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138 一定要守住这份你丈夫的家业

    偌大的会议内气氛十分的紧张,没有一个人先站出来抗议,毕竟慕煜城是生是死尚是未知数,心里多少都是有些忌惮的。

    林川见状,明白各位股东们的难处,便挺身说:“既然慕家三小姐提出来了,那不如这样吧,我与沈太太共同担任慕氏的负责人。”

    沈瑾萱冷哼一声,嘲讽的盯着林川,那犀利的眼神恨不能剖开他的胸膛,挖出他的心看一看,到底里面都藏了多少阴谋。

    “这个建议不错。”

    股东们点头,但是另一个纠结的问题又出现了,两个人同时担任,谁正谁副呢?

    慕家老四突然站了起来:“如果真要这么执行的话,我认为应该由霍先生担任总裁,侄媳妇担任副总裁,一个女人难挑上千人的重担,我这是站在公平的角度上帮理不帮亲,希望众位股东们三思。”

    慕家老四坐下去,老五站起来,不管何时,这两人都是相当的有默契:“我也赞成由霍先生担任总裁,虽然两人学历相当,但是霍先生的管理经验是侄媳妇望尘慕及的。”

    股东们闻言,也纷纷表示赞成,见形势已定,慕家三姐妹只好接受这样的安排,只要先占住公司管理层的职位,留得青山在,就不怕没柴烧。

    会议结束,沈瑾萱从林川身边经过,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切齿的说一句:“你给我等着。”

    紫藤园的客厅里,慕家三姐妹面色凝重的坐在一起商量对策,现在连她们也不相信慕振雄了。

    “真想不到二叔竟然是这样的人,枉我一直以为他是几个叔父里对四弟最好的。”

    慕天晴愤愤的说。

    “哼,大伯离奇死亡的那一天,我就已经对他产生怀疑了,四弟明明人不在苏黎世,却种种迹象都是证明是他杀了人,偏偏这时又有人举报了陈刀的案子,陈刀在苏黎世无亲无故,一个小混混死了谁会关心?摆明了就是冲四弟来的,还有那个什么江家的女佣,都死了那么久了,也被人翻出来像屎 盆子一样往四弟头上扣,这一件又一件风波,无非就是要击垮四弟,我们都瞎了眼了。”

    慕雅姿双眸喷射出愤怒的火焰,咬牙切齿的分析出自己的观点。

    相比两位妹妹的气恼,慕岚显得比较淡定,她冷冷的说:“如果二叔真的跟那个霍凌东是共谋,那我们可就要当心了,尤其是四弟媳,发生在四弟身上的事很有可能也会发生在你身上,他们是不会甘心让你留在公司太久的。”

    沈瑾萱面无表情的抬眸:“如果慕振雄不是幕后主谋,你们以为林川哪来那么多股份?他现在之所以还不与我们撕破脸,只是怕受到舆论的谴责罢了,一旦公开身份就等于承认了自己谋杀亲侄子,如此一来霍凌东的位置还能坐的稳吗?”

    她的双手缓缓握成了拳,指甲狠狠的往肉里掐,除了麻木,毫无痛感。

    慕煜城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林川却已经正式上任。

    沈瑾萱终于忍无可忍,她来到了林川的住处,他还是住在以前的公寓里,只是身边,多了些保镖而已。

    人一旦出了名,就对生命特别的重视,即使当初看起来正直的林川,也无法免俗。

    对于她的到来,林川表现的极为诧异,他挑眉:“你怎么来了?”

    “我有事要问你。”

    沈瑾萱不请自进,看了眼门外站着的两名保镖,她讽刺的笑笑:“怎么,亏心事做的太多,怕别人来找你报仇?”

    林川没解释,只是替她倒了杯茶,问:“找我什么事?”

    “慕煜城被你们弄哪去了?”

    “不知道。”

    他没有任何的停顿,似乎天生就是说谎的高手,连眼神都看不出一丝异样。

    “还不承认吗?你的谎话或许可以骗得了别人,但是骗不了我,因为你早就在我面前,露出了你的野心!”

