想还是忍住了,平时不与他多说话,突然间对他的事过分好奇,只会引起他的怀疑,说不定他很快就会联想到,她下午已经去过了他的办公室,并且看了不该看到的东西。

    带着一肚子的心思下了班,从公司到家里的路程并不远,她一直低着头想心思,以至于在通往电梯间的拐弯处撞到了一堵肉墙,还没来得及抬头,就先听到了恍入梦中的磁性嗓音:“捡到钱了没有?”

    她整个人呆住,半响才缓缓抬头,震惊的凝望着面前的男人:“你怎么又来了?”

    “不欢迎吗?”

    慕煜城玩世不恭的笑了笑,抬腕看了看时间:“我可是等你半天了。”

    “你又想干吗?”

    “这次回来,不是为了公事,完全是为了你回来的。”

    沈瑾萱已经平复了震惊的情绪,冷笑一声:“我和弯弯不是便利贴,需要的时候就瞅两眼,不需要的时候就扔到一边!”

    “瞧你说的什么话,我就是把我自己扔了,也舍不得扔下你们。”

    慕煜城叹口气:“上次是公司遇到了紧急情况,不然我也不会走的那么匆忙,我让高宇杰给你打电话来着,那家伙近几年被美丽流产的事折腾的脑子不好使,他竟然给忘记了……”

    “为什么要让他打?你自己没电话吗?”

    “我要说怕听到你的声音我就走不了了,你信吗?”

    “你认为我会信吗?”

    “我认为……你会信的。”

    “不好意思,我一点都不信!”

    沈瑾萱瞪他一眼,径直朝电梯的方向走去,她刚一迈进电梯间,慕煜城跟了进来。

    “你干吗?”

    他挑挑眉:“我回家呀,你该不是忘了,我也是住这幢楼的。”

    呵,沈瑾萱无语至极,身子一撇,不再与他说话。

    电梯停在六楼,她头也不回的迈出去,结果慕煜城又跟了出来。

    这会换她挑眉了:“你该不是忘了,你住的是九楼!”

    “没忘。”

    “没忘你跟着我干吗?”

    “我找弯弯。”

    不提弯弯还好,一提弯弯,她就气不打一处来,“慕煜城我警告你,不要再出现在弯弯面前了,既然给不了孩子希望,就不要总是让她失望!”

    他吁了口气:“可怎么办才好?我跟弯弯已经见过面了……”

    “什么?”沈瑾萱大吃一惊:“你们见过面了?”

    “叔叔——”

    她话刚落音,自家的门便打开,弯弯兴奋的跑出来,跳到了慕煜城的怀中。

    “告诉你妈妈,我们什么时候见的面。”

    慕煜城抱着弯弯,眼神颇为得意。

    “是叔叔把我从幼儿园接回来的,我就知道,叔叔答应我的事情一定不会反悔!”

    “保姆阿姨没去接你吗?”她冷着脸质问。

    “去了呀,我们一起回来的。”

    沈瑾萱上前一步,从慕煜城怀里接过弯弯,然后转身进了屋,砰一声关了房门。

    “妈妈,叔叔他……”

    “一边待着去。”

    她眼一瞪,吓得女儿不敢说话了,很不甘心的磨蹭到了沙发边坐了下来。

    果不其然,房门被敲响,保姆和弯弯同时向门边奔去,“谁都不许开门。”沈瑾萱命令道。

    她进了卧室换衣服,床上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一条新短信:“如果不开门,我就告诉弯弯,我是她爸爸……”

    沈瑾萱当时气的就恨不得把手机砸了,但仅有的理智克制住了她,深吸一口气,她去把门开了,慕煜城走了进来。

    “跟我来。”

    她冷冷的丢下一句话,径直走进了卧室。

    “叔叔——”

    沈弯弯见母亲开了门,顿时开心的奔过去,慕煜城揉揉她的头发,轻声说:“叔叔有话跟你妈妈说,你先一个人看电视哦。”

    “好的。”

    慕煜城进了沈瑾萱的房间,环顾一圈说:“早就想来你的卧室看看了,一直没机会,今天终于有了机会,还是威胁来的。”

    “这次来的目的是什么?或者说,打算什么时候再离开?”

