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145 大结局下

    风雨过后,便是兑现承诺的时候,慕煜城与沈瑾萱决定去上海接女儿,只是谁也没想到,一颗潜伏在他身体里的炸弹,在这个时候爆炸了。

    两人刚到机场,还没有过安检,突然一阵天旋地转的痛感袭来,慕煜城两眼一黑,昏倒在机场的大厅内。

    沈瑾萱尖叫一声,慌乱的呼唤:“老公??老公??你怎么了??你怎么了啊!你不要吓我啊!”

    在机场工作人员的帮助下,火速将慕煜城送到了就近的医院,等待检查结果的漫长过程中,沈瑾萱的心一直是揪在一起的,她不知道人生要经历多少次苦难,才能够到达所谓的幸福彼岸,但是有一点她很笃定,那就是老天爷不会再夺走她的幸福了。

    她千疮百孔的幸福,就是给老天爷,老天爷也不会要的……

    “瑾萱,四弟怎样了?”

    “太太,慕少怎么会昏倒呢?他身体一向很好啊?”

    “早上你们出门时他有没有什么异常?”

    “……”

    来自四面八方的质问,令她茫然失措,现在她也很想知道,慕煜城到底是怎么了……

    二十分钟后,检查的医生走出来,他面色凝重的问:“患者是不是头部受过重创?比如枪伤?”

    “是的,情况不好吗?”

    高宇杰忧虑的问。

    “经过我们初步诊断,是枪伤后没有好好调养留下了后遗症,造成脑部损伤,必须要动手术,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现在吗?”

    “最晚两天,拖的时间越久对病人越不利。”

    “那手术有没有什么风险?”

    沈瑾萱紧握双拳,努力的让自己接受这个事实。

    “比起生命危险,失忆的可能性要大一点。”

    失忆……

    听到失忆两个字她的心便开始痛了。

    “有多大?”

    “80%”

    “这么大的可能性吗?那不等于一定会失忆?”

    慕雅姿急得跳起来。

    “也不一定,根据病情因人而异,有的病人意志坚定就不会失忆,而有的病人因为经历过太多的痛苦,就有可能会选择失忆来遗忘一切?”

    慕岚走到沈瑾萱面前,轻声安慰:“别担心,四弟向来意志坚定,尤其是在对你的感情上。”

    “是啊是啊。”

    慕雅姿赶紧附和,她们都知道,现在最难过的就是沈瑾萱。

    “麻烦你尽快安排手术吧。”

    她强忍心痛直视着医生,其实谁也不需要安慰她,因为没有什么比让慕煜城活着更重要。

    手术日期最终敲定了明天上午十点,慕煜城中午醒了过来,他得知了自己要动手术的事,对所有人沉默,却对沈瑾萱说了一句:“抱歉。”

    也许别人不知道那一句抱歉代表什么,可沈瑾萱明白,因为他说过不会再让她痛苦了,可现在却又让她难过了。

    所以,他觉得抱歉。

    下午慕煜城坚持要回紫藤园,他同意动手术,但手术的前一天,他不想住在医院。

    沈瑾萱陪着他回到了山上,一路上两人默默无言,到了家门口,她强颜欢笑说:“别想太多了,只不过是个小手术而已,这么多的坎都过去了,还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慕煜城心疼的理了理她鬓角的碎发,温润的说:“我没关系,所以不用伪装坚强来安慰我。”

    前方传来脚步的声音,两人抬头,于妈含泪走到了慕煜城面前,一把握住他的手,哽咽着说:“少爷啊,夫人在天有灵一定会保佑你,你不会有事的。”

    “恩我知道,谢谢。”

    沈瑾萱见她手里拎着个行李袋,疑惑的问:“你这是要去哪?”

    “我去山下的天坛寺给少爷祈福,他什么时候康复我什么回来……”

    于妈说完,头一甩转身就往山下跑,慕煜城忙将她拉住:“不用了,你的心意我领了,那些都是迷信,只是图个心里安慰罢了。”

    “就算是图个心理安慰我也要去!”

