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139 一山容不得二虎

    沈瑾萱与高宇杰经过详细的商量后,通知所有的股东,就霍凌东任职还存有不妥之处为由召开了股东大会。

    慕振雄也来了,脸色似乎不太好,相比他眼中的烦燥,林川则要淡定的多。

    “各位股东,今天之所以把大家召集而来,是因为我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宣布,那就是关于我丈夫慕煜城失踪,很有可能是人为所致。”

    “这应该跟警察说吧?”一名股东提醒。

    “我知道,我真正想说的,是关于霍凌东与慕振雄之间的关系。”

    会议室内突然鸦雀无声,虽然他们都清楚这两人关系匪浅,但是侄媳妇直呼长辈的名号,着实令人吃惊不小,看来有撕破脸的征兆。

    林川的脸色沉了沉,并没有阻止她说下去。

    “我手上有一份,关于霍凌东身世调查的报告,他并非京商霍齐铭的儿子,而是同坐在这个会议室里慕振雄的亲生儿子!”

    人群一片哗然,就连慕家老四老五都吓了一跳,每个人都以为林川是慕振雄手下的一颗棋子,可全然没想到,他是他的儿子,真是令人意外至极。

    “大家若不信,可以看一下我的这份报告。”

    沈瑾萱用眼神示意,高宇杰把复印的文件逐一发下去,就连慕振雄和林川,他也都发了一份。

    股东们看完无不震惊议论,慕振雄撇了眼儿子,那眼神中燃烧的是熊熊烈火,到底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短暂的愤怒过后,他面色恢复如常,笑着说:“其实大家不必这么意外,有个私生子或私生女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我之所以没有对外公布,就是不希望被人误会,我侄子在这节骨眼上失踪了,大伯又去世了,我身为慕家的老二,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公司没落?所以无奈之下,只好让自己儿子顶上,还望各位股东们不要以为我侄子失踪是我所为,若不是怕你们这要误会,我早就公布与凌东的关系了。”

    呵,沈瑾萱冷笑:“二叔,事到如今你就不要再装了,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抢了你侄子的公司就承认抢了,何必要再把大家当傻瓜一样的做虚伪的解释?”

    “如果侄媳妇一样要这样污蔑我,那我身为长辈也不会与你计较,你就直说吧,召开这个会议的目的是什么?”

    “要你们下台,因为你们两人的关系,让我不得不怀疑你们的真正目的,并非如你所说的只是担心公司没落,为了避免争权夺位的悲剧发生,请你们退出公司的经营。”

    慕家老四突然站起来:“这要求完全不合理,不能因为你的质疑,而视公司的经营为儿戏,霍经理这几日为公司的努力大家也是有目共睹,如果让他离开,那这公司由谁来负责?侄媳妇你么?你认为你稚嫩的双肩扛的起这重担吗?”

    “是啊是啊。”

    股东们立刻点头,他们不在乎这个公司归谁所有,他们在乎的只是口袋里的钱能不能越涨越多。

    “既然如此,那我决定撤出慕氏所有的股份,随便你们怎么折腾吧。”

    沈瑾萱此言一出,股东们大惊失色,慕家占的股份岂能随随便便撤走,那这公司还怎么支撑的下去,就好比少了心脏的人是活不下来的。

    “有事好商量,别义气用事……”

    “是啊,慕家股份一撤,慕氏就完蛋了,好歹也是你们自家创办的公司啊。”

    股东们纷纷相劝,沈瑾萱态度坚决:“一山容不得二虎,他们不走就我们走,你们多说无益,还是尽快做选择吧。”

    慕家老五站了起来:“既然如此,那我把我手下的股份卖给二哥,这样一来二哥的股份应该与你相差无甚,你还要他们走吗?”

