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初夏盛恋

番外之:蜜月甜旅

    最终拗不过慕煜城的坚持,我同意了他的提议,把女儿和儿子拜托给二姐,然后跟着他一起去过我们的二人世界。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娇艳的花儿纷纷绽放,处处散发着春天的气息。

    一清早,他便带着我出发了,车子并没有往机场的路上行驶,我疑惑的问:“这是要去哪?”

    “旅行啊。”

    “可这好像不是去机场的路吧?”

    “到了就知道了。”

    他又玩神秘,我便配合他,车子开了二十分钟后停下来,下了车,我望着眼前一望无际的大海,以及一艘庞大的游轮,二话不说拨腿就跑。

    “嗳,你跑什么呀?”

    慕煜城拉住我。

    我回头一脸凝重告诉他:“我不要坐游轮,死也不要。”

    自从前年他经历了海上的劫难后,我一看见海就想死,一看见游轮就生不如死,现在他竟然还想让我坐,我看他安排这旅行不是让我心情愉快的,而是专门让我难过的。

    “别怕,你仔细看一下这个游轮有没有什么印象?”

    他抱住我的身体,指了指远处颇为眼熟的豪华游轮。

    我看了又看,赫然瞪大眼,茫然的仰起下巴说:“海洋之梦?”

    他点点头:“是的,海洋之梦,我们的月老。”

    我的心忽尔就软了下来,回忆起十年前的那个狂风暴雨的夜里,就是在这艘船上,我与他初次相识,然后事隔两年后机遇相知,直到最后相爱,突然间就觉得没那么恐怖了,反而滋生出莫名的亲切感。

    他捕捉到了我眼中的微妙变化,牵起我的手说:“走吧,让我们重新走一遍已经走过的路。”

    我就这样被他牵引着上了船,到了船上才发现没有其它乘客,便纳闷的问:“怎么只有我们俩?”

    “我把这艘船包下来了,所以今晚你是唯一的女主角。”

    短暂的惊愕后,我笑着训斥他:“你又败家了。”

    他上前抱起我,然后一直跑,一直跑,跑到游轮的豪华套房门前才停下来,服务员推开门,他把我抱进去,我又惊奇的发现,这个房间竟也是当年我住过的房间。

    我心情复杂的坐在床边,他倒了杯红酒递给我,随意问:“现在心情如何?”

    “害怕。”我颤颤回答。

    他一愣,忙蹲下身:“怕什么?”

    “怕又来刺客。”

    他扑哧一笑,用手戳我额头:“你当我天生下来就是被人追杀的,还没完没了了呢。”

    “不然呢?我可是清楚的记得,第一次见你,你在被人追杀,然后第二次见你,你还是在被追杀,第三次……”

    “第三次没有了吧?”

    他话刚落音,关闭的房门突然被一脚踹开,竟然一下子冲进来七八个带墨镜的男人,我当时就懵了,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人生不会这么狗血吧??

    慕煜城回头撇了一眼,不惊不慌的问我:“怎么办?你这张嘴好像开了光挺灵的,我又被人盯上了你说怎么办?”

    我沉吟片刻,打量了一下那几个男人,低头问他:“你们一伙的吧?”

    他猛得站起来:“开什么玩笑,我看起来像跟他们一伙的人吗?”

    “是啊,开什么玩笑?一点也不好笑,赶紧让他们出去。”

    我已经确定这些人肯定是慕煜城安排进来的,这艘游轮是被他包下来的,才开离海岸不到一千米,怎么可能就冒出来杀手了,就算人生狗血,也不可能狗血到这种地步……

    “你们出去吧。”

    慕煜城回头吩咐一句,那帮人动也不动,他便又问我:“怎么办?他们不听我命令?”

    “你到底想干吗?”

    我瞪他一眼,佯装要生气了。

    他想了想,一拍大腿说:“哦,我知道了,他们一定是要我们躺到床上,然后才肯出去……”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打横抱了起来,我惊呼一声,羞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他竟然当着七八个男人的面做出这么暧昧的举动,我彻底无语了。

    他把我放到床上,我刚想挣扎,他说:“别动,再动我就把你衣服也脱了。”

    “你有回忆妄想症吗?”