    她固执的挣脱了他的手,慕煜城还想说什么,沈瑾萱制止了:“让她去吧,只是想为你点事而已。”

    挽着他的胳膊进了园子,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她蹲在他面前,柔声问:“晚上想吃什么?只要你想吃的我都做给你吃。”

    慕煜城笑笑:“什么都可以,只要是你做的我都爱吃。”

    “那好,你等我。”

    沈瑾萱进了厨房,很快慕煜城就听到了厨房里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他弯了弯唇角,躺到沙发上,准备小睡一会。

    睡了不知多久,耳边传来焦急的呼唤声:“老公,醒醒,老公……”

    他悠然睁开眼,撇见妻子一脸的担忧,伸手戳她额头:“我只不过是睡了一会,怎么吓成这样?莫非怕我醒不来了?”

    “不许胡说。”

    她扑到他怀里紧紧的抱住他,心有余悸的说:“晚饭准备好了,趁热吃吧。”

    “好。”

    两人进了餐房,看着桌上摆放着两碗热腾腾的水饺,慕煜城笑了:“怎么知道我想吃这个?现在已经能看洞悉我所有的想法了吗?”

    “你以前就喜欢,所以不需要洞悉,只是恋人间最常见的心有灵犀。”

    慕煜城接过她递来的筷子,夹了一只水饺放到嘴里,嚼了嚼,点头:“味道一如既往的好。”

    “所以,会记住的对吗?”

    “恩?”他不解的挑眉,不太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就算不记得我了,也会记住这个味道的对吗?”

    慕煜城怔了怔,瞬间恍然,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宠溺的说:“傻瓜。”

    吃了晚饭,沈瑾萱不顾他提议去看场电影的强烈心愿,执意将他逼到了楼上,让他好好睡觉,养足精神准备明天的手术。

    “你不睡吗?”他拽住她欲离开的手。

    “我待会就睡,楼下的碗还没有洗。”

    “那亲我一下吧。”

    沈瑾萱没好气的笑笑,俯身吻了吻他的额头,一直吻到他的唇,把她所有的爱都用唇传递到了他的心间。

    “我想要。”

    “不行,你明天要手术,不能消耗太多的体力。”

    沈瑾萱替他盖好被子,无视他一双灼热的眼,狠心的出了卧室。

    她独自一人来到了天台,站在护栏边,双手抱胸凝望着远处朦胧的山峦,突然掩面痛哭了起来,幸福一直在朝她微笑,而她如旋转木马一般乐此不疲地追逐,却总隔着那小段无法跨越的残忍的距离。

    泪水穿越指缝,悲伤逆流成河,如果月亮也会流泪的话,那么,一定会带着星星为这段心酸的爱情黯然哭泣。

    腰间忽尔被一双有力的臂膀禁锢住,沈瑾萱慌忙擦拭掉眼角的泪痕,无措的问:“你怎么起来了?”

    “如果怕我失忆忘了你,那就不要动这个手术了。”

    “不是的,我不是怕这个,我只是心疼我们为什么会爱的这么辛苦。”

    每一次感觉幸福近在咫尺,往前一步,却总是抓不住,那种无力感,像毒蛇一样侵蚀着她的身体,伤得她体无完肤。

    “答应我,以后无论遇到多么伤心的事,都不要再一个人躲起来偷偷的哭了,要哭就靠在我的肩膀上哭吧。”

    “好。”她重重点头。

    沈瑾萱哭了很久,直到宣泄完心里所有的愤怒,才靠到他肩上,目视着天空最亮的一颗星说:“我们是不是真的经历了很多的痛苦?”

    “是的,很多。”

    “那你会选择失忆来遗忘这一切吗?”

    “如果我可以选择不爱你,那么我就可以这样选择。”

    慕煜城给了她最安心的回答,可是在给出这个回答的第二天,他却不见了。

    沈瑾萱找遍了所有能找的地方,高宇杰以及慕岚慕雅姿全部分头在找,手术是上午十点,距离手术的时间只剩不到二个小时,在这个节骨眼上找不到他的人,可以想象大家都急成了什么样。

    就在沈瑾萱心急如焚快要疯掉的那一刻,她接到了李茉儿的电话,说看见了慕煜城在海边。

    火急火燎的赶过去,远远的看到了他就站在上次她跳海的那块礁石上,沈瑾萱眼眶一热,拼尽全身的力气奔向他,从身后紧紧的抱住他的腰,流着泪埋怨道:“现在你也开始学着像我一样让人不省心了吗?”

    慕煜城握住圈在他腰间的手,茫然的说:“昨晚给你那么肯定的回答,其实我也怕,怕忘记了你,你说的对,我只是人不是神,我也有做不到的时候,你跟着我受了那么多的苦,好不容易现在苦尽甘来,我怎么忍心再让你苦下去……”

    “那你是不准备动手术了吗?你是准备跟我天人相隔吗?”

