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136 不下蛋的母鸡

    慕煜城沉吟片刻,手抚向她的手背,轻拍了两下,说:“不要轻易去相信别人,但也不要轻易怀疑别人,多一点理解和宽容,才可以避免误会的发生,才不会给自己留下遗憾。”

    沈瑾萱重重的叹息,心里明白,除非亲眼所见,否则想要让慕煜城怀疑他二叔是不可能的了。

    就在她为那个秃顶男的出现感到困扰时,另一个让她觉得困扰的人也出现了,她就是慕振雄的女儿慕绮绮。

    那天天气特别的好,风和日丽,沈瑾萱想趁着好天气种些高丽菊,待到秋天便可开花,只有蒲公英的园子多少都有些单一了。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就在这时园里来了位不速之客。

    “沈瑾萱——”

    一声趾高气扬的呼唤惊得她抬起头,看清眼前的人,虽意外,却还是笑着招呼:“哟,绮绮啊,好久不见呀。”

    “别叫的这么亲热,我跟你没那么熟。”

    慕绮绮冷哼一声,比起五年前,她的容貌稍微成熟了一点,但骨子里的清高和嚣张却还是一点也没变。

    “找我有事吗?进屋坐吧。”

    “不用了,我只是顺道过来看看,昨晚听说你回了苏黎世,还真是挺意外的。”

    “我都来了好些天了,你才听说吗?”沈瑾萱戏谑的问:“不过你意外什么?”

    “几年前在国外留学,听说你跟别的男人鬼混被我四哥赶走了,没想到你这女人还真是有手段,隔了几年还能东山再起,害我白内疚了那么久,以为是我当初的诅咒灵验了呢。”

    沈瑾萱脸色沉了沉:“虽然我不清楚你从何处听到这样的谣言,但是都不重要了,谣言止于智者,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不需要别人懂,况且,我不觉得你慕绮绮是那种会为了自己幼稚行为而感到内疚的人。”

    “呵,几年不见,这嘴巴锋利的跟把刀似的,还真是杀人不见血啊。”

    “跟有些人比差远了,有些人才真是杀人不见血。”

    “你说我吗?”慕绮绮嘲讽的指了指自己。

    “当然不是,你还没修炼到那种境界。”

    “那你说谁?”

    沈瑾萱竟味深长的望着她,很想说那个人就是慕振雄,但话到嘴边,却还是不甘心的咽下了。

    “没事了吧?没事我就先忙了,这日头太毒,我这花苗再不埋进土里,可就要全枯死了。”

    天哪,慕绮绮鄙夷又讽刺的冷哼一声,“你还真是有闲情逸致,我四哥可算是瞎了眼,被官司缠身都要做牢了,弄个女人却整天只会种些花花草草,完全事不关已已不忧,要是当初找个门当户对高官家的千金,这会问题早解决了。”

    “你要替你哥打拨不平,你可以帮他呀?动动嘴皮子谁不会?做了才算数。”

    “我要是能帮我肯定会帮,你以为我像你一样漠不关心吗?我可是天天催我爸找关系替我四哥开脱。”

    “呵,你爸?你爸会帮吗?你爸估计巴不得他侄子早日完蛋!”

    “你什么意思?”

    沈瑾萱想到那个秃顶男,一时生气就说出了心里话,看着慕绮绮一脸震愤的表情,她索性就全部挑开了:“你爸不会真心帮你四哥的,这年头,利益比亲情来得重要,更何况又不是自己亲生儿子。”

    “你胡说!”

    慕绮绮愤怒的跳起来,脸色铁青的指着沈瑾萱吼:“我爸才不是这样的人!他对我四哥比对我还好,你这个女人竟敢挑拨离间,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人在做,天在看,是不是挑拨离间,是不是冤枉他,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公道自在人心!”

    沈瑾萱冷笑一声:“如果觉得我对你四哥的爱情是垃圾,那你口中所谓的亲情就是一坨狗屎。”

    慕绮绮彻底被激怒了,她脚一跺,丢下狠话:“你给我等着!”

    “想干吗?”沈瑾萱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去跟你爸告状吗?”

    “是,我就是去告状,怎样?怕了吧,敢污蔑我爸,那就等着吧,我会让你后悔的把舌头咬下来!”