    “不管你信不信,我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林川直视着他的眼睛,回答的干脆又利落。

    “都给你,你们想要的都给你们,我只要慕煜城,只要把他还给我,慕氏也好,股份也好,统统都拿去吧。”

    她说的是真心话,并不是权宜之计,只要慕煜城活着,她可以什么都不要,但是如果慕煜城死了,那么她所拥有的,就一点意义也没有了。

    “我再说最后一遍。”林川向她逼近,“我不知道他在哪里。”

    心中最后一点希望幻灭了,沈瑾萱突然从口袋里摸出一把锋利的匕首,狠狠的向他刺过去,林川眼明手快,一把捏住她的手腕,匕首被举在了半空中僵持不下,他怒吼一声:“你疯了是不是?”

    “是,我是疯了,是你和慕振雄把我逼疯的!你们让我不好过,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

    她拼尽全身的力气想把匕首刺下去,争吵的声音惊动了外面的两名保镖,他们疾步冲进屋,三下两下便擒住了沈瑾萱,将她按压在桌上动弹不得。

    “放开她。”

    林川平静的开口。

    两名保镖似乎不太放心,提醒道:“她想刺杀你……”

    “我说放了她。”

    他眼一瞪,两人赶紧松手,沈瑾萱直起身,清冷的目光里毫无感激之意,有的,只有对他深深的怨恨:“你给我听清楚了,就算你跟慕振雄披上一万件人皮,我也会让你们露出原型,我一定,会查清楚你和他之间的关系!”

    沈瑾萱说完,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经过他家的门前,想到了多年以前,她还把他当朋友的时候,慕煜城从这里把她掳走,他义正严辞的警告慕煜城,不许伤害这个女人,否则我会把她带到你找不到的地方。

    回忆不过是为了某些可以铭记的东西而存在,但是回忆,有时候真的是很讽刺。

    沈瑾萱从林川的公寓离开后,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一个人去了海边,站在一处礁石边,她迎着风努力不眨眼,据说这样眼泪就不会流下来。

    从慕煜城失踪后,她每天下午都会跑到海边来,然后对着大海呼唤他的名字,直到筋疲力尽为止。

    一天又一天,十天转眼就过去了,十天对别人来说就只是十天,十天对她来说,却漫长如十年。

    “慕煜城,你到底在哪里?就算你不回来,让我知道你在哪里也好,我白天到海边来找你,晚上站在家门口等你,我的每一天都在等待中度过,那是一种怎样的煎熬你能明白吗?我现在最后悔的,就是那一天不该松开你的手,如果我坚持不放手,你或许就不会走,那么,一切都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她停顿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十分沉痛:“没有如果的人生,真的是让人好疲惫……”

    站了许久,风依旧吹,太阳渐渐沉了下去,一直沉到那深不可测的海底。

    “这是我最后一次来海边呼唤你了,请你原谅,但是,每天晚上,我还是会在紫藤园的门口等你,一直等到你回来为止,慕煜城,请信守你的承诺。”

    她蹲下身,用手指在沙滩上写下四个字:早日归来。

    深吸一口气,她继续说,只是这一次,不是对那个失踪的人说,而是对自己说。

    “从明天开始,你又要做回一个坚强的人,不能让别人看到你的痛,不能让别人看到你的软弱,就算是死也要拉着敌人一起陪葬,但是在死之前,一定要守住这份你丈夫的家业,这样,你才配得上慕太太这个称呼。”

    ……

    沈瑾萱正式进入了慕氏集团,以副总裁的身份,而不是总裁夫人。

    上任当天,公司一些高层便给了她下马威,故意开会时提一些刁难的问题,只是令所有人刮目相看的是,她不但见招拆招,甚至还能反过去把那些刁难的人奚落一顿。

    高宇杰自然是担任她的特助,会议结束后,她便把他叫进办公室,悄悄的对他说:“你去查一下霍凌东的全部信息。”

