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132 爱情本来就是一件令人疯狂的事

    接电话的正好是徐子耀,他有些云里雾里,觉得刚才那声音似乎挺熟悉,脑中闪过一个人,立马摇头说:“不可能……”

    心里认为不可能,两条腿却还是奋力的朝着沈家的方向跑去。

    当他气喘吁吁的赶到蓝天饺子店,看到已经站在门外等候他的人,险些重心不稳摔倒在地,一时间震惊的说不出话,完全石化当场。

    “徐子耀,好久不见呀……”

    慕煜城戏谑的打量他,移步走到他面前:“是不是没想到,这辈子还会再跟我见面?”

    徐子耀还是没能从震惊中缓过神,因此,想开口也开不了。

    “现在还恨我抢了你的女人吗?还想不想跟我争?”他突然收起脸上的戏谑,一把掐住他的脖子说:“从来就不是我的对手,有什么资格跟我争?就算你再投胎一千次,结果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慕煜城说完,嘲讽的笑笑,转身准备回屋。

    “哦对了,今晚我请客,你一定要来,记得把你那极 品妈也带上。”

    某星级大酒店内,围坐了一堆人,全是沈家的街坊邻居。

    慕煜城已经换了衣服,一身笔挺西装,气宇轩昂的揽着沈瑾萱的腰肢走上主席台,他微微颔首,唇角扬起性感的笑容:“感谢大家百忙之中抽空来赴宴,想必你们对我都很陌生,先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慕煜城,是沈家的女婿,身边这位女人的爱人,前几年因为家族的事业太过繁忙,一直没能抽出时间来上海,这或许就是导致大家误会和议论的根源,给我的岳父岳母带来了困扰,我向二老表示深深的歉意。”

    说着,他就对沈一天夫妇鞠了大躬,继续道:“今天把大家请到这里,就是想要证实你们心中的疑惑,沈家的女儿没有被抛弃,我们一直很相爱,而且我们已经有一个五岁的女儿,我不知道那些关于被抛弃的流言是何人所散,过去的我就不追究了,但是我希望到此为止,不要再让我听到任何不实的传言,否则我绝对不会坐视不管。”

    慕煜城犀利的目光往人群里一扫,那些曾经议论过沈家长短的人纷纷低下了头。

    “我要说的就是这些,大家尽情的吃喝吧,以后想必也没机会再碰面,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美好夜晚,待会宴席结束后,我会有礼物赠送,每人都有份。”

    他话刚一落音,人群就沸腾了,白吃白喝还有礼物白拿,真是天上掉馅饼了,沈瑾萱站在慕煜城身边,从那些曾经蔑视她的人眼里,看到了各种各样的复杂眼神,有羡慕,有嫉妒,有愧疚,有心虚,有不可思议,各种的有。

    一顿饭吃了整整三个多小时,每个人都吃的十分尽兴,饭局结束后,大家就都开始期待礼物了,能请他们到这种平时经过只敢看一眼的地方吃饭,那想必礼物也绝不会太寒碜。

    “在分发各位礼物之前,我要对我岳父岳母先说一番话。”

    慕煜城走到沈一天夫妇面前,目光真诚的说:“爸妈,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赋予了我最爱女人的生命,如果没有你们,就没有她,没有她,我的人生就会像一杯白开水索然无味,我父母已经不在人世,以后,女婿不会只是半个儿子,我会做你们完整的儿子,会爱你们的女儿一生一世,也会孝敬你们一生一世。”

    啪啪啪……

    人群中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沈一天夫妇做梦也没想过,在历经了几年的闲言碎语之后,还能有这么风光的一天,顿时,两人纷纷落泪。

    “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爸妈接受。”

    慕煜城拿出一套房产证和一串钥匙,递到了沈父手里。

    “这什么?”

