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143 像太阳一样温暖的情话

    他这一句话说得沈瑾萱辛酸无比,头靠在他肩上,悠悠的说:“如果能让你笑,我就不会让你哭。”

    “可是怎么办,让我笑得人是你,让我流泪的人也是你。”

    “那以后我不会再让你流泪了。”

    “说话算话哦。”

    “恩,会算话的。”

    她轻叹一声,随口问:“我们现在去哪?”

    “送你回去。”

    “不可以!我好不容易躲过敌人的视线找到你,怎么可以就这样回去了?”

    “在被敌人发现你不见之前,必须要回去。”

    “停车!”

    沈瑾萱生气的吼道

    “别这样,我答应每隔七天就去看你一次好吗?”

    “我说停车!”

    慕煜城无奈的熄灭了引擎,任由她解开安全带跳下了车,然后快步往丛林里走。

    他赶紧跟了上去,纳闷的喊道:“你要去哪?”

    “去哪都行,就是不回紫藤园。”

    “萱萱——”

    她木然的转身,泪眼婆娑的说:“我也需要喘息,就让我过一天不被人监视的日子好吗?”

    “我是为你的安全着想,倘若被慕振雄的人发现你深夜离开,他们一定会对你不利。”

    “就算被发现我也不走,就算立马死掉我也不走,我现在就只想和你在一起,哪怕一分钟也好!”

    慕煜城盯着她眼中的坚定,长长的叹口气,走到她面前妥协说:“好吧,从来只有我对你举白旗的份。”

    两人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坐下来,这里是荒郊,又是深夜,绝不会有人发现他们的行踪,他们被一片丛林包围,偶尔可以听到不知名的虫儿叫,天上一轮残月落在树梢,洒下的朦胧光线将两人的身影映照得若隐若现。

    “躺我怀里睡一会,这里应该可以让你好好喘息了。”

    沈瑾萱摇头:“不要,我要和你一起睡。”

    她率先躺在了草坪上,然后拍拍身边的位置:“过来躺下,天为被,地为床,我们一定可以睡得很好。”

    慕煜城笑笑,躺到了她边上,让她的头枕在他的胳膊上,另一只手圈着她的腰,像保护自己的孩子一样将她搂在腋窝下,轻拍着她的背,哄她入睡……

    沈瑾萱闻着他身上熟悉的香味,顿时心旷神怡,自从他失踪这些天,每晚睡觉对她来说就是最痛苦的事,可是现在她突然觉得不痛苦了,反而很幸福,希望夜可以更久一点,她贪恋他怀中的温暖,想要索取的更多更多,于是不停的往他怀里钻,明明已经贴的很紧了。

    “你想钻到哪里去?”

    慕煜城见她不断的挪动身体,调侃着问。

    “钻到你心里。”

    他突然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温润的说:“你已经在我心里,所以不用钻了。”

    “那就钻到你的身体里,让你到哪都带着我。”

    “这好办。”

    他突然笑得十分诡异,伸出一只手解她的纽扣,沈瑾萱短暂愣了愣,并没有阻止他,也伸出一只手,移到他胸前,做着同样的动作。

    两人很快脱完了身上的衣物,这是夜,不用担心被人窥视,一阵凉风吹过,她不禁缩了缩身体,轻声说:“城,给我温暖。”

    她口中的温暖,不是一个拥抱,也不是一个热吻,而是身体与身体的摩擦,灵魂与灵魂的结合。

    “好。”

    ……

    每一次缠绵而绻缱的huan爱,都能加深彼此间情感的温度,尤其是在这天地之间,午夜梦回。

    ji情消退,沈瑾萱依靠在慕煜城怀里,气喘吁吁的说:“真希望明天太阳出来的时候,一切黑暗的势力都可以消失。”

    “这一天不会太远了。”

    慕煜城扯过自己的外套,包裹住怀里的女人,怕这夜里的凉风冻着了她。

    “你说的这么自信,是计划有什么进展了吗?”

    他点头:“今晚我去的那个地方,站在我旁边跟你说话那个人知道是谁吗?”

    “不知道。”

    “他叫郑天柱,绰号黑鬼。”

    “黑鬼??”

    沈瑾萱大吃一惊,若说郑天柱她不知道是谁,但若说黑鬼,那恐怕没几个人不知道。

    “是的,很意外吧,传说中杀人如麻的魔鬼其实也非那么可怕对不对?”