    “我也正有此意,五年前,慕总也曾让我查过他,只是他当时用的名字是林川,所以一直查不到任何信息,当时我还觉得奇怪,现在看来总算是茅塞顿开,如果单单只是查霍凌东,那绝对可以查的出来。”

    “好,不要让任何人察觉,要神不知鬼不觉的进行。”

    “我知道。”

    高宇杰有专门查人的渠道,隐秘不说,准确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九。

    只用了三天时间,他就搜查了关于霍凌东的全部信息,并且还查到了另一条重要的信息。只是另一条与霍凌东无关。

    他拿着一份隐秘的资料匆匆的推开副总办公室的门,进门之前左右环顾一圈,确定四周没有可疑人围观后,便关了门赶紧向沈瑾萱汇报——

    “太太,有两个重要消息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沈瑾萱迫切的问:“什么消息?”

    “我先说哪个?”

    “好消息吧。”

    直觉告诉她,好消息一定是与慕煜城有关。

    “慕少有消息了。”

    “真的吗?”

    她惊喜的站起身,果然直觉很准:“他在哪?”

    高宇杰蹙起眉:“在哪现在还不知道,只是据当时船上的另一位目击者说,那帮杀手乘游艇离开后,又来了一艘游艇,在原地停留了大概有二十来分钟后,才缓缓离去。”

    “那你的意思是最后来的那艘游艇救了他是吗?”

    他摇摇头:“这个不好确定,但是有百分之六十是你想的这样。”

    沈瑾萱忧伤的叹口气,颓废的跌坐在办公椅上,仅仅只是靠一艘游艇能说明什么?又没有人亲眼目睹他们救人,一切不过是凭空猜测而已,有可能是那帮杀手事后担心留有活口,跑回来重新确认也不一定……

    为什么她的脑子一定要往这些不好的方面想?她用力拍了拍脑袋,不允许自己再想。

    “那位目击者没有看到游艇上有动静吗?比如枪声,或者有人跳水?”

    “没有,因为当时船已经开走了,而且雾也挺大,只能模糊的看到游艇,看不清游艇上有什么人,更看不清他们做了什么事。”

    “这也算好消息吗?”

    她双手抵住额头,陷入了痛苦之中。

    “当然是好消息,慕少的尸体距今为止没有找到,这就说明他一定是被那艘游艇救走了,只是令人想不通的是,救他的人会是谁呢?又是谁会在关键时刻出现呢?我唯一能想的可能,就是除了那帮杀手,还有人跟踪着我们。”

    “会是谁?”

    “这个我要慢慢想才能理出头绪,眼下还有一个重要的消息,就是你让我查的霍凌东。”

    “他怎么了?”

    “根据我调查的信息得知,霍凌东并非原北京富商霍齐铝的亲生儿子,他是在三岁时被霍齐铭收养的,至于从何处收养便不得而知了,我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去查,却还是查不出来。”

    沈瑾萱冷笑一声:“果然如此,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最关键的地方查不到?”

    “应该是被人刻意隐藏或是被故意抹去了可查询的痕迹。”

    “是的。”

    高宇杰眼珠骨碌转一圈:“他该不是慕振雄的私生子吧?”

    话一出口,他被自己的猜测吓了一跳,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豪门本来就复杂,如果再因为他的一句话,牵扯出什么更大的麻烦那就真的麻烦了。

    “其实我也这么认为。”

    沈瑾萱笃定的点头,“从在北京我看到宏硕集团法人代表是慕振雄后,我就开始怀疑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其实仔细想想不是没有可能,慕振雄表面上看起来随和亲切,实际上比慕槐心眼要多的多,他是不可能无条件的相信一个人,栽培一个人,更何况还把公司交给他管理,除非这个人是他的儿子,否则我坚信他绝不可能做出这么有风险的投资。”

    两人的观点不谋而合,接下来就是验证观点的真实性。

    “一点也查不出霍凌东三岁以前在哪里,被何人抚养吗?”