    “我在黄浦江畔给你们买的别墅。”

    别墅……

    人群又是一片哗然,在上海买一套别墅要多少钱?更何况还是黄金地带,羡慕的眼神越来越多,沈一天刚想拒绝,老伴掐了他一把,他幡然醒悟,今晚的目的就是要在乡亲们面前扬眉吐气,要拒绝也不能这时候啊。

    “好,谢谢女婿了。”他欣慰的点头。

    宴席已经接近尾声,慕煜城扭过头宣布:“请大家排队往外走,门口会有人给各位分发礼物。”

    拿到礼物的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竟是一条沉甸甸的金项链,少说也要万把块,酒店的门前,三三二二个人围在一起感概万千,到底沈家是走了什么运,竟翻身到此种程度?今晚来吃饭的少说也有五六十人,每人一条,那就是几十万啊,这血出的也太奢侈了……

    徐子耀今晚很有骨气没有去参加宴席,与其说有骨气,不如说根本没脸去。

    当他家邻居兴奋的从酒店回来后,被站在门外的徐母给拦住了:“见到沈家女婿了吗?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本来想去看看是不是几年前见到那个人,只是被儿子阻止了,可这心里总觉得不甘心,便守在门外,等着邻居回来问问情况。

    “甭提了,那真是神一样的人物,长的英俊潇洒不说,出手阔绰的让人不敢置信。”

    邻居把手里拿着的精美包装盒打开:“看到没有,只要去参加宴席的,每人送一条金项链,前面老王家去了三个人,一家就弄到三条,真是悔死我了,早知道把我女儿也带上了!”

    廖琴眼都直了,她震惊的指着项链:“这是沈家女婿送的?”

    “是啊,沈家这下大发了,女婿送了一套价值千万的别墅给他们呢,看来这两口子真是有眼光,幸亏那时候没跟你们家结为亲家,不然现在哪有这等风光……”

    领居一时有感而发,话出口了,才意识到不该说,尴尬的笑笑:“我进屋了啊,这洋酒喝的我头晕。”

    廖琴气恼的进了自家的门,对着正在屋里喝闷酒的儿子埋怨道:“我说要去你不让去,白白丢了一条金项链!”

    “项链?什么项链?”

    儿媳妇疑惑的凑过来问。

    “沈家女婿请客,只要去的人每人送一条金项链。”

    “天哪,真的假的啊?”

    “当然真的,我都亲眼瞧见了,而且一家不管去几个,每人都送。”

    “呀,那早知道我也去了。”徐子耀老婆遗憾的要死。

    “够了!你们有完没完了。”

    徐子耀砰一声把面前的酒瓶砸到了地上,不敢冲母亲吼,就冲老婆吼:“连你也要刺激我是不是?是不是羡慕那女人?是不是也想甩了我去傍个大款?!”

    “你有病啊你,我随便说说不行啊。”

    “就不行!”

    徐子耀扬手就是一巴掌,把他老婆打的一愣,哇一声大哭着跑回屋,抱起屋里的儿子就要回娘家,临走还不忘刺激他一句:“就你这没出息的样子,活该被甩!”

    “快去把她拉回来啊……”

    “快去啊……”

    徐母急得直跺脚,徐家鸡飞狗跳了。

    同一条街的沈家,此时洋溢着欢声笑语,沈父望着慕煜城说:“你小子,我越看越喜欢。”

    “是替爸扬眉吐气了才喜欢的么?”慕煜城打趣问。

    “那倒不是,是你能当着街坊邻居的面,承诺爱我女儿一生一世,才令我喜欢。”

    “不管是因为什么,你和妈能接受我,就不枉我挨两耳瓜子了。”

    说到这个,沈一天很是不好意思,他尴尬的笑笑,赶紧把刚才在酒店女婿给他的房产证和钥匙还给他:“这个我们不能要,太贵重了。”

    “瞧您说的,是没把我当一家人看吗?”

    “不是,我们在这住了大半辈子都已经习惯了,换了那别墅,不一定能住的适应。”

    “不适应可以慢慢适应,你和妈年龄越来越大,是时候享受晚年了。”

    “真的不用,我们还想包饺子呢。”

    “那你就先收着,等有一天包不动了再搬过去。”

    慕煜城执意要他们收下,并且强调:“我的就是你女儿的,所以不必有压力。”

    沈瑾萱开口了:“爸,既然是他的心意,你们就收下吧。”

    见女儿女婿都开了口,沈父只好收下,搂过外孙女笑着说:“等以后弯弯长大了,外公借花献佛,送给你当嫁妆。”

    哈哈哈……几个人不约而同的笑了。

    之后又聊了一会,沈父突然对老伴说:“你去把客房收拾一下,时间不早了,都休息吧。”

    “收拾客房干吗?”

