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135 嫁给你我从不后悔

    在慕煜城还没正式到警局接受调查前,网络上已经把他完全抹黑了,说他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奸商,只要有人阻挡他的财路,就一律赶尽杀绝,哪怕是自己的亲人也不放过。

    铺天盖地的报道给慕氏集团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公司股票节节跌落,偏偏这时,不知从哪又冒出来一个无名氏开始收购公司的股份,就像当初慕煜城与慕槐之间对峙时一样。

    慕煜城临时召开了紧急会议,面对一帮坚守公司的老股东们的谴责,他抱歉的说:“对不起,是我没有考虑到这一点,才给了别人见缝插针的机会。”

    不管是他也好,慕槐也好,谁做了这个公司的最高统治者,这个公司还是姓慕,还是慕家的产业,可是被一个来历不明的人收购了的话,那问题就相当的严重了。

    这是他当时没有考虑到的问题,没有考虑到别人会有模学样,学他将小股份集合,然后先成为最大的股东,再一点点将公司吞并。

    “现在不是说抱歉的时候,公司股票已经跌到了三个百分点,外人又对公司虎视眈眈,你要告诉我们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我会负责到底,请大家不要担心,给我些时间,我会处理好一切。”

    砰一声,会议室的门被推开,慕家老三老四走了进来。

    “还有什么好说的,直接换人。”

    慕老三阴沉着脸直视股东们说:“大家也看到了,他现在被官司缠身已经自顾不暇,哪有精力再管公司的事?现在形势这么严峻,不能再相信他了,我们应该推举一位新的负责人,稳住公司的局势才是明智之举!”

    “那三叔觉得推荐谁比较合适呢?”

    慕煜城冷冷的问。

    “当然是推荐一位更有能力,更有担当,并且是身家清白的人来担任。”

    “不管这个人是谁,都一定要姓慕不是吗?那请你说说看,你现在心中合适的人选是谁?”

    原本两个人是立挺大哥慕槐,可谁知大哥却意外遇难,虽然凶手还没确定是谁,但两人已经认定是侄子慕煜城,他们在短暂的惊慌之后,笃定的达成一致,一定要将他拉下台,或者,早晚有一天,他们也会落得跟大哥同样的下场。

    “慕家也不是只有你一个男人了,大哥的儿子还有我和你四叔的儿子,你二叔虽然没儿子,但他的能力也不比你差到哪,所以,这些人都是可以当选的,都是比现在的你更适合管理这家公司的。”

    慕煜城讽刺的大笑:“大伯的儿子慕子离,我给他一家分公司,他当了三年的总经理,三年营业额都是负数,三叔你的儿子,大学没读完就被学校开除,至于开除的原因想必就不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了吧?至于四叔的儿子,一个天黑就不敢出门的男人,能撑得起一个公司的重任吗?”

    他说完,视线睨向各位股东:“大家说,你们愿意让这样的人来接管公司吗?”

    众人沉默,慕老三气恼的瞪眼:“就算你说的这些人不合适,那你二叔呢?他难道也不合适吗?”

    “你们这样拥护二叔他本人知道吗?我劝你们还是先问问他自己的意见,虽然这年头人的欲望就像无底洞,但也不是每个人都被利欲冲昏了头,二叔与二位可不是物以类聚,落井下石的事他做不出来。”

    慕老三被他奚落的脸色涨红,丢下一句:“各位好好想想吧,我大哥死得不明不白,到底与谁脱不了干系?若你们想亲手毁了这家公司,那就继续支持一个被官司缠身的人吧!”

    慕老三慕老四甩门离去,原本沉默的股东们纷纷起身说:“看在当年与家父共事的份上,我们就再相信你几日,若局面还是没有一点逆转,甚至比现在还要糟糕,那就对不起了,我们只能另做打算。”

    高宇杰随着慕煜城走出会议室,气恼的说:“好不容易慕槐那只老狐狸不折腾了,没想到又窜出两只狐狸。”

    “注意你的言辞,被别人听到,又成了指责我杀人的证据,到时候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高宇杰警惕的望了望四周,压低嗓音说:“我一时生气吗?没想那么多……”

    两人进了办公室,关严了房门,慕煜城问:“我大伯的死因有没有查出什么新的线索?”