    “我的也卖给二哥。”老四举起手。

    沈瑾萱眸色沉了沉,一名资深股东站起来说:“如果这样的话,你们只能继续共事,任何一方都不能撤,撤了这公司就垮了,不如这样,暂时公司总裁的位置先空缺,两位同属副总裁,待一个月后做出各自的成绩,我们再召开一次股东大会,根据你们为公司做出的贡献最后一次选定负责人,再次选择便不可更改,必须把公司印章交出来。”

    这个提议非常好,股东们纷纷表示赞成,沈瑾萱原本是坚持已见,只是被慕老四慕老五这么一搅和,她不得不为了公司的前景妥协。

    “好,那就这样,一个月后做最后的决定。”

    她起身率先离开了会议室,高宇杰跟了出去,见她脸色不好,安抚说:“虽然没能把他们赶出去,但能将他们从总裁的位置上拉下来也不错,这一个月的时间我们可以好好准备,搜查对他们不利的证据,说不定那时候慕少也回来了,一切就都会往好的方面发展。”

    “恩。”

    她轻轻点头,心里开始思忖要怎样在业绩上赢得林川。

    总裁办公室内,慕振雄站在落地窗前,手中握着一杯咖啡,等着儿子开完会回来。

    他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双眸喷射出的寒冰可以刺死一个人,视线睨向那把象征着荣誉和权力的办公椅,手中的咖啡杯差点被捏碎。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林川走了进来,见到父亲心中已然知道所谓何事,反锁了房门,轻声喊句:“爸……”

    “现在你满意了吗?”

    慕煜城愤怒的把咖啡杯往地上一摔,精致的地毯瞬间被污染了,玻璃碎渣散落的满地都是。

    “你不要担心,我会扭转局面的。”

    “都什么时候了还让我不要担心?他是死是活还是未知数,一个月的时间有可能是兴起也有可能是败落,你能想办法,他们也能想办法,不要小瞧了那女人,看她能把你迷得神 魂 颠倒就知道有多厉害了,这就是你一意孤行的后果,那把椅子还没坐热就被拉了下来,真是让我失望!”

    “对不起爸……”

    林川垂着目光道歉,不想让父亲看到他眼里的不后悔。

    “剑一出鞘就收不回来了,所以记住,我们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

    隔天是周末,沈瑾萱没有去公司,而是一个人来到了海边。

    一个星期没来了,海还是那么蓝,风还是那么柔,沙滩边时不时能看到恋人依靠的身影,她沿着海滩一直往前走,尽量不去欣赏别人的幸福。

    不知走了多久,在海岸的尽头,一块大礁石上,她似乎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背影,那背影是在她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背影,她以为是做梦,木然的揉了揉眼,仔细一看,确定那不是梦,她疾步跑过去,心里做好了认错人的准备,可是当她把那个男人肩膀扳正的时候,仿佛被电击了一样,整个人为之一振,那个男人,竟然真的是她魂牵梦萦思念着的人,那一瞬间,她愣住了。

    气氛仿佛凝结了一般,四目相对,久久无言,沈瑾萱被突如其来的巨大惊喜冲击的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的身体在颤抖,她的眼睛,在闪耀着惊喜的光芒。

    “你是谁?”

    如果说前一秒她还沉浸在巨大的惊喜中无法自拨,那么后一秒,她就掉进了万丈深渊粉身碎骨,他竟然问她,她是谁?

    “老公,我是萱萱啊,我是你的妻子萱萱啊,你不认识我了吗?”

    她惊慌的摇晃他的肩膀。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你可能认错人了。”

    面前的男人表情平静,眼里没有一丝异样,仿佛,她真的认错了人。

    “怎么可能?我是沈瑾萱啊,你仔细看清楚,我是你的妻子沈瑾萱啊。”

    “小姐,我真的不认识你。”

    男人站起身,作出离开的准备。

    “你不是慕煜城吗?”

    她大吼一声,男人摇摇头,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了海岸。

    沈瑾萱怎么可能就这样让他走了,她疾步上前抓住他的胳膊,眼泪唰一下流了下来:“老公,不要跟我开这样的玩笑好不好?真的一点都不好笑。”

    “请放手,我没有开玩笑。”

    “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你这么多天一直在哪里?”

    “放开我。”

    两人纠缠间,突然从远处传来制止声:“放开他,不要再问了。”

    沈瑾萱蓦然愣住了,她缓缓把头转向右侧,待看清说话的人后,疯了一样的冲上前质问:“李茉儿!!你把慕煜城怎么了?”