    “给女婿住啊。”

    慕煜城大吃一惊,“爸,我睡萱萱房间就好了。”

    “不行,你们还没结婚呢。”

    沈瑾萱更为吃惊:“爸,我们孩子都五岁了。”

    “那我不管,反正没结婚,我就不允许你们同处一室。”

    “婚礼早晚会举行的,只是一个仪式而已。”

    “要跟我反抗吗?”

    他眉一挑,慕煜城立马点头:“一切听爸的。”

    晚上,沈瑾萱把女儿哄睡后,给慕煜城发了条短信:“睡了吗?”

    “没有,想来吗?”

    她没好气的笑笑,回过去:“来院子里,我有话要跟你说。”

    “来我房间好了,可以边做边说。”

    “……”

    沈瑾萱关了房门,率先去了院子里,没多大会,慕煜城也来了。

    “不是让你去我房间吗?”

    “你就不怕今晚好不容易维护的形象功亏一篑?”

    他抚额叹息:“那你要跟我说什么?”

    “说谢谢。”

    沈瑾萱深深的凝望他:“谢谢你今天替我们家挽回了面子。”

    “这是我应该的。”

    “我说谢谢也是应该的,真的很开心,仿佛积聚在心头多年的闷气一下子全出了。”

    “那要怎么报答我?”

    他的眼神变得灼热,毫不掩饰心里的欲 望,沈瑾萱脸一红:“看在我让弯弯认你这个不负责任的爸爸的份上,咱们扯平了。”

    呵,慕煜城哭笑不得:“既然扯平了还把我叫出来干吗?”

    “我有件事要跟你说。”

    “什么事?”

    “宏硕集团,也就是我在北京工作的那家公司,法人代表竟然是你二叔慕振雄,是我无意找林川签字的时候发现的。”

    她以为慕煜城听后会跟她当时一样震惊,可是慕煜城的表情却出乎她意料的平静。

    “听到没有?”

    见他不说话,她推了他一把。

    “听到了。”

    “那你都不意外吗?”

    “我早就知道了。”

    这下,换沈瑾萱震惊了,她蓦然睁大眼,“你知道了?什么时候知道的?”

    “上次泄露你们设计图的时候就知道了。”

    “那你有什么想法吗?林川说那家公司是他父亲的公司,既然是他父亲的公司,法人代表为什么会是慕振雄?”

    “这没什么奇怪的,我爷爷当年立过规定,慕家人不允许到大陆办企业,但是我几位叔父还是暗地里违背了他的规定,他们开办公司让别人经营,自己则背地里操纵。”

    “这么说,这是很正常的喽?”

    “恩。”

    沈瑾萱叹口气:“你们家真是太奇怪了,尽折腾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事。”

    她仰望天空,沉思了几秒后又问:“那你上次整我们公司,你二叔没责怪你吗?”

    “怎么可能责怪,这是明显违背家族规定的隐秘事。”

    “估计心里气疯了。”

    “不会的,我二叔与其它几位叔父们不同,他是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耿耿于怀的。”

    慕煜城意味深长的否定,其实心里,不是没有一点疑惑,只是不敢去胡乱猜测,亲情对他来说,已经快成奢侈品了。

    ——

    一清早,沈瑾萱对母亲说:“妈,我待会和煜城去看外婆哦。”

    她话刚一落音,乔玉蓝就哽咽了,她吸了吸鼻子,黯然的说:“别去了。”

    “为什么?”

