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142 幸福的奇迹

    “那我可以打电话给你吗?你把新的号码给我。”

    慕煜城摇头:“你的手机被慕振雄二十四小时监听,你给我打电话,他立刻就会发现。”

    沈瑾萱彻底失落了,非常非常的失落,好不容易跟慕煜城见了面,验证了心中的疑惑,可是现在却又要回到那个不能见他的日子,她努力想说没关系,可是心里却是好难过。

    慕煜城看出了她的难过,执起她的手,信誓旦旦的说:“不要难过,短暂的分别,只是为了将来能够更好的在一起,等到春暖花开的时候,我们就再也不会分开了。”

    “好。”

    她泪眼婆娑的点头,带着他给的信念,依依不舍的重新踏上了离别的道路。

    之后几天,沈瑾萱在公司里依旧保持着黯然的情绪,虽然心里已经有了期待,可是脸上却不显露出半分,她可以装坚强,她就可以装难过,为了慕煜城,她没有什么做不到!

    某天中午,她与高宇杰去公司附近一家餐厅吃午饭,很不凑巧的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那个人不是别人,而是除她以外,唯一知道慕煜城假失忆的李茉儿。

    “我去那边坐坐,你先吃。”

    她指了指李茉儿的餐桌,对着高宇杰说。

    高宇杰回头凝望了一眼,了然于心的点头:“好。”

    沈瑾萱起身走过去,指着李茉儿对面的位子说:“这里有人坐吗?”

    李茉儿抬起头,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没有。”

    “那不介意我坐下来吧?”

    “不介意。”

    沈瑾萱坐了下去,直视着她打量数秒,问:“你知道我和他见过面了吧?”

    “恩。”

    “那可不可以跟我说实话,你帮助慕煜城的理由是什么?”

    在李茉儿没有回答之前,她强调:“如果是喜欢他就承认喜欢他,我想听的不是假话,而是真心话。”

    李茉儿端起面前的茶水抿了一口,缓缓说:理由就是我想帮他,仅此而已。

    “不是因为喜欢他吗?”

    “喜欢又怎样?他可能会跟你离婚,然后再跟我在一起吗?”

    “既然知道不可能,那又为什么要无条件的做这些?”

    “我说了,我就是想帮他,这就是理由。”

    沈瑾萱轻叹一声:“虽然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心话,但是慕煜城相信你,我也就会相信你,希望你不要辜负了我们的信任。”

    “谢谢你的信任,我也希望他能尽快解决这一切危机,我之前跟你说过,爱一个人是成全而不是占有,虽然我不想看到你幸福,可是因为想看到慕大哥幸福,我只能成全你们。”

    李茉儿说完,起身离开了餐厅,沈瑾萱盯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高宇杰走过来问:“说什么了?”

    “她说她是真心帮慕煜城。”

    “有可能她说的是真的,李茉儿跟江珊不是一样的人,她比江珊聪明,渴望某些东西可是不会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态。”

    “我也希望她比江珊聪明。”沈瑾萱意味深长的说一句。

    两人出了餐厅,上车前,她的视线睨向某个地方短暂的停留了几秒,泰然处之的坐了进去。

    “看到什么了吗?”

    高宇杰随口问。

    “盯梢的。”

    “前几天听你那么一说,我才注意到我家附近也有人盯梢。”

    “当然了,我们俩都是慕少最有可能接近的人。”

    刚回到公司,沈瑾萱办公室的电话就响了,她随手接起:“喂哪位?”

    “侄媳妇,是我,二叔。”

    呵,她怔了怔:“有什么事吗?”

    “今晚不知道你有没有空,二叔想请你吃顿饭。”

    都已经撕破脸了,还能这么若无其事的提出请她吃饭,沈瑾萱不知道这只老狐狸葫芦里又想卖什么药了,她冷冷的问:“为什么请我吃饭?”

    “我觉得咱们之间可能有些误会,所以想约你出来好好的聊一聊,毕竟都是一家人,没必要把关系搞得那么僵。”

    睁着眼睛说瞎话,看来这是一场鸿门宴,她思忖数秒,毅然决然的答应:“好啊,时间地点在哪里?”

    就算是鸿门宴,她也要去参加,她倒是要看看,老狐狸又想耍什么把戏。

    “七点整万宝楼六号包厢。”

    “恩好的,那晚上见。”

    挂了电话,她立刻叫来高宇杰:“今晚慕振雄说要请我吃饭。”

    高宇杰诧异的瞪大眼:“他又想干吗?”

