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133 慕煜城也是人,慕煜城不是万能的

    浑浑噩噩的回家,已经是中午时分,沈一天夫妇见女儿像丢了魂一样,心里颇不是滋味。

    吃午饭时,沈父问:“女婿有什么急事,非得一个人先走?”

    沈瑾萱撇了眼同样好奇的女儿,轻声回答:“公司的事。”

    “那你有什么打算?不回北京了吧?”

    沈母插话:“回都回来了,还回去做什么。”

    “要回去的,毕竟在那里工作了五年,就算离职也要按正常程序办。”

    “那什么时候回去?”

    “明天吧。”

    “弯弯呢?弯弯不用带过去了吧?”

    “恩,她留在上海就好,我一个人去。”

    沈弯弯黯然的抬眸:“妈妈也要像爸爸一样丢下我了吗?”

    她摇头:“不是的,爸爸是回去处理一些紧急事务,很快就会回来接我们,妈妈是去北京辞职,随便帮你转学,另外我们好多东西也要搬过来。”

    “是啊,弯弯这么可爱,爸爸妈妈爱你都来不及,怎么会丢下你。”

    沈母宠溺的揉揉外孙女的头发。

    “那好吧……”小弯弯失落的点头。

    沈瑾萱第二天就回了北京,白天正常去公司上班,中午,她打印了一份辞呈,然后揣着复杂的心情去了总经理室。

    敲响了房门,里面传来了林川的声音:“进来。”

    她推门入内,林川撇见是她,诧异的起身:“你回来了?”

    “恩。”

    往前走几步,她把辞呈放到了他面前,轻声说:“对不起,我是来跟你辞职的。”

    林川怔了怔,视线睨向桌上的辞呈,表情忽尔冷却,半响未说一句话。

    “这五年,谢谢你的关照。”

    “这五年,我就没有走进你的心里一点吗?”他痛心的质问。

    沈瑾萱低下头,不敢正视他的眼睛:“我从一开始就跟你说的很清楚,我是不可能跟你在一起的。”

    “我没有奢望你一定要跟我在一起,可是像现在这样共事不好吗?一定要离开吗?”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既然不可能做恋人,就一定会有分道扬镳的一天。”

    “是因为他吗?因为他回来找你了,所以你才动了想要离开的念头是吗?”

    “就算他不回来,我早晚还是会离开,我不可能留在这里一辈子。”

    林川突然讽刺的笑了,眼神变得十分受伤:“我真的那么差劲吗?用了十年时间爱两个女人,却没有一个爱我,哪怕是一天也好。”

    沈瑾萱很是于心不忍,她安慰说:“不是你不好,只是爱错了人,爱情是要在对的时间爱上对的人,你心眼不坏,条件也很好,相信总有一天会遇到你爱,也爱你的人。”

    “不会了。”

    林川冷冷的把视线移向窗外蔚蓝的天空:“再也不会去爱别人了,也不想爱了,人生能有几个十年可以经得起如此消耗,我,也会有累的时候。”

    沈瑾萱本就善良,加上她自己也饱受过爱情的痛苦折磨,所以,此刻很能理解林川的心情,可是除了理解以外,她什么也做不了。

    气氛一时间无比的凝重,她最后撇一眼面前的男人,轻声道一句再见,亦步亦趋的转身欲离开。

    “会再见的。”

    在她即将拉开门走出去的刹那间,林川意味深长的开了口。

    她缓缓转身,秀眉微拧,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如果你回到慕煜城身边,那我想,我们一定还会有再见面的机会。”

    “你打算去苏黎世吗?”

    “我对苏黎世一点兴趣也没有,但是我对苏黎世的人很感兴趣,尤其是慕煜城,我用了十年时间爱过的两个女人都为了他要死要活,这对我来说还真是一种打击,所以如果有机会,我希望可以跟他在商场上碰面,我倒是要看看,在感情上赢得了我,事业上是不是也一样能赢得了我。”

    “有慕振雄给你撑腰是吗?”