    “你外婆已经去世了。”

    沈一天替妻子回答了女儿,“三年前的春天就离开了人世。”

    轰一声,沈瑾萱脑子里什么东西爆炸了,她两腿一软,跌进了慕煜城怀里……

    寸寸芳草,风轻轻的吹,伫在外婆的坟前,沈瑾萱没有流一滴眼泪,不是不难过,而是不敢哭,哭了,便意味着外婆真的走了。

    “你外婆临终前,还唤着你的名字。”乔玉蓝小声抽泣:“她说,萱萱啊,你去了哪里啊,为什么都不回来看外婆啊……”

    母亲这样一说,她更觉心痛和内疚,噗咚一声跪了下去,双手抓着地上的土,指甲断裂了,却还是忍着不肯哭。

    “你外婆是个苦命的女人,一辈子都在等一个辜负她的男人,等到了死,也没有等到那人男人回来,她死得多么不甘心啊,所以当你领着一个私生女回来的时候,我和你爸是多么的痛苦和不能接受,我们不是因为怕被别人笑话,我们只是害怕你落得跟你外婆一样的下场……”

    沈母说到这里,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只是这一次,不再只是绝望的哭。

    “幸好煜城没有辜负你,可惜你外婆却看不到了,你若是早个几年回来,看到你们一家三口,你外婆该多高兴,说不定多活几年都有可能,毕竟她是因为等了一辈子没看到希望才含恨而终。”

    慕煜城缓缓走到墓碑旁,轻轻的将沈瑾萱揽进怀里,心疼的说:“想哭就哭,不要憋着,你再也不需要做个坚强的人,所以,也不要怕别人看到你有多痛。”

    “我不想哭。”

    沈瑾萱死死的咬着唇,盯着外婆的照片说:“她一定是觉得累了才会离开的,走了也好,走了,就再也不用等那个人了。”

    等一个人本来就是一件辛苦的事,更何况等一辈子。

    只是若有来世,再不要,做一个只会傻傻等待的女人。

    嘴上说不想哭,眼泪却还是流了下来,一颗颗掉在地上,她比谁都清楚,外婆的伤感不是岁月从容的感怀,更不是简简单单的孤独清苦,也不来源于男欢女爱的希冀,而是好多的话根本没能说出来。

    乔玉蓝带着弯弯先离开了墓地,慕煜城陪着沈瑾萱守在她外婆的墓前,他愧疚的说:“对不起萱萱,都是我的错,是我没能在关键时刻兑现相同遭遇不代表会有相同命运的承诺,才害得你连外婆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真的很抱歉。”

    她摇摇头:“不是你的错,一切都是宿命。”

    慕煜城跪了下去,缓缓举起右手,“外婆,我今日对你发誓,有生之年,必将倾尽一切爱我身边这个女人,到死也要守护她,绝不再让她受一点委屈,受一点伤害,请你保佑她,一定要平平安安,快快乐乐。”

    沈瑾萱眼眶涌出了滚烫的液体,只是泪水并不是只有痛苦的时候才会流,偶尔,它也会因为幸福而存在。

    她也举起了右手,含泪说:“外婆,我今日对你发誓,有生之年,必将竭尽全力爱我身边这个男人,无论有多少的困难和险阻,误会和痛苦,都会无条件的相信他,追随他,置之死地而后生亦无怨无悔,也请你保佑他,一定要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慕煜城的视线模糊了,藏在胸腔里那颗冷却了五年的心重新开始回温,视线相交,那一刻深情的凝望,情不知所起,待知晓时,已一往而深。

    他用力的抱紧了她,心,在眼泪落下的那一刻变得清澈明晰,爱久了,成了一种习惯,痛久了,成了一道刻痕,恨久了,成了一种负担,只是等待,无论时间是否冲淡了一切,心,都在它原来的位置,以固执的方式,速度执著地跳着……

    两人从公墓回了沈家,已经是傍晚时分,沈母已经做好了晚饭,弯弯见父母回来,兴奋的向他们奔去:“爸爸,妈妈,你们可回来了……”

    慕煜城抱起女儿,在她粉 嫩的脸颊亲了又亲,弯弯见母亲眼圈泛红,眼角还挂着泪珠,诺诺的问:“爸爸惹妈妈生气了吗?”

    他无辜的摇头:“没有啊。”

    “那妈妈怎么哭了?”

    慕煜城撇一眼沈瑾萱,笑着说:“妈妈是见我亲弯弯没有亲她,吃醋了。”

    “真的吗?”

    “当然,不信你看啊。”

    他身子一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沈瑾萱的脸颊上啄了一下。

    沈瑾萱怔了怔,没好气的笑了。

    “呀,真的呢,妈妈笑了,妈妈笑了。”

    沈弯弯乐得直拍手。

    进了家门,沈母说:“快洗洗手,准备吃晚饭吧。”

    饭间,沈父问:“女婿,会下中国象棋吗?”