    “表面上说是想解除误会,实际上想干吗只要去了才知道。”

    “你答应了?”

    “恩。”

    “你怎么能答应呢?万一又是圈套怎么办?”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倘若真是圈套,你以为我今晚不去,以后我就掉不进去了吗?”

    “那我陪你一起去吧?”

    “不用了,他指名让我一个人去,你可以在万宝楼附近等我,有什么情况我们电话联系。”

    “好的。”

    下午六点,沈瑾萱先回紫藤园换了身衣服,然后赶去了万宝楼,推开六号包厢的门,她一眼撇见了坐在门边的慕振雄父子俩,除他俩以外,慕老四慕老五也来了。

    “哟,侄媳妇来了,快请坐。”

    慕老四殷勤的拉了把凳子,整得他跟东道主似的。

    “就我们几个人吗?”

    沈瑾萱平静的坐下,视线扫向慕振雄,老四老五,偏偏就是不看林川。

    “当然不是,还有几个人没来。”

    “还有谁?”

    “待会到了你就知道了。”

    慕振雄笑笑,开始言归正传:“其实今天约侄媳妇,是有件重要的事跟你说。”

    “什么事?”

    她波澜不惊的问。

    “煜城已经有下落了。”

    她心一惊,倒不是因为听到慕煜城有下落,而是因为慕振雄怎么会好好的说起这个,看来今天确实是场鸿门宴,而且一定是与慕煜城有关。

    慕振雄早就知道她遇见慕煜城的事,所以这时候若不说实话,反而会引起他的怀疑,索性大方承认:“我已经见过他了,只不过……”

    她停顿一下,神情黯然的蹙起眉:“他失忆了。”

    “咦,侄媳妇已经知道这件事了吗?我还以为你不知道,正愁着怎么跟你说你才能接受呢。”

    慕振雄佯装诧异的挑眉。

    “恩,之前在海边遇到过他了,可惜他完全不记得我是谁,他现在只认识金宝罗的女儿一人,那天我哭着求他回家,他却还是跟着李小姐走了。”

    “这个李茉儿是不是对侄子有意思?侄子怎么会跟她在一起?”

    “是的,我跟煜城没结婚的时候,她就曾找过我,说他喜欢煜城,我担心她和江珊一样纠缠的没完没了,所以便赶紧把婚礼给办了,以为从此后便可以摆脱她的纠缠,却没想到煜城失忆,再次让她钻了空子。”

    “那你就放任侄子跟她在一起?你们俩可以是法律上名正言顺的夫妻。”

    “我能有什么办法,煜城铁了心要和她在一起,我若硬是逼他,他就会头痛,为了他的记忆能够早日恢复,我只能暂时先这样忍着。”

    “哎,真是委屈你了。”

    慕振雄假惺惺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说:“别担心,二叔认识一位很好的医学卖家,专门研究失忆症,过几日,我让他给煜城瞧瞧,说不定马上就可以恢复他的记忆。”

    沈瑾萱感激的颔首:“那就先谢谢二叔了。”

    不知从何时起,因为这虚伪的世界,沈瑾萱也开始学着虚伪,有时候不是人想变,而是处境逼得人不得不变。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服务员开了门,沈瑾萱木然抬眸,待看清来人,蓦然间,心狠狠的颤了一下。

    她做梦也没想到,来的人竟然是慕煜城和李茉儿。

    “煜城……”

    她茫然的喊他的名字,短暂的震惊过后,她赫然明白了今天鸿门宴的目的,在看到慕煜城迈进房间那一刻便明白了。

    她庆幸自己反应的够快,没有让敌人看出破绽,慕煜城面对她痛心的呼唤,丝毫不为所动的从她面前走过,坐到了林川边上。

    沈瑾萱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她起身走到他面前,摇晃着他的肩膀:“我是萱萱呀,你看看我?你还是不认识我吗?”

    慕煜城拿开她搭在他肩膀上的手,冷冷的说:“别碰我。”

    慕老四慕老五被他冷漠的态度吓一跳,面面相觑的互望了一眼,继续盯着慕煜城,似乎想从他的眼里看出些什么。

    沈瑾萱的眼泪唰一下流了出来,她背过身,双手掩面哭着跑了出去,过了很久,她才又回来,回来时,两个眼圈哭的又红又肿,于是,她成功的看到了慕振雄眼中流露出的诧异和困惑之色。

    她的演技在敌人的逼迫下又成熟了,她成功的混淆了敌人们的视线。

    “煜城,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她可是你妻子啊?”

