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番外之:沈慕之恋

    我怀孕六个月了,看书上说宝宝喜欢听爸爸说话的声音,爸爸要多跟宝宝聊天。于是我跟慕煜城一说,他当即下了决心,要每天晚上给宝宝讲个故事。

    第一天晚上要睡觉时他像模像样的讲了个“丑小鸭”,第二天讲了“白雪公主”。

    第三天,我躺在床上等他继续给孩子讲,他挠了半天头,温柔地对着我的肚子说:“孩子,你复习一下前两天讲的故事吧……”

    我愤怒的坐起身,一脚把他踢到了地上,他惊诧的爬起来质问我:“你怎么怀孕了还有这么大力气?”

    “这是团结的力量,你就是这么忽悠我们娘俩么?”

    我努力的挤了两颗泪出来,默默的抱起枕头下了床,朝着门外走去。

    慕煜城吓一跳,赶紧扑过来抱住我:“老婆,这是咋滴了?”

    “头一个孩子你没尽一点当爹的义务,现在给你机会弥补,你还不知道珍惜,罢了,罢了,我不生了便是了。”

    他闻言更为惊慌:“不生怎么行?不生这孩子放肚子里怎么办?”

    “那不行的话我就找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再生好了,反正我也习惯了一个人生孩子。”

    我就是吃准了他愧疚的心理,果然话一出口,他满脸悔意的认罪:“老婆对不起,我错了,我明天就把我书房里的书全换成安徒生童话,我保证以后每天晚上都给孩子讲一个故事,哦不对,是讲很多故事,讲到你和孩子都安睡为止……”

    “那你要是应酬怎么办?”

    “应酬就让高宇杰去,实在不行生意就不做了,反正你最大,孩子最大。”

    “确定做得到?”

    “非常确定。”

    看着鱼儿上钩了,我心里乐呵呵,表面上却还是装得一脸的忧伤:“你以为我独自养育弯弯那几年留下的心理创伤,仅仅只是现在晚上靠你讲几个故事就可以弥补吗?”

    “我知道弥补不了,但是你要我怎么做?你说?只要你说,哪怕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不会有任何怨言。”

    “这可是你说的喔?”

    我仰起下巴,缓缓从睡衣口袋里摸出一张折叠的白纸递到他面前,笑得一脸奸诈。

    “什么?”他不解的挑眉。

    “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他疑惑的把白纸摊平,定眼一看,那脸部的表情比我想象的要丰富多了,我好整以暇的环起胸,听他念:

    约法三章——

    第一,

    从今往后,老婆的话就是圣旨,无条件服从。

    第二,

    孩子出生后,吃喝拉撒不可以请保姆,由老公全权负责……

    第三,

    以上两条必须遵守,额外还要做到三不,不抱怨,不偷懒,不找理由。

    “怎么样?能接受吗?”

    慕煜城吞了吞唾沫,皮笑肉不笑的说:“其实我觉得第一条和第三条都没什么问题,这第二条貌似有点困难。”

    “哪里困难了?”

    我趾高气扬的问。

    一想到当年生弯弯时孤立无援的处境,我就恨得牙痒痒,心中树立一个坚定的信念,讨回来,讨回来,必须讨回来,要他服从,服从,绝对服从!

    “我白天要工作,这要是不请保姆,难不成我把孩子带公司去?”

    “你刚不是还说,生意可以不做了吗?我最大,孩子最大?”

    慕煜城翻翻白眼:“那只是说偶尔必须要我应酬的生意可以不做,要是什么生意都不做了的话,那谁来赚钱养活你跟孩子?”

    我淡定的笑笑:“没关系,你只要带好孩子,我会赚钱养活你们的。”

    “……”

    看着他那一副无语的表情,我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签吧,签了以后就不会再埋怨我不给你机会弥补了。”

    “签什么?”

    “签名,签你的大名。”

    “需要这么正式么?”

    “必须的。”

    我拍拍肚子,慕煜城彻底服了,他颓废的拿着白纸往外走,我喊一声:“去哪?”