    我没好气的质问他,以为他是怀念十年前的那一幕,所以才整出这么一节,不料他却摇头:“NO,NO,NO。”

    “那你到底……”

    “嘘。”他作出噤声的动作。

    我木然的被他按坐在床上,这时,一阵优美的小提琴声由远至近向房间里飘来,那七八个男人把墨镜摘掉,像变魔术一样,分别从怀中拿出一支艳红的玫瑰,陆陆续续的把玫瑰花送到我手中。

    玫瑰花的花瓣中间放置着小小的纸条,每一张纸条的颜色都不一样,我诧异的望着慕煜城,用眼神示意我很不解。

    “打开看看。”

    他鼓励我,我于是打开第一张,上面写着一句简单的情话:“第一朵玫瑰代表,你是我唯一的爱。”

    第二朵:“对你情有独钟。”

    第三朵:“这是无悔的爱。”

    第四朵:“我的世界只有你。”

    第五朵:“永远爱你此情不渝。”

    第六朵:“爱你日日月月生生世世。”

    第七朵:“执汝之手,与汝偕老。”

    七朵玫瑰七种告白,却是七种同样的心意,我的心里暖暖的,嘴上却打击他:“真够土的。”

    他一脸不可思议:“这么浪漫你竟然说土?你是不是女人啊?”

    音乐声渐渐远去,送玫瑰花的男人也一并离去,房间里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我抿嘴轻笑:“我是不是女人,要不要验证一下?”

    他顿时满脸大放异彩,痴痴的点头:“要……”

    我勾住他的脖子,吐气入兰的贴在他耳边说:“要的话先出去等着,待我准备一下,你再进来。”

    “还要准备什么?现场验证最好不过了……”

    他已经急不可耐,憋了大半年,恨不得夜夜与我缠绵,三十几岁的男人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yu望像无底洞一样,给的再多也不嫌多。

    我当然清楚他出来度蜜月的真正目的,再生个孩子什么都是浮云,不过就是想暂且摆脱两个脱油瓶,过一个彻底没人干扰的二人世界罢了。

    平时在家里,他想跟我亲热都要等到大半夜,两个孩子彻底熟睡后才能进行,且还进行的不尽兴,只因为怕动静太大吵醒孩子,孩子一闹我就得去哄,结果进行了一半比不进行更让他痛苦万分,所以借这次机会,我知道他是要好好的发泄了,当然,我也做好了让他发泄的准备。

    慕煜城被我连推带搡的推出了房间,砰一声关了房门,我打开行李箱,从里面取出了一套漂亮内衣,是很性感的那种,我不是那么有情调的女人,但前两天听了闺蜜美丽的话后,我决定要改变以往的传统,让慕煜城一辈子都爱我爱不够。

    美丽说:一个女人,尤其是结了婚还生了孩子的女人,如果不懂得情调,那就只能等着被抛弃。

    我说:不会的,我们家慕煜城不会的,他不是那么俗气的男人。

    美丽又说:没有破坏不了的家庭,只有不努力的小三,反之,没有掌控不了的老公,只有不努力的正室。

    于是,我被成功洗脑了。

    迅速换上了性感的漂亮内衣,然后又在外面披了件薄如蚕丝的睡裙,坐在梳镜旁把头发散下来,拿出上个月慕煜城从法国买给我的名贵香水,在脖子上腋窝下尽数洒了几滴,觉得达到了自己满意的程度,才起身走到房门旁,不确定的喊一声:“老公,还在吗?”

    “在啊。”

    我笑笑:“那你进来吧。”

    得到了我的许可,他迫不及待的推开了房门,视线相交的一刹那,我看到了他眼中的惊艳,绝对是史无前例的惊艳。

    从头将我打量到脚,他血脉愤张的向我扑过来,:“老婆,你是我老婆吗?”

    “我不是你老婆,谁是你老婆?”

    他像被电击了一样,俯下身就吻住了我的唇,这一吻,仿似疾风骤雨般。

    他抱着我的腰一直往沙发上挪动,我被他按在了沙发上,他满目狼光的继续吻着我,让我发不出任何完整的话。

    整整一个上午,我被他折腾的骨头差点都散了架,中午时分,他终于结束了他的欲望,侧着身问我:“饿吗?”

    我点点头:“饿。”

    他暧昧一笑:“还没吃饱?”

    我脸一红:“讨厌,是肚子饿。”

    他凑过来在我脸颊上狠狠亲了一口,满足的说:“看在你今天表现这么好的份上,起来,爷请你吃大餐。”

    我脚一伸,他麻利的躲过一劫,边穿衣服边调侃:“刚想夸你两句,你就原形毕露了。”

    穿戴整齐,我挽着他的胳膊出了房间,朝着游轮的餐厅走去。

    午餐已经准备好,满满一桌丰盛的美食,我坐下去毫不淑女的大开吃界,他宠溺的笑我:“你就不能矜持一点吗?好歹为夫的还坐在你身边。”

    “在你面前我又不需要装模作样,再说了,消耗那么多体力,我不需要补充吗?”