    “看情况。”

    她的心凉了,看情况,就说明他还是会走,她虽不奢望他留下来,但是心里却已经有了打算,如果他提出带她和弯弯回苏黎世,她是会答应的。

    没有什么比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更重要,只要弯弯开心快乐,她曾经所受的委屈也就不重要了。

    可是,他却没有这样说。

    他不说,她也不会主动提,她可以忽略受过的委屈,但是不能,连最后的尊严都不要了。

    “萱萱,我这次回来其实有一件想要完成的心愿……”

    “什么心愿?”

    “我们一起去上海吧。”

    她的心咯噔一声,强压着心头的痛楚问:“去干什么?”

    “去求得你父母的原谅,是因为我你才失去亲情,所以我一定要把你把失去的东西都找回来。”

    失去的东西……她深深的望着他的眼睛,她失去的,仅仅只是亲情吗?

    凄凉的笑笑:“好啊,不过别说我没提醒你,我父母有可能会杀了你。”

    “如果杀了我,可以让他们原谅你,那么我死不足惜。”

    “为什么要这样做?”

    “这是我欠你的,你当年不顾一切的来到我身边,我却没有守护好你,如果这件事一直不解决,那么我也会一直不心安。”

    沈瑾萱茫然了,慕煜城现在到底是想要怎样?为什么在她期待他说出复合的话后,他却反而不说了呢?

    反而他现在的决定,令她有一种想要两清的感觉。

    “我知道你过去受了很多委屈和痛苦,也知道你一时半会不会轻易原谅我,但是没关系,我会证明我对你的爱从未曾改变,你不再相信诺言,我亦不会再轻易许诺,一切都交给时间来证明吧。”

    他站在她面前,按着她的双肩,她终于在他的眼里,又看到熟悉的深情,只是他不再说出复合的话,难道是因为,他以为她还是不肯原谅他吗?

    你这个笨蛋……沈瑾萱在心里骂。

    “不管我什么时候回苏黎世,在我没有回去之前,不要再排斥我了好吗?就满足我一个,想要做个尽责父亲的心愿可以吗?”

    她点点头,出乎他意料的答应了。

    两人出了卧室,保姆已经准备好了晚餐,慕煜城亲了亲弯弯的额头,正要离开时,沈瑾萱说:“一起吃吧。”

    他怔了怔,马上答应:“好啊。”

    弯弯自然是开心的不得了,她殷勤的替慕煜城搬凳子,“以前只有我和妈妈两个人吃饭,所以只有两把椅子,现在我又搬来一把,以后就放在这里吧,叔叔来的时候我就不用再搬来搬去了。”

    沈瑾萱苦涩的笑笑,与慕煜城视线相交,心中万般滋味。

    “弯弯,想不想去外公外婆家?”

    “不想。”

    几乎考虑都不考虑,沈弯弯就脱口而出,比起第一次听到要去外公外婆家兴奋的态度,简直是天壤之别。

    沈瑾萱心里清楚女儿为什么不想再去,慕煜城却并不清楚,他柔声问:“为什么?”

    “他们上次打我妈妈了,还把我们赶了出去,所以我不想去了。”

    “这次叔叔也会去哦。”

    “啊?”

    沈弯弯诧异的挑眉:“你去干嘛?”

    “去给你外公外婆洗洗脑,让他们以后对你妈妈好一点。”

    “不是吧?他们会听你的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

    “那如果外公外婆要打我妈妈的时候,你会保护她的吧?”

    “会的。”

    他这样保证,她便放心了:“那好吧。”

    吃了晚饭,慕煜城要去处理一些新建公司的事务,待他一走,沈瑾萱便把女儿叫进了房间。

    “妈妈,怎么了?”

    沈弯弯眨着明亮的大眼睛,单纯的望着母亲。

    她蹲下身,把女儿抱进怀里,久久无言,心中一个决定油然而生,是时候,告诉她一切了。

    “弯弯,想知道你的爸爸是谁吗?”

    沈弯弯蓦然睁大眼,诺诺的说:“如果我说想知道,妈妈会难过吗?”

    她心疼的摇头:“不会。”

    也许不会完全不难过,但最起码,不会像以前那么难过了。

    “那……我想。”沈弯弯怯怯的点头。

    “好,那我就告诉你。”

    她深吸一口气,说:“你的爸爸,就是坏人叔叔。”

    出乎她意料的,以为弯弯会激动的跳起来,可是却没有,她一下子傻住了,连质疑妈妈是不是哄她开心的话都没有问。

    “你不相信吗?”她哽咽了一下:“妈妈没有骗你,他就是你的亲爸爸。”

    “我相信,妈妈说的话我都相信。”

    “那你……高兴吗?”