    “去书房给你签名盖章。”

    “不用了,东西我都准备好了。”

    我赶紧拉开床头柜的抽屉,从里面取出他的印章和一支钢笔,递到了他手中。

    慕煜城深吸一口气,弯腰在约法三章下面龙飞凤舞的签上了他的大名,那眼神多么不甘啊,签完了名字后,他忍不住问:“我怎么好像有点掉进陷阱里的感觉?”

    我阴森的笑笑,用眼神示意他:“整不死你我就自杀……”

    “好冷,我先去睡了。”

    他惊悚的躺到床上,扯过被子裹住了自己。

    隔天清晨,天还没亮,我就把他叫醒了,“干吗?”他迷迷糊糊的问我。

    “我饿了,快起来给我做早饭。”

    “早饭于妈会准备的。”

    “我昨晚忘了告诉你,于妈已经回家养老了,以后紫藤园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

    “什么?”

    他一骨碌坐起来,震惊的问:“这么大的事你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

    “多大点的事?于妈那么大把年纪了,你好意思让一个年迈的老人整天伺候你吗?”

    “那倒不是,只是她照顾了我们这么多年,你好歹要让我跟她说几句感谢和告别的话,而且我还给她准备了一笔养老金,你怎么可以就这样让她走了?”

    “这个你不用遗憾,感谢和告别的话我都替你说了,而且养老金我也给了。”

    慕煜城揉了揉额头,艰难的说:“可我不会做饭?”

    “那就慢慢摸索吧,谁天生下来就会的?去吧,要对自己有信心。”

    他指了指窗外:“天都没亮呢,现在做太早了,让我再睡会。”

    身子刚躺下去,便被我扯了起来:“弯弯七点要去学校,现在是四点,你确定可以在短时间内做出美味又营养的早餐?”

    他怔了怔,可怜兮兮的起了床,在我的威逼之下,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暖烘烘的被窝。

    他走后我便也起床了,工人要开工,工头自然要监督。

    穿好衣服洗梳完毕我下了楼,悄悄的走到厨房门前探头一望,看着慕煜城系着围裙手忙脚乱的样子,我强忍着笑默默的回了客厅,拿起一本财经杂志悠哉的翻了起来。

    杂志的封面是老公的照片,一身正装的他看起来要多帅气有多帅气,不愧是个商业奇才,自从平定了内乱后,生意越做越红火,经常可以在杂志或报纸上看到他的照片,每一次都能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这时候的我,竟然恶作剧的想,要是把穿着围裙在厨房里忙碌的他拍张照片寄给杂志社,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跌破眼睛,忍不住偷偷的笑,我觉得自己邪恶了。

    “妈妈,早。”

    弯弯起了床,伸着小懒腰奔到我面前,趴到我脸上吧嗒亲了一口。

    “爸爸还没起床吗?”

    “早起了,在厨房里做早饭呢?”

    “啊,爸爸做早饭?”她惊诧的张大嘴,完全不敢置信的表情,其实何止是她,全天下估计都不相信在商场上雷厉风行的慕大少爷,在家里竟然沦落成了保姆……

    “恩是啊,去看看他做好了没有。”

    我话刚落音,慕煜城便从厨房里出来了,手里端着餐盘,笑着招呼:“两位可爱的小姐,早饭好了,快过来趁热吃吧。”

    弯弯率先奔到餐桌旁,探头一瞧,惊呼一声:“哎哟我的妈哟,这东西能吃吗?”

    我赶紧走过去,撇见桌上的食物,仰天长叹,这男人果然是不能对他抱太大的期望了,或者不得失望死才怪。

    那食物丰盛是挺丰盛,煎蛋,油饼,牛奶,三明治,培根,只是外观只能用四个字形容,惨不忍睹。

    煎蛋是黑的,油饼是焦的,培根是糊的,三明治中间夹的肉片一看就是生的,光看着就让人没食欲了,别幻想吃进嘴里会有什么美味了。

    “第一次做,咱弯弯就包涵一下,算是给老爸个面子行不?”

    慕煜城满怀期待的望着女儿。

    弯弯把视线移向我,征询我的意见,我拉开椅子坐下去,大度的说:“虽然不好看,但也是你爸忙活了一早上才做出来的,咱们就珍惜一下他的劳动成果吧。”

    听我这么一说,女儿坐了下来,皱着眉望着桌上的食物,不知道先从哪下手,确切的说不知道哪个才能吃的下去。

    慕煜城看出了女儿的纠结,殷勤的夹了根培根给她:“吃这个吧,这个算是做得最好的了。”

    弯弯咬了一口,轻轻的咀嚼,慕煜城盯着她的表情,迫切的问:“怎么样?味道还好吧?”

