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黄大仙儿

第三章 林场惊夜

    当时为了保护我,我爷爷和全村人反目,他告诉村长,我们老冯家儿子死了,老伴死了,儿媳妇跑路了,现在唯一的独苗苗就是小孙子,你们拿出去祭天,等于要我的老命!

    我爷爷在村里也是个横人,说话相当有分量,为了保护我,他整夜不睡,拿着锄头站在院里像门神一样。据说最终让他改变主意是第二天的清晨,爷爷一夜未睡,满身露水,他蹒跚脚步打开房门,门外黑压压跪着十几个人,都是村里的老伙计,村长跪在最前面。

    这些人也不说话,看到爷爷出门后,就开始磕头。

    爷爷站在院口,哭得泣不成声,指着他们说,你们太毒了,这是让我断后啊!他哭着让开了大门,村里人进到家里,抱起了还在襁褓里的我。

    后来的事就没人和我说了,问过爷爷很多次,他都语焉不详,我大致知道一个概况。我被王神仙放在村口的老盘磨上,当天晚上阴森森的没有光,王神仙说,今天晚上黄大仙的亡魂怨气会来,收了冯子旺的小命。

    王神仙用坟前土装满一只破碗,里面插着三根燃烧的香,说如果事情顺利,平息了黄大仙的怒气,这三根香明早时就会全部烧完,反之说明没有成功。

    当天夜里果然狂风大作,雷雨交加,村里有头有脸的都去了我家,陪着我爷爷,其实是监督他,怕他把我偷着抱回来。

    据说那天晚上的雷声极为吓人,像要把天捅个窟窿,一道道闪电划过天际,胆小的都吓哭了。外面大雨倾盆,村里人低声议论,一个婴儿扔在外面,就算没有黄大仙索命,被大雨大风这么摧残,到早上的时候肯定也活不了。

    深夜,风越来越大,窗户嘎吱嘎吱响,像是天神发了怒。屋里几个老太太跪在地上,嘴里念念有词,要菩萨保佑,平息黄大仙的怒气,村里顺顺当当过了这一关。

    请了老仙儿上身的王神仙捻动佛珠,告诉大家黄大仙来了,就在村口。王神仙感受到了无边的阴森怨气,全村人能不能过这一关就看冯家小孙子的造化了。

    那天晚上大风刮了一夜,简直是鬼哭狼嚎,如同万人呻吟哭泣。家家户户关灯闭门,大气都不敢喘。房顶像被大风吹掉了一般。

    全村人在惊吓和紧张中熬过了艰难的一夜,清晨天光放亮,雨停了,风也住了。好半天,全村人哆哆嗦嗦出了屋,一起来到村口的老盘磨,等看到我的时候,所有人都惊讶得合不拢嘴。

    我躺在磨盘上,睡得正香,周围全湿了,可我的襁褓上却没有一丝的水分。

    我旁边是坟头土,上面插着三根香,已经燃到根部。众人面面相觑,王神仙颤抖着手把我抱起来,大声宣布说这是小金童,黄大仙不收他,这小子注定来历不凡,日后必成大器!

    正说着,王神仙眼睛突然直了,他扒开襁褓,看到我的胸口莫名出现了七颗血痣。

    我爷爷赶忙问这是怎么回事,王神仙呆了片刻,叹口气说这叫封窍,难怪黄大仙的怨气没了,原来都渗进了孩子的身体里,封住了全身的窍脉。

    我爷爷急了,问对我有什么影响,王神仙什么也没说,只说这孩子是村里人的大救星,没有他挡灾,恐怕全村都要面临家败人亡的下场。

    从此,我冯子旺有了一个小名,村里的老辈人特别喜欢叫,那就是“小金童”。

    王神仙当年说的话并没有兑现,我没有成什么大器,反而学业不成,游手好闲成了村里的混混。小时候我就淘,爷爷宠我,村里大人也惯着我,任由我闹。偷苞米、摸小鸡、爬墙头都是家常便饭,大了以后成了孩子王,不爱学习,成天带着村里的这些歪毛淘气,爬山玩水,偷鸡摸狗,给村里闹得是鸡飞狗跳。

    后来读高中,差点让学校劝退,爷爷找关系打点,好不容易糊弄毕了业,大学是别想考了,我回了家。村里人都跟爷爷说,别让你家小孙子这么横晃,再这么下去他以后非蹲大狱不可。

    我爷爷没办法,找到村长,托了一个临县林业局的关系,让我到大青山去当护林员,那里与世隔绝,成天就是守林防火,可以让我磨磨性子。

    正要走的时候,村里的王二驴找到我,要办一桌为我饯行。到时候一醉方休,村里那些小伙伴都会来。王二驴是王神仙的孙子,脸特别长,跟驴子一样,得此外号二驴子。他和我同龄,从小一起长大,关系没得说,现在也是待业青年没有工作。酒桌上他偷着告诉我,他打算跟他爷爷学出堂香童那一套东西,以后继承爷爷的堂口。我笑他是小神棍。

    别看大家都叫我小金童,其实我对出马看事跳大神这些东西一直半信半疑。

    除了他之外,村里和我关系最好的是二丫姐,她对我来说既像大姐姐,也像妈妈,从小就照顾我,我是跟在她屁股后面长大的。这次我要出去工作,她偷偷把自己积攒的私房钱给我,我怎么推也推不掉。