    他撇了眼远处的保镖,压低嗓音道:“如果是为了补充体力,那也是为夫的补充,你消耗什么体力了?你可是一直在享受着我大汗淋漓的服务……

    我脸一阵滚烫,拿白眼瞪他:“你就不能正经一点吗?”

    “在你面前我需要装什么正经?再说了,我本来就只对你一个人不正经而已。”他学起我的话来了。

    我肚子饿,不想说太多话,便不再搭理他,自顾吃的香。

    “你都不问我们要去哪里吗?”

    我蓦然抬头:“我们去哪?”他不提醒,我还真给忘了。

    “天堂……”他停顿一下:“……之境。”

    切,我没好气的哼一声,咋一听,还以为他要去天堂呢。

    “天堂之境是哪里?”

    我不解的问。

    “就是在天堂呗。”

    “正经一点说。”

    “我没有不正经啊?”

    “慕煜城!!”

    他眉一挑:“你想谋杀亲夫吗?叫这么大声。”

    “到底在哪里啊?”我柔下声音来,像小鸟一样偎过去。

    他拍拍我的头:“这才乖嘛。”

    我很无语。

    “天堂之境也就是传说中最接近天堂的地方——乌尤尼盐湖。”

    乌尤尼盐湖?我思忖了一下:“好像没听过这地方。”

    “就是鲜少有人听过所以才带你去啊,要证明我对你与众不同的爱,当然是不能去那些已经被别人踏破了的地方。”

    我晒然一笑:“哎哟,原来老慕同志也会耍浪漫啊。”

    他又拍拍的我的头:“彼此彼此,我们老沈同志今天不也耍了次小情趣?”

    “……”

    游轮整整行驶了一天一夜,终于抵达了目的地——乌尤尼盐湖。

    站在湖岸边,扑面而来的是让人窒息的美丽,湛蓝的天与一望无际的洁白盐粒在天边交汇,让人感受到大自然的纯净。

    “好美啊。”

    我由衷赞叹,慕煜城笑笑:“是不是有种到达梦境的感觉?”

    “是的。”

    “知道我为什么带你来这里吗?”

    我点头:“在船上已经告诉我了,想证明对我与众不同的爱。”

    “其实不全是这样。”

    “那还有什么?”

    我视线睨向他,满满的疑惑。

    “传说恋人只要沿着乌尤尼盐湖走一圈,三生三世都不会忘记对方。”

    气氛突然变得很好,我却很不合适宜的调侃:“上次是谁说的来着,下辈子要跟我一个在天堂一个在地狱?”

    他没好气的瞪我一眼,“别给了阳光就灿烂,我说的是三生三世不会忘记对方,不是三世三世永不分离……”

    “好啊你,既然不在一起,为什么还要记得对方?我才不要记得你。”

    “就算你不记得我,我也会记得你的。”

    我顿时心花怒放,表面上却得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我都不记得你了,你还记得我干吗?”

    “我怎么能忘记你,我得时时刻刻记着你的恶行,记着你怎么虐待我,我才能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千万不能重蹈覆辙啊……”

    “慕——煜——城——”

    我大吼一声,他拨腿就跑,沿着乌尤尼盐湖跑起来,我拼了命的追,边追边威胁他:“现在停下来我还可以原谅你,被我追到你就死定了!!”

    他丝毫不受我威胁,因为他知道,我是不可能追上他的。

    渐渐的,我体力不支了,颓废的一屁股坐到地上,耷拉着脑袋重重喘息,以为慕煜城早跑远了,却赫然发现一双锃亮的皮鞋向我走来。

    他并没有丢下我,而是一脸戏谑的蹲到我面前,向我伸出一只手。

    我生气的扭过头,不接受他的帮助。

    他突然打横将我抱起来,吻着我的唇说:“笨蛋,今天是愚人节,所以我说的话都是假的。”

    “都是假的??”

    “也不全是假的,除了那句重蹈覆辙是假的,其它的都是真的。”

    “那下辈子……”

    “非你不娶。”他的眼神比那湖水还要温柔:“以我三世柔情,许你一世温暖。”

    爱在左,情在右,走在生命的两旁,随时撒种,随时开花,将这一径长途点缀得花香弥漫。我想谈一场永不分手的恋爱,蹒跚漫步,夕阳西下,白头到老,相濡以沫。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