    “我要是怕我就不会说,既然敢说就证明我不怕,你爸到现在还没有露出狐狸尾巴,那是因为他以为没人知道他的阴谋,本来我还想要不要亲自揭穿,但考虑到一旦撕破了脸,他就会对你四哥赶尽杀绝,只好打掉牙往肚子里吞,今天要不是你逼我,我也不会告诉你,现在你已经知道了,要怎么做随便你!”

    沈瑾萱说完便转身回了客厅,那些未种植的高丽菊注定要在烈日下无辜夭折了。

    慕绮绮火急火燎的开车下了山,车速调至了最高档,一路上交警挥棋子要她减速,她只当是没看见,大小姐脾气有增无减。

    回了家,她一脸愠怒的冲进客厅,冲佣人吼:“我爸呢?”

    “老爷在书房里会客。”

    “会客?会谁啊?”

    “不知道……”

    她拧起眉,思忖了几秒,毅然决然的朝书房走去,佣人忙上前拦住她:“小姐,老爷见客的时候不喜欢被打扰,你……”

    “滚开。”

    她眼一瞪,吓得家佣赶紧闪开了身。

    走到书房门口,刚要敲门,听到里面传来了谈话声:“现在有多少了?”

    “51%。”

    “很好,继续往这个点上再涨一点。”

    “好的。”

    慕绮绮咬住下唇,心里想着再涨一点是什么意思,却在这时,书房的门打开了,站在屋内的父亲一脸错愕的望着她:“你在这干吗?”

    “哦,我有事想问你。”

    “你先走吧。”慕振雄撇了眼身后的年轻男子,然后把女儿叫进书房:“说吧,什么事?”

    “你是不是想夺四哥的位子?”

    慕绮绮有口无心的问。

    “位子?我夺他什么位子。”慕振雄的眼底闪过一丝冷冽。

    “就是你想把爷爷留给他的公司据为已有是吗?”

    “谁跟你说的这些话?”

    她刚想说把在紫藤园里发生的事如实说,脑中闪过沈瑾萱的提醒,一旦撕破脸,你父亲就会对你四哥赶尽杀绝……

    “我听到了外面一些谣言。”

    “那你是相信那些谣言而不相信爸爸了是吗?”

    “不是的,就是相信爸爸,所以才向爸爸确认啊。”

    慕振雄意味深长的叹口气,拍拍她的肩膀说:“没有这回事,就算所有的人都误会爸,你也不可以误会我知道吗?”

    “……知道了。”

    “出去吧。”

    沈瑾萱忐忑的等了一整天,没等到责问的电话,她虽然不相信慕绮绮会隐瞒她说过的话,但是慕振雄没有任何动作,她就不得不相信慕绮绮真的没有说。

    之后又平静的过了两天,她悬着的心渐渐放下了,却在这时候,小刀的案情突然有了大转折。

    一清早,慕煜城接到一个电话,是二叔慕振雄打来的,说他已经找到了杀害小刀的真正凶手,沈瑾萱十分震惊,执意要跟着他一起下山到警局,看看那个害死小刀的人到底是谁。

    两人赶到警局时,慕振雄已经到了,沈瑾萱想到之前对他的怀疑,看他的眼神就变得极其不自然。

    “二叔,凶手真的找到了吗?”

    慕煜城不确定的问。

    “是的,我已经掌握了确切的证据。”

    “是谁?”

    “是你认识的一个人。”

    慕振雄颇为遗憾的说:“先进去吧,待会就知道了。”

    三个人肩膀进了警局,警察过来录口供:“慕振雄先生,你说你已经找到了五年前害死陈刀的真正凶手,请问有什么证据吗?”

    “有。”

    慕振雄带来的助手递过来一个文件夹,他从里面取出来一摞照片,说:“真正害死陈刀的凶手,就是照片中这个女人,她叫江珊,曾经与我们慕氏家族有过婚约。”

    “江珊!”