    沈瑾萱原本真不想说,可是林川既然先一步挑衅,那她便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果然,林川在听到慕振雄三个字时,眼神闪过一丝诧异,但仅仅只是一瞬间,很快就恢复了淡定自若。

    “如果你想说,你已经知道这家公司是慕振雄的,那也没什么奇怪的,五年前,我父母便把公司转让给了他,只是他们家族有规定,不允许儿孙在大陆私办企业,所以他便委托我替他经营,你也知道,在苏黎世他就是我的老板,一直对我青睬有加,因此我替他经营,他比交给任何人都放心,更何况宏硕也是我父亲的心血,就算不是我们霍家的资产了,我也会当成自家产业一样努力尽心。”

    他说的几乎与慕煜城不谋而合,所以,沈瑾萱也没什么怀疑,只是有一点她想不明白:“你与慕振雄真的只是上下属关系这么简单吗?你父母也经商,为什么你都不替自己家卖命,反而要一直替外人卖命呢?”

    “慕振雄对我有知遇之恩,当年我与父亲闹了矛盾独自去了苏黎世,在最穷困潦倒之时,是他向我伸出了援手,让我一边在他的公司打工,一边完成了四年的学业,毕业后就直接进了他的公司,这么多年过去,也算是比亲人还亲了。”

    “那你父母都不介意白生了你这个儿子?”

    “我自小便与父亲不合,幸好还有二个哥哥,所以我们家有我没我都无所谓,无人会重视。”

    林川的脸上再次布满了阴云,似乎说到了痛处,沈瑾萱深吸一口气,拉开房门走了出去,似乎都是些不该问的问题,如果不是为了慕煜城,她是一点想问的心都没有。

    辞呈最终批下来了,但是日期却是三天以后,她没觉得太晚,在这公司做了五年,她深知三天已经算是快的了。

    晚上,她站在星河湾公寓的窗前,视线扫向西方,搜寻着那一颗闪亮的代表慕煜城的守护星,今夜天气似乎不太好,别说守护星了,其它的星都是零碎的只有几颗,看不到想要看的,她的心情蓦然变得很不好,手里一直紧攥着手机,等着慕煜城给她打电话,他说,晚上九点会准时给她打过来。

    可是现在,已经十点半了,他却并没有打过来,她开始考虑,要不要给他打过去。

    挣扎了一小会,她最终还是主动给他打过去了,虽然很不想让他觉得她在担心,可是,她若是不打,就会一直担心下去。

    然后,什么也做不了。

    电话响了很长时间才接通,里面传来他磁性的嗓音:“喂,萱萱?”

    “你的手表不准了吗?”

    他怔了怔,顿时恍然:“抱歉,我在开一个私人会议,想着结束给你打过去的。”

    “哦这样啊,没关系,那你继续吧。”只要他没事她便放心了。

    “好,那我结束再给你打电话。”

    “恩。”

    沈瑾萱如释重负的松口气,悬在半空中的心总算是落下了,只要听到他的声音,她所有的不安就会烟消云散。

    洗了个澡躺到床上休息,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半夜她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一看号码是慕煜城,立马按下了接听:“喂?”

    “吵醒你了吧?”

    “你不会开会开到现在吧?”光想想,她都觉得心疼,这都几点了。

    “不是,早结束了,是高宇杰提议吃宵夜,然后回家后洗了个澡,才给你打的电话。”

    她撅起嘴:“看来我好像不是很重要嘛。”

    “错,是我知道,无论我有多少事需要做,都会有一个人,一直在那里等我。”

    她的心软了软:“你大伯的事怎么样了?有没有跟你扯上关系?”

    “虽然凶手还没有找到,但是跟我没什么关系了,我是谁啊,我可是慕煜城。”

    “慕煜城也是人,慕煜城不是万能的。”

    她知道就算有事,他也不可能会告诉她,这就是爱情,总是报喜不报忧。

    “真没事了,别担心了,你去北京了吗?”

    “是的,你怎么知道?”

    “下午弯弯给我打电话了。”

    呵,沈瑾萱没好气的哼一声:“都没给我打电话竟然给你打电话,白养她五年了。”

    “女儿跟爸爸比较亲嘛,等以后咱们生个儿子,那肯定整天黏着你了。”

    她不自觉的脸发烫,嗔笑道:“谁要给你生儿子,我又不是给你传宗接代的工具。”

    “瞧你说的,孩子是两人爱情的结晶,生的越多证明两人越是相爱。”

    “是吗?”很怀疑的口气:“你爸妈倒是生的多,也不见得有多相爱……”

    慕煜城生气的打断:“别往人家伤口上戳。”

    “对了,我有件事一直想问你来着,之前忘了,这会突然想起来了。”

    “什么事?”