    她做梦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慕煜城,更是做梦也没想到慕煜城不认识她,更加没想到,李茉儿会突然出现。

    “我没把他怎么样,你先冷静一下。”

    李茉儿拨开抓着她衣领的手,视线睨向前方的男人:“他失忆了。”

    失忆?

    沈瑾萱震惊的退后几步,脑子像是炸开了一样痛,她不相信这是真的,慕煜城就算是忘记了全世界,也不可能会忘了她,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慕大哥,这是你的妻子。”

    李茉儿指向沈瑾萱,可是慕煜城却不为所动,他打量了一眼那个把他认成丈夫的女人,拉起李茉儿的手淡淡的说:“我们回家吧。”

    沈瑾萱的心刺痛了,她望着两人牵在一起的手,就像是一根针扎进了她的眼里,然后从眼里一直蔓延到心里。

    “到底怎么回事?你快告诉我这到底怎么回事!”

    她情绪失控的摇晃着李茉儿的身体,李茉儿叹口气,说:“你先别激动,听我慢慢告诉你。”

    慕煜城的眼神依旧淡淡的,完全事不关已的漠然态度,沈瑾萱凝望了他片刻,渐渐相信他是真的失忆了,如果他不失忆,他怎么会用这样的眼神看她。

    “我们到那边说。”

    李茉儿指了指刚才慕煜城坐过的地方,待她跟过去后,她开始娓娓道来。

    “慕大哥与高特助乘船离开的那天,其实我也跟去了,只是没被他们发现而已,我就住在他们隔壁,原本是想等船靠岸给他们一个惊喜,结果惊喜还没送出去,反而先受到了惊吓,我听到了他们房间里传来枪声,吓得赶紧跑出去,结果刚一迈出房门,就看到五六个男人拿着枪迎面走来,惊慌之下我又返了回去,关了房门便赶紧给我爸打电话,让他安排一艘游艇来救我,我让他多安排几个人,其实是为了帮慕大哥,但是我不能如实跟他说,否则他是不会派人来支援的,打完电话后,外面就响了惊心动魄的枪声,我躲在房间里不敢出去,好不容易等到枪声消停,我才开了门出去,结果在黑暗中,看到了慕大哥陷入绝境,跳进了身后的大海,那几个男人拼命的朝海里开枪,我当时想尖叫,可是脑中残存的理智制止了我,我没有被那几个人发现,待他们离开后,我爸安排的游艇也来了,游艇上有四个人,在我的强烈要求下,他们跳到了海里寻找慕大哥的尸体,幸运的是慕大哥被找到了,但同时不幸的是,慕大哥脑袋中了枪,救上来的时候已经呈半死亡状态,我连夜把他送到医院抢救,幸亏送去的及时,人是救活了,但记忆却没了,他不记得任何人任何事,连他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

    沈瑾萱早已经泪流满面,耳朵在听着李茉儿诉说经过,双眼却死死的盯着远处那抹熟悉的身影,他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他真的连她也忘记了吗?

    她心痛的快要昏厥,拼命的捂着胸口,缓和着心中无法承受的痛,等了一天又一天,想过一次又一次重逢的画面,想过也许他们会抱头痛哭,也许会对彼此诉说心中深深的思念,想过太多太多,能想的都想了,唯独没想过,他会问你是谁……

    “别哭了,能活下来就已经很好了不是吗?”

    李茉儿递了条手帕给她。

    “为什么把他藏起来?你不知道我一直在找他吗?”

    她愤愤的质问。

    “起先我是怕被那些想杀他的人知道他还活着会重新要他的命,所以便把他安置在郊区一家私人医院里养伤,后来他伤养好了,我要送他回家他却不肯,他说他只认识我一个人,哪里也不会去。”

    “你撒谎!!”