    “恩,他看起来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慕煜城笑笑,“绰号黑鬼并不是真的鬼,当然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传说毕竟只是传说,多少都有些夸大其词的成分在里面。”

    “那你怎么会认识他?不是说这个人行踪十分隐秘吗?”

    “这个说来话长,五年前我曾经救过他一命,但那时并不知道他是黑鬼,前不久他拖人捎了封信给我,约了个地点跟我见面,第二次相见我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他不会是要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吧?”

    “是的。”

    沈瑾萱惊喜的张大嘴:“真的吗?不会有这么走运的事情吧?”

    “当然是真的,外界盛传黑鬼无情无义,其实那都是不正确的说法,事实上黑鬼是个很讲义气的人,他有恩必报,反之亦然。”

    “那他现在打算怎么帮你?”

    “他在黑道上是个十分有威望的人物,所以我二叔杀过的那些人,只要他肯帮忙,搜集证据绝对不是困难的事。”

    “太好了。”

    沈瑾萱心情蓦然很好:“这样的话,倒是帮了你的大忙了。”

    “是啊,现在我只要腾出精力找出那本下落不明的帐本,就可以彻底将二叔扳倒,这辈子他也别想再翻身。”

    “听你这么一说,我浑身都充满了正能量,虽然太阳还没有出来,可是我已经看到了光明。”

    慕煜城笑笑:“我一直都能看到光明,无论白天还是黑夜,因为你就是我心中唯一的太阳,不升起,不落下,一直在那里。”

    像太阳一样温暖的情话,听得沈瑾萱窝心的感动。

    “三点四十五分。”

    他看了看手上的表,算了算时间:“还好,五点前能赶的回去。”

    两人穿好衣服,沈瑾萱恋恋不舍的环顾一圈茂密的丛林,呢喃说:“我不会忘记这个地方的。”

    慕煜城将她送回了紫藤园,分别时,再三叮嘱:“我们现在离成功只差一步,所以接下来各自都要小心,最好不要再碰面,免得节外生枝。”

    她点点头:“我会小心的,你也当心。”

    “恩。”

    他挥挥手,发动引擎扬长而去,沈瑾萱盯着他车子消失的地方若有所思,接下来,她或许也该想想办法,怎样帮助在暗中操作的慕煜城。

    想了很久,她终于想到一个办法,既然慕振雄可以把她当作攻陷慕煜城的突破口,那么她也可以效仿他的行为,慕振雄的突破口,不二人选就是他的女儿慕绮绮。

    她要离间他们父女的感情,她要让慕振雄光是处理家庭的事情就焦头烂耳,她的目的,是要分散他关注慕煜城的注意力,减少慕煜城找证据的阻力。

    打定主意,她当天下午便拨通慕绮绮的电话,约她在Coco咖啡厅见了面。

    慕大小姐一如既往的清高张扬,一身名牌正装,手拎最新款LV包包,头发是时下最流行的喇叭烫,十个手指甲画着妖娆的图案,与她的装束一样,另类,时尚。

    “找我什么事?”

    她坐到沈瑾萱对面,把LV包包往桌上一扔,慵懒的询问。

    沈瑾萱意味深长的打量她,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盯得慕绮绮心里直发毛。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是不是?”

    “是,没见过美女,尤其是你这种傻不拉叽的美女。”

    慕绮绮蓦然瞪大眼:“什么?你说我傻不拉叽?”

    “难道不是吗?我都替你的处境感到担忧,你却还浑然不知的以千金小姐的姿态招摇过市,难道你就没想过,马上你所拥有的一切都会拱手让人吗?”

    “什么意思?什么拱手让人?我让谁啊?”

    “看来全天下都知道的事情,你却还蒙在鼓里,你爸的儿子回来了你不知道?”

    呵,她冷笑一声:“开什么国际玩笑,我爸只有我一个女儿,哪来的儿子,天上掉下来的吗?”

    “你果然是不知道,看在你是我老公最疼爱的妹妹的份上,我就实话告诉你吧,你爸根本不是只有你一个女儿,他还有个儿子,他儿子就是现在取代你四哥位置的霍凌东,以前在苏黎世也用过林川这个名字。”

    “胡说!不可能!”