    “上次跟你一起来北京,那个挽着你胳膊,又喊你城哥的女人是谁啊?”

    他蓦然愣住了,然后赶紧解释:“哦她呀,她叫李茉儿,是五年前来苏黎世寻亲,差点被一帮混混玷污,幸亏我救了她后来又帮她找到了父亲,她就一直把我当成哥哥了。”

    “是什么哥哥?情哥哥吗?”

    “胡说,我一直把她当妹妹看。”

    “当着我的面故意喊你城哥,看来你与这妹妹关系匪浅,而且你确定她只是把你当哥哥看吗?没有男女之情吗?”

    “我确定,她是个识大体的女孩子,明知道我心里有喜欢的人,是不会有那些不该有的心思。”

    哎……沈瑾萱叹口气:“你真是太不解女人了,有时候不把心思袒露出来,是因为没有十足的把握,怕最后连亲人也没得做,如果没有男女之情,为什么要故意喊你城哥?你老实说,你是不是经常纵容她这样喊?”

    “没有……”

    慕煜城不敢说实话,怕沈瑾萱知道了他曾把别的女人当成她,肯定会不依不饶。

    “那她怎么会喊你城哥的?”

    “你以为你的脑袋瓜子能想到的称呼别人就想不到吗?又不是什么特别亲昵的词汇,别纠结了行么?”

    “不可能,女人天生的直觉告诉我,她明明就是故意的。”

    慕煜城没好气的训斥她:“你是不是一天没情敌你就觉得闷得慌?我没女人你应该高兴才是,而不是没女人一定要给我扯上女人。”

    “我这是了解事实,咦,奇怪了,你不是一向不救人还反感别人救人的吗?怎么对李茉儿小姐就起了侧隐之心呢?是我的离开让你觉醒了?还是在遇到别人求助的时候,心里想着:要是被那女人撞见,肯定又要同情心泛滥了,是这样吗?是这样想着,所以就救了她吗?”

    “是。”

    “呵,那我真是要谢谢你,谢谢你替我发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慕煜城听出了她语气酸酸的,扑哧一笑:“吃了有一缸醋吧?”

    “你说呢?”

    “我不就救个人,而且都几年了,不至于吧?”

    “那当初我救小刀的时候你咋那样呢?”

    “过去的事咱能不提了吗?”

    “我做了你不高兴的事,你就三天两头翻帐,你做了我不高兴的事,就说咱能不提了么?你说,这么不公平,能不提么?”

    慕煜城抚额叹息:“我知道了,你今晚根本不是关心我,而是找碴跟我吵架的对吧?”

    “等我去了再说。”她哼一声。

    “吵完了吧?能挂电话休息了么?”

    “挂吧。”

    她抿了抿唇,“对了,记得小心你二叔哦,总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人。”

    “我二叔又怎么得罪你了?”

    “今天去找林川辞职,跟他说了几句话,感觉他和慕振雄的关系非同一般,总之留个心眼就好了。”

    “恩好。”

    “那就这样吧,晚安。”

    她正要挂电话,慕煜城却又突然说一句:“萱萱,这个世界上,我只相信你了。”

    心轻轻的颤了一下,她柔声说:“我也是,我也只相信你。”

    这一晚的通话是两人时间通得最长的一次,挂了电话,沈瑾萱再无睡意,心中对大洋彼岸那个人的思念如泛滥的河水一发而不可收拾,她默默祈祷,尽快解决一切麻烦,然后不要再这样分隔两地了。

    仔细算算日子,她和慕煜城虽然认识了很多年,可是在一起的时间还真不多,大多数他们都是在分离,就是像现在这样,一个在地球的这边,一个在地球的那边。

    三天转眼过去了,她要正式离开北京了,虽然即将奔向一个更好的未来,可毕竟在人生最低俗的时候,是在这个地方度过的,要走了,多少都有些不舍和留恋。

    离别的前一天晚上,公司处得要好的同事们聚在一起吃了顿离别餐,林川也去了,席间两人未说一句话,聚餐结束后,他提议送她回星河湾,她本想拒绝,可是他说这是他最后一个请求,于是她只好答应了。