    她问的小心翼翼,心里清楚孩子突然知道这样的事肯定接受不了。

    沈弯弯眼神茫然的点头:“高兴,我很高兴。”

    她一下子扑到了母亲怀里,“妈妈,我真的很高兴……”

    嘴上说着高兴,眼泪却已经流出来了,而且是越流越多,看着女儿哭的这么伤心,沈瑾萱原本以为不会太难过,结果却发现,她很难过,非常非常难过。

    母女俩抱在一起放声大哭,以后,再也不需要背着女儿哭了,她不后悔说出真相。

    辗转反侧了一夜未眠,不是因为又要面对父母,而是因为她告诉弯弯谁是她的爸爸,那个孩子却什么问题都没问,这真的是令她很诧异。

    隔天清晨,慕煜城早早等在了小区门外,沈瑾萱牵着弯弯的手步出家门,他远远的看到她们母女俩,笑着挥手。

    弯弯的手颤了颤,沈瑾萱敏感的觉察到了,她什么也没说,缓缓的向他走过去。

    “呀,你这眼睛怎么了?”

    慕煜城蹲到弯弯面前,盯着她一双红肿的眼惊诧的问。

    他还不知道,弯弯已经知道了,他就是她的爸爸。

    沈弯弯怔怔的望着面前的叔叔,咬着下唇不说话,只是眼圈却渐渐红了。

    “她怎么了?”

    慕煜城疑惑的回头询问沈瑾萱,还没等到她开口,耳边竟然听到听到一句颤抖的喊声:“爸爸……”

    蓦然间,他愣住了,以为是错觉,震惊的回过头,一把抓住弯弯的胳膊:“你刚说什么?”

    “爸爸……”

    沈弯弯重复喊了一遍,哇一声嚎啕大哭。

    慕煜城一下子惊得跌坐到地上,惊呆的不只是他,连沈瑾萱都被惊住了,她没有想到,弯弯会突然改口喊爸爸。

    脑子短暂性出现空白,终于很快清醒过来,他伸手用力将弯弯抱进怀中,想说些什么,却发现什么也说不了,嗓子痛的厉害,一滴清澈的泪顺着鼻翼缓缓滑落。

    “虽然很想问你为什么不要和我妈妈了,可是我还是决定不问了……”

    “为什么?”他沙哑的问。

    “我怕惹爸爸生气,又不要我们了怎么办?”

    沈瑾萱心酸的别过头,眼泪唰一下冲出了眼眶,原来,在女儿的心里竟是如此渴望父爱,而她,却从未意识到。

    “不会的,爸爸再也不会不要你们,对不起弯弯,对不起……”

    慕煜城心痛难忍,一直渴望着与女儿相认,当这一刻真的来临,他才发现,自己竟然一点准备也没有。

    “好了,时间快来不及了,走吧。”

    沈瑾萱低声催促,三个人上了车,往机场的方向赶去。

    上了飞机,弯弯很快躺在了慕煜城的怀里睡着,他脱下外套盖在孩子的身上,视线睨向身边的女人,柔声问:“为什么告诉她了?”

    “没办法不告诉她,去了上海,她怎样都会知道。”

    他点点头:“是啊,我都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那你都考虑什么了?”

    “我一直在考虑怎样才能得到你父母的谅解,不接受我没关系,只要接受你和弯弯就行。”

    沈瑾萱黯然的垂下眼睑,想到父母上次的态度,她知道这绝非是一件容易的事。

    “萱萱,谢谢你。”

    “为什么谢我?”

    “你肯让弯弯认我,我这一生对你感激不尽,我不是一个好男人,更不是一个好爸爸,就像你说的,我没有资格做她的父亲……”

    “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

    她睫毛轻颤,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是在跟他过不走,直到他不辞而别后,她才意识后,她其实是跟自己过不去,因为他走了,她根本好过不到哪里去。

    下了飞机,机场外已经有车候着,沈瑾萱认得出来,是慕煜城第一次来上海时买的。

    这一次,不用再到外滩打发时间,直接就开到了家里去。

    车子停在家门口二百米处,沈瑾萱迟迟不敢下车,慕煜城觉察出了她的紧张,安抚说:“别怕,有我在,一切交给我就好。”

    有了他的保证,她仿佛吃了定心丸,深吸一口气,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两人拉着弯弯,一步一步朝前走,终于走到了家门口,第一个发现她们的,是父亲沈一天。

    蓦然看到女儿,他短暂的愣了愣,下一秒,就怒不可遏的吼一声:“你又从哪找来的男人忽悠我们?!还嫌我们不够丢人是不是!!”