    沈瑾萱咆哮的吼一声,根本不相信李茉儿的话。

    “不信你可以带他走,你看他跟不跟你走。”

    李茉儿眼中溢着满满的自信,沈瑾萱彻底被激怒了,她发了疯一样的跑到慕煜城面前,抓起他的手,泪水涟涟的说:“老公,跟我回家。”

    往前走两步,她却突然停了下来,木然回转头,盯着那个并没有挪动步伐的男人,颤抖的问:“为什么不走?”

    “我不认识你。”

    “我说了我是你妻子,你跟我回家我可以拿结婚证明给你看,那个女人也已经告诉你我是你妻子,你却为什么还说不认识我?”

    慕煜城摇头:“对不起,我对你一点印象也没有,如果以后我能想起过去的事,我会回去找你,但是现在,请不要勉强我。”

    几句云淡风轻的话,像一把锋利的匕首刺进了沈瑾萱的心脏,她再也抑制不住,无措的嚎啕大哭,哭声凄厉而忧伤,哭的李茉儿都于心不忍,面前的男人却丝毫不为之动容。

    “你跟她回去吧,她才是你的家人。”

    李茉儿轻叹一声,黯然的转身离开。

    “等一下。”

    慕煜城喊住她:“我不是说了吗?我只认识你,哪里也不会去。”

    他抽回被沈瑾萱握在手心里的手,毫不犹豫的走到了李茉儿身边,坚持要与她一起走。

    “对不起,我也没办法。”

    李茉儿抱歉的对沈瑾萱颔首,挽着慕煜城的胳膊毅然决然的走了。

    “你真的不要我了吗?就算不要我了,难道连弯弯也不要了吗?一百年都不会变的诺言才过了短短一百天就不记得了吗?你是慕煜城,你是慕家唯一的希望,是不可以忘记这一切的人,回来吧,回到我身边来,我真的很需要你,慕家更需要你,我很累很疲惫,我不是女强人,所以我没办法帮你撑起一片天空,你就这样跟她走了,我要怎么办?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沈瑾萱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她多么希望这一番话能将他挽留,可是他仅仅只是停了停步伐,连头都没有回,就继续前行了。

    她不甘心,不甘心他在她的眼皮底下就这样被别的女人带走,使出浑身的力气追上去,从身后紧紧的抱住他,痛哭流涕的说:“不要走,求你了不要走,如果你走了,我就没办法活了……”

    脸贴在他的后背上,泪水打湿了他的衣衫,她能感觉到他身体里传输的温暖,可为什么心却是这样的凉薄?

    他拨开环在他腰间的手,想继续走,沈瑾萱却拼了命的抱住他,哭喊着说:“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就死在你面前!”

    慕煜城突然蹲下身,双手抱住头,痛苦的呻吟,李茉儿赶紧从口袋里摸着一瓶药,倒了两颗给他,回头冲沈瑾萱吼一句:“你不要再逼他了,记忆不是一天两天能找回来的,你这样逼他,不是你死而是他死了。”

    她吼完就抚起慕煜城,疾步消失在她眼前,这一次,沈瑾萱没有再追过去,她哭倒在沙滩上,像一只被茧包裹的蛹,在破茧而出的那一瞬间,是撕掉一层皮的痛苦,痛得她几乎快要死掉了……

    天渐渐沉了,沙滩上的人越来越少,每一对从她面前经过的情侣都会向她投一道同情的眼神,幸福的人,从来就不能体会不幸的人的滋味。

    要不是高宇杰突然给她打电话,她想,她会一直待在海边,直到变成一粒沙,被融入大海为止。

    “太太,你在哪里?我现在在紫藤园,于妈说你还没回来?”

    “喂?在听吗?怎么不说话?”

    “我找到慕煜城了……”她无力的说一句。

    “什么?你找到慕少了?他在哪?”高宇杰急切的问。

    “在海边……”

    兴许是听出了她声音不对劲,高宇杰忙说:“你在那等着,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他便开着车火急火燎的赶到了海边。

    夜晚的海岸边静的出奇,他下了车一眼撇见了沈瑾萱的身影,疾步向她奔过去,气喘吁吁的问:“慕少呢?”