    “是的。”

    沈瑾萱低头思忖数秒,忽尔有了主意:“既然查不到霍凌东,那我们可以查慕振雄,只要查出他当年是否有过婚外情,那么我相信霍凌东的身世之秘也会不攻自破。”

    “是啊,我怎么没想到。”

    高宇杰恍然大悟,“其实如果查慕振雄的话,有一个人也许能提供我们线索。”

    “谁?”

    “我父亲。”

    “你父亲?”

    “是的,我父亲年轻时效忠在慕老爷身边,对慕家上一代的事也比较清楚,今晚我回去问问,或许可以有意外的收获。”

    “我跟你一起去。”

    沈瑾萱提议。

    “好。”他点点头。

    下午五点,沈瑾萱搭高宇杰的车去了高家,说明来意后,高父陷入了沉默。

    “爸,这件事对我们很重要,请毫无保留的把你知道的告诉我们。”

    高宇杰直视着父亲诚恳的请求。

    沈瑾萱附和说:“是的高伯父,你也知道煜城现在下落不明,慕振雄独揽大权,我们只有先查明霍凌东与他的关系,才能做下一步打算,这就是所谓的知已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哎,不是我不告诉你们,而是当年我在慕老爷面前发过誓,绝不把这件事说出去。”

    张美丽闻言疾步上前:“爸,信守承诺固然重要,可这都什么时候了?现在不是守承诺的时候啊,慕老爷已经死了,你不能为了遵守与一个死人的约定,而置活人与不顾啊。”

    “美丽所言正是,如果我公公泉下有知,知道他儿子今天被人陷害的生死不明,那他一定也会支持你帮助我们。”

    见他们说的都有道理,高父有些动摇了,这时,高母也劝他:“老头子,别瞒着了,为了慕少爷,把知道的全都说出来吧。”

    “好,我说。”

    他叹口气,终是想通了,娓娓道出了二十年前一件惊人的秘密。

    “当年,慕家二少爷慕振雄长得一表人才,风流倜傥,你们也知道,豪门的婚姻大多不能由自己做主,慕振雄也不例外,他在二十五岁时娶了当时同属名门贵族的千金小姐付塔丽为妻,付塔丽也就是慕绮绮的亲身母亲,慕二少爷并不爱他的这位妻子,所以婚后生活过的乏味至极,直到有一天,他认识了一位越南姑娘,两人一见钟情很快陷入了难舍难分的热恋之中,婚外情的消息没多久便传到了他的原配妻子付塔丽耳中,她一怒之下,带人去把那越南姑娘开的花店砸的稀巴烂,还把那越南姑娘打成了重伤,这一恶劣的举动刺激了慕二少爷,他愤怒的提出了离婚,无论家里怎么阻止都不肯改变心意,付塔丽的娘家在苏黎世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跟慕家生意上也有着不可切断的联系,所以想离婚岂是那么容易,慕老太爷经过一番深思熟虑,认为那个越南姑娘不能留,便派了三少爷去把她赶走,当时是我陪着三少爷一起去了那越南姑娘的家里,可那女子倔强的很,无论三少爷动之以情还是晓之以理还是给多少钱她都坚持不肯离开,三少爷一怒之下,把她拖到了顶楼,吓唬说:如果不离开,就把她推下去,没想到那女子头脑一时转不过弯,不仅不妥协还刺激三少爷:有种你就推,若我死了振雄也不会让你活。就因为这句话三少爷彻底被激怒了,他一把掐住她的脖子,给她最后选择的机会,那女子一时被掐得喘不了气,便使劲的挣扎,结果脚一踩空,整个人失足摔了下去,三少爷这才清醒过来,慌忙跑下楼却为时已晚,那越南姑娘竟已气绝身亡……”

    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听着高父说着这件被埋藏了二十多年的真相,真相是惊人的,结果更是残酷的。