    慕绮绮脸色陡变,完全不相信她的话。

    “你不信可以随便找个人打听打听,现在除了你,恐怕没有人不知道,而且你知道你这个哥哥从哪里来吗?他是你父亲年轻时背着你母亲与别的女人所生的孩子,你父亲根本不爱你母亲,他爱的只是给他生了儿子的那个女人,他都不爱你母亲怎么可能会爱你,现在他让他儿子坐上了慕氏的宝座,接下来应该就是把所有的财产都转到他名下,你慕绮绮一分钱都别想得到,你很快就会从千金小姐变成无人闻津的弃女!”

    “你骗人!!不可能!!我爸最疼我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呵,沈瑾萱讽刺的笑笑:“你爸要是疼你,他有私生子的事为什么要瞒着你?他和他的儿子恨你都来不及还疼你呢,你母亲当年找人去打过他外面的女人,你爸一怒之下要跟妈离婚,要不是迫于家族的压力婚是肯定离了,后来那女人莫名身亡,你爸便将这仇恨深埋进心底,所有伤害过那个女人的人他一个都不放过,你母亲在你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人世,你有没有想过或是追究过她是因什么而死?”

    慕绮绮的脸色瞬间惨白,身体因为隐忍而轻微颤抖,沈瑾萱继续说:“之前我跟你提过你爸想要掠夺属于你四哥的东西你还不信,现在你可看到了,你四哥被人暗夜袭击丧失记忆,你爸的私生子顺理成章拿着你爸买的股份成为公司的副总经理,这一切都是你爸精心策划的结果,慕绮绮你该长大了,该成熟了,该为自己也为别人讨一个公道了,我今天之所以跟你说些话,是因为我知道你表面上嚣张跋扈,其实内心是个充满正义的人,从你上次没有在你爸面前揭穿我就可以看得出来,现在没有人可以阻止你爸扭曲的行为,如果你不阻止的话,他会越走越远,终有一天会落得无比凄惨的下场!”

    慕绮绮不知道她是怎么走出的那家咖啡厅,站在烈日下,她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冲进了脑门,浑浑噩噩的摸出手机,拨通了父亲的电话,“爸,在家吗?”

    确定了他在家,她什么也没说,直接挂断电话,开着拉风的跑车扬长而去……

    慕家别墅内,慕振雄正悠闲的逗着一只刚从英国买回来的鹦鹉,慕绮绮一进家门,就把手里的LV包包摔在了地上。

    “怎么了?”

    慕振雄蹙起眉头,不明白女儿这又是抽哪门子风。

    “我妈怎么死的?”

    他蓦然身体一僵:“你不是知道吗?胃癌。好端端的问这个干吗?”

    “好端端的怎么会得胃癌,是被你气死的吧?”

    “胡说什么?!”

    “是我胡说吗?全世界都知道你有私生子的事了,就我还蒙在鼓里,你还想瞒我到什么时候?”

    慕振雄眉头蹙得更深:“你听谁说的?”

    “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我就问你一句,你是不是有个儿子?”

    “是。”他沉吟片刻,点头承认。

    “那我和我妈算什么?”

    “你是我女儿,你说你算什么?”

    “爱我妈吗?”

    他沉默。

    “不爱我妈也不爱我对吗?”

    “谁说我不爱你?”

    “一个你不爱的女人生的孩子你会爱吗?是不是每次看到我就像看到我妈一样令你觉得厌恶?既然如此,当初为什么还要生下我?应该在我还没有成形的时候就阻止我来到这个世界!这个丑陋的世界!”

    慕绮绮的情绪很激情,她觉得自己一下子就从天堂掉到了地狱,毫无预兆的,没有任何理由的就掉了下来。

    “是谁跟你说的这些话?”

    慕振雄脸色阴沉,切齿的质问。

    “事到如今,谁说的有那么重要吗?你打算把我怎么办?你儿子回来了是不是我就该走了?”

    “绮绮!”

    他大吼一声:“你怎么可以说出这种伤我心的话?我不爱你母亲不代表我不爱你,不管我有没有儿子,你都是我慕振雄的女儿,这一点谁也改变不了。”

    “这样就伤了你的心,那我是不是更伤心?你一直都是这么残忍的人吗?”

    “你想说什么?”

    “害四哥的人是你吧?为了让你自己的儿子坐上慕氏总裁的位置,你不择手段的对付亲侄子,你还有没有一点良知?你将来死了有什么脸面对地下的爷爷?”