    慕振雄的演技也不差,那痛心质问的表情,若不是沈瑾萱清楚他的为人,恐怕也要被他迷惑了。

    “我已经说了很多遍,我不认识她,包括你们几个人,我一个人也不认识。”

    他把头转向身边的李茉儿:“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这位是你二叔,这位是你四叔,这位是你五叔,他们都是你的亲人,所以要见你我不得不答应。”

    李茉儿无奈的解释。

    慕煜城抬眸冷冷的扫了一圈,起身说:“走吧,在我眼里,唯一的亲人就只有你。”

    “煜城。”

    沈瑾萱拦住他:“既然来了,一起吃顿饭好吗?”

    她用哀求的眼神挽留他,可他却漠然的拒绝了:“我不喜欢跟这么多人一起用餐,尤其是陌生人。”

    “我们不是陌生人。”

    “在我眼里,只有她不是陌生人,你们是谁,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更不稀罕知道。”

    他指了指李茉儿。

    慕振雄唉口气,对李茉儿说:“既然我侄子只跟你一个人亲近,那你就让他留下来吃顿饭吧,也许跟我侄媳妇待的时间久一点,记忆恢复的就会快一点。”

    李茉儿点头,当着沈瑾萱的面握住慕煜城的手说:“慕大哥,我们就一起留下来吧,吃了饭我们马上就走好吗?如果你不答应,你叔叔们会责怪我的。”

    慕煜城犹豫了一下,答应道:“好,你说什么都好。”

    林川意味深长的望着两人,把视线缓缓移向沈瑾萱,比起慕振雄眼中的困惑,他的眼神看起来要冷静的多,沈瑾萱不禁有些心慌。

    几个人入了座,慕振雄吩咐服务员上菜,菜上齐后,他随意的问李茉儿:“李小姐,我很好奇你是怎么找到我侄儿的,我们当初可是找了很久都没有消息。”

    李茉儿笑笑,认真回答:“你也知道五年前慕大哥救过我的命,所以这几年我们一直是以兄妹自居,那天他在船上遇到了危险,便给我打电话让我找人去支援他,我乘游艇过去的时候,油轮还没有开走,船上一位水手告诉我,慕大哥跳进了海里,那时候他中了枪,顺着血迹找下去,竟还真被水手们给找到了。”

    “哦原来是这样。”

    慕振雄关切的问:“那侄子现在身体好些了吧?伤到哪没有?”

    “现在好多了,伤到左肩胛,没什么大碍。”李茉儿替慕煜城回答。

    “那就好,谢天谢地啊。”

    一顿饭吃的如同嚼腊,慕煜城无数次的想要抬眸望一望沈瑾萱,却都被脑中强烈的意志阻止了,他不能为了一时的冲动,而让自己的计划全都功亏一篑。

    饭局结束后,慕振雄对着清理餐盘的服务员说:“送几杯咖啡进来。”

    沈瑾萱颇为诧异,这家万宝楼她以前跟慕煜城来吃过几回,还从来不知道他们提供咖啡,难道是最近新增的福利吗?

    片刻后,两名服务员端着托盘走进来,将托盘中的咖啡一一送到客人面前,走到沈瑾萱面前时,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竟然手一抖,那一杯热腾腾的咖啡全都泼到了她的手背上,顿时她痛的尖叫一声,手背眨眼间就肿了起来。

    坐在她身旁的慕煜城刚想起身,她赶紧用眼神示意,他忍着撇开了视线,换上了一副漠不关心的神态。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服务员吓得脸色苍白,慌乱的拿纸巾替她擦拭身上的咖啡债,一边擦一边道歉。

    “太过分了,咖啡竟然泼到了客人身上,而且还是这么烫的咖啡,你们万宝楼是想自己砸自己招牌吗?”

