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141 她是他无法抗拒的软肋

    “太太,我们是不是该找个地方商量个对策,怎样防患于未然,不可能每次都这样化险为夷吧?”

    “是啊,今晚这谋杀案肯定是慕振雄一手策划的,他就是故意栽赃陷害你,除了他还有谁希望你完蛋!”

    沈瑾萱深吸一口气,视线睨向前方,忽尔发现在某个阴暗的地方,有个影子正在默默的望着她,她心一颤,虽然离的远,可像是心有灵犀般,她拨腿就追了上去,那影子见她追来,迅速转身,隐没在茫茫夜色中……

    高宇杰见沈瑾萱拼了命的往前跑,疑惑的大声喊:“太太你去哪?”

    “瑾萱你回来呀?你跑什么呀……!”

    “快追。”

    顿时,一条阴暗的大街上,几个人像猫捉老鼠似的追赶了起来,沈瑾萱追着影子跑,高宇杰和张美丽则追着沈瑾萱跑。

    不知跑了多久,沈瑾萱望着前方空荡荡的马路,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高宇杰夫妇也追上了她,焦急的问:“到底怎么了?好端端的跑什么?”

    “我看到他了。”

    “他?谁啊?”

    张美丽疑惑的瞪大眼。

    “慕煜城。”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张美丽挥手:“他都失忆了,怎么可能半夜出现在这里,肯定是你的幻觉。”

    高宇杰陷入沉思中,一开始他也觉得不可能,可是现在从种种迹象上来看,只有慕煜城有理由也有能力在暗中帮助他们。

    “或许,真的是他。”他喃喃自语。

    沈瑾萱茫然的环顾一圈,笃定的说:“我一定会想办法验证我心中的猜测。”

    高宇杰与张美丽将她送回紫藤园,已经是凌晨二点多,经历了上半夜的惊险,她不可能再睡得着,脑子里乱轰轰的,想着被人当作陷害工具无辜冤死的王爱华,想着那个隐藏在暗中帮助和保护她的人,她心中有太多太多的疑惑,如果那个人是慕煜城,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有什么难言之隐连她都不可以知道……

    独坐到天亮,她终于想到了可以验证他是否真的失忆的方法。

    次日她去了金家,金家佣人说李茉儿还是没有回来,于是她留下话,若李小姐回来,务必要给她打个电话。

    耐心的等了三天,在一个落日黄昏的傍晚,她接到了李茉儿的电话——

    “喂?找我什么事?”

    李茉儿开门见山问。

    “你们回苏黎世了对吗?”

    “是的。”

    “我要见慕煜城。”沈瑾萱郑重宣布,语气是不容拒绝的强硬。

    短暂的沉默,李茉儿说:“他记忆还……”

    “不管他记忆有没有恢复,我今天必须要见到他!”

    她实时提醒:“我把他留给你照顾,不是留给你拥有,所以,请带他来见我。”

    “你在哪?”

    “我在海边,上次遇见的地方。”

    “好。”

    挂了电话,沈瑾萱立刻前往目的地,如果非要用极端的方法才能证明她的直觉不是错觉,那么,她愿意破釜沉舟试一试。

    屹立在海边的沙滩上,向远处望去,只看见白茫茫的一片,海水和天空合为一体,都分不清是水还是天,正所谓:雾锁山头山锁雾,天连水尾水连天,远处的海水,在娇艳的阳光照耀下,像片片鱼鳞铺在水面,又像顽皮的小孩不断跳跃,一排排海浪撞在岸上,发出“哗……哗……”的美妙声音。

    等了十五分钟,一辆车缓缓驶来,李茉儿先下了车,沈瑾萱死死的盯着车门,等着她朝思暮想的人尽快出现。

    慕煜城足足在车里停留了三分钟才下了车,四目相对的一刹那,并没有她所期望的思念与惊讶,而是一如既往的漠然。

    两人向她走来,李茉儿率先问:“找我们什么事?”

    “我是找他,不是找你,所以你可以走了。”

    沈瑾萱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一直是盯着慕煜城的,她坚信只要一直这样看着他,就一定能看到他心里。

    李茉儿怔了怔,点头:“好,那我先去车里等。”

    “你先离开这里吧,我跟他说话的时候,不希望被别人注视。”

    “可以吗?”