    到了小区门口下了车,她道了句再见,转身便走了,实在不忍心看他眼中流露出的落寞之色,虽然在车里的时候,她就已经看见了。

    “沈瑾萱——”

    林川大喊一声,她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再次见面的时候,我不会再对你,存有任何一点感情。”

    “很好。”

    她挥挥手,头也不回的走了,如果真的还会再见面,她也希望,他不要再对她有感情了。

    有时候,爱,也是一种负担。

    慕煜城的电话间隔的时间越来越长,从最初的每天一个,到后来每三天一个,他说如果打的太频繁,藏在暗中的敌人会通过卫星信号查出她们的位置,然后很有可能会拿她们当成威胁他的筹码。

    他这样解释,沈瑾萱便也相信了,到最后来,他每隔一个星期打一次电话,沈瑾萱早已经回了上海,在一家证券公司工作,他说的话她都相信,因为他们是这个这个世界上,唯一只相信对方的人。

    如果不是有一天,她突然意外的接到张美丽的电话,那么,她会一直在老地方等着他。

    看着陌生的号码,却是从苏黎世打来,她短暂的犹豫了一下,按下接听:“你好,哪位?”

    “瑾萱,是我……”

    一声哽咽的呼唤,带着几许忧伤几许愁,沈瑾萱惊得目瞪口呆:“美丽?!”

    “你还好吗?”张美丽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憔悴,她当下有股不好的预感:“你不是怀孕不能用手机的吗?怎么还给我打电话了?”

    “现在没什么了。”

    “什么意思?”她屏住呼吸。

    “孩子又流掉了,这是流掉的第四个孩子了……”

    张美丽在电话嘤嘤的哭了,哭的沈瑾萱心里特别难受,她想说些安慰的话,可是又不知什么话才能安慰到她,一时间嗓子发梗,俨然成了哑巴。

    “我听宇杰说你现在过的很好,真是替你高兴,还记得我们当年在大学的宿舍里做过的约定吗?如果将来我生了儿子,就娶你的女儿,如果你生了儿子,就娶我的女儿,现在看来,这个愿望已经不可能实现了。”

    沈瑾萱心一痛,笃定的说:“不会的,一定可以实现,你和高宇杰还年轻,现在医疗又这么发达,没有什么疑难杂症治不好,现在最重要的是把身体养好,其它的什么都不要想。”

    张美丽讽刺的笑笑:“算了,我已经放弃了,再也经不起任何折腾和打击了,如果再经历一次同样的打击,我一定会崩溃的……”

    “你放弃了,你公公婆婆那边怎么办?他们不怪你吗?”

    沈瑾萱见过高宇杰的父母,但却没有相处过,因此也不知道他们是怎样的人,不过用脑子想也想的到,一个不能生孩子的媳妇是不可能受宠的。

    “我公公婆婆让我领养一个孩子,他们是好人,对我也很好。”

    “真的吗?”

    她颇为诧异,刚还为好友的处境难过,蓦然听她这样说,她便放心了。

    “真的。”

    张美丽停顿一下:“我这几年都没有跟你联系,你没生我气吧?”

    “怎么会,我知道你过比我还不好,心疼你都来不及,哪还会生你的气。”

    “你总是这么善解人意,对了,你跟慕煜城还联系吗?”

    “联系啊,怎么了?”

    “那他有没有跟你说他现在的处境?”

    沈瑾萱心一惊:“他处境怎么了?”

    “看来他是没跟你说,算了,没什么。”

    已经引起了她的怀疑,再说没什么,沈瑾萱怎么可能会相信,“美丽,不要瞒我,快说!”

    “他可能不想让你担心……”

    “你以为现在我还能不担心吗?”

    张美丽黯然的叹口气,说:“慕煜城现在的处境很艰难,可以说是四面楚歌,他大伯的死很多证据都指向他,这还不算什么,竟然连五年前小刀的死都跟他扯上了关系,不知是谁向警察报的料,提供了一些相关证据,另外在小刀之前,还有一位名叫张大荣的女人,也说是慕煜城杀害的,短短半个月,他已经背上了三条人命……”

    砰一声,张美丽话没说完,沈瑾萱两腿发软瘫坐到地上,她脸色蓦然苍白,整个人像丢了魂一样,手里握着的手机,传来一声声急切的呼唤:“瑾萱,还在听吗?你还在听吗?……”

    那一天,她不知是怎么回的家,那一天,她在外面哭了很久才回家。

    到家后,她强颜欢笑,没让女儿看出一丝破绽,吃了晚饭把弯弯哄睡后,她去了父母的房间。

    “爸妈我跟你们说件事。”

    她未语泪先流,话没出口,眼泪就流的止也止不住。

    “出什么事了吗?”