    “新线索都是对你不利的线索,听说慕子离跟警察录口供,说你大伯死前曾跟他说过,如果自己出了什么意外就把资产变卖远走他乡,说你是不会放过他的。”

    砰一声,慕煜城一拳砸在了办公桌上:“该死!”

    “他这样一说,更显得是你谋害了你大伯,所以估计警署通知你去接受调查,也是因为他录的这个口供。”

    “不会的,肯定还有更重要的证据。”

    “人明明不是你杀的,哪来那么多重要的证据证明是你杀的人?”

    高宇杰愤怒的吼一声,真恨不得找出那个藏在暗中的人,活剥了他的皮也不解恨。

    “这明显是蓄谋已久的圈套,最起码策划了好几年,不然怎么会让我处在这么被动的位置上?看来这个人早就盯上我了,而且绝对不是一般的人。”

    “那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采取什么行动?不能坐以待毙吧?”

    慕煜城点头:“先把公司的问题解决了再说,你去查一下那个收购股份的无名氏到底是谁?”

    “说到这个我就来气!当初我去收购的时候,那些股东们个个都不肯卖,说股份就是他们的命,现在倒好,一个慕名其秒来历不明的人收购,一个两个反而都不要命了,这简直就是纯心跟咱们过不去!”

    “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先稳定局势再说,将来等这一切都尘埃落定,这些与我作对的人,我会让他们后悔莫及!”

    慕煜城幽深的目光闪过一丝阴霾,双拳握得咯吱响,心里的愤怒比高宇杰只多不少。

    “那你明天会去警署吗?”

    “去,不去的话反而显得心虚了。”

    “好……”

    晚上慕煜城回紫藤园,下车前努力挤出轻松的笑容,不想让那个昨天才成为他妻子的女人今天就为了他的烦恼而烦恼,真正的好男人,是不该让妻子担忧的。

    “少爷回来了。”

    于妈上前接过他的外套,“晚饭马上就好。”

    “太太呢?”

    慕煜城见沈瑾萱没在楼下,颇为诧异的问。

    “在书房里看书呢,也不知道看的什么书那么入迷,一整天没下楼了,午饭还是我给她送上去的,也没吃多少。”

    慕煜城闻言便上了楼,悄悄的来到书房门前,挑开一个门缝瞅了瞅,只见他的妻子正在埋头苦读,一双秀美的柳叶眉拧在一起,似乎正在思考着什么。

    他推开门走了进去,沈瑾萱刚想把书合起来,已经被他抢先拿到了手中,“《工商企业管理精髓大全》?”

    慕煜城挑眉:“一整天不下楼就是在看这个?”

    她不好意思的点头,原本是想等到正式去公司报道再跟他说,却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他发现了,都怪她求学心切,没注意已经到了他回家的时间。

    “恩……”

    “是为了我吗?”

    “是啊。”

    她再次点头,慕煜城伸手将她抱进怀里,长长的叹口气说:“虽然很感动,但是如果为了我连饭都不好好吃,我还是希望你不要为我做任何事。”

    “我吃饭了呀。”

    “吃的很少,我都听于妈说了。”

    “那是因为我看书的时候零食吃的太多,结果到吃主食的时候就没什么胃口了。”

    “别找借口了。”他心疼的瞪她一眼,意味深长的说:“真的想到公司帮我吗?”

    “是的。”

    沈瑾萱无比笃定肯定的点头。

    “那就来吧,这些书就不用看了,反正你的学历也不低。”

    “不行,我虽然是读完了硕博,可是学的都是经济类的,对帮助你根本没什么用处。”

    “怎么没用处,一个公司的经济是命脉,用处大了。”

    “可我想帮你更多,除了经济外,其它的运营,公关,危机处理这些,我都想学一学。”

    慕煜城见她态度坚决,点头:“好,难得你有这份心,那就学吧,以后我会教你,会把你培养成第二个高宇杰。”

    “谢谢,太好了!”