    慕煜城点点头:“略懂皮毛。”

    “那吃了饭咱们切磋一把。”

    “好的,爸爸。”

    晚饭结束后,沈一天便与慕煜城下起了象棋,三局下来,他大吃一惊:“这也叫略懂皮毛?”

    三局他输了两局,原本还想着要不要让女婿一军一炮的。

    “是您故意让我的吧?”

    沈一天涨红了脸:“我倒是想让。”

    “那看来是我进步了,以前确实是技术不佳。”

    难得碰到对手,沈父来了兴致,两人一直厮杀到夜里十一点,都觉得意犹未尽。

    沈瑾萱端了两杯茶进客厅,随意说:“爸,已经很晚了,是不是该休息了?”

    沈父抬起头:“女婿,你困了吗?”

    慕煜城摇头:“不困。”

    不困是假的,只是看老人家兴致高,不忍心泼了他的兴致罢了。

    沈瑾萱轻叹口气,意味深长的凝望了慕煜城一眼,转身出了客厅。

    又过了半小时,客厅里的战局还是没有结束,她再次走进去:“爸,明天还要早起呢,这都几点了?”

    沈父不乐意了:“我说你这半夜三更的不睡觉,老是跑来跑去干什么?怕我欺负你男人是不是?”

    “当然不是,我是怕你熬夜对身体不好,明天白天再下也不迟啊。”

    “不行,今晚赢不了他,我是睡不着的。”

    沈父倔脾气一上来,谁都别想让他妥协,沈瑾萱知道想要动摇父亲是不可能了,于是决定从慕煜城下手。

    她回了房间,拿手机给他发了条短信:“投降吧,否则今晚你别想睡觉了。”

    “我是那种轻易认输的人吗?”他回复。

    “我爸又不是你商场上的对手,不需要这么较真吧?”

    “对长辈怎么能不认真,认真才是尊重。”

    “……”

    沈瑾萱无语的躺到床上,思忖片刻,蓦然想到能让慕煜城投降的方法,她赶紧又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事实上,这个方法确实好,慕煜城一看到新短信,两眼顿时大放光彩:“我在你房间等你。”

    他偷偷撇了眼对面的岳父,佯装随意说:“爸,这局完了我们休息吧。”

    “你困了吗?”

    沈一天眉头紧蹙,双眼盯着棋盘,想着下一步该怎么走。

    “恩,有点。”

    “不行,我这把年纪都不困,你年纪轻轻的熬点夜有什么关系。”

    “可是……”

    他话没说完,老丈人眼一瞪,他赶紧闭了嘴。

    沈瑾萱等了半天没等到慕煜城回来,更没等到他回复,懊恼得决定发最后一次短信。

    “十分钟内再不回来,我就不等你了。”

    慕煜城看到这条短信时,心里急得跟猫抓似的,他故意输了两局却被岳父看出来了,不但不放他走还把他臭骂了一顿。

    “再等等,我正在想办法。”

    他迅速回一条过去,然后起身说:“爸,我去上个厕所。”

    疾步奔出客厅,却没有去洗手间,而是来到岳母的房间,敲了敲门:“妈,睡了吗?”

    乔玉蓝开了门:“没呢,怎么了?”

    他的视线睨见床上的女儿,诧异的问:“咦,弯弯今晚在这睡的吗?”

    “是啊,这孩子今晚好端端的非缠着跟我睡。”

    慕煜城心里大喜,知道弯弯一定是受了她娘的指使,他一把抓住岳母的胳膊:“妈,你快去把我爸拉回来吧,我实在是困得不行了。”

    沈母怔了怔,立马点头:“嗳好,我这就去。”

    慕煜城先岳母一步回了客厅,岳父已经替他摆好了棋子,他刚一落座,岳母进来了:“老头子,你怎么还不睡?”