    她询问慕煜城,他摇头:“不可以。”

    李茉儿耸耸肩,意思慕煜城不让她走。

    沈瑾萱深吸一口气说:“给我半小时时间,以后我不会再找你,如果不答应,我会一直纠缠下去。”

    “你这是威胁我?”

    “我就是威胁你。”

    她倔强的抬高下巴:“如果不想被我纠缠,那就让她先走,我把要说的说完,自然也会放你走。”

    慕煜城无奈的对李茉儿点头:“好,那你先走吧。”

    李茉儿意味深长的撇了眼沈瑾萱,什么也没说,转身坐回车里,扬长而去……

    宽广的海边顿时就只剩下她和他两个人,海风呼啸,海浪更猛烈的向海岸进攻,

    在这一望无际的大海里,似乎蕴藏着无限的力量。

    “你真的失忆了吗?”

    她悠悠的问,双眸已经从他的脸庞移向了前方,眼底流露着深深的失落。

    “恩。”

    “真的失忆了吗?”她又问一遍。

    “是的。”他清楚回答。

    “我再问最后一遍。”沈瑾萱转过头:“是真的失忆了吗?”

    慕煜城直视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回答 :“是的,还要不要继续问?”

    “不用了,我说了是问最后一遍。”

    “那我可以走了吗?”

    她嘲讽的笑笑:“现在的你,就像是这一片海,内心复杂莫测,我多想深入的了解,可是你却不肯给我一点机会,既然如此,我只能靠自己主动争取。”

    “争取什么?”

    “机会。”

    慕煜城微微叹息:“我说了我不认识你,所以……”

    他话没说完被她打断:“不管你认不认识我,都不影响我接下来要说的话。”

    沈瑾萱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泪眼婆娑的说:“我找到外公了,他竟然就是爸爸的朋友,就是那个你出事前想要去求助的人。”

    “跟我没关系。”他甩开她的手。

    “当我知道他就是那个辜负我外婆一辈子的人时,我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的帮助,可是高宇杰却让我忍一忍,他说:为了慕煜城你应该没有什么不能放弃。因为他的这句话,就因为他的这句话,我忍了,所以我接受了他的帮助,合同签署成功的那一刻,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为了你,我果真没有什么是不能放弃的,尊严,骄傲,骨气,哪怕那个人我对他恨之入骨……”

    “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所以,我一点也不觉得感激。”

    慕煜城往前走了几步,刻意与她保持着距离。

    “江珊的妈妈的死了,差一点我就成了凶手,这件事你知道的吧?”

    “我怎么可能会知道。”

    沈瑾萱盯着他的背影,突然上前紧紧的抱住他,脸贴在他的后背上,伤心的说:“真的不知道吗?真的心中不会想,我绝对不会让那个女人出事吗?”

    “不会。”

    慕煜城拨开她的手,转过头,平静的问:“到底要我说几遍?我不认识你。”

    沈瑾萱的心被狠狠的刺痛了一下,这个世上最无情的,莫过于听到自己深爱的人对自己说,我不认识你。

    她潸然泪下,突然疾步向左走,走到几大块礁石旁,在慕煜城的注视下,踉跄着爬了上去。

    “你干吗?”他不解的问。

    “对我而言,活着的意义就只有慕煜城,所以如果他忘记我了,那我活着也就没有了意义,就让大海结束我没有意义的人生吧。”

    “你别冲动,就算我现在不记得你,不代表以后会一直不记得,我已经在努力。”

    他试图阻止她做傻事,目光一闪而过的担忧,只是太过短暂,站在礁石上的沈瑾萱并未发觉。

    “我等不了了,再等下去我一样会死,只是方式不同而已,比起思念或抑郁,我情愿死在这浩瀚的海里,让我的灵魂替你找回遗失的记忆。”

    沈瑾萱缓缓伸展双臂,作势要往下跳,在这决定性的关键时刻,她在等,等慕煜城主动揭穿自己的伪装,可惜她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他的回应。

    “不相信我会跳吗?”