    “只是想让你先过一段幸福的日子,在我还记得你的时候。”

    “这样你会没命的,你可以等,我也可以等,时间不会等,病情不会等!”

    “如果忘记了呢?你敢说昨晚那么伤心的哭不是怕我忘记了你吗?”

    沈瑾萱将他的身体转过来,直视着他的眼睛说:“是的,我怕,可是比起怕你忘记我,我更怕再也见不到你,对你来说,也许最怕的是忘记我,但对我来说,最怕的却是失去你,我不怕你失忆,记忆没有了可以用一辈子的时间帮你找回,可是人若没有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我宁可心碎地活着,也不要失去你,绝对不要……”

    慕煜城被她激动的情绪感染了,一把将她揽进怀里,流下了心疼的眼泪。

    在手术时间到来前,她终于成功的将他带到了医院,高宇杰以及慕家姐妹见到两人,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下了,个个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慕煜城换上了手术病服,躺在床上,准备二十分钟后进手术室,这时病房的门被推开,李茉儿神色憔悴的走了进来。

    “我可以跟他说几句话吗?”

    她站到病床前,直视着沈瑾萱,轻声征询。

    沈瑾萱点点头,起身说:“我先出去。”

    她出了病房,带上了房门,门外高宇杰一行人等在走廊上,她向他们走过去,却突然两腿一软,险些摔倒在地上,幸好张美丽眼尖冲上前抱住了她,关切的说:“你可要照顾好自己,别慕少好了,你却倒下了。”

    “恩,没事。”

    她稳了稳步伐,朝着走廊的尽头走去,径直去了三楼的妇产科。

    病房内的李茉儿,凝望着慕煜城一语不发,表情和眼神都是无法言喻的伤痛。

    “又不是生离死去,不至于难过成这样吧?”

    慕煜城开玩笑说。

    她吸了吸鼻子,沉吟片刻,终于开口了:“慕大哥,我心中有一个秘密想告诉你。”

    “哦?什么秘密。”

    “其实我很久以前就喜欢你,久到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那个漆黑的夜,阴暗的巷子里,你与那帮混混们搏斗时的英姿飒爽,深深的烙进了我少女的芳心。”

    慕煜城诧异的睁大眼,不敢置信的问:“你喜欢我?”

    “是的,你很意外吧?这几年我从来都没有在你面前表露出半分爱慕之情,不是我胆小,是害怕,因为知道你心里一直藏着一个人,所以不敢说,怕说出来了,连兄妹都没得做,你还记得你曾经问过我,为什么不交男朋友吗?”

    慕煜城当然记得,那时候她的回答是有喜欢的人,只是需要等,当时不以为意,现在听了她的告白后,才幡然醒悟,原来她等的人,一直是他。

    “原本以为就算是海枯石烂的爱情,随着时间的淡化,总有一天也会像海边的沙子一样深埋进心底,所以一直告诉自己等等,再等等,却没想到,等到最后,我爱的人没有等到,你爱的人却等回来了,可以想象,那段时间,我有多伤心啊……”

    慕煜城蹙起眉头,抱歉的说:“对不起。”

    “不用跟我说对不起,你没有什么地方对不起我,是我自己一厢情愿罢了。”

    李茉儿含泪笑笑:“原本打算把这个秘密烂在肚子里一辈子,可是听说你手术后可能会失忆,还是决定在你彻底忘记我之前说出来,不说也许以后就没机会说了,现在说了我也就没什么遗憾了,不过你放心,我说出来只是不想给自己留下遗憾,并不是还有其它的什么想法。”

    “你能正确的对待这份感情,我很欣慰。”

    慕煜城由衷感叹,他话刚落音,病房的门被推开了,沈瑾萱走了进来:“还没聊完吗?手术时间快到了。”

    “聊完了。”

    李茉儿起身,突然抓住沈瑾萱的手,然后又抓住慕煜城的手,将他们俩的手放在一起,发自内心的祝福说:“你们要幸福,一定要狠狠的幸福。”

    祝福完后她便潇洒的转身离去,放弃真的是另一种爱?放弃真的是另一种幸福?确切的说,放弃是另一种方式的拥有!自己狼狈地退出,这不是伟大,而是因为在放与不放之间她明白了,感情是不能勉强的,也勉强不来,就算她死死地抓住,抓住的是什么?是伤痕,是痛苦!把手握紧,里面什么也没有,把手松开,也许她就会找到属于她的一切。

    慕煜城进手术室的最后一刻,沈瑾萱俯在他耳边说:“你又要当爸爸了,已经错过了一个孩子的出生,这一次不要再错过了,所以一定要平安的出来,最好也不要忘记我,如果实在记不起了也没有关系,平安出来就好。”

    “真的吗?”