    “走了。”

    浑浑噩噩的回答,加上浑浑噩噩的表情,高宇杰一时间竟以为她是思念爱人过度,便将她拉起来:“走吧,别胡思乱想了,我送你回去。”

    “我没有胡思乱想,我真的见到他了,只是他不记得我是谁了,他跟着别的女人走了,就沿着这条路,一步一步的走出了我的视线,无论我怎么呼唤他哀求他,他都不肯留下来……”

    沈瑾萱再次落下伤心的泪,高宇杰这才意识到她可能不是胡言乱语,焦急的问:“那他跟谁一起走了?”

    “李茉儿。”

    “李茉儿?”高宇杰惊得目瞪口呆,半响没反应过来,待反应过来时,第一句话就说:“走,跟我去金家!”

    他完全不敢置信的开车带着沈瑾萱来到了金家别墅,却被金家的管家拒之门外:“对不起,小姐不见任何人。”

    高宇杰来都来了,岂肯离去,他站在门外大声吼:“李茉儿你给我出来,李茉儿你赶紧给我出来!!”

    吼了好一会儿,才吼出一个人,却不是李茉儿,而是李茉儿的父亲金宝罗。

    “高先生,你找我女儿有什么事?”

    “确切的说,我不是找你女儿,我是找我们家少爷。”

    “慕少爷吗?”

    “是。”

    金宝罗叹口气:“他现在失忆了,你就算见到他他也认不出你,我劝你还是回去吧,待他记忆恢复了,自然会回去找你们。”

    “认得出认不出我要亲眼目睹才会相信,你们凭什么把别人家的人藏起来?需要我找警察来调解吗?”

    “不用了。”

    李茉儿人未到声先到,高跟鞋踩着大理石地板缓缓的走到高宇杰面前:“你是怕别人不知道慕煜城还活着,所以这样肆意妄为的嚷嚷是吧?

    “慕少呢?”

    “他不舒服已经睡了。”

    “我进去找他。”

    “哎哎——”

    李茉儿拦住他,视线移向沈瑾萱:“她下午都看到了,慕大哥根本想不起来过去的任何事,医生说他现在身体还没恢复好,你们这样老是刺激他,会影响他康复的。”

    高宇杰沉吟了一下:“那好,我明天再来。”

    “明天也别来,明天我要带他去美国做检查,一周后才回来。”

    “我说你什么意思?”高宇杰愤怒了:“人家妻子还在这里,你整得跟人家关系多好似的,虽然你救了他的命,但是你不要忘了,他也救过你的命,所以你们俩两清了,趁早把慕少交出来,别趁着人家失忆就据为已有。”

    李茉儿没好气的哼一声:“人人都夸你高宇杰聪明睿智,我看也不过如此,关键时候还不如我一个女人想得周到,你仔细想想,慕大哥现在失忆就算他跟你们回去,又能帮你们解决什么?什么也解决不了反而还会令你们公司的股东们失望,一个连自己都不知道是谁的人,股东们还会指望他来为公司创造辉煌吗?更何况他现在身体还没康复好,回去了你们一边要顾公司一边要顾他,确定能保护的了他的安全吗?”

    见两人沉默,李茉儿继续说:“与其保护不了,那不如让他暂时留在我这边,我会找最好的医生恢复他的记忆,一边康复身体一边养伤,难道不比回到你们那边强?”

    久久沉默,沈瑾萱痛苦的闭上眼,沙哑的点头:“好,我就把他暂时交给你,李茉儿,希望你照顾好他。”

    她转身奔向茫茫夜色中,泪水滚滚而下,要下多大的决心,才能做出这样的决定,她不知道,她现在唯一的感觉,就是痛,铺天盖地的痛,无法呼吸的痛……

    高宇杰开车追上她,等她冷静的差不多了,才走上前问:“现在有什么打算?”

    既然放弃了把慕煜城带回来,那么,就要有打算不是吗。

    “我们去澳门。”

    沈瑾萱凌乱了一天的思绪,终于开始渐渐清醒,除了心还是灭顶的痛外,她已经完全调整好了状态,慕煜城生死未卜的时候她不能倒下,现在慕煜城找到了她更不能倒下。

    “莫非你要去见慕老爷的那位朋友?”