    她微微侧目,凄凉的笑笑。

    慕煜城眉头紧蹙,目光幽深似海,短暂的沉默,他说:“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所以不要用这种方式来激将我。”

    “那你走啊,既然该说的都说了,那我的死活也与你无关。”

    她没想到他竟然真的调头就走,沈瑾萱流着泪笑了,她在心里说:慕煜城,你了解我,你知道我是故意激将你,可是你却忘了,我更了解你。

    砰一声巨响,大海里掀起巨大的波浪,她真的跳下去了,她在赌,用她的命赌他回头。

    转眼之间,礁石上空无一人,慕煜城痛苦的闭上眼,转身奋不顾身的跟着跳了下去,当他把她从海里捞上来时,不谙水性的沈瑾萱已经彻底失去意识。

    他俯下身给她做人工呼吸,用力拍她的背,可她却毫无知觉,慕煜城大声喊:“醒醒,快醒醒……”

    继续给她做人工呼吸,当他的身体开始颤抖时,她终于睁开眼,哑声问:“既然不认识我,那为什么要哭?”

    目光相交的一刹那,他才意识到自己流泪了,而泪水洽洽落在她的脸颊。

    “我在问你话,既然不认识我,为什么要救我?既然不认识我,为什么要哭?既然不认识我,为什么身体一直在颤抖?”

    面对她的声声质问,慕煜城终于低下头:“你的固执,我从来就没有办法,明明不想输,却还是让你赢了。”

    沈瑾萱闻言放声大哭,一直强忍着没有落下的眼泪蜂涌而出,她哭着坦诚:“我是多么自信你一定会救我,这个世界上只有你知道我不会游泳,可是有一点你却不知道,那就是从你落海失踪后,我就学会了闷气,我每晚都把自己闷在浴缸里练习,让浴缸里的水将我淹没,感受着你落海的感受,久而久之,我可以躺在水里整整三分钟不用呼吸也不会死,所以刚才其实都是装的,我很清醒,清醒到你的眼泪掉在我脸庞哪个位置都还记得,我是不是很了不起?”

    他点点头,模糊的双眸再次落下两颗滚烫的泪,落到她胸前,灼烫了她的心。

    “为什么?为什么要假装失忆?到底有什么苦衷,连我都不可以说吗?”

    他没有回答她的回答,而是反问她:“为什么一定要让我这么担心?为什么一定要让我输的这么彻底?”

    “因为爱你,我爱你,不是因为你能带给我什么而爱你,而是因为爱你而准备接受你所带来的一切。就算你有数不清的理由,我也不介意与你一起面对,真爱就是不指望你让我能在人前夸耀,但在我的内心深处就有这样的把握:即使所有的人不与我为伍,你也会依然站在我身边。”

    她说完伸手抱住他的脖子,泪水无声的落了下来,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他一句:“今晚十二点,我在水锣湾别墅等你。”

    沈瑾萱怔了怔,却见他已经将她推开,然后起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走的匆忙,她刚想追上去,忽尔发现前方有一个身影正在鬼鬼祟祟的拿着相机拍照,看似随意拍风景,其实是在拍他们。

    就在那一刻,沈瑾萱终于有些明了慕煜城疏离她的原因。

    她重新坐回沙滩上,把脸埋在膝盖里,看似很难过,实则很欣慰,因为慕煜城约她今晚十二点见面,那就说明,她想知道的都可以知道了。

    水锣湾别墅就坐落在大海东边的金涧岛上,就是上次慕煜城将自己关了七天七夜的地方,那里甚是隐秘,莫非这些天,他其实一直隐藏在那里?

    难怪她去金家一直找不到他,沈瑾萱想到今晚的约定,顿时浑身充满了正能量,她起身对着大海狂吼一声:“——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吧!!”

    天黑前从海边回到紫藤园,一进门就直奔二楼的卧室,关了房门赶紧给高宇杰打电话:“准备一艘游艇,今晚十二点送我去金涧岛。”

    高宇杰被她无厘头的一句话说得一头雾水,诧异的问:“去那里干什么?”还是十二点那么晚。

    “见了面再跟你细说,记得不要被任何人发现。我们从西岸出发。”

    西岸是一条偏僻的海岸口,几乎是被人们遗忘的地方,可是那里却可以通往海中央,所以,选择从那里出发再适合不过 ,即能安全到达又能避免被人跟踪,她想,这也是慕煜城约定十二点的缘故。

    晚上十一点半,高宇杰开车到山上来接她,两人前往西岸口,在路上,沈瑾萱把下午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