    “当时三少爷吓坏了,慕老太爷让他把人撵走,并没有让他把人弄死,他本意只是吓唬那越南姑娘,而非真要了她的命,造成那样的后果他很自责也很不安,领着我回去复命,当慕老太爷听完经过后,立刻对他说,这件事不可再让第四个人知道,也就是除他们父子和我以外,不可以再告诉任何人,慕老太爷考虑的是大局,是怕他们兄弟反目成仇,所以我就当着慕老太爷的面立下誓言,会把这个秘密带到坟墓里,之后,外界便传那越南姑娘想不开跳楼自尽,而真正的真相却从此被隐瞒了下来,而且这一瞒,就是这么多年。”

    “那位越南姑娘当时没有孩子吗?”沈瑾萱焦急的问。

    “之前有传过那越南姑娘怀了身孕,只是有没有生下来我就不知道了,那天晚上,我与三少爷去的时候,也没见到有孩子。”

    “看来慕振雄早就知道了心爱女人的死因,虽然慕老太爷瞒了下来,但是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而且林川很有可能就是那越南姑娘与慕振雄的孩子,试想一下慕振雄的妻子知道了丈夫有婚外情已经不能容忍,如果再知道了有个孩子的存在她还能放过吗?这就解释了一点,孩子一定出生后就被安置到了别处,并未跟亲生母亲在一起生活。”

    “是的,肯定是这样。”张美丽十分赞成高宇杰的分析。

    “如果慕少爷真的是被他二叔所害,那么很有可能慕振雄真的知道了二十年前的秘密,当年我和三少爷去找那越南姑娘的时候不是没有人看见,所以他若想打听的话,很容易就能打听出来。”

    “既然他早就知道了,为什么那时候不报仇,反而要过了这么久才报仇呢?”

    张美丽疑惑不解。

    沈瑾萱可能比较理解这一点,她说:“那时候不报仇不是不想报,而是迫于父亲的压力把心里的愤怒藏了起来,慕槐是慕家长子,可并不得爷爷的喜爱,所以慕振雄那时候肯定是以为自己是继承人的最佳人选,只是结果谁也没有预料到,爷爷把公司交给了我公公,从那时候起,他心里仇恨的种子一定就开始生根发芽,计划也开始一步步实施了。”

    “没错,当初慕少让我查他父母死因的时候,我查得的结果是有一艘船紧紧尾随着他们,只是在他们还没有动手之前,船已经爆炸了,那时候信息错误,以为是慕槐派的人,此刻看来,并不是慕槐而是慕振雄。”

    张美丽诧异的瞪大眼:“这豪门的恩怨也太复杂了吧,听得人心惊胆战。”

    “我公公死了慕振雄也算替心爱女人报了仇,虽然不是亲手报的仇,但只要是死了哪还纠结这些呢,他的第二步计划应该就是夺得原本属于他的慕氏集团,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慕氏会突然横生巨变,恰恰证明了他计划布置良久,心思慎密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那接下来你们有什么打算?”高父问。

    “当然是揭穿他们父子联手的阴谋,然后尽快找到慕少,也可以暗中查一下慕槐的死因,说不定,慕槐也是被慕振雄所害,只是为了嫁祸给慕少而已,其实现在想来,所有的一切,都与他脱不了关系,他已经丧心病狂,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

    沈瑾萱起身:“高特助所说正是我心中所想,那先就这样,谢谢高伯父提供的真相,对我有很大的帮助,谢谢。”

    她诚恳的鞠躬,高父赶紧摇头:“不谢不谢,高某人很惭愧,未能替慕家尽一点力,还望太太见谅。”

    “您和您的儿子对慕家付出的已经够多了,煜城永远不会忘记你们的恩情,我替他再次谢谢你们。”

    沈瑾萱出了高家的门,司机已经过来接她,无论高家人怎么挽留,她都不肯留下来吃了晚饭再走,别人不知道原因,只有她自己心里最清楚,她要回去等慕煜城,等到他回来为止。

    拖着疲乏的身体回到紫藤园,于妈张罗着把饭菜热了热,想到高父说的那起二十年前的秘密,她长叹一口气,已然没有什么胃口再吃的下,起身出了园子,守在了门外。

    凝望着天上的星城,她似乎看到了那颗最亮的守护星,星星还在,人也一定还在,她这样安慰自己。

    “小姐,今晚早些睡吧。”

    于妈关切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她手里拿了件外套,披在了沈瑾萱身上。

    “我待一会就进去,你先睡吧。”

    “少爷要回来也不会这夜里回来,你明知等不到,又何苦要折腾自己,若少爷知道你这样傻傻的等他,他该有多么放不下。”

    “我就是要他放不下,就是要他放不下他才能早点回来……”

    沈瑾萱固执的坚持着,每天晚上这样等着,就像心中有一个信念一样,倘若有一天,她不再等了,那说明她心里已然没有了信念,没了信念的生活还要怎么继续的下去?