    慕振雄一巴掌拍在桌上,吓得那服务生脸色更加苍白,除了更加诚心的道歉,只差没给沈瑾萱跪下了。

    林川走过来,抓住沈瑾萱被烫伤的手说:“别只顾道歉了,有没有烫伤药拿一盒过来。”

    “好好,我这就去拿。”

    服务员拨腿奔了出去,林川细心的查看她肿起的手背,毫不掩饰眼中的关切之意,慕振雄的脸色变了变,却并未阻止,慕老四慕老五抱着看好戏的态度一个盯着沈瑾萱,一个盯着慕煜城,想看看他俩会不会进行眼神交流。

    药膏拿过来了,林川挤了一点到她的手背上,刚想用手指替她擦拭,沈瑾萱把手抽了回去,“我自己来。”

    因为知道是演戏,所以她才不想让慕煜城心里难受,眼睁睁的看着她的手被烫伤,却要装作漠不关心,已经是很残忍又痛苦的事情,如果再看到别的男人抓着她的手替她擦药,那他心里会更难受更痛苦,她舍不得让他难过,虽然看着李茉儿抓着他手的时候,她也会难过。

    “别逞强了。”

    林川固执的将她的手又抓了回去,并且加重力道,避免她再有抽回去的机会,小心翼翼的替她抹起了药膏。

    包厢里的气氛突然间就变得十分微妙,每个人都各怀心思,虽然慕煜城表情依旧冷漠,可是沈瑾萱能感受到,他的身体在颤抖。

    林川擦好了药,沈瑾萱起身说:“我去下洗手间。”

    她去了很久,其实是站在洗手间的水池旁喘息,刚才实在是太惊险了,差一点点慕煜城就本能性的冲了过来,幸亏她脑子够冷静,及时制止了他,否则慕振雄这一杯咖啡计就实施成功了。

    身后有脚步的声音,她缓过神,打开水龙头,浑浑噩噩的搓洗。

    蓦然间,一只手伸过来,按下了水龙头。

    她侧目,撇见是林川,没好气的问:“干吗关我水?”

    林川叹口气,指着她的手说:“就算不想让我帮你擦药,也用不着这么急着来把它洗掉吧?”

    她心一惊,才想起手背上还擦着药,顿时尴尬的说不出话。

    “你觉得我这人怎样?”他无厘头的问一句。

    “不怎样。”她没好气的回答。

    “这就对了,跟我这种不怎么样的人过不去,你觉得值么?”

    “我没有……”

    “没有跟我过不去?那难道是我眼花了,就算我眼花了,这手上的水还没干呢。”

    沈瑾萱被他一番抢白戏弄的哑口无言,涨红着脸丢下一句:“无聊。”转身出了洗盥室。

    可她刚没走两步,胳膊突然被林川拉住,她回头不悦的质问:“你到底想干吗?”

    “他没失忆吧。”

    一句云淡风轻的话犹如一颗空降的炸弹,瞬间将沈瑾萱炸得头晕目眩,她努力镇定着心中慌乱的情绪,语结道:“你……你少在这里说风凉话。”

    “我有没有说风凉话你心里最清楚。”

    林川直视着她,眼底流露出的不是猜测而是肯定,沈瑾萱想不出她哪里表现的不自然,让林川看出了破绽。

    “我倒是希望他没失忆,可事实上,他就是失忆了!”

    她想甩开他的胳膊,奈何他的力气太大,无论她怎么挣扎也挣脱不了他的牵制,顿时她愤怒的低吼一声:“放开我!”

    “就算他骗得了所有的人,也骗不了我,因为在他的眼中有着和我相同的目光,那种目光,是对一个女人隐藏的爱恋。”

    沈瑾萱怔了怔,又羞又急的说:“林川你放开我,之前在北京你不是说过,再见面不会再对我存有一点感情了吗?”

    “是,我是说过,我也希望我说到做到,可惜我高估自己了,就算你从不正眼瞧我,我的眼里始终还是只有你。”

    “现在说这样的话不觉得讽刺吗?一边跟你爸联手摧毁我的生活,一边又向我说情话,从什么时候开始,你竟然变得这么虚伪了。”

    “我不觉得我这个人虚伪,就算你觉得我虚伪,那也是我的身份虚伪,即使如此,在你面前,我依然问心无愧。”

    “好一句问心无愧。”沈瑾萱冷笑:“那就继续跟你那黑心的爹坑蒙拐骗吧!”

    沈瑾萱狠狠的瞪他一眼,转身疾步向前走,身后传来林川的质问:“就不怕我拆穿慕煜城假失忆的行为吗?”

    “随便你,若是你能拆穿,我对你感激不尽!”