    高宇杰听完,虽然已经有预料,却还是震惊不小,但更多的则是高兴。

    “太好了,慕少没有失忆,我们战胜慕振雄就指日可待了。”

    沈瑾萱拧起秀眉,担忧的说:“可别想那么乐观,如果慕振雄能那么好对付,煜城就不会装失忆了。”

    “那你就不了解了,其实慕少做事很严谨,他做的任何事都有他的道理,假装失忆肯定是有什么隐情,或者慕少不会做没把握的事。”

    “等见了面再说吧。”

    经历了一次又一次险境,她已经不敢再掉以轻心。

    游艇靠岸,沈瑾萱凝望着眼前并不算陌生的环境,回头对高宇杰说:“你先回去,我一个人去见他。”

    “为什么?我也有很多话想要跟慕少说。”

    “现在是危险时期,我们处处都要小心,虽然此刻是午夜,可是这游艇停在这里还是太显眼太不安全了,你先把它开走,我们电话联系。”

    高宇杰思忖数秒,点头:“那好吧。”

    他重新跳进游艇,叮嘱道:“你小心一点。”

    “恩!”

    沈瑾萱挥挥手,转身疾步往前走,很快身影便消失在暗夜中……

    她沿着马路一直朝前走,往左拐个弯,眼前耸立的便是慕煜城的水锣湾别墅,占地面积宽广的别墅和她的人一样伫在黑暗中,几扇窗黑凄凄的看不到一丝光线,她不禁有些担忧,慕煜城会不会没在这里?

    轻轻的敲门,一下,两下,三下……敲的时间越久,心里越是忐忑,这里根本没有人住的迹象,四周静的可怕。

    就在她准备放弃的时候,门突然开了,一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她拉了进去,砰一声关了房门,然后在黑暗中,紧紧的将她抱住……

    熟悉而温暖的怀抱,让沈瑾萱卸下了所有的防守,她依靠在慕煜城怀里,感受着这一刻心灵的悸动。

    两人久久无言,只是互相拥抱,身体与身体紧贴,心与心靠拢,最远的距离,始终是心与心的距离。

    “萱萱,对不起,让你受苦了……”

    慕煜城磁性而沙哑的嗓音回落在她耳边,她摇头,哽咽着否认:“不苦,一点也不苦,只要你活着,只要你这样抱着我,我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他闻言将她抱的更紧,恨不得将她融入到自己的身体里,沈瑾萱虽然贪恋他的怀抱,可是她更想尽快知道,谎言背后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老公,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假装失忆吗?”

    她颤声问,仰起下巴,凝望着黑暗中近在咫尺的身影。

    “再让我抱一会。”

    慕煜城把她的头按回胸前,加重拥抱她的力道,天知道,这些天他想抱她想的几乎快疯了……

    她俯在他胸前,两只手放置在他心脏的地方,感受着他的心跳,眼泪慢慢渗了出来。

    “我快不能呼吸了。”

    她抽噎着提醒,他这才松开手,头慢慢的低下,亲吻着她的眼角,将那咸咸的液体全都吮 吸进肚子里,直到与血液混合到一起。

    “跟我来。”

    他拉起她的手,走到了客厅中央的沙发上,按亮了开关,她终于看清他的容貌,没错,是她的慕煜城,是她日日夜夜想到骨子里的人。

    “要喝水吗?”

    他温润的问,她摇头:“不喝。”

    慕煜城感觉到她的身体有一些颤抖,赶紧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看着他温柔的动作,沈瑾萱好不容易被他吸干的泪水又涌了出来,这一慕让她想到了多年以前与他初识时,他也是这样的绅士有风度,转眼之间,就已经过去这么久了,而这温馨的画面,却还是一如既往,不得不令她感动。

    “恨我吗?”

    他坐在她身边问。

    “不恨。”

    “在海边我明明知道你是谁,却假装不认识,狠心的丢下你跟着李茉儿走了,一点都不恨吗?”