    于妈无奈的叹息,心疼的说:“那你别等太晚,身体要紧啊。”

    “好的,我知道。”

    夜,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沈瑾萱又等了一个小时,终于决定结束今晚的等待,又是一个充满希望最后却失望的夜晚,可是她,并不后悔。

    在等待慕煜城的过程中,她深深的体会到了外婆的心情,也终于明白了等待的滋味,所幸的是,她还有希望。

    起身,转身,关门之迹,忽尔听到外面有脚步声,她心一颤,飞奔出门外,以为是慕煜城回来了,却在下一秒,被一只黑色的麻袋套住了头,整个人被腾空举起,她越是挣扎扛着她的人越是走的快,没走几步便重重的被扔进了车里,然后,砰一声关了车门。

    这是她第二次被绑架,相比第一次的惊慌,这一次要冷静了许多,她不哭不闹,仔细听着前面车座上两个人的对话。

    “上面怎么安排?”

    “当然是灭口……”

    “这么严重?不过就是个女人,是不是太狠了点?”

    “妇人之仁。”

    ……

    车子不知开到了哪里,一路颠簸不平,沈瑾萱脑袋痛的像要爆炸一样,终于车子停了下来,她被两个男人扛下了车。

    “放我出去。”

    她冷声开口:“雇佣你们的人给多少钱,我给你们双倍。”

    “小姐,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道上的规矩,如果我们放了你,那以后谁还敢再找咱们办事?这信用也太差了,对吧?”

    其中一个男人问自己的同伙。

    “可不是。”

    他们拿掉了她头上的麻袋,让她看清了两人的长相,陌生的面孔,年龄都不是很大。

    “你们不怕我记住你们的容貌,将来找你们报仇吗?”

    哈哈,两人相视大笑,“当然怕,只是我们可不做没把握的事,你要报仇只能等到将来我们也到了阴曹地府再报了,今天哥俩的任务就是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是慕振雄指使你们的对吗?”

    “慕振雄?”两人面面相觑:“慕振雄是谁啊?我们是按上头交代的办事,雇主是谁那就不清楚了。”

    “行了,别跟她废话了,赶紧解决了回家睡觉。”

    “向来都是解决男人,头一回解决女人,还真不忍心下手……”

    沈瑾萱这几年经历的痛苦让她对生死早已看淡,她相信命,非常非常的相信,认为如果上帝要她死,那么她就不得不死。

    “把我扔海里去吧,我丈夫也是掉进了海里,就让我跟他在一起吧,这样也省得你双手染上了血,少一点罪孽就可以多活一天。”

    两个男人被他震慑住了,在道上混了几年,还是头一回遇到如此不怕死的人,还是个女人,这让以前那些一听到要弄死他们就吓得屁 股尿流的男人们情何以堪啊……

    “行,那就这么着。”

    他们把麻袋重又套到她头上,刚要转身走出去,房门砰一声被踢开,怒喝声传来:“放开她。”

    “你谁啊?”

    “我让你们放开她。”

    林川缓缓举起了手中的枪,两个男人吓得赶紧放下沈瑾萱,拨腿就往外跑,转眼间,跑的已经无影无踪。

    他扯掉她头上的麻袋,见到的依旧是她那张冰冷的脸,心里顿时很难受,这一生,她可能都不会再对他笑了。

    “没事吧?”