    沈瑾萱高兴的在他的脸颊上重重亲了一口,这正是她求之不得的。

    “走吧,下去吃饭。”

    “好的。”

    他牵着她的手下了楼,就像多年以前,他也总是这样牵着她走,沈瑾萱望着走在她前面的男人,心里默默祈祷,不止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让他牵着她走吧。

    她心甘情愿的跟着他的脚步走,无论天涯海角,无论艰难险阻,都只会向前,而不会后退。

    ——

    慕煜城准时来到了警局,高宇杰拉开车门,他迈步下去,视线被一阵镁光灯刺的微微闭合,面色一冷,疾步朝警局大门内走去。

    媒体的出现,令他十分的不满,但也不便发作,于是便以最快的时间消失在他们的聚光灯下。

    “慕先生,请你详细解释一下,五年前是怎么发现从大陆偷渡而来的陈刀的尸体?”

    “你们不是要调查我大伯的死因,怎么又问起了不相关的人?”

    “现在据知情人士举报,陈刀被害一案与你有关。”

    阴暗的审讯室内,一名审讯员拿着相关的文件,询问坐在他对面的慕煜城。

    “与我有什么关系?”

    “五年前,是他用车将你的未婚妻撞成了残疾,你后来虽表面上不计较,但实际上,并没有放过他是吗?”

    “这是有什么确切的证据,还是只是你自己的猜测?”

    “根据调查而来的结果然后作出相关的猜测。”

    “如果调查来的结果证明是我杀害了他,那就把结果拿出来,或者就不要凭空猜测。”

    慕煜城的语气相当不好,审讯员碍于他的身份也不好发火,压抑着怒气说:“我们是执法人员,有权利对案件作分析。”

    “那你们现在的分析是什么?就是我杀了他吗?”

    “从当年的目击证人录的口供来看,确实是你杀了他,只是还存在一些疑点,所以我们才向你确认事实的真相。”

    “事实的真相就是我没有杀他,他的死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包括我大伯慕槐。”

    “任何杀了人的人都不可能承认自己杀人,所以……”

    啪一声,慕煜城一巴掌拍在桌上,冷声说:“我要求换人。”

    “换人?换什么人?”

    “换审讯官,因为你的办案能力,让我怀疑自己洗刷冤屈的日子可能会遥遥无期!”

    对面的审讯官脸色变了变,忍无可忍的说:“请不要妨碍公务,否则……”

    “否则怎样?”

    慕煜城腾一声站起来:“我就是不来配合你们调查,你们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发觉气氛不对劲,一旁的助理审讯官赶紧打圆场:“好了,好了,既然他要求换人,那就换吧。”

    重新换了审讯官,继续刚才的案例进行询问:“慕先生,我们今天会传唤你到案,是因为昨天有人向我们提供了一条重要的线索,就是陈刀消失的前一天晚上,你曾开车去过他的住处,就是你去过之后,第二天他就失踪了。”

    这位审讯官倒是还可以,一上来就挑重点的说。

    “是的,我是去过,但只是跟他说了些事情,我并不知道他第二天会离开,也没逼过他离开。”

    “跟他说了什么事情可以透露一下吗?”

    审讯官见他蹙起了眉头,马上解释:“虽然有些涉及隐私,但是我们想知道你说的那些内容,是不是致使他失踪的原因。”

    “五年前,我的妻子救过他的命,后来认他做了弟弟,也确实是因为我妻子,我才将犯了故意伤害罪的他保释出来,并且在我的公司给他安排了工作,我那天夜里去找他,是因为无意中得知他对我妻子存有爱慕之情,我只是警告了几句,让他收起异心,其它的什么也没说,至于他离开的原因,也可能是因为这个,但是他的死与我无关点关系。”

    “有什么证据能证明陈刀对你妻子怀有异心?或者有什么人可以证明你当时跟他说的只是警告的话,而不是威胁的话吗?”

    “没有,我是一个人去的。”

    “那事情恐怕就不乐观了。”

    “他离开后是去了百家门的地下赌场,那种地方你们警察也知道有多乱,死个人像家常便饭一样正常,为什么会觉得一定跟我有关系?”

    “这个我们已经调查过了,陈刀不是在那个地方被弄死的,从医院的死亡登记时间来看,他是六月十三号晚上九点咽的气,而当天晚上八点,他还曾出没在盛锦娱乐城一带,有监控录像可以证明,那么也就是说,他是在八点到九点这短短一个小时内遇的害,你们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将他找出来的?”