    啪……

    慕振雄没想到女儿竟然会如此指责他,他愤怒的扬手就打了她一耳光,说:“就算全天下的人都骂我没良知,你也不可以,因为你是我慕振雄的女儿。”

    “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因为觉得是你慕振雄的女儿而感到耻辱!”

    慕绮绮歇斯底里的吼一声,转身跑出了家门,慕振雄盯着女儿的背影,颤抖的摸出手机:“查一下小姐今天见过哪些人。”

    一个小时后,他最得力的助手赶了过来,恭敬汇报:“小姐上午一直在公司,下午二点去了Coco咖啡厅,在那里见了你的侄媳妇沈瑾萱。”

    “果然是她!”

    慕振雄眼中升腾起一股杀气,“她最近有什么异常没有?”

    “据探子说,前天晚上有一帮不明来历的人在紫藤园附近徘徊,没有任何行动,好像是故意为了引开他们。”

    “不明来历的人……”

    他若有所思:“难道是他?一定是他!”

    “你是说慕少爷?”

    “是。”

    “他不是失忆了吗?”

    “失忆只是我们表面上看到的,到底有没有真失忆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看来我们不能这样放任下去了。”

    “那您打算怎么做?”

    “这样……”俯耳开始交代,恶神的阴谋终于沉不住气了。

    窗外的明月渐渐被一层乌云掩盖,十几个身穿黑衣的男人潜入紫藤园,其中为首的男人粗暴的将大门踢开,其它人蜂涌入内,直奔二楼的卧室,将卧室内听到动静准备下楼的女人堵了个正着。

    “你们是谁?”

    沈瑾萱厉声质问,脚步开始往后退。

    “我们是来请你的人,沈太太,不客气了。”

    几个男人上前扯住她的胳膊,粗鲁的将她往楼下拖,她大喊一声:“放开我。”拼命的挣扎,心里已然清楚慕振雄可能是要拿她当诱饵对付慕煜城了,于是抱着就算是死也不能让他得逞的决心,与几个人奋力反抗。

    “老实点,小心老子甭了你!”

    为首的男人从怀里摸出一把枪,对准了她的脑袋。

    “甭啊,除非你们动手打死我,否则我死也不会离开!”

    这时,于妈也听到了动静,披着外套从屋内冲出来,却被眼前的一慕吓得尖叫失声:“小姐——你们放开她!”

    “死老太婆,滚一边去!”

    绑匪凶狠的朝着向沈瑾萱扑来的于妈狠狠的踹了一脚,于妈被踢的老远,痛的差点昏死过去,却还是不死心的爬起来,吃力的说:“放开我家小姐,放开她,要抓就抓我好了……”

    “真是找死!”绑匪的拳头刚要落下去——

    “不要打她,我跟我们走!!!”

    沈瑾萱从惊痛中反应过来,歇斯底里的咆哮。

    “早识趣一点不就行了,走吧。”

    “让我跟她说几句话,说完我马上就走。”

    为首的男人点点头,两名绑匪立马松了手,沈瑾萱疾步奔向前,抚起地上的于妈,含泪叮嘱:“快去找高宇杰,让他通知少爷,无论慕振雄以什么理由约见他,都不可以去!”

    她话刚落音,身后的两名男人便粗暴的将她架起,强制性的带出了园子,身后是于妈悲怆的哭声,她的眼泪也缓缓落了下来,人生中的坎,无论你过的去过不去,该过的时候总要过。

    他们将她带到了一间废弃的加工厂,在那里,她毫不意外的看到了慕振雄。

    “狐狸终于露出尾巴了。”

    她嘲讽的冷笑一声。

    慕振雄缓缓走到她面前,脸上依旧挂着伪善的笑:“侄媳妇,在侄儿来之前,暂时就委屈你了。”

    他吩咐身后的人:“把她绑起来。”

    几个男人将她按倒在一张木椅上,用绳子五花大绑,沈瑾萱毫不畏惧的直视着慕振雄,恨恨的说:“他现在失忆了,你以为他会为了一个根本记不起的人来这里冒险吗?”

    “会不会来,很快就知道了。”

    慕振雄自信的笑笑,侧目问身边的人:“信送到了没有?”