    沈瑾萱冷冷的望着蹲在她面前的男人,突然笑了,却是无比嘲讽的笑:“林川,你们父子俩真是太有意思了,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你以为演这么一出戏,我就会感激你吗?你做梦!我不仅不感激反而更讨厌你,伪君子!”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林川面无表情的替她解开手上绑着的绳子,永远装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你不是不明白,只是装糊涂而已,我已经知道你的身世了,该叫你什么名字好呢?慕川?慕凌东?”

    林川的目光闪过一丝诧异,这可以说是他从那天在会议室出现到现在,唯一流露出的异样眼神了。

    “走吧。”

    他什么也没说,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率先出了封闭的小屋。

    沈瑾萱随后也走了出去,却并没有上林川的车,她沿着面前的马路往前走,林川的车开过来,挡住她的路,下车一把拉住她:“上车。”

    “别碰我!”

    她愤怒的甩开他的手,目光里的厌恶像吞了一只苍蝇一样恶心。

    林川的心微微刺痛,却什么也没有说,直接把她打横抱起,扔进了车上:“如果不想死在这荒郊野外的话,就暂时的忍耐一下。”

    他发动引擎,把车子急速驶离了地面,朝着紫藤园的方向开去。

    一路上,两人未说一句话,车子到达目的地,已经是凌晨时分,沈瑾萱推开车门下了车,切齿的对着跟下车的男人说:“想对付我就明着来,如果还是个男人,以后就不要玩阴的,这种自导自演的戏码真是差劲透了。”

    “随便你怎么想。”

    林川没有解释半句,转身坐回车里扬长而去……

    回到家公寓里的灯亮着,门前停着一辆兰博基尼,他怔了怔,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

    果然,在客厅的中央,已经有人等候他多时。

    “爸……”

    啪……爸字才溢出口,一记火辣辣的耳光便落在了他脸颊。

    “我忍辱负重这么多年,用尽心思栽培你,就是为了让你扯自己父亲的后腿是吗?”

    林川缓缓跪倒在地上:“对不起爸,我一定会帮你坐稳江山,但希望你不要伤害那个女人。”

    慕振雄眼底闪过震惊之色,他不可思议的问:“难道你真对慕煜城的女人感兴趣?”

    林川不回答,用沉默来默认了父亲的质问。

    “之前那个女人跟我说你对她有爱慕之情我还不信,看来她说的都是真的。”

    “不管是真是假,我和她之间都注定不可能,所以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希望爸可以放过她。”

    哼,慕振雄冷哼一声:“你越是这样,我越不可能让那个女人活在这个世上,你忘记你母亲是怎么死的了吗?”

    “我没忘,可是该死的人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要牵连到无辜的人身上。”

    “因为你爱慕她,所以就觉得她无辜吗?这个世界上无辜的人多了去了,你妈妈也很无辜,可是有谁同情她?最后还不是落得惨死的下场,我不会放过他们家任何一个人,就算他们全都死了,也无法弥补对你母亲的亏欠!”

    “我知道你爱我母亲,可是我不希望你因为爱她,而让另一个女人落得和她同样的下场,我郑重的恳求你,不要伤害她,只要你答应我,以后我会按照你给我安排的路去走,绝不会有半点异议。”

    啪……慕振雄忍无可忍,又是一巴掌甩过去:“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为了一个女人竟然忘记了我对你二十几年的教导,你忘记了我对你的教导没关系,难道也忘记了自己吃过的苦头?同样是慕家的孩子,慕煜城拥有一切,而你呢?流落在外有家不能回,到现在都不能堂堂正正的承认是我慕振雄的儿子,这一切都是因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是私生子,如果当年他们没有把你妈逼死,我们一家现在会过的很幸福,所以,你给我记住,是那家人毁了你的幸福!给我牢牢的记住!”

    “该记住我一定会记住,但是我的原则不会变,不要再动那个女人,否则……”他停顿了一下:“我不会再帮父亲做任何事。”

    “你——”

    慕振雄的手再度举起,却停在了半空中,他的眼中流露出失望又痛心的眼神,沉吟了半天,才切齿的点头:“好,我答应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