    “因为我妻子一直在寻找他,所以我便派了助手帮她找,确实很巧合,但事实就是这样,我助手是接到他安排出去的人的电话后赶过去,当时陈刀已经被人打的毁身是伤,在送医院的途中就已经气绝身亡了。”

    审讯员点头:“好,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明天麻烦你再过来一下。”

    “为什么?你们以为我很闲吗?”

    “耽误你的时间很抱歉,但是我们也是按程序办事,请多谅解。”

    ****

    沈瑾萱是下午三点才知道了慕煜城被叫到警署审讯的事,她在书房里看书时,遇到一个问题不太明白,便打开电脑查询了一下,结果无意中发现,慕煜城在网上被人骂的十分难听,说他心狠手辣杀人如麻,还配了一张他在警署门前的照片,从时间上看,竟然就是今天,她一下子愣住了,呼吸开始有些不畅。

    昨晚他回来后还跟她有说有笑,一点也没有提及今天要被审讯的事,更没有提及在网上被人骂的很惨的事,他没说她竟然也没发现,她真是天底下太不称职的妻子了。

    沈瑾萱关了电脑,起身走到窗前,心里蓦然变得很难过很失落,她无法想象慕煜城面对外界的舆论压力,回来后还要对她强颜欢笑有多么不容易,从口袋里摸索出手机想给他打电话,可是号码翻出来却怎么也按不下去,挣扎了很久,最终把手机又放回了口袋里。

    天渐渐黑了,于妈已经准备好晚饭,也不催促沈瑾萱先吃,因为她知道,少爷不回来,她一个人是不会先吃的。

    沈瑾萱站在紫藤园门外,来来回回的走着,她在等慕煜城,因为今晚特别想早些见到他,所以她便跑出来等他。

    一个小时过去了,二个小时过去了,在九点钟到来之前,她终于看到了熟悉的灯光,是慕煜城的车灯,他的车停在她面前。

    “晚饭吃了吗?”

    下了车目光深情的望着她,脸上挂着温润的笑容。

    不知怎得,沈瑾萱看着他这样的笑容,心里比喝了一缸醋还要酸,她摇头,声音发梗的说:“没有,在等你。”

    “不是说了不要等我吗?又不听话。”

    “偶尔了,又不是天天这样。”

    慕煜城没好气的戳她一下额头:“下次七点以前必须要吃饭,不然你会后悔的。”

    “好。”

    沈瑾萱嘴上的答案和心里的答案永远都是两样的,嘴上说好,心里却说,嫁给你我从不后悔。

    “以后有什么困难我们一起面对好吗?”

    她突然伸手圈住他的脖子,眼神掩饰不住的忧伤:“我已经是你的妻子,我们当着上帝的面发过誓,无论贫穷富贵,祸福疾病,都要守在对方的身边,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

    慕煜城愣了愣,不确定的问:“你都知道了?”

    “恩,很遗憾,不是从我爱人的口中才知道。”

    “我只是不想让你担心。”

    “那我现在不担心了吗?”

    “以后不会再瞒着你,就算明知道你会担心也告诉你,可以了吗?”

    她眼眶有些泛红,点头:“可以。”

    “那快进去吃饭吧,我已经在外面吃过了。”

    于妈把饭菜重新热了一遍,慕煜城坐在沈瑾萱面前陪着她吃,她却提议:“再吃一点好吗?”

    “我已经吃不下了。”

    “不要骗我了,最近瘦了好多。”

    她心疼的伸手抚摸他的脸庞,心里特别不好受:“无论将来怎样,我都会守在你身边,一直相信你陪伴你。”

    “恩,快吃吧,吃饭的时候就好好吃饭,不要说这些不愉快的事。”

    沈瑾萱哪里有什么胃口,但为了不让慕煜城担心,还是勉强把一碗米饭吃进了肚子里。

    “今天去调查的结果怎样?”

    上了楼,她思忖了片刻,坐到他身边问。

    之前认为帮不了他,便也不问,怕问了惹他烦恼,可现在不一样了,她是慕太太,她先生的事就是她的事,就算他烦她也不能不问。

    “没什么进展,今天调查的是小刀的案子。”

    “小刀?”

    沈瑾萱大吃一惊:“难道他们真的认为小刀的死与你有关系?”