    “已经送到了。”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他悠哉的坐到了沈瑾萱对面,像一个狩猎者,在等着猎物自己送上门。

    沈瑾萱在心里默默祈祷:不要来……不要来……千万不要来……

    可人生总是这样事与愿违,即使她在心中祈祷了千百遍,慕煜城还是来了。

    视线相交的一刹那,沈瑾萱痛苦的闭上了眼,她仿佛听到了自己心脏裂开的声音,这几年一直痛,却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痛得厉害。

    “哈哈,我刚还和侄媳妇打赌侄儿会不会来,这一支雪茄还没抽完你就来了,看来即使失忆,你这时间观念还是还是一如既往的令人折服啊。”

    慕煜城凝视着被五花大绑的妻子,那眼中透露出的复杂,只有沈瑾萱能读得懂,她轻轻摇头,用眼神示意他千万不要因一时冲动,而让这些天忍辱负重的努力全都前功尽弃,一旦慕振雄知道了他是装失忆,他就别想活着走出去,这样的结果,不是她能够承受得了的。

    “找我来有事吗?”

    强忍心头的愤怒,他冷冷的质问。

    “哦没什么大事,就是想确定一下,侄儿你真的不记得这个女人了吗?”

    慕振雄指了指沈瑾萱。

    “是。”

    沉默了很久,他才艰难的吐出这一个字,今晚的绑架太突然,他一得到消息就十万火急独自赶来了,在他的手下和黑鬼的人赶来救援前,再怎么心痛难忍都要拖住时间。

    “不认识是吧?”他点点头:“行。”

    慕振雄冲站在沈瑾萱左侧的人使了使眼色,那人心领神会,一把捏住沈瑾萱的下巴,毫无预兆的甩手就是一巴掌,力道之重她眼前闪过无数金星,很快嘴角处就溢出了咸腥的液体。

    慕煜城身体一僵,双手紧握成拳,额头的青筋因为隐忍而暴起,慕振雄这是在挑战他的底线,而他的底线已经濒临暴发的边缘。

    啪……

    又是一巴掌狠狠的落了下去,沈瑾萱强忍痛楚低下了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死死的咬住唇不让自己哭出声,什么时候都可以哭,唯独现在不能哭,不能让慕煜城看到她眼中的泪,否则他一定会心疼的。

    “慕振雄,你竟然敢打我的女人,两次。”

    慕煜城缓缓的从怀中掏出一把枪,对准了慕振雄的头。

    如果说第一次是打在他的脸上,那么第二次就是打在他的心上,当心开始坠落时,他突然觉得一切都无所谓了,生与死,名与利,都不及那个女人十分之一来得重要。

    “两巴掌就能唤醒你的记忆,看来这巴掌打得值。”

    慕振雄指了指抵在他脑门上的枪,提醒道:“你以为打死了我,你和她就能活着出去吗?”

    “无所谓,即然不能一起活着出去,那就一起死在这里好了。”

    沈瑾萱见慕煜城终是不忍看到她受苦而放弃了自己的计划,再也抑制不住嚎啕大哭:“不是让你不要来吗?谁让你来的!!你这个笨蛋,你为什么要来?!”

    “因为你在这里。”

    最简单的理由,因为她在这里,所以他就必须要来,慕煜城放弃了一切,终于不用再用伪装的冷漠眼神面对她,此刻他的眼中恢复了往日的深情:“萱萱,别怕,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

    哈哈哈——

    慕振雄仰天长笑,“就冲你这句话,我就坚信你杀不了我。”

    他厉声命令:“给我打那个女人,打到他放下手中的枪为止。”

    沈瑾萱身旁的男人接到命令下手更重,连续几个耳光扇得毫不手软,慕煜城心都滴出血来,他声嘶力竭的吼一声:“慕振雄!!!”

    “心疼了是吧?心疼了就把枪放下,不然就继续眼睁睁的看着。”

    “我杀了你!!”

    他腥红了眼,手一用力,板机扣动了一半。

    “你可要想清楚再开枪,你这一枪打下去,你老婆铁定给我陪葬!”

    慕振雄似乎吃定了他对沈瑾萱的感情,一只脚踏进了棺材,也没有掉泪的迹象。

    那个甩沈瑾萱耳光的男人一直未停手,慕煜城扣动板机的手缓缓松了下来,“给我住手!”