    “要说实话吗?”

    “当然要说实话,小孩子不可以骗人的。”

    “就像吃了烧焦的木头一样。”

    “……”

    慕煜城被打击到了,他低下头,把那一盘培根全端到他面前:“这个我来吃吧,你们吃其它的。”

    弯弯拿起一块三明治,犹豫了一下,痛苦的咬了下去,虽然很难吃,可是为了给爸爸留点面子,只好硬着头皮咽进肚子里,一块三明治咬了一小半,她终于坚持不了了,转头面向我,一本正经的问:“妈妈我想知道,以后都是爸爸做早饭吗?”

    我点点头:“是的。”

    “那我还是离家出走好了……”

    慕煜城震惊的抬眸:“弯弯,你不能这样打击爸爸。”

    “我也不想打击你,可不能为了你可怜的自尊心,就要虐待我的胃啊。”

    “我的自尊心哪里可怜了?

    “你还不够可怜吗?妈妈让你往东你不敢往西,一个大男人怎么活得这么窝囊啊?”

    “……”慕煜城要吐血了。

    “这不是窝囊,这是爸爸爱妈妈的表现,你现在还小不懂,等以后长大就懂了。

    “你就别找理由了,二姑姑说你是标准的妻管严,你看我外公,在家里就像老虎一样,外婆从来不敢跟他大吼大叫。”

    “那是你外公生气的时候,爸爸生气的时候也像老虎,不信你问你……”

    他的视线移向我,我眉一挑:“哟,你生气的时候像老虎啊?那我像什么?”

    “……你像打虎的武松。”他憋了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不甘心的话。

    我满意的点头,笑着起身:“时间不早了,送弯弯去学校吧,记得给孩子买份早餐。”

    弯弯开心的抱住我:“妈妈真好,有妈的孩子果然像块宝。”

    慕煜城开车带着弯弯下了山,我麻利的系好围裙,把一片狼籍的厨房收拾的干干净净,虽然挺个大肚子看着挺吃力,其实一点也不吃力,对于生过一个孩子的我来说,别说是打扫卫生,就是洗衣做饭都是小菜一碟。

    收拾完毕,我拿了本达夫妮?杜穆里埃的名著《蝴蝶梦》来到了外面的园子里,清晨的阳光柔柔的照在脸上,舒服极了,空气中散发栀子花的清香,很美好的一个天。

    书刚看了一节,就听到了外面传来车子按喇叭的声音,我疑惑的合上书本走出去,竟意外的发现慕煜城又回来了。

    “落下什么东西了吗?”我上前问。

    他摇头:“没有。”

    “那你回来干什么?”

    他弯腰从车里拎出一个塑料袋,递到我面前:“给弯弯买早餐的时候随便也给你买了份,都是你喜欢的食物,拿进去吃吧。”

    我一脸坚定的盯着那袋食物说:“别想用糖衣炮弹轰炸我,我不会改变主意的!”

    以为给我买份早餐,约法三章就可以作废了吗?做梦……

    “放心吧,明天早上我还是会起来做早饭的,你就安心的享受你皇后般的待遇,心安理得的等着我来伺候吧。”

    皇后……

    蓦然想到某产品的广告词,女人是一天的公主,十个月的皇后,我赶紧问:“这皇后有期限么?”

    “没有,你一天是我的皇后,就一辈子都是我的皇后。”

    我愉悦的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在他的脸颊上狠狠亲了一口,得了便宜卖乖的说:“我上辈子是修了多大的福分,才找到你这么好的老公呀?!”