    “恩,因为我是小刀生前接触的最后一个人。”

    “怎么可能?你要是想让他死当初就不会救他出监狱了,这些警察会不会办案。”

    “那是站在你的立场上,警察不会了解这些细节问题。”

    “可是因为是死者生前接触过的最后一个人,就要被定为杀人凶手,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因为小刀离开之前,我找过他谈话,这就成了我最有嫌疑的地方,他们认为是我说了什么逼走了他。”

    “你找过小刀吗?你跟他说什么了?”

    慕煜城轻叹口气:“小刀喜欢你,你知道吗?”

    沈瑾萱蓦然睁大眼,诧异的问:“你也知道?”

    她记得她当初并没有告诉他,不告诉他是因为怕他心里有芥蒂,毕竟是因为自己慕煜城才放过了他不想放过的人,如果倒回头,他放过的人对他的女人有异心,那他这心里怎么能接受的了。

    “这么说,你其实一直都知道?”

    “恩。”

    “小刀跟你说的?”

    “没有,是他死后我去过他住的地方,在他床头边发现了一本日记,然后从那上面看到的。”

    “日记?”慕煜城迫切的问:“还在吗?”

    沈瑾萱想了想:“我得找找,当时被我塞到哪去我有些记不住了。”

    “那你赶紧找,如果能找出来,可以给我当证据用。”

    “那个上面并未提到小刀的死因。”

    “我知道,只要证明小刀确实对你存有爱慕之心,那就可以证明我在他失踪前找他说的那些话就是事实了。”

    “好,我这就去找。”

    沈瑾萱赶紧翻箱倒柜的找了起来,一想到可以给慕煜城当证据用,她就恨不得把房顶都掀了。

    “找到了!”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衣柜的底层,她找到厚厚的一本,早就发黄的日记本,然后递到了慕煜城手中,他翻看了一会,欣慰的说:“太好了,有了这个,不说能百分百排除我的嫌疑,但最起码会少了一半的嫌疑。”

    “对了,听说张美兰的案子也跟你扯上关系了?”

    “那个案子已经结了。”

    “没牵扯到你吗?”

    “有牵扯过,不过很容易就解决了,张美兰是自杀身亡,她儿子就是最好的证人,虽然向警察举报的人说是我杀的,可那人明显对事件不是很了解,我让高宇杰把张美兰的儿子带到警局录了口供,案子很快就撤掉了。”

    “那现在就是你大伯和小刀的案子结不了吗?”

    “恩,别看警察现在只询问小刀的案子,其实真正棘手的是我大伯,我有预感,他们一定是想要等到最后,才公布我大伯案件的最主要证据。”

    “到底是谁想这么害你?你最近有得罪过什么人吗?”

    慕煜城自嘲的笑笑:“想害我的人从来就络绎不绝,至于得罪过的人,那是数也数不过来,夸张一点形容的话,我一出这紫藤园,就觉得四面皆敌,每个人都想置我于死地。”

    沈瑾萱忧虑的叹息:“到底那个人是谁呢?我觉得真正想要害你的肯定只是一个人,只是分散开来,就好像有很多人都想要你的命了一样。”

    “好了,别纠结了,就算是鬼,早晚有一天我也会把他揪出来。”

    慕煜城拉起她的手:“走吧去书房,我教你一些社交与管理方面的知识。”

    这一晚,沈瑾萱学的很认真,也掌握了很多技巧,只是第二天一早,她替慕煜城打理衣服的时候,心情就特别不好了,只因为他说,今天还要去警局。

    她不想让自己深爱的人每天面对这些困扰,可是又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送走慕煜城后,她想静下来看书,却发现怎么也看不进,心烦意乱的在房间里闷了一会,当即决定去找慕振雄。

    为什么会想到去找慕振雄,一来想让他帮帮慕煜城,二来想探探他与林川之间的关系。

    换了身衣服,她便真的赶去了慕家别墅,在踏进大门之前,她心里有些犹豫,不知道五年过去了,慕绮绮是不是已经回来,如果回来见了她,会不会还像当年那样恨之如骨?

    “你找谁?”