    沈瑾萱两个脸颊早已红肿不堪,嘴角处溢满了鲜红的血,她冲慕煜城摇头:“不要放,千万不要放,放了他们会要你的命,我不痛,我一点都不痛……”

    慕煜城的眼泪流了下来,还有什么比不能保护自己心爱的人更令人觉得心痛,他这一生,最无力的莫过于此刻:“不要再动她,全部冲我来吧。”

    毫不犹豫的扔下了手里的枪,慕振雄的几名手下扑上去就是对他拳打脚踢,沈瑾萱尖叫着哭喊:“不要……不要打他……求你们不要打他……”

    无论她怎样撕心肺裂的哀求,都制止不了那一群魔鬼的狠毒,她只好把希望寄托到慕煜城身上,哭着求他:“还手啊,你还手啊!!!”

    一遍又一遍的呐喊,明知道那个男人为了保护她宁可死也不会还手,却还是泣血的呼唤,除此之外,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生命的悲伤,总有一泊泪水缘于深爱,可是那份深爱却像是无法泅渡的沧海……

    “够了。”

    慕振雄扬了扬手,蹲到慕煜城面前,说:“别怪二叔狠心,要怪就怪你爸,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是他毁了我也毁了你。”

    他的眼里散发着积攒多年的仇恨,起身吩咐道:“把他们两个用铁链给我锁起来。”

    沈瑾萱身上的绳子被解开,她发了疯似的冲到慕煜城面前,将他抱在怀里,嚎啕大哭:“混蛋,我那么听你的话,你说什么我都听,可为什么我说的话你一句都不听,你这个混蛋,我恨你!我恨你……”

    “起来!”

    慕振雄的手下强行将两人分开,然后用铁链上的手铐锁住他们的手,绑在了椭圆形的水泥柱上。

    “放了她。”

    慕煜城冷冷的睨向慕振雄:“既然是我父亲欠了你的,就由我来偿还,马上放了她!”

    “呵,放了她?放了她谁知道将来会不会替你来找我报仇,你认为二叔我是那种做事不干不净的人吗?”

    慕振雄拍拍他的肩膀:“今生你我叔侄缘分就缘尽于此,来生再见吧。”

    转头问身边的人:“都准备好了吗?”

    “好了。”

    这时进来五六个人,个个手里拎着一大桶汽油,沿着工厂的四个角落分别泼下,慕振雄点燃了一支雪茄往角落里一扔,嗤一声火苗串了起来,他扬起一抹胜利的笑容,转身离开了火场。

    “慕振雄,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慕煜城愤怒的冲着他的背影咆哮,一只温暖的手握住了他的手,他这才转过头,一把将沈瑾萱抱进怀中,失声痛哭:“萱萱,对不起,没能保护好你,对不起……”

    “不要自责,这不是你的错,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来苏黎世,如果当初我不来,今天就不会成为别人威胁你的筹码,该说对不起的人应该是我,是我呀……”

    沈瑾萱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真的快要伤心死了,她觉得自己就是个不祥的人,是她给慕煜城带来了这么多的厄运,如果他当初不是选择她,而是选择江珊,抑或是后来选择李茉儿,今天的结果会不会就不一样?

    “怎么能是你的错?你是谁?你是这个世上唯一能给我动力的人,如果没有你,或许上次跳进海里我就已经死了,在生命最薄弱的时候,只要一想到你会在某个地方等我,哪怕已经迈进了鬼门关我也会逼着自己回来,对我来说如此重要的人,我却没能守护好,我真是天底下最不称职的丈夫……”

    “如果你是天底下最不称职的丈夫,那我就是天底下最不称职的妻子,我说过再也不会让你为我流泪,现在你却还是为我哭了,对不起……对不起……”

    “我爱你。”他吻住她的唇,对不起我爱你就像是一对连体儿分不开,她说对不起,他说我爱你,所以他和他也是分不开。

    “害怕吗?”

    他一只手紧紧的抱着她,火势越来越凶,两人都有些呼吸不畅。

    “不怕,张爱玲说:长的是磨难,短的是人生。没有比这更能贴切的形容我和你走过的路,虽然,比别人的人生短暂,但我一点都不觉得遗憾,能在短暂的人生里拥有别人求其一生都得不到的真爱,我觉得我很幸福。”

    “看来他们是找不到我们了?”

    “谁?”

    “救援的人,这个地方相当偏僻,我们身上又没有通讯工具,无法靠GPRS寻找,所以萱萱……”他有些不忍心说下去。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沈瑾萱知道他不忍心说的是什么,她用最无畏的态度表明了愿和他同生共死的决心。

    砰砰砰……

    身后突然传来脚步的声音,两人惊喜的回头,以为是救援的人来了,却在看清来人,眼中的惊喜瞬间被失望淹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