    “江珊……”

    沈瑾萱与慕煜城异口同声,两人都十分震惊,完全没料到小刀的死又跟江珊扯上了关系。

    “五年前,她曾经找过黑社会的人伪造过一场车祸,当时为她办事的人就是陈刀,在那场车祸中她为了救我侄子被折断了两条腿,后来我侄子与她举行了婚礼,却在婚礼当天,陈刀突然出现揭穿了她的阴谋,我侄子愤怒离去,她便把自己一切不幸全都归咎到了陈刀身上,认为是他的出现毁了她的一切,所以当得知陈刀并没有受到法律制裁后,便决定要找他报仇,照片中的两个男人,就是她当时雇佣的两名杀手。”

    沈瑾萱一把抓起桌上的照片,清楚的看到了小刀被两个男人拳打脚踢,照片很多,大多都是打斗的场面,余下的便是江珊与两个男人谈话的画面。

    她无法形容当时是一种怎样的心情,震惊,愤怒,质疑,拿着照片的手瑟瑟发抖,耳边嗡嗡直响,其实仔细想想,江珊真的嫌疑很大,如果不是因为小刀的揭穿,她的命运很可能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所以她认为是小刀毁了她的一生,毁了她的幸福也不是没有可能,她会找他报仇更是情理之中,只是她们,都没有怀疑过她而已,谁会怀疑一个断了双肢的人还去雇凶杀人呢?

    可是现在,事实就摆在了眼前。

    警署的人看完照片,并且将照片上显示的时间与小刀死亡前的时间对比了一番后,马上对江珊下了拘捕令。

    只是更令人震惊又意外的是,就在同一天,慕振雄向警察提供了证明他侄子清白的照片后,江珊自杀了。

    沈瑾萱和慕煜城得到消息第一时间赶到江宅,现场已经被隔离,一名警察拿着笔录本正在询问江家的女佣人。

    “昨天上午我有事跟小姐请了假,今天中午才赶回来,回来的时候发现小姐不在房间,我就到处去找,后来在浴室里找到了她,她就躺在浴缸里,手上的动脉已经被割开,地上流了一地的血,我被吓得半死,两腿一软瘫倒在地上,过了好一会才缓过神,就跑过去喊她,可是她却已经身体冰冷,早已经没有了呼吸。”

    “她这两天有什么异常吗?或者有没有什么人来找过她?”

    女佣人想了想:“前天晚上,有一个男人来找过她,两人在房间里吵了起来,我隐隐约约的好像听到什么照片封口费,之后便没再注意听了。”

    ……

    回去的路上,慕煜城一言不发,脸色十分难看。

    “她还是死了。”

    沈瑾萱悠悠的说一句,虽然江珊本来就是她讨厌的人,现在又洗刷了慕煜城的清白,按理说她应该高兴才是,可她却高兴不起来,反而心里觉得很难过。

    不是因为同情她,而是因为生命太过脆弱。

    “你认为小刀真的是她找人弄死的吗?”

    慕煜城没有回答,脸色依旧不好,沈瑾萱便也不再问,她知道就算江珊跟慕煜城没关系,毕竟两人曾经也是要结婚的人,走到如此绝路,也不是他想看到的。

    关于江珊畏罪自杀的消息像风一样迅速传遍了苏黎世的大街小巷,网络上更是传得沸沸扬扬,最正规的版本莫过于:“慕氏家族继承人慕煜城前未婚妻因五年前雇凶杀人遭勒索,于昨晚十二点在自家浴室里自杀身亡,现场没有任何他杀迹象……”

    如果江珊不是因为曾经是慕煜城的未婚妻,今天,就不会成为大众的焦点。

    她的畏罪自杀,让小刀的案子彻底真相大白,说的好听点是证据确凿,说的难听点是死无对证。

    傍晚时分,沈瑾萱接到慕煜城的电话,说他二叔晚上请吃饭,六点整,他开车回来接她,两人一起去赴了约。

    到了慕家别墅,慕振雄已经站在了大门外迎接,一脸亲切笑容的拍拍侄儿的肩膀:“总算是解决一个大麻烦了。”

    “谢谢二叔,这顿饭该我请的。”言外之意,他感激二叔替他找到了脱罪的证据。

    “瞧你说的,一家人何必这么见外,你父亲不在世了,我就是你父亲,哪有父亲帮助儿子还要儿子道谢的。”

    沈瑾萱挽着慕煜城的胳膊一语不发,这时慕绮绮出来了:“四哥。”她轻唤一声。

    “绮绮。”

    慕煜城见到她,脸上露出了笑容,“听说最近工作很努力哦?”

    “是啊,不努力怎么办呢?有人扬言要断了我的经济,真是没有比我做的更憋屈的富家千金了。”

    慕绮绮视线睨向沈瑾萱,目光相交,别有复杂之意。

    “快进去吧,今天是个好日子,晚上我们叔侄俩好好干一杯。”

    慕振雄揽住慕煜城的肩膀。

    “好。”

    几个人先后进了客厅,慕绮绮扯了扯沈瑾萱的衣袖:“跟我来一下。”

    沈瑾萱便跟着她过去了,进了慕绮绮的房间,她关了房门,嘲讽的说:“现在还认为我爸是坏人吗?”