    沈母闻言从里屋奔出来,看到门外站着的三个人,双眼一下子模糊了,她身子一转刚要回屋,沈瑾萱哽咽的喊一声:“妈……”

    一声妈叫得辛酸无比,乔玉蓝停下了步伐,却没有回头,只是冷冷的说一句:“我不想见到你,所以不要进来。”

    此时正值下午三点左右,店里一个客人也没有,这多少减轻了沈瑾萱的难堪,她撇了眼慕煜城,有些不知所措,慕煜城回视她一眼,果断的率先走进了家门。

    砰一声,一盆面粉泼在了他的身上,他整个人成了白色的面人,弯弯被这一突然的动作吓得尖叫一声,沈瑾萱则震惊的冲上前,愤怒的质问:“爸,你干什么?!”

    “上次带个男人回来骗我们,徐子耀回去跟她妈说了以后,我们已经被街坊邻居嘲笑的不敢出门了,现在你竟然还敢回来,而且又带了一个男人,你是想怎样?不把我们折腾死不罢休是不是?”

    “不是的,他是慕煜城,是弯弯的爸爸,我这次没有骗你们!”

    “你以为我还会再相信你吗?”

    沈一天大吼一声。

    慕煜城短暂的冷静过后,伸手拭去脸上的面粉,说:“爸,我确实是慕煜城,这次是我提出要带她们母女俩回来请罪,不管过去萱萱怎样让你们伤心失望,一切都是我的错,请不要再责怪她,我今天既然来了,就做好了被你们不客气对待的准备,无论你们怎样对我,我绝不会往心里去。”

    他这一席话说出来,令乔玉蓝不禁多打量了他几眼,很快就记起来:“没错,他就是慕煜城,几年前的一个晚上,他送萱萱回来我见过他!”

    沈母话刚落音,啪一声……沈父的耳光也跟着落下了,知道了面前这个男人就是辜负他女儿的负心汉,一个父亲的愤怒刺激的他彻底失去理智了。

    “爸!!”

    沈瑾萱更加震惊,短短的几分钟,慕煜城受到一生都未受过的羞辱,这令她的心痛到了极致,她一把拽起他的胳膊:“我们走吧,什么都不要说了。”

    慕煜城缓缓抽回手,淡然的笑笑:“没关系,如果这样能让爸心里好受些,那我不介意再挨几下。”

    “不要叫我爸,我从未承认你是我的女婿!”

    沈一天脸色铁青,一想到女儿的人生被这个男人颠覆的乱七八遭,他就恨不得把他杀了也不称心。

    “您不承认我是女婿没关系,影响不了我把您看成父亲,您是我女儿的外公,我妻子的爸爸,所以,这关系不是您单方面就可以否定。”

    妻子……

    沈瑾萱的心蓦然听到这个称呼,狠狠的颤了一下。

    “呵,你们结婚了吗?没结婚吧?既然没结婚我女儿对你来说就什么都不是,而我外孙女充其量也不过就是个私生女,她们都跟你没关系,我跟你能有什么关系可言?!”

    慕煜城不卑不亢的回答:“虽然婚礼那时候没有如期举行,但是在我心里,她早就是我的妻子,是我唯一从头爱到尾,这一生都不会放弃的女人。”

    “哼,说的比唱的好听,既然这么爱我女儿,又为什么抛弃她?为什么要让她一个人生活了五年?!”

    说到这个,沈母比沈父更不能原谅,因为当初,是她放了女儿去寻爱,所以女儿过的不幸福,那便是她这个做母亲的责任。

    “爸,这个不怪他,是你女儿的错!是我对不起他在先。”

    “你怎么对不起他了?”

    沈父愤怒的咆哮,事到如今,他这个傻女儿还是帮这个负心汉说话,真是令他寒心透了。

    “我当初不小心喝醉了酒跟别的男人在酒店过了一夜,后来怀了弯弯,我们都不知道这个孩子是谁的,他说婚礼继续,可我自己过不了心里的坎,就背着他偷偷离开了。”

    沈一天夫妇双双震惊的睨向女儿,沈父惊得说不出话,沈母则一把掐住女儿的胳膊:“你胡说什么!”