    他没好气的嘟嚷“不是你修的福分,是我上辈子作孽太多……”

    以为我听不见,其实我听的很清楚,故意邪恶的问:“什么?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去公司了。”

    他吻了吻我的额头,迅速坐进车里,盯着他徐徐驶离地面的车子,我大声叮嘱:“老公,晚上早点回来喔,等你做晚饭哦……”

    哧一声,他的车子逃也似的开出了我的神经,眨眼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儿子顺利的降生了,慕煜城在经历了最初的欣喜后,渐渐觉得地狱般的生活来了。

    “老公,快去冲牛奶,宝宝饿了。”

    我使唤刚从浴室里洗完澡出来的他,他二话不说,拿着奶瓶就冲下了楼。

    这一去整整十来分钟没回来,宝宝饿得嗷嗷直哭,我怒了,抱着孩子冲到楼梯口,大吼一声:“慕煜城,你去美国冲牛奶了吗?”

    “来了,来了!”

    他手忙脚乱的拿着兑好的牛奶向我奔来,急忙解释:“因为不知道水的比例怎么调,所以一直在打电话向朋友的老婆咨询。”

    我狠狠的瞪他一眼:“自己有老婆不问却要去问别人老婆?你什么意思?嗯?嗯?”

    “我要是问你,你肯定又要说——”他学我的声音:“连个牛奶都调不好,你说你还能干什么?猪头!”

    “我有骂过你猪头吗?”我没好气的质问。

    “你好好想想有没有骂过……”

    他接过我怀里的孩子,率先进了卧室。

    我仔细想了想,立马追进去:“嗳,我不就前天晚上骂了你一次吗?需要记这么清楚吗?”

    “真的只有一次?”

    我又想了想,底气有些不足了:“好像是两次……”

    “确定是两次?”

    我火了:“那你说几次?”

    “这些。”他举起九根手指。

    我没好气的哼笑:“就算我骂你猪头了又怎么样?我是你老婆,我骂你也是应该的,你需要记这么清楚吗?小心眼!”

    他无辜的摇头:“不是我小心眼呀,是你的话我从来都放在心里啊,哪怕是骂我的话,我都不敢忘记啊,你说你还有什么不满意啊……”

    说完,便是长吁短叹。

    孩子哭得厉害,我也懒得与他斗嘴,便夺过他手里的奶瓶,放在眉心试了试温度,结果一试烫得眼皮直跳,我顿时又怒了,“你后爸吗?牛奶冲这么烫你想把孩子嘴皮烫破是不是?”

    他蓦然睁大眼,“很烫吗?”赶紧吸了一口,貌似发现真烫,愧疚的对我说:“抱歉抱歉,第一次冲牛奶经验不足,我这就去重新调……!”

    在我骂他之前,一溜烟跑了个没影。

    第二次回来的挺早,只是我接过牛奶,差点没气得吐血,“你到底是不是孩子亲爸?这牛奶加了多少冷水?你想让孩子闹肚子是不是?”

    他翻翻白眼,嘟嚷说:“是不是孩子亲爸,你应该最清楚,怎么问起我了。”

    还敢顶嘴?

    我一脚踹过去,他吃痛的夺回我手里奶瓶:“我这就去重新调!!”

    “这一次要是再调不好你就死定了!猪头!”

    他闻言回转头,伸出两根手指重叠:“十次了。”

    我撂起一个抱枕向他砸过去:“猪头!十一次了,记清楚了!”

    当他第三次拿着奶瓶出现在我面前时,那脸上的表情像被冻住了,我试了试奶温,满意的送到儿子的口中,见我终于不再挑刺了,他僵硬的表情这才放松下来,如释重负的说:“早知道冲牛奶这么麻烦,那不如直接吃人奶好了。”

    “你有奶给他吃吗?”我戏谑的问。

    他摇头:“我没有,你不是有吗?”

    “谁说我有?你以为每个女人生孩子都会有奶吗?”

    “你那天晚上睡着的时候我偷偷吸了一口,明明是吸到了啊。”

    我又是一脚踹过去,恼羞成怒的说:“上梁不正就算了,别让下梁也歪了。”

    小宝吃了奶后,很快便安然入睡,我将孩子放置好,慕煜城凑过来问我:“老婆,啥时候满月?”

    “干吗?”

    “好长时间没有亲热了,难道你不懂吗……”

    他用炽热的眼神看着我,我点头:“懂,当然懂,所以昨天从网上给你订了个冲气娃娃,后天就能到货了。”

    “……”砰一声,他一头栽倒在床上。

    半夜,儿子的哭声将我俩吵醒,我拱了拱身边的老公:“去看看怎么了?”