    “你有你的理由,伤心是有过,但是恨,从来不曾有。”

    “对不起,我确实情非得已。”

    慕煜城微微叹息,道出了这些天他假装失忆的原因——

    “那天与高宇杰在船上被人袭击,跳海前我就已经知道想要我命的人是我二叔慕振雄,我很早以前就怀疑他,可以说比你还早,但是远没有他的精密计划早,他的势力和手段比我们想象的要难对付的多,所以当被六个人拿着枪瞄准的时候,我在心里告诉自己:我绝不能就这样死了,绝不能把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丢在这世上,二叔不会放过我,自然不会放过我的家人,我毫不犹豫的跳进了茫茫大海,第一次不相信命却把命交给了老天,抱着一丝侥幸,我坚信我能活下来,事实证明,我确实活下来了,当然,这要感谢李茉儿。”

    “真的是她救了你吗?”沈瑾萱不敢确定的问。

    “是的,我醒来时第一个见到的人就是她,但并非像她说的那样,除了她谁也不记得,我没有失忆,第一个见到的人是她,第一个想到的人却是你,没有醒来时在梦里想你,醒来时比梦里更想,可我却不能立刻去见你,劫后重生我要做的便是放下一切儿女私情,全心全力的准备与敌人作斗争,假装失忆便是计划的第一步,是为了混淆敌人的注意力,只要我还在苏黎世这片土地上,我二叔早晚会知道我还活着,如果我像过去那样回到他的视野里,结果只会硬碰硬,但我若以现在这种状况出现的话,他们就会陷入困惑中,会花大把的时间研究和猜测我是不是真的失忆,并且找出我没有失忆的证据。”

    “所以你是为了不让他们找出证据,才连我也瞒着的对吗?”

    慕煜城点点头:“是的,只有骗过了自己最爱的人,才有可能骗过敌人,我二叔整天派人监督你,就是想要证明我有没有失忆,你是他们最好的突破口,他们认为我就算欺骗所有的人,也不可能欺骗你,所以你的任何行为甚至情绪都有可能成为他们捕捉的蛛丝马迹,如果你知道我并没有失忆,你怎么也不可能装得比现在更真实,为了给你和弯弯一个安定的未来,我只能暂且狠心的对待你,哪怕是你恨我,我也还是那样做了,虽然,说着不认识你的时候,其实心里一直在滴血……”

    沈瑾萱的心痛了,不是因为自己受过的委屈,而是因为慕煜城的隐忍,要有多少的毅力,才能面对自己心爱的人假装不相识?要下多大的决心,才能听着爱人的呼唤,却充耳不闻继续前行?

    “是不是我们见面的时候,一直有人在监视我们?”

    想到下午在海边,那个鬼鬼祟祟拍照的人,她已经确定了答案。

    “是的,上次在海边遇见,其实是我故意等在那里,就是为了演一出戏,演给跟踪你的人看,让他亲眼目睹,在我深爱的人面前,我会不会有一点不忍心,那一天对你很残忍,我的指甲几乎掐破了手心,却仍然说着一些无情的话伤害你,你越是发自内心的痛苦,越是能让敌人相信,我是真的失忆了。”

    慕煜城停顿了一下:“不仅在海边,在任何地方,都有人跟踪你,包括去澳门。”

    “澳门?”

    沈瑾萱震惊的瞪大眼,她小心翼翼的问:“莫非在澳门暗中帮助我们的人,真的是你?”

    事到如今任何事都不需要再隐瞒,他点头:“是的。”

    “那你没有被慕振雄派去的人发现吗?”

    “没有,他们监视了你几天,发现我确实没有暗中与你交集,便渐渐相信我是真的失忆了,自然也就对我放松了警惕,而且我人虽然跟着你们去了澳门,但白天鲜少露面,我都是安排侦探向我汇报你们的行踪,自然你们见了假的顾老先生我知道,见了真正的顾老先生不肯帮忙我也知道,送信的人是我,改变顾老先生初衷也是我……”

    “等一下。”

    沈瑾萱忙打断:“你的意思,顾先易后来答应支援我们,是你找过他吗?”

    “是的,那天下午他拒绝了你们,当天晚上我便去了他的住宅与他见了面,把我的情况跟他说了一遍,他同意帮助你们,并且也会暂且替我保守秘密。”

    “那你知道他是我外公的事吗?”

    “我不知道。”

    沈瑾萱眼神忽尔变得迷茫,看来是她误会了顾先易,原来他改变心意真的不是为了弥补,把他们安置在他办公室等候,让她发现那张外婆的照片也并非演戏,一切都是缘份,都是误打误撞。

    “这么说我被冤枉成杀害王爱华的凶手时,向警察提交证据的也是你了?”