    第二天一早出发,我坐小客到了临县,先到林业局办了手续,然后找旅馆住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恰好有林场的车要进山,我便跟了车。开车的司机叫老周,四十多岁,红脸膛,嗓子很大,极为热情,一直管我叫大学生。我也不好意思告诉他,我只是高中毕业。

    路上和他攀谈起来,老周说现在这年头,像我这样的后生主动进山的少了。林场那地方在大青山的里面,与世隔绝,是典型的和尚庙,全是糙老爷们。

    他看我轻车简行,没带什么行李,说我没经验,山里没有手机信号,也没有电脑这些设备,如果不带点书去看,简直能闷死,一天都呆不下去。

    老周心肠真不错,带我去了一家路边的小书摊。我出来带的钱不是很多,还要置购生活用品,买不了几本书,老周主动掏钱给我买了几本盗版的网络小说,全是大部头,足够我消磨了。

    他又带着我买了生活用品,这才进了山。我挺机灵的,顺便买了酒和烟,准备和林场的同事搞好关系。

    林场位于大青山脚下,这里真是山高路远,林深茂密,顺着盘山小路,车子艰难往里进发,开进去能有一个多小时,才看到守林屋。

    守林的工作人员已经接到通知,都出来迎接我。不过相当寒酸,一共就仨人,二老一少,穿着也不讲究,全是埋埋汰汰的绿色工作服,和要饭的差不多。

    老周给我介绍,说我是主动下乡的大学生。那仨人热情地跟我握手,热乎劲就甭提了。

    岁数最大的姓胡,是守林场的头儿,大家都管他叫胡头儿。比他小一些的叫老张,年轻时候是个好猎手,一辈子和山林解不开的缘分。最小的那个叫曹元,人家才是正经大学生毕业,在沈阳念的大学。初次见面,我也不好意思问一个大学生怎么跑到这山脚旮旯谋生。

    认识之后,老周放下足够一个礼拜的物资,开着车回去了。其他人帮着我收拾好东西。到了晚上,胡头儿带着手下两员大将做了一顿丰盛的晚宴迎接我,都是山里新鲜的食材,有鲜蘑菇,野山鸡,大红枣什么的。我把买来的酒和烟给他们,他们乐滋滋收下。

    吃饭的时候,胡头儿告诉我其实林场还有一个成员,是本地的一条土狗,叫大傻,别看名字傻,其实相当聪明,在林场帮了很多忙,前几天刚被邻村借去了。

    吃完饭,胡头儿让老张和曹元陪着我到外面溜达溜达,看看周围环境。

    夕阳西下,正值晚夏,山里已经很冷了,我换上工作服,跟着两人转悠,山景很美,空气清新,谁也没有说话,仿佛一开口会破坏掉眼前的美景。

    天色越来越暗,老张忽然停下来,指着右边的山区说:“小冯,顺着这条路进去大概一里左右会看到一块无字山碑,那是山神爷立着的,没有特殊情况不要进去,那是禁区。”

    我听得莫名其妙,只能狐疑地点头。

    曹元呵呵笑:“老张师傅又开始说神道鬼儿了。”

    老张有点不高兴:“年轻娃娃不知道天高地厚,这都是老年间传下来的,咱们守着这么一大片林子,不讲点规矩哪行。”

    我们转了一圈回到屋里,按照林场的规矩每天晚上都要有人守夜,每个人都要轮。因为我是新来的,先不用我,把我安排在一个礼拜之后。

    来了几天,渐渐习惯了林子里的生活。守林人主要职责就是巡林防火防盗,还要防采药狩猎的。工作内容不复杂,早上起来洗脸刷牙吃饭,然后巡林,转一圈回来。中午吃饭睡觉。下午再出去一圈,这就到晚上了,晚上再守夜值班,一天就过去了。

    我和曹元唠嗑说,这工作不错,没什么糟心的事,顺带还锻炼了身体。曹元嗤之以鼻:“你才来几天。这样的日子过一年,甚至过十年再试试,跟他妈的蹲监狱没什么区别。”

    胡头儿凑过来抽着烟说:“你们小年轻算是赶上好时候了,想当年我刚来巡林那会儿,正遇到有一伙儿吉林来的老客,个个带着枪,进山寻药打猎。那时候我们几个人配合公安机关花了一个月时间才抓到他们,我有个同事就是死在枪下,现在我还记得他死时的情景。干咱们这行看似轻松,其实职责很大,咱们大青山可是连续42年无火灾了,这个记录不能败在咱们手里。”

    这天晚上,终于轮到我值班了。夜里很深,他们几个都睡了,我坐在值班室里看了会儿书,看看表到了夜里十二点。

    这时候真有点困意,我端着盆到外面的水站接水,里面引的是山泉,十分清冽,洗洗脸正好提神。

    洗完脸,我端着盆往回走,还没走回值班室就发现情况不对劲。出来的时候,值班室是亮着灯,我没有关,而此时却黑森森的没有光亮,灯不知什么时候灭掉了。

    我狐疑了片刻,拿不准是什么状况,可能是供电不稳定吧,这也是有的。正要往前走,值班室的窗户忽然出现了一道人影。

    我一惊,马上冷静下来,谁这是?曹元?不太可能,别看曹元平时吊儿郎当,对工作颇有怨言,但大体上还算敬业,从不拿工作开玩笑。半夜恶作剧吓值班人员,这也是林场的大忌!

    难道来外人了?

    我正想着,人影在黑暗的值班室里动了起来,看样子好像正伏案看书。忽然之间,我头皮猛地炸了,冒出一个匪夷所思的念头,里面的这个人影好像就是我。
Back to Top