    慕煜城惊喜的握住她的手,她点头:“真的,就在这里。”把他的手放到腹部:“虽然现在还不能感觉到你的抚摸,但是等到大一点以后,我会告诉他,爸爸是爱他的。”

    “谢谢,萱萱,谢谢你。”

    慕煜城渐渐松开了她的手,沈瑾萱不舍的追着他跑,“还有,我的生日快到了,我等着你帮我庆祝哦,礼物没有准备的话没有关系,但是人一定要到场……”

    手术室的门被无情的合上了,她与他也被无情的分开了,在等待的漫长过程中,那是比摧心剥肝还要痛苦的过程,脑子里尽是一些胡思乱想的念头,他会不会死?会不会变成植物人?会不会忘记她?会不会……

    明知道不该想这些,可这些可怕的念头却怎么也甩不掉,所有的人都安慰她,她的心却还是像被吊在了悬崖边,随时都有可能掉下去。

    手术整整做了三个小时,当手术灯熄灭,她站在人群最后,明明是最想知道结果的人,却没有勇气走上前。

    医生走出来,慕雅姿屏住呼吸问:“怎么样?手术没问题吧?”

    “算是很成功。”

    他的一句话,令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张美丽欣喜的摇晃着沈瑾萱的肩膀:“听到没有?医生说手术很成功,你可以放心了,你终于可以放心了。”

    沈瑾萱喜极而泣,她点头:“是的,我终于可以放心了……”

    然而这种华丽的幸福感是短暂的,当沈瑾萱见到慕煜城,他用那种陌生的眼神看着她时,一种不好的预感应验了,他木然的问:“你是谁?”

    顿时,所有的人呆住了,气氛骤然冷却,病房内静的掉一根针都能听得见,他们以为沈瑾萱会哭,可是她却并没有哭,反而笑了:“没关系,不记得我是谁没关系,只要还活着就好。”

    经历了太多的苦痛之后,她已经学会不再贪心了,一个人命中注定拥有多少那就是多少,她不会再奢望拥有的更多。

    三天后,慕煜城出了院,这三天,沈瑾萱以最好的状态面对他,她每天都开开心心的笑,开开心心的跟他说话,虽然他总是会问,你到底是谁……

    九月十六,是一个美好的日子,三十几年前,沈瑾萱诞生于这个世上,感恩的清晨,她给母亲打去了平安的电话,然后去了公司,慕煜城在家疗养,公司的事就由她代替处理,下午召开了一个临时会议,商讨一个投资案的细节,会议一直开到天黑,她心里牵挂着慕煜城,好不容易等到结束,便火急火燎的开车回了紫藤园。

    进了园子,她诧异的瞪大眼,整幢别墅隐没在黑暗中,一盏灯也没有,心里一惊,以为是慕煜城出了什么事,她疾步奔进客厅,大声呼唤:“于妈——于妈——”

    就在她惊慌之时,很多年以前,熟悉的一幕出现了,温柔的烛光,美妙的音乐,火红的玫瑰,精美的蛋糕,一一映入她的眼帘……

    她震惊的一步步向前,走向那片温馨的烛光,颤抖的拿起蛋糕边放置的雅致卡片,看到卡片上那一句:此生有你亦无憾,祝我心爱的妻子生日快乐。蓦然间泪流满面,如果这是梦的话,那么她情愿永远不要醒来。

    “沈瑾萱……瑾萱啊……萱萱……”

    熟悉的呼唤萦绕在耳边,她抬起头,似乎看到了多年前那个从烛光中慢慢向她走近的男人,事隔多年重新向她走来,她伸展双臂扑向他,扑到他怀里,流下了幸福的眼泪:“你都记起来了吗?”

    “从来不曾忘记,何谈有没有记起。”

    她茫然抬眸:“你不是失忆了吗?”

    “那是骗你的,因为你这个女人对什么都不感兴趣,我只好把自己当成礼物送给你。”

    “混蛋!”