    经历了这么多,她不可能再相信林川,不可能相信他是真的看出了什么,而不是故意套她的话。

    “你还真是一点也没变,和过去一样,明明心里慌乱至极,表面上还能装得若无其事。”

    “不要说的你好像很了解我,我跟你,一点也不熟!”

    “放心吧,我不会拆穿的。”

    沈瑾萱赫然停下脚步,疑惑的回头打量他,“你又想玩什么花样?”

    “我能玩什么花样?我可以玩的花样很多,只因为有你的存在,我的手就像被捆绑住了一样,在很多时候都动不了,不管你承认还是不承认,今天我当什么也没看到,如果你心里感激我,就请你记住,我的眼睛,已经不止一次为你闭上。”

    沈瑾萱浑浑噩噩的回了包厢,她回味着林川的那句话,突然间就觉得有些看不透他了,他的某些行为,以及说出来的某些话,和他的人一样扑朔迷离,令人心生迷茫。

    “侄媳妇,想什么呢?没发现煜城已经走了吗?”

    慕振雄这么一提醒,她才发现慕煜城跟李茉儿已经不在位子上,她于是很快调整状态,以最佳的情绪来混淆敌人的视线。

    “什么时候走的?”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强忍着不让它掉下来,这样悲伤的表情,比歇斯底里的嚎哭更令人觉得可怜。

    “走了有一会了,别太难过,记忆早晚会找回来的。”

    “找回来又怎样,只怕是记忆找回来了,爱人却变成别人的了。”

    沈瑾萱吸了吸鼻子,哽咽起身:“我先走了,头有点痛。”

    “好,去吧,回去什么也别想,好好的睡一觉。”

    “恩。”

    她转身离开,经过门边,与从洗手间回来的林川撞个正着,四目相对,意味深长,深深的互望一眼,像陌生人一样擦肩而过……

    晚上,月影浅疏,天空像被蒙上了一层乌纱,灰暗暗的一片,沈瑾萱无法安睡,黯然的坐在床边,双手抱着膝盖想着白天发生的事。

    慕煜城一定是不能忍受看到她受伤还要假装无视的折磨,所以匆匆的就离开了,距离上次见他已经过去了八天,两个相爱的人八天只能见一面,那是多么的残忍而又无奈的一件事,她想想就觉得心痛,而更让她心痛的,是不知道下次见面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心里烦闷异常,便想出去透透气,她穿了件外套,徙步的来到了天台。

    已经有多久,没有跟他坐在这里赏过月了?昨日的温馨画面还残留在脑中,转眼间,却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她躺在木椅上,闭上眼,回忆着过去那些快乐的日子,不知不觉陷入了梦境,在梦里她竟然见到了朝思暮想的人,他向她走来,蹲在她面前,轻轻的握住她今天被烫伤的那只手,用指尖轻柔的抚摸,然后缓缓举到唇边,温柔的来回亲吻,那真实而又温暖的触觉将她一下子从梦中惊醒,悠然睁开眼,却被眼前的一慕震慑住了……

    眼前的一幕与梦中一模一样,她思念至极的人握着她的手,放在唇边亲吻,整整一分钟,她没能反应过来,以为自己并未走出梦境,直到他伸出一只手,抚向她的脸颊,她才如梦方醒,茫然的说一句:“我还在做梦吗?”

    “你不在做梦了。”

    慕煜城用力的掐了她一把,那清晰的痛楚将她彻底唤醒,猛得扑到他怀里,紧紧抱住他,又惊又喜的问:“老公,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实在是太惊讶了,当你在梦里见到一个人,醒来时还能见到他,这算不算是一种幸福的奇迹?

    慕煜城拉起她的手,往左边护栏走了几步,指了指下面,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她看到一把梯子,顿时恍然:“你爬上来的?”

    “恩。”

    “现在才十点多,慕振雄安插的眼线已经走了吗?”

    “没有,我带来的人把他们引开了。”

    “那他们岂不是很快就会回来?”

    “是的,所以我不能停留的太久,看看你就走。”

    他低头重又握住她那只受伤的手,心疼的说:“还痛吗?”

    “不痛了。”她摇头。

    “可是我还痛。”

    他把她的手放置到他心脏的地方:“这里从中午一直到痛到现在,所以哪怕前功尽弃,还是想来见你一面,只有见到你,这里才不会继续痛,我才可以安下心来做其它的事。”

    “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在想念。”

    “傻瓜,难道不相信我会比你更想念吗?”