    沈母见女儿一下子哭的这么伤心,心都揪到了一块。

    “是不是女婿出事了?”沈父紧张的问。

    两口子都清楚,如果不是女婿出了事,女儿是不会之般的伤心哭泣。

    “是的!所以我要尽快赶去苏黎世。”

    “到底出什么事了?”

    “他被人陷害了,现在有三条人命跟他脱不了关系。”

    沈瑾萱把之前在苏黎世发生的事言简意赅的叙述了一遍,沈一天夫妇听完后,陷入了沉思。

    “爸妈,你们帮我照顾好弯弯可以吗?”

    她一下子跪倒在父母面前,想到慕煜城现在的处境,她就觉得自己要被撕裂了一样,眼里流着泪,心里淌着血。

    “我们照顾弯弯是没问题,可是那边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复杂险恶,你去了又能解决什么?你根本帮不了他。”

    “就算什么也不能为他做,只要守在他身边就行了,我只要守在他身边,你们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他的命,只有我留在他身边,他才会知道自己的重要性,才会时时刻刻想着要保护好自己,如果一个人需要动力才能排除万难活下去,那么,我就是慕煜城心中最大的动力。”

    沈瑾萱哭的愈发伤心,她抓着父母的手说:“所以,你们让我去吧,知道了他现在的处境,我不可能还继续在这里等,就算我们没有举行婚礼,也早已经把对方看作了生命中的另一半,在外婆的坟墓前,我也曾发过誓,这一生无论有多少困难和痛苦,都将无条件的追随他,如果他被人害死了,那我也没办法独活在世上……”

    沈父痛心的闭上眼,半响才表态:“好,你去吧,弯弯不用担心,我们会照顾好她,去吧,这个时候是该陪在他身边。”

    “谢谢爸,谢谢妈……”

    沈瑾萱扑到母亲怀里伤心的大哭,沈母的眼泪也出来了,她轻拍女儿的背:“你比你外婆幸运多了,最起码这一生还有一个人可以守护和等待,而你外婆,除了等待却是什么都没有了……”

    第二天,沈瑾萱没有再去上班,而是带着女儿玩了整整一天,给她买了很多吃的玩的,到了晚上,才郑重的对女儿说:“弯弯,妈妈要离开一段时间,你会听外公外婆的话对吗?”

    沈弯弯蓦然一愣,“妈妈要去哪?”

    “去你爸爸那里。”

    “为什么不带上我?”

    “因为外公外婆太孤单了,想让你多陪陪他们,等过些日子,我和爸爸一起回来接你。”

    “那我以前没来上海的时候,外公外婆难道都不孤单吗?”

    “以前是不知道有弯弯,现在知道了,又见到了你,当然舍不得再放你走了。”

    “可是我想跟爸爸妈妈在一起。”

    沈瑾萱鼻子一酸,拍拍女儿的头:“弯弯乖,跟爸爸妈妈在一起的日子多的是,可是以后回了苏黎世,再想见外公外婆就很难了哦。”

    她冲父母使了使眼色,沈母立马说:“是啊,外婆最喜欢弯弯了,如果你妈妈把你带走了,那我会伤心的吃不下睡不着……”

    “是啊是啊,外公也是,而且上次外公答应带你去看斗牛的,难道你不想去了吗?”