    一名家佣模样的人走出来,疑惑的打量她。

    “哦,我找慕二叔,我是他侄子慕煜城的妻子。”

    “你稍等,我进去通报一声。”

    “好的。”

    沈瑾萱等了不到二分钟,佣人便出来说:“老爷请你进去。”

    她径直迈进客厅,在客厅中央的沙发上,看到了未曾显老的慕振雄,他正一脸笑意的望着她,起身说:“侄媳来访,真是令我意外至极。”

    “二叔,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五年前走的不声不响的,我平时琐事多,也没办法分心管你们年轻人感情方面的事,你走后我才从雅姿那里听闻了事情的经过,还特地把慕岚给臭骂了一顿,那个江纯一犯混她也跟着犯混,真是怪不得煜城恨她,连我都没法原谅这两个人,抛却你是我侄子的爱人不说,那跟你一起被陷害的林川可是我最得力的人才,也因为这件事跟我辞职回了北京,幸好我前年收购了他家的公司,刚好他不肯留在这里,我便让他替我接管北京的公司了。”

    沈瑾萱心里十分诧异,没想到自己还没问,慕振雄倒是先说出来了。

    “难不成我在北京工作的宏硕是二叔的公司?”她明知故问。

    “你离开苏黎世去北京了吗?而且还在宏硕?”

    慕振雄诧异的挑眉,那表情竟是看不出半点伪装的模样,似乎真的不知道。

    “是啊,你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林川那家伙竟然都没跟我说。”

    “呵呵,他可能是怕你知道了我在那里,就会告诉慕煜城。”

    “有可能。”

    慕振雄笑笑,不过又觉得不对劲:“咦,就算我告诉煜城怎么了?管他小子什么事?”

    “二叔不知道吗?他可是对我有爱慕之情。”

    “是吗?”慕振雄眼中再次闪过诧异,只是这次,诧异中夹杂了一丝复杂。

    “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我跟慕煜城已经结婚,谁也不可能再介入我们的婚姻。”

    “你俩结婚了?”

    “是啊,大前天。”

    “哎……”

    慕振雄抚额叹息:“我这二叔真是惭愧透了,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这个不怪你,是我们低调,现在形势不好,不想搞得太张扬。”

    “对了,我在北京收购公司的事可以不要告诉煜城吗?”

    “为什么?”她又明知故问。

    “因为我父亲生前规定子孙不得到大陆发展,所以被侄儿知道的话,有点不太好。”

    虽然沈瑾萱不知道慕振雄话里有几分真几分假,但她还是微笑答应:“好,我会替你保守秘密。”

    其实秘密,早就不是秘密了。

    “你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沈瑾萱立刻回答:“是的,我想请二叔帮帮煜城,我是不懂商场上的事,但我知道人与人之间是讲情义二字的,我不明白为什么慕氏这么大一个家族,除了跟他作对与他对立的人外,就没有一个人可以帮他?煜城总是跟我说,二叔是对他除父亲以外最好的人,他一直很敬重你,所以我才会来找你,希望你可以帮帮他,如果你可以帮到的话。”

    慕振雄点燃了一支雪茄,深吸了一口,说:“其实就算你不来找我,我也会帮助我侄儿,只是命案不比其它事,不是那么容易解决,我也一直在想办法,在找关系,你放心,只要我活着还有一口气,就绝不会让我侄儿出半点事。”

    虽然明知道不该相信任何人,可是在眼下无助之时,她还是愿意相信面前的人。

    “好的,那我替煜城谢谢二叔了。”

    “都是一家人别说见外的话。”

    沈瑾萱视线往楼梯口的方向睨一眼,忐忑问:“绮绮回来了吗?”

    “去年就回来了,我现在把她安顿在旗下的分公司里工作,这丫头当年怨我拆散了她跟高宇杰,一直到现在都对我耿耿于怀,回来后听说高宇杰娶了那个张美丽,气恼的整整三天不吃不喝,我都差点没喊她爹……”

    “那她没到高家去闹吧?”