    “妈,我没有胡说,事实就是这样子,是我先辜负了他……”

    “你……!!”

    乔玉蓝哇一声掩面痛哭,她的女儿结婚前醉酒跟别的男人过了一夜,还怀了父不详的孩子,这让她情何以堪。

    “不是这样的。”

    慕煜城笃定的否认,盯着沈瑾萱说:“不是她的错,是我缺少对她的信任和包容,让她在孩子和我之间做选择,才逼得她迫不得已的离开。”

    “你们到底谁说的才是真的?”

    沈一天重重的跺了跺脚,脸上的表情已经由青转白,到底是造了什么孽,要让她的女儿情感之路如此坎坷。

    “我说的是真的。”

    慕煜城举起手:“我可以对天发誓,若说了半句假话,必将不得好死。”

    “不许胡说!”

    沈瑾萱伸手捂住他的嘴,眼泪唰唰的往下掉,她不要慕煜城为了帮她守住清白而发这样的毒誓,就算不能跟在这个男人在一起,只要他好好的活在这个世上,她也就会有活下去的勇气。

    “你确定,我女儿是被你逼走的吗?”

    “是,我确定。”

    慕煜城话一落音,啪……又是一记重重的耳光,打在了他的右脸颊,比起刚才的那一巴掌,这一巴掌着实打的重,手一落下,就显出了五根红红的手指印。

    “你干吗老是打他?!!要打就打我好了!!!”

    沈瑾萱再也忍受不了,一屁股坐到地上,伤心的大哭,她一边哭一边说:“我到底还是不是你们女儿啊?都多少年了,还为了这件事耿耿于怀,路是我自己选的,过的好不好我又不怪你们,是不是我死了,你们才肯原谅我,才能接受我当初的选择……”

    慕煜城缓缓蹲下身,一把将她揽进怀里,没有劝她不要哭,而是鼓励她哭:“哭吧,把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吧,全都哭出来,以后就再也不会难过了。”

    沈瑾萱真的哭了很久,直到再也流不出眼泪,她抬起红肿的双眼说:“我们走吧?”

    慕煜城点点头,将她抚起来,然后两个大人一个小孩,黯然的迈出了门槛,刚没走几步,身后传来一句哽咽的声音:“回来!”

    开口的是沈一天,他不知何时,已经老泪纵横,“都给我回来。”

    沈瑾萱转过身,泣声说:“既然不肯原谅我,我不会再进这个家门。”

    “让你回来就是原谅你了,非要你爸说的那么直白吗?”

    乔玉蓝抹了抹眼角的泪。

    慕煜城拉起沈瑾萱的手,重新返了回去。

    他走到沈一天面前,信誓旦旦的说:“爸,谢谢你能原谅我们,我向你保证,再也不会让你的女儿受一点点委屈。”

    “罢了,罢了,你们大了,我们也老了,以后随便你们怎样吧,我再也不会管了,也没精力管了……”

    “爸……”

    沈瑾萱一把抱住父亲的脖子,隔了五六年,这一对父女俩终于冰释前嫌,重拾了亲情。

    乔玉蓝也释怀了,其实刚才她就被女儿和女婿之间的深情感动了,如果不是深爱着对方,怎会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袒护对方不是谁都可以做到那份上的。

    “好了,都别哭了,我去买菜,今晚我们一家好好的吃个团圆饭。”

    “不用了妈,今晚我请客,请整条街的人去本市最好的酒店。”

    慕煜城一语惊人,沈瑾萱泪眼婆娑的转过头:“你疯了吗?”

    “我不是疯了,我是要让所有的人看看,沈家的女儿嫁的是一个怎样的男人,我要让你成为他们所有人羡慕的对象!”

    沈一天摇头:“不用了,只要你真心待我女儿,我和孩子她妈就十分欣慰了。”

    “一定要,酒店我已经提前预订好,这些年你和妈受了多少冷眼和委屈,我要全部讨回来。”

    慕煜城态度坚定,沈瑾萱想到上次徐子耀看她落魄时流露出得意的眼神,便妥协说:“既然他都订好了,那我们就请吧,我去挨家挨户的通知。”

    她吸了吸鼻子,把眼泪一抹,便带着笑容奔出了家门,终于,到她扬眉吐气的一天了。

    待她一走,慕煜城便询问了徐子耀家的号码,拨通后只说一句:“到沈家来一下。”直接挂断了电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