    沈瑾萱喜极而泣:“现在还想问我是谁吗?”

    “不想问了,已经知道了,你就是那个赌上自己全部爱着我的傻女人。”

    慕煜城俯身吻住她的唇,柔和的光线再柔和,也柔和不过此刻充满喜悦的心,他从她的唇边一直吻到她的耳边,然后贴在她的耳边轻声呢喃:“如果说,遇到你是上天注定的缘分,那么我相信,我和你,是因为“爱”所以才会走到今天。爱是什么,爱就是:如果全世界我可以放弃,至少还有你值得我去珍惜……”

    沈瑾萱哭了,经历了长达数十年的痛苦,终于在这一刻,明白了幸福的真正含义。

    人活在世上,总会有许多难以理解的事,人生最灿烂的一瞬间,并不是遥远的将来,而是现在,和最爱的人洗尽铅华,站在烛光下耳语情话,现在正是她所期盼的人生,最美丽的一瞬间,当她理解到这一点之后,她就成了这世上最幸福的人。

    一年后

    冬去春又回,眨眼间,又是一年深秋之季。

    紫藤园里的每个角落里都盛开着紫色的蒲公英花朵,沈瑾萱站在园子中央,飞舞着毛笔奋笔疾书,她的身边,围绕着一双儿女,只是儿子还太小,只能躺在婴儿车里望着那蔚蓝的天空,女儿趴在车旁,对着弟弟发牢骚:“博裕啊,快点长大吧,姐姐我真的快要无聊死了喔……”

    二个月前,沈瑾萱生下了她和慕煜城的第二个孩子,慕煜城给他取名慕博裕,寓意:德行广大而守以恭者荣,土地博裕而守以俭者安。

    慕煜城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早早的开车回了家,站在园子门外,他没有立刻走进去,而是凝望着眼前的一幕,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多么感谢那个女人,给了他一个完整的家,给了他一双可爱的儿女,给了他一个完美的没有遗憾的人生。

    悄悄的走进去,走到心爱的女人身后,长吁一口气,调侃道:“哎,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字怎么还是一点长进也没有?”

    “教不严师之惰。快,给你弥补的机会。”

    沈瑾萱笑着把毛笔递到他手中,让他教她写,他从身后圈住她,像第一次教她写毛笔字时的握着她的手,这次没有让她闭上眼,直接在光洁的白纸上写下一句: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

    “照这个临摹一遍。”

    沈瑾萱望着那一行字,心里暖暖的,她并没有照着他的原句临摹,而是在他的字旁写下了另一句:以你情,换我情,终明相思意。

    两人视线相交,会心一笑,幸福的花儿瞬间绽放。

    爱情是有尽头的,所有人的爱都会有终点。有些人的爱,因背叛而结束。有些人的爱,因吵架而分开。更多的爱,是默默的无疾而终。爱情最好的结局是什么?是因为了解而不再争执,因为忠诚而相互依赖,因为深情而容忍。好男人扛起家庭,好女人守护爱人,不离不弃,直至终点。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全书完——

    写到这里,正文终于全部结束了,依然是那句听了无数次的话,感谢大家这么长久以来的支持,谢谢,真的谢谢。

    每一次开文到结文都是一段漫长的梦境,我带着大家在梦里感受爱情,感受喜悦,感受痛苦,感受离别,当梦醒了,一切都结束了,于是,重新开启另一段梦境。

    生活因为有故事而变得美好,不管现实如何令人失望,至少故事还能让我们继续保持一颗向往爱情的心。

    向往爱情的人永远年轻,希望我们一直一直这样年轻。

    接下来有几个好看的番外,大家不要错过,番外结束,这个故事就彻底的结束了,新文沐沐已经构思好,热烈欢迎大家加入,依然是美好的让人心碎的爱情,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

    新文:《七见倾心:毒舌总裁娶佳妻》

    书号:968339

    简介:一千八百万,她被卖给了那个离过六次婚的男人。

    他受过严重的心理创伤,情感麻木,对女人只有厌恶没有爱慕。

    她优雅聪慧,为了不重蹈他前妻的复辙,婚后生活,步步为营。

    面对他的无视疏离,她从不曾退缩放弃,坚信爱是化解恨最好的方式。

    当冷酷外衣终被她层层拨开,他却残忍的发现,自己不过是她复仇的工具。

    爱已随风飘,情已被海葬,是谁在耳边说,心是可以收回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