    “是的,就是你和煜城没来得见的那位故人。”

    “可是慕少不去的话,我们去了等于白去,一来不认识人,二来人家肯定不相信我们。”

    “无论用什么方法,我都要取得那位世叔的的信任,这关系到一个月后的股东选举大会,更是煜城未完成的心愿,我不能让他白白挨了这一枪。”

    高宇杰见她心意已决,点头答应:“那好吧,我们就去试一试。”

    “他叫什么名字你知道吗?”

    “上次听慕少说,好像叫顾先易,红太阳房地产的董事长。”

    “好,有这两条信息就够了,那我们明天就出发。”

    第一次踏上澳门这片土地,沈瑾萱就从心底升腾起一种莫名的亲切感,也许,是因为这里是慕煜城的祖籍吧。

    下了飞机,她与高宇杰入住到事先联系好的酒店,她留在酒店休息,高宇杰则去打探红太阳房地产的信息。

    傍晚时分,高宇杰返回来说:“太太,我打听过了,红太阳房地产的董事长确实是叫顾先易,我们是现在直接去公司找他?还是等明天再去?”

    沈瑾萱思忖数秒,说:“现在就去吧,早点见面心里早点踏实。”

    “好。”

    两人出了酒店,直接打车去了红太阳房地产,只是到了公司却因为没有预约而被拒绝接见,无论他们解释得再多,都不肯给他们见面的机会。

    无奈之下,沈瑾萱只好留下一张纸条,上面写明来意和她的联系方式,回到酒店等消息了。

    晚上九点整,她的手机终于响了,忐忑的按下接听:“喂,您好,哪位?”

    “是沈太太吗?”一位老者的声音,浑厚有力。

    “是的,您是?”

    “我是你要见的人,你公公的朋友顾先易。”

    她心一颤,惊喜的说:“终于等到您的电话了,不知顾老先生可不可以安排个时间,我想尽快见到您。”

    “可以,你们十点钟到澳门街的商务会所来,我在这里等你们。”

    “好的,谢谢,非常感谢。”

    沈瑾萱挂断电话,便赶紧跑去隔壁通知高宇杰,高宇杰听到消息也是极为高兴,两人稍微准备了一下,立刻前往电话里约定的目的地。

    到了澳门街的商务会所,门口已经有人接待她们,听说是顾老先生约见的客人,接待的服务生赶紧将两人领到了一间包厢。

    敲开了房门,沈瑾萱与高宇杰撇见了包厢的沙发上坐着一位红光满面的老先生,一身考究的服装,商人特有的精明目光,见他们进来,他笑着起身:“下午我不在公司,所以不知道二位到公司找我,如有怠慢之处还望多多包涵。”

    “顾老先生言重了,你肯这时候还约见我们,我们感激不尽。”

    沈瑾萱礼貌的鞠躬,顾老先生忙指向沙发:“快请坐。”

    三个人入了座,沈瑾萱开门见山说:“因为时间有限,我就不拐弯抹角了,我们慕家的公司现在出了一些状况,急需有实力的商人投资入股,听说顾老先生与我公公当年是很要好的朋友,所以我才不远万里的来找你,希望你可以看在当年朋友一场的份上,向我们伸出援手,等度过了这一难关,日后顾老先生的恩情我们必然会有回报。”

    “哦是这样。”顾先易点点头:“慕驰死了十几年了,自从他死后我这十几年就没再去过苏黎世,所以一点也不清楚慕家的状况,说来真是惭愧啊,对不起我的这位仁兄啊。”

    “那您肯帮我们吗?”沈瑾萱迫切的问。

    他点头:“帮,当然要帮,慕家有难,我若不帮那我怎么对不起我死去的朋友,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这件事我要与董事会其它成员们商量才可以,毕竟投资到国外不是一件小事,而且风险也大,我若一个人决定的话,势必会引起大家的不满,希望你们可以理解一下。”

    “这个我们可以理解。”高宇杰点头:“但是不需要我们提供什么担保了吧?”