    他迷迷糊糊的爬起来,走到婴儿床边按我的指示,先是检查了孩子有没有撒尿,再检查孩子有没有拉屎,检查完毕,他走到我面前说:“老婆,儿子拉屎了。”

    “拉屎你不会清理吗?找我干吗?”

    “咱俩不是分工了,撒尿我负责,拉屎你负责么?”

    “谁说拉屎我负责?”

    我一骨碌爬起来,拉开床头柜的抽屉,取出签下他名字的协议说:“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约法三章第二条,孩子的吃喝拉撒老公你全权负责?忘记了吗?”

    “没忘,只是这些天不都是你清理的么,我就以为……”

    “我那是示范给你看,你还真当就不管你的事了是吧?”

    他悻悻的点头:“行,我明白了,你睡吧,我来就我来。”

    拿了尿不湿重新返回摇篮边,他蹙着眉把脏的扯下来,重新换上干净的,孩子的屁股上全是大便,他只好拿着湿巾一遍又一遍的擦,好不容易擦干净了,结果噗一声,孩子又拉了,这可是把他给愁死了,回头撇见我在一旁看好戏似的观望,他痛苦的说:“你就不能过来帮帮忙吗?”

    我笑笑:“当然不能啊,那我当初生弯弯的时候,谁来帮我呢?”

    每次只要一说到这个,他就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下了头,这是他一辈子唯一愧对我的地方,如果我不好好利用,就太对不起我那流逝的五年青春了。

    好不容易折腾好孩子,他疲惫的躺回床上,我推了推他,他侧目问:“又怎么了?”

    “我腰酸,帮我揉揉。”

    “不是吧……”

    “是的,你不愿意吗?”

    我眉一挑,他忙坐起身,“愿意,怎么不愿意,为我的皇后效劳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快趴下吧夫人……”

    他卖力的为我揉腰,力道恰到好处,我十分享受的闭上眼,慵懒的找了个话题聊:“老公,人死后是不是除了天堂和地狱,就没有别的去处了?”

    “恩。”

    “那如果我们死了,都下地狱怎么办?”

    他拍拍我的肩膀:“放心,我会祈求上帝让你去天堂,我一个人在地狱的!”

    我满意的点头:“算你有良心!”

    不过想想不对劲,回转头问他:“为什么让我去天堂,你留在地狱?而不是我们一起去天堂或一起下地狱呢?难道你想跟我分开?”

    他默不作声。

    “怎么不回答?”

    他更加卖力的为我揉腰。

    “哑巴啦?”

    他摇头,仍旧不吭声。

    我郁闷了,转过身直视着他的眼睛说:“快回答,我想知道你到底怎么想的!”

    他见我不依不饶,叹息道:“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我就斗胆说实话了。”

    “恩,说吧。”我鼓励他。

    “其实……我怕我们两个都在地狱,又结为夫妻,对我来说,那才是真正的地狱。”

    “……”

    砰一声,我一脚把他踹到了地上,他很久才爬起来问我:“这次又是谁给你的力量?”

    “这次是上帝赋予我的力量,你曾当着上帝的面许诺来生也要与我做夫妻,相遇相知相惜,背叛我就等于背叛上帝,所以,上帝授意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你。”

    “我有这样许诺过吗?我怎么一点也不记得了?”

    “好啊慕煜城,人家都说结婚七年才会痒,我看你现在就痒了,我今天要不代替上帝教训教训你,你就不知道那天为什么那么高,那海为什么那么蓝……”

    我向他扑过去,他惊慌的伸手护住他那张俊脸,两人拉扯间,他不小心失手打了我一下,顿时我怒发冲冠,他慌忙解释:“老婆,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那个,那个,打是亲骂是爱嘛,不要生气啊。”

    我奸笑道:“老公,你还真是一言惊醒梦中人啊,我以前都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对你的爱,现在我知道了,你就乖乖的‘让我一次爱个够’吧。”

    嗷-嗷-嗷……

    屋里很快传出了慕煜城的痛呼声,这时房门突然被推开,住在隔壁的弯弯听到动静光着脚跑了进来,急急的问:“怎么了?怎么了?”