    慕煜城再度点头,无奈叹息:“我也知道这样下去,肯定会引起你的怀疑,可是却没办法对你不闻不问,即使表面上再怎么伪装的绝情,心里都不能看到你受一点委屈。”

    “你怎么会知道我有危险?你也一直跟踪我吗?”

    “我没有跟踪你,但我有安排人保护你,除了高宇杰,我还有几个特别的心腹,他们行踪很隐蔽,是慕振雄都不知道存在的人。”

    “高特助若知道你连他都不信任的话一定会很难过的。”

    “不是不信任,高宇杰在我心里和你一样重要,只是现在的形势,越少人知道我的情况越好,知道的人越多,曝露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那你现在都有什么计划?”

    “目前我正在搜集二叔雇凶杀人的证据,连续几起杀人案全都是他一人所为,只是他做的特别干净,想要证明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不管多难,我都不会放弃,这是扳倒他的最好机会,其次就是查明他的帐务明细,他之所以有那么多的钱买股份,其实是做了一些违法的勾当,知道我大伯为什么突然死了吗?”

    沈瑾萱蹙眉:“是为了嫁祸给你。”

    “不全是这个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大伯手里有一本帐务明细,那里面记录了我二叔近几年来所有违法的勾当,与何人做过交易,从公司贪污过多少钱,贿赂过哪些人,全都记得清清楚楚,原本他是想利用那本账务威胁我二叔帮他夺得慕氏,却没想到,我二叔比他更想得到慕氏,所以当我大伯拿着帐本威胁他的时候,他为了自己的计划不被打乱,毫不犹豫的杀了自己的亲兄弟,并且顺便嫁祸与我,想来个一箭双雕,可惜我并没有他想象的中的那么容易对付,就像他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对付一样。”

    “账本现在在哪里?”

    “毁了。”

    “你二叔毁的?”

    “恩。”

    沈瑾萱遗憾的跺了跺脚:“好个慕振雄,真是阴险狡诈透了,这下好了,帐本毁了,他的那些龌龊行为也就彻底被掩盖了。”

    “那可不一定。”

    “还有别的方法吗?”

    “其实他毁掉的只是复印件,我大伯看似没什么心机,但是在这件事上却是做的十分谨慎,他不可能拿着原件去找我二叔,没有十成的把握怎样都会给自己留条后路。”

    “原件呢?在你手里吗?”沈瑾萱满怀希望的问。

    慕煜城摇头:“不在,原件现在下落不明,我在找,我二叔也是找,那是另一件可以将他毁灭的重要证据,只是不知现在在谁手里。”

    “会不会在他儿子手里?”

    “不会,我大伯不会那么傻把那账本留给他儿子,要知道那帐本也要在正确的地方才能发挥它的作用,在法庭上,可能是揭穿一个人犯罪的证据,但在法庭以外,就可能成为惹祸上身的麻烦,慕子离根本不可能扳倒我二叔,所以我大伯就不会让儿子陷入危险的境地。”

    “奇怪,那慕槐会把帐本给谁?你四叔五叔?”

    呵,慕煜城冷笑:“那就更不可能了,那两根墙头草向来随风倒,这会估计早投靠我二叔了。”

    “是啊,一点不假,上次召开股东大会,要不是他们两个捣乱,我已经把慕振雄父子俩赶出慕氏了。”

    沈瑾萱提起这个就来气,忽尔想起什么,问:“对了,你知道林川是慕振雄私生子的事了吧?”

    “恩,知道了。”

    “那你……知不知道慕振雄为什么那么恨你们家?”

    慕煜城再点头:“也知道。”

    “哎,真是孽缘,一个人可以隐藏仇恨二十年,实在太可怕。”

    沈瑾萱想想就觉得惊悚,她一把抓住慕煜城的手说:“老公,不然我们把公司给他好了,算是弥补当年公公的过错了,我们找个地方安安稳稳的过我们的生活吧,再也不要与他斗来斗去了好吗?”

    慕煜城看着她眼中因为缺乏安全感而流露出的恐惧,心疼的说:“你以为把公司给他了,他会放过我们吗?他已经被仇恨折磨了二十年,心里早已经扭曲不堪,不让我家破人亡他是不会罢休的,况且就算他肯放过我,现在我也不会放过他,如果我们为了自己的安稳而放弃与他对峙,那么,那些冤死的人该怎么办?就那样无辜的死了吗?”