    “你睡你的,管我干啥。”

    “你不睡我一个人哪睡得着,要不我也来学学,等以后没人陪你下的时候我来陪你下。”

    沈母搬了把椅子坐到老伴身旁,一边观望一边故意问这问那,彻底扰乱了老伴的思路,沈一天把棋盘一抹:“算了算了,不下了,唧唧歪歪的吵死了。”

    慕煜城如临大赦,赶紧溜出了客厅,疾步朝客房的方向走去。

    距离沈瑾萱给的十分钟期限早已超时,他不知道她还在不在,但潜意识里,觉得她应该会在的。

    推开门,屋里一片漆黑,他摸索朝开关处走去,刚一摸到开关还没来得及按下去,身后突然扑过来一个人,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腰。

    他短暂的惊愕,脑子蓦然清醒过来,激动的转身,即便立身于这黑暗之中,也能准确无误的找到那芳香的唇,然后,狠狠的吻了下去。

    凌晨四点半,沈瑾萱昨晚特意定的闹铃响了,她揉了揉惺忪的双眼,正要坐起身,一只健壮的手臂禁锢住了她:“天都没亮,要去哪……”

    “回房间,还有半个小时我爸妈就会起床,难道你想被他们发现我们昨晚那个了吗?”

    慕煜城懊恼的闷哼一声:“明明孩子都五岁了,怎么搞得跟偷 情似的。”

    她笑了笑,俯身在他额头上印下一吻,迅速穿好衣服悄悄的回了自个房间。

    沈瑾萱走后没多久,慕煜城的手机响了,他一看号码是高宇杰打来的,当下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如果不是紧急的事,这个时候高宇杰是不会打电话来的。

    事实上,他猜的没错,电话一接通,高宇杰就急急的说:“慕总不好了,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

    “你大伯死了!”

    “什么?”他惊得猛得坐起身,“怎么回事?”

    “凌晨三点发现被人勒死在自家公司的仓库,拒说是昨天他不知从哪采购到了皮革原料,带着工人在仓库清点到凌晨十二点,之后工人离开了,他却还留在那里,他儿子见父亲迟迟未归,便赶到了仓库,结果就发现你大伯已经死了,脖子有明显被人用绳子勒过的痕迹。”

    慕煜城久久说不出话,内心承受着巨大的冲击,虽然大伯对他无情无义,可到底是他的亲人,猛然听到他的死讯,他怎样都不可能心平气和的接受和面对。

    “凶手找到了吗?”

    “警察刚刚到现场,现在还没查出什么,不过……”

    “不过怎么了?”

    “形势对你很不利。”

    慕煜城眉一蹙:“怎么说?”

    “你前段时间与你大伯之间的矛盾闹得沸沸扬扬,整个苏黎世几乎无人不知这件事,偏巧你又断了他的原料,你走后几天,你大伯四处寻找皮革供应商,昨天好不容易找到了,原料也入库了,却在这节骨上突然离奇死亡了,你说最让人怀疑的是谁?”

    “难不成怀疑我?我人都不在苏黎世,怎么能怀疑到我头上?”

    “想要除掉一个人,只有傻子才会自己亲自动手,你越是人不在嫌疑越是大,因为很容易让人怀疑你是故意制造不在场的证据。”

    慕煜城陷入了沉默,片刻后,他切齿的说:“看来这是一场故意针对我的谋杀案,是有人想栽赃陷害我。”

    “是的,你现在在哪里?”

    “上海。”

    “跟沈小姐在一起吗?”

    “恩。”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回来?”

    “今天就回去。”

    “沈小姐也带回来吗?”高宇杰停顿了一下:“现在似乎有人想暗算你,这个时候我建议还是不要带她回来为好,苏黎世已经不安全了。”

    “我知道。”

    慕煜城挂了电话,痛苦的闭上眼,陷入了沉思。

    天渐渐亮了,吃早饭时,沈瑾萱见他还没起床,便以为他是昨晚劳累过度,悄悄的跑去喊他起床,推开门,却发现他已经起床了,正坐在沙发上若有所思。

    “想什么呢?”

    她走过去,蹲在他面前,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

    慕煜城凝视着她,半响未说话,直到她拧起秀眉,疑惑的问:“怎么了?”他才开口:“我今天要回苏黎世了。”

    她的心咯噔一声,“那我和弯弯呢?没打算带我们一起回去吗?”

    “原本是打算带你们一起回去的,但是现在,不可以了。”

    “为什么?”