    她就知道慕绮绮找她肯定是为这个事,沈瑾萱淡淡回答:“可能是我误会了。”

    “什么叫可能,明明就是你误会了,我上次问过我爸了,他亲口跟我说没有想过要窥视属于四哥的东西,如果他真的想害他,就不会那么卖力的帮他了,拜托你下次注意你的言行,不是什么话都可以乱说的!”

    “知道了。”

    沈瑾萱环顾了一圈她的卧室:“没事了吧?没事我就出去了。”

    “我没有跟我说爸提起你的名字不是因为我喜欢你,我一点也不喜欢你,我不提只是看在我四哥的面子上。”

    “我知道,不过还是挺欣慰。”

    “欣慰什么?”

    “欣慰你能顾全大局,很令我刮目相看。”

    慕绮绮冷哼一声:“得了吧,嘴上说得好听,心里不知道怎么嘲笑我呢。”

    “嘲笑你什么?”

    “嘲笑我蠢呗,竟然真相信了你的话,还跑回来质问我爸,呵,确实够蠢的。”

    咚咚……

    房门被敲响,佣人喊道:“小姐,老爷请你们下楼用餐了。”

    “知道了。”

    慕绮绮瞪沈瑾萱一眼,率先拉开门走了出去。

    晚宴十分丰盛,也没有别人,除了慕煜城与沈瑾萱,便是只有慕振雄父女俩。

    没有其它人在场,有些话便也可以肆无忌惮的问了。

    “二叔,我心里有个疑惑一直解不开……”

    沈瑾萱开口。

    “哦?什么疑惑。”

    “你是怎么找到江珊买凶杀人那些照片的?煜城也一直再让高宇杰查,可是查了这么久都没有线索,高特助办事的效率应该不会太差吧。”

    沈瑾萱问这个问题没有与慕煜城商量,所以慕煜城是不知道的,但他也没有责怪之意,只是轻笑了笑。

    “其实这些照片是自己送上门的。”

    “送上门?”

    她有些理解不透。

    “前两天有个男人跑来找我,说手上有五年前陈刀一案雇凶杀人的照片,让我给他一笔钱就把照片给我,我当时不太相信,就说考虑两天再给他答复,昨天晚上翻看年轻时的照片,看到与我三弟的合影,当时心里特别不好受,觉得没把他的儿子照顾好,所以今天一早我就打电话把那人给叫了过来,巨额买下了他手上的照片,也才知道原来陈刀是江珊所害。”

    “那个男人是不是秃顶?”

    沈瑾萱小心翼翼的问。

    “是的,你怎么知道?”慕振雄似乎很意外。

    “随便猜的,那天来找二叔时遇到过那个人。”

    “哦难怪。”

    “不管怎样,都谢谢二叔,让你费心了。”

    慕煜城举起酒杯。

    “不客气,应该的。”

    慕振雄一杯酒下肚,笃定的说:“你大伯的死虽然现在还没着落,但是放心,二叔也会帮你想办法的,你就把精力都放在公司的事上,其它事都不用操心。”

    “好。”

    两人再次碰杯,看着慕振雄目光里的诚恳,有那么一瞬间,沈瑾萱矛盾了,难道她真的误会了他?他真的不是她想的那个样子吗?

    原本怀疑他是因为看到了那个秃顶男,可是现在秃顶男的身份已经搞清楚了,虽然不知道他是为何人所用,但最起码,从迹象上看跟慕振雄是没什么关系的。

    晚宴结束已经是晚上十点多,慕振雄将两人送出了门,再次承诺会尽快替侄子摆脱嫌疑,寒暄几句后,慕煜城驾车离去。

    “老公,我现在心里很矛盾,你矛盾吗?”

    沈瑾萱觉得车里有些闷,把车窗开了一点。

    “矛盾什么?”

    “我发现我越来越看不懂你二叔了,有时候明明觉得他像坏人,有时候却又突然觉得他像好人,总之是一个特别复杂的人。”

    “是你想的太复杂了,我一开始就告诉你,不要轻易相信别人,也不要轻易怀疑别人,是你自己非要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

    “不是我想的复杂,而是那个秃顶真的很可疑。”

    “现在应该不可疑了吧?”