    她欣慰的笑了:“看到你冒着生命危险来见我,我当然相信了。”

    “快坐下,我给你擦药。”

    慕煜城从口袋里摸出一支金黄色外壳的药膏,将她按坐在椅子上,细心而又温柔的替她搓揉着手背,一边擦一边说:“看到林川那小子肆无忌惮的握你的手,我差一点没失控的将他推开,幸好你起身去了洗手间,我才没一失足成千古恨。”

    “那是慕振雄故意安排的伎俩。”

    “我知道,所以后来坚持离开了,怕再待下去还不知道他会使出什么手段逼我们相认。”

    “他就是只老狐狸。”

    沈瑾萱愤愤的说:“好好的提出请我吃饭已经让我很意外,竟然把你也找来了,你都不知道我见到你的那一刻心里有多紧张,怕自己表现的不够好,会给你惹来麻烦。”

    “你表现的很好,不止瞒过了老狐狸和两根墙头草,连我都被你威慑住了,已经知道我是假失忆,怎么还能哭的那么伤心?”

    她缓缓低下头,黯然的叹息道:“当时脑子只有一个画面,就是你被逼到绝境的画面,想到你无奈之下跳到那冰冷的海水里,而我却不能帮到你,心里就像被刀划了一样痛,眼泪不由自主的就流下来了,越想越伤心,越伤心眼泪流的越凶,所以就成了后来你们见到那副样子……”

    慕煜城心疼的抱紧她:“真是委屈你了。”

    “不委屈,不能为你做什么,但不扯你后腿我就很开心了。”

    沈瑾萱的手背凉凉的,她神奇的感叹:“你给我擦的什么灵丹妙药,竟然一点都不痛了。”

    他没好气的瞪她一眼:“刚才不就说不痛了?”

    她不好意思的笑笑:“刚才还有一点点痛,但是现在一点点也没有了……”

    “你呀,有时候真是让我又爱又恨。”

    沈瑾萱闻言扑到他胸前,聆听着他有节奏的心跳,央求说:“今晚留下来好吗?”

    慕煜城身体僵了僵,吻着她的额头说:“好熟悉的一句话,好像是我以前对你也说过。”

    “是啊,而且那一晚我也留下来了,所以今晚你也留下来好吗?”

    “萱萱,我真不忍心拒绝你,可是现在的形势容不得我不拒绝,待会他们人一回来我就马上得走,还有很多事要处理。”

    “就一个晚上都不行吗?下次我要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

    “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在一起,所以不要贪恋这一个晚上,我待会还要去见一个人。”

    慕煜城话刚落音,听到一阵奇怪的鸟叫声,他压低嗓音说:“我的人回来了,我要走了。”

    一听他要走,沈瑾萱在眼眶里转了半天的泪珠啪啪的就掉了下来,她死死的抓着他的手,舍不得就这样放他走。

    “萱萱,听话,很快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是永永远远的在一起!”

    慕煜城匆匆的拥抱了她一下,低头吻了吻的唇,强忍心头的不舍转身离去,他身姿敏捷的攀着木梯跳到了地面上,仰头凝望着上方泪流满面的妻子,用力挥手,每一次离别,都是一次摧心剥肝的痛苦,沈瑾萱张口想说什么,被他作出的噤声动作制止了,只能举起无力的手,用眼神传达她的不舍和留恋,千言万语,一切尽在不言中……

    慕煜城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当沈瑾萱快要瞧不见他的时候,突然间就觉得不能呼吸了,她顿时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跟着他走,无论他去哪里,都像影子一样追随着他。

    不知从哪来的勇气和力量,她沿着慕煜城刚才攀上来的梯子一步步的爬了下去,顺着他的方向追上去,虽然不知道能不能追上,但是她不后悔自己这一刻冲动的决定。

    因为走的是后门,所以自然不会被守在前门的人发现,沈瑾萱最擅长的就是跑步,即使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体力和速度仍不减当年。

    她原本想要是追不到慕煜城,就让高宇杰开游艇送她去水涧岛,可是没想到她竟然追上了,只是见他身边站着好几个陌生人,怕被他撵回去,她便忍着没喊他,眼睁睁的看着他与那几个人坐进车里扬长而去,她赶紧伸手拦了辆的士,吩咐司机追了上去。

    车子停在了一处荒郊,是特别特别偏僻的地方,沈瑾萱下了车,盯着前方几间散发着桔黄色光芒的房子,诧异的思忖着慕煜城来这里的目的。

    她不敢走的太靠近,便在附近转啊转,慕煜城进去快二十分钟了也没有出来,她不禁有些担忧,正想着要不要进去看看,肩膀忽尔被人重重的拍了下,她惊慌的回头,撇见是两个长相凶狠的男人,他们上下打量她,冷冷的问:“你是干什么的?”