    “那要等明天商谈的会议结束后才能知道,我虽是董事长,也不能独断专行,需要得到董事会一致认同才能回复两位。”

    “那好吧,我们就等你的答复了。”

    沈瑾萱感激的颔首,对他寄予了很大的希望,寒暄了半个钟头后,两人起身告辞。

    顾老先生在他们临走前一再保证,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替他们争取到投资案,看着他态度如此诚恳,沈瑾萱欣慰的感叹没虚此行。

    隔天中午十二点,她再次接到顾先易的电话,只是结果有些令人意外,顾先易说经过一上午的会议讨论,董事会坚持要求他们签订一份协议。

    “签什么协议?”她焦急的问。

    “就是以个人10%的股份作担保,这样我们的投资才不会有损失,我知道这个要求有些不近人情,可我真的尽力了,因为这实在是有风险的投资,慕氏集团在苏黎世闹出的风波公司有几位股东也略有耳闻,所以……”

    沈瑾萱深吸一口气:“我知道了,那我先与我的特助商量一下,商量好就给你回电话。”

    “好的,真是抱歉啊……”

    “没关系,说抱歉的应该是我们,让你夹在中间为难了。”

    沈瑾萱挂断电话,立刻叫来高宇杰,把顾老先生的回复告诉了他,然后问:“你觉得我们要不要答应这个要求?”

    “我就知道事情没那么容易,其实来前也没对这个顾老先生报多大希望,一个隔代的故人,又是十几年没联系,怎么可能全心全意的帮我们。”

    “其实我也没报多少希望,这年头利益当先,自己的亲叔叔都无情无义,更何况一个外人。”

    “那我们来了,不会就这样回去吧?”

    “当然不会就这样回去,我认为还是签吧,其实也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只是心里有些不舒服罢了,感觉像是不信任我们。”

    “是啊,让他们投资就好比到银行贷款做抵押一样,没有筹码谁敢借钱给我们,公司经营顺当的话还好,不顺当的话人家生怕你一个不小心破产了,到时候落得个人财两空那就得不偿失。”

    沈瑾萱重重的叹息,当下决定:“那就答应吧,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两人商量完毕,立刻就给顾老先生回了电话,同意了他们董事会提出的要求。

    于是双方约定明日上午十点在前晚见面的商务会所签订合作协议。

    沈瑾萱从高宇杰的房间离开后,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刚准备洗澡,房门被敲响,她还以为是高宇杰,结果开了门才知道是酒店服务生。

    “有什么事吗?”她不解的问。

    “这里有你一封信。”

    “信?”她诧异的挑眉:“谁给我的信?”

    “是个老太太送进来的,说是受别人委托,让我们把信转给307号房的客人。”

    沈瑾萱一头雾水的接过服务员手里的信件,然后关了门便迫不及待的打开,一张光洁的白纸上面,只有电脑打印的寥寥数字:前晚所见顾先易是冒名顶替,切记不要再见面。

    冒名顶替……她脑子轰一声懵了,手一抖,白纸缓缓飘落到地上,整整数分钟,都没能从震惊中缓和过来。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终于清醒,立马拿出手机拨打高宇杰的电话:“快过来。”

    高宇杰接到电话迅速来到她房间,问:“怎么了?”

    “你看……”

    她把手中的信件递给他,高宇杰看完震惊不压于沈瑾萱,“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很困惑,是酒店服务生送来的,说是一名老太太受人委托,看来这个人并不想让我们知道他是谁?可是他是谁呢?他怎么知道我们要见什么人?又怎么知道我们见的人是假的?”

    “难道我们前晚见的顾老先生真的是冒牌的?”

    “我们都不曾见过他,又没有照片,谁知道是真是假,我也被弄糊涂了。”

    高宇杰蹙起眉头,突然一拳砸在了门上:“一定是假的,得知我跟慕少要来澳门,敌人暗夜袭击我们,这次我们能进展的这么顺利,着实有些诡异,看来我们是中了敌人的圈套,幸好这个神秘人及时提醒了我们,或者明天一旦协议签订,那10%的股份就要付之东流了!”

    沈瑾萱陷入了沉思,她的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那个神秘的人,会不会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