    她叹口气:“看来前天晚上去找江珊勒索的一定也是他,只是江珊达不到他要的金额,他才会去找你二叔。”

    “恩,有这个可能。”

    “可是你有没有发现一个很奇怪的地方?”

    “什么地方?”

    “他为什么不来找你,而去找你二叔呢?”

    慕煜城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如果真如你所说,他是当初绑架过你的人,那也就是想要我命的人,来找我岂不是自寻死路?”

    “是啊,话是这样说不错,可我又想不明白了,既然当年他就想杀你,为什么现在还要帮你呢?你惹上官司对他们那些人来说,应该是喜事一桩呀?”

    “也许这几年脱离组织了,或者是犯了什么事被赶出来了,既然脱离了组织,那我的命对他来说也就没什么意义了,江珊找的那两个人估计就是他们一个帮派的,混他们这行的人有个很不好的习惯,就是喜欢背地里拍下雇主交易的照片,也算是给自己留条后路,以后可以拿交易的照片来勒索钱财,虽然勒索失败的多,但也不乏成功的案例,比如这个秃顶不就勒索成功了吗?”

    “那你觉得难过吗?”

    “什么?”

    沈瑾萱声音弱下来:“江珊自杀的事。”

    “难过谈不上,毕竟从未对她有过爱慕之情,只是遗憾倒是有一点。”

    “你当初原谅她的行为,只是看她可怜想给她条活路吧?”

    “恩。”

    “可惜她还是死了,也许她早就不想活了,只是秃顶男的出现让她觉得生命彻底到了尽头,她或许是怕看到你失望和愤怒的眼神,才了结了自己苟延残喘的生命,她不会不知道你因为陈刀一案受牵连,五年前就把你害得那么惨,五年后,还有什么脸再面对你。”

    “不要再说了萱萱。”

    慕煜城握住她的手:“不要再提这些不愉快的事了好吗?很令人心烦。”

    “好,我不说了。”

    沈瑾萱举起他的手,放到自己的脸颊上,然后用唇轻吻了吻。

    回到紫藤园,于妈早已经睡了,两人悄悄的上楼,“我去给你放点热水,你泡泡澡。”她说。

    “好,谢谢。”慕煜城点头。

    洗完了澡出来,发现沈瑾萱正坐在沙发上等她,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两瓶未开封的红酒,他诧异的问:“又要喝酒吗?”

    “恩,小刀的案子结了,你也洗刷了冤情,就当是庆祝一下吧。”

    慕煜城坐过去,“好。”

    她拿起一瓶酒,给他倒了一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不醉不归哦。”

    “我看你是还没喝就已经醉了,现在已经回来了,还要归到哪里去?”

    “说错了,是不醉不睡。”

    “你能喝吗?”

    “可以了,已经磨炼出来了。”

    沈瑾萱为了证明她现在已经有了酒量,举起酒杯脖子一仰就喝了精光。

    慕煜城笑笑,把酒杯放到嘴边,没有像她那样喝的急,而是轻啜着,白色的浴袍包裹着他健壮的身体,头发上的水珠未来得及擦干,一颗一颗滴在了身上。

    “老公,咱们私奔吧……”

    他诧异的睨向她:“现在又没有人不同意我们在一起,为什么要私奔?”

    “离开这个危险又勾心斗角的地方,我们去找一处世外桃源,带着弯弯一起生活好不好?我可以……给你生好多好多孩子……”

    沈瑾萱有些醉了,看来酒量根本没长进。

    “你害怕了吗?”

    慕煜城心疼的伸出一只手,抚摸着她的脸颊。

    “不是,我不怕,我只是不想让你这么累。”

    “累也是没办法的事,生在这样的家庭,命运从一开始就注定好的。”

    “生在什么样的家庭我们没法选择,可自己的未来我们可以选择呀,我们可以选择不累的……”

    “不可以,这里是我爷爷一辈子的心血,我不可能自私的丢下它不管,就算是死,也要死在这片土地上。”

    沈瑾萱叹口气,举起酒杯又是一杯酒下了肚,她踉踉跄跄的站起来,“我去拿条干毛巾给你擦擦头发。”

    她真拿了条毛巾从浴室里出来,坐到慕煜城身边,一边擦一边说:“以后不能让头发这么湿,会着凉的,着凉了会头痛的,你头痛的话,我会心疼的……”