    “我老公在这里办事,我在这里等他。”

    “既然是夫妻为什么不一起进去?说,到底是干什么的?”

    男人不仅长的凶狠,态度更凶狠,沈瑾萱吞了吞口水,诺诺的解释:“我是偷偷的跟着我老公来的,他并不知道,所以便没带我进去……”

    回头瞅了瞅那几间破旧的房子,她疑惑的问:“不过这里是干什么的?”

    “少他妈装了,是条子吧?”

    条子?条子是什么?沈瑾萱短暂的错愕,马上茅塞顿开:“哦,不是不是,你们误会了,我不是警察。”

    看来这些人是香港人,竟然称警察是条子,还好她平时警匪片看的够多,不然脑子还转不过弯呢。

    “你说不是就不是了吗?”两个男人架起她的胳膊就往前走,沈瑾萱奋力挣扎:“我真的不是,你们放开我,我进去把我老公叫出来就可以证明我的身份了。”

    那两人闻耳不闻,继续拖着她前行,沈瑾萱无奈之下,大声喊:“慕煜城,慕煜城……”

    吵闹声惊动了屋内的人,率先冲出来的一名男人厉声问:“怎么回事?”

    “齐哥,我跟阿里在巡逻时,发现这女人在附近鬼鬼祟祟的,我们怀疑她是条子派来的卧底。”

    呵,沈瑾萱冷笑:“两位大哥,我这一副柔弱的样子看起来像卧底吗?警察会派我这样的卧底吗?”

    这时,屋内陆陆续续的走出来一群人,其中就有慕煜城,当他视线睨向沈瑾萱时,惊得目瞪口呆:“萱萱……”

    “慕少认识这个女人吗?”

    为首的好像是大哥大,态度良好的询问慕煜城。

    他立刻点头:“是的,她是我妻子。”

    一听是他妻子,那两个男人面面相觑,赶紧松开了手,沈瑾萱飞奔到慕煜城面前,惊险的叹口气,压低嗓音说:“你再晚出来一分钟,估计就见不到我了。”

    “你怎么会来这里?”

    慕煜城满脸的惊诧,不悦的质问。

    “我跟踪你来的……”

    “你……”

    他把视线移向为首的人,抱歉的说:“不好意思,她怕我有危险,所以瞒着我跟过来了,给你们造成不便请见谅。”

    “呵呵没关系,这位莫非就是传闻中与慕振雄对峙的慕太太吗?”

    “是的。”

    “不错呀,这年头有个勇敢的妻子也是件幸福的事。”

    慕煜城笑笑:“那我先带她回去了,有事我们再联系。”

    “好的。”

    沈瑾萱被他拉上了车,关了车门才发现车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她疑惑的问:“刚才跟你一起的那几个人不走吗?”

    “他们有他们的事。”

    “哦……”她点头:“不过有什么事啊?”

    慕煜城没好气的转过头,无语的问:“你是不是整天被人跟踪习惯了,所以也开始学着跟踪人了?”

    “我只跟踪你。”

    她无辜的扯了扯他的衣袖:“你知道你走了以后我心里多难受吗?只要待在那里一秒我就会因呼吸不畅而窒息死亡,虽然拥有你满满的爱,可是还是会嫉妒李茉儿,心里也想着这辈子可以有一次那样的机会,在你最需要人帮助的时候,我能及时出现在你面前。”

    慕煜城扑哧一笑,一把将她揽进怀里,宠溺的说:“傻瓜,很多年以前你就已经救过我了你忘记了吗?我都没有忘你怎么可以忘记?”

    “那一次是你出现在我面前,不是我出现在你面前。”

    “有什么不一样吗?结果都是你救了我。”

    沈瑾萱捧起他脸,笃定的说:“救你一次还不够,希望每次都是我救你,因为你是我最想守护的人。”

    “那你是希望我天天处在危险中了?”

    “不是不是。”她赶紧摇头:“还是不要救了吧,我不救别人也不救,你每天都好好的。”

    慕煜城爽朗的笑笑,目视着前方说:“也只有在你面前,我才能笑得出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