    “那边发生了一些令人头痛的事,我怕到时候,分不开身保护你们。”

    “什么令人头痛的事?”

    慕煜城见她眼底闪过一丝忧伤,很不忍心再瞒着她,虽然告诉她真相会令她担心,可是不告诉她的话,她一定会失望,他宁可让她担心,也不想再让她失望。

    “我大伯死了。”他停顿一下:“跟我有点关系。”

    沈瑾萱蓦然惊呆,跌坐到地上:“死……死了,为什么……”

    他把之前在苏黎世发生的事一五一十毫不隐瞒的告诉了她,说完后,将她拉起来,按坐到沙发上,信誓旦旦的说:“你放心,虽然有点棘手,但我会很快解决,你和弯弯等着我,等我解决掉一切麻烦,就立马过来接你们!到时候我们一家人再不分开。”

    “不能一起回去吗?我不想让你一个人面对困难!”

    “我也不想和你们分开,可是现在形势严峻,我不能冒一点风险,既然有人连我大伯都敢谋害,就没有不敢做的事,你和弯弯,是我无论怎样都绝对不可以再失去的人。”

    时隔五年,沈瑾萱再不是当初那个任性莽撞的女人,想到当初在苏黎世经历过的黑暗,为了不成为他的累赘,为了弯弯的安全,为了顾全大局,她强忍心痛的点头:“好,我答应你,尽管安心的去做你的事吧,我会和弯弯耐心的等着你。”

    扑进他的怀里,用力的抱紧他,不舍的眼泪滚滚而下,她的幸福果然不长久,才刚刚团聚,却又一次面对无情的分离……

    “对不起,总是让你这样担心……”他的眼泪同样落了下来,从此以后,给他最爱的两个人一个无忧的未来,将是他毕生的心愿。

    二人出了房间,沈瑾萱对家人宣布了慕煜城要回苏黎世的消息,她话刚一落音,沈弯弯就哇一声嚎啕大哭,猛得奔到慕煜城面前,一把抱住他的腿,哭着说:“爸爸,你又不要我和妈妈了吗?”

    慕煜城的心被刺痛了,他蹲下身,笃定的对女儿保证:“不是的,爸爸只是回去处理一点事,事情处理完,就马上过来接你和妈妈回家。”

    “真的吗?”弯弯哭的更伤心了,心里实在太害怕失去好不容易找到的爸爸。

    “真的,我们拉钩。”

    慕煜城红着眼圈伸出小手指,“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对弯弯许下了承诺,他把视线移向岳父岳母:“爸妈,你们放心,我以我的人格担保,绝不会再辜负你们的女儿,我一定,会回来接她们母女。”

    沈一天夫妇点头:“我们相信你。”

    出了沈家的门,在他拉开车门即将坐进去时,弯弯哭着大喊一声:“爸爸,我爱你!”

    慕煜城挥手:“爸爸也爱你。”转身之迹,泪如泉涌……

    到了机场,沈瑾萱没有哭,她替慕煜城整整了衣领,努力挤出一丝笑容说:“如果敢让我等太久,你就死定了。”

    要使出多少的力气,才能说出这么轻松的话题,一路上,尽管两人都没有说话,可是他的难过她却都看在了眼里,所以告诫自己,不让他更难过的方法,就是不要让他再看到她的难过。

    “好。”慕煜城吻了吻额头:“我走了。”

    “恩,保重!”

    她挥挥手,目送着他一步一步离开她的视线,他过了安检,身影马上就要消失不见,她终于忍不住,像女儿那样大喊一声:“慕煜城,我爱你……”

    他停下了步伐,却没有回头,然后继续往前走,直到她再也看不见他为止。

    终于不用再掩饰心中的难过了,沈瑾萱蹲下身,歇斯底里的放声大哭,她不怕别人把她当疯子,因为爱情本来就是一件令人疯狂的事。

    嘀嘀,手机传来短信的提示,她颤抖的拿出来一看,眼泪霎时流的更凶,一句平凡的话,却是一份不平凡的深情——“我也爱你。”

    她拨腿跑出了机场大厅,一架飞机掠过头顶,她追着飞机一直跑一直跑,直到飞机再也看不见,直到分不清脸上是汗水还是泪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