    看着她在耳边念念叨叨,两个脸颊因为醉酒的缘故红的可人,虽然已经三十岁,皮肤却还是那么的好,水水 嫩 嫩的看着就想让人咬一口,尤其是此刻浑浑噩噩的模样,说不出的风情万种,慕煜城发怔的望着她,身体一阵灼热,嗓子也干的发痒,他放下酒杯,夺过她手里的毛巾:“别擦了。”

    “那我给你按摩一下脑袋,放松放松神经。”

    沈瑾萱不由分说的将他按倒在沙发上,然后趴在他身边,伸出纤细的手指在他的太阳穴位置轻轻揉捏,慕煜城头皮一麻,身体也跟着起了反应……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九点,或许是前几个晚上没休息好,昨晚在慕煜城疯狂的折磨下,竟是睡了整整十几个小时。

    慕煜城早已经不在身边,沈瑾萱穿好衣服下楼,于妈笑着招呼:“起床啦?”

    “恩。”

    “少爷早上走的时候让我别喊你,让你睡一会,所以我便也没去喊你吃早饭。”

    “哦。”

    想到昨晚的激 情,她的脸微微有些发烫。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是张美丽打来的:“瑾萱,你有空吗?”

    “有啊,怎么了?”

    “陪我去一趟医院可以吗?”

    “去医院?你不舒服吗?”她关切的问。

    “恩,有些头晕。”

    “那好,我这就下山去。”

    沈瑾萱见到张美丽着实吓一跳,脸色白的吓人,她抓住好友的胳膊急忙问:“这又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不好?!”

    “不知道,昨天还好好的,今天一早起来就晕得慌,而且还有点胸闷。”

    两人赶去医院,医生检查后说没什么大问题,就是心理压力大,建议她出去旅行一段时间,放松心情就会自然痊愈。

    沈瑾萱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出了医院,她郑重说:“从今天开始,我会多抽时间陪你,忘记所有不愉快的事,做回以前开朗乐观的张美丽吧!”

    “恩。”

    张美丽点头,指着前面的商场说:“陪我去买件衣服吧,我好久没有打扮过自己了。”

    “好啊。”

    两人刚迈进商场的大门,就很不凑巧的遇到了克星,沈瑾萱刚想拉着张美丽闪到一边去,却已经来不及了。

    “躲什么躲呀?我又不会吃了你们。”

    说话的是慕绮绮,一身名牌服装穿在身,手里还拎着大小的购物袋,张美丽盯着她那细长的高跟鞋,想到了几年前的某个夜晚,心里一阵揪痛,脸色愈发苍白。

    “哟,这不是高太太嘛?这脸是白粉涂的多了?还是婚后生活不如意啊?”

    慕绮绮讽刺的问。

    沈瑾萱忙岔开话题:“绮绮,一个人来的吗?”

    “别叫那么亲,跟你说了我们又不熟!”

    “哦好吧,不熟那就没必要说话了。”

    她把视线移向身旁的好友:“我们进去吧。”

    “等一下。”

    慕绮绮阴阳怪调的制止,双眼扫向张美丽的腹部,竟然说:“听说你跟高定宇结婚五年了都还没孩子,是你的问题还是他的问题?应该不是他的吧,他床上功夫我可是领教过,不像是生不出孩子的男人……”

    “你——”

    沈瑾萱无语至极,昨天好不容易才对她改了观,今天这一会时间,改观后的形象就轰然倒塌。

    “不管是他的问题,还是我的问题,管你什么事?你是想召开天下,你已经被男人睡过了吗?”

    张美丽反唇相讥。

    慕绮绮没想到她敢顶嘴,眉一挑:“睡过又怎样?要不要我把细节说给你听听?不下蛋的母鸡!”

    啪……

    她话刚落音,张美丽就狠狠的甩了一巴掌过去,切齿的说:“这一巴掌我早就想给你了。”

    原本她顶嘴慕绮绮就已经很愤怒了,没想到她还敢打她,顿时丫的崩溃了,把手里的购物袋往地上一扔,就要跟张美丽拼命。

    沈瑾萱及时拦住她,吼一声:“这是公众场合,别丢了慕家的脸!”

    “你眼瞎了是不是?没看到她先打我吗?!”

    张美丽头一仰:“我就打你了怎么着?要不你再找几个人把我打一顿?不过我警告你,我也不是吃素的,一次忍了,不代表次次都忍,反正现在已经这样了,我一点不介意跟你来个鱼死网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