    这一番糖衣炮弹的攻击,终于让沈弯弯动摇了,她咬了咬唇,艰难的点头:“那好吧,不过你们一定要早点回来接我哦。”

    “恩,放心吧,不会让弯弯等太久。”

    “那我们拉钩。”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沈瑾萱最终踏上了飞往苏黎世的航班,去之前她没有通知慕煜城,没有告诉任何人。

    到达苏黎世国际机场已经是傍晚时分,隔了五年重新踏上这片熟悉的土地,她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酸甜苦辣麻五味俱全。

    她没有第一时间赶去找慕煜城,而是打车去了紫藤园,那个在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地方。

    原本以为园里已经无人居住,她见门没上锁,便推开门走进去,迎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场景,却不再是熟悉的环境,那些曾经点缀满园美色的紫藤花已经移植了,取而代之的,真是慕煜城所说的紫色蒲公英,只可惜不是开花的季节,但是那一朵朵毛茸茸的淡紫色小球还是令她心情十分激动,她蹲下身,摘一棵到手中,轻轻一吹,白色的毛絮漫天飞舞,说不出的唯美动人。

    “沈小姐——”

    一身惊异的呼唤至身后传来,她身上一僵,辨得出那是于妈的声音,只是她有些不敢置信,五年了,于妈还在这个园子里。

    “小姐,真的是你吗?”

    于妈激动的奔上前,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看清她的面容后,泪水霎时涌出了眼眶,“真的是你,我这不是做梦吧?天哪,我是不是老了眼花了……”

    她有些语无伦次,可见内心真的太过激动。

    “是我,你没有眼花,我是瑾萱。”

    沈瑾萱伸手抱住于妈,忍不住也哭了,人都是伤感的动物,看到熟悉的人,看到熟悉的物,心里就会特别难受,仿佛那些岁月在不知不觉中就悄悄的溜走了。

    “从你走的那一天我就想着你一定会回来,结果你真的回来了,能在闭眼之前再见你一面,我这辈子也就没什么遗憾了。”

    “说什么呢。”

    她抬起头,仔细打量面前的妇人,这才发现,于妈真的老了,头发已经白了一大半,脸上的皱纹更是多的数也数不清,看到她这样子,沈瑾萱心里更难受,就仿佛看到了无情的岁月,一刀一刀在于妈的脸上刻着它专属的印记。

    “对了,你回来少爷知道吗?他要是知道一定会很高兴,这五年,他可是每分每秒都盼着你回来……”

    “我们已经见过面了,而且也和好了。”

    “真的吗?”

    于妈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她难掩心中激动:“太好了,老天保佑,那时候我就想,如果老天爷要是拆散了你和少爷,那真是不长眼了,我活了大半辈子,就没见过比你们更相爱的人。”

    “是真的,我们在北京见的面,后来一起去了我家里,我父母也接受了我们的爱情。”

    “那你当年……怀的那个孩子呢?”

    于妈问的小心翼翼,毕竟,当年是因为那个孩子,两人才走上了穷途末路。

    “早生了,是个女儿,跟她爸爸一样狡猾。”

    两人不约而同的笑了,于妈见天色已黑,赶紧将她拉回客厅:“你是今天才回来的吗?快歇着,我给你做好吃的。”

    “恩是的,我下了飞机便直接赶过来了。”

    “这么说,你跟少爷还没碰过面吗?”

    “恩,还没有。”

    “哎……”

    于妈重重的叹口气:“少爷最近被一些命案缠身,整天忙得焦头烂耳,以前每年他都会来园里几次,今年到现在还一次都没来过。”

    “你打电话让他过来吃晚饭吧?”她停顿一下:“但是不要告诉他我来了。”

    “那他恐怕不会来的吧?”

    “你这样说……”

    沈瑾萱耳语了几句,于妈点点头:“好,我知道了。”

    她走到电话机旁,拨通了慕煜城的手机,片刻后那端接通,于妈说:“是少爷吗?”

    “是的。”

    “你今晚可不可以过来陪我吃顿饭,今天是我生日,我一个人实在太冷清了。”

    慕煜城沉默了一下,回答:“好,我待会就过去。”

    于妈是照顾过他母亲的人,更是照顾过沈瑾萱的人,看在她照顾过两个他爱的人的份上,她提出这样的请求一点也不过分,这五年来的,她一个人默守在紫藤园,从未有任何牢骚和不满,更没有提出过任何贪心的要求,所以今晚难得她开口,慕煜城就算再怎么抽不开身,也不会拒绝了她。

    七点半,他把车开到了山上,于妈已经等在门口,感激的说:“谢谢少爷给我这老太婆面子。”

    “别这样说,你是看着我长大的,别说是陪你吃一顿晚餐,就是给你养老送终也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

    “哎哟,那可不敢当,绝对不敢当。”于妈慌忙摆手,心里一时间说不出的窝心和感动。

    “生日快乐。”

    他把礼物递到于妈手中,一边往客厅走一边愧疚的说:“真是惭愧,你看着我长大,我却是连你生日都不清楚,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

    “过去我不喜欢过生日,所以你当然不知道了。”

    慕煜城进了客厅,脱下外套,见于妈在厨房里忙碌,想过去帮帮她,见她做了一桌的菜,笑着说:“就我们两个吃的了这么多吗?”