    他一瞧见女儿,就像是瞧见救星一样,拨腿冲到女儿面前,握住她的手说:“弯弯,你什么时候离家出走的时候,把爸爸也带上吧。”

    弯弯上下打量他,慢悠悠的问:“妈妈把你揍成这样你不生气吗?”

    “我生气,我怎么不生气!”非常肯定的语气。

    “你生气怎么没变成老虎?你不是说你生气的时候就和外公一样变成老虎了吗?”

    弯弯同情的拍拍他肩膀:“我看你冲其量也就是只纸老虎,保重吧。”

    “……纸老虎?”慕煜城吐血了。

    转眼间,儿子终于满月了,慕煜城在紫藤园举办了一场盛大的满月宴,来参加宴会的人非富即贵,他们都夸慕煜城好福气,有个帅气的儿子,美丽的女儿,还有个漂亮的老婆。

    我望着老公,看着他那一脸憋屈的样,差点没失控的笑出声,我想他一定在心里说,你们看见的只是我风光的表面,你们有谁知道我这一个月受过怎样非人的折磨……

    这一个月在我的逼迫下,他照顾孩子的熟练程度可以和当地优秀的月嫂一较高低,不管是冲牛奶,还是孩子拉屎撒尿,都是小菜一碟,就连早餐,也越做越美味,于是我终于相信,好男人都是调教出来的。

    晚上,老公慵懒的倚在床上看书,我走过去偎在他身边满面春风的说:“真是太高兴了,今天我几个来参加宴会的同学说,生了两个孩子的我不但不显老,反而更像一朵鲜花了。”

    老公不以为然地回答:“是吗?人家逗你玩的吧?我怎么没有一点感觉呢?”

    我见他无动于衷的,有些失望,就故作神秘地对他说:“她们还说你呢。”

    “说我什么了?”他心不在焉地问。

    “她们说我是鲜花,你说能说你什么?”我朝他一撇嘴。

    他震惊的抬起头,有些不能容忍的问:“难道她们说我是牛粪?”

    我“扑哧”一声,笑着说:“她们没说你是牛粪。她们说你是复合肥。”

    “……”

    我一下子笑得直不起腰,慕煜城愤怒了,他扔下手里的书向我扑过来,使劲的挠我的痒痒,“笑,笑,喜欢笑,让你笑个够!”

    我被他按压在床上动弹不了,边笑边求饶:“好了,我错了,老公我错了。”

    “一句错了就完事了吗?”他的眼神突然变得灼热。

    “那你想要怎样嘛……”我明知故问。

    他俯下身,贴着我的耳朵说:“我想要怎样,你不比谁清楚。”

    “好吧,今晚我就让你尽情蹂躏吧。”

    “这可是你说的。”他将脸埋到我胸前,作了个深呼吸,陶醉的说:“只是嗅一下,就觉得四肢百籁都舒畅一通,真是想念得快发疯了。”

    他体内的暴虐因子突然就席卷上来,将我从床上拉起来,抱到自己身上:“老婆,发挥一下你的热情好么……”他眼里闪着蛊惑的光泽,“嗯,我很难受。”

    他这样催促我、撒娇的神情就像个讨玩具的大男孩子,回回对我用,我都禁不住。他的声音原本就好听,又带着这种气氛下才有的沙哑,我听得身体越来越软,犹豫半响,还是器械投降。

    结束之后,两个人身上都一塌糊涂,他压抑了大半年,整个人终于通体舒爽了,连忙用纸巾帮我把身上的汗渍擦得干干净净。

    他整理干净后,躺到我边上,搂着我温柔的说:“老婆,我们好像还没有蜜月旅行吧?”

    “嗯是啊。”我无力的点头。

    “那下周我们去旅行好不好?”

    “好是好,孩子怎么办?”

    他想了想:“孩子送给二姐,让她帮忙看几天好了。”

    “不行,弯弯要是知道我们旅行不带上她,搞不好又要嚷着离家出走了……”

    “那我们不要说实话,我们就说我们去出差好了。”

    “不行,怎么能跟孩子撒谎。”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也要为我想想啊。”

    “为你想什么?”我想不明白了。

    他咬着我的耳垂说:“我是想趁着蜜月那几天,好好努力一下,争取来年再生个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