    沈瑾萱比较关心这个。

    “没有,依她的性格怎么不去闹,只是被我拦住了,她也只有我能治的服,我恐吓她要是敢去找高家麻烦,就从此后不认她这个女儿,她最怕的不是我不认她这个女儿,而是怕我停了她的信用卡,呵呵。”

    “没想到二叔这么通情达理,改天我真得让我的好朋友张美丽请您吃顿饭。”

    “那倒不必了,不是我通情达理,只是当年即已与侄儿达成协议,那便要遵守是吧,再说了,人家两口子都结婚几年了再去闹有什么用?只会毁了自己的名誉,她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要是名声弄的不好了,以后谁还敢娶她进门。”

    沈瑾萱点点头:“二叔考虑的是。”

    看着时间不早了,她起身告辞:“我先回去了,改天有空再来拜访二叔。”

    “留下来吃顿饭再回去吧。”

    “不用了,我还有点事。”

    “那行,抽时间和煜城一起来,我们一家好好吃顿饭。”

    “恩好的,二叔再见。”

    沈瑾萱微微颔首,转身步出了客厅,外面的阳光有些刺眼,她舒了口气,径直朝前走。

    走着走着,对面走过来一个人,他低着头,看不清相貌,从沈瑾萱身边经过的时候,她一瞬间觉得他似乎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疑惑的想了一会,她停下脚步,回头盯着那个匆匆进了慕振雄别墅的身影,心中愈发肯定是在哪里见过他。

    一路回紫藤园,她便在脑中仔细回忆着刚才见过的那个人,那个人是秃顶,后脑勺有块刀疤,应该是在五年前见过,甚至比这还要久,具体时间说不准确,但是,她一定见过。

    到了山上,她给慕煜城打电话:“审讯结束了吧?”

    “恩,结束了。”

    “怎么样?有结论吗?”

    他似乎很忙:“晚上回去再给你说,现在有点事要处理。”

    “哦好的。”

    挂了电话,几乎在一刹那间,她突然跳起来,想到了,想到那个人是谁了,几年以前,在慕振雄举办的宴会上,她被人离奇绑架,醒来时已经被绑到了不知名的地方,当时她戴着眼罩看不清那些绑架她的人的相貌,可是半夜上厕所的时候她解下了眼罩,从门缝里看到了其中一个绑匪的真面目,那个人就是今天见到的人,她记得很清楚,当时他背对着门,最显眼的就是秃顶上那一块狰狞的疤痕。

    ——

    慕煜城今天回来的早了些,他刚一下车,沈瑾萱便冲过去询问:“怎么样?警署那边看了日记吗?”

    “恩看了,相信了我的陈诉。”

    “那是不是就代表小刀的死跟你没关系了?”

    “哪会这么容易,还要进一步调查才知道。”

    两人并肩进了园门,吃晚饭时,沈瑾萱一本正经的说:“你猜我今天去哪了?”

    “你没在家看书吗?”他抬眸淡然的问。

    “没有,我是想看的,只是看不进,我去找二叔了。”

    慕煜城诧异的挑眉:“找二叔干吗?”

    “让他帮帮你,如果连他也不帮你,我不知道慕家还有谁可以帮你。”

    “二叔一直都在帮我,只是事情没那么容易解决,需要些时间。”

    沈瑾萱听他这样说,便放下手中的筷子,表情凝重的问:“你有没有想过,那个一直想害你的人,是你二叔?”

    慕煜城愣了愣,摇头:“不会的,谁都有可能,他不可能。”

    “他为什么不可能?就因为在你失去父母时,他是对你最好的人吗?”

    “没有失去父母的时候,他就已经对我很好,那种情感不是一天两天产生,而是十几年的维持。”

    “可是你知道我今天看到谁了吗?我看到了当年绑架我的那个绑匪,他去了你二叔家的别墅,你还记得当时我被绑架,你们开枪打死了一个绑匪,另一个守在门外的逃掉了吗?他就是我今天看到的那个人,之所以过了几年都还记得,是因为那个人没有头发,后脑勺有一块醒目的刀疤,我也不想把你二叔和当年那个绑架案联系在一起,可你仔细想想,除了他还有谁有这个能耐?除了他,鹬蚌相争,谁能得利?”

    沈瑾萱以为她把话说的这么清楚,慕煜城一定是相信了,可他却什么也没说,平静的夹了一块鸡翅到她碗里:“吃饭吧,菜都凉了。”

    她哪里还吃的下,忧心的抓住他的胳膊:“老公,你不能因为心里不想承认某些事,就不去怀疑某些人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