    沈瑾萱无言以对,她黯然的低下头:“其实我也只是说说,我知道我们不可能会走,也走不了的。”

    慕煜城将她揽到怀中,抚摸着她的头发说:“再坚持一下,等过了这段最难熬的日子,以后就再也没有人可以将我们分开。”

    “恩……”

    她重重点头,这时慕煜城的手机响了,他按下接听简短的说了几句,虽然简短,可是沈瑾萱听得出,那是李茉儿打来的电话。

    挂了电话,她迫切的问:“李茉儿怎么回事?她不知道你假装失忆吗?”

    “知道。”

    “知道?”这个回答令她十分意外:“她知道你不是真的失忆,难道是为了配合你演戏吗?”

    “是的。”

    她更加震惊,心里突然间像打翻了五味瓶,什么滋味都有。

    “我以为她和我一样不知道,原来……”

    慕煜城笑笑:“她怎么可能不知道,你别忘了是她救了我,我的病情她比我自己还了解。”

    “那她愿意配合你演戏。”

    “是的,她是个好姑娘,她知道我身上肩负着怎样的重任,更知道我要打败敌人有多么不容易,所以她无条件的帮助我,为了我连他父亲都骗了。”

    “骗他父亲什么?”

    “骗他父亲我失忆了,极力博得他父亲的同情,让他父亲同意以后在我需要人帮助的时候,无条件的帮助我。”

    “真的无条件吗?”

    沈瑾萱说不出心里什么滋味,潜意识里仍然排斥李茉儿的好心。

    “是的。”

    “那金宝罗没有提出要你娶他女儿吗?”

    “怎么可能,他都知道我结婚了,我有你,我不可能再娶任何人。”

    “可是李茉儿……”

    沈瑾萱想说李茉儿喜欢他的事,可是想到之前承诺过她,只要她收起不该有的心思,就当什么也没听说过,现在看慕煜城说话的态度,李茉儿应该是没有向他表白心意的。

    那么,她就该遵守承诺不是吗?

    “她怎么了?”慕煜城挑眉问。

    “没怎么。”沈瑾萱苦涩的笑笑:“除了她,还有别人知道你没失忆吗?”

    “没了。”

    “那她值得我们信任吗?”

    “放心,她是值得信任的。”

    “那就好,只要是你相信的人,我也会相信。”

    慕煜城欣慰的吻了吻她的额头:“谢谢,你总是那个最理解我,也是我最有动力的人。”

    他看了看时间:“快三点了,你回去吧。”

    沈瑾萱一听他让她回去,顿时神经甭得紧紧的:“我才刚来,你就让我回去吗?”

    “根据我这些天的观察,慕振雄安排的人,只有十二点到五点这个时间段不跟踪你,所以被他们发现之前,你一定要在这个时间段回到紫藤园。”

    “那我们之间怎么办?还要继续假装不相识吗?”

    “是的,在我找到所有证据之前,不能被他们发现我没有失忆,否则他们一定会提高警惕,这样就会加深我找证据的难度。”

    “对不起,我现在心里很高兴,可能没有信心装得跟之前一样难过了。”

    慕煜城叹口气,没好气的用手指戳她额头:“所以我才拿你没办法,一定要当着我的面去跳海吗?现在满意了吧?我可警告你,不会装也给我装得跟之前一模一样,或者……”

    “或者怎样?”

    “或者下次我真的可能会失忆。”

    沈瑾萱心一紧,笃定的说:“你放心,我绝不会成为他们的突破口,绝不会让他们发现你没有失忆!”

    “那就好。”

    “可是现在才三点,我可以再留一个小时吗?就一个小时?”

    她诺诺的举起一根手指,经历了失踪的打击后,她觉得能跟慕煜城呆在一起多一秒都好。

    “不可以,往返这里要一个小时,难道你想与慕振雄安插的眼线碰个正着吗?”

    沈瑾萱失落的垂下脑袋,不甘心的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拨通高宇杰的电话,让他马上过来接她,挂了电话后,她说:“那我想见你怎么办?可以来这里吗?”

    “没有重要的事最好不要来,来的次数多了,总会被发现,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保险起见,就是减少我们见面的机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