    “不是我们两个人,还有一个人哦。”

    “谁?”他疑惑的挑眉。

    “待会你就知道了。”

    于妈眼珠骨碌转一圈,佯装随意说:“我今天到楼上打扫房间,发现一个沈小姐当初很珍惜也很喜欢的东西。”

    “什么?”

    慕煜城诧异的问。

    “你上去看看便知。”

    他怔了怔,转身出了厨房,朝二楼走去。

    到了卧室,推开门,一眼撇见床上某处空了五年的地方,竟然重又放了一只大棕熊,而那只大棕熊正是当初被沈瑾萱带走的。

    短暂的惊诧过后,他疾步往外走,准备去找于妈问清楚,一只脚才迈出房门,身后突然扑过来一个人,伸手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腰。

    熟悉的体温,熟悉的气息,两颗心靠拢在一起,慕煜城猛一回头,撇见面前站着的女人,目光露出了惊喜之色,可惜只是罕花一现,惊喜之色很快被谴责所取代。

    “你怎么来了?”他生气的质问。

    “见到我不高兴吗?”

    “是,不高兴,不是说好了,等我把问题解决了就去接你们吗?”

    “要等多久?现在问题解决了吗?”

    慕煜城蹙起眉:“快了。”

    “不要再瞒着我了,我已经知道你现在的处境,我若是不知道,我就不会来!”

    沈瑾萱笃定的说。

    “你听谁说的?”

    “我听谁说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既然来了,我就要和你一起面对。”

    “笨蛋,不知道现在留在我身边很危险吗?跟我走。”

    慕煜城拉起她的胳膊就往外拽,她用力挣扎:“要去哪?”

    “送你回去。”

    呵,她没好气的哼一声:“你昏头了吧?现在都几点了,你送我回哪去?!”

    他停下步伐,轻声叹息:“好,那你就留在这里过一夜,明天一早我送你去机场。”

    “我不会回去的!”

    沈瑾萱仰起下巴,五年她变了很多,唯独倔脾气没怎么变,还是当初的样子。

    “萱萱,不要这样,我们不是说好了,不要让对方担心的吗?你留在我身边很危险,真的很危险!”

    “有什么危险?说来听听。”

    “你可能会被人绑架,会被人恐吓,会被人诬陷……”

    “那就来吧,我不怕!”

    “也有可能会死……”他一把捏住她的肩膀:“不要再说不怕,你不怕我怕,你的命不是你一个人的。”

    “死也无所谓,我的命不是我一个人的,你的命同样也不是你一个人的,如果你就这样把我送回去了,那我一定会忧郁而亡,既然横竖都是死,那我情愿死在你身边!”

    慕煜城震慑住了,被她坚决的勇气和意志震慑住了,他深深的凝望着她,伸手抚摸她的脸庞,突然间就不知该说什么好。

    沈瑾萱的眼圈红了,她扑到他怀里,头抵在他胸前,哽咽着说:“我爱你,不光因为你的样子,还因为和你在一起时我的样子;我爱你,不光因为你为我而做的事,还因为了你我能做成的事……”她停顿一下,吸了吸鼻子,继续说:“虽然我不知道能为你做什么,但是我会有我的方式来爱你,不管多晚都坐在灯光下等你回来,听见你在咳嗽赶紧伸手摸你的额头,两个人一起吃饭,桌上摆的都是你爱吃的菜,想让自己变得更美丽,希望自己能被所有人瞩目,却只能被你拥有……这,就是我爱你的方式,沈瑾萱爱慕煜城的方式。”

    慕煜城被感动了,心在那一刻急剧颤抖,他捧起她的脸,亲吻她眼角的泪痕,沙哑的说一句:“好,留下来……你这个笨蛋,到底还要让我多爱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